第一百六十四章 出游

   回到了太师府以后,赵可然的生活也恢复到了平常的样子。这段时间以来,云依依和林秀秀都邀请她出去玩好几次了,但是她都没有答应。自从上次诗香提醒了她以后,她就找人去调查了关于林秀秀的事情了。结果,发现这个林秀秀的确是没有表面上那样单纯。

  在知道了林秀秀的真实本性以后,赵可然就开始下意识的保持她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了。不管林秀秀是不是对她有什么坏心眼,她都不想要再和林秀秀有什么瓜葛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再说,她也不想再多生什么事端了。

  不过,赵可然的心里还是感到十分可惜的,毕竟林秀秀是第一个愿意主动和她交好的同龄人,也算得上是她的第一个好朋友。只是没想到,她终究是不会看人啊!可是,即使是这样,她也不会感到有什么可惜的。要是有这种心怀鬼胎的朋友,还不如没有呢!

  而且,虽然婚期还没有定,但是,赵可然也要开始准备嫁妆了。虽然说太师府为她准备了一份嫁妆,宫里面和镇北侯府也都各自为她准备了嫁妆。但是,还是有很多嫁妆是要她自己亲手绣的。不过,赵可然一直留在太师府里面的话,还是有一个人不乐意了,那就是司徒旭。

  以前的时候,他和赵可然还没有名分的时候,他就只能偷偷的和赵可然见面。好不容易现在两个人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见面了,赵可然又一直呆在太师府里面。面对这样的情形,司徒旭当然是很不乐意的了。

  这一天一大早的时候,司徒旭就来到了太师府,为的就是能够带着赵可然出去,联络一下感情。看着坐在自己家客厅里面的这一尊大神,赵松的心里还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没错,他的确是想要一个厉害的女婿。但是,面对着这个位高权重的女婿,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就只能一边陪着笑,一边连忙吩咐人去找赵可然。

  面对着司徒旭,赵松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虽然他现在名义上已经是自己的女婿了,但是他还是皇上的儿子,是旭王殿下。所以他不敢随便开口,生怕要是说错什么的话,会惹来眼前的人的怒气。要知道,要是眼前的人真的发脾气的话,就连皇上都没辙。何况是他这个只有一个头衔,而没有实权的太师呢!

  看着赵松坐立不安的样子,司徒旭就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说实在的,其实他的心里并不喜欢赵松,因为之前赵松对于赵可然虽然说不上亏待,但是也绝对是漠视的。现在要不是赵可然有这样的身份地位的话,他还不一定记得这个女儿呢!一想到这一点,司徒旭就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对赵松产生好感了。但是,不管怎么说都好,赵松总是赵可然的父亲。。

  司徒旭思索再三,终于开口了,“那个,岳父。”

  “扑——”正在喝茶的赵松,在突然听到司徒旭的一声“岳父”以后,吓了一大跳,把刚喝进最里面的茶一下子全部都吐了出来了。

  看着赵松的样子,司徒旭忍不住皱起来眉头,他不知道赵松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她回想了一下,觉得自己并没有说出什么奇怪的话啊!

  “那个不过好意思,是老夫失礼了。”赵松连忙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以后,才小心翼翼的看向司徒旭,斟酌再三以后,才开口问道,“旭王殿下,真的很不好意思,刚刚老夫似乎听到了你叫我,是吗?”

  对于司徒旭突然叫自己的那个称呼,赵松感到十分不可思议,他忍不住想,刚刚应该是自己的幻听吧!眼前这个人可是旭王殿下啊!怎么可能这样称呼他呢,再说他和可然都还没有成亲呢!应该是自己听错而已。

  不过虽然是这样想,但是赵松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期待,希望自己刚刚听到的话是真实的。只是,在赵松期待的目光下,司徒旭并没有再开口说什么。可是就在他感到失望的时候,司徒旭却突然开口了。

  “本王 刚刚是叫你了。”司徒旭喝了一口茶以后,十分淡定的开口道,“而且,本王应该没有叫错吧!虽然我和令千金还没有成婚,但是圣旨已经下来了,所以,本王这样叫你也是是合情合理的。”

  得到了司徒旭肯定的答案以后,赵松的脸色一下子就全变了。刚刚还是十分紧张的神色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脸上马上就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要是真的要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那应该就是都笑开花了。就连最近十分烦恼的可人的事情,在这一刻都被他抛之脑后了。

  “呵呵呵,没错,没错。”赵松现在的感觉都有点飘飘然了,他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听到一位王爷这样称呼自己的,“旭王殿下说得对,你这样的称呼很合适。”

  看着赵松明显是十分兴奋的样子,司徒旭忍不住皱起来眉头,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说了什么让他高兴的话,或是做了什么让他高兴的事情,为什么他会突然这样的愉悦。不过,不管怎么说都好,眼前的这个人还是小东西的父亲,自己还是应该保有表面上的尊重。

  看到司徒旭这样称呼自己,他就有些得意洋洋了,忍不住就端起了一副长辈的架势,笑得十分慈祥的开口询问,“旭王殿下,你今天来找可然,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是有一点事情。”看着赵松那个样子,司徒旭的心里有些反感,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本王觉得,本王和令千金既然已经定下了婚约的,要是有时间的话,还是应该聚一下,好好的培养一下感情。所以,本王趁着今天有时间,想要约令千金出去游玩。”

  “呵呵呵,这样很好。”赵松完全没有注意到司徒旭的不耐烦,仍旧是一副长辈的样子,“你们既然都已经定下婚约了,是应该多找些时间一起的。还有一年的时间,你们才成婚,刚好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好好地培养一下感情,将来成婚以后,才能和乐融融的。”

  看到赵松一副以长辈自居的样子,司徒旭心中十分不悦,只是没有变现出来而已。而赵松看到司徒旭的样子,还以为对方很尊重自己这个未来的老丈人,所以一直以一个长辈的身份,在和司徒旭聊着天。

  赵可然进到大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场景,自己的父亲正拉着司徒旭在说长话短的。司徒旭应该已经很不耐烦的了,但是却在依旧耐着性子听自己父亲的话。看到这样的情景,赵可然感到十分好笑。不过,要是真的躲在一边偷笑的话,似乎太不好了。所以,赵可然还是决定要开口解救司徒旭于水深火热之中。

  “爹,你们在聊什么啊!怎么聊的这样高兴啊!”赵可然一边进门一边开口道。

  看到赵可然走了进来,赵松终于停止了说话,看向站在走进门的赵可然。

  “可然,你来了。”赵松笑着开口道,“旭王殿下都等你好久了。”

  看着赵松似乎十分高兴的样子,赵可然心中感到十分不解,之前,旭和自己的额父亲相处的时候,明明气氛是十分僵的,怎么今天看起来那样的和乐融融啊!

  不过不管心里面是怎么想的,赵可然还是十分乖巧的向司徒旭行了一个礼。毕竟现在在大庭广众之下,有一些必要的礼仪还是少不了的。

  在赵可然行完礼以后,司徒旭马上就开口要带赵可然出去,赵松自然是不会反对的了。他不仅没有反对,而且还开口催促着他们赶快出门。

  于是司徒旭便带着赵可然出门去了。不过就在他们离开的时候,遇到了赵可人。不过,不管是司徒旭,还是赵可然,对于迎面走来的赵可人,都是持视而不见的态度的,他们直接就从赵可人身边经过,就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看着两人相偕离开的背影,赵可人的眼中充满了嫉妒。只要一看到赵可然幸福的样子,赵可人的心里就恨。明明她们两个人本来都是一样的身份地位的,而且自己的容貌还要比赵可然出色多了,可是为什么所有的好事情都叫赵可然全部占去了。

  明明她的文采是毫不逊色于赵可然的,可是赵可然却可以被封为郡主。明明两个人一起去参加的选妃宴,可是现在却是一个是旭王正妃,一个却只是太子侧妃。不仅如此,相较于赵可然的嫁妆,她的嫁妆少得可怜,就只有太师府为她准备而已。这一切都是赵可然害的,都是因为有赵可然,她的生活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要不是赵可然在选妃宴上占了自己的风头,这一切事情都不会发生的。

  赵可人就是这样的人,她只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别人身上,却是从来不会反省自己的错误。

  面对着赵可人这样炽热的眼光,赵可然却是一点也不为所动,就连头都没有回一下,径直和司徒旭出来太师府了。

  上了马车以后,马车平稳的向着目的地出发了。

  在马车上,赵可然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自己心里的疑问了,“旭,你究竟和我爹说了什么啊!我怎么看他的样子好像很兴奋一样。。”

  “我也不知道。”对于赵松突如其来的热情,司徒旭也不是十分清楚,不过他并不享受这样的热情就对了,“不过,我还真的不得不说,他真的有点烦。”

  “哈哈哈~~”面对着司徒旭的直言不讳,赵可然忍不住捧腹大笑,“不过,我敢肯定,肯定是你做了什么,或是说了什么,他才会这个样子的。要不然的话,他面对着你,根本就说不出话来的。快说,你究竟是和他说什么?”

  事段间找。面对着赵可然的逼问,司徒旭只好把刚刚自己和赵松说过的话,都告诉了赵可然。可是,没想到,一听到他说完,赵可然马上就大笑起来了。

  “哈哈哈,岳,岳父。旭,还,还真亏,你,你说得出口。哈哈哈。笑死我了。怪不得,我爹会是这样的表现。”赵可然笑得肚子都疼了,“哎呀,笑得我的肚子都疼了。”

  看着赵可然的样子,司徒旭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觉得十分有趣,一直以来,他见过赵可然淡然的样子,见过赵可然撒娇的样子,看过赵可然生气的样子,可是就是没有见过赵可然这样失态大笑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事情有什么好笑的,但是他可是看的十分津津有味的。

  过了好一会儿,赵可然才终于止住了笑。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司徒旭一直盯着自己看。在注意到了司徒旭温柔的眼神以后,她的脸忍不住红了,再加上刚刚笑得是在是太用力了,没过多久,她的脸蛋就全红了。红扑扑的脸蛋,再加上刚刚因为笑得实在是太用力了,所以眼神变得十分迷离。

  这样害羞的神情充斥着赵可然的整张脸蛋,散发出来的风华惹人心乱神驰,只是她却一点自觉都没有,依旧是呆呆的看着司徒旭。

  静静地看着赵可然的样子,司徒旭脸上温柔的笑容一点都没有减少,眼眸里的幽暗也是越来越深了。

  突然,司徒旭伸出手来,抬起赵可然的下颚,然后低下头来,含住她的唇瓣。

  赵可然先是一怔,随即感觉到两者教缠的口舌里,从对方口里流淌过来的清凉,一时之间舒服的眯起了眸子,双手微拽住司徒旭的衣襟。

  司徒旭隽俊完美的面容看起来很平静,一双极致幽美的眸子内却是暗涌深邃,谁也不会想到他的动作轻狂霸道,又无边的温柔珍惜。

  空气在两者的教缠里面似乎变得越来越炽热起来,赵可然的脸颊上的嫣红颜色越来越浓了,那浓重的嫣红从她白希的肌肤上透出来,似乎可以掐出水来一样的水嫩又充满you惑。她睁开着,浅眯的眼眸丝毫不知掩饰的直直盯着司徒旭,里面的浓情专注,懵懂渴望全都毫无保留的表露在司徒旭眼前,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对于一个男子,尤其是一个深爱她的男子来说,是多大的you惑和吸引。

  唇舌教缠的滋味让赵可然迷醉,也让她忘记了所有的一切。

  当司徒旭轻轻地放开赵可然的时候,两人分离的唇舌一缕银丝一闪而逝,无论是赵可然的唇,还是司徒旭的唇都显得朱红水润,给两者的容颜都添了一丝瑰丽尤其是司徒旭这个时候的眸光深邃,化散了一身的清华,无意透露出来的魔魅气息,让人万劫不复。

  一时之间,马车内的气氛显得十分的暧昧。他们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

  过了好一会儿以后,看着赵可然含羞待放的样子,司徒旭忍不住,轻笑出声。而正是这一声轻笑,打破了马车里面的暧昧气息。

  “噗呲——”一声,赵可然捂嘴一笑,“好了啦,不说那件事情了。我问你,你今天带我出来,究竟是想要带我去哪里玩啊?”

  看着赵可然兴致勃勃的样子,司徒旭刮了刮她的小鼻子以后,笑着回道,“今天我们就去游湖吧!以前我们还没有名分的时候,我们都只能暗地里见面,可是,我好像觉得,自从我们定下了婚约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好像就更少了一样。”

  听着司徒旭充满怨气的语气,看着他的那一张怨妇脸,赵可然实在是忍不住了,“哈哈哈,旭,你现在的样子,还可爱哦!”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司徒旭的脸上不禁挂上了三条黑线,因为相信没有哪一个成年的男子喜欢被别人说是可爱的。尤其是被自己喜欢女子这样子说,就好像自己是心智不成熟的小孩子一样。

  “好了,不要板着一张脸嘛!”赵可然笑着捏了捏司徒旭的脸,“我说你可爱,那是在称赞你,你应该高兴才对啊!还有,今天可是我们正名以后,第一次光明正大的出去游玩啊!你就开心一点吧!要不然,我会以为你不想要和我出去呢!”

  任由赵可然的手在自己的脸上胡作非为,司徒旭没有一点不高兴的情绪,反而是十分纵容的看着她,“好了,你这段日子都呆在太师府里面,你就一点也不嫌闷啊!”

  “哪有什么时间嫌闷啊!”赵可然笑着开口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虽然离婚期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但是我也应该要开始准备嫁妆了。”

  一听到赵可然提起嫁妆的事情,司徒旭的心情就顿时变得十分愉悦。因为,这样让他感觉到,两个人的关系现在已经确定下来了。这样真实的感觉,真的很好。

  “其实你也不用准备太多。”虽然听到赵可然在准备嫁妆的时候他的心里很高兴,但是他还是不愿意赵可然话那么多的时间在上面,要是可以的话,他还宁愿赵可然吧那些时间花在他的身上,“要是你真的想要准备的话,不如我去找几个人帮你的忙好了。”

  “你别乱出主意。”赵可然白了他一眼,这出的是什么馊主意啊!嫁妆怎么能让人帮忙去绣呢!要是自己真的这样做的话,那肯定会惹来非议的。

  “好了,那你就自己绣吧!”司徒旭无奈妥协,“但是,我还是这样说,不要准备这么多,只要准备一些必要的就好了,那些不怎么重要的,你就让别人帮着绣吧!”

  “你就放心好了。”赵可然笑着说道,“只是一些真的是要我准备的,我才会亲力亲为。实话告诉你好了,其实我的绣工真的不这么样,所以,我绣出来的东西,你还是要多多包涵了。”

  赵可然的诗词歌赋都是十分出色的,但是世界上人无完人,她的弱点就是绣工。说真的,她的绣工就只能用及格来形容而已。所以现在她就要开始准备了,要不然的话,她还真的怕会准备不及。

  “没关系。”司徒旭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心意最重要,不是吗?”

  “呵呵呵,我也是这样觉得的。”赵可然笑得十分俏皮,“不过,你也算是赚到了,像我这样出色的女子,那绣工就是一个小小的缺点而已。所以我们还是忽略不计好了。”

  看着赵可然娇俏的样子,司徒旭好笑的摇了摇头,不在嫁妆的问题是打转了,而是开口问出了另一件事情,“刚刚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你的那个妹妹对你的敌意似乎很强,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是啊!”赵可然笑着把之前在镇北侯府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司徒旭。到了最后,才来了一句总结,,“所以啊!现在她失去了那么多的嫁妆,这样的话,比起我来,她的嫁妆就真的是太少了,所以现在她的心里应该很不平衡吧!”

  听完了赵可然的叙述以后,司徒旭只能用一句话来总结,“你的这个妹妹还真的是‘勇气可嘉’啊!相信没有哪一个女子敢这样做的。”

  “是啊!所以她受到惩罚了。”

  一想起赵可人的眼神,司徒旭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我还是很不喜欢你的这个妹妹。”

  “你不需要喜欢她。”赵可然笑着回道,“你只需要喜欢我就好了。”

  “王爷,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马车外传来一道声音,打断了两人之间的谈话。

  在听到了外面的车夫的通报以后,司徒旭率先跳下来马车。接着,在赵可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司徒旭就一把把她抱下了马车。

  赵可然吓了一跳,不过,随即笑着看向司徒旭,眼中充满了温柔。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湖边。一来到湖边,赵可然便看见一只不大,但是却装饰的十分精美的小船,就停在湖畔边上。司徒旭牵着赵可然的手,就想要登上小船。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声音。

  “可然。”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