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驱逐

   赵霖的话音刚落,大家都是大吃一惊的。接下来就有人欢喜,有人愁了。李菲儿自然是十分高兴的。之前她做了那么多事情,为的就是除了能给勇儿找到支持的力量以外,也是想要给可萍找一个好人家。本来以为已经没有希望了,可是没想到现在却是从天上掉下个机会来。

  赵可萍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可以从她的眼神中知道,对于这件事情,她是十分高兴的。而赵勇和周氏看向赵可萍的眼神之中,却是充满担忧的。这件事情,他们远比赵可萍要想得深远。比如,忠义侯为什么会突然又提出这一门婚事,他们提出这件事情的最终目的究竟又是什么。

  而赵松和秦香荷的心里则是十分担忧的。他们很清楚忠义侯这样做的目的,但是事情到了今天的地步,他们什么都不能再说了。

  “是吗,侯爷。”萧翎笑了,但是笑意却不达眼底,“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还真的是一件大喜事啊!之前妹妹还在为可萍的婚事心烦呢!现在可以安心了。”

  “是啊。”面对着萧翎的言不由衷,李菲儿却是笑得十分开心,“姐姐放心好了,有了侯爷今天的决定,我哪里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不过,这样也好,忠义侯府里面都很简单,没有皇家里面那么复杂,我也就安心多了。”

  “呵呵呵。”萧翎笑得十分勉强。

  不过不同于萧翎的难受和李菲儿的高兴,对于自己宣布的事情,赵霖依旧是十分平静,好像没有任何一丝情绪的起伏,“既然这件事情没有人反对的话,那事情就这么决定了。”

  说完,他看向萧翎和李菲儿,“你们现在就开始帮着可萍准备嫁妆吧!就和可然的一起准备吧!不过,要注意一下,可然的身份比较高,而且还是要嫁入皇室的,所以,要比可萍的丰厚,这样才合规矩,知道吗?”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在听到了赵霖的话以后,好像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一样。而且好像自从赵霖回到了大厅以后,就一直没有正眼看过赵可人了。还有,现在即使说到嫁妆的事情,也是直接跳过赵可人的。刚刚在书房里面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知道了,老爷。”萧翎恭敬的应道,然后,试探性的开口道,“不过,老爷,那可人的嫁妆怎么准备呢?是要和可然的一样呢?还是要怎么样呢?”

  可是,赵霖就像是没有听到萧翎的话一样,并没有开口回答。这下子,大家心里面的疑惑就更加大了。

  坐在下面的赵可人看到这样的情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面似乎有一股不祥的预感一样。她知道刚刚自己对祖父的态度似乎不是很恭敬,不过,在她看来,只是理所应当的。而且,其实在她的心底深处还是相信,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自己对于镇北侯府的意义绝对是不一样的,而且祖父从小就疼爱自己,所以是绝对不会有事的。但是,看到祖父自从刚刚回来以后。就一直没有正眼看过自己一下,赵可人的心里是十分没底的。

  “我还有一件事情是要宣布的。”赵霖继续说道,“既然可萍的婚事也决定了,可然的婚事也已经定下了,之前就已经说过要祭祖了。所以,我觉得,还是一起祭祖就好了。不过,这次的祭祖,松儿和香荷就不参加了,他们还有事情要忙,等一下就要回太师府去了。这次的祭祖,就只有可然会留下来参加。”

  听到了赵霖的话以后,大家心里面的疑惑就更加大了。究竟是什么样的大事,竟然连祭祖都没有时间参加。要知道祭祖的事情可是一个家族的大事,基本是没有人愿意缺席的。可是,赵松却是不参加这次的祭祖。可是究竟是真的有事情没空参加,还是不能去参加呢?这一点还真的是耐人寻味啊!

  对于这一个决定,萧翎心里面是十分不满的,但是,她也不是什么没脑子的人,她知道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但是,还好,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回去了,起码可然还在这里。这样的话,那就说明松儿还是有机会的,那样就足够了。

  “爹,那可人呢?”秦香荷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那爹,可人是和我们一起回去,还是留在这里祭祖呢?”

  自从刚刚开始,不管爹说什么,都没有提到可人,秦香荷心里真的是急了。刚刚可人的行为她是看在眼里的,的确是十分没有礼貌。但是,最让她感到奇怪的就是,在可人的那些行为以后,爹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但是,就是因为没有反应,所以,她的心里才会感到害怕的,也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了。

  听到了秦香荷的话以后,赵霖终于正眼看了一下赵可人,可是他随即说出来的话,却足以把人击垮,“你们就带着赵可人回到太师府里面去吧!这一次的祭祖她不需要参加,不仅是这一次,还有以后镇北侯府所有的活动她都不需要再参加了。还有,以后,我不想要再在镇北侯府看到她。”

  “什么!”赵可人惊呼出声。

  大厅里面的众人都是十分震惊的看向赵霖。刚刚他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这样按照他的话说来的话,那就是说,以后赵可人已经不再是镇北侯府的人了。这根本就是相当于赶出家门了嘛!

  对于赵霖突如其来的决定,大家不仅是震惊,更多的是疑惑。例如,他为什么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呢?赵可人究竟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啊!竟然会受到这样重的惩罚。

  “祖父,你不能这么做。”赵可人实在是不能接受这样的决定,“我根本就没有做错,也没有说错,你不能因为我说了实话,就把我驱逐在外。我是你的孙女,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做?”赵霖冷冷一笑,“你也会说了,你是太子侧妃了,你是君,我是臣,我不能以下犯上是吗?既然你这样的了不起的话,那看来你是不想要认我这个祖父的了,不是吗?既然你都不想要认我这个祖父了,我为什么还要认你这个孙女呢?”

  听着赵霖的一字一句,赵可人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办法反驳。现在的她终于知道害怕了。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之前赵可然明明也是这样做的,可是却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为什么到了自己这里,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呢?难道自己真的就要被祖父放弃了吗?她用求救的眼神看向赵松和秦香荷,因为现在的她真的已经是六神无主了。

  “爹,你不要和可人计较了。”秦香荷连忙开口,“之前的事情都是可人的错误,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小孩子计较了。以后,我一定会对可人严加管教的。”

  “对啊,爹。”赵松也在一旁帮口,“可人不过就是一个小孩子而已,什么都不懂,才会冲撞到你的。我现在马上就让她给你赔礼道歉,你就原谅她这一回吧!”

  “候爷,虽然我不知道可人是有什么事情做错了。”在一旁的萧翎也开口了,虽然她并不清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也觉得这样的处罚实在是太重了,“但是,可人现在才十四岁而已,年龄还小,有很多事情都想得不是很周到,所以,你就原谅她这一次吧!”

  尽管大家都在为赵可人求情,可是赵霖的脸上依旧是没有任何松动。。

  看到了这样的情景,赵可然只觉得好笑。虽然她知道对于赵可人之前的变现,祖父心里一定会很生气的。但是,她怎么都不会想到,祖父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看来赵可人这次的祸真的是闯大了。

  不过,这也难怪,祖父这样的人,是绝对容不得晚辈爬到他的头上的,但是赵可人却敢这样和他说话,甚至还敢用身份来压他。这样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受得了呢?

  看着赵霖一点也没有松动的样子,赵可人的心里也急了,她脱口而出,“祖父,你不能这样做。我现在已经是未来的太子侧妃了,你不能这样对我。”

  赵可人此言一出,大家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她。赵松和秦香荷的心里则是十分的着急,他们本来是想要制止赵可人的,但是来不及了。

  “啪——”赵霖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我不能,为什么我不能。你是未来的太子侧妃,哪又怎么样?我告诉你,赵可人,你既然是太子侧妃的话,那你就滚到太子府里面去住,我不稀罕。还有,我告诉你,以后,镇北侯府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求助于你,这一点,你可以放心。但是,同样的,以后,你的所有事情都和镇北侯府无关。”

  “你——”听到了赵霖的话以后,赵可人心里也是十分生气的。在她看来,现在自己已经是太子侧妃了,自己能够这样低声下气的和祖父说和,那样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可是没想到祖父却是一点也不领她的情。

  赵霖转过头来,看向萧翎,“之前我让你准备给赵可人的那一份嫁妆,你也不用在准备了。你只要好好的准备可然和可萍的嫁妆就好了。”

  “你不能这样做。”听到了赵霖还要剥夺自己的嫁妆,赵可人真的是急了,“你可以不管我,但是,我的嫁妆,你不能擅自剥夺,那是属于我的。”

  在这个时代里面,女子的嫁妆究竟是有多重要,赵可人十分清楚。嫁妆的多少,在一定程度上能决定了一个女子在夫家的位子。所以,没有哪一个女子是希望自己的嫁妆变少的。不管是多么穷困的家庭,在女儿出嫁的时候,都会尽量拼凑出更多的嫁妆了。因此,在知道赵可然有了宫里面准备的嫁妆的时候,赵可人才会会这样的嫉妒。好愁李也。

  刚刚在听到镇北侯府会为自己准备一份嫁妆的时候,赵可人的心里是十分高兴的。但是,没想到,才没过多久而已,这一份嫁妆就没有了。这一点,她怎么样都没有办法接受。

  “不能,为什么不能?”赵霖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我是镇北侯府的主人,镇北侯府要不要为你准备嫁妆,那是我说了算的。你不是说了吗?你很快就是太子侧妃了,你这样的了不起,怎么还会稀罕镇北府这一份小小的嫁妆呢!”

  “哼,不给就不给。”看到赵霖讽刺的态度,赵可人也被激怒了,“我告诉你,即使没有镇北侯府的这一份嫁妆,我也会过的很好。你就等着看好了。”

  说完以后,赵可人谁都没有理会,就自己一个人跑了出去了。

  看见赵可人这样意气用事,赵松和秦香荷急在心里,可是也不敢现在这个时候跑出去。因为,赵霖还没有开口,他们也不敢做随便行动了。毕竟今天的事情,赵霖心里已经十分生气了,要是这个时候,他们还来惹他生气的话,那侯位的事情,恐怕就真的会落到赵勇头上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赵霖虽然强悍,可是年纪终究还是大了,所以他也实在是累了。

  “好了,我今天也累了,你们都先去休息吧!我会吩咐好福伯,准备祭祖的事情的了。这几天里面,你们都留在侯府里面吧!松儿和香荷,你们就先回太师府吧!可然,你留下来,就住进松柏园吧!”

  “儿子(儿媳)遵命。”

  “孙子(孙女)遵命。”

  听到了赵霖的吩咐以后,大家连忙应道。

  “祖父,既然这几天时间里面,我都住在侯府里面,那我有一个请求。”赵可然开口道,“我想要让我的贴身丫鬟过来伺候我。平常的时候都是她伺候我的,要是换了别人的话,我会不习惯的。”

  “可以。”面对着赵可然的请求,赵霖还是比较宽容的,“我会叫福伯派人去太师府把那个丫鬟接过来的,你只要告诉福伯,那个丫鬟叫什么名字就好了。”

  “谢谢祖父。”赵可然连忙道谢。

  在嘱咐好一切以后,赵霖离开了大厅。众人也纷纷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面去休息了。赵松和秦香荷感到十分无奈,但是他们也不得不离开了。毕竟这是赵霖亲自下的令,他们怎么也不敢违抗的。

  不过,在临走之前,赵松对着赵可然好好地叮嘱了一番,“可然,现在就你一个人留在镇北侯府里面了,你一定要万事小心。还有,要是你祖父有什么重要决定的话,你一定要及时通知我。还有,等到你祖父心情好一点的时候,你就寻个机会,帮着可人求一下情,让你祖父不要再生可人的气了,知道了吗?”

  听到了赵松的话以后,赵可然只是感到好笑。看来爹是想要自己随时给他传出消息去,毕竟他没办法留在镇北侯府里面,所以才想要自己帮忙是吗?还有,要自己帮助赵可人求情,难道自己看起来和赵可人就是一幅姐妹情深的样子吗?

  不过,虽然心里面是是这样想,但是赵可然还是十分乖巧的应道,“爹,你就放心好了,我会看着办的。还有,可人的事情,我看祖父不过就是一时生气而已,不管怎么说都好,可人都是他的孙女,他不会真的不管他的。”

  看着赵可然乖巧的样子,赵松心里十分满意,同时对赵可人似乎也多了一丝不满。明明两个都是自己的女儿,怎么性子会差这么多呢?以前的时候,可人的性子明明还算得上十分温和的,怎么今天还会变成这个样子呢?难道就是因为当上了太子侧妃就这样无理了吗?看来还是可然懂事啊!不管是之前当上郡主,还是后来在选妃宴上被选为旭王妃,都一直这样的乖巧懂事。

  赵松又再三叮嘱了好几遍以后,才和秦香荷一起离开了镇北侯府。而赵可人早就已经在马车上等着他们两了。

  看着自己父母离开的背影,赵可然却是陷入了沉思。这次的事情虽然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十分顺利的。其中,最好的意外收获,就是赵可人和祖父闹翻了这件事情了。不过,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面,就只有自己留在镇北侯府里面了,看来这次的事情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一个机会。自己应该趁着这个机会,为自己要做的事情开始铺路了。

  这边,赵可然在思考着自己接下来的事情。而在另一边,赵松、秦香荷和赵可人正做着马车向着太师府的方向驶去。马车里面的气氛十分诡异。本来应该是有两辆马车的才对,可是赵松决定还是只要一辆马车就好了。三个人坐在马车里面,却是一句话也不说。

  看着赵松和秦香荷严肃的表情,赵可人隐隐约约知道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事情,但是她还是执拗的认为,那不过就是自己的祖父实在是太无理了,所以事情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再说,就凭着自己将来的地位,不知道能给镇北侯府带来多大的荣耀呢!到时候,她就不相信祖父还会像今天这样做驱逐她。到时候,她要祖父求着她回去。

  “老爷,你说,现在事情究竟该怎么办才好啊!”秦香荷终于忍不住开口了,“爹现在已经明说了,不要再认可人这个孙女了,那可人将来该怎么办呢?”

  对于赵霖的决定,秦香荷心里面十分无奈,同时也是十分着急,要是可人没有了镇北侯府的支持,她能在太子府里面站稳脚跟吗?

  “你问我,我问谁啊!”赵松现在也是十分心烦的。不仅仅是赵可人的事情,还有自己这一次不能参加祭祖的事情。

  相比于秦香荷,赵松想得就更多了。这次的事情,爹看来真的是很生气。本来,凭着可然和可人的婚约,自己现在在侯位的争夺中应该是占上风的才对,可是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爆出来之前的那件事情。而且,还在这个时候,把忠义侯推到了赵勇的那一边。还有,接着,父亲还把可人都已经驱逐了。这样的话,那可人的婚事对于自己来说,看来是一点用也没有了。

  不过,还好,父亲现在还是留下了可然,那就说明自己还是有机会的。一想到自己今天变成这个样子就是因为秦香荷之前出的那个主意,赵松的心里就是十分心烦。当初要不是秦香荷出的馊主意的话,今天事情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了。

  看到赵松这样对待自己,秦香荷的心里也是十分委屈的,“老爷,你这是怎么了?我不过就是问了一句而已,你也不用这么大反应啊!”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的话,事情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看到秦香荷,赵松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当初,要不是你出的这个主意,事情怎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呢?还有,你看,现在,我们就连祭祖也不能参加了,你高兴了吧!”

  看到赵松朝着自己发脾气,秦香荷心里就更加委屈了。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他同意的,自己才会这样做的。可是现在事情败露了,就只会推到自己身上。

  不过,虽然心里这样想,秦香荷也没敢说出来,生怕会再惹赵松生气。

  “爹,你就放心好了。”看到赵松的样子,赵可人开口道,“你也不用担心,祖父现在虽然这样说,但是只要在将来的时候,我能得到太子的疼爱的话,祖父一定会后悔今天的决定的。”

  看着赵可人信心满满的样子,赵松的心情却是一点也放松不下来。因为,他不知道,已经失去了镇北侯府支持的赵可人,真的能得到太子殿下的疼爱吗?

  作者小语:各位,为了答谢各位的打赏和月票,在这个周六的时候,会有大图哦!到时候,粉末还是老规矩,会有两万字的更新,到时候,大家一定要多多支持哦!O(∩_∩)O哈哈哈~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