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顶撞

   赵可人此言一出,大家都感到十分不可思议。尤其是赵霖,在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他马上就愣住了。一下子还反应不过来。

  就连赵可然看向赵可人的目光里面也是充满了诧异的。这个赵可人究竟是在搞什么鬼啊!竟然敢这样来顶撞祖父,还真的是胆子有够大的。看来当上了太子侧妃对于她来说,还真的是壮大了她的胆子啊!要知道,在这个家里面,祖父的话,是谁都不能反抗的。就连她们的爹刚刚在被打的时候,也是不敢躲的。没想到赵可人不仅躲了,竟然还敢这样口出狂言。

  看着大家的样子,赵可人却是十分得意的,刚刚她一时害怕的时候,才会忘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的。就在刚刚祖父想要打她的时候,她忽然想到了上次的时候,娘亲也是这样生气,想要打赵可然的时候,赵可然也是这个样子来反驳娘亲的。赵可然即使真的这样做了,娘亲也没办法做些什么,既然赵可然可以这样的话,那自己当然也可以这样了。

  “你,你是什么意思?”赵霖反应过来以后,怒气冲冲的质问着赵可人,“你的意思就是说,我这个做祖父的还打不得你了,是吗?”

  “没错。”面对着赵霖的怒气,赵可人的心里是有点害怕的,但是她还是强作镇定的开口道,“祖父,你不要忘记了,即使我是那你的孙女,可是我现在已经是皇上钦点的太子侧妃了。虽然现在我和太子还没有成婚,但是,我怎么应该也算得上是半个皇家的人了吧!要知道君臣有别,祖父,你要是打我的话,那就是以下犯上了。”

  “你,你这个孽障。”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赵霖气得都快说不出来话来了,“你,你竟然敢这样和我说话,你现在是拿你的身份来压我,是吗?”

  “可人,你究竟在说什么啊!还不赶快向你的祖父道歉。”在一旁的赵松看到这样的情景以后,连忙开口劝道。

  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样子和自己的父亲说话,赵松的心里那是十分着急的。自己的父亲的性子,自己是十分了解的,可人这样子和他说话,他应该快要气疯了吧!自己的父亲久居高位,一直以来,都喜欢把所有的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是绝对不会允许晚辈这样子顶撞的。尤其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明显就是他们先做错的,可人竟然还敢这样说话,简直就是火上浇油。

  “我又没有说错,为什么要道歉。”面对着赵松的指责,赵可人却是不为所动,她看向赵霖,开口说道,“祖父,我没有说错,我说的究竟有没有道理,你的心里很清楚。还有,我不是在用身份压你,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赵可人自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好吧,即使自己做的那件事情真的很不对都好,祖父也没有权利打自己,自己现在的地位可不是他可以随便打得了,这一点大家的心里都很清楚。再说,之前,赵可然不是也是这样做的吗?赵可然可以这样做,自己当然也可以这样做了。。

  “好,很好,这就是我赵霖的孙女。”赵霖怒极反笑,“做错了事情不愿意认错,还敢用身份来压自己的祖父,真的是好极了,我镇北侯府怎么会出了你这样一个孽障呢!”

  “祖父,你不能这样说我。”赵可人对于赵霖的指责十分不满,“祖父,你要知道,我现在可是未来的太子侧妃了。我现在不是在为镇北侯府争光吗?”

  看着赵可人居然还在还在得意洋洋的样子,赵霖那是气不打一处来了,“你还好意思说,为镇北侯府争光。你是要害整个镇北侯府为你陪葬才对吧!”

  听到了赵霖的话以后,着秦香荷都是大吃一惊的,他们不知道赵霖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忠义侯准备做什么。可是赵可人却是依旧十分镇定的,在她看来,现在她已经是未来的太子侧妃了,忠义侯府即使知道了这件事情也不敢做些什么。因为,自己现在的靠山可是太子殿下啊!

  “爹,你是什么意思啊!”赵松连忙开口追问,“是不是林智说什么了?他知道了这件事情以后,他是不是想要做什么啊!”

  “你现在知道害怕了。”看到赵松着急的样子,赵霖目光锐利的看向他,“你当初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后果呢?你们的胆子还真的是不小啊!竟然敢瞒着我,在背地里做了那么多事情,还真的是翅膀硬了。”

  “爹,孩儿不敢。”赵松连忙开口认错,“儿子知道,这件事情的确是儿子错了,请爹原谅。请爹告诉我,林智打算怎么做。”

  “怎么做?你觉得人家知道了以后,会怎么做啊!林智他可不是什么软柿子,这样大的哑巴亏,你觉得他肯就这样吞下吗?”赵霖看向赵可人,继续开口道,“赵可人,你不是未来的太子侧妃吗?你不是很本事吗?人家现在要去皇上那里去告状了,你还不去阻止。”

  “什么。”一听到赵霖的话以后,赵松和秦香荷都十分慌张了,急的六神无主。要知道这件事情要是真的闹到了皇上那里的话,那就真的是不好收拾了。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他们理亏在先,到时候,可人的太子侧妃的位子不知道还能不能保得住。尤其是这件事情,可人本来就是为了攀上太子而设计的,要是皇上知道的话,他是不会重罚太子的,毕竟这件事情太子并没有搀和进来。那到时候,所有的责罚都会落到可人身上,到时候不仅是可人,恐怕真的是整个镇北侯府都会受到连累的。

  相对于赵松和秦香荷的慌张,赵可人却是十分镇定的。因为,在她看来,现在自己已经是太子侧妃了,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太子殿下一定会保住自己的。太子殿下本来是喜欢自己的,绝对不会放任自己不管的。

  在一旁的赵可然,一眼就看出了赵可人究竟是在想什么了。看到赵可人镇定的样子的时候,赵可然就感到好像。赵可人还真的是有够天真的,难道她真的以为,要是出事的话,太子就会出面保住她吗?要是太子真的对她这样情深意重的话,那现在的太子妃就不是秦依渺,而是她赵可人了。

  “爹,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帮我们啊!”赵松连忙开口求救,“爹,这件事情绝对不能闹到皇上那里去,要是真的闹到那种地步的话,到时候就真的是一发不可收拾了。到时候,不仅是可人,还有我们镇北侯府都会遭殃的,所以爹,你一定要想办法啊!”

  赵霖冷冷一笑,看向赵可人,“我这样的小角色能干什么啊!你不是有一个好女儿吗?他现在已经是太子侧妃了,她一定会有办法的。”

  听到了赵霖话里有话,赵松知道赵霖现在还在生可人的气,他连忙转过头来,看向赵可人,“可人,你还不赶快向祖父道歉,你怎么能这样和你的祖父说话呢?”

  “没错,可人,赶快向你的祖父道歉。”在一旁的秦香荷也连忙开口劝道。现在她已经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了,而且这件事情,现在他们已经是没有办法解决的了。所以知道把希望都寄托到了赵霖身上了。

  看着自己的父母都让自己道歉,赵可人心中十分不满,“我又没有做错,为什么要道歉。”

  面对着赵可人执迷不悟的样子,赵霖气得都快要说不出话来了,“你,你——”

  在一旁的赵可然连忙上前去,扶着赵霖,开口劝说道,“祖父,不要生气,生气伤身啊!可人还小,可以慢慢教。我在这里替可人向你道歉了,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可人这一次吧!回去以后,我们一定会好好管教她的。”

  看着赵可然急切的样子,赵霖的眼中闪过一丝欣慰,还好自己的另外一个孙女还是十分孝顺的。

  “可然啊!还是你懂事。”

  而一直在下面被要求道歉的赵可人在看到这一幕以后,心里却是十分的不满,自己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凭什么就要自己道歉啊!再说,之前,赵可然不是也是这样对待娘亲的话,赵可然可以,为什么自己就不可以呢!还有,赵可然这个时候走出来做什么啊!她还想要管教自己,就凭她也配。

  一想到这一点,赵可人就忍不住开口,“赵可然,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我告诉你,今天的事情我就是没有做错。还有,忠义侯要是真的想要告状的话,那他就去告好了,我不在乎。还有,到时候,究竟皇上会听谁的,还说不定呢!”

  “你——”

  看到赵霖的样子,赵可然连忙上前安抚着他,“祖父,消消气。”

  不过,虽然赵可然嘴上是在安慰着赵霖,但是,在她的眼底却是充满了幸灾乐祸。看来赵可人自从被选为太子侧妃以后,还真的是自恃过高了。看来这件事情的揭穿还能带来这样一个好处,还真的是意想不到啊!本来自己揭穿这件事情,为的不过就是想要赵可人受罚而已,可是没想到现在赵可人胆子竟然大到敢顶撞祖父了。

  要知道自己的祖父可是一个独 裁的人,所有的人都必须要听他的话,要不然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轻易饶过你的。赵可人以为她能当上太子侧妃,就真的是因为太子喜欢她吗?或许太子真的是喜欢她吧!但是太子应该是更喜欢她身后的镇北侯府吧!要是没有了祖父代表的镇北侯府在背后支持,她真的以为自己就能够稳坐太子侧妃这个位子吗?

  赵霖深吸了好几口气以后,看向赵可人的眼神之中已经没有了气愤,只剩下平静了,就好像看到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一样,“这件事情,我都已经和林智谈好条件了,所以他不会把这件事情告到皇上那里去了。”

  看着赵霖平静无波的眼神,赵可然就知道,现在的祖父,应该已经把赵可人排除在外了。要不然的话,他是不会这样平静的。

  听到了赵霖的话以后,赵松和秦香荷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松儿,这次的事情,的确是你和媳妇的错误,我还是要惩罚你们,你们可服?”赵霖接着开口问道。

  “服,我们服。”赵松和秦香荷连忙开口应道,同时他们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因为父亲要是这样说的话,那就是表明这件事情,他是不会再追究的了,所以他们当然是自愿认罚了。不过,他们好像还是感到有一点奇怪的,但是有说不出来。

  “那就好。”赵霖开口说道,“这次的事情是你们的错,你们要亲自到忠义侯府去道歉。还有,这一次的祭祖,你们就不要参加了,让可然留在这里参加祭祖就行了。还有,这次回去以后,你们两个人都必须要禁足。你们就禁足在太师府里面吧!要是没有必要的话,一个月以内,你们都不能出太师府的大门。当然,这次的禁足会在你们去忠义侯府道歉之后执行的。这样的惩罚,你们可服?”

  “儿子(儿媳)认罚。”赵松和秦香荷连忙应道。

  其实这样的惩罚说轻不轻,说重也不重。禁足一个月,的确是有点难受,但是熬一熬也就过去了。最要紧的是不能参加祭祖,要知道能参加祭祖的话,那代表的就是在这个家里面的地位的。一想到自己这次不能参加祭祖,赵松心里就感到十分难受。但是,他也知道这次父亲这样罚已经算是轻的了。

  “爹,那这次的事情,要怎么样罚可人呢?”秦香荷开口问道。她终于想到是哪里不对劲了,因为从刚刚开始,父亲就再也没有说过可人的事情了,还有也没有再正眼看可人一眼了。最重要的是,父亲竟然还没有说出要怎么罚可人。

  可是面对着秦香荷的提问,赵霖却是什么也没有说,而是看向赵可然,开口道,“可然,你这几天就留在侯府里面吧!”

  “是的。祖父。”赵可然连忙回答。

  “好了,现在我们都先回大厅里面吧!”赵霖开口道,“我有事情要宣布。”

  说完,就率先离开了书房。对于赵霖对赵可人的漠视,赵松和秦香荷的心里不知道怎么搞的,心中涌起了一阵不安。但是有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不过,看到了赵霖已经离开了书房了,他们连忙也赶了出去。

  看到了祖父并没有惩罚自己,赵可人的心里是十分得意的,看来自己这次还真的是没有做错啊!之前赵可然就是这样做的,赵可然做得,自己当然也是做得。而且,自己做的似乎更好,就连祖父也不敢惩罚自己了。

  一想到这一点,赵可人就得意洋洋的看向赵可然,“赵可然,你不要以为,现在就你是皇家的人了,我现在也是了。”

  说完,对着赵可然哼了一声以后,自己径直离开了书房。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赵可然忍不住皱起来眉头,她不知道赵可人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对自己说。赵可然想了想以后,突然笑了出来。鬼听的个。

  难怪,自己刚才怎么觉得赵可人说的那些话似乎很耳熟一样。原来这些话,和自己上次在清荷阁说的那些很像。看来,赵可人之所以敢这样对祖父,似乎是因为上次看到了自己就是这样对娘亲的吧!

  一想到这一点,赵可然就感到好笑。自己之所以敢这样对待娘亲,那是因为自己上次根本就没有做错,而是她们在无理取闹而已。而这次的事情,明显错的就是他们了。而且,娘亲说到底,不过就是管理着后院而已,并不能那自己怎么样。即使自己真的和娘亲闹翻了,那对于自己来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影响。可是,要知道,赵可人这次面对的可是祖父,那可是赵家的一家之主,镇北侯府的主人啊!那可是她们这些即将要出嫁的女儿的后盾啊!赵可人还真的是看不清楚状况啊!

  不过,对于这个意外的收获,赵可然还真的是挺满意的。看来自己还真的无心插柳啊!上次的事情竟然就这样被赵可人记住了,而且还在几天里面“活学活用”了。

  没过多久,大家便都已经回到了大厅里面了,大家都一一落座了。可是,大厅里面的气氛已经没有了刚才的那样和乐融融了,而是变得十分压抑。

  之前一直坐在大厅里面等待着的人,心里面都是十分好奇的。他们都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忠义侯来了一趟以后,气氛就已经完全变了。赵霖本来满脸的笑容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凝重。

  看着下面的众人,赵霖清了清喉咙,开口说道,“既然大家现在都在这里,那正好,我有事情要宣布。”

  “老爷,是什么事情啊!”看着赵霖凝重的神色,萧翎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刚刚忠义侯来过,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啊!”

  “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赵霖并没有看向萧翎,而是接着开口说道,“刚刚忠义侯来过了,对于我们两家之前解除婚约的事情,他感到十分遗憾,毕竟我们两家人一直以来都是保持着良好的交情的。还有,林世子的事情,其实不过就是讹传而已,大家其实都不需要这样在意的。我觉得他说得很对,这一桩婚约当年是我和已故的老忠义侯定下的,这个可是象征着我们两家的情谊的。所以,我们都一致觉得这一桩婚约还是要继续的。”

  “什么?”听到了赵霖的话以后,萧翎大吃一惊,“可是,现在不管是可然,还是可人都已经定下婚约了,而且那还是皇上赐婚的,可不能改变啊!”

  “我并没有说过,这次的婚约是要和可然,或是可人履行。”对于萧翎的惊讶,赵霖却是十分冷静的开口道。

  “侯爷,那你的意思,难道是要可萍和忠义侯府履行婚约吗?”李菲儿忍不住开口问道。

  其实也不能怪她会有这样的想法,因为,现在能和忠义侯府定下婚约的人,就只剩下可萍了。不过,要是真的可以这个样子的话,李菲儿那是十分乐意的。因为,之前可萍参加选妃宴没有选上,自己就已经感到十分对不起她的了。要是这次可萍真的可以和忠义侯府定下婚约的话,那赵勇就可以得到了忠义侯的支持了,而且,可萍也会有一个好归宿了。要知道,凭着可萍的身份,要是真的可以嫁给忠义侯府林世子,成为世子妃的话,那绝对就是高攀了。

  听到了李菲儿的猜测以后,大家都看向赵霖,希望他能给出一个答复。尤其是赵可萍,更是紧张的看向赵霖。她知道,这个可是自己的一个机会,要是自己真的可以嫁给林世子的话,那自己的将来也是会十分辉煌的。虽然没有成为王妃那样风光,但是也是要比京城里面很多女子都要嫁得好的。

  “没错。”赵霖点了点头,开口道,“我和忠义侯已经决定了,要让林世子和可萍定下婚约。我们都已经定下来了,过几天,忠义侯就会带着林世子过来下聘的了。等到可萍及屏以后,就让他们成亲。”

  没错,这就是之前林智和赵霖提的唯一的一个要求,就是要赵可萍和林溪染成亲。赵霖自然是知道林智为什么要这样做,为的恐怕就是打击赵松吧!他是想要支持赵勇争夺侯位。

  不过,赵霖眯了眯眼睛,到时候,侯位究竟是要传给谁,自己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左右的。虽然这次的事情,赵松是很让自己失望,但是自己不会因此就完全否定他的。将来究竟是要谁来继承侯位,谁都干预不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