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忠义侯上门

   “什么?”听到了下人的通报以后,赵霖感到十分奇怪,自从两家人解除了婚约以后,就已经很少有来往了。不过说到底,这次解除婚约的事情,错在忠义侯府,所以他们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再说,可人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更好的归宿了,即将为镇北侯府带来更大的利益,所以对于之前的那一桩婚事,他也不想要再提了,就不知道林智今天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其实不仅是赵霖,在场所有的人对于忠义侯的突然到来都是感到十分疑惑的。而作为曾经和忠义侯府有婚约的赵可人来说,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忍不住皱起来眉头。

  而这个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赵可然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味。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她心里清楚,忠义侯为什么会来这里。本来她还以为忠义侯要知道事情的真相的时候,就会马上上门来兴师问罪的,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这样能忍,就选着今天这个时候来。看来他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啊!

  “只有他一个人来吗?”赵霖开口问道。

  “不是,”那个通报的下人恭敬的回道,“忠义侯和她的夫人都来了,还有,就连林世子也来了。”

  听到了下人的回答以后,赵霖忍不住皱起来眉头,同时心里感到十分疑惑,他们今天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呢!他们选择在今天这个时候来,肯定不会是为了小事的,不过,解除了婚约了以后,两家人还有什么大事要商量吗?

  尽管心里面十分疑惑,但是赵霖还是开口道,“快请他们进来。”

  不管是为了什么事情,赵霖都觉得还是应该先把人请进来才对。因为就算现在两家人为了婚约的事情曾经闹得不是很愉快,但是不管怎么说都好,两家人的交情就摆在那里,要是不见的话,始终不是很好。

  听到了赵霖的吩咐以后,那个下人很快就出去,准备请忠义侯他们进来了。此时还坐在大厅里面的赵可人,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划过一道不祥的预感。

  很快,忠义侯林智边带着他的妻子林周氏和他的儿子林溪染进入了大厅之内。霎时间,大厅里面弥漫这一股诡异的气氛。看着进门的林周氏和林溪染,赵可人感到十分的不自然,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好像总觉得林周氏看向她的眼光里面似乎充满了恨意一样。

  看着走进大厅的林智,赵霖笑着开口道,“贤侄啊!你今天过来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呢?我们今天家里正在举行着重要的聚会呢!”

  对于赵霖,林智还是十分尊敬的,不说别的,就说他和自己父亲曾经的交情,他在面子上都必须这样子做,“赵伯父,晚辈是不知道你们一家正在举行着这样重要的聚会,不请自来的确是晚辈的错。不过,晚辈今天来,的确是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的。而且这件事情还是关系到我们两家的颜面的,所以晚辈也不得不这么做。”

  其实,林智选择今天来的确是故意的。在知道赵松今天会带着家人回镇北侯府的时候,他就已经算计好了。这样的日子最合适了,就连赵松他们也在场,要是有什么恩怨的话,也好在今天了解。

  赵霖在听到了林智的话以后,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林智说的究竟是什么事情,但是看起来应该就不是什么小事,尤其是林智从进来到现在就一直黑着一张脸。他还说了,这件事情是关系到两家颜面的。

  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以后,赵霖开口道,“究竟是什么事情,贤侄你就说吧!老夫洗耳恭听。”

  可是林智还没有开口回答,在一旁的林周氏就忍不住开口了,“侯爷,这件事情你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要不然的话,我们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闭嘴!”林智瞪了林周氏一眼。林周氏十分不情愿的闭上了嘴巴!

  而在听到林周氏的话以后,赵霖的心中却是十分不悦的,他虽然不知道林周氏是什么意思,但是很明显,今天他们一家人就是针对着镇北侯府来的。一想到这一点,他的心中就感到十分不悦,“贤侄,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那就直说,不要在这里拐弯抹角的。”。

  其实不仅是赵霖,在场的人的心里都是感到十分不解的,他们对于忠义侯一家人今天来这里的目的都是感到十分好奇的。可是不管是赵松,秦香荷,还是赵可人,他们似乎都感觉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好像是什么事情不受他们的控制一样。而赵可然则是什么都不发表,只是静静地看着戏。不过,有一点是让她感到十分不满的,那就是林周氏和林溪染他们投注到自己身上的目光,里面似乎充满了遗憾和炽热。对于这样的目光,赵可然自认为自己还真的是无福消受。

  林智在听到了赵霖的话以后,却没有直接说是什么事情,只是开口道,“赵伯父,这件事情牵连甚广,我还是希望能够和你私下聊。”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对于林智的请求,赵霖还是答应了,“那好,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到书房去聊吧!”

  “那好。”林智答应。

  “那林夫人,还有林世子,他们呢?”赵霖开口问道,“他们是否也要一起去谈呢?”

  “不用。”林智摇了摇头,“赵伯父,他们之所以跟着来,只是因为这件事情真的是事关重大,而且和他们也是有着重要关系的,所以他们十分关心。但是,这件事情还是我和你谈就好了,太多的人的话,我怕会乱。等一下,我们有了结果以后,再把他们都叫进来吧!”

  在一旁的林周氏也是十分想要一起去谈的,但是听到了林智的话以后,却也不敢提出什么意见。因为当初就是她坚持要和赵可人定亲,才会把事情弄成今天这个样子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真的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那好,就先让他们在大厅里面等候吧!”赵霖开口道,“我们两个先进书房去谈吧!”

  接着,赵霖转过头来,吩咐道,“来人,给林夫人和林世子上茶。翎儿,你好好的招待林夫人他们。还有,其他人都先留在大厅里面,帮忙招呼一下他们吧!”

  “老爷,你放心好了,”萧翎连忙应道,“我会好好招呼林夫人和林世子的了。”

  很快,赵霖便带着林智来到了书房里面了。关上了门以后,两人都坐了下来。

  “贤侄,不知道你今天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呢?”赵霖开口问道,“刚刚我看到你的样子似乎十分着急,而且,你也说了,这件事情还牵涉到我们这两家人的。我真的很好奇,你说的这件事情究竟是什么呢?”

  “赵伯父,你和家父是有着多年交情的,我也是十分尊重你的。”林智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就开口道,“我也是知道的,就是因为我们两家人之间的关系这样的好,所以当初我们两家才会定下婚约的,虽然现在已经解除了婚约了,我也从来怪过你们镇北侯府,毕竟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们的错,所以我们也不敢多说什么。可是,到了最近,我才知道,原来我们忠义侯府竟然背了这样一个黑锅。”

  “你是什么意思啊!”赵霖皱着眉头,开口问道,“你们究竟是吃了什么亏啊!据我所知,这次解除婚约的事情,本来就是因为林世子不检点,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的。”

  对于林智的话,赵霖是感到有点不悦的。之前,林溪染在大庭广众之下,为了一个青楼女子,伤了可人的事情,他知道以后,心中是十分不悦的,认为这是在打镇北侯府的脸。可是即便是如此,为了两家交情,他也是从来没有想过要解除婚约的,只是,后来不管是自己的妻子,还是自己的儿子都想要解除婚约,他在认真思考了以后,才同意的。

  本来他对于解除了婚约这件事情还是十分遗憾的。但是,还好,可人在选妃宴上十分争气,被太子看中,被选为太子侧妃。对于这样一个能够给镇北侯府带来更大利益的婚约,他的心里是十分满意的。可是,没想到,林智竟然这个时候来,说之前解除婚约的事情,是他们忠义侯府背了黑锅,那不是明摆着就是说解除婚约的事情是镇北侯府的错吗?所以,对于林智的话,赵霖是不悦的。

  听到了赵霖的话以后,林智并没有生气,依旧是一副十分镇定的样子,“赵伯父不必生气,我既然敢这样说,那就一定是有我的道理的。所有的事情,我都是经过调查的,绝对不是信口开河的。”

  “你要是有什么话,那就直说吧!”赵霖皱着眉头开口道,“你的意思是说,这次解除婚约的错,不在你们忠义侯府,而在我们镇北侯府,是吗?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你就要把证据拿出来。林智,看在两家的交情上面,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今天在这里要是说一句假话的话,那我们镇北侯府也是绝对不会轻易罢休的。”

  “赵伯父放心好了,我既然敢到这里来,那就绝对不会是来胡闹的。”对于赵霖的威胁,林智却是一点也没有放在眼里,“我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那是绝对不会来的。要知道你们镇北侯府现在可是已经攀上皇家了,我可不会那这个忠义侯府来开玩笑的。”

  “那好,你要是有什么事情,那就说吧!”赵霖眼神锐利的看向林智,“我洗耳恭听。”

  面对着赵霖锐利的目光,林智却是一点也没有退让,“赵伯父,既然这样,那我就直说了。之前,染儿和那个青楼女子的事情,我在知道以后,心里也是十分生气的,所以,对于你们提出的解除婚约一事,我也没有脸面再说些什么了。但是,后来,我细细一想,觉得事情似乎不大对劲,染儿从来就不是那样的人,可是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呢?于是,我决定还是要好好地调查一下这件事情才行。”

  说到这里,林智顿了顿,看向赵霖,继续说道,“可是,不查不知道,一查还真的是吓了我一跳,那个叫做如雪的青楼女子,居然是故意接近染儿的。而且,她还是受人指使的,特地来勾 引染儿的,为的就是要解除忠义侯府和镇北侯府的这一桩婚约。”

  “什么?”听到了林智的话以后,赵霖大吃一惊,但随即就感到勃然大怒“你说的是真的,真的有人这样做?而且他的目的就是要破坏我们两家人的婚约。你说,这件事情究竟是谁做的?”

  “这件事情是千真万确的。”相较于赵霖的愤怒,林智却是十分平静的,“而且,赵伯父,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你的孙女,曾经和我们忠义侯府有婚约的赵可人。”

  “什么,不可能。”听到了林智的话以后,赵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否认,“可人可是一个很温柔善良的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再说,她不过就是一个闺阁小姐而已,就是是她想要做,也没有这个能力。”

  “是吗?”林智似笑非笑的看向赵霖,“如果赵伯父你真的是这样想的话,那就是大错特错了。你要知道,现在赵可人已经是太子侧妃了,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我敢说出这样的话吗?还有,你说的没错,赵可人就是一个闺阁小姐而已,的确是没有能力做出这样的事情,但是,要是她有帮手的话,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随着林智说的的每一句话,赵霖的神色变得越来越阴沉,直到林智说完以后,他的脸色就只能用一个黑字来形容了,“我问你,你说的可都是真的。还有,你说的帮手又是谁?”

  “就是她的父母。”林智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就说出来了,“还有,我敢用整个忠义侯府来做担保,今天我说的所有的话,都是真的,而且我都是有真凭实据,绝对不是信口开河的。”

  听到了林智所说的话以后,赵霖的心里是暴怒的,他从来就没有想过,原来在退婚的背后,竟然是有人做了那么多手脚。尤其是,这件事情竟然还是他的孙女一手策划的。而且他的儿子、媳妇竟然还帮着在里面做了那么多手脚。他们还真的当自己死了吗!竟然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那么多事情。

  “那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赵霖强忍住怒气开口问道。

  对于赵可人这样做的原因,赵霖心里感到十分疑惑,因为当初,提出要把婚约人选换成她的时候,她明明就是同意的,可是,事后,她为什么又要做那么多的事情,来解除这一桩婚约呢?她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很简单。”林智讽刺的笑了一下,继续开口说道,“我们忠义侯府这样的小门小户,她怎么看得上呢!人家的心可是比天还要高呢,早就已经攀上太子殿下了,又怎么会在意和我们忠义侯府的婚约呢!”

  “你的意思是说——”听到了林智话里面的意思,赵霖感到十分吃惊。

  “赵伯父,那我就实话和你说吧!早在他们还有婚约的时候,赵可人就已经和太子幽会了。说真的,当初可人要是直接和我们说,她不想要和我们忠义侯府结亲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勉强的。”林智开口说道,“我们忠义侯府虽然比不上皇家,但是要是想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世子妃还是可以的。她要是直接和我们说的话,我们也是绝对不会阻碍她的。但是,没想到,她为了要解除婚约,竟然这样去陷害染儿。到了现在,所有的人都认为染儿是一个轻浮的人,我们忠义侯府也成了整个京城里面的笑话了。”

  说到这,林智看向赵霖,“赵伯父,这件事情,我都已经调查清楚了,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把所有的证据都给你看。你应该是知道的,现在赵可人已经成了为了的太子的侧妃了,要是没有这样一回事的话,我是绝对不敢这样找上门来的。无论如何,这件事情,你们都必须给我们忠义侯府一个交代。要不然的话,即使是要告到皇上那里去的话,我都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个家除意。

  听到了林智的话以后,赵霖心中一紧。这件事情究竟是有多重要他心里清楚。要是这件事情真的被皇上知道的话,那别说可人的太子侧妃的位子,就连这个镇北侯府都会被牵连到其中的。他怎么样也不会想到,赵可人竟然这样胆大包天,敢耍出这样的诡计,而且还被林智抓个正着。

  一想到这一点,赵霖就气得那是火冒三丈,他马上就开口喊道,“来人啊!”

  很快,一个下人便走了进来,赵霖马上就开口吩咐道,“你现在,马上去大厅哪里,把大少爷一家人,都给我叫进来。现在,马上。”

  看到这样生气的样子,那个下人也不管久留,马上就往大厅的方向离开了。

  “贤侄,你就放心好了,这件事情,我绝对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赵霖平复了一下心情后,转过头来,看向赵霖,开口保证道,“但是,你还是要给我一些时间去处理的。希望你看在我们两家曾经的交情的份上,给我一些时间。”

  “赵伯父,你要知道,我也不是想要为难你。”林智开口道,“但是,这件事情,说到底都是你们的错,你要怎么给我们交代呢?”

  面对着林智咄咄逼人的样子,赵霖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开口问道,“那贤侄,你说吧!你希望我们怎么去处理这件事情呢?”

  赵霖心里十分清楚,现在掌握的主动权的人,绝对不是自己,要是这件事情真的传来出去的话,那赵可人的婚事肯定是完了的,而且以后恐怕也很难在找得到什么好的亲事了。而且,到时候,还会连累到镇北侯府。

  还有,最重要的是,赵可人现在已经是未来的太子侧妃了,要是这个时候爆出这件事情的话,皇上究竟会怎么样处置还说不定。要是皇上因此龙颜大怒的话,那这个镇北侯府都是要给赵可人陪葬的。

  看到赵霖的样子以后,林智笑了笑,开口道,“赵伯父,我知道,现在可人已经是未来的太子侧妃了,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成了定局了,所以我也不会做什么太让你为难的事情。但是,你也是知道的,这次的事情,说到底都是我们受害了,而且要是真的这样下去的话,那恐怕忠义侯府和镇北侯府世代交好的局面怕是要被打破了。”

  “那贤侄,你觉得我该怎么做才好呢?”看着林智的样子,赵霖眼神晦暗不定,因为他不知道林智究竟是想要说些什么,还有要是自己不答应的话,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今后,忠义侯府和镇北侯府就会陷入敌对的状态呢!

  “赵伯父,你不用紧张,我提出来的这件事情对于我们双方来说,都绝对是双赢的。”林智笑着说道,“赵伯父,我的要求很简单。只要——”

  大厅内——

  书房里面的气氛不好,可是大厅里面的气氛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在赵霖带着林智离开以后,林周氏和林溪染坐了下来。可是他们两个人自从坐了下来以后,就一直是一言不发的。还有就是,林周氏一直用一种仇恨的眼光,不时看向赵可人。而林溪染则是时不时用一种很复杂的眼光,看向赵可人。这一点,让赵可人感到毛骨悚然,甚至有点坐立不安了。

  不仅是赵可人,就连在场的其他人对于这一中诡异的气氛都感到十分不适,但是碍于赵霖离开以前的吩咐,大家都没有离开。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以后,一个下人匆匆忙忙的赶了进来,直接开口道,“侯爷让大少爷一家人现在马上就去书房里面去见他。”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