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得知真相

   听到了赵可然的问话,司徒旭感到有点诧异,不过,他认真的想了想以后,还是十分老实的说出来自己的观点,“不管是从哪一个方面看,都是你爹的机会更大一点。其实,说起来,要是论能力的话,那你爹是绝对比不上你二叔的,从他们在朝廷中的地位就可以看出这一点了。可是,你爹比较好运,他有一个好妻子,还有你和赵可人两个好女儿。到时候,镇北侯选择继承人的话,一定会想到这些方面的。所以,我说,你爹继承爵位的机会更高。”

  “是吗?”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赵可人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其实司徒旭所说的事情,赵可然早就已经想过了。可是,说真的,对于这样的结果,赵可然是绝对不乐见的。

  看到了赵可然的样子以后,司徒旭感到有点奇怪,“怎么,难道你不想要你爹继承爵位吗?”

  虽然司徒旭也不喜欢赵松这个人。以前赵松对于赵可然是漠视的,而现在他这样看重赵可然,不过是因为赵可然现在的地位变化了,能给他带来好处了,他才会这样看着赵可然而已。对于这样功利的人,司徒旭自然是不喜欢的。但是要是真的让他选择的话,他还是觉得是由赵松继承爵位会比较好。因为不管怎么说都好,赵松都是赵可然的亲生父亲。

  面对着司徒旭的疑惑,赵可然倒是十分痛快,“旭,你还真的是了解我耶!我就是这样想的,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让自己的父亲继承爵位。”

  “哦,是吗?那你是怎么想的?”对于赵可然的回答,司徒旭是感到十分诧异的。但是,他更加想要知道的就是赵可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赵可然微微一笑,开口道,“旭,你知道吗?其实在我心中,最合适继承爵位的人选不是我的爹,而是另外一个人,那就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赵可风。”

  “什么,赵可风?”听到了这样出乎意料的名字,司徒旭忍不住挑了挑眉,“你是想要跳过你的父亲,还有二叔,直接让你的那个弟弟登上爵位。”

  “没错,”赵可然点了点头,“不管是我爹,还是二叔,他们其中的哪一个人登上爵位,我都不想要看到这样的结果。所以,我觉得,与其这个样子,还不如让风儿直接登上爵位。这样做,对于我来说,更好。”

  “小东西,你似乎十分信任你的这个弟弟啊!”

  “是啊!”赵可然倒也承认得干脆,“我是很相信风儿的。在这个家里面,谁都有可能背叛我,但是只有他不会。我一直坚信着这一点。”

  “那个小屁孩有什么好的,就这样值得你信任?”听到了赵可然对于赵可风的信任和维护之情,司徒旭说话时候的语气都是十分酸的。

  之情他明明就已经调查过了。在这个家里面,这个赵可风和小东西明明就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的。好像是自从小东西落水以后吧!她才和赵可风之间的关系有所改善的。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小东西对于这个异母所生的弟弟竟然这样的信任。

  “怎么,你吃醋了?”听着司徒旭酸溜溜的话,赵可然感到好笑,“旭,他是我的弟弟。”

  “弟弟又怎么样?还不是男的。”司徒旭说出来的话,还是这样醋意熏天的,“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就这样信任他呢?”

  看着司徒旭吃醋的杨总,赵可然觉得十分好玩,但是有一些事情,她觉得还是要说清楚的,“旭,有些事情你不理解。风儿,他对于我绝对是不会背叛的。你不知道,参加在我处境最糟糕的时候,我所有的亲人都背弃了我的时候,就只有风儿肯站在我的这一边。所以,在我的心中,风儿就是我的亲人,是我在这个家里面承认的亲人。所以,旭,答应我,以后一定要和风儿好好相处,行吗?”

  赵可然说的是上辈子的事情,也是她心中一段十分惨痛的回忆。这一段回忆,司徒旭自然是无法得知的。但是对于赵可然的请求,司徒旭还是绝对不会拒绝的。

  “放心好了,他是你的弟弟,那就是我的弟弟。”司徒旭还是愿意开口保证道,“我以后会和他好好相处的,只要他不背叛你,那我是绝对不会伤害他的。”

  听到了司徒旭的保证,赵可然绽放出一道真挚的微笑。

  “好了,不说这个了。”司徒旭继续刚刚的话题,“你要是想要让赵可风继承爵位的话,那恐怕是很难。你也知道的,赵可风只是你爹的庶子,这样的身份,真的很难让你的祖父做出你想要的决定。”

  “我知道,所以我才想要找你帮忙。”赵可然笑了笑,看向司徒旭,“你会帮我吗?”

  “那你要我怎么帮你呢?”面对着赵可然的请求,司徒旭从来都不会拒绝的,“看你的样子,你现在应该已经有了全套计划了吧!说吧!你想要怎么做呢?”

  “很简单。”赵可然微微一笑,“我要把孙姨娘捧到平妻的位子,这样的话,风儿就会成为名正言顺的嫡子的。到时候,风儿就有资格可以坐上那个位子了。”

  “这一点恐怕不容易吧!”司徒旭分析道,“你的娘亲可是秦国公府的嫡亲大小姐,就凭着孙氏的家世,要坐上平妻这个位子恐怕不容易。”

  “我知道。”赵可然笑得十分自信,“但是,孙姨娘可是生下了爹唯一的一个儿子。还有,孙姨娘的大哥现在是户部的侍郎,只要他可以再进一步的话,到时候要是想要把孙姨娘提为平妻的话,那就容易多了。”

  “你是想要让孙氏的大哥坐上户部尚书的位子,是吗?”司徒旭突然明白了赵可然的盘算。

  “没错,”赵可然点了点头,看向司徒旭开口问道,“旭,我问你,你觉得孙姨娘的大哥坐上户部尚书的这个位子的机率高吗?你实话告诉我就可以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司徒旭想了一下以后,开口道,“我对于孙氏的哥哥并不是十分了解,所以没有办法告诉你。我会回去了解一下的,要是他真的有能力的话,那到时候,我会想办法帮他的。说实在的,现任的户部尚书已经年老了,早就应该回去享清福了。”

  “旭,我,是不是让你为难了呢?”赵可然有点不好意思,“我知道,我现在要做的事情让你难做了。要是没办法的话,你就直接说好了我是不会怪你的。”

  司徒旭轻轻一笑,“你也不用不好意思,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我都会帮你的。只要是你想要的东西,我都会给你的。哪怕是你要我的命,我都绝对不会犹豫的。”

  看着司徒旭说出这些话时的认真,赵可然心中十分感动。她知道,眼前的这个男子说的都是真的,他真的会为了自己付出一切。

  “旭,谢谢你。”

  “小东西。你只要好好的呆在我的身边,好好的爱我就行了。”司徒旭笑着开口,“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好,旭,我只有一句话,你若不离,我便不弃。”赵可然笑着说出自己的承诺。

  “好。”听到了赵可然的诺言,司徒旭笑得十分愉悦,他开口笑道,“小东西,你说,你爹要是知道,我们两个人就坐在这个太师府的花园里面,在扯着他的后腿,你说他会是什么感受呢?”

  “哈哈哈——”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赵可然忍不住笑出声来。

  此时的赵可然和司徒旭正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但是,也是在这个时候,忠义侯府里面的人却没有这样的好心情。

  自从赵可然在选妃宴上面大放异彩,得到了天下第一才女的称号以后,林溪染无时无刻都在后悔着。自己当初要是没有那么冲动的话,那今天就不会搞成这个样子了。一直以来,他喜欢赵可人,就是因为他认为赵可人是一个难得的才女,是一个可以和他交心的女子。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原来在他心中一直平庸无能的赵可然,竟然是这样的出色。不管是她的才华,还是她的聪明才智,都在很多女子之上。。

  一想到自己曾经与这样一个出色的女子失之交臂,他的心里就是懊悔万分的。现在全天下的人都在议论着这个奇女子。而这样一个才德兼备的女子,本来应该是自己的,可是因为自己当初的一时糊涂,却永远的失去了这个机会。

  而后悔的人不仅仅是只有林溪染。林溪染的母亲,忠义侯林夫人心中也是懊悔万分的,之前她一直都不喜欢赵可然,所以才会趁这机会,让自己的儿子和赵可然解除婚约的。可是,现在的赵可然不仅才华横溢,而且地位崇高。要是自己当初没有在一旁吵闹着要染儿解除婚约的话,那现在整个京城的人都会羡慕自己吧!

  而自己本来十分中意的那个赵可人呢?不仅用假画来欺骗自己,甚至在染儿最需要人支持的时候离开了他。自己当初真的是瞎了眼了,才会看上那样一个肤浅的女孩。一想到这一点,她就悔得肠子都快青了。

  这一段时间里面,忠义侯府里面的人都不敢出门。自从出了林溪染之前的那件事情以后,整个京城里面的人都在等着看他们的笑话,所以,他们不敢出门,也不想要出门。可是,就在这一天里面,忠义侯林智却把林周氏和林溪染都叫到了大厅里面。

  林溪染和林周氏一来到大厅的时候,就发现林智已经坐在了大厅最上面的主位上了。可以看得出,他的心情现在十分不好,一直都是黑着一张脸的,嘴巴捂得十分紧,眼中是不是闪过一道道晦暗的光芒,甚至可以说,他整个人似乎都处于一种愤怒的状态之下的。看着这样的林智,林周氏和林溪染面面相觑的,他们都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们都知道现在一家之主的心情不好,所以,他们进入大厅都是小心翼翼的。

  在两个人都落座了以后,林周氏看着林智依旧是一言不发的样子,于是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老爷,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林周氏话音刚落,林智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声的对着两人吼道,“你们好好地看一下你们做的好事,要不是你们的话,事情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呢?”

  听到了林智突如其来的发火,不管是林周氏,还是林溪染都是一头雾水的。

  比想后论。林溪染十分委屈的开口问道,“爹,你究竟在说什么啊!你说明白一点。”

  看着林溪染的话样子,林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还好意思开口,当时我就已经和你说过了,你祖父为你定下的婚约是不会差的。可是,你呢!因为不喜欢赵可然,硬要和赵可人定下婚约。可是,你看,现在结果呢?现在的赵可然已经是文郡主了,还有,她现在还是天下第一才女了。你说,这个赵可人究竟是给你喝了什么**汤啊!竟然让你把多年的婚约都给解除了。”

  一听到林智的话,林溪染的心中就是十分后悔,自己当初要换婚约的时候,自己的父亲是极力阻止的,可是自己却是一意孤行的,所以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的。现在自己就是两头落空了,不管是赵可然,还是赵可人,现在都不是自己可以肖想的人了。

  不过,父亲责备自己的这件事情,林溪染却是感到有一点奇怪的。之前自己的爹就已经为了这件事情责备过自己了,可是为什么今天还会这样抓住不放,甚至把自己叫过来,又骂了一次呢?

  而在一旁的林周氏看到林智这样骂着林溪染,心里是十分心疼的,她忍不住开口为自己的儿子辩解,“老爷,当初我们也是不知道啊!再说,为了这件事情,染儿的心里已经很不好受了,,你就不要再骂他了。”

  “是啊!他的心里不好受。”听到了林周氏出生,林智的火气就更大了,“难道我的心里就好受了吗?你们究竟知不知道,为了这件事情,我的颜面都已经掉在地上了。现在这个京城里面的人,都在看我们的笑话了。”

  “爹,你不要再生气了,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看到林智这样生气,林溪染连忙开口认错,“当初要不是我的话,不会弄成这个样子的。要不是我遇见如雪的话,事情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地步的。”

  “你还敢提那个践人,要不是她的话,我们现在会这样丢脸吗?”一听到林溪染提起如雪,林智的怒气就更加盛了,好像如果现在这个如雪站在他面前的话,他一定会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看到林智这样仇视如雪,林溪染忍不住开口,“爹,你就不要怪如雪了,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和她有什么关系呢!她不过就是刚好认识了我而已。”

  一听到了林溪染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在维护着那个如雪,林智就想要狠狠地甩他一巴掌,“你这个逆子,你究竟知不知道,那个如雪究竟是什么来历啊!你以为你和她遇见真的是巧合吗!要是真的这样以为的话,那你就真的是蠢的无药可救了。”

  林溪染猛地抬起头来,眼中满是惊诧。他不知道自己的爹为什么会这样说,难道自己和如雪的相遇真的不是巧合吗?那样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好女孩,难道不是自己偶然遇见的美好吗?

  在一旁的林周氏在听到了林智的话以后,却再也忍不住了,她连忙开口追问,“老爷,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什么不是巧合。我就知道,我的儿子怎么会突然和一个风尘女子走到一起呢!原来是这个风尘女子设计的,我的染儿,还真的是无辜啊!”

  “不是那个如雪设计的。”林智忍住火气开口道,“这个如雪不过也是一个棋子而已,是有人设计的。有人雇了那个如雪,好让那个如雪来接近染儿的。”

  “什么?”不管是林周氏,还是林溪染,在听到了这个事情以后,都是十分震惊的。

  “爹,你是什么意思?”林溪染急忙追问道,“你是说有人要设计我,所以才会找了这个如雪来设计我的,究竟是谁,还有,他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看着这个一直都是自己骄傲的儿子,林智终究还是感到十分遗憾的,他叹了一口气,“染儿,你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你也该知道怎么做事情的了,所以平常的时候,我对于你也就听而任之了,并没有把你管的太严。可是,从这一次的事情可以看得出,你的历练还是不够啊!这样一个青楼女子,突然接近你,可是你却一点戒心都没有。还好这个女子只是要设计你而已,要是她是别人雇来要你命的,那你还能站在这里吗?”

  听着林智的话,林溪染感到十分羞愧,不过,他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爹,你说的事情我都知道,只是,究竟是谁做的呢?他这样大费周章,又是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些什么呢?”

  “我问你,这次的事情,你究竟是失去了什么?”林智开口询问。

  “失去了什么?”林溪染仔细的思考了一下以后,忍不住皱起来眉头,“我没有失去什么,只是和可人解除了婚约而已。”

  “是啊!”在一旁的林周氏插口,“老爷,难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个背后的人,就是想要染儿解除婚约吗?”

  “没错。”林智给出了肯定的回答,“那个人做了这么多,为的就是要解除这一桩婚约,而且,她不仅是要解除这一桩婚约,而且,她还要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到染儿身上。”

  “什么,究竟是谁这样恶毒。”林周氏一听到林智的话以后,就气得咬牙切齿的,“究竟是哪个人,竟然这样的黑心,害得我的染儿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一说起婚约的事情,林周氏的心里就是一肚子气的。之前,就因为出了这件事情,赵可人就趁着这个机会退婚了,现在,染儿的名声十分的差。在退了亲以后,根本就没有哪一个大家小姐还愿意嫁给染儿,可是要是小家女子的话,自己又看不上,最近为了这件事情,她都愁坏了。要是让她知道究竟是哪个人害的,她非把那个人就出来,狠狠地教训一顿,以泄她心中的怒气。

  林溪染和林周氏都看着林智,希望知道这个把他们家害的这样惨的人究竟是谁。可是,一个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人名从林智的口中吐了出来。

  “我告诉你们,那个把染儿害成这个样子的,算计了这一切的人就是赵可人。”一说起这件事情,林智的心中同时是十分气愤的,“就是那个当初你们一心想要娶进门的人,在背后谋划了这一切的。”

  “什么,不可能!”在得到了回答以后的林溪染第一个反应就是否认,“虽然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但是我了解可人,我知道她不是那样的人。”

  “不是那样的人,那看来你还真的是有眼无珠。”看到林溪染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竟然还在维护着赵可人,他就觉得生气,“我告诉你,我既然今天能说出这样的话,那就绝对不是凭空捏造的。我告诉你,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经查过了。和如雪接触的那个人,虽然不是赵家的人,但是,我顺藤摸瓜,已经找出了,那个在背后雇佣如雪的人,就是赵可人的亲生母亲——秦香荷。”

  “可是,那也有可能是她自己自作主张,和可人没有关系啊!”

  林溪染依旧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虽然他十分后悔和赵可然解除婚约。但是,在他的心中也是忘不了赵可人的,尤其是参加和赵可人一起度过的时光。他实在是不愿意相信,自己曾经爱过的女子竟然是一个这样狠毒的人。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