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告状(求月票,求打赏)

   回到了夏雨园的时候,赵可人的半边脸颊都红肿起来了。一个鲜红的掌印就这样静静的躺在赵可人的脸上,显得格外的吓人。赵可人带着红肿的脸蛋,黑着一张脸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在夏雨园的奴婢们看到了这样的情景以后,都是心惊胆战的,就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在夏雨园里面当差的人都觉得自己的运气真的是十分差,才会分到这里来的。大家都说二小姐温柔娴淑,高贵大方,可是在她们看来二小姐却是喜怒无常的。平儿之前就是这个样子,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可是却被二小姐用茶杯砸到毁容了。而这次选妃宴以后,二小姐明明就已经被选上了,可是不知道是这么搞的,二小姐回来以后的心情一直都不好,夏雨园里面的气氛十分的压抑。大家做事都只能小心翼翼的,生怕又会出现什么纰漏。

  之前听说,大小姐一回来,就赏了春晖园的奴婢们每人一个大红包了。一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家都是十分羡慕的。明明大家都是当奴婢的,怎么春晖园和夏雨园就完全不一样呢!现在她们也不敢祈求什么大红包了,她们只是想要二小姐心情好一点,不要每一天都这样怒气冲冲的,这样大家真的很受不了。

  赵可人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就开始摔东西,发脾气了。看着赵可人的样子,闲云和闲落都不敢制止,只能让她把心中的怒气都发泄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以后,赵可人才慢慢地平静下来。看到赵可人已经平静了,闲落十分机灵的上前,给赵可人倒了一杯水,开口劝道,“小姐,不要再生气了。生气对身体不好。”

  赵可人接过水杯以后,喝了大大的一口后,啪的一下,就把杯子狠狠地砸在了地上,“不生气,你说我怎么能不生气,赵可然她凭什么,她竟然敢打我。她以为她是谁啊!从小到大,都没有人敢打过我的。就连爹娘都没有打过我一下呢?她赵可然是个什么东西啊!竟然敢这样对待我。”

  看到了闲落已经先上前去了,闲云十分懊悔,不过她也马上就上前献策了,“小姐,其实你也不需要和大小姐生气,要是气坏了自己的身子,那就不值得了。依奴婢看,这倒是个好机会。”

  “好机会?”听到了闲云的话以后,赵可人感到疑惑,“你说的什么意思,你且细细说来。”

  闲云笑着开口道,“小姐,之前我们不是有听到有一些小道消息说,大小姐和夫人曾经吵过架了吗?”

  “这个我知道。”赵可人皱着眉头说道,“不过,这件事情究竟是真是假我们都不知道。我总不能跑去问娘亲,娘亲,你是不是和赵可然闹翻了吧!还有,这件事情,和你说的机会究竟有什么关系。”

  闲云笑了一下,开口道,“小姐,虽然这件事情我们并不知道究竟是真是假,但是,这些天以来,夫人对于大小姐的态度我们都是看得出来的。还有,你难道都没有发现吗?就连这次大小姐被选为旭王妃了,夫人看向大小姐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太高兴的情绪。如果小姐,你现在去把大小姐打你的事情,告诉夫人的话,你说,会有什么结果呢!”

  听到了闲云的话以后,赵可人眼前一亮,“没错,不管现在娘亲和赵可然是不是已经闹翻了都好,只要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娘亲的话,那娘亲一定会很讨厌赵可然的。说不定还会惩罚她呢?”

  “是啊!”闲云继续说道,“到时候,小姐,你只需要在一旁煽风点火就行了。这样的话,即使,大小姐和夫人之间没有隔阂,我们都要给她制造出一道隔阂来。”

  赵可人笑着点了点头,刚刚的怒气已经全部一扫而空了,她看向闲云的眼神中充满了赞赏,“闲云,不错啊!能一下子就想到这个办法。”

  听到了赵可人的称赞的话语,闲云十分得意的看了一下闲落。注意到了闲云投来的挑衅的目光,闲落心里十分气愤,可是却没有办法,谁让这次自己的脑袋没有闲云的转得快。

  “那小姐,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老爷呢?”闲落开口问道。因为她觉得告诉老爷的话,说不定要比告诉夫人要好多了,毕竟老爷才是一家之主。

  可是没想到,在听到了闲落的话以后,赵可人却是摇了摇头,“不用,要是真的告诉了爹的话,说不定赵可然还不用受罚呢!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的心里清楚。他或许是疼爱我吧!但是在他的眼里,什么东西都没有权势重要。现在赵可然已经是准旭王妃了,所爹是绝对不会责罚她的。”

  听到了赵可人的解释以后,闲落也没有再说话了。

  “好了,既然已经决定了,那我们现在就去清荷阁。”

  赵可人站了起来,马上就要带着闲云和闲落去告状了。因为她觉得这个事情还是越快越好。毕竟现在她的脸上就挂着一个鲜红的大掌印,这个就是最好的证据,要不然到时候,要是脸上的伤好了的话,那就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了。

  此时的清荷阁里面,秦香荷的心情也是七上八下的。刚刚可人的脸色她是看到了,所以心里面是十分担心的。本来她们这次去参加选妃宴的话,在自己的预料之内,可然是没办法中选的,而可人就会被选为太子妃。可是结果却是大大的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可然被选为了旭王妃,可是可人却只是被选为了太子的侧妃。这样的落差,她真的有点担心可人会承受不了。

  看着秦香荷的样子,在一旁的秦嬷嬷就忍不住开口了,“夫人,现在大小姐已经被选为旭王妃了,你是不是该找个机会,和她和好呢?”

  自从知道了赵可然被选为了旭王妃以后,秦嬷嬷就一直想要劝秦香荷和赵可然和好的了。在她看来,两母女哪有什么隔夜仇啊!虽然之前,她们是吵得十分凶,但是怎么说,都是两母女。再说,现在大小姐已经是旭王妃了,和大小姐和好,对于夫人的地位巩固是十分有帮助的。所以她还是忍不住开口想要劝和。

  听到了秦嬷嬷的话以后,秦香荷冷冷一笑,“和她和好,凭什么啊!你又不是没有看到她上次的德行,她都用她的地位来压我了,我哪里还敢和她交好啊!她现在可是文郡主了啊!不对,现在的她已经不仅是文郡主了,而且还是未来的旭王妃了,这样高高在上的十分,我哪里还敢找她啊!”

  看到秦香荷固执的样子,秦嬷嬷感到十分无奈,“夫人,大小姐还不懂事,所以才会冲撞你的,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大小姐计较了。你也会说了,大小姐现在已经是未来的旭王妃了,和大小姐重归于好,对于你来说,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再说,两母女哪有什么深仇大恨的,只要你先开口的话,大小姐也是绝对不会拒绝的。”

  “秦嬷嬷,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秦香荷开口道,“但是,不管怎么说都好,我都是绝对不会先开口的。要是她真的是有心想要和我重归于好的话,那她就应该来找我了。就像我上次说的一样,我就当已经没有这个女儿了。”

  “夫人”看着秦香荷执迷不悟的样子,秦嬷嬷还想要劝道哦,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娅儿走了进来。

  看到娅儿走了进来,秦嬷嬷也停止了刚刚的话题,皱着眉头,开口问道,“娅儿,有什么事情吗?”

  娅儿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以后,开口道,“禀告夫人,二小姐来了,说是想要见你,现在就在外面。”

  胆个掌景。“可人?”听到了娅儿的话以后,秦香荷感到奇怪,刚刚可人的脸色就不大好,自己本来是想要和她好好地谈一谈的,但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想要先让她好好地休息一下的,可是她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呢?

  “是啊!”娅儿看起来十分为难,“还有,还有——”

  看着娅儿吞吞吐吐的样子,秦香荷十分不耐烦的开口道,“娅儿,你有什么事情的话,那就照直说,不要吞吞吐吐的,看着心烦。’

  “还有就是,二小姐似乎是被什么人打了。”娅儿鼓起勇气开口道,“奴婢刚刚看到二小姐的脸上有一个掌印,而且二小姐是哭着过来的。”

  “什么?”听到了娅儿的话以后,秦香荷大吃一惊,她十分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究竟是谁?谁敢这样打我的可人。你现在马上就把二小姐叫进来,我要好好的问一下。”

  看到了秦香荷生气的样子,娅儿也不敢逗留了,连忙退了出去。

  很快,赵可人便哭着走了进来。一看到赵可人的样子,秦香荷才知道娅儿并没有说谎,可人的一边脸上已经红肿起来了,那一边的脸上一个鲜红的掌印正清晰的印在上面,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打的。一进门,赵可人便马上扑到了秦香荷的怀里,哭了起来。

  看到自己一贯疼爱的女儿现在的样子,秦香荷的火气可想而知,但是看到了自己怀中正在哭泣的赵可人,秦香荷就忍住了火气,轻声开口问道,“可人,告诉娘亲,究竟是谁打你的?”

  “唔唔唔——”赵可人一边哭一边开口道,“娘亲,都是姐姐打我的。我知道,现在她已经是旭王妃了,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侧妃而已,她的地位要比我高。但是她也不能这个样子啊!她居然打我,娘亲,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什么?是可然,她竟然敢打你?”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秦香荷就忍不住怒火中烧,刚刚秦嬷嬷提起赵可然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是一肚子的火了,现在可然竟然都敢打可人了。

  “哼,”秦香荷冷冷一笑,“看来我的这个大女儿还真的是了不起啊!不仅顶撞我,现在都已经出手打自己的姐妹了,还真是了不起啊!”

  看着秦香荷的样子,赵可人就知道自己今天是做对了。还有,刚刚从娘亲的话,就可以知道,看来之前自己收到的消息是对的,原来娘亲和赵可然真的已经吵过了。看来自己来得还真是时候啊!

  “来人啊!”秦香荷十分生气的叫着人。

  很快,娅儿便已经进来了。看到生气的秦香荷,娅儿的心里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但是她猜测,应该是和二小姐脸上的伤有关的。

  看到娅儿已经进来了,秦香荷直接就开口吩咐道,“娅儿,你现在马上就去春晖园,把大小姐给我叫过来。”

  看着秦香荷怒气冲冲的样子,娅儿也不敢再多留了,马上就离开了。看着已经离开的娅儿,谁都没有注意到,正在哭泣的赵可人,此时的眼中却是闪过一道得意的光芒。赵可然,你不是很了不起吗?竟然敢打我,现在我就要看一下,你会怎么来应对。

  而在一旁一直没有机会开口的秦嬷嬷的心里却是十分着急的。刚刚她才想要劝夫人和大小姐重归于好,可是没想到,现在却弄出这样的一件事情来,看来夫人和大小姐之间,又是避免不了一次冲突了。其实,在她看来,夫人本来是趁着大小姐中选的这个机会,和她重归于好是最好的,可是没想到现在却是弄成这个样子,难道就连老天爷都看不到夫人和大小姐好吗?秦嬷嬷十分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

  赵可然本来是在春晖园里面休息的,刚刚被赵可人闹得这一场,她还是十分心烦的。对于打了赵可人一巴掌,她是一点也不后悔的。赵可人是真的闹自己闹上瘾了,一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就会怪到自己的头上,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做。自己要是一味的退让的话,赵可人就只会认为自己好欺负而已,所以,对于给了赵可人一巴掌的事情,她的心里还是十分痛快的。。

  可是被赵可人闹了这么一场,本来她的心情是不错的,现在却是十分糟糕,即使是想要看书也看不进去。

  就在赵可然十分心烦的时候,娅儿就来了,还让她到清荷阁一趟,说是娘亲有事情要和她说。

  听到了娅儿的话以后,赵可然皱起来眉头。自从上次和娘亲吵了一架以后,她和娘亲就几乎算是闹翻了,甚至这些日子以来,娘亲都不要她去请安了,还有,就连自己从宫里面回来,娘亲都没有见过自己一次。可是今天娘亲怎么会突然想要见自己呢!怕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吧!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有一点,赵可然还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不过,,不管是什么事情,怕都是躲不过的了。所以赵可然什么都没有说,就到带着诗香,跟着娅儿就往清荷阁的方向走去了。

  在路上的时候,赵可然并没有向娅儿打听什么,在她看来,不管知不知道,都没有多大的关系。毕竟自己现在不仅是郡主,而且还是未来的旭王妃了,圣旨是今天早上才到的,好新鲜滚烫着呢!所以,她不怕会有什么事情。

  可是因为赵可然什么都没有问,在前面带路的娅儿心里面是十分失望的,因为大小姐什么都没有问,所以她就没有机会得到好处了。现在府里面的人都知道,大小姐自从当上了郡主以后,出手十分大方。一想到这一点,娅儿心里面就十分遗憾。

  没过多久,赵可然便已经来到了清荷阁,一进入正厅,看到了正在哭诉的赵可人,赵可然就已经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看来,今天自己来这里,怕也是因为赵可人的事情了吧!不过,赵可人还真的是也有够厉害的,竟然敢恶人先告状。不过,自己可不会怕她的。

  赵可然没有理会赵可人,直接上前,福了一下身子后,开口道,“女儿给娘亲请安,娘亲安好。”

  看着赵可然向自己行礼,秦香荷却是冷冷一笑,“我哪里敢啊!你现在可是高高在上的旭王妃了,要是真的是要请安的话,那也是我给你请安才对。我可受不起你的礼啊!”

  对于秦香荷的冷嘲热讽,赵可然一点都不在乎,而是直接开口问道,“娘亲,不知道你今天叫我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啪——”的一声,秦香荷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问你,可人脸上的伤,是不是你打的。”

  看到秦香荷怒气冲冲的样子,赵可然却是一点都没有隐瞒。而且一点也不紧张,她笑了笑,开口道,“是啊!就是我打的,怎么了?”

  赵可然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带着一抹笑,语气云淡风轻的,她说这话的时候,不像是在承认她打了人,而是好像是她不过就是在告诉你,她吃了一个苹果一样。这样平淡的语气,就像是,这不是一件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听着赵可然的话,秦香荷的怒气就更加盛了,“赵可然,你这个逆女。你究竟知不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啊!你还敢这样理直气壮的,我问你,你凭什么打可人啊!”

  “娘亲,我是打了可人,而且,我一点也不后悔。”听到了秦香荷责备的话语,赵可然依旧是不为所动的,“而且,不仅是这一次,要是赵可人还有下一次的话,我也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你——”听到了赵可然的回答以后,秦香荷气的都快说不出话来了。

  看着秦香荷的样子,赵可然却是一点也不退让,“娘亲,你就只知道我打了可人,可是我为什么会打她,你知道原因吗?你怀着的这个宝贝女儿又告诉你,我为什么打她吗?”

  说完以后,赵可然看向赵可人。赵可人不敢直视赵可然的眼神,“哪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啊!赵可然,你就是仗着你的身份比我高,所以才敢这样任意的践踏我。”

  听到了赵可人这样颠倒黑白的话语,赵可然是一点也不在意,她看向秦香荷,开口问道,“娘亲,你也听到了,这样蹩脚的借口,你相信吗!”

  可是让赵可然十分失望的是,秦香荷在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却是恶狠狠的看向赵可然,“可然,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我一直以为你只是对我不敬而已。可是没想到。你竟然仗着自己现在的地位,都敢随意打可人了。”

  “呵呵,是吗?”在听到了秦香荷的话以后,赵可然不怒反笑,“看来你还是不怎么了解我。我做人的准则很简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告诉你,这次的事情,我没有错,是赵可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踩到了我的底线,要不是这个样子的话,我根本就不想要管她。还有,这次是她想要出手打我,我才会打她的。”

  “我没有。”赵可人连忙开口否认,“姐姐,你都已经打了我了,怎么还能这样出口污蔑我呢!你这样做真的是太过分了。”

  看着赵可人可怜兮兮的样子,秦香荷十分心疼,“可然,你真的是无药可解了。你打了可人,不仅不肯承认,还要在这样污蔑她。”

  看着秦香荷和赵可人的样子,赵可然觉得自己不管再说什么都只是浪费口舌而已。她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面纠结了,而是直接开口道,“赵可人脸上的伤就是我打的,那又怎么样?娘亲,你叫我来要是只是想要问这件事情的话,那我可以直接告诉你,要是你没有什么别的事情的话,那就我就先告退了。”

  “你——”看着赵可然无礼的的样子,秦香荷气得七窍生烟的,“赵可然,你打了可人,你想就这么算了!”

  看着秦香荷的样子,赵可然却是一点也不怕。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