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与司徒凌志深谈

   “哈哈哈。”司徒凌志突然大笑出声,看向赵可然的眼中也是充满了赞赏的,“可然,就连朕也不得不承认,你真的和一般的女子不大一样,要是一般的女子知道自己有可能可以坐上那个全天下女人都想要坐上的位子以后,都会欣喜若狂的。但是你却是十分平静的。旭儿真的很有眼光,看上了你这颗蒙尘的明珠。”

  听到了司徒凌志的话以后,赵可然就知道,自己怕是已经顺利过关了。不过,即使是这样,赵可然依旧是十分淡定的,脸上没有一点意外的神情。

  看着赵可然的样子,司徒凌志的眼中充满了怀念,他长叹了一口气后,看似自言自语般的开口道,“你和她真的很像,尤其是你们的性格,她也是这个样子的。朕知道,她也是和你一样的,她什么可以不在乎,她最想要的不过就是一颗真心而已。可是,朕还是没有做到。”

  以前赵可然或许不知道司徒凌志说的是谁,但是现在她已经知道了,她淡淡一笑,摇了摇头,“皇上,你说错了,臣女和她或许在性格上真的有一点相像吧!但是,我们两个还是不一样的。旭曾经说过,臣女要比她坚强得多。”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司徒凌志大吃一惊,“你知道朕说的是谁?”

  “臣女知道。”赵可然笑了笑,开口答道,“之前旭就已经和臣女说过了,你说的是他的母妃,已逝的萧贵妃。但是,皇上,有一点臣女还是要说的,臣女和萧贵妃不同。萧贵妃可以为了爱情,进入宫中,和那么多的女子分享自己的丈夫,而我却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我是一个要求一份完整的爱情的人,如果那个人没有办法给我一份完整的爱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他不是我的那个人。那么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和那个人在一起的。”

  “你的意思是说,你是绝对不会允许你的丈夫有另外一个女人的,是吗?”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司徒凌志感到十分不悦。今天她把赵可然叫了过来,除了是想要好好的看一下这个女子究竟是有什么魔力,竟然会把自己最得意的那个儿子迷成这个样子的。但是,还有一点是最重要的,那就是他想要说服赵可然,让赵可然去劝一下旭儿,可以再纳几个侧妃的。虽然他答应过旭儿,不会逼他纳侧妃的。但是要是赵可然主动开口的话,那事情就不一样了。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还没有开口,赵可然竟然就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司徒凌志的不悦,赵可然看在眼里,心里有点紧张,但是却是依旧坚持着自己的信念,“没错,旭在要娶我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是他同意了以后,我才答应和他在一起的。”

  “你究竟知不知道,你嫁的人是谁啊?”司徒凌志十分不悦的开口道,“你要是要嫁给一个皇子的话,那你就知道,你是一定要适应他三妻四妾的这种生活的。”

  看到了司徒凌志如此的不悦,赵可然却一点也不退让,“皇上,难道你忘记了吗?今天在大殿之上,旭就已经给了我一个承诺了,一生一世一双人。他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许下了承诺,要是他真的违反了承诺的话,皇上,你就不怕他被天下的人所耻笑吗?”。

  赵可然知道自己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是在是大不敬。但是,她却一定要说出来,她心里爱着旭,所以她不想要任何人插进他们之间。一直以来都是旭在背后默默地为她做好一切,那么今天,她也必须为了他们之间的幸福而斗争。

  “啪——”司徒凌志一手用力的拍在桌子上,“你的意思是在威胁朕,是吗?”

  看着司徒凌志生气的样子,要说心里面一点都不怕,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赵可然依旧是十分坚持自己的信念,“皇上言重了,臣女不敢,臣女只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而已。而且,皇上,你应该不知道吧!不仅是我希望能一生一世一双人而已,就连旭也是这个样子的。即使我不说,旭也是绝对不会再有其他女人的。”

  “什么?”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司徒凌志感到十分诧异,他一直以来都以为,这个条件是赵可然提出来的,旭儿不过是因为喜欢赵可然才会答应这个条件的。但是现在赵可然却说,旭儿的心中也是希望这个样子的,怎么会呢?

  看着司徒凌志明显不相信的样子,赵可然微微一笑,十分坚定的看向司徒凌志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开口道,“没错,因为他的母妃,所以他也是希望想要一份完整的爱情的。旭曾经说过,他母妃的死,他不怪任何人,因为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是很多的。而且,他一直认为,萧贵妃的死,其实和她自己的本身也是有十分大的关系的。他认为,萧贵妃不应该进宫,因为她的性格根本就不适合在皇宫里面生活。甚至,萧贵妃根本就不应该爱上你。你们之间相爱或许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了吧!”

  赵可然知道自己说出来的话或许十分大不敬,但是今天她必须把这些事情都说出来,要不然的话,她就没办法守护自己的幸福了。只有让皇上知道这些,他才不会一直想着在自己和旭中间硬要插一个人进来。而且,也只有他知道了旭的所有想法,将来他们父子之间才有可能打破他们之间的隔阂。

  赵可然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像是一个锤子一样敲打在司徒凌志的心上,他十分颓然的坐在龙椅之上,看起来十分的沮丧,“旭儿他,真的是这样认为的吗?他认为我和筱筱之间的爱情就是一场错误吗?我是真的很爱她,她是我一生中唯一一个爱过的女人,这怎么可能是一场错误呢?”

  一旁的李福全在看到司徒凌志的样子以后,感到十分着急。他想要阻止赵可然继续说下去,但是他知道自己是没有资格开口的。而且,或许文郡主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会比较好吧!一直以来,皇上和旭王之间的相处,他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的,要是今天文郡主真的可以把皇上的心结打开就好了。一想到这一点,李福全就忍住了,一直站在一旁默默地听着。

  赵可然可以看得出,现在司徒凌志的心情是真的十分糟糕的,他现在就连自称都已经改了。尤其可见,他心里的确是十分爱萧贵妃的。这样的一份爱情却被他们唯一的儿子说是一场错误,这样的打击的确是挺大的。

  看着一代帝皇这个样子,赵可然的心里也是十分不忍的,但是既然已经开始了,那她就一定要说完,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旭。

  “皇上,旭曾经说过,萧贵妃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她需要一个人全心全意的爱,而你却没有办法给她。”赵可然顿了顿,叹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你说过,我和萧贵妃很像,因为我们两个都是什么都可以不在乎的。但是,皇上,你错了。不管是多么淡然的女人,只要一遇到爱情,都会变得自私。你一直以为,不管你有多少个女人,只要最爱的是萧贵妃,那就已经足够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个究竟是对于你来说足够了,还是对于萧贵妃来说已经足够了呢?”

  赵可然的话给司徒凌志的打击很大,他低声的喃喃自语,又好像是在和赵可然说的一样,“是吗?真的是这样的吗?原来我一直以来认为的深爱,对于筱筱来说,真的不够吗?我是真的爱她,真的爱她。”

  “皇上,你知道为什么每一年萧贵妃的忌日的时候,旭他都不愿意和你一起祭拜吗?”赵可然突然转移话题,“每一年的时候,都是你先祭拜的。等你走了以后,旭才愿意祭拜,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司徒凌志突然抬起头来,看向赵可然,“你知道,你怎么会知道的?难道他带你去过?”

  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而这件事情也是司徒凌志心中的痛,每一次,旭儿都不愿意和自己一起去祭拜筱筱。

  司徒凌志自嘲的笑了一下,“呵呵,他是在恨我,他觉得是我害死筱筱的,所以,他才不愿意和我一起祭拜筱筱的。”

  这个理由,司徒凌志是知道的,也是一直这样坚信着的。可是,没想到,在听到了他的话以后,赵可然却是摇了摇头。

  “皇上,旭他不恨你,”赵可然开口说道,“他曾经跟我说过,他从来都没有恨过你。刚刚我不是也已经说了吗?旭他从来都不觉得萧贵妃的死是你的错。”

  “那是为什么?既然他不很我的话,那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和我一起祭拜筱筱呢?还有,这么多年以来,他对待我的态度,这一切不都说明了他是在恨我吗?”

  “皇上,你猜错了。”赵可然轻轻一笑,“旭他从来就没有恨过你,这是他亲口对我说的。”

  “那他为什么?”听到了赵可然肯定的话以后,司徒凌志感到十分诧异,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自己的这个儿子是恨自己的,但是没想到,今天竟然有人告诉他,原来那不过就是他的猜测而已。

  看了一眼司徒凌志以后,赵可然还是觉得最好是直说,因为只有让皇上知道旭的感觉,他才不会一直想着要旭多娶几个侧妃。

  赵可然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皇上,你一直以来,都认为你对于萧贵妃的那些深情的表现,其实在旭看来,不过就是一些虚情假意而已。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坚持着自己去打扫供奉着萧贵妃的那件房间,这些在别人看来,的确是觉得你对萧贵妃情深意重,可是在旭看来,那就是虚伪。他一直认为,要是真的喜欢一个人的话,那是绝对不会再和别的人在一起的。”

  “什么?”显然赵可然的话对于司徒凌志的打击是十分大的,“原来他一直这样认为,他认为我对于他的母妃是虚情假意的。”

  司徒凌志的心情十分乱,这一辈子,他最爱的女人就是萧筱筱,但是他最对不起的女人也是萧筱筱。对于萧筱筱的早逝,他一直认为是自己的错误,所以他一直想要把所有的一切都补偿给她为自己留下来的唯一的一个孩子。可是,他从来就没有想过,原来,在他的儿子的心里,自己和他的母亲的爱情不过就是一场错误。甚至,他还认为,自己对于他的母亲的爱不过就是虚情假意而已,没有什么样的打击会比这个还要大了。难道这就是上天给他的惩罚吗?因为他辜负了筱筱。

  看到了司徒凌志这个样子,赵可然的心里也是十分不忍的,但是,为了她和旭之间的未来,也为了皇上和旭之间的父子之情,这一切她都必须要说出来。其实,这些话她早就想要和皇上说的了,但是一直都没有机会,现在既然有了这个机会,还是把一切都说出来会比较好。要是一直不把这个心结打开的话,那皇上和旭之间的父子之情就永远都没有办法修补。

  “皇上。”赵可然抬起头来,眼睛直盯着司徒凌志,一点也不退却,“我和萧贵妃一点也不像。我是绝对不会妥协的,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是我的坚持,也是旭的坚持。皇上,你不知道我曾经经历过的事情,所以你是没办法明白我的心情的。但是,我相信,你即使是不明白我的心情,那不要紧,但是,你总会明白萧贵妃的心情的。”

  “筱筱的心情?”司徒凌志的眼中已经充满了泪水了,但是就只强忍住不流下来而已,“筱筱是什么样的心情呢?她也和旭儿一样,认为我们的爱情就是一场错误吗?还是她也认为我对她的是虚情假意呢?”欣了赏人。

  赵可然摇了摇头,十分坚定的开口,“皇上,或许旭没办法知道的你的心情,但是我相信萧贵妃还是相信你的爱的,而且对于这样的爱情,她一点也不后悔的,不然的话当初她是不会进宫的。但是,皇上,试问,哪一个女人不想要自己的夫君就只有自己一个女人呢?要是真的爱的话,那就应该深爱。深爱着对方的两个人,他们之间是插不下第三人的。”

  赵可然顿了顿,看向司徒凌志,“皇上,你或许觉得我贪心吧!但是,我相信全天下的女人都会有这份贪心的,只是有没有诉诸于口而已。我是一个诚实的人,所以我想要的东西,我就一定会说出来。因为,我知道,要是什么都不说出来的话,那么就只能造成遗憾而已。我相信,萧贵妃的心里也是渴望着这种专一的爱情的,只是,她却一直没有说出来而已。皇上,你可以好好的想一下,萧贵妃进宫以后,她是不是真的开心。看到你的后宫里面的那些女人,她的心里是不是一点也不介意。”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司徒凌志陷入了深思。他想起了,刚刚认识的时候,筱筱的笑容是那样的甜,那样的真实,但是进宫以后,他就很少看到筱筱的笑了。即使真的笑了,那也是苦笑。难道自己真的做错了吗?当初自己为了皇位,辜负了筱筱,这样真的值得吗?现在自己真的得到了皇位,可是自己却失去了一生的最爱。可是这样孤独的日子,自己却一点也不快乐。孤单就像是一条虫子一样,在不断地吞咬噬着他的心。

  看到司徒凌志陷入了深思之中,赵可然没有再开口,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等着司徒凌志开口。她知道,现在皇上需要的不是任何建议,而是好好地想一下。

  过了好一会儿,司徒凌志长叹了一口气后,开口道,“朕累了,相信你也累了,你回去休息吧!朕要好好想想。”

  赵可然福了一下身子以后,什么也没有说,就径直离开了。可是,就在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

  “朕以后不会再干涉你和旭儿之间的事情了。以后,你们的事情,你们就看着办吧!只要你能为旭儿生下子嗣的话,朕是绝对不会再提侧妃的事情的了。至于将来的事情,希望你用你自己的能力来证明给朕看,朕今天的决定并没有错误。还有,你们以后要是有时间的话,就多进宫来,让朕多看你们一下。还有,今天晚上的事情,你就忘记了吧!就当你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还有,以后旭儿就摆脱你了,希望你能让他幸福。不要像我和筱筱一样,只能给他带来伤害。”

  已经走到了门口的赵可然在听到身后传来的一番话以后,嘴角勾起了一抹笑,脚步却一点也没有停,很快就离开了。

  看着赵可然离开的背影,司徒凌志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挥了挥手,让李福全先退下。

  看着司徒凌志的样子,李福全是十分担心的,但是,他也知道,今天的事情对于皇上的冲击是十分大的,所以必须要给皇上一些时间来消化沉淀才行。所以他什么也没有说,就默默的离开了。

  很快,偏殿里面就只剩下司徒凌志一个人而已。他拿起桌面上的那副画像,看着上面巧笑倩兮的人儿,刚刚一直强忍住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筱筱,她很像你,但是又不像你。旭儿能找到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将来他会幸福的,是吗?你也会一直保佑他的,是不是?要是当初你有她的坚强,而我有旭儿的坚持。我们之间是不是又会是另外一种结局呢?筱筱,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你看,我现在已经是高高在上的皇上了,但是我却还是觉得很孤单,因为没有你在身边。”

  说到这,司徒凌志感觉到一股浓重的哀伤把他包围着,这一股哀伤浓重得就像要把他吞噬了一样。

  “筱筱,或许,当初你要是没有遇到我的话,你会更加幸福吧!现在的你,一定已经是儿孙环绕膝下的了,而不是呆在那个冰冷的地方。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要不是我自私的把你召进宫来,你或许不会这样年轻就香消玉殒了。当初为了我们之间的幸福,我去争夺皇位,可是到了最后,我却也是为了这个皇位,把我们之间的幸福给牺牲了。”

  “原来,我早就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把我们最初的承诺都给丢了。所以,筱筱,现在我不会再干涉旭儿他们之间的事情了。我相信旭儿他的能力,即使没有强大的靠山,他也能登上这个最高位的。因为,他是我们的孩子,我相信她有这个能力。而且,我看得出来,这个赵可然也不是什么普通的女子。所以,我们就拭目以待好了。”

  司徒凌志的手轻轻地抚摸着画像上女子的脸颊,“筱筱,等到旭儿能够接下这个江山的时候,我就去找你,好不好?你一定要等我,我保证,不会太久的。所以,你一定不要走得太快,到时候我才能追上你。到时候,我再向你忏悔,好不好?到时候,你会原谅我吗?你这样的善良,一定会原谅我的,是吗?”

  泪水一滴滴的打落在画像之上,落在了画中那个人儿的脸上,看起来就像是画像中的女子也在流泪一样。风透过窗户不断的吹进偏殿之中,但是怎么也吹不干那泪水。

  偏殿之内,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传来,只剩下那风的声音,就像是女子的哭泣声一样,不断的在回旋着,殿内的气氛带来一阵阵浓重的哀伤。

  站在殿外的李福全,听到殿内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却也只能长叹了一口气。看来,今天又是一个不眠的夜啊!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