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才华尽显,众人嫉妒

   面对着这样的情景,赵可然皱起了眉头。自己作的这一首词,应该没什么不妥吧!为什么大家都是一副这样的表情呢?而且,她觉得自己作的这一首词,其实也并不是十分差啊!大家至于这样的表情吗?

  再过来好一会儿以后,大家才回过神来。尤其是司徒凌志,更是一下子从龙椅上站了起来,看起来十分激动,“妙,妙,还真的是太妙了。文郡主的这一首词,可以堪称经典之作了。”

  在听到了司徒凌志的话以后,赵可然才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因为自己作的这一首词实在是太差了,所以大家才会说不出话来的。不过,对于司徒凌志对于自己的这一首词的评价,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皇上恐怕是看在旭的面子上,才会这样说的吧!

  而在这个时候,众人也开始回过神来了。大家都是十分惊讶的看向赵可然,根本就不敢相信,这样的一首好词,真的是眼前的女子作出来的吗?平常的时候,大家都只是知道她的同胞妹妹赵可人而已。毕竟,赵可人在京城里面还算是十分有名的。有很多时候,大家甚至已经忘记了,太师府中还有一位大小姐。她长得并不是十分的出众,才学也不是十分出色,很少出现在人前。

  可是,今天的赵可然,却是打破了大家原来的认知了。那个淡然的站在大殿中央,慢慢的说出那一首几乎可以算是旷世奇作的词的女子,真的是赵可然吗?

  这一首词运用形象描绘手法,勾勒出一种皓月当空、美人千里、孤高旷远的境界氛围,反衬自己遣世独立的意绪和往昔的神话传说融合一处,在月的阴晴圆缺当中,渗进浓厚的哲学意味,可以说是一首将自然和社会高度契合的感喟作品。

  从艺术成就上看,这首词构思奇拔,畦径独辟,极富浪漫主义色彩。从表现方面来说,词的前半纵写,后半横叙。上片高屋建瓴,下片峰回路转。前半是对历代神话的推陈出新,也是对魏晋六朝仙诗的递嬗发展。后半纯用白描,人月双及。它名为演绎物理,实则阐释人事。笔致错综回环,摇曳多姿。从布局方面来说,上片凌空而起,入处似虚;下片波澜层叠,返虚转实。最后虚实交错,纡徐作结。全词设景清丽雄阔,以咏月为中心表达了游仙“归去”与直舞“人间”、离欲与入世的矛盾和困惑,以及旷达自适,人生长久的乐观大度和美好愿望,极富哲理与人情。立意高远,构思新颖,意境清新如画。最后以旷达情怀收束,是作者情怀的自然流露。情韵兼胜,境界壮美,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此词全篇皆是佳句,典型地体现出这一首词清雄旷达的风格。

  大家都用十分惊讶的目光重新审视着伫立在大厅中央的女子。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觉得,现在的赵可然看起来高贵典雅,超丽脱俗,看起来就像是那圣洁的月亮仙子一样。似乎大厅里面的女子,没有谁是比得上她的一样。

  坐在下面的司徒旭,看向赵可然的眼神中,更是充满了骄傲。这样一个出色的女子,是他的了。很快,这个女子就会站到他的身边来了,到时候,他要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女子,这个足以和他匹配的女子,究竟是有多么的出色。

  过了好一会儿以后,一位大臣站了起来,向着赵可然鞠了一躬以后,才开口道,“文郡主,老臣文思,敢问郡主一句,这一首词是郡主所作的,是吗?”

  看到了站起来的头发已经发白,看起来大概五十多岁的人以后,赵可然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从名字中,她还是可以知道,这个人当朝的大学士文思,也可以说是大历皇朝中学问最好的人。

  虽然他的话里的意思有点奇怪,而且,这个人再问自己话的时候,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想要问什么,但是语气却是充满尊敬的,,所以,对于这个文思,赵可然并不反感。

  赵可然笑了笑,开口道,“文大学士,你刚刚不是也在吗?怎么会问出这样的话呢?这一首词的确是我所作的,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任何问题,”文思接着问道,“老臣斗胆,敢问郡主,师承何处呢?”

  这个时候的赵可然,还没有意识到,她的这一首词已经使得全场震惊了,所以她自然也没有注意到大家看向她的眼神究竟是多么的有深意。她笑了笑,开口道,“其实,我的才学都是跟我的外祖父,也就是已故的秦国公学的。不过是略同一二而已。”

  “哈哈哈,难怪,难怪。”听到了赵可然的回答以后,文思突然笑出声来,“难怪文郡主刚刚的这一首词中,无处不体现出宽广的胸怀,以及超凡的气度,还真的是一首好词。已故的秦国公就是这样一个气度出众之人,而且文采也是十分的好,难怪能调教出文郡主你这样一位文采,气度都如此出众的奇女子。今天,你所做的这一首词,甚至可以说,只是老夫今天所听到的最出色的的一首词。文郡主果然是不负文这个封号。你的文采的确是十分出众。”

  听到了文思对于自己的称赞,赵可然并不是十分在意,因为要是真的这样好的话,刚刚大家早就已经出声称赞了。就像刚刚秦依渺坐得那一首诗一样,才刚说完,大家就纷纷出声称赞了。可是,自己的这一首词一出,大家都没什么反应。本来,自己对于自己的文采还是有一定信心的,现在看来,自己还真的是高看自己了。

  于是,赵可然笑了笑,“问大学士客气了,可然愧不敢当。”。

  看到赵可然似乎不是特别相信自己的话,文思继续开口道,“文郡主,老夫说的,可都是肺腑之言。对于你的文采,老夫实在是佩服。刚刚秦大小姐的诗一出的时候,老夫的确也觉得那是一首好诗。在众女子之中,已经可以算得上是顶尖之作的了。但是,没想到,文郡主,你的这一首词一出,老夫首先感到的就是震惊。因为,这样的一首好词,其中所表现的出来的气度,竟然会是一个女子所做的。老夫甚至可以说,恐怕在场没有哪一个人能作出来一首诗词,能和你刚刚的这一首词相比的了。老夫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文郡主,就凭你刚刚的这一首诗,你就当得大历皇朝的第一才女了。”

  文思此言一出,大家都是十分震惊的看向赵可然。要知道,文思可是大历皇朝里面最有学问的人。对于他的才学,就连当今皇上都是赞誉有加的,但是,谁都没有想到,文思对于赵可然竟然会有如此高的评价。

  “哈哈哈。”听到了文思的话以后,坐在龙椅上面的司徒凌志大笑,“看来朕的眼光还真的是不错啊!给文郡主的这一个封号,还真的是名符其实啊!现在就连咱们当朝的问大学士也这样说了。看来,文郡主的确是我们大历皇朝中,文采最出众的女子啊!”

  刚刚听到了文思的话以后,赵可然就已经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了,可是没想到,现在就连皇上也这样说。现在的赵可然还真的是感到挺为难的。

  而文思和司徒凌志的先后发言,使得大家都震惊万分,谁都没有想到,皇上和文大学士对于赵可然竟然会有这样高的评价。但是,大家回味了一下,刚刚赵可然所做的那一首词以后,似乎又觉得一切都是那样的理所当然。

  刚刚赵可然所做的那一首诗,的确是十分的出众,已经不能用简单的出色两个字就可以形容的了。上片望月,既怀逸兴壮思,高接混茫,而又脚踏实地,自具雅量高致。下片怀人,由中秋的圆月联想到人间的离别,同时感念人生的离合无常。

  尤其是这一首词中的最后两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人固然有悲欢离合,月也有阴晴圆缺,它有被乌云遮住的时候,有亏损残缺的时候,它也有它的遗憾,自古以来世上就难有十全十美的事。既然如此,又何必为暂时的离别而感到忧伤呢?可是作者毕竟是旷达的,随即想到月亮也是无辜的。既然如此,又何必为暂时的离别而忧伤呢?这三句从人到月、从古到今做了高度的概括。从语气上,好像是代明月回答前面的提问;从结构上,又是推开一层,从人、月对立过渡到人、月融合。为月亮开脱,实质上还是为了强调对人事的达观,同时寄托对未来的希望。因为,月有圆时,人也有相聚之时。很有哲理意味。

  这样的一首诗,这样阔达的胸怀,真的是眼前这个只有十四岁的女子所作的吗?大家都不愿意相信,但是却又不得不相信。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太后叹了一口气,“文郡主不仅文采出众,而且胸襟气度,怕是许多男子也是比不上的,就不知道,谁有这样的好福气,能娶到文郡主而已。”

  听到了众人对于自己的高度称赞,赵可然却是一点也没有感到自满,反而是十分谦虚的行了一个礼,淡淡一笑,开口道,“太后娘娘,其实不过是月亮也好,人也好,哪里能一辈子都是十全十美呢!我不过就是有感而发而已,太后娘娘还真的是过奖了。”

  听到了赵可然这样淡淡的一句话以后,大家对于这个奇女子的好感马上就变得十分高了。这样一个文采出众的女子,却是这样的谦虚,还真的难得啊!

  “你们看,看来之前的传言都是真的,在秦老夫人的寿宴上,文郡主的那一首咏梅诗震惊全场。原来文郡主的才学还真的如此之高啊!”

  “就连文大学士对于文郡主的评价都如此的高,看来文郡主还真的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秦大小姐的才学虽然也十分的好,但是好像相对于文郡主来说,还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就连文大学士也说了,人家文郡主可是大历皇朝的第一才女啊!”

  听到众人对于自己的议论纷纷,赵可然并没有任何反应,而是十分淡定的行了一个礼以后,又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去了。

  而在场下一直看着各家小姐表现的大臣们,都在纷纷向赵松道喜。能有这样的一个好女儿,还真的是三生有幸啊!虽然赵松不明白为什么赵可然会一下子变得这样的出众,但是,对于大家的道喜,他嘴上虽然在谦虚,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是骗不了人的。他还是十分得意的,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低调的大女儿,竟然有一天会给他带来这样大的荣耀。得到了皇上、太后。还有文大学士的赞赏。看来以前自己还真的是忽略这个女儿了。

  这个时候的赵松,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另外一个女儿了。现在,他的眼里就只有这个能给他带来无限荣耀的大女儿了。其实,一直以来,赵松都是这个样子的,哪一个孩子能给他带来荣耀的,他就会注意到哪一个孩子。他就是这样现实的一个父亲。赵可然早就已经看透这一点了,所以,对于这样的父亲,赵可然早就已经不再抱任何希望了。

  看到了大家一致在称赞着赵可然,一直站在下面的赵可人,气的是火冒三丈的。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赵可然的文采为什么会这样的好呢?以前的时候,赵可然的文采明明就并不出众的,但是现在为什么赵可然的文采会变得这样的好呢?这样的一首好词,就算是比起秦依渺刚刚的那一首诗,那也是胜过千百倍的。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之前在外祖母寿宴上的时候,自己可以当赵可然是撞彩的,但是,这一次呢?这一次又该怎么样解释呢?

  赵可人真的很不明白,之前受到大家称赞的,得到父母最多夸奖的人明明就是她,为什么现在角色会转变了呢?不行,自己绝对不能失去这一切,不管是父母的关爱,众人的目光,还是大家的夸奖,自己都不能失去。一想到这一点,赵可人的心里就十分的坚定,一定要成为太子妃。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把大家的注意力拉回到自己身上。

  而在另一边的秦依渺。看到了大家对于赵可然的称赞,心里也是十分不满的。她就不明白了,刚刚赵可然的那一首词,究竟是哪里比自己的好了,为什么大家都这样说。尤其是听到大家拿着她和赵可然相比较的时候,她的心里就更气了。本来自己一直以自己能有京城第一才女这个称号而感到自豪的。但是,没有想到,今天,文思对于赵可然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大历皇朝第一才女,这是多么高的荣耀啊!

  不过,不管心里面有多生气,秦依渺都不会失去理智的,她十分清楚自己今天来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没催,对于大家一味的称赞赵可然,她的心里的确是十分不满。但是,她心里很清楚,今天她最大的敌人不是赵可然,而是赵可人。所以,她还是强压下自己对于赵可然的不满,专心的看向赵可人。

  秦依渺心里很清楚,今天,她要是想要当时太子妃的话,那自己最大的敌人就应该是赵可人才对,自己的确不应该在这里和赵可然计较的。所以,她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

  除了赵可人和秦依渺以外,还有一个现在最痛恨赵可然的人,那就是林秀秀。自从刚刚发现了赵可然原来一直以来都在欺骗自己,一直在暗地里和旭王有联系以后,林秀秀就已经恨上赵可然了。

  后应没过。刚刚看到了赵可然在场上的出色表现以后,林秀秀的眼中那是充满了嫉妒和怨恨的。她是十分喜欢文学方面的东西的,但是无奈天子有限,一直都学不好。曾经,自己喜欢赵可然,也是因为她的文采十分的出众。可是,没想到,赵可然原来一直都在骗自己。所以当看到了赵可然的表现以后,她心里涌现的不是赞赏,而是仇恨。

  尤其是刚刚看到旭王在看向赵可然是眼中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温柔,还有骄傲的时候,林秀秀心中的怨恨就更加深了,她忍不住在想,要是在场上这样出众的人是自己的时候,旭王是不是也会用这样的眼光看向自己呢?但是,当看到旭王的眼光一直在赵可然身上流连的时候,她心中的怨恨就更加深了。

  现在的林秀秀,对于赵可然早就没有的以前的情谊了。现在对于她来说,赵可然就是一个敌人,一个一直在看着她笑话的敌人。一直以来,赵可然都在伪装着。之前对于赵可然的好感,现在,早就已经转化成怨恨了。

  正站在自己位子上的赵可然突然感到一股冷意,她向着发出冷意的地方看过去,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想到自己今天似乎老是莫名其妙的感到似乎有一阵阵冷风在吹着的时候,赵可然的忍不住皱起来眉头。

  赵可然的那一首词做的那是十分的好,不管是前面的小姐们做的诗,还是后面的那些,都没有那一首能够比得上赵可然的那一首词的。对于这样的结果,在场的人其实并不奇怪。毕竟赵可然作出的那一首诗,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经典之作了,哪有那么容易超越啊!

  而赵可然呢?对于接下来的小姐们作的诗,她其实也并没有太大的感觉。毕竟要是真的说起啦的话,这次的比赛又不不计分的,大家并不需要太在乎。

  不过,还是有一个人不得不说的,那就是赵可萍。一提起赵可萍刚刚的表现,赵可然都忍不住想要摇头了。并不是赵可萍作的诗很差,而是赵可萍的胆子实在是太小了,刚刚站出来的时候,大概是因为紧张吧!竟然连行礼都忘了,而且在吟诗的时候,声音小得就连蚊子都听不到。面对着这样的赵可萍,就连赵可然都想要叹气,这样子的性子,李菲儿竟然还妄想能嫁入皇室,还真的笑话。

  看到了赵可萍的表现以后,坐在上面的淑妃忍不住皱起来眉头。不过,同时她的心里还是十分庆幸的,觉得还好她当初没有同意娘亲的提议,要不然的话,要是真的娶了这样一个媳妇的话,她的儿子的这一辈子大概就真的完了。

  很快,所有的小姐都已经把自己作的诗词都说出来了。结果,也的确在大家的意料之内,没有任何一个人的诗词能够超越赵可然的。所以,虽然这次的比赛是没有什么胜负可言的,但是,大家心里都是明白的,在这一次的作诗比赛中,最出色的的人就是赵可然了。

  也是经过了这一次的作诗,大家重新认识了赵可然这个人。而且,在这一次的选妃宴以后,赵可然的名声几乎在京城整个上流社会中传开了。所有的人都知道,太师府的嫡长女,已经被封为文郡主的赵可然,才华横溢,气度超凡,清丽脱俗,堪称天下第一才女。而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以后,也有人感到十分遗憾的,那就是曾经和赵可然有过婚约的忠义侯府。尤其是林溪染,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更是扼腕了。他只要一想到自己竟然错失了这样出色的一个女子的时候,就感到懊悔不已,但是却已经为时已晚了,只能长留空叹。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在第一个环节完了以后,司徒凌志还是决定先让各家小姐都先休息一下,再进行才艺表演。所以各家小姐都在吩咐着下人,让人把早就已经准备好的东西都放好,随时准备着进行下一项的才艺表演。

  作者小语:各位,这里面的所有的诗句,都是粉末从网上找来的,大家要体谅一下,粉末的才华有限,实在是不会作诗,希望大家多多包容。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