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皇后不满

   秦依渺本就是一个大方的人,在轮到她的时候,她落落大方的走了出来,恭恭敬敬的行了礼以后,微微一笑,开口道,“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但见宵从海上来,宁知晓向云间没?白兔捣药秋复春,嫦娥孤栖与谁邻?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秦依渺话音刚落,在场所有的人都发出惊叹。

  “还真的不愧是京城第一才女啊!做的这一首诗,还真的是出色啊!”

  “没错,没错,你们看,直到现在为止,就数秦小姐做的这一首诗是最好的了,我看今天肯定是秦小姐在才学这一项中拔得头筹的。”

  就连坐在龙椅上的司徒凌志在听到了秦依渺的诗以后,都忍不住开口发出赞叹声,

  “妙妙妙,真的是太妙了。全诗从酒写到月,从月归到酒,其中将人与月反反复复加以对照,又穿插以景物描绘与神话传说,塑造了一个崇高、永恒、美好而又神秘的月的形象,于中也显露着一个孤高出尘的自我。虽然意绪多端,随兴挥洒,但潜气内转,脉络贯通,极回环错综之致、浑成自然之妙;加之四句转韵,平仄互换,抑扬顿挫,更觉一气呵成,有宫商之声,可谓音情理趣俱好。秦小姐还真的不愧为京城第一才女啊!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一首好诗。”

  没错,秦依渺作的这一首诗的确是十分的出色。这是一首应友人之请而作的咏月抒怀诗。全诗十六句,每四句一换韵。悠悠万古,长存不变的明月,是永恒时空里的奇迹,常常引起人类的无限遐思。

  全诗感情饱满奔放,语言流畅自然,极富回环错综之美。诗人由酒写到月,又从月归到酒,用行云流水般的抒情方式,将明月与人生反复对照,在时间和空间的主观感受中,表达了对宇宙和人生哲理的深层思索。

  所以不得不说,秦依渺的这一首诗不仅用字讲究,而且感**彩也是十分强烈的。可以说,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做出这样的诗了。

  一直在场下静静地看着的赵可然这个时候也不得不发出感叹,秦依渺还真的不是盖的,她的才学还真的很不错,恐怕在场没有几个人能比的上她了。看来赵可人这下子的情况不太妙了。

  秦依渺在听到了众人对她的称赞以后,面上虽然看起来平静无波,但是心里却是十分得意的。她相信,今天在这里面的人,恐怕是没有谁作的诗能够比的上她的了,包括赵可人这个践人。上次在寿宴时,赵可人作的诗可以和她相提并论,那不过就是她好运而已,但是,这次是以月为题的,赵可人怎么可能比的上她呢?别人或许不知道,其实,她一直以来都十分喜欢月亮,认为月亮高贵皎洁,所以对于月亮一直以来都是情有独钟的,因此,她坚信,没有谁以月为题作诗可以比的上她的。

  秦依渺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大家投向她的眼光中都是充满着赞赏的,就连太子殿下也是一脸满意的看向自己。注意到这一幕以后,秦依渺十分得意的看向赵可人。

  面对着秦依渺投来的挑衅的目光,赵可人心里十分的烦闷。在听到了秦依渺的诗以后,她就知道,自己这一次恐怕是比不上秦依渺的了,不仅是自己,恐怕在场所有的人都没有哪一个能比得上秦依渺的了,就连皇上对于秦依渺作的诗都是这样的青睐有加。但是,虽然这样想着,但是,赵可人的心就是无论怎么样都静不下来。

  尤其是当看到太子也在用赞赏的目光看向秦依渺的时候,赵可人的心里就更加着急了。因为自己为了要当上太子妃,早就已经失去了太多东西了。要是自己这一次没有办法当上太子妃的话,那自己该怎么办呢?

  对于这个问题,赵可人联想都不敢想。她在心里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其实也不用担心的,因为太子喜欢的是自己,无论秦依渺表现的多出色都没有用的,因为太子的心已经在自己身上了。

  虽然在心里不断的安慰着自己,但是赵可人就是忍不住心慌。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感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似乎有什么事情要脱离她的预计范围之内了,但是她又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

  而正高高在上,坐在皇上身边的皇后,在看到了秦依渺的表现以后,心里面还是感到十分满意的。毕竟,这个可是她亲自为太子挑选的太子妃。自己的眼光什么时候会出过错啊!尤其是自己这一次为太子挑选的妻子,不仅背后的靠山够强大的,毕竟现在皇上对于秦国公府是十分信任的,而秦老夫人更是与太后交好,这样的背景还真的是很强大。而且,秦依渺长得美丽大方,是京城四大美人之一,现在看来,才学也是还不逊色的,丝毫没有辱没京城第一才女这个称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做出这样的一首好诗,就连皇上也是赞口不绝的。看来自己这一次还真的没有挑错人。

  在场的女子中,有的人感到庆幸,因为已经先说出来自己做的诗了,所以即使被秦依渺的诗比了过去,她们说实在的,也不是十分担心。但是,那些还没有吟出自己所做的诗的女子,心里却是十分不安,还有沮丧的。毕竟,有了秦依渺这一首诗作为对比的话,无论自己做出来的诗多好,恐怕听起来也会是索然无味的。所以,剩下来的人心中都是充满着不安和烦闷的,但是,却也不得不说出自己所想到的诗。因为,不管怎么样,好也好,坏也好,也总得说出来不是吗?再说,即使是败给京城第一才女的话,也算不得是十分丢脸。

  在轮完了秦依渺以后,很快就轮到了赵可人了。赵可人心知肚明,自己所做的那一首诗,是绝对比不上秦依渺的出色的,但是,无论如何,她都没办法弃权额。所以,赵可人还是站了出来。

  绿来敬如。赵可人站了出来以后,行了一个半礼,刚想开口的时候,却是突然被打断了。

  看到了赵可人站出来以后,司徒凌志笑着说道,“看来今天的选妃宴还真的是挺热闹的啊!你们看,京城有名的四大美女,今天都已经来了三个了。不过之前,云依依小姐和秦依渺小姐做出来的诗都是那样的出色,尤其是这个秦依渺的诗,做的还真的是太好了。就不知道这个赵小姐,会不会也是这样的好呢?”

  听到了司徒凌志的话以后,太后笑着摇了摇头,“皇上啊!你还是不要给人家小姑娘压力了吧!你看,就你说的这一句话,吓得人家小姑娘都不敢开口了。”

  的确,听到了皇上的话以后,赵可人的心里还是感到十分紧张的。刚刚云依依和秦依渺作的诗,自己是听到的,的确是十分的出色,要是想要超越的话,恐怕还是有一定难度的。或许自己的是,和云依依的相比,大概会不相伯仲吧!但是那是一定比不上秦依渺的诗的。这一点自知之明,自己还是有的。

  所以听到了皇上的话以后,赵可人心不仅感到紧张,而且感到十分的尴尬。她本来打算,一上来念完自己所作的诗以后,马上就下去的。但是,没想到,她还没有开口,皇上就首先开口说话了。

  司徒凌志在听到了太后的话以后,看向正站在下面的赵可人,笑了笑后,开口道,“赵小姐,朕不过就是随便一说而已,你不要紧张。你尽管把自己所作的诗念出来就好了。”

  “没错。”在听到了皇上的话以后,在一旁的太后也开口了,“其实你也不需要太在意的大家明白的,依渺之前做的那一首诗的确是十分的出色,所以即使比不过,那也是不要紧的。所以,你就放心的把自己所作的诗念出来就好了。”

  听到了太后的话以后,不说赵可人有什么反应,在场下的赵可然差一点就要笑出来了。她知道,太后只是好意想要安慰赵可人而已,但是,不得不说,大概是地位太高,平常被大家捧习惯了吧!这太后说话,还真的是太有艺术了。知道的人以为她是好心而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讽刺呢!

  果然,在听到了太后的话以后,赵可人的脸色变得十分不好,但还是强忍着,硬是装出一副笑脸,看起来有一点不自然。

  看着赵可人的样子,坐在上面的皇后感到十分不悦。皇后知道,自己的儿子似乎是很喜欢赵可人,自己也同意了,要是赵可人解除了婚约的话,那就答应自己的儿子可以去赵可人为侧妃。但是,她在看到了赵可人以后,对于赵可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尤其是赵可人解除婚约时用的手段,这一点也让她感到十分的不喜。

  不过,这一次,皇后是真的冤枉赵可人了,因为这一次的计策是秦香荷想出来的,和赵可人无关。不过,皇后并不知道其中的详细内情,所以她以为是赵可人想出来的,只是秦香荷帮忙实行而已。所以,一想到这一点,皇后就觉得赵可人实在是太狠毒了。所以说,赵可人在无形中背了一次黑锅。

  可以说,如果作为一个女人,对于赵可人的手段还有心计,皇后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有哪一个女人不想要更好的归宿呢?但是,作为一个婆婆,皇后实在是不喜欢这样的儿媳妇,因为这样的儿媳妇会闹得自己的儿子家宅不宁的。

  所以,赵可人去了栖凤殿好几次了,想要向皇后请安,皇后都没有见她。

  今天,皇后看到了赵可人的表现以后,更觉得赵可人实在是登不得大雅之堂。于是,皱着眉头,开口道,“赵小姐,你难道还没有做出诗来吗?”

  “没有。”听到了皇后的问话以后,赵可人连忙开口道,“臣女已经作好了。”

  “既然已经都想好了,那就说出来啊!”皇后十分不耐烦的看向赵可人。

  看到了皇后对于自己的不喜,赵可人的心里感到十分难过。而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太子却是突然开口,十分温柔的说道,“赵小姐,不用着急,你只需要把你做的诗,念出来就好了。”。

  听到了太子出声,皇后十分不悦的看了他一眼。在得到了好好地警告以后,太子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而另一边,在听到了太子的安慰以后,赵可人的心情一下子就变好了。她觉得,就算皇后不喜欢自己也没有关系,只要太子喜欢自己就好了啊!要知道,刚刚皇上也已经说了,这次的选妃宴是由各位皇子自己挑选的,只要太子喜欢自己的话,那不就行了吗?一想到这一点,赵可人马上就变得振奋起来了,刚刚的沮丧也一扫而空了。她抬起头来,含情脉脉的看向太子。而注意到了赵可人的目光以后,太子也是十分温柔的看向赵可人。

  太子和赵可人的动作都是十分隐秘的,所以并没有什么人看到,只是除了一直在关注着他们的秦依渺而已。秦依渺看到了这一幕以后,好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个赵可人还真的是有够贱的,竟然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勾 引太子殿下,还真的是不要脸啊!

  不过,秦依渺的怨念很明显并没有影响到赵可人。在得到了太子的安慰以后,赵可人深吸了一口气,开口吟道,“春水满四泽,夏云多奇峰。秋月扬明辉,冬岭秀寒松。”

  其实,赵可人作的这一首诗,也的确是一首好诗。这首小诗,说的是一年四季的景色,春夏秋冬全都齐了,而且还把这个月字巧妙的镶嵌在其中,让人不觉突兀。

  诗中的一年四季写得都是十分的形象,当春风吹开了隆冬的冰雪,一泓春水给人带来了大地回春的讯息;夏日的云时而颓然凝聚,时而奔走飘散,如奇峰骤起,千姿万态,那光与影、色与线、形与态,无时不在变化,令你眼花缭乱、目醉神迷;秋天自然是个令人难忘的季节,然而最令人逍魂的是那秋月朗照的夜晚,凉风自远而至,在月色笼罩下,一切景物都蒙上了一层迷离惝恍的色彩;冬天是严冷萧杀的,然而高岭上的一枝青松,不仅给银装素裹的天地间增添了些许生机。一首诗中,就涵盖了四季,的确是一首好诗。

  在赵可人的是吟出来了以后,大家也开口夸奖了几句,但是,说真的,也并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不过,其实也说得赵可人的运气不好,要是赵可然的诗是在秦依渺之前说出来的话,那还是会引起一片轰动的。但是,在经过了赵可人的诗以后,大家对于这样的一首好诗,却是没有太大的感觉了。所以说,其实,表演的顺序还是十分关键的,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了。

  皇上象征性的夸奖了几句以后,就让赵可人先回到自己的位子上了。对于这样的结果,赵可人虽然早就已经想到了,但是心里面还是有一点难过的。但是,只要一想到太子,她的心情马上就变得十分好。

  一直在场下看着的赵松此时心里还是十分扼腕的。在他看来,可人的这一首诗做的也是十分好的。但是因为有了秦依渺的诗作为对比,所以才会落得下风的,要是赵可人在秦依渺以前吟出这首诗的话,一定也会引来大家的刮目相看的,云依依不就是这样吗?一想到这一点,赵松心里就是十分的遗憾。看来自己的女儿是没有办法再这一场比赛中拔得头筹的了。

  这个时候的赵松,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另外一个女儿。或许说,他从来就没有把希望寄托在赵可然身上吧!在他看来,像可人这样出众的人都没办法出彩的话,那一直以来都没有可人出色的赵可然就更加不可能赢了。虽然知道在秦国公府寿宴时,可然是有很好的表现,但是到底不是自己亲眼看到的,再加上赵可然平常也的确是不怎么出众,所以,赵松对于她并没有抱任何希望。

  在接下来的小姐们的诗中,大家也并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的,毕竟秦依渺的诗做的实在是太好了,想要超越的话,那是十分困难的。所以,在接下来的小姐们吟诗的时候,大家都是心不在焉的。没过多久,终于轮到赵可然了。

  看到已经轮到自己了,赵可然却是不慌不忙的走了出来,向着皇上行了一个半礼。虽然礼数还是十分周全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总感觉有一点淡淡的感觉,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一样。一直在偷偷的注意着赵可然的司徒旭在看到了赵可然的举动以后,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还真的不愧是小东西,即使在这样的情形下,还是能保持着这样的淡然,一点也不紧张。

  看着赵可然,司徒凌志笑着开口说道,“文郡主,一直听闻你的文采出众,在秦老夫人寿宴上的一首咏梅诗技惊四座,没有一个梅字,却又处处透露着梅。今天借着这个机会,朕还真的想要看一下你的本事。”

  听到了司徒凌志的话以后,赵可然的脸色一点也没有变化,依旧是淡淡的回道,“谢皇上夸奖,臣女愧不敢当。”

  而在下面的大臣在听到了皇上的话以后,突然想起来了,文郡主之所以被封为郡主,而且是文这个封号,不就是因为她的文采出众吗?不过,对于这一点,大家都不敢确定,毕竟但是在秦老夫人寿宴上的时候,大家都没有亲眼见识到。所以,大家对于赵可然的表现还是充满好奇的。不知道传言究竟是不是真的,赵可然是不是真的曾经在文采上打败过秦依渺这个京城第一才女呢?

  “哈哈哈。”在听到了赵可然谦虚的话语以后,司徒凌志笑着开口道,“文郡主也不必过谦了。”

  看到司徒凌志对于赵可然的赏识,再看到赵可然身上那股淡然的气息,皇后只觉得喉咙像是哽着一枚刺一样,十分不舒服。因为一看到赵可然,她好像就看到那个已经死去的萧筱筱一样,两个人都是这样的讨厌,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引起她们的情绪一样。但是,却能吸引着皇上的全部注意力。这一点,还真的是让人生恶啊!

  一想起那个已经死去的人,皇后就皱着眉头开口了,“好了,文郡主,你也不要再谦虚了,还是先把你做的诗说出来吧!要知道,你的后面还有人呢!不要耽误了别人的时间。”

  听着皇后的话语,司徒凌志感到十分不满,但是她也知道,在这样的场合下,自己并不适合开口,所以只是皱着眉头警告的看了皇后一眼。

  可是,在下面的司徒旭却是不一样,在听到了皇后的话以后,他的心里感到十分的不满。看来皇后好真的是太闲了,要不然的话,怎么会有时间说三道四的呢!看来,自己还真的要给她找一点事情来做才行了。

  而赵可然呢!在听到了皇后的话以后,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看了皇后一眼以后,开口道,“其实,我做的不是诗,而是一首词。”

  看着赵可然,司徒凌志却是十分慈祥的说道,“哈哈哈,那朕就要洗耳恭听了。”

  赵可然也没做犹豫,直接开口吟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赵可然一开口的时候,全场都变得鸦雀无声,就连她已经说完了,全场依旧是一片鸦雀无声。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