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争吵(求月票,求打赏)

   李菲儿认真的回想了一下,的确,上次的时候,媚儿并没有答应她的要求,但是,“你虽然没有答应,但是你也没有拒绝,不是吗?你还说,要问一下皇上的意思,才可以决定。”

  “娘亲,你错了。”淑妃笑着开口道,“娘亲,本宫只是说,本宫会问一下皇上,但是,本宫从来就没有说过,一定要让云儿娶了可萍,不是吗?还有,你现在应该也是知道的,皇上已经下旨要举办选妃宴了。现在这个时候,云儿的婚事,就只有皇上可以做主了。”

  听着淑妃一直在找着借口推辞,李菲儿也生气了,开口质问道,“媚儿,我问你,你是不是不愿意让云王娶可萍啊!要不然的话,你为什么要一直在找借口。”

  看着李菲儿这样生气的质问着自己,淑妃也不再绕弯子了,本来她还打算让大家都好下台的,但是没想到娘亲竟然要一直这样揪着一点不放,既然这样的话,那自己也不必客气了。

  淑妃冷冷的笑了几声,“娘亲,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本宫也不再瞒你了。你说的对,本宫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让云儿去可萍。”

  “什么?”听到了淑妃的话以后,李菲儿大吃一惊,“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你的意思是说,你一直以来都没有想过要让云王娶可萍,你只是在敷衍我,是吗?”

  听着李菲儿毫不客气的质问,淑妃也不再隐瞒了,“没错,娘亲,你也是一位母亲,所以你才应该更了解本宫的心情,不是吗?就像当年你反对二哥娶周氏一样,现在本宫的心情就和你那个时候是一样的。”

  听到了淑妃以后,李菲儿深感不满,“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啊!可萍和周氏怎么能一样呢?周氏不过就是一个庶出的女儿。可是我们的可萍而是正正经经的嫡出女儿,要不然的话,她有怎么有资格参加选妃宴呢?”

  听到了李菲儿的话以后,淑妃只觉得好笑,“娘亲,你还真是喜欢自欺欺人啊!当年周氏虽然是庶女,但是,她可是周国公的女儿。可是,现在可萍呢?虽然是嫡女,但是,她却只是礼部尚书的嫡女而已。要是真的要分出谁比较尊贵的话,恐怕还真的不容易,不是吗?”

  听到了淑妃的话以后,李菲儿找不出话来反驳,但是,她是绝对不会甘心事情就这样算了的,“媚儿啊!你要知道,可萍可是你的亲侄女啊!要是她嫁给了云王的话,那不是亲上加亲吗?到时候,你们姑侄两个,就一起为着云王筹谋,这样很好,不是吗?再说,可萍这个孩子可是你从小看着长大的,她的秉性你是知道的,她可是一个好孩子啊!”

  知道自己说服不了淑妃了,李菲儿决定要打亲情牌。毕竟不管怎么说都好,可萍都是她的侄女,相信她会看在这一点的份上,帮一下可萍的。

  “娘亲,你说的本宫都知道。”淑妃笑着回道,“其实,可萍的确是一个好孩子,这一点本宫是很清楚的。但是,姑且不论可萍的背景,但是她的秉性,唉——”

  听到了淑妃的话以后,李菲儿十分着急,“可萍是个单纯善良的孩子,这一点你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就是因为她单纯善良,本宫才绝对不会让云儿娶可萍的。”淑妃十分坚定的说道,“虽然本宫也不希望云儿的妻子是什么蛇蝎心肠的女人,但是也绝对不能是单纯善良的女子。要知道,这里可是皇家,单纯善良在这里没有什么好值得标榜的。可萍的单纯善良,只会成为云儿的绊脚石而已,本宫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看到淑妃这样坚决的样子,李菲儿十分着急,“这一点你不用担心,可萍她愿意为了云王改变的,只要你给她这个机会。”

  听到了李菲儿的话以后,淑妃笑着摇了摇头,“娘亲,你刚刚也说过,本宫可是看着可萍长大的。她究竟是什么样的性子,本宫心里面清楚。本宫只能说,这样的女子,是不适合在皇家里面生活的。”

  “可是——”李菲儿仍旧不愿意放弃,“我相信只要多加教导的话,可萍也是绝对适合在里面生存的。你就是这样过来的,不是吗?既然你可以的话,那可萍一样可以。”

  看着李菲儿执迷不悟的样子,淑妃笑得十分讽刺,“或许吧!或许环境可以改变一个人,但是,本宫冒不起这个险。要是将来可萍一直不能适应这种皇家的生活的话,到时候,她就会成为云儿的绊脚石的。本宫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还有,娘亲,你要知道,本宫和可萍不一样,本宫能坐上今天这个位子绝对不会是偶然的。你知不知道,本宫究竟是踩着多少人的尸体才爬到今天这个位子上的。你认为就凭可萍的性子和能力,她能做到这一点吗?”

  “媚儿,你就当是帮一下你的哥哥,这样也不行吗?”李菲儿开口说道,“你哥哥的事情你是知道的,现在赵松究竟是有多得意,你是不知道,现在赵可然已经被封为郡主了,他的助力又多了一重了。现在的情况对于你哥哥来说,那是十分不利的。可是,只要可萍可以嫁入皇家的话,到时候,老爷才会对勇儿刮目相看啊!”

  看着李菲儿的样子,十分笑得十分灿烂,但是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一点温度也没有,“娘亲,你不用再说了,无论如何本宫都是绝对不会答应的。你为哥哥筹谋,这一点本宫可以理解,但是你为了你的儿子着想。但是,你不能阻止本宫为自己的儿子筹谋。本宫就只有这么个儿子,本宫一定要为他铺好路的。而本宫为他铺设的道路上,绝对不会有可萍的存在的。”

  听到了淑妃这样坚决的态度,李菲儿忍不住开口道,“媚儿,你怎么就不能帮一下你的哥哥呢?他可是你的亲哥哥啊!要是他将来继承爵位的话,对于你来说,也是有很大的好处的。”

  “这一点就不劳你费心啊!”淑妃笑着回道,“娘亲,那继承爵位的事情现在还没有个影呢!要是哥哥现在就已经是镇北侯的话,那我还可以勉强同意他们的亲事,但是,你要知道,现在的哥哥不过就是一个户部尚书而已。或者,要是可萍有赵可然这样的能耐,即使不靠家里,也可以被封为郡主的话,本宫也可以考虑一下。但是,现在可萍自己就不是什么有诰命在身的人,背后又没有什么靠山,这样的话,本宫怎么可能同意呢?就像是你当年不想要让二哥娶周氏一样,因为周氏对于二哥的前程没有帮助。今天,本宫也不想要让云儿去可萍,也是同样的原因。”

  “可是,到了最后,我不是也让你二哥娶了周氏了吗?”李菲儿辩解道,“既然这样的话,你为什么又不让云王娶可萍呢?,还有,你不要那可萍和赵可然比,我们可萍可是要比赵可然要好多了。”

  看着李菲儿狡辩的样子,淑妃笑得十分讽刺,“娘亲,本宫看你是糊涂了吧!当年的情况和今天能一样吗?当年二哥坚持要去周氏,你是拗不过他,所以才同意的。而今天,本宫的云儿并没有喜欢上可萍,难道你是要本宫逼着他去可萍吗?”

  听到了淑妃的话以后,李菲儿气的面红耳赤的,但是却也说不出来话来反驳,毕竟在她的心里似乎隐隐约约知道,自己的女儿说的似乎都对。但是,对于这样的一个结果,她却是很不甘心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你无论如何,都绝对不会让云王娶云儿的,是吗?”李菲儿开口问道,“难道你就一点也不顾及我们的母女情分,一点也不顾及你和你二哥的兄妹情谊吗?”

  听到了李菲儿的话以后,淑妃只觉得好笑,“娘亲,究竟是本宫不顾及母女情分,还是你不顾及母女情分啊!你逼着要本宫接纳可萍,为的不就是二哥吗?娘亲,你既然为二哥打算了这么多,那你就应该明白,本宫作为母亲,同样也要为自己的孩子做打算的,不是吗?”

  李菲儿感到十分不甘,同时也感到一阵心慌,因为,当初她以为淑妃已经答应她,让云王娶了可萍了,所以已经把这件事情都已经说出去了。现在不管是勇儿,还是可萍,都在等着赐婚的圣旨。尤其是可萍,在进宫以前,自己还跟她保证过,一定会让她成为云王妃的。可是现在媚儿根本不肯同意这门婚事,现在可怎么办才好呢?

  李菲儿不死心,低声下气的恳求道,“媚儿,难道你就一点也不肯让步吗?就当是为了娘亲,你就让云王娶了可萍吧!现在可萍一直以为自己会嫁给云王的,要是知道不行的话,她该有多失望啊!”

  来她求道。看着李菲儿恳求的样子,淑妃却一点退让的意思也没有,“娘亲,别的事情本宫可以帮你,但是唯独这件事情,本宫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在淑妃决绝的话语中,李菲儿终于明白了,这件事情怕是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不过,“媚儿,你不要忘了,你是靠着家里才有今天的位子的,要是将来不是勇儿当时镇北侯的话,那对于你和云王来说,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听到了李菲儿类似于威胁的话语,淑妃却是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笑着回道,“娘亲,这一点就不劳你替本宫操心了。还有本宫能坐上今天这个位子,就绝对不会是偶然的,所以,你还是管好二哥他们的事情就好了。至于本宫的事情,就不劳你操心了。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哼,将来你可不要后悔。”

  丢下一句话以后,李菲儿拂袖而去。看着气冲冲的离开的李菲儿,淑妃的心里不仅没有难受,反而是松了一口气。其实本来她是不想要和娘亲闹得这么僵的,但是自己实在是没有办法让云儿娶了可萍的。其实刚刚她说的都是实话,自己的确是嫌弃可萍的身份背景不够好,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可萍的性子。那样软弱的性子,绝对会给云儿拖后腿的。自己是绝对不允许云儿娶一个这样的媳妇的。

  不过,在松了一口气的头同时,淑妃还是感到一阵惆怅的。她知道娘亲做的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要帮二哥铺路而已。自己不是不想要帮二哥。这些年来,不管是二哥的事情,还是娘亲的事情,她有哪一件不是帮他们办妥的呢!可是唯独这一次,自己是绝对不会妥协的。毕竟选妃的事情,可是关系到云儿将来一辈子的大事,自己绝对不会让娘亲从中插一脚的。

  不过,唉,自己都躲避了那么久了,为的就是不要和娘亲撕破脸,可是没想到到最后,还是避不开这样的结果。

  不过,虽然有这样的结果,但是淑妃却是一点也不着急,也不担心会和娘亲和二哥决裂。毕竟,要是真的决裂的话,对大家都没有好处。在宫里面呆久了,现在的她看事情已经能十分全面了。要是她没有十足的把握的话,那根本就不可能贸贸然的和娘亲说出这样的话。她就是知道,现在的她和娘亲,还有二哥的利益都是绑在一起的,早就谁也离不开谁了。对于这一点,她还是十分清楚的。所以,现在对于她来说的事情,就是在选妃宴上好好地选一个好儿媳。

  想到这里,淑妃连忙把人都叫了进来,还让人把所有参加选妃宴的小姐们的画像,还有资料都拿来。她决定一定要好好地为自己的儿子选一个合适的王妃。

  不管是拂袖而去的李菲儿,还是还在兴冲冲地在为自己儿子选择合适的王妃的淑妃,都没有注意到,在她们吵完以后,有一道身影从角落的窗口外离开。

  没多久,在储秀宫里面,琴香带着一个嬷嬷进入了赵可然的房间。进门以后,琴香顺手就把门给关上了。

  两个人很快就来到了赵可然的跟前,恭恭敬敬的行着礼,“奴婢琴香(画香)见过小姐。”

  看到进门的琴香和画香,赵可然笑了笑开口问道,“你们怎么回来的这么快啊。怎么样,事情都已经查清楚了吗?淑妃和赵可萍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问话以后,琴香点了点头,率先开口说道,“小姐,看来我们还是挺走运的,我们才想要查的时候,消息竟然就自动送上们来了。”

  看着琴香兴奋的样子,赵可然感到十分奇怪,“怎么。难道是遇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了吗?怎么一副这样的表情啊!”

  “小姐,你是不知道,说起来,其实其中的原因还是挺复杂的、”琴香笑着开口说道,“原来淑妃和赵可萍之间并没有什么矛盾。有矛盾的是淑妃和李菲儿呢!你都不知道,刚刚她们在淑惠宫里面,她们两个人究竟是有是多厉害啊!”

  “什么,她们吵架了?”赵可然感到十分疑惑,“她们怎么会吵起来呢?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对于李菲儿和淑妃两个人吵起来的事情,赵可然感到还是十分惊奇的。虽说这么多年以来,她也不知道李菲儿和淑妃之间的感情究竟是怎么样的。但是,她们两个人之间都是都是有着利益作为牵扯的,所以,不管怎么样都好,她们两个人之间应该都不会吵架才对,因为两个人都有着相同的利益。

  看到了赵可然疑惑的样子,琴香连忙解释道,“是真的,她们真的吵架了,就是为了这次选妃宴的事情。”

  “什么,选妃宴?”听到了琴香的话以后,赵可然想了一下以后,开口问道,“如果是选妃宴的事情的话,那应该和赵可萍有关的吧!要不然的话,这几天的时间里面,淑妃不会一直都避开赵可萍的。”

  “没错。”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画香也开口了,“李菲儿想要让云王娶赵可萍为王妃,可是淑妃不肯。”

  “这一点也不奇怪。”赵可然笑着说道,“淑妃能从一个小小的秀女,变成今天的淑妃,她的手段不可谓不厉害,而且其中的心酸,怕是也是不为人知的。现在的她,在经过了那么多的斗争以后,才生下云王的,自然最重视她的这个儿子了,所以她是绝对不会让云王娶赵可萍的。”

  “没错,小姐,你说的很对。”画香开口道,“淑妃也不认为赵可萍是云王的良配,所以十分反对。可是李菲儿却是十分坚持,甚至到了最后几乎已经是哀求的了,可是淑妃依旧不肯,后来两个人就不欢而散了。”

  “呵呵,是吗?”赵可然笑道,“不过,其实淑妃说得也不错,云王和赵可萍两个人的确是不大适合。怕是李菲儿现在已经病急乱投医了。毕竟现在二叔的靠山实在是太少了,所以她想要借着这种联姻的机会,给二叔增加争夺爵位的筹码吧!不过,淑妃怕是也有自己的心思吧!她绝对是想要趁着这个机会,给云王找一个背景雄厚的妻子。她们两个都是为了各自的儿子,不过,各自的利益冲突了而已。”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琴香忍不住发出惊叹,“小姐,你还真的是很厉害耶!你全都猜对了。她们的却是这样吵的,小姐,你是怎么知道的。”

  赵可然笑了笑,“这不奇怪啊!不管怎么说都好,我和她们都曾经同住一个屋檐下,对于她们的心思我还是可以猜得到几分的。不过,其实,可萍也还是不要嫁入皇家,会比较好。毕竟她的性子的确是不适合在皇家里面生活。”

  “那小姐,我们需要做些什么吗?”琴香开口问道,“现在淑妃和他们之间已经有了嫌隙了,我们要不要再从中再加上一把火呢?好让他们在窝里斗呢?”

  听到了琴香的话以后,赵可然觉得好笑,“你们怎么会这样想呢?他们之间斗不斗得起来,和我有什么关系啊!再说,他们和我之间应该是无冤无仇的吧!我之所以叫你们去查一下,不敢是感到奇怪而已,怕是到时候会发出什么突发状况而已。既然他们没有想着要害我的话,那我为什么还要去管他们之间的事情呢?”。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琴香感到十分惊奇,“小姐,难道你一点也不想要老爷继承爵位吗?”

  其实不就是琴香,还有画香,都是感到十分奇怪的。她们一直以为,其实小姐心里是想要老爷可以继承镇北侯的爵位的,毕竟这样的话,对于小姐的将来还是有好处的。可是,没想到,小姐竟然没有想过这件事情。

  赵可然笑了笑,“其实,现在祖父的身体还是十分硬朗的,所以现在还不需要担心继承人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情,我现在根本就不需要管。再说,我心中想要他继承爵位的人,可不是我爹哦!”

  “那是谁啊?”琴香脱口而出。

  听到了琴香的问话以后,赵可然笑而不语。

  看着赵可然的样子,琴香也知道自己应该问不出什么事情来的了,所以也不再追问这件事情了。

  “小姐。”在一旁的画香开口问道,“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的吗?”

  赵可然想了一下以后,开口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了。再过几天就是选妃宴了。这几天里面,你要注意一下秦依渺和赵可人,要是发生了什么突发状况的话,一定要及时通知我,知道了吗?”

  画香应道,“小姐放心好了,奴婢会注意的。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奴婢就先告退了。”

  看到赵可然点了点头以后,画香行了一个礼,就离开了房间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