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见面(求月票,求打赏)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面,所有待选的小姐们都留在了宫里面。平常用空的时候,她们就会看看书,绣绣花,或是找上几个相熟的人,在宫女或是嬷嬷的带领下,在皇宫里面游玩着。而赵可然呢,要是有时间的话,都会和林秀秀、云依依在一起的,反而很少和赵可人,或是秦依渺在一起。

  在这几天里面,有很多小姐都被宫里面的一些妃嫔传召过。那些被传召过的小姐们,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面还是十分高兴的。因为大家心里面都明白,这些妃嫔传召她们,肯定是为了选妃宴的事情,所以,得到了传召,那就说明机会会高一点。在这几天里面,皇后传召了秦依渺好几次了。

  赵可人和秦依渺就住在同一屋檐下,每次皇后传召的时候,赵可人即使不想知道也不行。而她每次看到秦依渺去栖凤殿的时候,都恨得咬牙切齿的。但是却也无可奈何。所以,赵可人的脸色变得一天比一天难看。秦依渺则是春风得意的。

  不过有一点,赵可然感到很奇怪,那就是这几天里面,淑妃都没有传召过赵可萍。赵可然知道,虽然淑妃名义上是自己的姑姑,但是和爹这一房的人都并不亲近,所以她没有召见自己和可人,这样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她可是赵可萍的亲姑姑啊!怎么这几天,她都,诶有见过赵可萍呢?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赵可然决定,还是要叫画香去查一下才行。画香现在在宫里面行走还是很方便的,叫她去打探一下,看一下究竟是怎么样回事才行。要是有什么变故的话,自己也好及早防范。

  很快,赵可然便把琴香叫来了,“琴香,现在画香在宫里面行走比较方便,我有一件事情要她去帮我查一下的,你帮我告诉她。”

  琴香点了点头,恭敬的回道,“小姐,请说吧!无论是什么事情,我相信画香都会想办法查出来的。”

  赵可然想了想以后,开口道,“来到宫里的这几天时间里面,各宫的娘娘都传召了不少的小姐去作陪。名义上是聊天,但是大家心里都明白,那是各宫的娘娘在选媳妇了。但是,有一点,我是觉得很奇怪的。”

  “小姐,你觉得哪一点奇怪啊?”琴香开口询问,“这个不是很平常的吗?虽说选妃宴还没有开始,但是,想必各位娘娘也是想要看一下那家小姐比较好,到时候选妃宴的时候,就可以挑出来了吧!”

  “不是。”赵可然摇了摇头,“我说的不是这一点,而是淑妃。”

  “淑妃?”琴香皱起了眉头,“小姐,这个淑妃虽说是你的姑姑,但是,你们根本就没什么交集,不是吗?”

  “是啊!”赵可然笑着开口道,“我是和她没有什么交集,但是,赵可萍和她的交集可是不小啊!要知道,赵可萍的父亲可是淑妃的亲哥哥,所以她们姑侄之间应该挺亲近的才对,可是有一点很奇怪,那就是这几天来,赵可萍都没有见过淑妃。除了在栖凤殿请安时见过一次以外,她们就没有在私底下见过面了。这一点十分奇怪。还有,那天你不在,所以不知道,在请安的时候,淑妃甚至没有和赵可萍说过一句话。”。

  听到了赵可然的分析以后,琴香频频点头,“那小姐,你是想要查一下,她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没错,你让画香帮忙去打听一下,看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赵可然吩咐道,“就不知道她们之间是真的疏远,还是假的疏远了。”

  “小姐放心好了。”琴香点了点头,“女兵现在马上去找画香。还有,奴婢会和画香一起去调查的。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了。”

  说完以后,琴香很快就出去了。赵可然独自一人留在房间里面,陷入了沉思。

  而此时,在淑惠宫里面,淑妃也是一点也不得安生的,上次的是,娘亲和她提的那个建议,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想要答应的。上次好不容易,糊弄过去了。后来,皇上又要举行选妃宴了,自己心里还在暗自高兴,自己终于有借口可以推辞了。可是没想到,在这几天里面,娘亲一直都在找她。想必是想要她帮着可萍,好让云儿娶了她的。

  一想到这件事情,淑妃就觉得头疼,她可是一点也不想要可萍当她的儿媳妇。虽然可萍是她的侄女,但是平心而论,可萍真的不是一个好的人选。虽然她乖巧懂事,但是却生性怯弱,才华也不出众,又没有强大的靠山。所以自己是绝对不会让云儿娶了她的。

  可是,没想到这几天里面,娘亲却是一直来找自己,自己借口不舒服,所以都没有见。但是,这样一直避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还真是头疼啊!

  就在这时,一个宫女进门来通报,“娘娘,镇北侯的李老夫人来了,想要见一下你,说是有急事。”

  李老夫人,指的即使淑妃的亲生母亲——李菲儿。因为李菲儿只是赵琳的平妻,上面还有萧翎这个正妻压着,所以并不能称为赵老夫人,真正的赵老夫人是萧翎,所以大家只好称呼她为李老夫人,其实听起来,还是有那么一点不伦不类的,但是也没有办法。

  听到了宫女的话以后,淑妃心里感到十分烦闷,看来娘亲是真的太闲了,是吗?为什么某一天都要过来啊!

  看到淑妃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刚刚报信的那个宫女也是个机灵的,知道淑妃这几天都不想要见到李夫人,所以开口问道,“娘娘,要不要奴婢去回了李夫人,说你不舒服,在休息呢?”

  听到了宫女的话以后,淑妃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么多天以来,娘亲几乎每一天都要来找自己,但是自己从来就没有见过。本来还以为,只要自己这样避而不见的话,娘就会明白自己的意思的。可是没想到的是,都已经这么多天了,娘却是一直都来找她。自己这样一直避而不见,也不是个事儿啊!看来,自己还是要和娘说清楚会比较好。

  在思考了好一会儿以后,淑妃开口道“好了,你现在去请李老夫人进来。”

  “是的,娘娘。”得到了吩咐以后,刚刚报信的宫女很快就离开了。

  没过一会儿,李菲儿就在宫女的带领下,进入了淑惠宫的正殿了。一进正殿,李菲儿就看到了当今的淑妃娘娘,自己的亲生女儿就坐在大厅的主位上,在悠闲地喝着茶,一点病态也没有。

  看到这样的情景,李菲儿心里感到一阵怒火。这几天,她每一天都来,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女儿,每一次她都称病。亏自己还在为女儿担心呢!可是没想到,原来自己的女儿,一直都没有生病,只是不想见到自己而已。一想到这一点,李菲儿就感到愤怒。但是,她还是分得清主次的,今天她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可是为了可萍的事情,所以,她强压着怒火,还是十分恭敬的向着淑妃行礼。

  “臣妇参见淑妃娘娘,淑妃娘娘安好。”

  平常的时候,淑妃只要一看到李菲儿向自己行礼的时候,一定会叫人赶快把她扶起来的。不管是真的关心李菲儿,还是只是为了做给别人看都好,淑妃的戏还是做得十分到位的。

  但是,没想到,看到自己的娘亲在向自己行礼,淑妃头都没抬一下,只是懒懒的回了一句,“娘亲不用多礼了,赶快先起来吧!”

  听着淑妃话中的敷衍,李菲儿心中怒火中烧,很快就站了起来,刚想开口责备就被打断了。

  看到李菲儿似乎想要开口讲话,淑妃开口打断,“好了,娘亲,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等一下再说吧!你先坐下吧!”

  李菲儿十分生气,但是,她也知道,现在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还真的就什么都不能做了。无论怎么说都好,现在自己的这个女儿已经是淑妃了。要是自己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什么事情来的话,那到时候恐怕真的要吃亏了。所以,李菲儿即使是心中有气,依旧在忍让着,先坐了下来。

  看到了李菲儿的举动以后,淑妃又开口吩咐道,“好了,你们所有人都先下去吧!本宫和娘亲有一些体己话要说,你们都出去。还有,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都不要进来打扰我。还有,无论是谁来,都必须先通报,知道了吗?”

  “奴婢谨遵娘娘吩咐。”在得到了命令以后,所有的宫女都鱼贯走了出去。而且走的时候,还十分体贴的把门关上了。

  在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了以后,淑妃才开口道,“娘亲,你今天来找我,究竟是有什么事情啊?”

  看见所有的人都已经出去了,李菲儿也不再忍住火气了,开口的语气就十分呛,“臣妇哪里敢有什么事情啊!淑妃娘娘,你都病了这么多天的,臣妇就是想要来看一下你,怎么,难道淑妃娘娘认为,臣妇连来看你的资格都没有吗?”

  听到了李菲儿字字带刺的话,淑妃十分头痛的揉了揉眉心,开口道,“娘亲,你不必这样子说话,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就直说好了,不用在这里拐弯抹角的。”

  淑妃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李菲儿就感到一阵阵的火气直往上冒,“你还好意思叫我娘亲,你的心里还有我这个娘亲吗?这几天我来了淑惠宫多少次了,你怎么就躲着不见啊!你要是还当我是娘亲的话,为什么要这样子避而不见呢?”

  这个时候的李菲儿已经忘记了,眼前的这个人不仅是她的女儿,也是当今的淑妃娘娘了。虽说,淑妃是她的女儿,但是,到底是君臣有别。就像是每次李菲儿见到淑妃的时候,都必须行礼是一个道理的。要是平时的时候,李菲儿还是会顾忌着淑妃的身份的,不会这样子说话的。但是,这么多天来的闭门羹,再加上现在赵可萍的事情,她的心情变得十分差,所以也不再顾忌了,仗着自己母亲的身份开口就是责问。

  听着从李菲儿嘴里吐出的一句句质问的话,淑妃的心里也是十分不好受的。虽说淑妃是李菲儿的女儿,但是她在宫中多年,地位也不低,所以一直以来,都没什么人敢这样子来质问她的。多年来的养尊处优,是她的性格变得有高傲。

  听到了李菲儿的话以后,淑妃感到生气,语气也变得冷冰冰的,“娘亲,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要本宫讨论这件事情的吗?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本宫就不奉陪了。”

  淑妃说的每一句话都用本宫来自称,就是为了要李菲儿清楚,现在在她面前的这个人是淑妃,不是随便什么都可以让她责备的人。不过,正在气头上的李菲儿并没有听出淑妃话中的意思,在听到了淑妃的话以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媚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你的意思就是说,我现在在碍着你了,是吗?你现在就连和我说句话都很不耐烦了,是吗?”

  看到李菲儿依旧盛气凌人的样子,淑妃也不再顾忌什么了,冷冷的笑了几声,“娘亲,你知不知道,你究竟是在和谁说话啊!”

  “媚儿,你这是什么意思?”李菲儿看到了淑妃的态度以后,更加生气了,自己已经吃了好么多天的闭门羹了,受委屈的是自己,她有什么资格生气啊,“我在教训自己的女儿,怎么样,母亲管教女儿,那是天经地义的。”

  “是吗?”淑妃勾起嘴角,笑得十分讽刺,眼中没有一点温度,“娘亲,你应该也听说过一句话吧!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老来从子。娘亲,你不要忘了,现在本宫不仅是你的女儿礼物,我已经出嫁了,所以教导本宫的职责,那是皇上的事情了,娘亲还是不要管太多的好。”

  “你——”听到了淑妃的话以后,李菲儿气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你,你这是,这是,,什么意思?”

  “本宫是什么意思?”淑妃笑得十分灿烂,“娘亲,难道你还听不明白本宫的意思吗?娘亲,你要知道,本宫现在已经是淑妃了,君臣有别,虽然你是本宫的娘亲。但是,你也应该知道,我首先是淑妃,然后才是你的女儿,所以娘亲,你说话的时候,还是注意一下你的态度吧!要不然的话,要是被别人看到的话,到时候要治你一个大不敬之罪的话,本宫也帮不了你。”

  听到了淑妃的话以后,李菲儿心中的怒气更盛了,但是她也知道淑妃说得对,自己今天是真的太冲动了。

  李菲儿深呼吸了好几次,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以后,李菲儿也知道自己今天是真的做错了。今天她的火气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才会这样子失态的。

  自从上次进宫和淑妃商量了赵可萍的事情以后,李菲儿就认为这件事情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了。而且还早早的和勇儿说了,就连可萍也知道这件事情了,但是没想到,没等来赐婚的圣旨,反而等来了参加选妃宴的机会。本来要是没有之前的想法的话,那来参加选妃宴也是一个十分好的机会的。但是,得到了选妃宴的圣旨以后,她反而感到焦急了。本来可以直接赐婚的,可是要是参加选妃宴的话,可萍究竟能不能选上,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自己的孙女,自己是清楚的,要是想要在这么多小姐之中脱颖而出的话,可萍根本就做不到。

  所以,李菲儿才想要来找淑妃,让淑妃帮忙,好让可萍能被选上。但是,自从可萍进宫以后,自己每一天都过来,可是没想到却是一直都见不到自己的女儿,反而是一直被拒之门外。

  不过,虽然如此,李菲儿还是认为淑妃是病了而已。可是,没想到今天她来的时候,的确是见到了淑妃,但是淑妃脸上没有一丝病态。那就是说,这几天以来,她不是病了,只是不想要见自己而已,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她就火气直往上冒。所以,才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看到李菲儿已经冷静下来了,淑妃皱着眉头,开口问道,“娘亲,你今天来究竟有什么事情,你还是直说吧!”

  依平用要。李菲儿深吸了一口气以后,开口道,“媚儿,你应该也知道选妃宴的事情吧!”

  “那当然。”淑妃笑着回道,“这样的一件盛事,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再说,所有的待选的各家小姐都已经进宫来了。在她们进宫的第一天,本宫就知道了,而且也已经见过了。”

  “是吗,见过了。”听到了淑妃的话以后,李菲儿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相信你也知道,这次的选妃宴,可萍也有参加吧!”

  听到了李菲儿的话以后,淑妃点了点头,“本宫知道,在她们来的第一天我就已经知道了。不仅是可萍,还有可然和可人也来了。”

  听到淑妃提起萧翎那个践人的两个孙女,李菲儿不喜,“她们的事情,和我们没有关系,你也不用管她们。你知道帮助可萍就行了。”

  听着李菲儿理所当然的话语,淑妃只觉得好笑,看来自己刚刚的话,娘亲还没有搞懂啊!不是吗?竟然马上就这样理直气壮地命令自己做事。

  不过,淑妃还是不想要和李菲儿撕破脸,所以忍住火气,装傻道,“娘亲,你就放心好了,可萍在宫中的这段日子,本宫是绝对会好好地照顾她的,绝对不会让她受到任何委屈的。毕竟她可是本宫的侄女啊!”

  淑妃的话说得很明白,赵可萍只是侄女而已。要是李菲儿够聪明的话,就应该停止这个话题,免得到时候大家难看。

  但是李菲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自我了,所以并没有听出淑妃的话外之音,而是皱着眉头,继续说道,“你知道的,我根本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要让可萍当上云王妃,而不是要你好好地照顾她。”

  听到了李菲儿把事情都挑明白了,淑妃就知道,看来娘亲是还不明白她的意思。不过,不管怎么说,李菲儿都是她的娘亲,所以,自己还是不能把事情做得太绝。

  仔细的想了想以后,淑妃为难的开口道,“娘亲,你就不要为难本宫了。你也知道,这次的选妃宴可是皇上决定的,本宫哪里有什么能力让可萍当上王妃啊!”

  “怎么没有呢?”听到了淑妃的话以后,李菲儿十分着急的开口,“你不是云王的亲生母亲吗?要是,你开口的的话,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娘亲,本宫已经说了,只是皇上决定的。”淑妃开口道,“你说,本宫是云王的亲生母亲,皇上还是云王的亲生父亲呢!皇上的旨意,本宫怎么能违背呢!”

  听到了淑妃的话以后,李菲儿眉头紧锁,“媚儿,我已经听说了,虽说这次选妃宴是皇上决定举行的,但是,最主要的还是各位皇子喜欢就行了。既然这样的话,你到时候,让云王选可萍就行了,不是吗?”

  在李菲儿说完以后,淑妃也不再假装了,直接就开口道,“娘亲,本宫知道,你想要可萍嫁给云儿,好给二哥增加力量,能顺利当上镇北侯,不是吗?但是,这件事情,本宫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

  “什么?”听到了淑妃的回答以后,李菲儿差点就跳起来了,“你之前不是答应过我的吗?为什么现在要出尔反尔呢?”

  “本宫没有。”淑妃的表情变得十分冷漠,“娘亲,你可以好好地回想一下,本宫并没有答应这件事情。”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