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赵莹的下场(下)

   赵可然福了一下身子以后,开口道,“其实,在事情发生的前一天,那天不是圣旨来了,要我和可人去参加选妃宴的吗?那一天晚上,三妹妹就来找我了,说要我帮助她去参加选妃宴。她说,我现在已经是郡主了,所以一定可以帮到她的。可是,爹,你也是知道的,这次的选妃宴,那可是皇上亲自下旨的,我能有什么办法啊!所以我拒绝了。但是,没想到三妹妹竟然会因此怀恨在心。不过,我想三妹妹只是想要害我而已,并不是想要害刘姨娘肚子里面的孩子的。”

  “什么?”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松勃然大怒,“你说的是真的,这个孽女,真的去跟你说这样的话。“

  说完,赵松转过头来,看向赵莹,开口质问道,“我问你,你大姐姐说的是不是真的,你是不是去找她,要她帮你参加选妃宴。”

  听到了赵松的质问,赵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反正她就是认为自己没有做错,“没错,我是去找她了,反正她现在已经是郡主了,要把我弄进选妃宴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她却一点也不顾忌姐妹情谊,一直不肯答应。”

  看到赵莹的样子以后,一旁的张氏十分着急,也不顾什么规矩了,直接就上前制止道,“莹儿,你在说什么胡话呢?还不赶快认错,那件事情是你的不对。虽然你没有害刘姨娘,但是,你这样去找你的大姐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赵可然听到了张氏的话以后,眉头皱了皱。张氏的话说的还真是有技巧,先是说明了赵莹去找自己帮忙的这家事情不对。但是同时又不着痕迹的帮赵莹把刘姨娘流产的这件事情推掉。

  不过,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这样聪明的,在听到了张氏的话以后,赵莹感到十分委屈,“我没有错,这件事情明明就是赵可然的错。她就是这样的阴险,明明就已经答应要帮我的忙的,但是后来却出尔反尔。”

  听到了赵莹的话以后,大家都是十分疑惑的看向赵可然。面对着大家的目光,赵可然却是不慌不忙的,“三妹妹,此言差矣。我是曾经说过,要是是我力所能及的,我是义不容辞的。但是,你的要求,我是绝对办不到的,所以,我不可能答应你的。”

  听到了赵可然的回答以后,赵莹感到十分气愤,“你明明就可以帮我的,可是你就是不肯帮我。我知道,你是怕我会抢走你的风头,所以才不肯让我去的。”

  “就是因为这一点,所以,你才想要害我,是吗?”赵可然追问。

  不过,赵莹也不是笨蛋,并没有被诈到,还是十分坚定的看向赵松,“爹,我的确是去找过大姐姐,但是,我绝对没有还刘姨娘,爹,你要相信我。”

  看着赵莹这样抵死不认的样子,赵可然悄悄的向刘姨娘使了一个眼色。接受到了赵可然的眼神示意以后,刘姨娘一脸哀戚的开口,“三小姐,做人要凭良心,昨天的时候,明明就是你踩住了大小姐的裙角,才会害的大小姐摔跤的。要不是这一跤。我又怎么会流产呢?三小姐,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是,你害了我是事实,你不觉得你应该向我道歉吗?”

  看着刘姨娘的表现,就连赵可然都忍不住想要开口称好。刘姨娘这样一连示弱的样子,再加上刚刚失去孩子的惨白脸色,大概真的很惹人怜爱吧!要是刘姨娘一直表现得咄咄逼人的话,那爹大概会反感。可是,这样子的示弱,却是可以勾起爹对她的怜爱之情。还真是不得不说,刘姨娘还真的是挺了解爹的。不像赵莹,所做的一切都只会激起爹的反感而已。

  果然,看到刘姨娘这样的样子,赵松感到十分心疼,开口安抚道,“刘氏,你不用太担心,这次的事情我一定会主持公道的,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孽女的。”

  听到了赵松的话以后,赵莹连忙开口大声的为自己辩解道,“爹,你千万不要相信她。她一定是被赵可然收买了,想要来陷害我的,爹,你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啊!”

  赵莹现在已经该怎么办好了。所以只能这样子乱说话了。但是,不得不说,她还真的是不小心真相了。不过,对于这样的指控,赵可然又怎么会坐以待毙呢?

  听到了赵莹的话以后,赵可然并没有生气,反而十分平静的开口道,“三妹妹,你怎么到现在还是这样执迷不悟啊!这次的事情,其实,只要你诚心认错的话,大家是不会怪你的。”

  赵可然知道,自己现在这样的话,对于赵莹来说,肯定会是一种刺激的。听到自己的话以后,赵莹就更加不可能冷静了。

  果然,在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莹更是怒火中烧,在她看来,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赵可然造成的,可是赵可然却是这样不痛不痒的这几句话,就想要自己认错,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要知道,今天的这件事自己要是真的承认的话,那自己就真的没有未来了。

  “赵可然,你少在这里假惺惺了。”赵莹开口大喊道,“你不要以为,你这个样子我就会怕你了。我没有做过,我绝对没有做过。我就是不会承认的。你别想把这家事情栽赃到我头上。”

  在赵莹一旁的张氏连忙拉了拉赵莹的衣袖,开口劝说道,“莹儿,你赶快冷静一点。你没有做,不用怕,不会有事的。”

  而一直看着赵莹表现的赵松不禁感到头疼,还有心烦。这件事情明摆着就是她干的,可是没想到她却是抵死不认,这样的态度,都不知道是谁教的。想到这一点,赵松皱着眉头看向在赵莹身边的张氏,看来肯定是张氏教导无方,赵莹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这样一想的话,赵松对于张氏就更是多了几分不喜,甚至可以说是厌恶。

  赵松眉头紧锁,一脸失望的看向赵莹,“赵莹,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先是不分尊卑,后又害了自己没出生的弟弟,还要把这件事情栽赃到嫡姐头上。你这样做的女孩子,真的是我们太师府的小姐吗?”

  听到了赵松话语里面的失望,赵莹心中十分着急,但是依旧是死鸭子嘴硬,“爹,我没有,你要相信我,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做的。”

  “三小姐,你就不要再狡辩了。”刘姨娘开口道,“这件事情,明明就是你做的。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都是你害我流产的。这件事情的经过我都看得清清楚楚的,绝对不会冤枉你的。”。

  听到了刘姨娘的话以后,赵莹急了,冲口而出,“你说谎,你根本就不可能看到的。我已经观察过了。我踩住赵可然裙角的时候,你站的地方根本就不可能看到的。”

  听到了赵莹的话以后,大家都是一脸的震惊。没想到这件事情真的是赵莹做的,而且还算计的这样好。而话音刚落,赵莹也注意到自己似乎真的说错话了,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就这样子说出来了。明明她是绝对不想要承认的,但是一听到刘姨娘的话以后,她就下意识的想要为自己辩驳,可是没想到竟然会把事情都说出来了。

  在听到了赵莹脱口而出的话以后,赵松站了起来,上前一步,在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啪——”的一声,摔了赵莹一个耳光。赵莹一下子被打蒙了。

  看见赵莹的样子,赵松开口大骂,“你终于愿意承认了,是吗?原来就是你害的,你竟然还一直在这里狡辩。”

  看到赵松生气的样子,张氏连忙把赵莹拉到自己身后,防止赵莹再一次被打,同时开口求情道,“老爷,这次的事情,的确是莹儿的错,但是她还小,你就不和她一般计较了。这次的事情,莹儿是错了,回去以后我会好好教导她的。老爷,你就原谅她这一次吧!”

  看见张氏一直在为赵莹求情,赵松的心里却没有一丝的松动。在他看来,赵莹今天之所以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那就都是张氏的错误,要不是张氏的话,莹儿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看着张氏,赵松一脸的失望,“张氏,你真的是让我太失望了。好好的一个女儿,竟然被你教成这个样子,做错了事情不肯承认,还要把责任都推到别人的头上。你怎么能教出这样一个不知礼义廉耻的孽女呢?”

  看见赵松的样子,张氏感到十分伤心,但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辩解才好。而一直在一旁看戏的秦香荷,在看到张氏的样子以后,心里面却是感到十分痛快的。张氏是她心中的一根刺,只要看到张氏倒霉,她心里就高兴。一直以来,赵松都看在娘亲的份上,一直都善待着张氏。但是,没想到,张氏还真的是养了一个好女儿啊!一想到这一点,秦香荷心中就感到高兴。

  看着自己父亲眼中的失望,看着自己姨娘的委屈,看着赵可然眼中的平静,赵莹再也忍不住了,“我没有错,这件事情都是赵可然的错。要不是她不肯帮我的话,我又怎么会去害她呢?又怎么会不小心害到刘姨娘呢?”

  听到了赵莹的话以后,大家都感到不可思议。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奇葩啊!明明就是自己错了,竟然还能把事情都赖到别人头上。

  看着这样无理取闹的赵莹,赵可然感到好笑,“三妹妹,你的意思就是说,要不是我的话,刘姨娘根本就不会流产,是吗?”

  “没错,”赵莹一脸理直气壮的样子,“要是你答应帮我去参加选妃宴的话,那这件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的,所以,一切都是你的错。”

  看着赵莹这样理直气壮的样子以后,赵可然却是感到哭笑不得,“三妹妹,你怎么会认为我有能力帮你去参加选妃宴呢?你的意思就是说,以后,你要是有事情的话,大家都必须帮你,要不然的话,就会遭到你的报复,是吗?”

  “我没有这样说过。”赵莹连忙辩解道,“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

  也前那主。“你给我闭嘴。”听到了赵莹那些自以为是的道理以后,赵松只感到怒火中烧,他冲着赵莹就开口大骂,“你这个孽女,人家凭什么就一定要帮助你啊!就是因为可然不肯帮你,所以你就想要陷害可然,而且还害死了你那个未出生的弟弟,你这个孽女,究竟有没有良心啊!做出来这样的事情以后,竟然还敢这样理直气壮的为自己辩解。”

  听到了赵松的责骂以后,赵莹感到不服气,依旧十分坚持,“我没有错,错的是赵可然,要不是她不肯帮我去参加选妃宴的话,事情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看着赵莹执迷不悟的样子,赵松忍不住,再甩了她一巴掌,并破口大骂,“选妃宴,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啊!你凭什么参加选妃宴啊!你不过就是一个庶女而已,你还想要成为王妃,你究竟是不是在做梦啊!我今天就告诉你,不是可然不肯帮你,就凭你的身份,你有资格参加选妃宴吗?这次的选妃宴,那是皇上亲自下旨的,只邀请了各家大臣的嫡女。我明白的告诉你,就凭你的身份,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王妃。你这一辈子都不要再痴心妄想了。”

  如果说,之前的大家说的赵莹都不愿意相信的话,那这一次,赵松的话,却是让她不得不相信,原来自己竟然是一直都在痴心妄想。原来自己一直都在自以为是,以为自己是太师府的三小姐,以为自己十分高贵。原来,即使再自己的爹眼中,自己不过都是一个庶女而已,根本就配不上那些大家族。原来自己一直都只是在做梦而已。一想到这一点,赵莹只感到自己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掏空了一样。要不是张氏一直在身边扶着她的话,她大概真的就站不稳了。

  张氏十分担心的看向赵莹,但是却没有再开口。因为她知道,现在还不是最糟糕的,因为老爷还没有宣布对莹儿的惩罚。

  一直在看戏的赵可人这个时候终于站了出来,开口问道,“爹,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事情是三妹妹做的了,你打算怎么样处置呢?”

  说完,赵可人还一脸担心的看向赵莹。不过,虽然脸上看起来担心,但是赵可人的眼中却是充满着幸灾乐祸的。没错,现在赵可人就是感到十分高兴,因为,上次赵莹竟然逃脱了。不过,这一次,赵莹肯定没有这样的好运了。一想到这样的,赵可人的心里就感到十分痛快。

  看了一眼赵莹以后,赵松皱着眉头,开口道,“赵莹尊卑不分,陷害嫡姐,残害未出生的庶弟,实在是罪不可赦。从今天开始,赵莹就到宗庙去反省吧!要是没有我的命令,就不能踏出宗庙一步。还有就是,从今天开始,赵莹将被除名。从此以后,太师府再也没有三小姐了。”

  听到了赵松的宣布以后,赵莹只感到天旋地转的。爹的话实在是太狠了,被送往宗庙,被除名,这是多么重的惩罚啊!要是真的被送往宗庙了,那自己以后的日子都必须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度过了。还有,要是被除名的话,那自己就再也不是太师府的三小姐了,那自己还有什么将来可言啊!即使自己将来被放出来,也绝对不会有未来的。

  一想到这一点,赵莹觉得自己都快要奔溃了。

  在一旁的张氏听到了赵松的话以后,只感到天都要塌下来了,连忙开口求道,“老爷,你怎么能这样狠心啊!莹儿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她呢!你这样的话,和毁了她的下半辈子有什么区别啊!”

  张氏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接受这个结果。要是真的这样做的话,那自己的莹儿,她以后该怎么办才好。一想到这一点,张氏的眼泪就哗哗哗直流。

  但是,看到了张氏的眼泪以后,赵松心中却是没有一点怜惜之情,皱着眉头开口道,“张氏,都是你教导的好女儿,要不是她的话,我的孩子又怎么会流掉呢!还有,我敢有这样的好女儿吗?要是将来我有什么事情不顺她意的话,她是不是也要像陷害可然一样陷害我啊!”

  “不会的,不会的。”张氏连忙跪了下来,开口哀求道,“莹儿,她只是一时糊涂。老爷,你就饶过她这一次吧!以后她再也不敢了。”

  但是。面对了张氏的哀求,赵松却是不为所动。

  看到赵松冷漠的样子以后,张氏连忙转过头来,看向赵可然,“大小姐,这次的事情是莹儿错了,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谅她这一次吧!我求求你了。”

  说完,张氏就不断的向着赵可然磕头。在她看来,上次的时候,赵可然都愿意帮助赵莹,那就说明,赵可然对于赵莹还是有一点姐妹情的,所以,这次的事情,赵可然说不定也愿意帮助莹儿呢!

  看着张氏的样子,赵可然都不得不怀疑,自己真的看起来就比较好欺负,是吗?要不然怎么无论是赵莹,还是张氏都认为自己就是应该帮助她们呢?还有,这个张氏究竟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啊!这次赵莹害的可是自己耶!难道自己看起来就是这样一副以德报怨的样子吗?

  赵可然笑了笑,但是笑意没有到达眼底,“刘姨娘,你看你说的是什么话,这次的事情你也说了,是三妹妹的错,既然错了,那就应该接受惩罚,不是吗?还是,你认为爹的惩罚不合适呢?”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看着赵松投来的不满的目光,张氏连忙开口反驳道,“我没有,我没有。我哪里敢质疑老爷的决定啊!”

  听到了张氏的话以后,赵可然也没有让她继续说下去,而是曲解她的意思,直接就开口道,“既然张姨娘你没有质疑爹的决定的话,那就是说,你也是认为爹的惩罚是合适的。那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的话,那这件事情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我——”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张氏连忙开口想要辩解,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赵松没有再理会张氏,而是直接开口道,“来人,把三小姐押回畅音阁。没有我的命令,绝对不能让她出房间一步。还有,没有我的命令的话,任何人不得探视。”

  很快,就有人进来,把赵莹押了下去。赵莹也不知道是被吓傻了,还是已经认命了,竟然一点也没有反抗。

  看到赵莹被押走,张氏连忙也跟了出去。现在的她真的已经是急的六神无主了,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了。

  在赵莹被押走以后,赵松转过头来,一脸温柔的看向刘姨娘,眼中充满了怜惜,“刘氏,这件事情让你受委屈了。你好好的养身子,不用急的。你还这样娘亲,很快就会再有孩子的了。”

  在听到孩子这个词以后,刘姨娘脸上快速闪过一丝不自然,不过很快就消失了,“老爷,放心好了,我没事。等我养好了身体以后,我一定会为你生下一个孩子的。”

  看到赵松和刘姨娘的样子,秦香荷心中感到不悦,但是她也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自己还是不要说什么的好,要不然的话,自己就成了妒妇了。至于刘氏,自己现在一点也不担心,这一次的怀孕,那是自己的失策,以后,她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在又过了好一会儿以后,大家便自行散去,都离开了刘姨娘的房间了。毕竟刘姨娘才刚流产,需要多加休息才行。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