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偶遇赵可人

   早上的时候,用完早膳没多久以后,就有人来到春晖园,通知赵可然要到解雨园去,说是刘姨娘已经醒了。

  看着前来报信的人,赵可然脸色一点也没变,只是淡淡的说道,“好了,我马上就会去解雨园的,你先下去吧!”

  听到了赵可然的吩咐以后,报信的人什么也没有说,就先退下了。

  在报信的人离开了以后,月姑心里十分担心,“小姐,刘姨娘已经醒了,你打算怎么办呢?”

  看着月姑担心的样子,赵可然笑了笑,“月姑,你在说什么呢?什么怎么办?既然刘姨娘现在已经行啦,当然是该还我一个清白啊!不是吗?”

  赵可然看起来十分淡定,但是月姑就是怎么也放心不下,“小姐,奴婢知道你什么都没有做过,但是,当时的事情刘姨娘究竟有没有看到,谁又知道啊!再说,刘姨娘一直和夫人不和,要是她把这件事情迁怒到你身上的话,到时候该怎么办呢?”

  看着月姑发自内心的担忧,还有那担心自己的神色,赵可然心里是十分感动的,她一直知道月姑把自己当做亲生女儿,所以才会这样关心自己的。所以遇到这么大的事情,月姑心中的担忧是显而易见的。相反,自己的亲生娘亲,却是一句话也没有,就连昨天下午自己被赵莹冤枉的时候,也一声不吭的。所说自己已经和她闹翻了,但是,自己总是她的女儿,不是吗?不过,对于这一点,自己还是没什么感觉的,毕竟自己的娘亲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自己很清楚。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必要耿耿于怀。

  “小姐,小姐。”看到赵可然似乎心不在焉的,月姑连声叫唤道,“小姐,你究竟在想什么啊!想得这样入神。”

  听到了月姑的叫唤以后,赵可然才回过神来,笑了笑,“月姑,我没有在想什么,你也不用太担心了,不会有事的。”

  听到了赵可然安抚性的话以后,月姑虽然心里担心,但是也没有再说什么了。现在的她心里感到十分愧疚,小姐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竟然还要来安慰自己。自己可绝对不能一副担心的样子了,要不然的话,小姐也会感到不安的。

  想到这,月姑连忙撑起笑容,但是笑得十分勉强,“小姐,奴婢不担心,我们现在还是赶快去解雨园吧!”

  看到月姑强颜欢笑的样子,赵可然就知道,她的心里还是放心不下的。赵可然默默地叹了口气后,开口道,“今天还是由琴香和诗香和我一起去就好了,月姑,珑儿,你们就留在春晖园里面等我们就行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月姑马上开口反驳,“小姐,奴婢要跟着你去。这次的事情奴婢还是不太放心,你就让奴婢和你一起去吧!”

  珑儿也连忙在一旁开口,“对啊!小姐,你就带奴婢去吧!奴婢保证,到时候,奴婢什么都不会说的。”

  月姑的珑儿都想要跟去,虽然知道就算是跟过去,也不会有什么帮助的,但是,她们就是不想要留在春晖园里面等着。要是跟过去的话,即使有什么事情,还能帮忙求个情,或是保护好小姐,不是吗?

  赵可然自然是知道月姑和珑儿对于自己的担心,但是,她也是有自己的考量的。毕竟自己是绝对不会有事的,所以其实也不必要带着她们过去。要不然到时候要是又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就糟糕了。

  想到这一点,赵可然笑了笑,开口安抚道,“月姑,珑儿,你们就放心好了,我是不会有事的。我现在已经是郡主了,所以爹也不敢对我怎么样的。再说,我只是去把事情弄清楚而已,你们不要搞得像我去认罪伏法一样啊!”

  “快停,小姐你在说什么呢?”月姑连忙开口道,“小姐,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这样不吉利的话,以后都不许再说了。”

  看到月姑紧张的样子,赵可然撇了撇嘴,也不敢再说什么不吉利的话了,只是开口安抚道,“月姑,你和珑儿还是留在春晖园里面等我吧!我是不会有事的。再说,我也不能带这么多人去啊!昨天就是琴香和诗香和我一起去花园的,所以,还是带上她们两个会比较好,不是吗?”

  听知可马。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月姑也不再反驳了,因为她知道,小姐说的都是对的。昨天就是琴香和诗香服侍小姐的,如果真的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她们两个说不定还可以作证呢!再说,这两个丫头的本事自己还是知道的,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应该也会随机应变的。

  想到这一点,月姑心里虽然还是不放心,但是也不再要求一定要跟着去了,“那好吧!小姐,奴婢和珑儿会留在春晖园这里等你的。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一定要传个口讯回来,知道了吗?还有,等一下,你一定要小心一点,记得不要顶撞老爷。还有,说话一定要小心,明白了吗?”

  听着月姑喋喋不休的叮嘱,赵可然心里感到十分温暖,不住的点头称是,十分无奈的开口道,“好了,月姑,我真的该离开了,要是再不走的话,到时候去得太晚的话,又会落人话柄了。”

  一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月姑也不敢再说什么了,生怕耽误时间,一个劲的催促着赵可然赶快去。

  很快,赵可然便带着琴香和诗香来到了解雨园。不过还真的是不得不说“冤家路窄”啊!就在她们来到解雨园的门口时,竟然遇到了也是闻讯前来的赵可人。于是,两个人便一起走了。虽然现在两个人已经是闹翻了。但是,在外人面前,两个人还是保持着这样姐妹情深的假象的。

  看着赵可然一副淡定的神情,赵可人心里就感到不高兴了,明明现在赵可然已经这个样子了,为什么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呢!看到赵可然这样一副德行,自己心中还真的是充满不爽啊!

  于是赵可人连忙一脸笑容的看向赵可然,“姐姐,你来得还真是早啊!”

  看着脸上虽然满是笑意,但是,眼中却是满满的阴狠的赵可人,赵可然十分淡定的笑了笑,“是啊!妹妹你也是知道的,这次的事情可是关乎到我的清白啊!我自然是要早一点来的啊!”

  “清白?是吗?”赵可人似笑非笑的看向赵可然,眼中满是幸灾乐祸,“姐姐,虽说,你觉得自己是清白的,但是,要是刘姨娘觉得你不是清白的,到时候,你该怎么办才好呢?”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赵可然一点也不着急,“妹妹,你想太多了,我和刘姨娘无冤无仇的,我没有害过她的话,我相信她也是不会冤枉我的。”

  看着赵可然的样子,赵可人还真的不知道,她究竟是哪来的自信,怎么会认为刘姨娘一定会帮她洗清冤屈呢?

  “是吗?”赵可人笑得十分假,“看来姐姐还是挺有自信的嘛!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要知道,要是这次的事情真的栽倒姐姐身上的话,那就真的不太好了,不是吗?”

  看着赵可人虚伪的样子,赵可然在心中冷笑,但是她不是笨蛋,绝对不会和赵可人在这件事情上有任何争执的,要知道,现在,自己可是嫌疑犯之一啊!要是这个时候,再和赵可人发生争执的话,到时候要是人家知道了,那么即使自己到最后洗清了冤屈,到时候还是火落人话柄的。不过——

  赵可然想了想以后,嘴角勾起一抹笑,“妹妹,你还真是多虑了。难道你认为爹是个如此不公平之人吗?难道你觉得,要是我没有做的话,爹也会把事情安到我的头上来吗?还是说,在你的心中,爹就是这样一个不分青红皂白的糊涂人呢?”

  听到了赵可然的指控以后,赵可人急了,要是这些话被别人听到,在传到爹的耳中,那就真的是糟糕了,于是连忙开口反驳道,“你在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你不要冤枉我。”

  看到赵可人着急的样子,赵可然微微一笑,“可人,你怎么就这样着急啊!是不是被我说中心事了,所以恼羞成怒了?”

  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什么其他的人以后,赵可然也不再和她演戏了,脸上的笑意早就已经消失无踪了,只剩下一脸的轻蔑,“赵可然,你也不用再在这里耍嘴皮子。这里没有外人,我们也不用在演戏了。怎么,你自己现在闯祸了,还想要把我拉下水,是吗?告诉你,没那么容易。”

  看到赵可人的样子以后,赵可然也不再演戏了,笑着开口道,“赵可人,我从来就没有想要把你拖下水,这一点你不用担心,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你这样阴险的。至于我的事情,也不用你担心,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可人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赵可然,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告诉你,我可不是你,我自己的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好的,这一点你就不用担心了。你还是好好想一想,等一下该怎么为自己洗脱罪名比较好吧!”

  对于赵可人的话,赵可然一点也生气,而是笑着说道,“这一点你就放心好了,我相信清者自清。不过,赵可人,我还是要劝解你一句,你要是有时间的话,还是好好想一想你自己的事情吧!选妃宴快到了,你还是好好的准备一下,不要把心思都放在我身上比较好。”

  提起选妃宴,赵可人的心情立刻变得十分好。选妃宴快到了,太子已经向她表白过了,自己已经没有婚约在身了,还能去参加选妃宴了。看来太子妃的宝座,自己已是十拿九稳的了。到时候,只要自己当上了太子妃,看她赵可然还有什么本事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的。

  一想到这一点,赵可人的心情就变得十分好,“这一点,姐姐你就不要担心了。我相信就凭我的才情,是绝对不会让爹失望的。倒是姐姐你,还真的是要好好地想一下了。要知道,虽然现在姐姐你已经是郡主了,但是,你也知道选妃宴这样的事情上,郡主的身份可是帮不了你多少的。”

  虽然赵可人的话里都是称呼姐姐的,但是,赵可然还是可以听出,她的话语讽刺意味十分强,她的意思就是说,自己的才情比不上她,所以,即使自己是郡主,也绝对赢不了她的吗?

  但是,听到赵可人这样的话语,赵可然的心里却是一点也不生气,她一脸温柔的看向赵可人,“这件事情,可人,你就不要担心了。我可是很看得开的,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有些事情是不能强求的。再说,你也知道,我的婚事,自有皇上做主,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倒是你,刚刚才解除了婚约,就不知道,主位皇子是否介意而已。”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可人气的咬牙切齿的,她的意思是,自己现在的名声这样差,所以一定不会被选上,是吗?哼,赵可然竟然敢这样小看自己,到时候,自己当上了太子妃以后,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一想到太子,赵可人的心情才好一点,“姐姐还是管好自己就好,我的事情,你还是不要管太多的好。”

  赵可然笑了笑,状似不经意的开口,“那就好,不过,其实说起来,我们都比不上依渺表姐啊!她的家世和才情都这样的好,看来这次的太子妃人选,是非她莫属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可人心中一惊,眉头紧锁,出口的语气也不好,“谁说的,她不过就是家世好一点而已,凭什么就一定可以坐上太子妃的宝座呢!到时候,太子选谁,还是个未知之数呢!”

  看到赵可人的样子以后,赵可然就知道,自己已经在赵可人心里埋下阴影了,即使她嘴上说着不在乎,但是,心里还是一定会有防范的。到时候,看着秦依渺和赵可人斗起来的话,肯定十分好玩。

  想到这,赵可然勾起一抹笑,“是吗?”

  看着赵可然的样子,赵可人心里十分不高兴,也不管了,就自己一个人快步先走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