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难分是非

   赵可然自然是不会让赵可人这样来陷害自己的,于是,她马上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开口道,“可人,你究竟在说什么啊!你看到事情发生的经过了,是吗?要不然的话,你怎么会认为是我的错呢?你这样的不分青红皂白,真的是太让我伤心了。”

  赵可然的话让赵可人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毕竟,她并没有看到事情的经过,只是听说而已,但是,她也不是笨蛋,“姐姐,你误会了,我不过就是听赵莹这样说,所以才开口劝慰而已,我也只是好心而已,姐姐不要见怪。”

  赵可人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赵莹身上,一点麻烦都没有惹上身,反而让人觉得她是好心而已。

  就连赵可然也不得不感叹,某些时候,赵可人的确是十分聪明。不过,赵可然也绝对不是吃素的,她似笑非笑的看向赵可人,“看来可人,你和三妹妹的感情还真的是挺不错的啊!你宁愿相信她,也不愿意相信我这个同胞姐姐。”

  赵可然话音刚落,赵可人只感到一阵难堪。府里面谁不知道,自己现在和赵莹自从那次的事情以后,就已经势成水火了,即使见面也绝对不会打招呼的,现在赵可然这样说,摆明了就是讽刺自己而已。

  赵可人不是笨蛋,自然是知道赵可然的用意的,所以,即使是心中再想要落井下石,赵可人也忍住了,决定还是静静的作壁上观好了。反正,她相信,这次的事情,赵可然可没那么容易躲过去,退一万步讲,要是赵可然真的躲过了,那么接下来倒霉的肯定就是赵莹了。上次的事情,自己可是还记着的。反正无论她们那个倒霉,都不关自己的事情,自己又何必去管呢!

  一想到这一点,赵可人决定先不开口,观察一下状况以后再做决定。

  看到赵可人已经闭上了嘴巴,赵可然上前,开口道,“爹,这次的事情,的确是一个意外。是我不小心推到刘姨娘的,所以,刘姨娘才会摔跤的。但是——”

  赵可然的话还没有说完,赵松就已经发火了,“什么,是你做的。你究竟知不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啊!你这个——”

  看到了赵松的大吼大叫,赵可然一点也不胆怯,在赵松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就已经打断了他的话,“爹,你先别生气,先听我把话说完,可以吗?”

  “那好,你说。”赵松虽然是十分生气,但是他还是具有理智的,现在的他还是记得,眼前的赵可然虽然是他的女儿,但是,也是皇上亲封的文郡主。所以,他还得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

  赵可然继续说道,“没错,的确是我推到了刘姨娘。但是,这也是事出有因的,要不是——”。

  “大姐姐,明明就是你的错,你就承认吧!”在一旁的赵莹看到了赵可然开口以后,连忙打断赵可然的话,她不知道刚刚赵可然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但是,她还是害怕。所以才会开口打断。

  对于赵莹打断自己说话,赵可然不仅没有一点生气,反而是似笑非笑的看向她,开口道,“三妹妹,我还没有说呢!你怎么就这么着急呢!该不会是做贼心虚吧!”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松皱着眉头看向赵莹,眼中充满了怀疑,难道是莹儿做的?

  注意到赵松投来的怀疑的目光,赵莹感到一阵心虚,但是还是大声的说话,想要通过这样要掩饰自己心中的不安,“大姐姐,你别乱说,我有什么好心虚的。”

  赵可然没有理会赵莹,而是径直开口道,“其实我之所以会摔跤,都是因为三妹妹‘不小心’踩到了我的裙角而已。因为三妹妹,所以我才会摔跤的,还不小心推到了刘姨娘。不过,我相信她不是故意的。”

  “什么?”赵松用愤怒的目光看向赵莹。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莹一阵心虚,连忙开口道,“大姐姐,你说的是什么话啊!我怎么就听不明白呢!我什么时候踩到了你的裙角了。我什么时候踩到你的裙角了。你不要做错了事情就那我来当挡箭牌。”

  听到了赵莹的话以后,赵可然装出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三妹妹,你怎么能这个样子呢!我都已经说了,那不过就是一个意外而已,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只要认句错就行了。”

  “大姐姐,明明就是你的错,为什么你要栽赃到我身上呢?”赵莹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就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论做戏,赵可然可不认为自己会输,她也是一副痛心的表情,“三妹妹,你怎么就这样冥顽不灵啊!”

  总之,赵可然和赵莹两个人都是这样你来我往的,一人一句,大家都搞不清楚这次的事情到底是谁的错了。

  “好了。”看到赵可然和赵莹这样一人一句的,赵松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你们究竟在吵什么啊!那个时候,除了你们两个以外,还有谁在场的,让她来说话。”

  听到了赵松的话以后,赵可然面露难色,开口道,“爹,当是,就只有我们在场而已,所有的丫鬟都留在了亭子外面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松的眉头紧皱,现在的他也不知道究竟谁说的才是真话。两个都是自己的女儿。不过,不管怎么说都好,可然现在的地位可不一样了,她现在可是郡主了,马上就要参加选妃宴了。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可然是绝对不能出事的。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弄成这个样子了,要是不处置出个结果来的话,相必大家也是不会服的。不过,这次的事情,即使是可然的错,自己也做不了什么。看来还是得好好地想一想才行。

  不得不说,赵松还真的是个自私自利的人,就在自己的孩子都已经没有了出生的机会的时候,心里想的还是自己的前程。

  就在赵松左右为难的时候,大夫推开门出来了。一看到大夫出来,大家马上就为了上去。虽然已经猜到结果了,但是赵松的心里还是存在着一丝的侥幸,“大夫,怎么样了,孩子抱得住吗?”

  听到了赵松的问话以后,大夫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后,开口道,“唉——太师,你还是节哀顺变吧!你们都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

  虽然已经知道结果了,但是听到了大夫的话以后,赵松还是感到一阵阵头晕。现在的他真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孩子已经没有了,现在罪魁祸首是谁,自己又不知道。

  看到赵松纠结的样子以后,赵可然上前一步,开口道,“爹,你节哀吧!现在最要紧的是查清楚事实。当时,除了我和三妹妹以外,其实亭子里面还有一个人的,不是吗?”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莹脸色大变,她不知道赵可然说的究竟是谁,那个人会不会看到了她的所作所为。要是,那个人看到的话,自己岂不是在劫难逃了。一想到这个,赵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惨白。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现在大家都已经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在赵可然身上,所以谁都没有发现赵莹的不对劲。

  “到底是谁?你快说啊!”赵松十分不耐烦的催促道。

  赵可然看向房间的方向,“是刘姨娘。当时刘姨娘也在亭子里面,她应该会知道事情究竟是怎么样发生的才对。”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松一下子就泄气了,“你看你说的是什么话啊!你姨娘现在还躺在里面呢!你让她怎么说啊!”

  听到了赵松的责备以后,赵可然并没有生气,而是淡淡一笑,“爹,你别急啊!刘姨娘现在的确是没办法说出来究竟是谁害的她,但是,刘姨娘总会醒来吧!到时候就让她来说,看是谁害的她,不就行了吗?”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松转过头来,看向大夫,“大夫,我想问一下,病人究竟什么时候会醒。”

  大夫想了一下以后,恭敬的回道,“回太师,姨娘的的身体底子还是不错的,虽然这次流产伤了身子。但是,现在也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要好好地调养一下就行了。至于你说她什么时候会清醒吧!我只能说,最迟,明天早上她就会醒的了。”

  真一委呢。听到了大夫的话以后,赵松转过头来,吩咐道,“来人,送大夫回去。”

  等到大夫离开以后,赵松转过头来,看向赵可然她们,开口道,“好了,现在这件事情就先这样吧!等到明天,刘氏醒来以后,就知道孰是孰非了,现在你们都先回到自己的院子里面去,没有我的允许,你们都不许出院子,知道了吗?”

  赵可然和赵莹听到了赵松的话以后,两个人行了一个礼以后,齐声应道,“女儿谨遵爹的教诲。”

  说完以后,两个人先后离开了解雨园。在离开以前,赵莹得意的看了赵可然一眼,她现在可是一点也不担心。她就不知道,赵可然怎么会提出这样的建议,她可以十分肯定,在她踩住赵可然裙角的时候,刘姨娘是绝对不可能看到的。所以现在的她一点也不担心了。看来,赵可然是真的急了,才会想要这样来拖延时间。不过,无论再怎么拖延都好,明天早上,赵可然一样会受到惩罚的。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赵莹的心里就十分兴奋,就连昨天晚上在赵可然那里受到的气,似乎也消失无踪了。

  赵可然谁都没有理会,只是径直的回到了春晖园。秦香荷和赵可人在她们离开以后,也相偕离开了。就连赵松也没有久留,在象征性的看了刘氏一眼以后,也离开了解雨园。很快,解雨园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赵可然带着琴香和诗香,回到了春晖园。一回到春晖园,赵可然便直接回到了房间。

  在确定好关上了门以后,琴香才开口问道,“小姐,我们现在改怎么办才好?”

  琴香和诗香都知道,这次的事情恐怕是真的难以善了了。虽然她们早就知道刘姨娘这一胎是保不住的了,但是别人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再说,刘姨娘就是想要找一个替死鬼,现在,小姐竟然这样不小心,着了三小姐的道。现在她们都十分担心,刘姨娘会借此机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小姐身上。

  琴香和诗香的担心,赵可然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她既然开口提了这个建议,那就说明,她是绝对有把握,明天早上,自己是绝对不会被牵扯进去的了。

  赵可然笑了笑,十分淡定的说道,“你们都不用担心,我是绝对不会有事的,我已经想到办法了,绝对会安全过关的。”

  看到了赵可然这样淡定的样子,再加上她自信的话语,琴香和诗香松了一口气,她们相信,既然小姐都已经说了有办法了,那就绝对是真的。

  “那小姐,现在有什么事情要我们去做的吗?”诗香开口问道。她性格是十分沉稳的,知道了赵可然既然已经想到办法了,说不定,要用的着她们,所以,就先开口询问了。

  听到了诗香的话以后,赵可然赞赏的看了她一眼,“呵呵,诗香,你还真是贴心啊!不过,你还真的猜对了,我的确有事情想要你们去做的。”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琴香连忙开口道,“小姐,你有什么事情要我们做的,说出来就好了,我们一定会完成你交给我们的任务的。”

  看到琴香这样急切的样子,赵可然笑了笑,“琴香,你不用这么急,我要你们做的事情不是什么大事,你不用这样一幅严阵以待的样子,就像是要上阵杀敌一样。”

  听到了赵可然这样调侃的话以后,琴香不满的看了一下赵可然,“小姐,人家现在是在为你担心耶!你就不能体谅一下人家的担心吗?”

  看到琴香不满的样子后,赵可然好笑的摇了摇头,“好了,不逗你了。其实事情很简单,现在,所有的决定都是卡在了刘姨娘身上了。所以,现在刘姨娘的证供是十分重要的。琴香,你现在就去监视着解雨园,要是刘姨娘醒了的话,马上告诉我。我要和她见上一面。”

  “知道了,小姐,我现在马上就去。”听到了赵可然的吩咐以后,琴香马上就离开了房间。

  留下来的诗香就这样静静的陪在赵可然身边,也没再说什么话了。赵可然也是静静的考虑着,现在该怎么样去做才好。

  不过,即使赵可然想要安静,也是十分不容易的,月姑的珑儿不知是从哪里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一直在问长问短的。赵可然一边安抚着她们,一边还在不断地想着办法,还真是有够忙的。在安抚了好长的时间以后,月姑和珑儿才勉强的相信,赵可然是真的不会有事。

  这一天里面,赵可然一直都在春晖园里面等着消息,一步也没有离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用完了晚膳,琴香依旧没有什么消息回来。但是,赵可然却也一点也不着急,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其实,赵可然心里是清楚的,自己父亲的为人,自己还是十分清楚的。即使明天,刘姨娘真的说是自己害的她流产的,爹也是绝对不会重罚自己的。就凭自己现在的地位,爹也是绝对不敢轻举妄动的。比起一个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就连影子都没见着的孩子来说,能给他带来利益的女儿更加重要。所以,即使他要罚,也绝对不会有什么重罚的。

  但是,赵可然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光,赵莹竟然不念自己上次帮助她的情分,不仅来威胁自己,而且还想要陷害自己,是吗?这样的人,自己又怎么可能放过呢!所以,这次的事情,自己是绝对不会让赵莹好过的。赵莹不是想要陷害自己吗?那自己也是绝对不会让赵莹好过的。

  赵可然在心里暗下决心,这次一定要给赵莹一个教训,以解自己心头之恨。

  到了戍时的时候,琴香依旧没有回来。赵可然把月姑和珑儿都打发回去休息了。只留下诗香在身边伺候着。

  直到戍时都快过了,快到亥时的时候,琴香才回来,“小姐,刘姨娘已经醒了。”

  听到了琴香额汇报以后,赵可然找来了壹,让壹带着她,向着解雨园的方向飞跃而且。因为,赵松早就已经下令,不让赵可然和赵莹离开自己的院子的。再说,要是这个时候,赵可然真的大摇大摆的去找刘姨娘的话,不就是明摆着告诉大家,她心里面有鬼嘛!所以,赵可然只好让壹带着她,向着解雨园的方向去。至于琴香和诗香则是留在春晖园里面,要是有什么突发事件的话,还有人可以处理。

  解雨园里,快到了戍时的时候,刘姨娘才慢慢地转醒。

  在刚刚清醒的是,刘氏一时还记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感觉自己似乎浑身都疼,而且肚子里面似乎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

  “盼儿,盼儿。”刘姨娘开口叫唤道。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喉咙都已经啥呀2了,说起话来,就像是几十岁的老太婆一样。

  听到了刘氏的叫唤声以后,盼儿马上跑到了床边,看到了刘氏眼睛已经睁开了以后,十分开心,“姨娘,你终于醒了,你都不知道,你都睡了差不多一天了,还真的是担心死我了。”

  看到了盼儿以后,刘姨娘并没有注意到盼儿所说的话,现在,她只觉得自己的喉咙似乎像是被火在灼烧一样,“水,水。”

  听到了刘姨娘模模糊糊的话以后,盼儿马上就倒了一杯水,然后回到了床边,轻轻地扶起刘氏,小心的喂着刘氏喝水。

  刘氏在喝了一大杯水以后,喉咙终于好受多了,这个时候,她才记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于是,她连忙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发现自己的肚子已经瘪了,感到十分震惊,“我的肚子呢?我的孩子呢?”

  看到了刘姨娘这样的反应以后,盼儿连忙开口安抚道,“姨娘,你还是节哀顺变吧!你现在才刚刚流产而已,不能再这样激动了,这样对你的身体不好。”

  说到这的时候,盼儿停了一下,想了想后,还是开口道,“姨娘,不要再伤心了。反正,其实你我都知道,这个孩子是保不住的。”

  听到了盼儿的话以后,刘氏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感受,似乎有一点茫然若失,就像是最重要的东西已经离自己而去一样。可是,同时,好像又送了一口气一样。反正,她也是说不清,自己这样复杂的感情究竟是为什么。

  在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以后,刘氏开口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流产了,究竟是谁害的。”

  刘氏实在是不记得了,究竟自己为什么会突然之间摔倒的。

  盼儿摇了摇头,开口道,“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我还在亭子外面呢!所以什么都没有看见。不过,三小姐说是大小姐撞到你的,而大小姐则说,她撞倒你,是因为三小姐踩住了她的裙角。现在就连老爷都不知道是谁对谁错,所以现在问题十分难搞。老爷说了,明天的时候,要询问你,究竟还记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大小姐和三小姐都已经禁足了,就等着你明天的证词了。”

  听到了盼儿的话以后,刘氏努力的回想,但是,还是什么事情都想不起来。

  看到刘氏的样子以后,盼儿在一旁十分担心的开口问道,“姨娘,现在你的证词是最重要的。反正现在已经有替死鬼了。到时候,我们再把事情推到那个替死鬼身上不就行了吗?”

  听到了盼儿的话以后,刘姨娘陷入了沉思,就是不知道该找谁来当这个替死鬼好。就在她还在深思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刘姨娘这是在选替死鬼,是吗?”随着这句话的话语刚落,一道黑影闪过。

  刘姨娘只感到自己眼前似乎有一阵风吹过一样。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看到赵可然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