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刘姨娘出事

   很快,两个人便已经到了亭子那里了。一到了亭子那里,赵可然就发现了亭子里面已经有人了。一看到亭子里面的人以后,赵可然不禁扶额,还真是冤家路窄啊!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啊!怎么老是碰到一些不想要见到的人呢!

  赵可然不禁觉得自己今天还真的是够倒霉的,难得出来花园走一趟,不是遇到平日里避之唯恐不及的刘姨娘,就是遇到才刚刚和自己发生矛盾的赵莹。看来自己这几天的运气还真的不太好啊!不过,看见赵莹,赵可然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两个人刚刚才吵完架,现在见面还真的是有一点尴尬。再说,赵莹临走以前的眼神自己是看到的,就不知道她想要闹出什么事情来。

  就在赵可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刘姨娘就先开口了,“三小姐,你原来也在这儿啊!看来今天还真的是个好日子啊!大家都出来花园散步。”

  赵莹在昨天晚上被赵可然拒绝了以后,就一直闷闷不乐的,所以才会想要出来花园散步的。后来,她就来到了亭子里面休息,顺便想一想,看还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参加选妃宴。就在她想得出神的时候,她忽然听到有人叫她。

  听到了声音以后,赵莹回过神来,转过头一看,就看到了自己现在最不想见的人,心中气愤难耐,开口就是讽刺,“哎呀,这不是我们的文郡主吗?怎么今天这样好的心情,出来游荡啊!怎么不在房间里面准备着,要知道选妃宴马上就要开始了。你现在虽然是郡主,但是,也不一定能选的上啊!怎么就不好好的去准备一下呢?”

  听到了赵莹冷嘲热讽的话以后,赵可然的脸色一点也没变,十分从容的来到了赵莹所坐的石凳处,施施然坐下,开口淡淡的说道,“谢谢三妹妹的关心,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看着办的,三妹妹还是不要操心了。要知道三妹妹现在可是事情特别多啊!怎么有时间来关心我呢?”

  “你——”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莹的心情就更差了,“大姐姐还真是口舌伶俐啊!就是不知道到时候选妃宴的时候,大姐姐你是不是还是这样的伶牙俐齿呢!”

  “这就不劳三妹妹操心了。”赵可然淡淡的回道,“就算我在选妃宴上无话可说都好,也总比三妹妹就连参加的机会都没有。”

  听到了赵可然讽刺的话以后,赵莹感觉气不打一处来这一点要好多了,“是啊,我是没有机会,但是大姐姐,你即使参加了,能不能被选上也不过是一个未知数,不是吗?”

  面对着赵莹这样的话,赵可然却一点也不生气,依旧是淡淡一笑,开口道,“谢谢三妹妹关心,但是,我一点也不担心,要知道,即使这次选不上,那也没关系,不是吗?皇上已经金口玉言说过了,我的婚事,得由他来做主,这样的话,我只要安心等着就行了,不是吗?”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莹心中更是愤愤不平了。要知道,赵可然说起的婚事可是她心中的最痛。明明她和赵可然都是爹的女儿,为什么大家的待遇就相差这样多呢!赵可然一出生就拥有了大家都梦寐以求的婚约。那是长辈定下的,为了这件事情自己不知道是嫉妒了多久,后来,终于她的婚约解除了。可是,自己还没来得及高兴。转眼间,赵可然就成了文郡主了,而且还有皇上亲自为她赐婚,虽然不知道会是谁,但是皇上赐婚的对象会差吗?而自己呢?自从得罪了母亲以后,整天就得为自己未来的路做打算。

  一想到这一点,赵莹就气的咬牙切齿的。赵可然的命都已经这样好了。可是竟然还不肯帮一下自己。

  赵莹没有再说话,只是暗自在生着气。但是,和赵莹的气愤不同,赵可然表情淡然,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看着亭子外面的风景。

  随后进来坐下的刘姨娘在听到了赵可然和赵莹你来我往的对话以后,自然是发现了两个人之间的不对劲了。她不是笨蛋,两个人之间的火药味这样的重,她要是还看不出来的,那就真的是缺心眼了。但是,她也清楚自己的身份,她不过就是一个姨娘而已,再说,现在自己的麻烦事还没解决呢!哪里还管得上别人的事情呢!

  于是,就形成了一个十分有趣的情景,三个人都坐在亭子里面,而且是围坐在石桌周围的。但是彼此之间却没有任何的交谈,也没有任何眼神上的交流,看起来就像是陌生人一样。

  就这样,一股诡异的气氛在三人之间弥漫开来。过了好一会儿以后,赵可然率先站了起来,开口道,“三妹妹,刘姨娘,我还有事情要忙,就先走了。”

  赵可然实在是觉得干坐在这里实在是十分奇怪,还不如回去春晖园看书呢!再说,和这样两个自己根本就不想要见的人在一起做的话,不仅浪费时间,而且不得不说,还真的是憋得难受啊!

  看见赵可然站起来告别了,刘姨娘也连忙站了起来,笑着说道,“既然大小姐有事,那就先走吧!”

  自从知道了赵可然被册封为郡主以后,尤其是看到了宫里来的公公对赵可然的态度以后,府里的人都已经意识到了,现在的大小姐已经不是以前的大小姐了。她现在可是郡主了,所以大家都不自觉的对她多了几份尊重。

  看见刘姨娘站了起来,赵可然连忙笑着说道,“刘姨娘还是赶快坐下吧!你现在还怀着身孕呢!”

  说完以后,赵可然笑着想要离开了。这个时候的她,并没有注意到在听到她说告辞以后,赵莹眼中闪过的一道狠毒的光芒。就在赵可然想要走的时候,她好像突然感到后面一阵阻力,接着她整个人向前倾去。

  这个时候,刘姨娘就站在她的前面。刚刚在进入亭子以前,赵可然就让琴香和诗香留在了亭子外面了,再加上十分突然,她们也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发生在一刹那之间。毫无意外的,随着“哎呀——”一声,赵可然向前倾的时候,推到了刘姨娘。

  刘姨娘也并没有注意到赵可然,刚想要坐下来的时候,忽然就感到了一直推力,接着整个人就向后倒去,接下来,她就只感到肚子上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痛楚,她忍不住就开口大喊,“好痛,我的肚子好痛。”

  赵可然也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似乎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所有的事情就已经发生了。看到了赵可然摔倒在了地上,琴香和诗香都吓了一跳,连忙就跑进来亭子里面,扶起了赵可然,“小姐,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啊!”

  这个时候,赵可然才真的反应过来了,在琴香和诗香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开口道,“我没事,也没有受伤。”

  听到了赵可然的回答以后,琴香和诗香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别人怎么样她们一点也不在乎,但是小姐绝对不能受到一点伤害,要不然的话,殿主一定会大发雷霆的。所以,在听到赵可然没事以后,她们才真正放下心来。

  赵可然站起来以后,才知道,原来自己在摔倒的时候,撞到了刘姨娘,现在刘姨娘正抱着肚子,躺在地上喊疼呢!她的丫鬟盼儿就在她的身边,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看到了这样的情景,赵可然连忙上前去,一看,暗地里叫了一声糟糕,因为刘姨娘的身下全是血,已经见红了。

  看到那个丫鬟还在一边六神无主的样子,赵可然大喊,“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啊!你家主子都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了,你还不去请大夫,只会在这里哭,有用吗?”

  听到了赵可然的大喊以后,盼儿才回过神来,连忙站起来,跑了出去请大夫了。

  在盼儿走了以后,赵可然回过头来,吩咐道,“琴香,你现在赶快去找几个粗使婆子来,合力把刘姨娘抬回解雨阁。诗香,你现在马上就去通知老爷和夫人,就说,刘姨娘出事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吩咐以后,琴香和诗香连忙走了出去,一时之间,亭子里面就只剩下刘姨娘、赵可然和赵莹三个人了。刘姨娘就躺在地上,一个劲的喊疼,脸色十分惨白,身下还是不断的出血。

  赵可然心里也是十分着急,但是嘴上却是依旧不断地安慰着刘姨娘,“没事的,没事的,已经去请大夫了。不用担心。”

  赵可然一边安抚着刘姨娘,一边抬起头来偷偷的打量着赵莹。刚刚的时候,她就已经十分怀疑是有人陷害她了。果不其然,她在赵莹的脸上看到了一股诡异的笑容。看来,刚刚真的是赵莹害自己的。要不然的话,自己又怎么会无端端的就摔了一跤呢!看来是赵莹踩着自己的裙摆,才会害的自己摔跤,从而推到刘姨娘的。

  赵可然知道自己现在恐怕是已经惹来了不小的麻烦了。看来这次的事情恐怕真的难以善了了。不过,赵可然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的光芒,自己是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本来以为这样已经死心了,可是没想到她现在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来陷害自己,完全没有顾忌到自己上次帮她的恩情。

  在一旁的赵莹在看到赵可然的样子以后,心中就感到十分痛快,刚刚在赵可然要离开的时候,是她偷偷的踩住了赵可然的裙角,害的她摔跤的。

  结果,果然不出所料,赵莹十分得意的看向赵可然。赵可然现在有麻烦了,谁叫她不肯帮自己,所以,这次自己陷害她的事情,那也是她活该。赵可然不是很得意吗?以为她是郡主就了不起了,竟然敢瞧不起自己,不肯帮自己,是吗?那自己就给她制造一些麻烦,算是回礼好了。

  难有的得。看到赵莹向自己投来的幸灾乐祸的眼神,赵可然眼中迸发出狠厉的光芒,看先赵莹,一字一句的开口道,“赵莹,看来你的日子是过得太舒适了,是吗?那我就成全你,既然你敢陷害我,那我也不会客气的。”

  看着赵可然的眼神,听着赵可然的话,赵莹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到一阵心惊胆战的,但是,她还是连忙平静下来,一脸无辜的看向赵可然,“大姐姐,你说什么呢?请恕妹妹愚钝,我是真的听不懂。不过,大姐姐,你也太不小心了。你看,要不是你走路蛮蛮撞撞的,又怎么会推到刘姨娘呢!唉,你要知道,刘姨娘现在已经怀孕了。看样子,孩子是保不住的了,大姐姐,到时候爹要是责怪下来的话,你该怎么办才好呢?”

  看到赵莹幸灾乐祸的样子,赵可然一边安抚着刘姨娘,一边用凌厉的眼光的看向赵莹,“是吗?三妹妹,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到底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到时候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以为你脱得了关系吗?”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莹心中感到不安,但是只要一想到赵可然昨天晚上对她说的那些话,她心中就觉得憋屈,“这个就不劳大姐姐担心了。大姐姐,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应该是好好地想一想,等一下该怎么样向爹解释比较好吧!”

  赵可然冷冷的看了赵莹一眼以后,没有再理会她了,只是一味的安抚着刘姨娘,并且在心里祈祷,大夫快点来而已。

  赵可然心里十分清楚,刘姨娘的这一胎无论如何都是绝对保不住的了。之前她就知道刘姨娘的这一胎是保不住的了,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胎居然会栽在自己身上而已。不过,看来,赵莹是嫌日子过得太好了,是吧!既然敢这样陷害自己,自己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赵可然眼中散发出狠厉的光芒,心中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狠狠地教训一下赵莹才行。。

  没过多久,就来了好几个粗使婆子了,赵可然连忙指挥她们把刘姨娘抬回来解雨院中。才赶回到解雨院中不久,大夫也来了。大夫、丫鬟,还有那些婆子,进进出出的,而且都是端着一盆盆血水的。赵可然看着一盆盆的血水,心中也是十分不忍的。虽然说,自己心里是清楚的,刘姨娘的这一胎无论如何都是保不住的了。但是,知道归知道,当看到这一盆盆的血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感叹。无论如何都好,这个总归是一条生命啊!

  不仅是赵可然,就连赵莹也没有离开。赵莹现在的心情和赵可然的可是绝对截然不同的。赵莹并不知道刘姨娘这一胎一早就保不住的了。其实,本来,她的确是想要害赵可然的,但是,她的本意只是害刘姨娘动一下胎气而已。即使刚刚刘姨娘出血了,她也不觉得有多严重。但是,现在看着一盆盆的血水,她就知道,自己这次做的大概真的太过火了。但是,现在事已至此,一切都已经成定局了。

  赵莹看到了这样严重的后果以后,心中暗下决心,这次的事情既然已经弄成这个样子了,那么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往赵可然身上推才行。

  时间不断地流逝,房间里面断断续续的传来一阵阵的惨叫声,听得外面的人都感到心惊胆战的。

  没过多久,赵松和秦香荷也匆匆忙忙的赶来了。不仅是他们,就连赵可人也闻讯赶到了。

  赵可人一直想找机会把刘姨娘的胎儿的事情栽赃到赵可然的头上,但是还没有开始实施他的计划。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出手,赵可然就已经栽了。这不禁让她感叹,看来老天爷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自己只是想而已,老天爷就已经帮她做了。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所以,一听到刘姨娘出事了,而且和赵可然有关的时候,赵可人就忍不住赶了过来了。就是想要看赵可然的笑话,顺便落井下石的。

  一进解雨院,赵松就十分着急的开口问道,“现在怎么样了,孩子怎么样了,还能保得住吗?”

  听到了赵松的问话以后 赵可然开口回道,“爹,刘姨娘应该不会有事的,但是,孩子大概是保不住了。我看见,刘姨娘出了很多的血,所以,胎儿的事情,还是算了吧!爹,你还是要有心理准备会比较好。”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松只感到五雷轰顶的感觉,因为人丁单薄的缘故,他一直十分期盼这个孩子的来临,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一想到这个,赵松感到眼前一黑,差点就要昏倒了。

  看到赵松的样子以后,一旁的秦香荷连忙上前扶住赵松,开口安慰道,“老爷,小心。你也不要急了。刘姨娘现在还年轻,以后还会有机会的。”

  秦香荷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眼中却是闪烁着幸灾乐祸的光芒的。她一早就看这个刘氏不顺眼了。不过就是一个歌女而已,竟然还想要生下太师府的孩子,她做梦。即使这次的孩子没有流掉,她也是绝对不会让这个孩子出生的。

  想到这,秦香荷的眼中散发出慑人的目光,心中也是在暗想着,一直以来,自己都是想尽办法阻止这些妾室怀孕的,但是,刘氏竟然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怀孕。还真是失算啊!不过,这样的失误只能又一次,刘氏,经过这次以后,你永远都别想要再有机会怀上孩子了。

  对于秦香荷的安慰,赵松的心情却一点也没有变好,他已经好多年的都没有孩子出生了,现在好不容易又有了一个孩子,但是竟然就这样子失去了,心中悲愤万分,对于这些不痛不痒的安慰,又怎么能能听的入耳呢!

  看到赵松如此悲愤的样子,赵可人想了一下以后,装出一副伤心的样子,上前一步,开口道,“爹,你还是节哀顺变吧!弟弟已经没了,你可不能再出事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查出,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样回事,一定要为还没来得出生的弟弟讨回公道,这个才是当务之急啊!”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赵可人眉头一皱,她就知道,赵可人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打击自己的机会的,怪不得赵可人会这样着急的赶来,看来是收到了风声,想要来陷害自己的吧!果然,还是不能小看赵可人啊!

  而赵松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如梦初醒,一脸愤恨的看向赵可然,“可然,你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姨娘的孩子会流掉的,无端端的,她怎么会摔跤呢?”

  赵可然刚想开口,赵莹就抢先开口了,“爹,其实这次的事情就是个意外,大姐姐也不是故意的。”

  赵莹生怕赵可然会说些什么不利于自己的话,于是决定先下手为强,首先开口,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赵可然身上。

  听着赵莹明了帮着她,但是实际上是在暗害她的话语,赵可然眉头紧锁,还没来得急开口,就已经听到了赵松的怒吼,

  “你说什么,可然,是你害的你姨娘流产的,是不是?”

  赵可然还没有开口,一旁的赵可人就假惺惺的开口安抚道,“爹,你先别生气,大姐姐她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生气了。大姐姐,你还不赶快向爹道歉。”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赵可然在心里冷笑,赵可人还真的不放过任何机会来害自己啊!明理是在帮自己,但是暗地里却是在暗示这件事情就是自己的错了。要是自己真的道歉的话,那不是说自己已经承认这次的事情就是自己的错误了吗!还真是自己的好妹妹啊!无时无刻不在算计着自己,就是想要害自己,是吗?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