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赵莹威胁,花园偶遇

   听到了赵莹的话以后,赵可然只觉得好笑,“三妹妹,你也会说了,我是一个郡主,那你就应该知道,我这个被皇上册封的郡主不过就是名义上的而已,你看我有什么实权没有?我什么权力都没有,我怎么能帮到你呢?”

  听到了赵可然的推辞以后,赵莹急了,“可是,你是郡主啊!还是皇上亲自册封的,为什么就不能帮我找个忙呢?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你去帮我求一下皇上的话,说不定,我就可以参加选妃宴了。”

  听到了赵莹这样异想天开的想法以后,赵可然感到无语,“三妹妹,你以为我是谁啊!还去求皇上呢!你说的倒是轻巧,那你怎么就不去求呢?你究竟知不知道皇上是谁啊!他住在什么地方!那里可是皇宫啊!你不想要命了,我还想要呢!”

  “可是,可是——”听到赵可然一味的推辞,赵莹感到心急如焚,“你明明就有办法,为什么就是不肯帮我呢?”

  赵莹就是认定赵可然是有办法的,但是就是不肯帮自己。这一点让她感到十分不满,同时更加坚持自己的观点。

  看到了赵莹执迷不悟的样子,赵可然感到万分无奈,她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轻轻地摇了一下,开口十分坚决的回道,“三妹妹,抱歉,你说的事情我是实在没有什么办法,所以你还是请回吧!毕竟这次的事情可是皇上亲自下的圣旨,你要是有什么不满或者请求的话,你就去找皇上吧!不要来找我,我可什么主都做不了。”

  赵可然知道自己的话说得有些重了,但是,对于赵莹的请求,她真的是无可奈何,她就不知道,为什么赵莹会认为自己有这么大的权力,可以让她去参加选妃宴呢?看来赵莹还真的是不够聪明,要不然之前的话,又怎么会被赵可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呢!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莹感到心中的火气不断地往上冒,自己都已经这样低声下气了,可是没想到赵可然竟然还这样拒绝自己,而且还说出这样的话。

  想到这一点,赵莹心中的火气就更甚了,她眼中迸射出一种愤恨的光芒,咬了咬牙,开口道,“赵可然,你要是不肯帮我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听到了赵莹威胁的话语以后,赵可然轻轻地皱起来眉头,好笑的看向她,“是吗?你想要对我不客气,那你觉得你能对我怎么那不客气呢?”

  对于赵莹的威胁,赵可然是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她并不认为,就凭赵莹有能力让她怎么样。不说自己现在已经是郡主了,就说自己身边还有琴香和诗香,她们两个人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所以,她并不认为,就凭现在的赵莹,能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情来。

  看着赵可然满不在乎的样子,赵莹心中的怨恨就更加深了,“赵可然,你要是不肯帮我的话,那我就把你上次教我陷害赵可人的事情都说出来,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说完以后,赵莹十分得意的看向赵可然,她自认为自己的这个威胁是十分有用的。因为上次的事情的确是赵可然教她的,要是说出来的话,相信赵可然是绝对不会好过的。所以她相信赵可然一定会妥协的。此时的她,早就已经忘记了,上次的事情,要不是赵可然的话,她在就被爹以谋害嫡姐的名义给处罚了。

  听到了赵莹的话以后,赵可然还真的是哭笑不得,这个赵莹,上次的事情自己帮了她,她竟然敢拿那件事情来威胁自己,难道她以为这样自己就会妥协了吗?还真是天真。

  赵可然还没有开口,在一旁的珑儿就已经忍不住开口了,上次的小姐帮助三小姐的时候,她是在场的。没想到三小姐竟然敢拿上次的事情来说事儿,她实在是忍不住了,

  “三小姐,你做人怎么能这样呢?上次的事情要不是小姐帮你的话,你早就已经被老爷执行家法了,又怎么可能只是禁足这样小的惩罚呢?你怎么能恩将仇报,现在竟然那这件事情来威胁小姐呢?你做人实在是太不道德了。”

  在一旁的琴香和诗香本来是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但是听到了珑儿的话以后,才知道原来自家小姐竟然救了一只白眼狼。知道这个以后,她们都用鄙视的目光看向赵莹。

  注意到大家鄙视的目光,赵莹却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反而是十分的得意,在她看来,大家现在之所以那么气愤,那是因为被她的话吓到了,所以才注意不愤的,那就说明自己的威胁还是挺有用的。一想到这个,她就忍不住得意的看向赵可然,

  “怎么样,赵可然,你想好了没,要是你不答应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看着赵莹得意洋洋的样子,珑儿、琴香和诗香都是一脸的愤怒和鄙视。赵莹对此视而不见,因为她认为那是她们向自己妥协的前兆。

  赵可然笑了笑,理斯慢条的喝了一口茶以后,才慢慢地开口道,“要是我不答应呢?”

  “什么?”意料之外的答案让赵莹措手不及,“赵可然,难道你就不怕我把上次的事情说出去吗?”

  赵可然笑了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后,慢悠悠的开口道,“好啊,你要是想说的话,那就说出来好了,我是一点也不会介意的。”

  赵可然的表现完全出乎赵莹的意料,听到了这样的回答以后,赵莹感到有些措手不及了,“赵可然,你要知道,只要我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话,那大家就会知道你的真面目的了,还有到时候,无论是爹,还是母亲,都是绝对不会再站在你这一边的了,你真的想清楚了。”

  对于赵莹的话,赵可然却是一点也不再乎,“你都不怕了,我还怕什么?”

  “你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赵莹眉头深锁。

  赵可然笑了笑,“你去说啊!你说出来以后,我就要看一下,倒霉的究竟是你,还是我。你只要把上次的事情说出来的话,那就是说明,你真的是想要谋害赵可人,所以才会想办法脱罪的,到时候,会有什么样的惩罚,我就不知道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莹心中一惊,的确,她只顾着威胁赵可然,但是没想过这件事情会把自己也牵扯进来,但是事到如今了,要是自己现在就退缩的话,那自己就真的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赵莹就咬了咬牙,恶狠狠的开口道,“反正我现在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上次得罪了母亲,她是绝对不会让我有一个好归宿的。这次的选妃宴我又没有资格参加,所以我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现在我是破罐子破摔了。但是,赵可然,你却不一样,你现在可是郡主了,要是你教唆我,陷害赵可人的事情被爹他们知道的话,你也会不好过,不是吗?”

  急我一怎。对于赵莹的威胁,赵可然是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只是轻轻地问了一句,“谁看见了?”

  “什么?”赵可然突如其来的问题让赵莹弄不清楚状况。

  看见赵莹似乎还没有搞清楚,赵可然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我说,你不是说我教唆你,陷害赵可人吗?证据呢?证人呢?”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赵莹一下子愣住了,是啊,自己并没有证据。自己上次是一个人跑来春晖园求救的,当时就除了自己和赵可然,就只有赵可然的贴身丫鬟了,但是她们又怎么可能会为自己作证呢!

  看到赵莹的样子以后,赵可然并没有就此住口。她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向赵莹,居高临下的看向她,眼中却是闪烁着狠厉的光芒,“赵莹,你还是不要白费心机了,你要想扳倒我,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啊!还敢跑来春晖园对我大呼小叫的,你还真的以为你自己是什么三小姐吗?你今天难道还没有清醒吗?我告诉你,太师府没有三小姐,只有三姑娘。”

  赵可然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个威严,这个与平常温和从容,淡定优雅的她完全就像是两个人而已。这个时候的赵莹不得不承认,现在的赵可然已经不仅仅是太师府的大小姐了,她还是一位真正的从一品尊正镇国文郡主了。看到这样的赵可然,赵莹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

  不仅是赵莹,就连在一旁伺候的珑儿、琴香和诗香也是一脸的惊讶,她们从来没有见过自家小姐这个样子的。但是,不得不说,自家小姐现在的这个样子,还真的是很有威严。也是这个时候,她们记得,她们的小姐现在已经是郡主了。

  接下来,赵可然却没有给赵莹任何一点缓冲的时间,继续开口道,“你要是想说的话,那你就去说好了,我告诉你,你现在即使是有证据说明是我叫你的,那也没用。”。

  听着赵可然的一字一句,赵莹心中只是感到无限的心惊肉跳,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呆呆的看向赵可然。

  赵可然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赵莹,你要知道,我现在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太师府大小姐了。我告诉你,即使这件事情真的是我做的,那又怎么样,我现在可是郡主了,你认为爹娘他们有胆子对我做出什么事情来吗?要说婚事的话,那我就更不怕了。我的婚事就只有皇上能够做主,就连祖父都没办法干涉,你认为爹娘能干涉吗?但是,你就不一样了,你以为,这件事情爆出来以后,你还会有好日子过吗?到时候,不管是爹,还是娘,都会对你恨之入骨吧!毕竟你这样去陷害他们心中的骄傲。到时候,你这一枚棋子,大概会成为弃子吧!”

  赵可然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锤子一样,敲打着赵莹的心。她十分清楚,赵可然说的话都是真的,要是这件事情说出来的话,到最后遭殃的就只会是自己,赵可然绝对会好好的。但是,要是要自己这样放弃的话,自己还真的是不甘心。

  赵可然看着赵莹一脸不甘心的样子,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轻轻地踱步,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好,笑着开口道,“三妹妹,时候也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要不然到时候,天要是太黑的话,我怕你会摔跟头啊!”

  赵莹知道自己今天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成功的了。这个时候的她,对于赵可然的怨恨之情就更是深了,她固执的认为,赵可然是绝对又能力帮她的,但是就是不愿意而已。一想到这个,赵莹心中的恨意就更深了。

  她站了起来,满眼恨意的看向赵可然,“赵可然,你也不要太得意。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现在是郡主了,我就奈何不了你。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咱们走着瞧。”

  说完以后,赵莹大步流星的离开了春晖园,带着满腔的恨意,头也不回的走了。

  赵莹离开了以后,赵可然十分头疼的按了一下自己眉心,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她还真的没想到赵莹竟然会来春晖园闹这一场的。她不否认,自己上次帮助赵莹的时候,的确是存在着私心的,但是,到底自己也是帮了她一个大忙,不是吗?可是没想到,赵莹还真的是一只白眼狼,而且还是一只没什么脑袋的白眼狼,竟然想要拿着这件事情来威胁自己,还真是可笑啊!

  不过,不得不说,今天晚上还真的是有够累的,赵可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以后,挥了挥手,开口吩咐道,“好了,你们就先下去吧!我累了,想要休息了。”

  没多久,赵可然就已经躺在床上休息了,而且很快就进入了梦乡。虽然赵莹闹了这一场,不过,赵可然还是没有什么过多的心理负担,所以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当司徒旭到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海棠春睡图。他知道今天圣旨就会到了的,所以今晚才会过来的,但是没想到,赵可然竟然会睡得这样早。不过,他并没有叫醒赵可然,只是看了一会以后,轻轻地在赵可然的额上印上一吻以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开的。

  第二天起床以后,赵可然感到心情还是十分好的,仿佛赵莹昨天晚上闹的那一次只是一个梦而已。不过,说白了,其实不过就是因为赵莹实在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本事,所以,说到底,赵可然还是没有把她放在心上。

  在用完早膳以后,赵可然的心情十分的好,不仅是因为昨天的那一道圣旨,更是因为昨天晚上收拾了赵莹一顿,所以现在她的感觉的就是心情开朗的。在加上天气还是十分不错的,已经是秋天了,不再像夏天那样的炎热了,反而是带有一股凉爽的秋意。这样好的天气,赵可然可不想要辜负。所以,她带着琴香和诗香。来到了太师府的花园里面散步。不过,她要是早就预知自己会在花园里面会遇到自己避之唯恐不及的人的话,那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去的。不过,就是因为她不知道,所以,她还是十分兴高采烈地去了花园。

  而在同一天去花园的不仅仅是赵可然,还有一个人,她也去了花园,那就是现在正怀着身孕的刘姨娘了。

  刘姨娘这几天的心情都十分不好。当初她好不容易用了育子散以后才怀上了孩子,但是没想到,这个孩子最终还是保不住。虽然孩子现在还在她的肚子里,但是大夫已经跟她说过了,这个孩子是绝对没办法撑到足月出生的。一想到自己费了这样大的劲才怀上的孩子竟然保不住的时候,她就感到十分气愤,很恨一直以来害的她没办法怀孕的秦香荷。

  但是,在气愤过后,她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孩子绝对不能白白牺牲,她不是没有想过要把孩子的事情栽赃到秦香荷头上。但是秦香荷的身份背景,她是十分清楚的,到时候,这件事情要是严查起来的话,自己怕也脱不了干系,所以,只好放弃这个想法。

  而随即,她又想到了要把这件事情栽赃到孙氏身上。要说她最恨的人是秦香荷的话,那么她第二恨的人,就绝对是孙氏了。没错,孙氏的确是没有做过什么害她的事情,但是,孙氏的地位,还有孙氏生下了太师府唯一一个男丁的这些事实,都令她感到气愤。凭什么大家都是妾室,孙氏的地位就这样硬生生的高了自己一头了。所以,她就想要把事情都推到孙氏头上。但是,没想到,孙氏竟然一直都不肯赴他的约,甚至在她去随风园的时候,也是称病避而不见的,这样的让她十分着急。现在的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时间越来越近了了,自己的胎怕是保不住了,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到一个替死鬼。

  要是自己流产的话,到时候查起来,就怕事情会败露,但是又找不到替死鬼,所以她现在过的每一天都是煎熬。

  看见刘氏这样的烦躁,盼儿十分担心,于是就只好建议刘氏出花园去走一下,散一下心。刘氏最近的心情也的确是十分不好,于是就同意了。

  就在刘氏和盼儿在花园里面散步的时候,她们就看到了同来花园散心的赵可然了。

  毕竟现在赵可然已经是郡主了,所以,看到赵可然以后,刘氏也是十分识趣,走上前去,马上就开口请安,“妾身见过大小姐。”

  虽然现在赵可然已经是郡主了,但是府里面的人还是习惯称呼她为大小姐。不过,即使称呼上是大小姐,但是,大家心里都十分明白,这可不仅仅是大小姐了,而是一位皇上亲封的郡主了。

  赵可然一看到刘氏,心中就暗叫一声“糟糕”,要知道,现在刘氏的状况是什么样的,她是十分清楚的。现在刘氏随时都有流产的可能性,所以,最近这段时间以来,她都尽量避免和刘氏碰面,就是怕出现什么意外。但是没想到,自己难得出一趟花园,竟然就碰上了刘氏,这个还真的让人不禁要感叹一声,命运啊!

  不过,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赵可然脸上还是挂满笑意的,连忙上前去,扶住刘姨娘要行礼的身子,开口道,“刘姨娘,大家都是一家人,又何必多礼呢!再说,你现在还怀着身孕呢!”

  听到了赵可然提到自己的身孕,刘姨娘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不自然,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以后,笑着开口回道,“那妾身就谢过大小姐了。”

  其实,在赵可然一回来的时候,刘氏就对于她百般的刺激,也是希望能把这只黑锅栽倒在赵可然身上的。因为她一直觉得赵可然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妥,所以想要先下手为强的。但是,她没想到,赵可然现在已经是郡主了,所以她连忙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转过来想要陷害孙氏的。

  刘氏十分清楚,现在自己是绝对没办法和赵可然抗衡的,要知道,现在赵可然已经是郡主了,而且马上就要参加选妃宴了。所以,即使自己真的把胎儿的事情栽赃给赵可然的话,不说会不会成功,即使成功了,那也没有什么用。反而会因此和赵可然结下梁子,这样实在是太不划算了。所以,今天即使遇到了赵可然,她也并没有萌生什么坏的念头,只是单纯的上前来打个招呼而已。

  但是赵可然是一个十分谨慎的人,她是绝对不会让自己有机会处在危险当中的,于是她开口提议道,“刘姨娘,你现在怀着身孕呢!也不宜久站,不如我们就去亭子那里去坐一下吧!”听到了赵可然的建议以后,刘氏笑了笑,开口道,“那就谢谢大小姐关心了。”

  很快,两个人便已经到了亭子那里了。一到了亭子那里,赵可然就发现了亭子里面已经有人了。一看到亭子里面的人以后,赵可然不禁扶额,还真是冤家路窄啊!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啊!怎么老是碰到一些不想要见到的人呢!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