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安慰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孙姨娘忍不住后怕,她从来没想到,原来自己一直被别人算计着。亏自己还在傻乎乎的为她着想着,看来自己还真的是看不透啊!

  想到这,孙姨娘忍不住叹了口气,“唉,没想到,我竟然一直被别人算计着,也还好,这几天,我都没有去赴约,要不然的话,现在的我大概也不能这样悠闲地和大小姐说着话了。”

  赵可然淡淡一笑,“孙姨娘,我这次来主要就是想要提醒你,这段时间你最好还是和刘姨娘保持距离的好,要不然要是她把什么事情赖在你身上,那就不好了。”

  孙姨娘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段时间,我会注意的了,只要刘姨娘叫我,我都会称病拒绝的。”

  赵可然笑了笑,安抚道,“其实孙姨娘,你也不用太担心,这样的时间不会持续太长的,等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刘姨娘的胎已经熬不了多久了,最多还有一个月,孩子就一定会流掉的。”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后,孙姨娘苦笑了一下,“唉,没想到,我们竟然在讨论一个孩子还有多久的生命,而且说得还是这样的云淡风轻。”

  看到孙姨娘的苦涩后,赵可然却是十分淡然,“孙姨娘,我知道你的性子淡然,而且生性善良,但是,你要知道,在这太师府里面生存的话,光靠善良那是绝对不够的,你要知道,在这里,你要是过于善良的话,带给自己的可能就是灭顶之灾了。还有,就算你不顾自己,你也要为风儿着想一下才行,不是吗?”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孙姨娘陷入了沉思之中。一直以来,她对于名利权势看得都比较淡,所以对于所有的一切,她都要去争。但是,没想到,原来即使自己不争,别人也不会放过自己的。看来自己还真的是太没用了。这次的事情,要是不是大小姐提醒的话,可能她真的就会被陷害了。

  以前也是这样,自己的退让却被别人视为懦弱,所以自己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成为别人陷害的目标吗?

  在思索中,孙姨娘不禁怀疑,自己这么多年以来的不争,究竟是对是错。

  看着孙姨娘陷入了沉思之中,赵可然并没有去说任何的话。其实一直以来,对于孙姨娘的淡然,她是欣赏的,但是却不支持。因为这里是太师府,这里的女人太多了,要是一味的退让的话,那么别人是不会因为你的退让而放过你的。你的退让只会让别人认为是懦弱而已,这样的话,人家就会更加肆无忌惮地伤害你。要是孙姨娘再不强大起来的话,自己可以提醒她一次两次,但是却不能提醒她一辈子。所以,一切都必须靠孙姨娘自己想清楚。

  就这样两个人都没有在说话,只是静静地坐着,各自陷入自己的思绪当中。一阵阵的清风徐徐的吹来,但是,却怎么也吹不散她们心中的愁绪。

  因为赵可然已经离开家里五天了,今天刚刚回来,为了表现一下自己的父爱,赵松决定晚膳的时候,他们一家人一起用,就是他,还有秦香荷、赵可然和赵可人四个人一起用晚膳,以表示对可然归家的高兴之情。要是以前的话,别说是离家五天,就算是离家五个月,赵松都不一定记得自己的这个女儿,但是,要知道,现在的赵可然已经不是以前的赵可然了,她现在可是一位郡主了。说起来,甚至可以算是半个皇室中人了。再加上又有皇上的金口玉言许下的承诺,所以对于这个将来有可能给他带来更多荣耀的女儿,他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在晚膳的时候,秦香荷自然也是出席了的。而且,在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的不满,仿佛今天下午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一样。而且在席上,对于赵可然她还是十分关心的,就好像今天下午的事情就只是一场梦而已。

  但是,赵可然心里清楚,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那是绝对不可磨灭的,就算现在娘亲对于她看起来还是十分关心,但是赵可然明白,娘亲对于她现在不过就是嘴上的关心而已,完全没有一点真心的了。但是,对于这样的结果,赵可然也不知道自己是难过好,还是轻松才好。

  而赵可人呢?对于自己的父亲向赵可然示好的举动感到不满。一直以来,无论是爹,还是娘,对于自己都是要比对赵可然要好多了的。但是,现在,爹这样的举动不是摆明了就是说,现在赵可然很重要吗?这样的事情让她心里落差还是十分大的。

  但是,她不是笨蛋,她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还是不宜做任何事情的。尤其是现在自己的婚事闹得满城风雨的时候,所以,一顿晚膳下来,赵可人脸上都是保持着笑容的。而且是不是的关心一下赵可然,以显示自己的姐妹情深。

  总之,这一顿晚膳,不管大家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表面上,大家还是一片和乐融融的。

  用完晚膳回到了春晖园以后,赵可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于是,她早早的就把所有的人都打发出去了。但是,待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以后,她却是怎么样睡不着。

  赵可然来到窗边,看着窗外的月亮。已经过了中秋好多天了,原本象征着团圆的月亮,现在已经越变越小了。看着已经快要变成镰刀的月亮,赵可然的思绪却是一点都不平静。

  其实,赵可然心里十分清楚,其实,今天她和娘亲的这一场吗,矛盾其实完全是可以避免的。只要今天的时候,自己留在清荷阁里面用午膳的话,那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看到娘亲那像是施舍一样的举动的时候,自己的心里就感到一阵阵无名火起,所以无论如何都不想要留下来。

  想到这,赵可然忍不住自嘲一笑,看来自己的道行还是不够啊!要不然的话,今天下午的事情大概就不会发生了吧!一直以来,虽然不喜,但是,自己还是和娘亲把持着面子上的亲近,可是没想到装了这么久了,结果还是撕破脸皮了,看来,自己还真的是没有享受母爱的命啊!

  想到这,赵可然感到怅然若失,似乎有什么事情是自己失去了,但是却永远追不回来,而且自己也没有力气去追了的感觉。

  赵可然正陷入自己的沉思之中,所以当门被打开的时候,她却一点也没有注意到。

  司徒旭一走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情景。赵可然静静地站在窗边,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就连他进来了,也没有注意到,只是一味的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她的脸上挂着一副似乎无所谓,但是有感觉很纠结的表情,似乎已经钻进了死胡同,无论如何都走不出来了一样。

  看着这样的赵可然,司徒旭感到一阵阵的心疼。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他早就已经知道了,诗香很早的时候就已经通知自己了,在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自己第一时间就想要陪在她的身边,但是,却完全没有办法,现在,在外人眼里,自己和她是一点关系也没有的,所以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贸贸然的来找她。所以,只能等到这个时候,自己才能来看她。

  赵可然一直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完全没有注意到,房间里面已经多了一个人了。司徒旭看见赵可然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来了,所以也不顾赵可然现在的情绪了。他静静地走上前去,轻轻地摸了摸赵可然的头发。

  赵可然本来是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的,可是,却似乎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落在她的头上了。她吓了一跳,回过头来一看,司徒旭就站在她的身旁,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看到了司徒旭以后,赵可然并没有表现出诧异,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你来了。”

  现原己都。语气十分平淡,没有任何惊喜,但是却无处不显示出两个人之间的熟稔之情。对于这样平淡的话语,司徒旭却一点也不会感觉到委屈,反而感到一阵阵的欣喜。因为这样的相处就像是老夫老妻之间一样。其实,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其实这样的相处才是最好的。

  其实,有时候,爱情不一定要轰轰烈烈的才好,细水长流的爱情,更加能打动人心,也更加让人感到心安。

  司徒旭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把赵可然搂入怀中,轻轻地说了一句,“是啊!我来了,来到你的身边来了。”

  就是这样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可是赵可然听到了以后,却有一股想哭的冲动。

  看着赵可然想哭去哭不出来的倔强的样子,司徒旭感到十分心疼,轻轻地开口安抚道,“今天发生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你要是想哭的话,那就哭出来吧!只要哭出来的话,心就不会再难受了。”

  “我才不哭呢!”赵可然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我有什么难受的。我早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所以我早就做好心理准备的了,所以,我一点也不会伤心难过。”

  看着赵可然一边掉眼泪,一边努力想要说服自己的样子,司徒旭感到更加心疼了,这个时候,他还真的有点恨秦香荷了,因为要不是秦香荷的话,他的小东西是绝对不会哭的。

  看见赵可然哭的可怜兮兮的样子,司徒旭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安慰她才好,只能轻轻地把她搂入怀中,轻轻地用手拍打着她的后背,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这样静静的安抚着她。

  在司徒旭的怀里,赵可然无声的哭泣着,尽情的发泄着。自从事情发生以后,她就一直在告诉自己,自己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天迟早会来的,所以自己根本就不必要感到伤心。再说,自己不是早就已经知道了,所以也不会再强求母爱了吗?

  不过,虽然心里一直这样想着,一直在给自己做着心里建设,一直在催眠着自己。就连自己也真的认为已经不在乎了。但是,原来一切不过都是在自欺欺人而已,在旭的面前,自己就好像无所遁形一样,自己所有的悲伤都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倾泻而出。

  就这样,司徒旭抱住赵可然,任由她发协着内心的不满和伤心。

  过了好一会,赵可然才慢慢地停止了哭泣,退出了司徒旭的怀中。在退开的时候,赵可然注意到了,司徒旭的衣襟处全部有着一片水迹,已经湿了。赵可然自然知道这是自己的杰作了。看着被自己弄湿的衣襟,赵可然感到十分不好意思,一直不敢抬起头来,看向司徒旭。

  司徒旭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现在的他眼里心里都只有赵可然的伤心难过和委屈,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衣襟,还有赵可然害羞的样子。

  看见赵可然似乎已经慢慢地平静下来了,司徒旭感到松了一口气,他轻轻地摸了摸赵可然的头,温柔的开口道,“怎么样,现在感觉好多了吗?”。

  听到了司徒旭语气中的关心,赵可然吸了吸鼻子,抬起头来,扬起一抹笑,“嗯,我没事,在哭过一场以后,感觉好多了。”

  看到赵可然的样子,司徒旭就知道,经过了一场宣泄以后,赵可然已经彻底平静下来了,看着这样的赵可然,司徒旭终于放心心来了。

  “那就好,只要你没事,那就已经足够了。”

  看到司徒旭的样子,赵可然淡然一笑,“旭,要你担心了,不过你放心,我真的已经没事了。不过,你都不问我吗?”

  司徒旭笑着看向她,“你不是很清楚吗?我早就已经知道了。”

  看着司徒旭的样子,赵可然撅起了嘴,不满的说道,“旭,你怎么这个样子啊!虽然你已经知道了,但是,你不是还是应该问一下,表示一下你的关心吗?”

  看着赵可然撒娇的样子,司徒旭捏了捏她的鼻子,轻轻一笑,“我相信,我对你的关心,你是知道的,既然这样的话,那又何必再虚伪的寒暄呢!你不是也是十分清楚,我今天晚上为什么会来吗?”

  听完了司徒旭的话以后,赵可然还是感到十分感动的,“旭,谢谢你。”

  谢谢你一直陪在我的身边,谢谢你一直在默默地关心着我,更谢谢你一直以来的不离不弃。

  虽然赵可然没有说出口,但是,司徒旭还是可以赵可然的眼神中看到了她想要表达的话语。最后,司徒旭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看着赵可然。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对望着。过了好一会儿以后,司徒旭才在窗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坐下来以后,他一把拉过赵可然,让赵可然就这样坐在他的大腿上。

  赵可然被司徒旭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这样过于亲密的举动让她感到不适,想要挣扎着站起来,但是却没办法如愿。

  注意到了赵可然的挣扎,司徒旭低声一喝,“不许动了。”

  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真的是司徒旭的怀抱太温暖了,赵可然竟然真的停止了挣扎,静静地呆在司徒旭的怀中了。

  司徒旭搂过赵可然的腰,让赵可然坐的更舒服以后。在调整好姿势以后,司徒旭才开口道,“小东西,你今天的状态好像不太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在听说了今天下午的事情以后,司徒旭第一感觉是担心,但是,后来静下心来想一想,他就发现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一样,小东西的性格他是十分清楚的,都已经忍让了这么久了,今天怎么就会撕破脸皮了呢!

  听到了司徒旭的问话以后,赵可然苦笑了一下,“旭,其实一直以来,我都知道,在娘亲的眼里,就只有赵可人而已。以前的时候,对于这个,我一直都是十分难过的,也想过要努力让娘亲注意到自己。但是,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一直以来,对于娘亲,我心里还是有怨的。”

  司徒旭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听着,就像是一个忠实的听众一样,没有发表任何自己的建议。

  “今天的时候,在去清荷阁以前,我就已经约好了孙姨娘了。”赵可然继续说道,“但是,到了清荷阁的时候,娘亲却突然要我留下来用午膳。要是以前的我,一定会十分高兴的,因为娘亲终于注意到我了。但是,在听到了娘亲的邀约以后,我的第一个反应不是高兴,而是感到一阵阵的反感。因为再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感到娘亲的态度似乎就像是在施舍的一样。原来,在她的眼里,我就是需要她这样的施舍。”

  说到这的时候,赵可然忍不住自嘲一笑。看着赵可然强颜欢笑的样子,司徒旭心里感到十分的心疼。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能把赵可然轻轻的搂了搂紧,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她,自己会一直陪在她身边的。

  注意到了司徒旭的举动,赵可然感到心里一暖,开口道,“旭,你知道吗?当看到娘亲这样施舍的态度的时候,我的心里就觉得,这样的亲近还真的是很廉价啊!不是吗?其实我知道,无论是今天下午娘亲的邀约,还是今天晚上的时候,爹的陪伴,不过都是因为我现在的身份而已。”

  说到这的时候,赵可然的脸上挂上了一抹苦笑,“其实,我知道,他们现在的示好,不过是因为我被封为郡主了,还有皇上之前对于我的一句赐婚的承诺而已。他们就是因为这个,才会开始注意到我这个女儿的,不是吗?”

  看到赵可然自嘲的样子,司徒旭心里一阵阵的心疼,“小东西,你是最好的,没有任何人能比的上你。他们不懂得珍惜你,那是他们有眼无珠而已,总有一天,他们会后悔的。”

  听到了司徒旭的安慰以后,赵可然感到一阵阵暖意涌上心头,“旭,谢谢你一直都陪在我的身边,一直都这样的安慰着我。”

  现在的赵可然觉得自己真的是很幸运,能遇到司徒旭,好像自己无论什么时候感到不开心,他总是会陪在自己的身边,看到他的时候,自己就会感到很安心。只要他在自己身边,自己感觉,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自己都绝对不会被压垮的,因为自己有这样一个一直默默地关心着自己的人。

  司徒旭微微一笑,看向赵可然,眼中的深情那是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了的,“小东西,对于我,你永远都不需要感谢,因为对你好,那是我的使命,更是我这一辈子应该努力去做的目标。”

  看着司徒旭深情款款的眼中,赵可然感到十分满足,“旭,我只要有你就好了。无论是爹,还是娘,他们那些施舍的爱,我都不需要,我只要有你在我的身边就好了。”

  司徒旭微微一笑,“我会努力爱你,努力对你好的。我会把所有的爱都给你,连你父母欠缺的那一份爱,我也会全部补齐给你的。”

  赵可然笑了,“旭,你知道吗?一直以来,爹娘对于我和可人从来都不公平的,他们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我一下,他们的眼里就只有可人。就是因为可人比我出色,他们认为可人绝对会给他们带来最大的荣耀的。至于我,他们从来就没有考虑过。他们认为,只要不缺我的吃穿用度,那就是已经尽到他们的责任了。但是,他们从来不知道,其实,我最需要的,不过就是他们的一句肯定,一句称赞而已。”

  说着说着,赵可然的神色变得落寞,“其实,曾经,我很努力,想要胜过可人,因为这样的话,爹娘就会关心我了,但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即使我比可人做的更好,也绝对不会得到他们的喜爱的。因为,他们坚信,只有赵可人才能为他们带来荣耀而已。所以,最后,我也决定,要收起我的锋芒,做一个最平常的人。”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