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母女决裂

   但是,秦香荷依旧认为自己没有做错,“所以,你是在埋怨我吗?”

  赵可然摇了摇头,“我并没有埋怨你。你对可人好,这是你的事情,说到底,你偏袒可人,这一点无论如何我都没办法怪你。因为其实我也是明白的,人心肉做,是绝对没有办法做到绝对公平的,这一点我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娘,你也应该知道,我的心也是肉做的,我在理智上的确能够理解你的做法,但是在情感上,我却没办法接受。”

  “所以,你还是在埋怨我就是了,是吗?”秦香荷追问。

  “娘。”赵可然感到十分无奈,“这些年来,你自问,你究竟用了多少心在我的身上呢?可人生病的时候,你彻夜不眠,体贴照顾,但是我生病的时候,你不过就是像走过场一样,来看几次而已。就像上次落水的时候一样,我高烧了好几天,你又来陪过我一天吗?”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香荷感到一阵阵心虚,但是她还是强辩道,“我有去看过你,不过你都在昏迷当中,再说,我又不是大夫,我即使留下来,那又有什么用呢?”。

  听到了秦香荷的话以后,赵可然感到十分心酸,“是啊,后来可人落水的时候你也不是大夫,但是却能时刻陪在她的身边,不是吗?”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了秦香荷的话以后,赵可然的心里酸酸的,还真的十分不好受。她不明白,自己明明就已经不在乎了,为什么还是会心酸呢!看来自己的心还是不够狠啊!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自己的娘亲的这种态度伤到。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香荷皱了皱眉,“可人的情况和你不一样,她身子比较弱。”

  听到了秦香荷的话以后,赵可然自嘲一笑,“所以,就是因为我的身体比较健康,所以死,一直以来,我被忽略,那就是我活该了,是吗?”

  听到了赵可然咄咄逼人的话以后,秦香荷也火了,“所以,你今天是来找我算账吗?因为我比较疼爱可人,所以你的心里不服,是吗?”

  在场的人都被这样剑拔弩张的气氛给感染了,秦嬷嬷看到了秦香荷发火了以后,连忙开口劝道,“好了,夫人,大小姐不过就是一个小孩子而已,还不懂事,你就不要和她计较了。还有,大小姐,你也少说两句吧!怎么说都好,夫人都是你的娘亲,这一点是谁都没办法改变的,你们都别再吵了,两母女哪有什么隔夜仇啊!”

  虽然秦嬷嬷觉得其实一直以来秦香荷做的是十分的不对,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还是只能连忙劝两个人都平静一下,毕竟她们是两母女,尤其是大小姐,怎么说都好,夫人都是她的娘亲,要是真的撕破脸的话,那就不好了。

  听到了秦嬷嬷的话以后,秦香荷喝了一口茶,试图平静一下自己内心的火气以后,才开口道,“可然,我问你,一直以来,你是不是都存在着这样的心态,一直认为我做的不公平。”

  看了看秦香荷的样子以后,赵可然依旧十分平静,其实从刚才的叙述开始,她就一直十分平静,就像是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娘,那你抚心自问,你对于我和可人,真的做到公平了吗?”

  “你——”

  赵可然笑了笑,继续说道,“其实,你的心态我还是知道的,一直以来,可人都长得这样的漂亮,才学也高,大家对于她赞赏有加,所以,可人一直以来都是你的骄傲,你对于她的宠爱,胜过我千万倍,不是吗?”

  “但是,难道我就因此不理你了吗?”秦香荷感到十分不满,“对于你,我难道就没有尽到责任了吗?你说,一直以来,我是缺你吃了,还是缺你穿了。你要知道,我可从来没有亏待过你,不是吗?”

  秦香荷依旧十分固执的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她觉得自己就从来没有亏待过赵可然,这一点自己还是问心无愧的,所以她还是显得十分理直气壮的。

  看着秦香荷的样子,赵可然只觉得自己似乎是在和一个做错事情却在耍赖的孩子一样,感到十分无奈。

  “是啊,一直以来,在吃穿用度上,你从来就没有亏待过我。但是,我究竟想要什么,你知道吗?我喜欢吃什么?我讨厌吃什么?我喜欢什么样的颜色?又讨厌什么样的颜色?我喜欢什么花?我喜欢什么动物?这些,你又知道多少呢?”

  赵可然说出这话的语气十分的淡,似乎里面没有任何感情一样。其实一直以来,这些话都深埋在她的心里,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说出来而已,今天刚好趁着这个机会,把所有的话全部说出来,这样的话,对于自己还是很好的。要是一直憋在心里的话,她还真的怕自己会生病呢!

  赵可然的一句句质问让秦香荷感到十分心虚,但是,她就是觉得自己其实没有做错,于是开口继续道,“这样的事情,我根本就不需要知道,但是我是你娘这一点,你最好还是要搞清楚。我知道,你在埋怨我,但是,你也是我的女儿,我对于你虽然没有对于可人那样疼爱,但是,我的心里还是有你的,这样不就行了吗?”

  看到秦香荷依旧是执迷不悟的样子,赵可然脸上露出讽笑,“娘,是啊!你的心里有我,但是那是在和可人的利益没有冲突的情况下,你也会替我着想一下,但是,要是我和可人的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你就只会选择站在可人的那一边,不是吗?就像是上次的事情一样,林溪染和我定下婚约已经十多年了,但是结果呢?你为了保住可人的名声,你就选择牺牲我,不是吗?你逼着我去解除了婚约,不是吗?”

  在赵可然心里,虽然她不喜这桩婚约,想要摆脱这桩婚约,但是,被自己的娘亲用那样的借口去逼着解除婚约,这样的感觉还真的不好受。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香荷似乎捉住了什么一样,十分痛心的说道,“可然,没想到,你一直都对这件事情怀恨在心,所以,你今天才会对我这样的不敬,是吗?但是,现在,你不是很好嘛!要不是当初我帮你解除了这一桩婚约的话,你又怎么可能得到皇上赐婚的承诺呢?”

  秦香荷固执的认为,自己当初的决定并没有错,要不是自己的话,可然现在又怎么可能那么辉煌呢!要知道皇上赐婚的话,那可是天大的荣耀。要不是自己当初帮可然解除了婚事的话,可然又怎么会有这样的机会呢!

  听到了秦香荷的话以后,赵可然只是感到好笑,难道就因为自己现在得到了皇上赐婚的承诺了,所以当初娘亲做的一切都是对的,是这个意思吗?

  “娘亲,你是认为你一点错也没有吗?”赵可然轻问。

  “那当然,我有什么错啊!”秦香荷十分坚持,“你和可人都是我的女儿,你们的婚事本来我就是可以做主的,再说,当初这件事情可是涉及到了可人的名誉啊!可人是你的妹妹,你帮她一下,不是应该的吗?”

  秦香荷的话把赵可然最后的一丝希望都打破了,原来一直以来,在娘亲的心里还真的一点自己的位子都没有啊!就因为自己是姐姐,所以自己就应该无条件的帮助赵可人。只要是赵可人想要的东西,自己都必须要放手,是吗?

  看着面前自己的娘亲,赵可然不禁想起了上辈子自己在临死之际,自己的这位娘亲的做法。

  当自己被冤枉的时候,她选择冷眼旁观,没有为自己求一句情,甚至酒量正眼都没瞧过自己一下,还说出一番字字珠心的话。

  “你还好意思叫我娘,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女儿。赵可然,虽然从小到大,你都没有可人争气。但我也没要求你有什么成就,为我争一口气。现在,你看你,竟然作出这等下作的事。你这样败坏太师府的名声,你是想要气死我,是吗?”

  甚至,到了自己临死之际,眼前的这位自己的娘亲,根本就没有看过自己一眼,没有流过一滴眼泪,甚至在那个时候,还在谋算着自己婚事,要让可人代替自己嫁入忠义侯府,这样的娘亲,还真的一个好母亲啊!但是,不是自己的好母亲,而是赵可人的好母亲。这样的以为好母亲,现在又有什么资格要求自己来为她做什么事情呢!公吗可也。

  想起了那一段沉重的往事,一股子巨大的哀伤笼罩着赵可然,压得她快透不过气来了。就连在场的人也能深切的感受到其中的哀伤。但是,大家都不了解,她究竟为什么会这样的哀伤。

  看到赵可然的样子以后,诗香连忙上前一步,开口轻轻地叫了一声,“小姐,你没事吧!”

  诗香的这一声叫唤把赵可然从哀伤的往事中给拉了出来。赵可然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脸上的哀伤顿时消失无踪,似乎刚才的那一切不过都是大家的错觉而已。

  秦香荷本来是被赵可然的哀伤感染到了的,但是,很快,她就摇了摇头,十分坚定的认为自己什么都没有做错。可然和可人都是自己的孩子,自己要怎么对待她们两个,她们又怎么能埋怨呢!

  一想到这个,秦香荷就感到很失望,“可然,没想到一直以来,你的心里都是在嫉妒可人的。你要知道可人,她可是你的妹妹啊!你怎么能嫉妒她呢!再说,你们是双生子,一直以来,你的身体都这样的健康,反而可人却是不断地受到疾病的困扰,难道你都不觉得愧疚,不觉得心疼吗?”

  听到了秦香荷的话以后,赵可然只是感到好笑,自己为什么该愧疚,该心疼啊!自己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吗?她的身体弱,难道就是自己造成的吗?

  看到赵可然还是这样一幅云淡风轻的样子,秦香荷叹了口气,“可然,没想到你还是执迷不悟啊!可人是你的妹妹,再加上身子骨这样的弱,我多放一些心思在她身上有什么错呢!你就是因为这个而嫉妒你的妹妹,你觉得这样做对吗?”

  听到了秦香荷话语中的失望之意以后,赵可然感到好笑,同时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没想到到了最后,自己的娘亲竟然认为自己今天的这一番话是因为嫉妒,是自己平常做人实在是太失败了吗?就连自己的娘亲都觉得自己是如此善妒之人。

  想到这,赵可然自嘲的笑了笑,开口道,“既然娘亲这样想的话,那女儿也没办法。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女儿还是先告退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香荷的火气又涌上来了,“你就这样迫不及待的要去随风园,是吗?你是我的女儿,不是随风园的那个贱胚子的女儿,你究竟有没有搞清楚啊!”

  听到了秦香荷辱骂孙姨娘的话以后,赵可然微微一皱眉,“娘,我知道自己是你的女儿,但是,这个和我去随风园并没有任何关系,我都已经说过了,我是真的有事情要和孙姨娘商量才要去的。”

  “总之,我就是不准你去。”

  秦香荷怒火中烧的,她就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女儿就一定要和那个贱胚子来往,甚至不愿意陪自己用一顿午膳,偏要去陪那个贱胚子呢!自己才是她的亲生娘亲啊!

  听到了秦香荷的话以后,赵可然微微一笑,“娘,反正今天无论如何,我都是要去随风园的了,我是真的有不能耽误的正事所以,请恕女儿先告退了。”

  “你敢。”秦香荷随手拿起一个杯子,狠狠地摔在地上,“我今天就是不准你去,来人啊!送大小姐回春晖园去,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大小姐出春晖园一步。”

  听到了秦香荷的吩咐以后,好几个粗使婆子都走了进来,看向赵可然。

  看到这样的阵仗,赵可然却是不慌不忙的转过头来,看向秦香荷,微微一笑,一点害怕还有愤怒的情绪都没有,“娘亲,你这是要软禁我,是吗?”

  看到了赵可然这样一幅淡然的样子,仿佛自己所做的一切在她看来都是这样微不足道的时候,秦香荷心中的火气就更加盛了,“你是我的女儿,我要你留在春晖园里,你就哪里都不准去。”

  在一旁的秦嬷嬷看到事情的发展以后,连忙开口道,“夫人,你先消消气。你不能这样做,你要是真的这样做的话,事情就会一发不可收拾的了。”

  对于事态的发展,秦嬷嬷感到十分着急,今天要是夫人真的强制把大小姐困在春晖园的话,那么事情就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到时候,夫人和大小姐恐怕就是真的决裂了。再说,说到底,大小姐并不是去做什么坏事,她不过就是去找孙姨娘而已,并没有什么过错。反而是夫人,大小姐今天说的话,句句在理,可是夫人却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还真是让人担心啊!

  现在的秦香荷已经失去理智了,她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女儿竟然情愿去陪一个姨娘用膳,也不愿意留下来陪自己,这样屈辱的事情,她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所以,对于秦嬷嬷的劝告,她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反而一意孤行,大声的吼道,

  “我说的话,你们都没有听见是吗?我说了,送大小姐回春晖园,现在马上就去!”

  看到秦香荷已经发火了,几个粗使婆子连忙上前来但是对于大小姐她们还是不敢动粗的,只是恭敬的说道,“大小姐,请吧!”

  赵可然微微一笑,“要是我不肯呢?那又怎么样?”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香荷咬牙切齿的回道,“今天,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出春晖园一步的了,你肯也得肯,不肯也得肯。你们还站在这里做什么,是没有听到我的话,是吗?你们是不是也想要违抗我的命令啊!”

  现在的秦香荷已经几乎失去理智了,现在的她只觉得一个母亲的权威受到了挑战,一直骄傲的她,有怎么能容得下这样的挑衅呢!所以,他现在唯一想到的就只有怎样去维护自己的尊严,至于所谓的母女之情早就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听到了秦香荷的吩咐以后,几个婆子连忙上前,准备用强硬的手段,押着赵可然回去了。

  诗香连忙上前阻止,但是却被赵可然用眼神制止了。

  看到这样的情形,赵可然已经不慌不忙的,但是她脸上的笑容已经全部收起来了,十分有威严的看向那群粗使婆子,大喝一声,“你们敢。”

  婆子几个婆子吓了一跳,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不知道为什么,她们似乎总觉得大小姐似乎和平常不太一样。这样的大小姐,让她们感到畏惧。

  看到赵可然这样不驯的样子以后,秦香荷更加生气了,“你们都给我把大小姐送回去,这是我的命令,你们尽管去做。”

  听到了秦香荷的话以后,几个粗使婆子壮着胆子走上前去。

  赵可然环视了一下四周,脸上十分严肃,开口道,“我就看你们今天谁敢碰我一下。你们要知道,我现在可不仅仅是太师府的大小姐了。我现在还是皇上亲自赐封的从一品尊正镇国文郡主了。我现在的地位究竟有多高,你们都是清楚的。你们要知道,现在的我还我有郡主金印,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半个皇室中人了,你们今天要是谁敢碰我一下的话,小心你们的家人要为了你们而搭上性命。毕竟,要是以下犯上,冒犯郡主,究竟是多大的罪,你们还是好好地想一想吧!”

  赵可然知道说出这样的话以后,她和娘亲的关系恐怕就真的是没有任何办法可以修补了,但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不会后悔。今天,她就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懦弱的太师府大小姐了。自己现在已经是大历皇朝的从一品尊正镇国文郡主,这样的身份不是可以随便冒犯的。

  看着赵可然静静地站在那里,虽然说话的声音不是十分的大,但是每一个字都透露出一个身为上位者的威严了。在看看赵可然的样子,虽然似乎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却是由内而外都散发出一种高高在上的疏离气质,仿佛是大家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一样。

  这个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明白了,现在站在她们面前的已经不是以前大小姐了,而是真真正正的从一品尊正镇国文郡主了。现在的大小姐已经不是任何人可以随便冒犯的了,要是谁真的冒犯了她的话,下场一定会很惨的。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几个粗使婆子就不敢再乱动了,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面面相觑的,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而秦香荷听到了赵可然的这一番话以后,怒极反笑,“很好,很好,可然,你这是在向我示威,是吗?”

  赵可然微微的福了一下身子,淡淡的开口道,“娘亲说笑了,女儿不敢。女儿只是在叙述事实而已,女儿现在的确已经是郡主了,这一点,即使是娘亲,也没办法否认,不是吗?再说,我并非要对娘亲不敬,我只是不想要被困而已,这样也不行吗?”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香荷咬牙切齿的说道,“很好,看来我真的还是养了一只白眼狼啊!现在长大了,还要反咬我一口。”

  “娘亲言重了。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女儿就先离开了。”

  赵可然说话的语气依旧是淡淡的,但是,从她紧握的拳头,可以看出,其实她的心里并不平静。

  秦香荷一把把桌子上的所有东西都扫到地上,“你要走就走吧!你现在可是郡主了,我哪敢拦文郡主你的路啊!”

  赵可然慢慢地走出了清荷阁,她心里十分清楚,经过今天这一闹的话,恐怕自己和娘亲的母女情分就真的完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自己的心里感到的不是难过,而是轻松。看来自己真的是已经压抑太久了吧!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