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回府

   有道是“快活不知时日过”,快乐的日子总是十分短暂的。一眨眼之间,五天的时间就已经过去了。赵可然在万安寺已经呆了五天了,她也是时候该回太师府去了。

  今天就是赵可然回太师府的日子了,就在一大清早的时候,马车就已经在万安寺外面等候着了。看着即将要离开的赵可然,司徒旭心里那是一万个不情愿,但是,他也知道,都已经五天了,要是赵可然再不回去的话,就真的会惹人怀疑了。

  万安寺外,看着准备离开的赵可然,司徒旭还是万分不舍,“小东西,还真的很不想和你分开啊!”

  看着似乎是在撒娇的司徒旭,赵可然轻轻一笑,“旭,我已经在万安寺都呆了五天了,要是再不回去的话,就真的会惹来怀疑了。”

  司徒旭轻轻地搂住赵可然,“我知道,但是我还是舍不得你,明知道今天你是必须要走的,这个我也是知道的,但是,就是不舍。”

  听到了司徒旭在自己耳边的低喃,赵可然也伸出手来,环抱着他,“我知道,我也不想要和你分开,但是,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保密的,所以即使再不舍,我们也是要分开的。但是,我们以后的时间还很长,不是吗?”

  司徒旭的手紧了紧,“小东西,相信我,很快,我们两个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我一定会尽快让父皇为我们赐婚的。”

  听到了司徒旭的以后,赵可然低低一笑,“旭,你要知道,我现在还没有及屏呢,即使是赐婚,我们也没办法这么早就成婚啊!”

  司徒旭松开手,放开赵可然后,伸出手来,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后,开口道,“你呀,就是会打击人。不过,你就放心好了,即使是没办法马上成婚,我也还是想要把名分先定下来,这样的话,才不会有人来抢啊!”

  听到了司徒旭霸道的话语后,赵可然失笑,十分无奈的看向他,“你还以为我是谁啊!我长得又不是特别漂亮,有谁会抢啊!你想太多了。”

  “那样最好。”司徒旭十分得意的说道,“看来就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你的好,这样的话,别人就没办法抢了。”

  看着司徒旭的样子,赵可然无奈一笑,轻轻地摇了摇头。

  看了一下天色以后,司徒旭终于舍得放开赵可然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真的该走了,要不然的话,就太晚了。”

  即使再不舍,司徒旭也很清楚,留在这里陪自己五天已经是赵可然的极限了,自己实在是不应该再为难她了,要是在不回去的话,恐怕就真的会有什么谣言传出去了。要是真的这样的话,自己恐怕也不能安心。看来,自己还是应该想个办法,好让小东西可以光明正大的留在自己身边才行。

  在司徒旭不舍的目光中,赵可然还是坐上了马车,朝着太师府的方向,踏上了回程之路了。

  “这几天又发生什么事情吗?”坐在马车里,赵可然突然开口询问着同坐一辆马车的琴香。

  其实,这一次,虽然在名义上,琴香是陪着自己一起来的,但是,在来到万安寺以后,琴香就自动消失不见了。在万安寺的这几天了,赵可然就只有和司徒旭呆在一起而已,并没有看到什么外人。自己在万安寺已经呆了五天了,不知道府里有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所以,她才开口询问琴香。

  听到了赵可然的问话以后,琴香却皱起来眉头,脸上露出为难之情,欲言又止的,似乎有什么想要说,但是又说不出口的感觉。

  看到琴香一副为难的样子,赵可然以为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连忙追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府里又发生了什么大事,有没有牵连到春晖园?”

  看到赵可然着急的样子后,琴香连忙开口道,“小姐不用担心,府里的事情我也不是十分清楚,这几天我一直都呆在阎罗殿的总部,还没有回过府呢!但是,诗香一直都没有什么话传来,所以大概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听到了琴香的话以后,赵可然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还以为又出了什么大事了呢!不过,究竟是什么事情啊!我看你一脸凝重的样子。”

  琴香看了看赵可然后,开口道,“小姐,最近京城里面出了一件大事。”

  “是和太师府有关的吗?”赵可然开口问道。她很清楚,要是和太师府无关的话,琴香是不会说出来的,她知道自己不爱管闲事的。

  琴香想了想后,回道,“这个,小姐,其实,这件事情是和二小姐有关的。”

  赵可然皱了皱眉头,“赵可人,难道她又出什么状况了吗?”

  “是二小姐和忠义侯府林世子的婚约,恐怕是要出问题了。”琴香开口道,“现在京城里面传得十分热闹,都说林世子迷恋上了一个青楼女子,还为了这个青楼女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斥责二小姐,甚至还伤了二小姐。”

  “什么?”赵可然大吃一惊,但是想了想后,似乎又觉得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于是开口接着问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赵可人真的受伤了吗?”

  琴香点了点头,“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这件事情究竟是真是假,我也不是十分清楚,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知道的,那就是,照这样的情形的话,恐怕二小姐和镇北侯府的婚约是要泡汤了。”

  听到了琴香的话以后,赵可然笑了笑,“这就是他们的目的吧!要不是这样的话,赵可人怎么会有借口和忠义侯府解除婚约呢!”

  “小姐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对于二小姐是十分有利的,是吗?”琴香听到赵可然的话以后,疑惑的问道,“难道这件事情是二小姐设计的?”

  “不是?”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十分肯定的回道。

  听到了赵可然的回答以后,琴香感到十分奇怪,“小姐,你怎么就这么肯定呢?你不是说这件事情对二小姐有利吗?为什么就不是二小姐设计的呢?”

  “那不是赵可人设计的,那是我的父母设计的,为的就是解除这一桩婚约。”

  接着,赵可然就把之前在镇北侯府时,她叫壹去打听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因为之前的时候,琴香并没有跟着她去镇北侯府,所以有一些事情,琴香还不是十分清楚。

  听完了赵可然的讲述以后,琴香想了还一会以后,才开口道,“呃,小姐,呃,你的父母,还真的,还真的是——”

  琴香想了好一会儿以后,还是想不出该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毕竟这样的父母,首先要大女儿把婚事让给小女儿,接下来,为了让小女儿攀上更好的人家,竟然有设计解除婚约,想想还真是觉得无语。

  看见琴香一直说不出来,赵可然想了想后,开口道,“极品,我的父母大概就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了吧!”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琴香忍不住笑出声来,但是一想到现在小姐就在身边,自己这样嘲笑她的父母似乎不大好,连忙忍住了。

  看见琴香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赵可然笑了笑,开口道,“你要是想笑就笑吧!反正我是不介意的。”

  赵可然的确是不介意,以前的自己的确是十分希望得到父母的关爱,但是,时间会消磨掉一切的,包括自己当初如此期盼的那一颗心。再说,在自己的父母眼中,大概就只有赵可人才是他们的女儿,不是吗?他们什么时候关注过自己了,上辈子的时候,自己甚至还是被他们给逼死的。自己重生以后,他们有一次一次的伤害自己,就算自己的心再坚强,那也是会痛,会累的。现在,自己对于他们早就没有了什么孺慕之思了。所以,即使是琴香在自己面前嘲笑他们,自己也是没有任何感觉的了。

  想到这,赵可然闭上了眼睛,不再说什么了,静静地休息了。因为她知道,回到了太师府以后,恐怕还是有不少事情在等着她。

  很快,马车就已经回到了太师府,赵可然还没来得急去向赵松和秦香荷请安,就先回到了春晖园。

  一回到春晖园,赵可然便找了个借口使开了月姑和珑儿,带着琴香和诗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以后,准备开始询问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赵可然看向诗香,开口问道,“诗香,你说一下,赵可人的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现在闹得很大吗?”

  诗香点了点头,“是啊,现在二小姐和林世子的婚事不仅在京城里面传得热闹,就连太师府、镇北侯府还有忠义侯府也为了这件事情闹得不可开交呢!”

  听到了诗香的回答以后,赵可然兴味十足地问道,“那现在究竟是肿么样了,他们的婚约已经退了吗?”

  诗香摇了摇头,“还没有,不过最近忠义侯一直带着林世子想要上门谢罪,但是老爷和二小姐一直都是避而不见的,找这样的情形下去的话,看来这一桩婚事恐怕真的是要泡汤了。”

  赵可然笑了笑,“这样不是正好吗?这件事情是我的父母设计的,是吗?”

  听到了赵可然的问话以后,诗香想了想后,开口道,“是的,这件事情的确是老爷和夫人一手策划的,还有,二小姐似乎也掺杂其中。”

  听到了诗香的话以后,赵可然皱了皱眉,“你是说,其实这件事情,赵可人也有份,难道她已经跟爹娘合起伙来了?”

  诗香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二小姐是真的知道的,因为,林世子和那个青楼女子一出门的时候,同时二小姐也出门了。而且那天,奴婢有注意到,其实二小姐是没有出行计划的,只是好像有一个人来传了信以后,二小姐才匆匆忙忙的出门了。”

  “看来赵可人是真的已经向爹娘坦白了。”赵可然若有所思,“这件事情,本来依照爹娘的本意,就是想要破坏林溪染的形象而已,但是现在不仅破坏了林溪染的形象,而且还把赵可人都已经牵扯进来了,看来这一桩婚事是铁定会黄了的。不过,不得不说,他们还真的有够狠的,就这样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林溪染身上。”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一旁的琴香忍不住愤概的开口道,“那是那个林溪染活该,当初小姐这样好的人他不喜欢,偏偏喜欢上赵可人这个毒妇,他是自作孽不可活。”

  琴香一直都觉得,向自家小姐这样好的人,那个林溪染不懂得珍惜,那是他有眼无珠,现在变成这样是他活该,与人无尤。

  听到了琴香口无遮拦的话以后,诗香皱了皱眉头,拉了拉琴香的手袖,轻轻地摇了摇头。毕竟现在自家小姐是和殿主在一起的,现在提起小姐以前的那桩婚事,实在是很不妥。再说,淡出小姐要是没有解除那桩婚约的话,又怎么可能和自家殿主在一起呢!

  看到了诗香的表情以后,琴香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吐了吐舌头后,连忙开口道,“小姐,我不是那个意思,那个,我是说,哎呀,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了。”

  琴香语无伦次的话使得赵可然笑出声来,“哈哈哈,好了,琴香,我知道你要说的是什么了,你就不用解释了,我都明白。”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琴香刷的一下,脸全部红透了,她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在干什么,还真的是丢脸死了,连一句话都说不好。

  赵可然笑了一会儿以后,才开口继续问道,“对了,那诗香,赵可人真的受伤了吗?现在外面都在盛传林溪染为了一个青楼女子,伤了赵可然,这一点究竟是不是真的?”

  对于这一点,赵可然还真的是十分好奇,一直以来,赵可人对于自己还是十分保护的,尤其是她的脸,赵可人真的会为了解除这一段婚事而伤害自己吗?这一点,还真的不好说,上次的时候,她就为了陷害赵莹,连命都愿意搭上,这一次要是为了解除婚事受伤似乎也不奇怪。但是,赵可人对于自己的容貌到底有多重视,这一点也是显而易见的,所以,对于赵可人受伤一事,自己还是十分好奇的。

  听到了赵可然的问话以后,诗香点了点头,但是又摇了摇头。

  看着诗香的举动,赵可然觉得十分奇怪,“诗香,你这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还真的是把我绕迷糊的,究竟是还是不是啊?”

  诗香想了想后开口道,“二小姐的确是受伤了,看起来似乎是很严重,鲜血直流的。但是奴婢看过了,她的伤口不过就是一些擦伤而已,没有什么严重的,很快就会好了,而且绝对不会留疤的!”

  果然,听到了诗香的话以后,赵可然没有一丝的意外,毕竟赵可人对于自己的容貌这样的重视,是绝对不拿自己的容貌来开玩笑的,尤其是现在太子看上她了,她肯定会更加保护她的容貌了,有怎么肯让它受到一丝伤害呢!

  “对了,我的父母这件事情做得怎么样?够隐蔽吗?”赵可然接着开口问道,“要是忠义侯府要彻查的话,能查得出来吗?”

  毕竟这样大的事情,忠义侯可不是什么无知妇孺,他要是想通了其中的弯弯曲曲的话,肯定会派人彻查的。

  听到了赵可然的问题以后,诗香点了点头,“其实这次的事情,老爷和夫人都做得十分隐秘,甚至他们所有的事情都不是自己出面的,而是找人出面的,恐怕就连那个青楼女子都不知道幕后指使的人究竟是谁呢!但是,要是仔细查的话,还是可以查到一些蛛丝马迹的,但是要是想要查到真凭实据的话,恐怕就不容易了。”

  听到了诗香的话以后,赵可然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儿以后,才开口吩咐道,“诗香,现在,先把所有的痕迹都抹去,但是,记得要把一些小的证据留下来。还有,小心一点,千万不要让忠义侯府的人查出来。”

  对于赵可然的吩咐,诗香感到奇怪,“小姐,你是想做什么啊!”

  赵可然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没有,我就是想要知道,要是解除了婚约以后忠义侯还有林溪染才知道这些事情都是我的爹娘设计的话,他们会有什么反应而已。”

  听到了赵可然的回答,一旁的琴香感到十分的兴奋,“小姐的意思是说,等到这桩婚事泡汤以后,我们在让忠义侯府知道这些都是老爷他们搞的鬼吗?”

  赵可然微微一笑,“是啊,这样不好吗?赵可人不是想要解除婚约吗?那就让她如愿以偿好了。等到解除了婚约以后,我们只要再找机会把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是谁不经意的透露出去的话,到时候就真的有好戏看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主意以后,诗香考虑了一下后,开口道,“小姐,这样真的好吗?要知道,你现在还是太师府的小姐,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会不会影响到你啊!”

  “放心好了。”赵可然笑得一脸自信,“你要知道,现在的我可不仅仅是太师府的大小姐而已,我现在还是大历皇朝的从一品尊正镇国文郡主了呢!再加上,皇上已经金口玉言说过了,将来会为我的婚事做主的了。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即使是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也不会牵涉其中的,而且忠义侯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听到了赵可然的分析以后,诗香送了一口气,也是,现在小姐可不是一个普通人了,她现在已经是郡主了。再说,小姐的背后还有殿主呢,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殿主一定能帮到小姐的,看来自己还真的是白担心了。

  谈完了这件事情以后,赵可然话锋一转,“对了,除了赵可人的这件事情以外,府里这几天还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啊?还有,刘姨娘的胎究竟是怎么了?真的是保不住了吗?”

  诗香思索了一下后,回道,“回小姐,这几天里面,除了二小姐这件事情以外,并美欧发生任何大事。至于刘姨娘的胎吗?看来是真的保不住了。”

  听到了诗香的回答以后,赵可然追问,“你确定吗?”

  诗香点了点头,“我确定,我已经趁着深夜的时候偷偷的去过给刘姨娘把脉了,刘姨娘现在胎气十分不稳,照这样子下去的话,不出一个月,必定会流产的。”

  赵可然皱起来眉头,“刘姨娘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怀孕了,现在却没有办法生下来。但是,她肯定不会这样算了的,这个胎儿的事情,她是绝对要找一个人来做替死鬼的了,就不知道会是谁而已。”

  “小姐。”诗香开口道,“我想,我大概知道刘姨娘想要找谁来当替死鬼了?”

  “什么?”赵可然感到吃惊,“诗香,你连这件事情都查出来了?”

  诗香点了点头,“虽说不是百分之百确定,但是已经有眉目了,即使没有十成的把握,八 九成还是有的。”

  听到了诗香的回答以后,赵可然马山追问,“究竟是谁?”

  “是孙姨娘!”诗香回道。开间天着。

  “什么?孙姨娘?你确定吗?”赵可然感到不敢置信。

  诗香点了点头,“这几天,刘姨娘一直都留在屋子里面休息,但是,她请了孙姨娘好几次了,说想要和孙姨娘聊一下天,想请孙姨娘到她屋里一聚。不过,孙姨娘一直都没去而已。”

  “也是,孙姨娘不是一个笨人。”赵可然陷入了沉思。

  要说刘姨娘想要害孙姨娘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毕竟,在这个太师府里面,生下男丁的就只有孙姨娘一人而已。刘姨娘费了这么大的功夫,才怀上的孩子,可是现在就快要没了,所以她大概是真的很嫉妒孙姨娘吧!所以才想要把孩子的事情栽赃到孙姨娘头上。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