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落入陷阱(求月票,求推荐票)

   林溪染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十分幸运的人,他出生在大家族里面,又年纪轻轻的就被立为了世子,将来他就是忠义侯了。一直以来,他都不满意自己的未婚妻是赵可然而不是赵可人这件事情,但是,后来就连这件连自己最不满的事情也解决了,他和赵可然解除了婚约,和赵可人订了亲。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和自己心爱的女子订了亲以后,林溪染似乎并没有从此就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而是不断有事端生出。而且,尤其是中秋过后,他的前任未婚妻被册封为从一品尊正镇国文郡主以后,似乎事情就变得更加糟糕了。他还记得那天中秋午宴完了,回到了忠义侯府以后发生的事情。

  那天中午,中秋午宴上,皇上宣布了要封赵可然为从一品尊正镇国文郡主以后,无论是他的父亲,还是母亲,都是一直板着一张脸的。

  中秋午宴以后,忠义侯一家回到了侯府以后,大家都没有各自回房休息,而是都来到了大厅。

  林溪染的父亲,现任的忠义侯林智一坐下以后,马上就喝了一大口茶,希望能压下心中烦闷的情绪。

  看到自己的丈夫似乎不是十分高兴,忠义侯林夫人,也就是林溪染的母亲,赵可人的未来婆婆——林周氏什么话也不敢说,只是默默地坐了下来。

  看着自己的正室,林智气不打一处来,“你现在高兴了,你看,你当初一直在嚷嚷着,可然不好吗?你看啊!现在,可然已经是从一品尊正镇国文郡主了。可是,可人呢?你口中的好媳妇,自从和溪染定亲以后,你说,她究竟做过什么好事啊!”

  其实当初要换亲的时候,林智是无论如何都不肯同意的。一则,这桩婚事是自己的父亲在生前定下的,他不想要违背,二则,其实说到底,他还是比较看好赵可然的。他认为,其实赵可然的性子更适合自己的儿子的。但是自己的儿子一直坚持着要娶赵可人,再加上自己的正妻一直在旁边闹着,所以他才逼不得已同意了的。但是,这段日子以来,听着赵可然和赵可人的各种传闻以后,他十分怀疑自己当初是不是做错了。

  尤其是今天的事情,更是深深地刺激了他,让他一直积聚的火气,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

  听着自己丈夫责备的话,林周氏什么话也不敢回嘴。其实,当初要退了和赵可然的婚约的时候,都是自己在一边闹着的,要不然,丈夫是不会这样轻易妥协的。

  看见林周氏一句话也没有说,林智并没有因此而消火,反而火气更大了,“怎么不说了,之前你闹着要我同意换亲的事情的时候,不是有很多话说吗?”

  “侯爷,你别生气了,这件事情是妾身错了。”林周氏连忙开口认错。

  其实,在参加完秦国公府秦老夫人的寿宴以后,她就已经后悔了。她没想到可人竟然会用一副假画来欺骗自己,还害得自己丢了这样大的脸。

  自从那次以后,她就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出家门了,因为当初她把赵可人送的那一幅假画不知道炫耀了多少次了,可是没想到,那却是一副假画,这让她丢脸丢大了。但是,她也知道,现在这桩婚事已经是绝对再也容不得任何差池的了,所以自己只好把所有的苦都往肚子里吞。

  可是,没想到,自己一直嫌弃,觉得不贴心,不讨人喜欢的赵可然竟然会得到皇上的赏识,还被封了从一品尊正镇国文郡主了。现在,她还真的是后悔莫及啊!要是,当初自己没有坚持要换亲的话,那么现在,自己就有一个郡主儿媳妇了,到时候,大家都会羡慕她的。还有,听说,老秦国公在去世以前,把大多数的古董字画都留给了赵可然。要是自己当初没有换亲的话,将来赵可然进门以后,那些古董字画不就是自己的了吗?一想到这个,她就觉得扼腕。

  对于自己妻子的道歉,林智没有任何的一丝松动。因为,当初要不是妻子的话,那儿子未来的媳妇就是郡主了,只是多大的荣耀啊!可是就是因为这个愚蠢的女人,现在一切都泡汤了。

  看见丈夫不理自己,林周氏感到十分委屈,自己也不是故意的,自己当初不过就是被赵可人骗了而已,都怪赵可人,一直在她面前做戏,欺骗了自己,要不然的话,自己也不会一时鬼迷心窍,竟然会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情来。

  看着自己的父母的样子,林溪染就算再迟钝也知道他们究竟在讨论什么事情了,但是,他不懂,这一桩婚约自己是十分满足的,就算赵可然现在真的成为了郡主,可是自己喜欢的是可人,所以自己一点也不后悔。

  想到这,林溪染开口道,“爹,我真的不懂,你究竟再生什么气啊!”

  听到了林溪染开口,林智感到更加火大了,“我为什么生气,你不知道吗?要不是因为你的话,我需要这样生气吗?你究竟知不知道,今天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我当然知道。”林溪染不在乎的说道,“不就是赵可然被封为了郡主而已嘛!这个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

  “有什么关系,你不知道吗?”林智对着林溪染吼道,“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啊!要是没有当初的那件事情的话,现在你就是未来的郡马了。”

  林溪染不在乎的说道,“我才不在乎呢!我喜欢的是可人,赵可然怎么样跟我都没有关系,这个郡马谁想当谁就当,我可一点也不稀罕。”

  听到了林溪染的话以后,林智差点气得吐血,“你还好意思说,你究竟知不知道,现在重点不是赵可然有没有当上郡主,而是她得到了皇上赏识的这件事情。你知不知道,能得到皇上的赏识,要是她是你妻子的话,对于你的将来究竟是有多大的帮助啊!”

  听到了林智的话以后,林溪染嗤之以鼻,“我才不在乎呢!我觉得,可人要比赵可然好多了,对于换亲这件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后悔的。现在即使赵可然喜欢我也没有用,我喜欢的可是可人啊!”

  “你以为你自己是哪根葱啊!”林智开口责骂道,“我告诉你,现在可然已经是郡主了,就算是你想要人家,人家说不定还看不上你了呢!”

  “我还看不上她呢!”林溪染自负的说道,“可人要比赵可然出色多了,不管是在样貌还是才情方面,赵可然都比不上可人的。有可人这个未来妻子,我很骄傲。皇上那是没有见过可人,要不然的话,皇上对于可人的赏识绝对不会低于赵可然。”

  在一旁的林周氏听到了林溪染的话以后,连忙开口劝道,“染儿,好了,不要再和你爹顶嘴了,他不过是在为你可惜而已。”

  这个时候,林溪染就应该见好就收才对,可是,没想到他依旧十分固执的认为,“我不觉得有什么可惜的。”

  “好,很好。”林智怒极反笑,“你就坚持着你自己的看法吧!将来有你后悔的时候。”

  说完以后,林智拂袖而去。

  林溪染就这样呆呆的站在大厅里,坚信自己的眼光绝对没有错。在他的眼里,可人就是一块美玉,只是皇上一时糊涂,才会把赵可然这颗石头当成美玉而已。将来要是皇上有机会见到可人的话,皇上就会知道,相比于赵可然,自己的可人究竟是有多出色了。

  坐在椅子上的林周氏,看着拂袖而去的丈夫,还有一直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儿子,心中充满了懊悔。

  在之后的日子里,林智的心情似乎很不好,林周氏也一直在唉声叹气的。林溪染觉得呆在忠义侯府内十分压抑。但是,自己没办法出去和赵可人见面。其实,他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在还没有和可人定下婚约以前,他们两个人就经常出来见面的。但是,自从定亲以后,除了定亲时匆匆见了几面以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究竟为什么会这样,他也说不清楚。

  这一天,林溪染实在是压抑的十分厉害,所以独自一人出门了。他想要找朋友,但是,却突然想起来自己似乎没有几个朋友,所以只好自己一个人在街上乱逛。

  其实,林溪染没有朋友这件事情一点也不奇怪,就他那副自命清高的样子,还真的很难交到几个朋友。

  就这样,林溪染一个人走在街上,没有任何目的。可是就在他走着的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就就走到了什么地方,只知道自己走到了一条看起来十分热闹的大街。

  林溪染在心不在焉的走着,可是没想到突然就被一个人拉住了,他吓了一大跳,回过神来一看,原来拉住他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浓妆艳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

  看到眼前这个又拉着自己的,而自己明显不认识的中年妇女,林溪染还是十分有礼的问道,“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我好像不认识你的。”

  “哎呀,一次生,两次熟嘛!我的名字叫做花妈妈,你看我们现在不是就认识了吗?”那个自称是花妈妈的中年妇女一直拉着林溪染往一栋楼里面走,“这位公子,一看你就是个生面孔的,不过没关系,多来几次就会熟悉了。”

  林溪染定睛一看,原来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一座名为“清风楼”的青楼前面了,现在一直拉着自己往里走的应该就是这座青楼的老鸨了。林溪染挣扎着想要离开,可是,这个花妈妈虽然只是一个老鸨,但是,力气还是不小的,直拉着林溪染就来到了包厢了。

  花妈妈别的本事没有,就是看人的本事十分不错,一眼就看出了林溪染是只肥羊,所以也没让他坐大厅,把他拉到了包厢。

  过了好一会儿以后,林溪染就坐在了一个包厢里面,静静地喝着茶了。他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竟然就被拉了进来了。但是,既来之则安之,再说,他还没有到过青楼呢,正好可以见识一下。想到着,林溪染也不急了,静静地坐在那里喝起来茶。

  过了好一会儿以后,刚刚那个花妈妈又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白衣女子。一看到白衣女子的时候,林溪染真的感到惊艳。

  那女子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看来约莫十六七岁年纪,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苍白异常。但见她脸色苍白,若有病容,虽然烛光如霞,照在她脸上仍无半点血色,更显得清雅绝俗,姿容秀丽无比。

  世人常以“美若天仙”四字形容女子之美,但天仙究竟如何美法,谁也不知,此时一见那女子,林溪染心头都不自禁的涌出“美若天仙”四字来。她周身犹如笼罩着一层轻烟薄雾,似真似幻,实非尘世中人。

  看着林溪染魂不守舍的样子,花妈妈就知道自己带进了的这个女子十分和他的心意了。

  “呵呵呵,这位公子,看呆了吧!”花妈妈笑着说道,“这个是如雪,她可是我们这里的花魁啊!怎么样,喜不喜欢啊!”

  听到了花妈妈调侃的话以后,林溪染脸都红了。

  看着林溪染的样子,花妈妈骄傲的介绍道,“这位公子,如雪可是我们这里的头牌花魁啊!你可要好好待人家啊!如雪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要不是看公子你也是风雅之人,我是不会把如雪带过来的。”

  如雪,是吗?林溪染看着白衣女子,眼中的惊艳久久不能消退。这个时候,他的眼里就只剩下这个叫做如雪的女子了。

  看着林溪染的样子,花妈妈十分高兴,“如雪,你就好好地陪一下这位公子啊!我就先出去了。”

  花妈妈在离开以前,悄悄地给如雪打了一个眼色,如雪注意到了花妈妈的眼色以后,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不过这一切,林溪染并没有注意到,此时,他的眼中就只有这个叫做如雪的女子的,其余的什么都没看到了。

  “公子,你好。”如雪笑了一下以后,在林溪染的身边坐了下来。

  如雪开口以后,林溪染只觉得,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子呢!不仅长得好看,就连声音也这样的悦耳。其实,如果真的说起来,如雪的美貌是绝对比不上身为京城四大美人之一的赵可人的。但是,不得不说,如雪的这一身打扮,真的很有一直飘然若仙的感觉。这样的气质,和林溪染心中的仙女很像。

  不得不说,像林溪染这样一个自命清高的人,最喜欢的就是如雪这样气质的女子的,一身白衣,再加上出尘的气质,在加上还带有一丝病美人的娇弱,还真的让人欲罢不休啊!

  在接下来的交谈之中,林溪染就更加惊讶了,如雪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还真的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呢!而且,林溪染也不知道为什么,如雪真的很善解人意。对于自己的想法,她真的很了解,还出言安慰自己。面对着这样的女子,没有哪一个男子是不倾心的。

  在接下来的好几天里,林溪染都去清风楼找如雪,两个人什么事情也没有做,只是静静地聊一下诗词歌赋,谈一下人生理想之类的,林溪染也渐渐的沉浸在了如雪的温柔之中了。甚至,他还萌生了将来要为如雪赎身,纳如雪为妾的想法了。

  现在的林溪染已经完全沉浸在温柔乡之中了。可是,这个时候的他,还不知道,其实温柔刀,刀刀割人命啊!

  这一天,林溪染在白天的时候,就约了如雪出门逛街了。两人在逛了一个上午以后,来到了望月楼,准备用午膳了,可是,林溪染怎么都不会想到,他们竟然会遇到了自己的正牌未婚妻了。

  林溪染带着如雪来到了望月楼,可是一进门,他就看到了赵可人。就在他想要离开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叫唤声,“溪染,你怎么也来了?”

  林溪染没办法,只好看着赵可人巧笑倩兮的向自己走近,不过,随后,他又理直气壮的,说到底,自己又没有做什么不见的人的事,自己不过就是和一个朋友一起去逛街而已,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所以自己根本就不必回避。

  想到这,林溪染扬起了一抹笑,看向赵可人,“可人,你也来了,还真是巧啊!”

  赵可人走近以后,才看到站在林溪染身边的如雪,她的脸色马上变得阴沉,开口质问道,“溪染,她究竟是谁啊?”

  听到了赵可人质问的语气,林溪染感到十分不高兴,但是,还是耐着性子介绍道,“可人,这位是如雪姑娘。如雪,这位是我的未婚妻,赵可人小姐,”

  如雪轻轻地福了一下身子,“可人小姐好。”

  对于如雪的时候,赵可人并没有让步,反而是更加咄咄逼人,“如雪,这究竟是哪家小姐的名字啊!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呢!”

  听到了赵可人的问话以后,如雪感到难堪,她一脸惨白的看向林溪染,什么也没有说。

  注意到了如雪像自己投来的求救的目光,林溪染顿时觉得自己的形象变得十分伟大,他皱着眉头,看向赵可人,斥责道,“可人,你究竟在做什么啊!怎么这样没有礼貌?”

  听到林溪染的责备以后,赵可人冷笑一声,“我哪里没礼貌了,我不过就是问一下她究竟是哪家小姐而已,有没有说过什么别的话,怎么,难道她的身份就这样见不得人吗?”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如雪泫然欲泣,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惨白,甚至摇摇欲坠,仿佛马上就要昏倒了一样。

  看着如雪这个样子,林溪染十分不满,“可人,你今天究竟是怎么了,怎么这样说话,你还不马上和如雪道歉。”

  “道歉?”听到了林溪染的话以后,赵可人只觉得好笑,“我看,这个女子也说不出自己究竟是哪一家的千金,不会是那个窑子里出来的吧!你竟然要我向这样的女人道歉,你觉得有可能吗?”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林溪染忍不住开口大声斥责道,“可人,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啊!一个人的出身那是不能选择的,你怎么能用这个来攻击如雪呢?”

  最大族件。林溪染感到痛心疾首,他不知道赵可人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以前,可人明明就是那样的温柔体贴的,怎么今天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呢!

  “我攻击她?”赵可人就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林溪染,你说清楚,这个女人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一直护着她?”

  听到了赵可人的追问,林溪染感到十分的烦,“如雪不过就是我的一个朋友而已,你有必要这样得理不饶人吗?如雪她究竟做了什么啊?她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就惹来了你的针对,你的教养到底哪里去了?”

  “你说什么?”赵可人火冒三丈,“你竟然为了一个青楼女子说我没有教养,林溪染,你竟敢这样侮辱我。”

  说着,赵可人上前去,想要甩如雪一个耳光。看到了赵可人的举动以后,林溪染怕如雪受到伤害,连忙上前去,想要阻止。但是,他没想到,他只是轻轻地甩了一下赵可人而已,赵可人竟然就倒在了地上,额角还不小心摔破皮了,冒出来鲜血。

  看到这个样子,林溪染连忙上前扶起赵可人,可是赵可人一把甩开他的手,在闲云和闲落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后,咬牙切齿的说道,“林溪染,没想到,你竟然为了一个青楼女子这样对我。我告诉你,这件事绝对不会善了的。”

  说完,赵可人便在丫鬟的搀扶之下,离开了望月楼。林溪染呆呆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做什么反应才好。而此时,已经出了望月楼的赵可人,嘴角却勾起了一抹得意的微笑。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