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育子散

   又寒暄了一会儿以后,大家便都回到了太师府之中。经过了一天的折腾以后,大家都已经累了,所以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面去休息了。

  虽然大家都还没有知道赵可然已经成为郡主了,但是,有一点,大家倒是注意到了,那就是赵可然的行李要比去的时候多了很多,起码多了五箱以上。对于这一点,大家都不清楚究竟是怎么样回事。但是,又没有什么合适的机会去问,所以,大家都只好把疑问往肚子里吞。

  行李早就已经由下人搬回了春晖院里面了,这一次回来的时候,赵可然的东西的确是多了不少。之前进宫的时候,皇上、太后,甚至就连不喜欢她的皇后娘娘都赐了不少东西,所以她的行李的确是多了不少。不过,赵可然对于这一点还是感到十分可笑的,皇后明明就不喜欢她,可是还是赏赐了她不少东西。看来,在皇宫里面的人,还真的没有几个是不会演戏的啊!

  不过,不管皇后娘娘究竟是喜欢自己,还是讨厌自己,对于自己来说,还是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所有赏赐的东西,她也绝对是照收不误的。反正不收白不收。尤其是看到赵可人嫉妒的样子的时候,自己就更加觉得,自己收下来是对的。

  很快,赵可然便带着珑儿和诗香回到了春晖园。才刚进春晖园的时候,赵可然就已经看到月姑和琴香一起站在春晖园的门口处,在等着她来了。

  一看到赵可然,月姑马上就迎了上去,“大小姐,你们终于回来了。怎么样,在侯府里面一切都好吧!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切都还顺利吗?你现在累不累啊?”

  面对着月姑连珠炮式的问题,赵可然十分无奈的笑了笑,“好了,月姑,你别着急,我已经回来了,要是真的有什么想要问我的话,一个一个的问,别急。还有,我现在有点累了,我们一定要站在这里说吗?”

  “你看我这记性。”月姑一听到赵可然喊累,连忙说道,“小姐,你已经坐了这么久的马车了,肯定已经累了,快,先回房去休息一下吧!”。

  看着月姑说风就是雨的性格,赵可然觉得十分亲切,其实说真的,在镇北侯府的这几天时间里,赵可然还是十分想念月姑的。以前的时候,她每一次去侯府的时候,都是带上月姑的,只有这一次例外而已,所以,离开了月姑这么久以后,赵可然是十分想念月姑的。

  回到房间以后,赵可然就直嚷嚷着说肚子饿。一听到赵可然喊饿,月姑马上就到了厨房为赵可然准备点心了。赵可然怕月姑一个人忙不过来,就把珑儿也派到了厨房去帮忙。

  很快,房间里面就只剩下赵可然,还有琴香和诗香了。

  “说吧,这些日子以来,究竟都查到了些什么事情。”赵可然拿起茶杯,轻轻地喝了一口茶后,看向琴香。

  其实,刚刚一进春晖园的时候,赵可然就已经看到琴香在向她使眼色了,所以才会把月姑和珑儿都打发出去的。虽然,她是想要训练月姑和珑儿,但是仅限于一些别的事情。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让她们知道的好。毕竟,一直以来,她们都只有在太师府里面呆过而已,有很多事情,她们是没办法参与进来的。

  琴香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以后,开口道,“小姐,刘姨娘这一胎,还真的是有问题,而且问题还绝对不小呢!”

  听到了琴香的话以后,赵可然并不感到惊讶,这样的猜测,她早就有了,只是没办法确定而已,所以当听到了琴香的话以后,其实她表现的还是十分镇定的。但是,听到琴香接下来的话以后,赵可然就没有那么淡定了。

  “可是,这件事情,恐怕不仅和刘姨娘有关了,其中还牵涉上了老爷。”琴香继续说道,“其实,刘姨娘的确是已经没办法怀孕的了,但是她还是服用了一种禁药,所以,才会怀上这个孩子的。”

  “和我爹也有关吗?”听到了琴香的话以后,赵可然感到十分疑惑,“还有,你说的禁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真的有那么一种药可以让不能再怀孕的女人怀孕吗?”

  对于赵可然的疑问,琴香却是摇了摇头,“不是这样的。要是想让不能再怀孕的女人在怀孕的话,这样的事情恐怕就连华佗在世也没办法办到。”

  听到了琴香的回答以后,赵可然就更加疑惑了,“那你的意思是——”

  琴香继续解释道,“其实,小姐,之前我替孙姨娘把脉的时候,不是说过了孙姨娘没办法在怀孕了吗?但是,孙姨娘没办法怀孕这件事情,并不仅仅是因为药物造成的。孙姨娘在年轻的时候,曾经生过一个女孩,但是因为那个女孩先天不足,所以夭折了,是吗?”

  “没错。”赵可然点了点头,“但是,这和孙姨娘的不孕有什么关系吗?”

  “关系可大了。”琴香解释道,“那个女孩夭折是因为先天不足,不是吗?而造成她先天不足的原因,就一定是在母体里面的事情了。所以说,这个女孩先天不足,有可能是因为早产,还没有发育完全就出生了,所以才会夭折的。而这件事情,我也已经调查过了,当年的那个女孩,就是早产的。但是,早产,其实不仅对那个女孩造成了影响,其实对于孙姨娘的影响也是十分大的。再加上,孙姨娘在那个女孩夭折了以后,伤心过度,也造成了身子上的亏损了。”

  “你是说,这个原因也是造成孙姨娘再也无法怀孕的原因之一吗?”赵可然开口问道,“这个也是其中的重要原因吗?”

  琴香点了点头,继续解释道,“其实要是当初孙姨娘在这件事情之后,好好地调养的话,还是可以调养好的,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后来,在身子还没有调养好了,就有怀了身孕,这下子才真的坏了底子的。再加上长期以来的药物,所以,孙姨娘才会导致终生不孕的。”

  赵可然开口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这些和刘姨娘的胎有什么关系吗?”

  琴香点了点头,“其实,刘姨娘的情况和孙姨娘是大不一样的。所以,刘姨娘的症状大概和孙姨娘的也是不一样的。”

  听到了琴香的话以后,赵可然皱了皱眉,“你说是说,难道其实刘姨娘还是可以怀孕的,是这个意思吗?”

  琴香想了想后,回答道,“其实说起来,一直以来,刘姨娘虽然一直在服用那些避孕的药草,但是总体来说,她的身体底子还是不错的。但是,长期的用药,还是对她的子宫造成了一定损害的。所以,刘姨娘虽说还有怀孕的可能性,但是这个可能性却是十分低的。”

  “那你的意思是说,”赵可然想了想后,才开口道,“其实刘姨娘还是可以怀孕的,但是几率却是非常的小,小到几乎已经为零了。所以,刘姨娘才会铤而走险,决定用禁药的。”

  “没错。”琴香肯定了赵可然的猜测,“相信刘姨娘也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情况了,所以才会一直请大夫来看,但是一直都看不好,所以才会每来一个大夫,刘姨娘就会再发一次脾气,借此来宣泄自己心中的怒气。”

  “直到了那个陈大夫来了以后,刘姨娘似乎就没有再发脾气了。”赵可然想了一下以后开口道,“那是不是说明,其实那些禁药,很有可能就是陈大夫给刘姨娘的呢?”

  琴香点了点头,“没错,小姐放心好了,这件事情我早就已经查出来了,的确是这样子的。刘姨娘十分清楚,自己要生下孩子,恐怕几乎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她还是十分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孩子,毕竟女人的年轻貌美都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没有什么比孩子更有保障了。”

  “那究竟是什么样的禁药呢?”赵可然感到十分好奇,“竟然还有这样的药?还真的有那么厉害吗?她怎么就可以保证这样的药一定可以让她怀孕呢?”

  琴香笑了笑,开口道,“小姐,刘姨娘现在不是已经怀孕了吗?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了吗?”

  “那是不是就是说,这些禁药可以让一些,嗯,就是怀孕的几率比较小的女人可以顺利怀上孩子呢?”赵可然皱起来眉头,“可是这样的药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会成为禁药呢?还有,既然有这样的药,为什么好像我就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琴香笑了笑后,开口道,“小姐,你有所不知了,所有能够逆天的药,都一定会有副作用的。要知道,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好事啊!既能达成人们的心愿,又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你的意思是说,刘姨娘使用的这种药,会有一些不大好的副作用,是吗?”

  琴香点了点头,“小姐,其实,这种药叫做育子散。无论身体多么差,甚至子宫受到了多大的伤害的女人,只要用了这种药以后,都绝对能顺利怀孕的。”

  在一旁一直默默地听着琴香汇报的诗香,在听到了育子散这几个字的时候,忽然一下子就抬起了头来,很显然,她是知道育子散这种东西的。

  “还真有这样的好药啊!”赵可然感到惊讶,她并没有注意到一旁诗香的举动,只是继续追问道,“那这种药的后遗症是什么呢?”

  赵可然真心觉得,无论后遗症是什么,只要是有机会的话,那些难以受孕的女人还是会愿意一试的。因为,无论是哪一个女人,只要没有做母亲的话,那她的人生就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变得圆满的。

  琴香想了想以后,开口道,“有这样逆天的本事的 药,它的后遗症绝对不小。只要是服用了这种药以后,那个女人这一辈子就再也没有怀孕的机会了。”

  听到了琴香的话以后,赵可然皱了皱眉头,“就这样?”

  其实不怪赵可然这样想,因为要是愿意用这种药的女人,本身来说的话,恐怕就是难以受孕的了。就算没有服用这种药的话,她们也是绝对没有办法受孕的,所以这样的后遗症,其实就只是听起来可怕而已,对于那些女人来说,却是根本不痛不痒的。

  琴香摇了摇头,看了赵可然一眼以后,说道,“其实,这种育子散,只有女方吃的话,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只有,男女双方同时服下育子散,才能有这样的功效的。”

  听到了琴香的话以后,赵可然的心中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她眉头深锁,十分认真地看向琴香,“你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现在,你就详详细细的把关于这种药的事情全都给我说清楚。”

  琴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以后,才开口慢慢的说道,“其实,据说研制出这种药的是前朝一位大夫,他的妻子天生体弱,而且子宫过寒,难以受孕。所以,他们成婚多年以来,一直都没有孩子。对于这件事情,妻子感到十分伤心,并且觉得对不起丈夫,所以终日郁郁寡欢的。那个大夫深爱着他的妻子,不愿意他的妻子这样难过,所以便研制出了这种药。男女双方同时服下,就可以受孕了。但是,服下育子散以后,无论是男女中的哪一方,都会永远的丧失生育能力了。”

  李天折倒。“什么?”听到了琴香的话以后,赵可然大吃一惊,“你的意思就是说,其实服用了育子散的不仅是刘姨娘,还有我爹也是,是吗?”

  琴香点了点头,“按理来说,应该是这样的才对,因为如果只有一方服用了育子散的话,那是什么用都没有的。”

  听到了琴香的回答以后,赵可然不禁感叹,“看来刘姨娘为了怀一个孩子,还真的是疯了,竟然敢用上这样的方法!不过,琴香,这种药后来为什么会成为禁药呢?”

  “唉——”琴香叹了一口气。“小姐,那些大家族里面的女人究竟是有多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很多女人都是因为这样的斗争而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了。所以,这样的药就帮到了她们。但是,你也知道,这种药,哪个男人愿意吃下啊!所以,那些女人就只好偷偷的把这种药给她们的丈夫服下。后来,她们的丈夫知道以后,又怎么会绕过她们呢!据说,那时候,还真的造成了不少混乱呢?所以,后来这种药就被禁止使用了。后来,时间长了,大家也都失去了这种药的药方了。再后来,这种药几乎已经失传了。”

  “也就是说,刘姨娘应该是偷偷的放到了我爹的膳食,或者是喝的水里面,让我爹吃下去以后,自己又服用了,是这样的意思吗?”赵可然开口问道,“也就是说,现在不仅是刘姨娘,就连我爹也已经失去了生育能力了,是吗?”

  赵可然虽然是在问琴香,但是语气中却是充满了肯定,的确,按照她爹的性子,肯定不可能是自己服下的育子散,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刘姨娘偷偷的给他服下的。既然如此的话,那么,现在丧失了生育能力的肯定不止刘姨娘一个人。

  琴香点了点头,“没错,奴婢已经查过了,在刘姨娘受孕的那段时间里,老爷一直都是宿在刘姨娘那里的,而且,就连晚膳都是在刘姨娘那里用的。所以说,刘姨娘要是想要下药的话,那绝对是易如反掌的。”

  听到了琴香的话以后,赵可然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微笑,“看来刘姨娘这回是真的急了,竟然连这样的主意都敢用。不过,她现在已经愿望成真了,总算是怀上了孩子了。”

  “不是。”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一直在一旁默默地不做声的诗香突然插了一句话。

  “什么?”听到了诗香的话以后,赵可然感到疑惑,“诗香,你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诗香开口道,“刘姨娘没有愿望成真,她的孩子能不能生下来,都是一个问题。”

  对于诗香的话,赵可然还是十分相信的,因为毕竟,诗香可是十分精通医理的,她大概是看出了什么,才会这样说的。

  想到这,赵可然开口问道,“诗香,你究竟是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刘姨娘这一胎还有什么问题啊?”

  诗香点了点头,“小姐,你有所不知了,其实育子散这种东西虽然能让人受孕,但是,却不一定能让人顺利生下孩子。我曾经在医书上看过,育子散可以让人受孕,但是受孕以后,要想顺利产下孩子,还是十分困难的。之前我们在刘姨娘房间里面不是就闻到了一种很浓的气味吗?那味道虽然很浓,但是,我还是可以辨别的出来,在其中是有艾草的味道的。”

  “艾草?”赵可然眉头一皱,“你是说,刘姨娘的房间里面有艾草的味道。”

  赵可然虽然不懂医理,但是艾草这种药草她还是知道的。那艾草可是有温经止血的功效的,刘姨娘使用了这种药草,那看来她的胎儿恐怕还真的就是不大好了。

  诗香点了点头以后,继续说道,“之前我就已经觉得刘姨娘的胎好像怀得不太稳了,当时因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所以并没有说出来,现在,听到了琴香已经查出来,刘姨娘是用了育子散以后,我终于知道原因了。看来,刘姨娘的这一胎,要是想要出生的话,恐怕还真的要很好的大夫一直贴身伺候才行了。”

  听到了诗香的话以后,赵可然感到好笑,“没想到,刘姨娘费尽心机怀上了这个孩子,现在竟然还怀得不稳,看来还真的是天意弄人啊!”

  诗香笑着摇了摇头,“其实,也怪刘姨娘自己。其实,她应该知道自己的这一胎是怀得不稳的,但是她却没有好好地躺在床上休息,反而老是乱跑。你看今天就知道了,我们回来的时候,刘姨娘不是也来到门口迎接了吗?其实刘姨娘虽然化了妆,但是,还是可以看得出来,她的脸色不大好。这种情况下,她还不注意休息,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听到了诗香的话以后,赵可然眉头一皱,不对,刘姨娘用了这样的办法来怀上孩子,由此可见,她究竟是有多重视这个孩子了,又怎么会这样做呢?还有,今天在门口的时候,刘姨娘说的那些话,是不是也在故意惹自己的呢?赵可然越想月感到心惊。难道是——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赵可然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看到赵可然的脸色大变,在一旁的琴香和诗香都不知道自家小姐都想到了什么,怎么会一下子就脸色全变了。但是,她们没有开口问,只是静静地等着。要是小姐要和她们说的话,自然会说出来的,要是小姐不想说的话,那么她们也没有办法。

  过了好一会儿以后,赵可然才开口道,“记住,你们以后,一定要小心,如果看到刘姨娘的话,记住,绝对不要和她发生任何冲突,最好连话都不要说。”

  看到赵可然凝重的表情以后,琴香和诗香都感到不解,小姐究竟是想到什么了啊!怎么会一下子就变成这个样子呢?

  注意到了琴香和诗香的疑惑,赵可然继续解释道,“我怀疑刘姨娘的胎儿恐怕是真的保不住了,所以,她现在才回一直在外人面前装作健康的样子,她现在大概就是想要找一个带罪羊吧!”

  “那小姐的意思是说——”诗香惊呼出声,“刘姨娘知道自己的孩子大概保不住了,所以才想要出来走动,找个机会来陷害别人,从而免掉自己的责任,是吗?”

  赵可然点了点头,“没错。如果是刘姨娘自己掉了孩子的话,无端端没了孩子的话,要是查起来的话,恐怕会牵扯出育子散的事情,但是要是真的找了一个替死鬼的话,那就查不到她身上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琴香和诗香齐声回道,“小姐放心好了,以后我们会小心的。”

  赵可然长叹一口气,“但愿是我多想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