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挑拨离间

   看到秦依渺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赵可然继续开口道,“表姐,我和你不一样,即使我现在已经是郡主了,但是,我的将来却还是不知道的。但是,表姐,你的可不一样啊!要知道,你的福气还在后头呢!”

  “是吗?秦依渺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十分高兴的。听到了赵可然的一番话以后,她似乎感到刚刚的火气都已经消了不少了呢!

  “当然。”赵可然说得十分肯定,“表姐,你长得这样的漂亮,还有满腹的诗书,再加上你又有这样的家世,将来一定会嫁个如意郎君,成为全天下女子都羡慕的对象的。”

  赵可然专挑好话来说,她现在的目的就是要打消秦依渺对于她的怨恨。秦依渺怨恨她,不过就是因为她得封了郡主而已,只要让秦依渺觉得其实郡主也并不是什么十分了不起的而已,再为她描绘一幅更加美好的未来的时候,她应该就会慢慢地打消对于她的怨恨的了。

  果然不出所料,在听到了赵可然恭维的话以后,秦依渺刚刚就已经消散了不少的火气,这下子就更是全消了,只是一脸笑意的看着赵可然,“可然表妹说笑了,我哪有你说的那样好啊!”

  看到了秦依渺的样子以后,赵可然就知道自己的话是对她已经造成一定的影响的了,于是连忙再接再厉,“依渺表姐,你的好我们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相信太子殿下也是看在眼里的。其实表姐你这样的好女子,和太子殿下是最相配的了。”

  赵可然知道秦依渺最喜欢听的是什么话,也知道秦依渺心中的人究竟是谁,只要让秦依渺觉得自己将来就是太子妃了的话,她大概就不会一直这样盯着自己不放了。

  果然,听到了赵可然的一番话以后,秦依渺刚刚的怒气还有怨恨就一扫而空了,现在她的心里就只剩下羞涩了,“可然表妹再说什么呢!怎么好端端的就扯上太子殿下了呢!”

  赵可然的话的确是让秦依渺心花怒放的,但是,在面子上,她还是得装作一副十分害羞的样子,生怕别人说她不够端庄。

  看着秦依渺的样子,赵可然心里觉得好笑,明明心里就很渴望,面上还得装出一副害羞的模样,还真是虚伪啊!不过,越是这样越好,只有这样的话,自己的计划才能够更好的实施。自己本来的计划就不是一味的讨好秦依渺。要不然,即使今天秦依渺想通了,要是明天她又想起来,开始要针对自己,到时候该怎么办啊!

  “依渺表姐,你也不用害羞了,其实在京城里面,唯一配的上你的男子,就只有太子殿下了。你也知道,虽然我现在已经被册封为郡主了,但是,你也知道,我这个郡主不过就是说着好听而已,哪有一点实权啊!说不定将来,我还得指望着表姐你的帮忙呢!”

  说到这,赵可然突然间面露难色,似乎有些话难以启齿一样,“不过,表姐,你,嗯,太子殿下,嗯,该怎么说呢?”

  看到赵可然面上的神色,还有吞吞吐吐的话语,秦依渺皱起来眉头,开口问道,“可然表妹,你是不是有什么难事,不妨说出来,只要表姐我能帮忙的话,我是绝对不会推辞的。”

  秦依渺现在的心情可比刚才要好多了,所以看到赵可然脸上为难的神色的时候,二话不说就开口了。尤其是刚刚赵可然的话中还牵涉到了太子,所以她就更加敏感了,连忙开口说可以帮忙。

  看着秦依渺的样子,赵可然在心中暗笑,自己刚刚说了那么多,不就是为了接下来的事情吗?要想让秦依渺把目光从自己身上移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给秦依渺一个敌人,让她无暇在顾及自己,这样才是长远之计,不是吗?首先打消秦依渺对自己的敌意,这样的话,自己的话她才有可能相信,她才会意识到,其实她的敌人根本就不是自己。

  想到这,赵可然眉头紧锁,脸上一副十分为难的表情,“表姐,有些事情,我实在是不想告诉你,但是不说吗?好像又觉得对不起你一样,还真叫我为难啊!毕竟这件事情其中也是牵涉到你的。”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依渺感到十分疑惑,“可然表妹,你说的究竟是什么事情啊!既然,你也会说,这件事情牵涉到我的话,那不是更应该告诉我吗?”

  “可是——”赵可然面上一副十分犹豫不决的样子。

  看到赵可然的样子,秦依渺心里就更急了,“我的好表妹,你就说吧!究竟是什么事情啊!你也会说了,这件事情和我有关,既然如此,我不是更应该知道吗?”

  “那好吧!”赵可然面上一副下定决心的样子,但是心底里却是暗自在偷笑,看来秦依渺还真的是很着急啊!不过这样觉着急越好,这样的话,自己的话带给她的震撼性就越大,她心中的怒火大概也会烧得更旺吧!

  “依渺表姐,其实这件事情,我也不过就是道听途说而已,但是因为之前就已经听你说过,你对太子殿下的心意了,所以,我才会告诉你的,好让你犯患于未然。”赵可然脸上的为难之色更重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依渺表姐,我知道你对太子殿下的心猿意马,但是,最近太子殿下对于可人似乎在献殷勤,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什么?”秦依渺大吃一惊。

  看到秦依渺吃惊的样子,赵可然感到十分满意。没错,自己要个秦依渺设立的敌人就是赵可人。虽然自己今天说了不少好话让秦依渺听了十分高兴,但是,又有谁能保证秦依渺明天回去以后,不会越想又觉得怨恨自己呢!女人都是善变的,尤其是像秦依渺这样反复无常的女人。只要自己这个郡主的身份在的话,秦依渺就不会真正地放下怨恨。如果这样的话,那自己要防范的人就又多了一个了。既然秦依渺是自己的潜在敌人,赵可人是自己在明处的敌人,这样的话,要是让她们两个人互斗的话,那样对于自己来说,才是最有利的,不是吗?再说,自己也绝对没有冤枉赵可人不是吗?赵可人的确是和太子在暗地里有来往,这个可是真真切切的事情啊!

  看着秦依渺脸上震惊的神情,赵可然就知道自己下对药了,秦依渺最在乎的就是未来太子妃的地位了。

  过了好一会,秦依渺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笑了笑,掩饰自己的神情,但是眼中的急切却是骗不了人的,“可然表妹,你说的是真的吗?可是,可人她不是已经有了婚约在身了吗?又怎么会和太子殿下有什么牵扯呢?”

  看着秦依渺的样子,赵可然就知道,其实她心里明明就已经相信了,但是却还是在找着借口,希望来证明这件事情是假的。

  赵可然笑了笑,继续说道,“其实,说真的,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真是假,不过就是道听途说而已。但是因为之前就知道了表姐你的心意了,所以才会上了心的。”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依渺拼命的在心里安抚着自己,可是似乎一点用处也没有,她也不知道赵可然口中的话究竟是真是假,她和赵可人是姐妹,不是吗?难道赵可然和赵可人有什么过节,所以才想要借自己的手来收拾赵可人吗?

  想到这个可能性,秦依渺眼神中充满怀疑的看向赵可然,“可然表妹,你说的可都是真的,既然这样的话,那你为什么还会告诉我呢?你和可人才是姐妹,不是吗?这样的话,你不应该说出来的才对,不是吗?”

  里表我嘴。面对着秦依渺的怀疑,赵可然面上不显,可是心里还是不得不感叹,秦依渺的心思还真的够缜密的,不会因为别人说了什么而马上就怀疑的。还真的不得不说,秦依渺的确是够厉害的,不过,自己经历了上辈子的事情以后,现在也绝对不再是什么单纯的闺阁小姐了。

  听到秦依渺的话以后,赵可然装出一副十分不解的表情,“表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和可人能有什么过节啊!我们可是姐妹啊!两姐妹之间哪有什么深仇大恨的啊!”

  是啊,两姐妹之间是不该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但是,自己和赵可人大概就是天生的仇人吧!永远都无法共存的敌人,她们的仇恨大概是上一世带来的吧!自从娘胎开始就带来的仇恨,要不然的话,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赵可人对于自己与生俱来的怨恨。想到这,赵可然的心中感到一阵苦涩。

  而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依渺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的好,毕竟之前赵可然赵可然为了赵可人解除了忠义侯府的婚约了,赵可然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开始怨恨赵可人呢?

  想到这,秦依渺试探性的开口了,“对了,可然表妹,之前,和忠义侯府有婚约的不是你吗?怎么现在成了可人了呢?”

  听到了秦依渺的问题以后,赵可然眼中一道精光闪过,笑着回道,“其实,谁和忠义侯府有婚约不是都没有关系吗?只要是镇北侯府和忠义侯府的婚事不变的话,那就可以了。”

  秦依渺的眼睛眯了眯,继续笑着说道,“其实说起来,可然表妹,对于这样的一桩好亲事没了的事情,你的心里就一点想法也没有吗?”

  看到秦依渺的样子以后,赵可然就知道,秦依渺并没有完全相信自己的话,她大概就是以为是自己恨赵可人,想要陷害赵可人,才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的。

  虽然心中心知肚明,但是赵可然的面上却是一副疑惑的神情,“依渺表姐,我该有什么想法啊!虽然我是没有了忠义侯府的婚约了,但是,刚刚到太和殿觐见皇上的时候,皇上曾经说过,将来要为我的婚事做主的,这样的话,我还能有什么想法啊!”

  “什么,皇上说,要为你将来的婚事做主?”秦依渺大吃一惊。

  “是啊!”赵可然点了点头,其实这个借口也是她刚刚才想到的,还好刚刚皇上有说过将来要为自己指婚,这样的话,秦依渺想象中的不愤和不平,自己全都没有,那又怎么会想着去害赵可人呢!

  果然,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依渺的怀疑全都消失不见了,的确,要是有皇上指婚的话,将来婚事那是绝对不会比之前的差的,所以赵可然并没有陷害赵可人的必要,那就是说,赵可然说的都是真的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秦依渺的心中就十分着急,“那,可然表妹,刚刚你说的话就都是真的了,我是说可人和太子之间的事情。”

  赵可然装出一副为难的神情,“依渺表姐,其实你也知道,我不过就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小姐而已,怎么可能知道事情是不是真的呢!刚刚我不也说过了吗?我就只是道听途说而已,不过是因为这件事情和你,还有可人都有关,所以,我才记住了而已吗?”

  “那除了这些,你还有没有听说过什么别的话啊?”秦依渺十分急切的追问。

  赵可然想了想后,开口道,“其实,除了这些以外,我还是有听到一些风言风语的。依渺表姐,你还记得上次在外祖母寿宴上作诗的事情吗?”

  “记得。”听到了赵可然提起那次的事情,秦依渺的脸色不是十分好,因为在那一次的作诗中,她这个京城第一才女竟然落败了,那是她人生中的耻辱,她有怎么忘得了呢?

  赵可然自然也是注意到了秦依渺的脸色了,但是她还是装作没有发现,继续说道,“那次我不是赢了太子殿下的一副《寒梅图》吗?就在太子派人送来那副画的时候,其中还有一份礼物,好像说是太子要送给可人的,至于是什么,我就不是十分清楚了。而在这之后,太子似乎也约了可人好几次,但是可人究竟有没有赴约,我就不知道了。”

  赵可然的话说得模棱两可的,她很清楚,要是自己真的说得十分确切的话,秦依渺反而是不会相信的。人就是这样,要是你说的十分清楚准确的话,别人或许就不会相信了,但是要是你说的模棱两可的话,反而会让别人的疑心更重。

  不出所料,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依渺的脸色全黑了,眼中撒发出强烈的怨恨。

  “可然表妹,你就知听说了这些,是吗?”秦依渺故作镇定的说道,“那不过就是一些小道消息而已,你以后还是不要再说了,知道了吗?”

  看着秦依渺的样子,赵可然就知道,秦依渺对于自己的话恐怕已经是深信不疑的了,现在这样说不过就是为了提醒自己,在外人面前不要乱说话吧!。

  赵可然笑了笑,开口道,“依渺表姐放心好了,本来这件事情我也不想说出来的,但是因为这件事情涉及到你和可人,所以我才会告诉你的。”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依渺笑着点了点头,“那就好。”

  赵可然看向秦依渺,虽然秦依渺的脸上是挂着笑,但是笑意并没到达眼底。看来,秦依渺的嘴上虽然不说,但是她现在大概已经把赵可人当做眼中钉了吧!这样很好,只要秦依渺一直盯着赵可人的话,那么,她大概就没有时间来注意自己了吧!赵可人也是,有了秦依渺的针对,赵可人大概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想陷害她了吧!

  想到这,赵可然决定给秦依渺再加一剂猛药,状似不经意间,她低声说道,“唉,希望这件事情还是不要传开的好,当初可人和林世子的事情就是因为传得大家都知道了,可人才会匆忙间定下婚约的。现在可人已经是有婚约的人了,要是再生什么事端就不好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自言自语以后,秦依渺一震,是啊!当初赵可人就是因为这样,才抢走了赵可然的婚约的。赵可人就连自己的姐姐的婚约都会抢,这样的女人又怎么会有什么羞耻之心呢?现在,她大概有看上太子了,所以有想要故技重施了吧!她现在大概有想要来和自己抢了吧!看来自己之前对于她的警告,她是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吧!要不然,就是赵可人是故意要抢她的,她是知道自己喜欢太子以后就有想要抢的了,就像之前,她抢走了自己想要送给祖母作为寿礼的白玉观音像一样。

  想到了这个可能性以后,秦依渺的脸色变得阴沉,眼神闪动着怨恨的光芒,就像是一条已经锁定了猎物的毒蛇一样。

  看着秦依渺的样子,赵可然就知道,看来秦依渺已经相信了自己的话,那么接下来,她大概就会和赵可人对上了吧!不管是秦依渺,还是赵可人,可都不是省油的灯,那么接下来,她们大概都有的忙了,看来自己以后会清闲多了。

  一想到这个,赵可然的心情就十分的好,尤其是看着周围各式各样的桔花,她的心情就更加的舒畅了。

  于是,赵可然和秦依渺虽然一直在庭院里面走着,但是两个人都是默默无语的。秦依渺自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沉默无语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赵可然则是一直面带着微笑,心情十分愉悦的欣赏着庭院里面的各式珍稀品种的牡丹。

  ——分割线——

  赵霖带着萧翎回到了镇北侯府以后,还没有下马车就已经看到了正在门口等候的赵松的一家人了,除了刚刚进宫的赵可然以外,赵松、秦香荷、赵可人,甚至赵可风都来了。赵可人本来是不想来的,因为她不想看到赵可然风光的样子,但是娘亲开口叫了,而且现在她和赵可然还必须保持着表面上的和睦。要是大家都来了,而她不来的话,那她一直在大家面前保持的好形象就会受损;额。

  很快,他们便一起回到了府里,赵霖走在前头,赵松一家子就跟在后头。对于没有看到赵可然,大家心里都是十分疑惑的。

  大家进入大厅,一落座以后,赵松就迫不及待地开口了,“父亲,可然呢?怎么没有和你们一起回来?”

  赵松虽然疑惑,但是心里却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注意到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的脸上都没有任何焦虑的神情,反而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愉悦,那就说明,绝对没有什么坏事发生,所以他只是疑惑,但是没有担心。

  果然,听到赵松提起赵可然,赵霖笑得十分愉悦,“哈哈,你不用担心可然,她到太后宫里请安了,刚好秦老夫人也进宫了,所以她大概要我一点才会来。”

  听到了赵霖的回答以后,赵松点了点头,“那就好。”

  在一旁的萧翎看着秦香荷,开口道,“香荷啊!你可真的是生了一个好女儿啊!”

  听到了萧翎的话以后,秦香荷不解,但是心中似乎隐隐约约知道是跟今天进宫谢恩的事情是有关的,于是开口问道,“娘说的是可然吧!今天进宫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你和父亲的心情好像都很好啊!”

  听到了秦香荷的话以后,赵霖笑得十分高兴,“是啊,今天进宫谢恩的时候,皇上似乎十分喜欢可然啊!”

  听到了赵霖的话以后,赵松和秦香荷的脸上同时展现出笑容。但是,一直闷不吭声的赵可人的眼中却是快速的闪过一道暗光。

  “那祖父,皇上是不是又赏赐了大姐姐啊?”赵可风笑着开口询问,“看你的样子这样的高兴,是不是又有什么赏赐了啊!到时候大姐姐回来的时候,我一定要叫她给我看一下。”

  赵霖十分慈祥的看向赵可风,“不是,皇上没有赏赐你的大姐姐,不过你的大姐姐得到了比赏赐要好太多的东西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