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六章 太后宫中请安(加更感谢月票和打赏)

   在离开了太和殿以后,司徒旭带着赵可然朝着太后所居住的康宁宫的方向走去。本来在皇宫里面是可以坐着轿辇去的,但是,司徒旭想要和赵可然两个人独处,所以,两个人并没有坐轿辇,而是走着去的。

  两个人在皇宫的小路上一直走着,司徒旭本来是想要和赵可然好好地说说话的,但是因为路上一直都是人来人往的,也是十分的不方便,所以两个人一直都是默默无语的走着。

  两人走着走着,终于走到了一天比较偏僻的小路了,也没有什么人了,司徒旭也悄悄地拉起了赵可然的手。赵可然深怕有人看到,挣扎着想要把手抽出来,可是敌不过司徒旭的力气,只好作罢。心里想着,反正现在这里也没有人,拉一下手也没什么的。

  看到越走越偏僻了,赵可然好笑的看了司徒旭一眼,开口道,“旭,你确定你是要带我去太后的康宁宫,我看你是想要带我去冷宫才对吧!越走就越荒凉了。”

  赵可然觉得不是自己太多心了,而是司徒旭是在是太离谱了,要不是跟着司徒旭走的话,她都不知道原来宫里竟然还有这样荒凉的地方。她真的十分怀疑,按照他们这样的走法,是不是真的到得了康宁宫。不过,虽然路上十分荒凉,但是,她的心里却是一点也不害怕,因为司徒旭在她的身边,紧紧地拉着她的手。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司徒旭转过头来,笑了一下,“你呀,就放心好了,我向你保证,无论如何,我都会把你送到康宁宫的。怎么,你觉得这条路不好吗?这条路可是我特别挑的,我觉得就挺好的,没什么人。”

  听到了司徒旭回答以后,赵可然哭笑不得,“你怎么就挑一条这样的小路啊!什么人都没有。”

  司徒旭理所当然的回道,“就是因为它少人,我才觉得好啊!这样的话,我才有机会和你说说话啊!”

  听到了司徒旭的回答,赵可然感到无语,“真的需要这样吗?我们不是昨天晚上才见过吗?”

  司徒旭笑了笑,把赵可然拉近了一点,“不是,我只是想要和你这样走着。我们自从相识以来,就没有像今天这样的手拉着手在散步呢!你不觉得,我们就这样拉着手,慢慢地走着,感觉真的很好吗?”

  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赵可然的心里感到一股暖流流过一样,感觉暖暖的。以前,在外祖父还没有去世的时候,外祖父和外祖母经常这样拉着手在府里面散步。自己以前在忠义侯府住过一段时间,所以知道的十分清楚。当时,自己看到的时候,就觉得这一幕十分温馨,也希望自己将来可以向他们一样,和自己的丈夫拉着手,静静地散步,就算什么话也不说都好。她觉得,她这样和司徒旭拉着手,慢慢地走着,感觉真的有一点像老夫老妻一样。

  老夫老妻这几个字一浮现在赵可然脑海里的时候,她就感到一阵害羞,脸上变得红扑扑的,慢慢地低下了头。

  司徒旭一直拉着赵可然的手,对于赵可然突然的沉默感到不解,转过头来一看,只见赵可然低着头,看不到她的脸色,只能看到她那红透了的耳根子。

  “怎么了嘛?”司徒旭十分关心的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没,没有。”赵可然生怕自己的心事被司徒旭知道,连忙平静了一下以后,抬起头来,结结巴巴的回道。不过,虽然她已经平静了不少,但是脸上的红晕却还没有消散。

  在看到赵可然的样子以后,司徒旭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他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他怕要是现在开口,要是不小心激怒了赵可然的话,就连小手都没得拉了。

  看着司徒旭的样子,赵可然连忙转移话题,“对了,今天你父皇已经见了我了,你说,他喜欢我吗?”

  司徒旭打趣的笑了笑,道,“他喜不喜欢你都没有关系不是吗?只要我喜欢你就好了,不是吗?”

  听到司徒旭的回答以后,赵可然白了他一眼,“你在乱说什么呢?我在问你正经的呢,别闹了!”

  看到赵可然的样子,司徒旭也不敢再乱来玩笑了,笑了笑后,回答,“你放心好了,父皇他很喜欢你,也已经接受你了。”

  听到了司徒旭的回答以后,赵可然顿时放心多了,虽然刚刚她是觉得皇上对她的印象似乎不错,但是得到了司徒旭的肯定的时候,她还是着实松了一口气。

  想了想后,赵可然又开口问道,“是不是因为那个和我有几分相像的人,皇上才会喜欢我的呢?还有,你知道皇上口中的那个和我有几分像的人是谁吗?”

  “你呀,就是想太多了,父皇喜欢你,不过是因为你这个人而已,不过,不可以不说,那其中的确有那个人的一份功劳。”司徒旭叹了一口气,“大概也是因为你的气质和那个人很像,所以,父皇对于你是有几分亲切感吧!”

  “听你的意思,你似乎知道那个人是谁,是吗?”赵可然追问道,“你就告诉我吧!你说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啊!不要吊我的胃口了。快说吧!”

  “好,别急,我会告诉你的。”司徒旭笑了笑后,开口回道,“父皇说的是我的母妃,你那股气质,感觉上和我的母妃有几分像而已。”

  “你的母妃?”赵可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了,但是对于这个人她还是十分陌生的。

  司徒旭点了点头,“没错,不过就只是气质像而已,你们的样子可是一点也不像的。你们身上似乎都有一股淡然的气质,好像对什么都无所谓一样。但是,你们之间却又是那么的不同。我的母妃是一个很柔弱的女子,她虽然淡然,但是却是要靠着别人的保护。但是,你不一样。”

  “我哪里不一样了?”赵可然感到奇怪,“难道我就不是一个弱女子吗?”

  赵可然就觉得奇怪了,难道在司徒旭眼中自己就不是一个娇弱的女子吗?难道自己看起来就是十分坚强吗?

  司徒旭笑着摇了摇头,“你们不一样,你身上有一股子韧性,而且,你比我的母妃要坚强多了。要是她有你一半的话,大概就不会被埋葬在这个后宫之中了吧!不过,有的时候,我还是不希望你那么坚强,我希望你能学着依赖我。”

  看着司徒旭的样子,赵可然笑了笑,“旭,你要知道,要是真的一味的依赖你的话,那我就不是我了。我和你的母妃不一样,我是绝对不要成为那依附着别人生存的菟丝花,我要做的是可以和你并肩而行的剑兰。”

  “我知道。”司徒旭温柔的看向赵可然,“我知道你不想要依赖着别人,我也不会强求,你既然想要做和我并肩而行之人,那我会做的事情就是让你成长,为你排除障碍而已。”

  “谢谢你,旭。”赵可然拉着司徒旭的手紧了紧,“我也会答应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一定会告诉你的。要是有什么事情我无法解决的话,那我也绝对会向你求助的。”

  “好。”司徒旭点了点头。

  小路再长也有走完的时候,很快两个人便已经来到了康宁宫,两个人一直紧握着的手也必须放开了。

  很快,经过通传以后,司徒旭和赵可然一起进入了康宁宫。一进入大殿,司徒旭和赵可然便马上跪了下来,向太后请安了。

  “孙儿向皇祖母请安,愿皇祖母福寿安康。”

  “臣女向太后请安,愿太后福寿安康。”

  看到了跪在下面的两个人,太后笑得十分慈祥,“好了,旭儿,还有文郡主,你们都平身吧!”

  听到了太后话以后,司徒旭和赵可然都站了起来,一站起来,赵可然就已经发现了,外祖母就正坐在太后身边的椅子上,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她。但是令她惊讶的是,在外祖母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人,那就是自己的表姐——秦依渺。

  自从赵可然一进门,秦依渺就已经注意到了自己的表妹了。那一身的白色宫装还真的把她衬得清丽脱俗啊!就连平常清秀的五官似乎也变得十分出彩了。看着这样的赵可然秦依渺感到一股子陌生,同时也感到一阵阵的嫉妒。那一身白色的宫装,还有那发间的珍珠还有那墨玉发簪,无一不在昭示着,她现在已经是郡主了。

  看着这样的赵可然,秦依渺心中的怨恨不断地滋生,明明她和赵可然两个人的年龄是差不多的,而且自己无论是哪一方面都要比赵可然要强,凭什么现在赵可然已经是从一品尊正镇国文郡主了,而自己还没有任何的诰命在身呢!

  秦依渺对于自己的怨恨,赵可然自然也是感觉到了,对于这样的事情,她感到一阵头疼。一直以来,她都在为了避免和秦依渺产生矛盾而努力着。可是没想到,就因为自己当上了这个郡主,竟然就惹来了秦依渺的怨恨了,看来还是得想过办法才行啊!一定要尽快转移秦依渺对自己的恨意才行。

  太后坐在主位上,看着一直都静静地站在下来的赵可然,心里还是有点满意的。之前,她就对于这个赵可然感到十分的好奇了。一直以来,她都是知道的,无论是已故的秦国公,还是阿英(秦老夫人)在心里都是十分疼爱这个孩子的。之前她之所以同意皇上册封这个孩子为从一品尊正镇国公主,除了旭儿的原因以外,还是有阿英的原因在里面的。现在看起来,这个孩子还是不错的,气质脱俗,不骄不躁的。

  观察了赵可然好一会以后,太后才一脸慈祥的笑意的开口了,“文郡主,看得出来,你还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子啊!”

  赵可然轻轻地福了一下身子,“谢太后称赞,臣女愧不敢当。”

  “不错,真的不错。”太后转过头来,看向秦老夫人,“阿英啊!你的这个外孙女还真的是不简单啊!不骄不躁的,将来肯定会更厉害的。”

  听到了太后对于赵可然的夸奖,秦老夫人笑容满面,“是啊!我一直都在为自己这个外孙女感到骄傲呢!”

  秦老夫人和太后已经是多年的好友了,在加上现在又不是十分正式的场合,而是私底下的话而已,所以秦老夫人也不说什么客套话了。

  但是,在听到了太后还有秦老夫人话以后,一直都静静地站在一旁的秦依渺的脸色却是变得越来越阴沉了。

  在下面的赵可然看着秦依渺越来越黑的脸,心里一直在呐喊着,希望太后和外祖母不要再说了,要不然秦依渺怕是会越来越讨厌自己了。

  太后看着一直到站在赵可然身边的司徒旭,自然也是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但是却没有说出口,因为毕竟现在还没有赐婚,要是这个时候冒出什么闲话来就不好了。

  就这样,太后一直在夸奖着赵可然,秦老夫人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赵可然在一旁也是插不上话的,十分着急,而在一旁的司徒旭呢!自从进门以后就没有开过口了,只是静静地在暗暗地注意着赵可然而已。所以对于赵可然的着急他是看在眼里的。

  司徒旭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秦依渺以后,眼中一道暗光闪过,让人感觉十分危险。

  又过了好一会儿以后,秦依渺突然站了出来,似乎是有话要说一样。看着秦依渺的额样子,太后笑着开口道,“怎么了,依渺,你是有什么事情要说,是吗?”

  都康宫好。太后对于秦依渺还是十分熟悉的,阿英进宫来陪她的时候,她的这个孙女也是经常跟着一起来的,而且这个女孩子也还是十分不错的,长得花容月貌的,但是却是一点千金大小姐的娇气也没有,经常逗得自己十分开心。

  秦依渺福了福身子后,开口道,“太后,你和祖母一直在说话,难免冷落了可然表妹的,可然表妹又是第一次入宫,不如就由我带着可然表妹到外面的花园处走走吧!顺便我们姐妹两还可以说说悄悄话呢!”

  听到了秦依渺的话以后,太后轻轻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后,笑着说道,“看我糊涂的,都冷落你们了,要不是依渺你提醒的话,我还真的不知道呢!”

  说完以后,太后看向赵可然,笑着问道,“文郡主,在这里听我们两个老婆子聊天也是十分无聊的,要不然你就跟着依渺出去走走好了,刚好,外面庭院里面的桔花开的正好,你们就一起出去走走吧!”

  赵可然眼珠子转了一下以后,笑着回道,“多谢太后娘娘的体恤,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和依渺表姐一起出去走走好了。”

  赵可然现在已经想到办法了,刚好,可以和秦依渺谈一下,趁着现在秦依渺对于自己的怨恨还没有那么深的时候还是尽快转移她的恨意会比较好,要不然将来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就不好了。尤其是外祖母、舅舅,还有礼贤表哥对自己都这样的好,要是不是逼不得已的话,自己还是不想要和秦依渺对立。

  听到了赵可然的回答以后,太后就笑着说道,“那好吧!你们这些年轻的就出去走走吧!就让我们两个老婆子也在这里好好地说说话吧!”

  说完以后,太后又转过头来,看向司徒旭,“旭儿,你要不要也出去和她们一起走走呢?不用在这里陪我们两个老婆子的。”。

  听到了太后的问话以后,秦依渺的眉头轻轻地皱了皱,她就是想要和赵可然好好地聊一聊才会想要出去的,要是旭王也跟着出去的话,那自己的话还怎么说得出口啊!就在秦依渺担心之际,还好旭王拒绝了。

  “回皇祖母的话,我还是留在这里好了,和两个姑娘家一起赏花,我可没有这样好的兴致。”

  司徒旭本来是想要跟着出去的,但是他看到了赵可然向他微微的摇了摇头,他就知道赵可然是有什么事情是想要自己做的了,所以才不想要他跟着。对于赵可然想要做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干涉的。

  听到了司徒旭的回答以后,太后笑着点了点头,“那也好,你就留在这里和哀家好好地说说话好了,你也很久没有进宫了,哀家十分想你。”

  没多久,秦依渺和赵可然就离开了大殿,来到了在外面的庭院了。看着满院子的各式各样的桔花,赵可然都不禁感叹,皇宫还真是一个奢华的地方啊!这么多的桔花,其中有许多还是珍稀品种呢!

  秦依渺走到了一盆桔花面前,开口问道,“可然表妹,你可知道,这盆桔花是什么品种的吗?”

  其实按道理来说,在这个时候,秦依渺应该称呼赵可然为文郡主的。即使她们是表姐妹也是一样,在皇宫之中,她就应该称呼赵可然的封号,而不是还是叫表妹的。但是,她却不愿意开口称呼赵可然为郡主,因为这样的话,自己就会显得比赵可然低一头了。

  赵可然大概知道秦依渺想要说些什么了,她上前一步,看向眼前的这一盆桔花,花玉白色,中心瓣少许黄绿色。中管及细管瓣。外围瓣较长,下垂或飘垂。管瓣前端有匙钩、匙环或无。近中心匙环背部及部分管瓣上有浅淡水红色条丝或晕染色。管瓣上或有浅条沟,长叶,边缘有尖大锯齿;叶片中深裂,中叶柄,基部有托叶。茎梗褐绿色、细稍软、高。中花期。

  细细的观察完这一盆桔花以后,赵可然笑了笑,开口道,“还请依渺表姐指点,可然愚钝,还真的不知道这一盆是什么品种的呢!”

  听到了赵可然的回答以后,秦依渺笑了笑,“这盆桔花名唤新玉孔雀。没想到像表妹这样的才女,竟然也有不知道的东西啊!”

  听到了秦依渺话中的冷嘲热讽,赵可然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我不过就是读过几本书而已,才女这样的头衔,我可不敢认啊!”

  看到赵可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秦依渺心中的怒火就更加盛了,开口又是一阵讽刺,“可然表妹真的是过谦了,就连皇上都说表妹你是才女,还因此赐封为了从一品尊正镇国文郡主了,不是吗?”

  果然,还是为了这件事情。赵可然心中暗想,看来自己还真的因为这个册封的事情而惹到秦依渺了。不过说的也是,自己就因为一首诗就成了郡主,而秦依渺都已经挂着京城第一才女的头衔这么久了,却是什么样的赏赐都没有,更别说是册封为郡主了。

  赵可然装作一副听不懂的样子,只当秦依渺的话是赞美,笑着回道,“表姐还真的是过奖了,不过就是因为可然做了一首诗刚好让皇上知道了而已,不过都是巧合吧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回答以后,秦依渺皱起来眉头,她不知道,赵可然究竟是不是在装傻,自己刚刚说的话里面有那一句是称赞她的啊!

  想到这,秦依渺笑了笑,但是笑意不达眼底,“那按照表妹的说法,一切不过都是运气而已,怎么表姐我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呢!”

  听到了秦依渺的话以后,赵可然笑了笑,“表姐说笑了,表姐的福气可是要比我好多了,又怎么会在乎我的这一点运气呢?”

  秦依渺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皱了皱眉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赵可然笑了笑,开口道,“表姐,你不是知道的吗?一个女人最大的成就,绝对不是封为了什么品阶的诰命,而是嫁一个如意郎君,那才是最重要的吗?要知道表姐将来的成就可是要绝对比可然高多了的,所以说,可然可没有这样的好福气啊!就只有那么一点运气而已。”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秦依渺若有所思。没错,自己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在纠结着赵可然被册封为了郡主这件事情,其实,自己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该努力的为自己的未来打算才对吗?赵可然说得也对,只要自己将来嫁给了太子的话,自己就会成为全天下女子羡慕的对象了,这样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各位,这一章就是今天加更的。谢谢大家这几天来的月票,还有打赏。\(^o^)/~希望大家继续支持。O(∩_∩)O~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