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夜会

   大概过了差不多一刻钟,司徒旭才放开赵可然。看着赵可然水润的双唇,他只感到一阵心神荡漾。虽然他已经放开赵可然了,但是赵可然依旧双眼迷离的,还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过了好一会儿,赵可然才真的反应过来了,她脸颊通红,双眼含羞的看向司徒旭,娇嗔道,“你怎么老是这个样子啊!一声不吭的就突然亲人家。”

  司徒旭低低一笑,“要是我事先跟你说了,你会答应吗?”

  “当然不会。”

  司徒旭双手一摊,耸耸肩,一副“你看吧!”的眼神,“我就说嘛!既然这个样子的话,我还不如偷袭呢!”

  听到了司徒旭无赖的话以后,赵可然狠狠地瞪了司徒旭一眼,使出杀手锏,“你以后要是在这样的话,那我就再也不理你了。你不要以为我是开玩笑的,我绝对会说到做到。”

  “好好好。”听到了赵可然的“威胁”以后,司徒旭只好妥协,“我以后一定不会再偷偷的亲你了,这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赵可然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着赵可然这样可爱的样子,司徒旭也觉得十分满足,他发现,只要和赵可然在一起的话,自己就特别容易满足。

  “对了,你怎么会过来了呢?”赵可然疑惑的问道,“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在我留在镇北侯府的这段时间里,你就不要过来看我了吗?”

  听到了赵可然的问话以后,司徒旭微微一笑,“我们也有好几天没见了,我想你了,所以才想来看一下你,尤其是今天有是中秋节。不过,还好我来了,不然我还不知道,原来你这么想我啊!”

  “我才没有想你呢!”赵可然开口反驳,“你别自作多情了。”

  知道赵可然只是害羞而已,司徒旭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反而转移了话题,“对了,我送你的中秋节礼物,你喜欢吗?”

  “什么?中秋礼物?”赵可然皱着眉头,“我没有收到什么中秋礼物啊!你什么时候送我礼物了,我怎么都不知道。”

  看着赵可然一副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司徒旭失笑,“礼物你今天不是已经收到了吗?”

  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赵可然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想法,“难道说,今天皇上册封我为郡主的事情,都是你一手策划的?”

  赵可然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毕竟皇上是绝对没有见过她的,所以更不可能 就凭着一首诗就把她册封为郡主的,而且还是品阶这样高的郡主,但是要是是司徒旭在中间的话,那就有可能了。

  看着赵可然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司徒旭微微一笑,“是啊!喜欢吗?这个封号?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可以帮你换一个的。”

  “原来真的是你!”赵可然觉得自己听到这个答案以后,似乎也不是十分惊讶,“可是为什么呢?你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要这样做呢?而且,还有,皇上怎么会同意呢?册封一个郡主可不是什么小事,尤其是从一品尊正镇国郡主,这样高的品阶,我又没有做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这样皇上怎么也会答应呢?”

  看着赵可然的疑惑不解的样子,司徒旭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道,“之前,你不是说了吗?你怕你的身份会配不上我,所以一直都在逃避着,那时我就已经想好了,既然你觉得你的身份不高的话,那我就抬高你的身份就好了。”

  听到了司徒旭话以后,赵可然只感到一股暖流从心底涌出,原来司徒旭一直都把她的话记在心里,这样的重视,让她十分感动。。

  看着赵可然一脸感动的样子,司徒旭轻轻地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你呀,要是不想我偷偷亲你的话,那就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不然的话,我可是会以为你这是在邀请我呢!”

  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赵可然轻轻地打了他一下,“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人家正感动着呢!”

  看着赵可然撒娇的样子,司徒旭笑着看向赵可然,眼中却是充满认真,“小东西,无论我做什么事情,你都不需要感动,因为这是应该的,所以,以后,你不要再感动了,只要好好地陪在我的身边就可以了。”

  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赵可然的眼中泛起了泪光,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不住的点头。

  过了好一会,赵可然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开口问道,“对了,旭,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皇上会同意这样做啊?难道就因为你要求了,所以皇上就同意了,这样不可能吧!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答应了皇上什么要求,所以他才愿意这样做的?”

  其实不怪赵可然有这样的的想法,皇上可是一国之君啊!怎么可能旭说什么就是什么呢!尤其还是册封一个郡主这样的大事,怎么可能一下子就答应了呢!所以她才会想到,究竟是不是旭答应了什么条件,皇上才会答应封她为郡主的。

  看着赵可然一副想要刨根问底的样子,司徒旭好笑的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你的小脑瓜子究竟是在想些什么啊!那个可是的父皇啊!你放心好了,他没有提任何要求,我也没有答应他任何事情,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听到了司徒旭的话以后,赵可然不仅没有放心,反而更加疑惑了,“可是为什么呢?皇上连我的面都没有见过,怎么就这样轻易的就答应了你呢?还有,你要知道,皇上封给我的郡主品阶还不低呢!那可是从一品尊正镇国郡主,和王爷的女儿是同一阶的。你知道吗!我的祖母的父亲立了这样大的功劳,也不过就是被封为了正三品慕雅郡主而已。我何德何能啊!品阶竟然比她还要高。”

  看着赵可然的样子,司徒旭就知道,赵可然是绝对要弄明白这件事情的了,他感到十分无奈,叹了一口气后,开口道,“你呀,就不要想太多了。我实话告诉你吧!只要是我的要求,父皇都会答应的,无论是什么。”

  听到司徒旭的话以后,赵可然的眼睛都瞪大了,“你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说,就算是你想要皇位的话皇上也会马上让位吗?”

  赵可然说着也想笑,就等着司徒旭的反驳。毕竟皇上可是天子啊,怎么可能让别人冒犯到他的威严呢!可是,没想到,司徒旭并没有开口反驳。

  看着司徒旭的样子,赵可然大吃一惊,“难道,难道说,我还真的猜对了?”

  赵可然多么希望司徒旭可以摇头否认,但是在赵可然的期待之下,司徒旭轻轻地点了点头,“你说的都没有错,就算是我现在马上就想要皇位,他也会退位给我的。”

  听着司徒旭如此肯定的回答,赵可然十分惊讶,“可是为什么啊!他可是皇上啊!他怎么就这样轻易的向你妥协呢?”

  司徒旭的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大概是想要补偿吧!”

  “补偿?”赵可然不解。

  “没错,补偿。”司徒旭点了点头,“因为我的母妃就是因为他才会死的,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他想要把所有的歉疚都补偿到我身上,所以只要我开口的话,只要可能,他都会尽量满足我的要求的。”

  赵可然轻轻地抬起头来,看向司徒旭,小心的开口问道,“那事实上呢?真的是皇上害死你的母妃的吗?”

  司徒旭讽刺的笑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不过,在我看来,他没错,我的母妃也没有错,错就错在他们之间相识,并且相爱了,所以才会酿成悲剧的。说到底,其实对于他们两之间的事情,我并不想多做评论,因为这毕竟不是我的事情,再加上母妃已经死了,再追究谁对谁错根本就没有意义。”

  “你的母妃,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赵可然开口问道,“还有,她和你的父皇之间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赵可然想要问个清楚,但是不是为了八卦,而是想要更加了解司徒旭而已。

  司徒旭微微一笑,“她呀就是一个傻女人,一直都是这样守着一份她眼中所谓的爱情,还因为这一份爱情而送命,真不知道是夸她坚定不移好,还是说她太过固执好。最后还落得一个香消玉殒的结果。”

  赵可然听得出司徒旭口中的讽刺之意十分浓,依旧十分不解,“那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为什么你的母妃会这样早就去世了呢?”

  司徒旭摸了摸赵可然的脑袋,“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再说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明天早上你还要进宫去谢恩呢,还是早点歇息吧!”

  看着司徒旭的样子,赵可然就知道今天达大概他是不会说的了,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以后她总会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想到这,赵可然轻轻地点了点头。

  不过,赵可然开口道,“对了,旭,我明天就要进宫了,我问你,皇上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还有,除了皇上以外,还有那些人要见啊!”

  司徒旭笑了一下,“你不用担心,明天我也会进宫的,到时候,你觐见父皇的时候,我也会在场的,所以不用紧张。还有,你放心好了,父皇不是一个难缠的人,他是绝对不会为难你的,所以你放心好了。”

  听到了司徒旭的安慰,赵可然的心似乎一下子就安定下来了。不过,在心情放松下来以后,睡意也好像一下子袭来了一样,赵可然打了一个哈欠。司徒旭也看出赵可然似乎也累了,连忙开口道,“好了,时间真的不早了,你也该休息了,这样明天才有精神去应付啊!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明天有我在呢!”

  说完,司徒旭牵着赵可然的手来到了床榻边上,轻轻地拉开了被子。赵可然睡下以后,他才有轻轻地把被子盖上。

  在赵可然躺好以后,司徒旭轻轻地做到了床边,拉着赵可然的手说道,“你快睡吧!我等你睡着了在离开。”

  赵可然拉着司徒旭的手,轻轻地点了点头。之后,赵可然就闭上了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司徒旭在身边的缘故,赵可然似乎感到十分的安心一样,没过多久,就已经进入了梦乡。

  看着赵可然的睡颜,司徒旭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静静的看着。他觉得这样的小东西是最可爱的了。平常清醒的时候,小东西从来就没有试过这么放松的样子,毕竟她生长在这样的一个的家庭了,有着这样的父母和妹妹,这个需要她无时无刻不在提防着。一想到这个,司徒旭就感到十分心疼。像她这样年纪的女孩子,本来是应该无忧无虑的长大的,但是她却是活得这样的辛苦。

  一想到这个,司徒旭就在心里暗暗地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好好地对待她,一心一意的对待她。他不是父皇,她也不是母妃,他们两个都足够的坚强,所以,他也坚信,他们之间的未来一定会是好的。

  这一边的气氛如此的温馨,但是,在皇宫之中,却因为今天皇上宣布的那一个消息,让许多人都没办法入睡,皇后就是其中一个。

  今天的中秋午宴上,皇后本来想要提出来的婚事一句话也没有提到,皇上又无端端的封了一位郡主,还有,今天再大庭广众之下,她落下的面子。无论是哪一个,皇后只要一想起来,就感到心中闷闷不平的,又怎么可能睡得着呢?所以即使现在已经是亥时了,但是,栖凤殿内,依旧是灯火通明的,皇后和太子就正坐在大厅里面。大厅里面没有过多的人,皇后就只是留了几个心腹在一旁伺候着而已。

  “气死本宫了。”皇后一把就把手中的杯子摔在了地上,“云贵妃那个践人,在宴会完了以后,竟然对着本宫冷嘲热讽的。她眼里究竟还有没有本宫这个皇后啊!”

  看到皇后如此生气的样子,司徒天连忙劝道,“母后,消消气吧!你要知道,你越是生气,云贵妃就只会越得意而已。我们又何必呢?”

  “云贵妃那个践人!”皇后咬牙切齿的说道,“她也不想一想,本宫今天出声究竟是为了什么。本宫阻止皇上做这件事情,说到底为的还不是皇家的颜面,那个践人竟敢那这件事情对本宫阴阳怪气的。”

  “母后息怒。”司徒天开口劝说道,“母后,你又何必在意那个云贵妃呢!在怎么说,她都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贵妃而已,说白了不就是一个地位高一点的妾室而已,你又何必和她生气呢!那不是降低了你的身分吗?”

  听到了司徒天的话以后,皇后的脸色变得好多了,尤其是那一句妾室,更是让她阴郁的心情好受多了,“说的也是,云贵妃再嚣张又能怎么样,说到底,就只有本宫才是皇上的结发妻子而已。”

  “没错。”司徒天继续劝道,“所以母后,对于云贵妃,你根本就不用在意,你不是也说过吗?对于父皇来说,云贵妃不就是一个替身而已吗?云贵妃能成为替身不就是因为样貌和当年的萧贵妃有几分相像吗?但是,你要知道,这个世界是,最容易消逝的东西就是青春了,云贵妃现在还年轻,但是,再过几年以后,红颜易老,到时候,父皇恐怕多看她一眼都会嫌麻烦了。所以,母后,你就放心好了,她是绝对成不了大器的。”

  听到了司徒天的分析以后,皇后的怒气也就慢慢地降下来了,“没错,天儿,你说的对,本宫不该在这里和那个云贵妃生气的。说到底,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了解皇上的心意,那才是当务之急。”

  司徒天点了点头,“母后说得对,现在,父皇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为什么无端端的就册封了一个郡主呢?而且还是品阶这样高的郡主。”

  皇后也是皱着眉头,“这个本宫也是猜不透的,但是,本宫知道,这件事情皇上绝对不会是一时兴起的,而是早就已经决定好的了,不过是因为今天的机会合适,才会选择今天这个场合公布的。”

  “母后的意思是,其实父皇早就已经决定好了,不过就是趁着今天宣布出来而已。”司徒天疑惑地问道,“何以见得呢?”

  皇后笑了笑,“本宫和你的父皇都是多少年的夫妻了,对于他,本宫虽不说是十分了解,但是他的心思我还是能猜到几分的。你看那封号,还有那郡主的服饰,甚至象征着郡主身份的小金印,有哪一样不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

  “母后,你说,父皇究竟在打着什么样的算盘呢?”司徒天问道。

  皇后摇了摇头,“本宫也不是十分清楚,不过,本宫倒也是十分好奇,皇上怎么会做了这样一个决定,还有,最奇怪的是,本来这件事情太后是不同意的,可是,就在太后听到了皇上要李福全传的一句话以后,太后竟然就默许了,这一点也是十分奇怪。”

  “那母后,你的意思是说,父皇这样做的原因恐怕太后也已经知晓了,是吗?”司徒天问道,“不,该说,就连李福全也是知道的。”

  皇后点了点头,“不错,不过,李福全可是皇上身边的老人了,一直以来,对皇上都是忠心耿耿的,恐怕他是绝对不会说什么的,即使我们问,也绝对问不出什么来的,反而还会惹来皇上的怀疑,到时候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母后说的对,不过,难道我们就什么都不做吗?”司徒天问道。

  皇后点了点头,“没错,我们现在能做的就只有静观其变了。对了,你不是见过那个赵可然吗?她究竟是什么人啊?”

  司徒天想了想后回答,“是的,儿臣曾在秦老夫人的寿宴上与她有一面之缘,她是秦老夫人的外孙女。不过不得不说,其实她长得也不算差,不过比起她的妹妹赵可人,还有她的表姐秦依渺,她真的不是十分出彩,很容易被人遗忘。但是,她的文采却是无容置疑的,的确是胜过了不少女子,就连有着京城第一才女之称的秦依渺也是比不上的。”

  听到了司徒天的话以后,皇后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后,开口道,“如此说来,我倒是对于这个女子挺感兴趣的,要是真的没有过人之处,又怎么可能被封为从一品尊正镇国文郡主呢!明天她进宫来谢恩的时候,本宫倒要好好地看一下,她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女子。”

  含润双真。对于皇后的话,司徒天并没有任何回答,只是静静地听着。

  皇后看了司徒天一眼后,开口继续说道,“不过,今天还真是不走运,只差一点就可以提出你和秦依渺的婚事了,偏偏被这一件事情给阻碍了。”

  看到了皇后的遗憾,司徒天笑了笑,“母后何必在意呢?反正来日方长嘛!再说,即使现在定下来婚约,也没有办法马上就完婚啊!要知道秦小姐可是还没有及屏的。”

  皇后叹了口气后,说道,“也罢!就像你说的,反正来日方长,以后再提也行,不过,你要记住,从现在开始,一定要对秦小姐好一点,要夺得她的欢心,只有这样,将来她才会对你死心塌地,知道了吗?”

  司徒天点了点头,“母后放心好了,儿臣知道该怎么做的了。”

  “那就好。”皇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作者小语:各位亲爱的粉丝们,明天就是月底了,为了感谢大家这几天以来那么多的月票,还有那么丰厚的打赏,粉末决定明天会加更哦!O(∩_∩)O哈哈哈~ 还有就是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粉末一定会继续努力的,希望大家一直支持。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