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赵松后悔,秦香荷出计

   明天就是中秋佳节了。在明天的中午,赵霖就要带着他的两个妻子到宫中赴宴了。每一年的中秋这一天,宫里都会举行一场宴会,而且是在中午举行。因为毕竟是中秋佳节,大家还是希望晚上的时候是可以和家人一起度过的,所以宫里的中秋宴会一直都是设在中午的。但是这一场宴会却不是谁都有资格参加的。就只有有爵位的人,还有皇室中人才有资格参加。所以在今天晚上,赵霖和他的妻子们都在为明天的宴会在做着准备,所以在这一天晚上,大家也并没有聚在一起用晚上。各人都是在自己的院子里用晚膳的。

  松柏园里,赵松一家人正在用着晚膳。

  “爹,明天宫里的宴会是不是会十分热闹啊?”赵可人突然开口问道。

  听到了赵可人的问话,赵松想了想后,回道,“应该是吧!我虽然没有参加过宫里的中秋宴会,但是其他的宴会,我还是参加过的,的确是热闹非凡。“

  听到了赵松的回答,赵可人的眼中充满了憧憬,“我也好像要进皇宫去看一下,我还从来没有进过宫呢!”

  赵松看到赵可人的向往以后,笑着说道,“可人,你不用羡慕,等将来爹继承了爵位以后,一定会带你进宫去参加宴会的。”

  “真的吗?”赵可人看起来喜出望外,“谢谢爹,女儿相信爹一定可以继承爵位的。爹,你可是名正言顺的嫡长子啊!二叔不过就是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所谓嫡子而已,哪里比得上你啊!”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以后,赵松脸上顿时就挂满了笑容,“没错,还是可人最懂我的心啊!有你这个女儿,还真是爹的骄傲啊!”

  听到了赵松的称赞以后,赵可人的脸上顿时就笑开了花。而在一旁默默旁观的赵可然和赵可风并没有插话,而是静静地用着晚膳。

  而在一旁的秦香荷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以后,也笑着开口插话道,“可人,放心好了,其实你将来进宫的机会可不会少啊!尤其是你将来嫁给林世子以后,将来进宫的机会就更加多了。”

  听到秦香荷提起林溪染,赵可人的脸上快速闪过一丝不自然,“是,是吗?”

  秦香荷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赵可人脸上的不自然,但是她还以为那不过就是赵可人在害羞而已,于是开口打趣道,“怎么,说起的你的婚事,还害羞了不成?”

  听到了秦香荷的话,赵可人脸上挂着笑,但是心里却是十分烦躁的。现在只要一听到林溪染的名字,心里就忍不住后悔啊!要不是自己当初太冲动了,现在就不会被这一桩婚约绑在这里了。难得太子看上了自己,可是这样好的一个机会,自己现在竟然没办法抓住。说到底,都是赵可然的错,要不是赵可然一直在哪里和自己作对的话,自己又怎么会那么急着算计一切呢?要是当初没有那么急的话,那自己现在就没有婚约再身了,那太子向自己表达爱意的时候,自己就可以答应了,那说不定现在自己就已经是太子妃了。所以,一切都是赵可然的错。

  不知不觉中,赵可人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向了赵可然身上。

  而在一旁默默地吃着饭的赵可然,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赵可人的情绪波动了。其实,还真的不得不说,她和赵可人虽然是天生的死敌,但是,两个人毕竟是双生子,无论她们两个人之间斗得是有多厉害,但是两人却绝对是最了解对方的人了。还有,特别是两个人之间的那种血缘之间的联系,却是比一般的兄弟姐妹要强多了。

  想到这,赵可然嘴角不禁勾起一抹讽刺的微笑,她和赵可人之间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世界上最亲密的敌人呢?

  而在一旁挺着的赵松心里也是不好受,之前就听他的母亲说了,本来可人是有机会可以嫁入皇家的,可是现在却都化为乌有了。

  想到这,赵松的心情不大好,有些不耐烦地开口道,“好了,可人现在还小,不用那么急着提她的婚事。”

  听到赵松的话以后,秦香荷十分不解,“老爷,你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我觉得你好像不大高兴一样。刚刚明明还好好的。”

  听到了秦香荷的话以后,赵松心里的郁闷之情就跟甚了,他想起了当初就是因为秦香荷子啊一旁推波助澜的,自己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尤其是当初这个建议还是秦香荷提出来的。要不是当初秦香荷的无知,现在和可人定亲的对象就不会是林溪染,而是哪一位皇室中人了。这样的话对于自己竞争爵位那该是多大的助力啊!

  想到这,赵松也没有了刚刚开始谈话时的兴致了,他狠狠地瞪了秦香荷一眼后,开口训斥道,“好了,都别再说了,还是吃饭吧!”

  突如其来的训斥让秦香荷十分不解,但是,她也并没有开口反驳。她是个十分聪明的女人,知道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要是自己开口了,事情可能真的会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她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低下了头,静静地开始用膳。

  本来一开始还是十分融洽的气氛,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诡异起来。不管是赵松、秦香荷,还是赵可人,都已经没有了用膳的心情了。现在,饭桌上唯一,不,应该说是唯二两个有心情用膳的,大概就是赵可然和赵可风了。虽然才寥寥几句话而已,但是气氛却是变得十分僵硬,不过,因为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开过口,所以对于这样僵硬的气氛,他们并没有任何的感觉,依旧在心安理得的用膳。

  赵可然并没有被这样的气氛影响,依旧自顾自地吃着饭,但是,在她的心里却是感到十分奇怪,刚刚明明娘亲就没有说话过什么不对劲的话,爹为什么会突如其来的生气呢?就只是提起来赵可人的婚事而已。赵可人听到以后,心里不痛快,自己是知道原因的,不就是因为太子出现了吗?可是,自己可以看得出来,爹生气的原因应该也是关于赵可人的婚事的了。可是当初,换婚约一是,爹应该也是十分赞成的,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赵可然感到不解,但是,她并没有表现出来。

  在不算十分愉快的气氛之下,大家用完了晚膳以后,就各自回房了。

  在回房间的路上,赵可然轻轻地在诗香的耳边吩咐了几句话以后,诗香马上就离开了。珑儿看到以后,感到十分奇怪,但是并没有开口询问什么,她知道小姐这样做,一定是有她的道理的。

  赵可然自然也看出来珑儿的不解,但是她并没有开口解释的打算。其实她刚刚吩咐了诗香,要诗香去通那个壹去帮她打听一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爹今天晚上会这样突然的发火。旭跟她说过,那个壹一直都在暗处保护着她,要她有事情可以找那个壹帮忙。现在这件事情,看来还真的得由壹在暗中打听才行。据她的了解,相信娘亲在回房以后,一定会质问爹今天晚膳是生气的原因的。诗香一直在自己身边伺候着,离开太久不是很方便,就只有壹是最适合的人选了。

  事实果然如赵可然所猜测的一样,赵松和秦香荷一回到房间以后,秦香荷就再也忍不住了,连忙开口问道,

  “老爷,你今天晚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刚刚在用晚膳的时候,我有说错什么话吗?你为什么就这么生气呢?”

  秦香荷现在满腹委屈的,刚刚在用晚膳的时候,她莫名其妙就被发火了,还是没有任何原因的发火,这让她感到委屈万分,要知道,从小到大她可都是天之骄女啊!从来就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在家里的时候,大家都是让着她的。成婚以后,赵松也是尽可能的迁就着她的。她还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的。所以现在,她就想知道原因。要是赵松不能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那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听到秦香荷那近乎质问的话以后,赵松心里也是十分不满的,要不是秦香荷的话,事情又怎么会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呢?但是,经过了这样的一段时间,他已经慢慢地冷静下来了,他十分清楚,他要是想要夺得爵位的话,绝对少不了秦香荷的娘家的支持的。所以,他也并没有像刚刚那样冲动了。

  赵松深吸一口气后,才慢慢地开口道,“香荷,刚刚实在是对不起,我也是一时的气愤,所以才会这样对你的。”

  听到了赵松的道歉,秦香荷的心里好受多了,所以开口道,“那老爷,你可以告诉我,究竟是什么事情惹你那么心烦吗?刚刚一开始用晚膳的时候,你的心情不是还挺好的吗?”

  赵松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唉,要不是你提起了可人的婚事,我的心里也不会这样烦的。”

  听到了赵松近乎埋怨的话,秦香荷心中十分不解,“老爷,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可人的亲事不是好好的吗?你有什么好心烦的?难道是可人的亲事出了什么意外吗?”

  一想到这样的可能性,秦香荷心里就急的不得了,“是不是因为上次在我目前寿宴上发生的事情,影响了可人的婚事了啊?难道忠义侯府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吗?”

  看到秦香荷着急的样子,赵松连忙开口说道,“没有,你就放心好了,忠义侯府那边并没有任何举动,而且,他们也是绝对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的,毕竟这桩还是牵连还是挺深的,他们不过轻举妄动的。”

  听到了赵松的话以后,秦香荷终于冷静下来了,开口道,“那老爷,既然不是可人的婚事出了问题,那又是什么原因呢?”

  看着秦香荷无知的样子,赵松皱了皱眉头,开口道,“唉,当初,我们就不应该这样急着给可人定下婚事的,要不然的话,可人会有更好的选择的。”

  听到了赵松的话,秦香荷十分不解,“老爷,你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你说可人会有更好的选择,那究竟是什么啊!林世子已经是很好的选择了,要是更好的话,那就只能是哪一位皇子了。”

  “没错,就是嫁入皇室。”赵松接着她的话说下去,“其实,娘就一直在为可人打算着。娘说,以可然的才貌,忠义侯府绝对是最好的选择。现在可然虽然才学十分出众,但是样貌还是算不上绝美,所以,忠义侯府这一桩自小就定下的婚约绝对是她最好的归宿。而以可人的才貌,还有名气,娘是希望能把可人嫁入皇室的,而且在一直为这件事情铺路。”

  听到赵松的话以后,秦香荷大吃一惊,“你是说,可人有机会可以嫁入皇室?”

  “但是,现在没有机会了!”赵松继续说道,“现在可人已经定下婚约了,所以嫁入皇室这件事情就再也没有可能了。”。

  听到了赵松的话以后,秦香荷心里是懊悔不已啊!当初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要让可人嫁入皇室呢?要是可人可以嫁入皇室的话,那么无论是对于可人的将来,还是老爷的将来,都绝对是助益不小的啊!

  秦香荷想了想后,开口建议道,“老爷,反正现在就只是打起了而已,还没有成亲呢?要是现在解除婚约的话——”

  “你想都别想。”赵松开口打断她的话,“你也不想想,可人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定下这一门婚事的啊!还有,你难道不知道吗?要是真的贸贸然解除婚约的话,那别说嫁入皇室了,可人还能不能嫁出去,都成了一个问题了。还有就是,我们镇北侯府和忠义侯府一直都是世代交好的,要是真的退了这一门婚事的话,破坏了镇北侯府和忠义侯府的交情,那我还有机会登上镇北侯的位子吗?”

  听到了赵松的分析以后,秦香荷心里还是十分不甘的,她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婆婆竟然在暗地里这样打算着的,要是婆婆早点说出来的话,那么也不会出现像现在今天这样的局面了。在不知不觉中,秦香荷开始埋怨起自己的婆婆来。

  其实,说起来,秦香荷和赵可人还真的很像,只要一出问题,就只会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从来不会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

  看到秦香荷突然安静了下来,赵松叹了一口气,“好了,你也别想太多了,看来是我们可人没有这样的福气啊!要是,当初我们不是那么急的话,等到了娘从万安寺赶回来的话,可能结果就不一样了。”

  听到了赵松的话以后,秦香荷陷入了沉思之中,如果不知道这件事情的话,她可能还会十分高兴,可人可以嫁到忠义侯这样的大家族里面。但是,现在,她已经知道了可人竟然是有机会嫁入皇家的,那自己又怎么能甘心呢?要是嫁入皇家的话,可人将来就算是再不济,也会是一位王妃,要是好运的话,还有可能可以成为皇妃,甚至是母仪天下的皇后。无论怎么想。都绝对要比区区一个忠义侯夫人要高贵多了。

  可是,老爷也说得对,要是现在可人贸贸然解除婚约的话,那别说是嫁入皇家了,恐怕就算是一般的官宦之家都成问题了。

  秦香荷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开口道,“老爷,现在我们不能贸贸然的提出解除婚约,是吗?可是,要是我们师出有名的话,是不是就可以了呢?”

  听到了秦香荷的问话,赵松不解的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秦香荷不答反问,“老爷,是不是只要有明目可以解除婚约,又不会伤害到可人的名誉的话,那可人就有机会可以有机会嫁入皇室了?”

  听到秦香荷的问话以后,赵松眼睛一亮,“那当然,娘一直都在暗地里为可人在铺路呢!那些功夫可不是白做的。你这样问,难道你有什么办法不成?”

  秦香荷笑了笑,“老爷,这桩婚约,要是要解除的话,就必须是有我们开口,要不然的话,可人的名誉无论如何都会受损的。但是,我们要是就这样提出解除婚约的话,那么也是可人的名誉受到损害。可是,你说,要是是因为忠义侯林世子那边出了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到时候,在顺势解除婚约的话,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你的意思是——”赵松听明白了,“只要抓住林溪染的错处,我们再以这个为借口来解除婚约的话,那就不是我们理亏了,而是忠义侯府理亏了。”

  “没错。”秦香荷继续说道,“到时候,我们就成了受害的一方,到时候解除婚约的话,大家就都只会同情可人。所以,可人的名誉是绝对不会受损的。”

  “可是——”赵松十分心动,但是同时也是十分犹豫,“你也是知道的。林溪染一直以来都是洁身自好的,我们哪能抓到他什么错处啊!”

  听到赵松的话以后,秦香荷笑着说道,“人怎么可能一点错处都没有呢?再说,就算他真的一点错处也没有,那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制造机会来引诱他犯错,不是吗?机会就是人制造出来的。林溪染不是自认为是君子吗?那我们可以找一个青楼女子来引诱他,要是林溪染真的和青楼女子搞上的话,只要这样的事情一传出来,我们就有借口可以解除婚约了,而且绝对不会让可人的名誉受损。”

  听到秦香荷的建议以后,赵松心里十分犹豫,“这样真的好吗?要知道,我们和忠义侯府的关系可是世代交好的,要是我们这样做的话,是不是不太好啊!”

  秦香荷无所谓的说道,“有什么不好的,再说,我们又不是无中生有,而是制造事实而已。要是林溪染真的有那么坚定的话,那就绝对不会在我们的引诱之下犯错,要是他真的犯错了的话,那就是说明他本身就已经有问题了。还有,要是他真的把持得住,不出任何问题的话,那我也绝对不会再提解除婚约的事情了。最多,我们就把这次的事情当做是一次考验好了。要是他真的通过了考验的话,那将来我们把可人嫁给他的话,我们才会放心,不是吗?要是他把持不住的话,那也不会是我们的错。”

  不得不说,还真的是“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啊!秦香荷为了赵可人,就连这样缺德的主意都能想得出来。

  听到秦香荷的话以后,赵松心动不已,“你说的这个主意的确是很好,可是要是被人发现的话,那又该怎么办呢?”

  “怎么可能会被发现呢?”秦香荷笑得十分自信,“我们找了一个青楼女子以后,自己绝对不能出面,而是要找人出面,还有如果真的出了这样的事情的话,那么忠义侯府绝对会一味的想要遮掩这件事情而已,绝对不会去查的。”

  听到了秦香荷的分析以后,赵松心里也是十分同意的,“你说的没错,不管是为了可人,还是为了我们,我们都应该这样做。”

  秦香荷笑了,“没错,再说,老爷,我们也不是在做什么坏事,不是吗?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可人的将来着想而已。”

  似乎是因为心中的一件心烦事解决了,赵松感觉特别轻松,他一把搂住秦香荷,“夫人,事情都已经谈好了,我们是不是该就寝了。”

  说完,赵松一把抱起秦香荷,往床铺的方向走去。秦香荷乖顺的任由赵松把自己抱向床幔之中。很快,房间里吗便想起了一阵阵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但到赴起。而就在此此时,一道黑色的身影,也随之离开了赵松和秦香荷所在的房间的屋顶,往赵可然的方向飞掠而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