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栖凤殿夜谈

   司徒旭点了点头,“没错,这样做,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

  司徒凌志无奈地叹了口气后,点了点头,“那好吧!我会照你的话做的,只要你高兴就好。”

  得到了司徒凌志的承诺,司徒旭也没有再留了,径直走出来盘龙殿。

  看到司徒旭这样的态度,司徒凌志没再说什么,也没有开口挽留,因为他知道,即使是挽留了,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的。

  在司徒旭离开以后,李福全走了进来,准备伺候着司徒凌志就寝。可是,他一进门就看到司徒凌志正坐在床头,手里拿着一幅画,在静静地看着。画上的是一名巧笑倩兮的女子。看到了这名女子,你就会觉得,世界上任何的女子在这名女子面前都会变得黯然失色,即使是现在京城里面鼎鼎有名的四大美女,也没有哪一个的美貌能比得上这名女子的。

  《洛神赋》中曾说,“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襛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

  只要你看过画中的女子,你就会知道,《洛神赋》里面的话根本就是画中女子的写照,一身白衣长裙,更是衬托出画中女子的一身冰肌玉肤。

  李福全是伺候在司徒凌志身边最久,也是最忠心的人了,当然也是最了解司徒凌志的人。看见司徒凌志又在看着这一副话,李福全暗暗地叹了口气,看来直到现在为止,皇上还是忘不了萧贵妃啊!

  没错,画上的绝代佳人就是已逝的萧贵妃,司徒旭的母妃。萧贵妃虽然拥有着倾国倾城之貌,但是这样的美貌却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幸福,带来的就只有不幸而已。

  李福全并没有出声打扰司徒凌志,而是静静的又退了出去。

  此时的盘龙殿里面是一片寂静,但是,在皇宫之中的另一座宫殿却还是灯火通明,那就是皇后所居住的栖凤殿。

  在栖凤殿的大厅里,一个一身明黄色衣服的女人正坐在大厅中央的主位上。该女子鬓珠作衬,乃具双目如星复作月,脂窗粉塌能鉴人。略有妖意,未见媚态,妩然一段风姿,谈笑间,唯少世间礼态。断绝代风华无处觅,唯纤风投影落如尘。眉心天生携来的花痣,傲似冬寒的独梅。在一身凤袍的承托下,更是显得仪态万千。此人正是大历皇朝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

  皇后本名唤作林凤仪,她的父亲是大历皇朝唯一的异性王林忠国。林家的先祖当年是和先祖爷一起打下的江山,后来建立了大历皇朝以后,更是被封为了大历皇朝唯一的一位异性王——林王爷。而现在的林王爷就是皇后一母所生的兄长。当年,要不是有林老王爷的帮助的话,司徒凌志是没有那么容易登上皇位的。但是皇后从来没有用这些功劳来争过宠。而且,皇后十分大度,从来没有和任何嫔妃争过宠。在平日里,调度后宫也是进退得宜的,一直把后宫打理的井井有条的。所以平日里,皇上对于皇后虽说不上恩爱有加,但是总的来说,还是相敬如宾的。

  此时,皇后正坐在主位上,优雅的喝着茶。而在她下首的位置,也坐着一个明亮的身影,此人正是皇后所生的太子——司徒天。

  母子俩都在静静地喝着茶,谁也没有先开口,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皇后才慢慢地放下茶杯,点了点头,赞赏道,

  “做得还不错,耐心十足,却不显任何傲态,这一点做得不错,不过,还是有改进空间的。”

  听到了皇后的称赞,司徒天并没有沾沾自喜,而是勾起一抹笑,微笑着地答道,“母后放心好了,儿臣会继续努力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皇后赞赏地点了点头,话锋一转,“不过,在女人方面,你是不是也能做得更好呢?”

  听到了皇后意有所指的话,司徒天脸上快速闪过一丝僵硬,“母后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皇后慢慢的放下茶杯后,才悠悠的开口道,“你觉得本宫应该听说了什么呢?本宫是不是该听说你最近似乎一直在和那个什么赵可人的在纠缠呢?”

  司徒天的脸色变得有点阴沉,即使皇后是他的亲生母亲,他也不希望所有的事情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一目了然。他不想要任何人去操控他的人生。

  看到司徒天的脸色变得暗沉,皇后皱了皱眉头,开口道,“天儿,母后不是要监视你,只是怕你行差踏错而已,这个赵可人,她的家世根本就配不上你。再说,她现在还是忠义侯世子的未婚妻。你要是和她搅和在一起的话,对你是没有任何好处的。还有,秦国公府秦老夫人寿宴上的事情,你别以为本宫不知道。她这样的女子,你怎么就看上了呢?你究竟知不知道,什么样的女子才配得上你,才能胜任太子妃这个位子啊!”

  “儿臣知道。”司徒天冷静了一会儿以后,才慢慢的开口道,“你放心好了,儿臣知道该怎么做的。那个赵可人,儿臣的确是对她有兴趣,但是仅此而已。要是她有办法解除她的婚约的话,那么看在她祖父镇北侯的份上,儿臣我还是会给她一个侧妃的位子的。要是她没办法摆脱她的婚约的话,那么无论如何,儿臣都不会纳了她的。儿臣很清楚,什么对于儿臣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了司徒天的回答以后,皇后才放下心来,“天儿,你明白就好,你要知道母后是不会害你的。要是你真的对那个赵可人有兴趣的话,你就纳了她也不是什么坏事。虽说现在镇北侯府早就没有以前的辉煌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的支持对你来说,还是有一定作用的。”

  司徒天点了点头,“母后放心好了,儿臣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就好。”皇后顿了顿,想了一下以后,才开口,“天儿,你现在已经长大了,也是时候该考虑终身大事了。”

  听到了皇后的话以后,司徒天已经知道皇后说这话的目的了,于是直接开口问道,“母后说得对,不知道母后觉得哪一家小姐最适合儿臣呢?”

  司徒天心里清楚,母后既然已经说出口了,那就说明在她的心里早就已经有适合的人选了。其实对于自己来说,娶谁都是一样的,只要对自己有帮助就好。再说,母后挑的女子,一定是有着雄厚背景的,因为只有这样的女子才会对自己有帮助。

  听到了司徒天的回答以后,皇后也不再拐弯抹角了,而是直接开口道,“你觉得秦国公府的嫡亲大小姐秦依渺怎么样?她不仅长得国色天香的,是京城四大美人之一,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是有京城第一才女之称。再加上她的父亲是现任的秦国公,她的祖母更是太后的好友。这样的家世,这样的才情,恐怕在整个大历皇朝都难以找出第二个来了。”

  听到皇后提起秦依渺,司徒天一点也不诧异,其实在他的心里,早就隐隐约约猜出来了,毕竟秦依渺无论是家世才情,还是在其他的哪一个方面都绝对是上上人选,再加上秦依渺对自己的心意都已经昭然若揭了。所以无论从哪一方面看,秦依渺都绝对是最合适的太子妃人选。

  所以听完皇后的话以后,司徒天微微一笑,“儿臣觉得这个秦依渺极好,她很适合儿臣。儿臣对于她,也是挺喜欢的。一切但凭母后做主。“

  听到了司徒天的回答,皇后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就好,既然你也喜欢的话,那本宫就找个机会跟皇上提一下这件事情,想必皇上也是会答应的。”

  司徒天点了点头,“一切就有劳母后费心了。”

  看着司徒天这样顺从的答应了自己提的事情,皇后心里还是十分高兴的。再说,她也相信自己的皇儿绝对知道该怎么做的,他知道该怎么样去选择最好的。

  皇后想了一下以后,开口问道,“对了,最近司徒寒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司徒天摇了摇头,回道,“他最近几乎什么都没有做过。母后放心好了。儿臣知道该怎么做的了。”

  皇后摇了摇头,“你不知道,司徒寒没有那么简单。单看他那个狐媚子娘——云贵妃就知道了。就仗着自己有云相这个靠山,竟然就敢这样对待本宫。她还真的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不就是一个替身而已嘛?”

  皇后只要一想到云贵妃,心里面就恨得牙痒痒的。平常的时候,皇上还是经常召幸云贵妃的,再加上云贵妃背后有着云相这个靠山,所以,云贵妃很多时候都对她不是十分恭敬,就连早上请安的时候也是经常迟到的。再加上云贵妃所生的二皇子司徒寒现在是太子最大的竞争对手。所以对于云贵妃,皇后是十分不待见的。

  不过,在一旁的司徒天听到了皇后的话以后,却是十分的不解,“母后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什么替身啊?”

  司徒天十分不解,他一直到知道,父皇的确是十分宠爱云贵妃的,所以母后嫉妒,这一点,他还是可以理解的,可是母后说的替身又是怎么一回事?

  皇后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但是既然已经说出来了,她就不打算隐瞒了。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宫里面只要是一些年资比较大的宫人,或是陪在皇上身边久一点的嫔妃几乎都是知道的。

  “本宫说的替身就是云贵妃。”皇后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微笑,“云贵妃这个践人还真的以为皇上喜欢她啊!皇上看重的不过就是她的那张脸而已。要不是因为她在眉眼之中和萧筱筱这个践人有几分相像,她以为皇上会看得上她?”

  “萧筱筱?”司徒天只觉得这个名字十分熟悉,但是就是想不起来究竟是谁。

  “你也不用在想了。”皇后轻轻地喝了一口茶以后,才慢慢的说道,“萧筱筱就是司徒旭的亲生娘亲,也就是当年宠冠六宫的萧贵妃。要知道,当年的萧筱筱可是天下第一美人啊!不过,长得再美又如何,最后还不是抵不过香消玉殒的命运。”

  司徒天还是第一次听到有关萧贵妃的事情,感到十分惊讶,“那母后,萧贵妃是怎么死的,你知道吗?”

  听到司徒天的问话以后,皇后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慌乱,但是很快就消失了,快得就连近在眼前的司徒天都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我怎么会知道,相信这个皇宫里面都不会有人知道的。对了,天儿,今天晚上我们谈的关于萧贵妃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明白了吗?”

  司徒天十分不解,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儿臣明白了。”

  皇后暗暗松了口气后,继续说道,“你要记住,你现在最大的敌人就是司徒寒了,你一定要多加留意他的一举一动,绝对不要让他有任何可趁之机,知道了吗?“

  司徒天点了点头,“母后放心好了,儿臣明白了。儿臣知道该怎么做了,一定不会让司徒寒有任何机会的。”

  皇后赞赏的看了他一眼以后,开口道,“你要知道,现在就连司徒逸也站在司徒寒的那一边,虽然司徒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但是想较于司徒逸来说,司徒云还是很难对你有什么实质上的帮助的。虽然淑妃是镇北侯的女儿,但是,说到底,镇北侯还不是完全站在你这一边的。”

  “儿臣知道。”司徒天点了点头,“所以现在儿臣正在极力争取能把三弟拉到儿臣的这一边来。要知道要是三弟真的站在儿臣这一边的话,那对于儿臣来说,绝对是不小的助力。”

  “司徒旭?”皇后皱了皱,眉头,“你是说,你想要拉拢司徒旭?”

  在听到司徒旭的名字的时候,皇后忍不住就眉头紧锁了,在她看来,只要一提起司徒旭,她就不禁会想起司徒旭那个早逝的娘亲——萧贵妃,这一点让她十分不舒服。所以在听到司徒天的话以后,她忍不住感到反感。

  司徒天也注意到了皇后的神情,可是现在对于他来说,司徒旭的支持真的是很必要的,所以,他连忙开口劝道,“母后,我知道你因为萧贵妃的事情不喜欢三弟。但是,我们现在要以大局为重。你要知道,现在父皇还是十分看重三弟的。要是有了三弟的支持,对于我们来说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虽然已经听到了司徒天的分析,但是皇后还是十分不高兴,“话所如此,但是,你有怎么知道司徒旭会真的愿意帮助你呢?还有,司徒旭有没有争夺皇位之心,你又知不知道?”

  开无地殿。听到了皇后的话,司徒天继续劝说道,“母后,你就放心好了。三弟他并没有觊觎皇位之心,这个你不也十分清楚吗?要是他真的想要争夺皇位的话,那哪里还会这样平静呢?你看这么多年以来,他从来就没有插手过任何朝廷中事,要是他真的有心,又怎么会一直都没有行动呢?再说,你看,这么多年以来,父皇也从来没有过任何要培养三弟的打算,不是吗?”

  “可是,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在演戏呢?”皇后依旧十分固执己见,要知道她对萧贵妃的恨意早就已经根深蒂固了,再加上当年发生的那件事情,所以,她现在一点也不想和司徒旭之间有任何牵连。

  看到皇后如此顽固,司徒天忍不住就开口问道,“母后,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儿臣啊?要不然,你怎么会这么反对儿臣拉拢三弟呢?你要知道,现在三弟虽然没有继位的可能,但是父皇对于他的疼爱,那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要是三弟愿意站在我们这一边的话,那么以后我们在父皇面前要是办起事情来,很可能就可以事半功倍了。儿臣就是不明白,这样有利于儿臣的事情,你怎么就会反对呢?”

  “总之我就是不同意。”皇后眼中散发出一种仇恨的光芒,“只要一想到他那个早死的娘亲,我的心里就是一肚子的火。那个践人都已经死了那么久了,可是,皇上却依然还是在想着她,就连那个长得和她有几分相像的云贵妃,在他眼里都比我来的重要。我恨那个践人,所以,我绝对不会让你和那个践人的儿子合作的。”

  司徒天从皇后的话里就可以看得出来,母后对于萧贵妃的恨意还真的不浅,刚刚母后说起萧贵妃的时候,竟然是用我来自称的,而不是本宫,由此看出,她的恨意究竟是有多深了,但是——

  “母后。”司徒天叫道,“儿臣知道你很萧贵妃,但是,你要知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再说,三弟对于萧贵妃大概也没有什么印象,不是吗?何必把恨意延伸到他身上呢?再说,要是儿臣不找机会拉拢三弟,但时候,要是被司徒寒捷足先登的话,那样对于我们是十分不利的。再说,你要是真的恨他的话,将来儿臣登上皇位以后,绝对不会留他的,这样还不行吗?现在我们要一切以大局为重,不要因为你的恨意,就把这样好的一个机会放走。”

  “好了,别说了。”皇后喝止道,“总之,本宫已经决定了,无论如何,你都不要试图去接近司徒旭。本宫就不相信,没有司徒旭你就登不上皇位。你只要娶了秦依渺,那么到时候整个秦国公府都会站在你这边的,现在你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你的婚事,至于拉拢司徒旭的事情,以后都不要再提了,知道了吗?”

  “可是,母后——”司徒天还是试图要说服皇后改变主意。

  “好了,本宫已经决定了。”皇后十分坚定的说道,“你要是还认本宫这个母后的话,这件事情以后就都不要再提了。”

  司徒天十分无奈,只好回道,“儿臣谨遵母后教诲。”

  司徒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样一件有利于自己登上皇位的事情,母后竟然会如此反对,但是现在的确不是一个争吵的时间。再说,虽然自己是这样答应了母后,但是,这件事情自己是绝对不会放弃的。要是自己真的不找机会拉拢司徒旭的话,那么到时候司徒旭要是站在司徒寒那一边的话,到时候对于自己来说,就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所以这件事情自己还是会继续进行,只是看来得小心,绝对不能让母后知道才行。看来自己身边的人还是得清一清了,要不然一直生活在母后的监视之下,做什么事情都十分不便。

  看到司徒天已经松口了,皇后感到十分疲惫,“好了,天儿,你先回去吧!本宫也累了,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那母后,你就好好休息吧!”司徒天关心的说道,“儿臣就先告退了。”

  司徒天跪了安以后,离开了栖凤殿。。

  而留下来的皇后,却没有去休息,而是静静地继续坐在那里,心乱如麻的。

  唉——皇后轻轻地叹了口气,她一直都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可是原来不是。要不是今天不经意间提起来萧筱筱的话,自己还真的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当年发生的事情了。还有,没想到。天儿竟然还想要拉拢司徒旭,这个自己是绝对不会允许的。尤其是司徒旭还是那个践人的儿子,那自己就更加不会让他留在天儿身边的。要不是因为怕当年的事情会东窗事发的话,司徒旭有怎么能活到今天呢?看来以后自己还是得小心才行。

  想到这,皇后的眼神散发出一种慑人的光芒,让人心惊。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