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可然解围,盘龙殿夜谈

   很快,大厅里面便一片沉默了,大家都没有说话,一时之间,沉闷的气氛在不断蔓延。在这里,无论是赵霖、萧翎,还是赵松和秦香荷,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尤其是赵霖,更是狠狠地瞪了李菲儿一眼。

  赵可然看到这样的场景,在心里不禁感叹,看来这位李祖母还真是厉害啊!专挑人家最痛的地方下手,不过,她大概也是被气糊涂了,才会有这样的表现,平常的时候,她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违拗祖父心意的事情的。

  不过这样沉闷的气氛还真是让人不舒服啊!看来今天这一顿还真是鸿门宴啊!还好自己今天下午吃的饱饱的,在来以前还特地吃了一些糕点。不过,还是得有人出来缓和气氛才行,要不然还真是让人头疼啊!

  等了好一会,还是没有人开口,赵可然十分无奈,她强撑起笑脸,开口道,“谢谢李祖母的关心,不过,可人和林世子也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不是吗?再说,这一段婚约,祖父也是十分赞成的,相信祖父也是十分高兴可人能有这样的好归宿的,不是吗?”

  此言一出,大家都是十分惊讶的看向赵可然,因为在大家的记忆里,赵可然总是低着头,在大众场合里面从来不会随便开口的一个人。可是,没想到,在这里,她不仅能够巧妙的回话,而且看起来那么从容自信,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这究竟是什么时候改变的呢?

  不过,也是因为赵可然的这一番话,顿时就让现场的气氛变了。她既巧妙地回答了李菲儿的话,却又不失礼貌,还在暗地里提醒着,这一桩婚事可是经过赵霖同意的,大家最好就不要随意讨论。

  “没错,可然说得对。”赵霖笑着回答,“这一桩婚事,确实十分相配,不是吗?还是可然了解我的心意啊!”

  赵霖用赞赏的目光看向赵可然,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胆小的女孩竟然已经蜕变成了这样自信大方的人了。在这样的场合里面竟然还可以这样的从容,看来是个可造之材。只是可惜了,要是她有可人的一半美丽的话,将来一定会更有出息的。

  萧翎也不得不从新打量一下这个从小就被她忽略的孙女了,她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这个孙女,都只有面子上的高兴而已。但是此时此刻,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孙女的表现,的确是在她的意料之外的。

  而赵松和秦香荷则是十分欣慰的看向赵可然,尤其是秦香荷,最近她对于赵可然的不满,似乎也因为她这一次的表现而淡化了不少。

  不过,赵可人却没有这样好的心情来感谢赵可然了,在她看来,赵可然的这一番话就是在讽刺着她,她脸上虽然依旧挂着笑容,但是,眼神深处却是充满怨恨,她的怨恨不是针对令她难堪的李菲儿,却是针对为她解围的赵可然。

  赵可然自然也是知道赵可人是绝对不会感激她的,但是她还是觉得无所谓,因为其实说到底,这一次,自己也不是为了要帮赵可人解围而说出的这一番话,自己这样做也是有着自己的目的的。赵可人现在不是想要和林溪染解除婚约吗?现在自己就是要让所有人都觉得赵可人和林溪染相配,这样一来的话,赵可人要是想要随便解除婚约,那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不过,无论怎么说都好,赵可然的这一番话,的确是让现场的气氛破冰了。

  李菲儿似笑非笑的看向赵可然,“可然,看来你还真的是长大了,说起话来还真是头头是道啊!就连老身都比不上啊!”

  李菲儿忽然举得自己平常的时候,还真是小看了赵可然,没想到平常一个沉默寡言,胆小怯弱的小女孩,竟然敢这样直面她的问题,还把她驳得哑口无言的。

  听到李菲儿意有所指的话语,赵可然笑了笑,从容的回道,“李祖母客气了,要论说话的技巧,我哪里比的上你啊!我不过就是实话实说而已,还是李祖母认为我说得不对呢?要是有哪里说错的,还请李祖母指点。”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李菲儿顿时无言以对,她总不能说赵可然说错了吧!这一桩婚事的确是经过侯爷同意的,自己要是说赵可然说得错的话,那不就是在打侯爷的脸吗?

  李菲儿干笑两声,“可然你没有说错,你说的都对,侯爷的确是希望可人有个好归宿,这一桩婚事还真是好啊!”

  说完以后,李菲儿笑着看向赵可然,只是眼底充满了怨恨和不满。

  眼的氛狠。赵可然自然是不会忽略这样明显的仇视的了,但是,她还是不大在意,李菲儿虽然怨恨自己,但是,自己又不是住在侯府里面,不过就是回来住几天而已,李菲儿即使想要报复自己也没有那么容易。再加上,李菲儿最大的敌人可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祖母。她要是真的有时间的话,也只会针对自己的祖母而已,她根本就没空来针对自己。

  而在一旁旁观的萧翎则是十分高兴,她难得能看到自己的死对头要这样子收回自己说的话,还被反驳得说不出话来,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十分痛快。

  看着这一切事情发展的赵霖突然开口,“好了,难得一家人吃饭,就不要再提这些事情了。”

  说完,赵霖看了李菲儿一眼以后,继续说道,“你要是真的这么有时间来关心可人的终身大事的话,还不如花些时间在过几天的中秋宫宴上去。”

  听到了赵霖的话以后,李菲儿感到一阵憋屈,但是,她还是有理智的,知道这个时候不该激怒赵霖,连忙应道,“侯爷放心好了,妾身知道该怎么做的了。”

  看着李菲儿的样子,赵霖满意的点了点头,心中在暗暗地叹了口气。其实,在赵霖的心里,对于李菲儿还是有愧的。毕竟当初先嫁给他的是李菲儿,自已当时也的确是十分喜欢李菲儿的。只是后来实在是圣意难违,而自己当时也的确是需要萧翎的帮忙,才能登上侯位。所以只好委屈了李菲儿,由正妻变为平妻。所以,如果不是必要的话,他还是会尽量迁就李菲儿的。

  接下来的时间,虽然不是说是十分的温馨动人,但总的来说,还是十分平静的,并没有出什么大事,也没有再出现像刚刚发生的那样尴尬的事情。

  这一顿晚膳差不多就用了半个时辰。用完晚膳以后,赵可然终于回到了房间。不知道是因为白天的时候玩的太累,还是这一顿晚膳用的实在是太累。总之,赵可然一回到房间,洗漱完以后,马上就进入了梦乡。

  就在大多数人都已经进入睡眠,周围一切都是万籁俱静的时候,皇宫里面却是有一些事情在不断地发展这。

  盘龙殿,是历代皇上所居住的宫殿,只见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竟是以蓝田暖玉凿成,直如步步生玉莲一般,堪比当年潘玉儿步步金莲之奢靡。

  而此时盘龙殿内,大历皇朝的天子——司徒凌志,在经历了一天的操劳以后,并没有召幸任何嫔妃,而是正准备独自就寝了,可就在这时,只见一个小太监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

  一看到这个小太监,在一旁伺候着皇上就寝的首领太监李福全就已经开口训斥道了,“小礼子,皇上都要就寝了,你还敢进来惊扰,你不想要命了吗?”

  正跪在地上的小礼子心里十分委屈,“回皇上,奴才并不是故意打扰的,只是旭王殿下来了,正在外面候着呢!奴才没办法,只好进来禀报。”

  此时的小礼子心里是十分委屈的,因为之前皇上就有过吩咐,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旭王殿下来了,都要马上通报。所以自己才会冒着被责怪的危险,进来通报的。要是不通报的话,耽搁了什么事情的话,他的命也是保不住的。

  “什么,旭儿来了。”司徒凌志感到十分诧异,“他这个时候来,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小礼子,赶快让旭王先进来。”

  很快,在小礼子的带领下,司徒旭走进了盘龙殿,但是,进了盘龙殿以后,司徒旭并没有像一般的皇子一样,恭恭敬敬的向皇上行礼,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并没有开口说话。

  可是让人奇怪的是,当今的皇上司徒凌志并没有生气,而是对着殿里面所有的宫女吩咐道,“你们都先下去吧!朕和旭王有事情要谈,不要让人打扰,谁来了都好,都不许进来,违者格杀勿论,明白了吗?李福全,你亲自在门外守着,知道了吗?”

  “奴才遵旨。”李福全行完礼以后,带着所有的宫女都退出了盘龙殿。

  待所有的人都退出了盘龙殿以后,司徒旭依旧没有开口。但是对于司徒旭如此无理的行为行为,司徒凌志却一点生气地迹象都没有,反而是十分慈祥的看向司徒旭,

  “旭儿,你很久都没有主动来过找我了,这次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要是别人看到的话,一定会感到十分惊讶的,没有人想到,一个一国之君,竟然会这样想自己的儿子低头,甚至都没有用“朕”来自称,而是像一般人之间的对话一样,用的是“我”。但是,只有司徒凌志心里清楚,在自己的这个儿子面前,自己永远无法理直气壮的,因为如果不是自己的话,那——

  唉,要不是自己的错,自己最爱的女人不会就这样含恨而终,而自己这个如此优秀的儿子也不会对自己如此冷漠,说到底都是自己的错。

  对于司徒凌志的话,司徒旭并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只是淡淡的开口道,“我有事情要你帮忙。”

  “什么事情,你说吧!”司徒凌志感到十分惊喜,因为司徒旭已经很久没有找过自己来帮忙了,自从发生那件事情以后,自己的这个儿子就再也没有来找过自己了,现在能听到这个儿子来找自己帮忙,那是不是就说明,其实在旭儿的心里还是有自己这个父亲的。

  对于司徒凌志的惊喜,司徒旭并没有任何感觉,只是淡漠的看了他一眼,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我有喜欢的人了。”

  淡淡的一句话,但是却是让司徒凌志震惊万分,同时在心里不由得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旭儿来跟自己说这样的话,是不是就说明,其实在旭儿的心里,还是有自己这个父亲的呢?

  司徒凌志强忍着心中的惊喜,开口问道,“那个女孩子是谁?她是哪家的闺女?”

  想起了赵可然,司徒旭脸上不知不觉中露出了一丝丝的柔情,“她呀,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子,看起来很柔弱,但是实际上确实比谁都要坚强,无论什么时候,遇到什么样的事情,都是一副淡淡的样子,好像什么都难不倒她一样。”

  看着司徒旭不知不觉中流露出来的温柔,司徒凌志就知道,他的这个儿子恐怕是真的已经陷下去了,不过,现在自己最需要搞清楚的就是,

  “那个女孩子究竟是谁啊!她叫什么名字,是哪一家的女儿?”司徒凌志轻声问道。

  司徒旭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她的名字叫做赵可然,是镇北侯的嫡长孙女,她的父亲就是当今的太师赵松。”

  “赵可然?”司徒凌志努力的想着,“镇北侯的嫡长孙女,她是不是有个妹妹叫做赵可人啊?”

  司徒凌志实在是记不住赵可然到底是谁,但是他知道镇北侯有一个孙女,是京城里面有名的四大美女之一。

  “没错!”司徒旭点了点头。

  听到司徒旭的话以后,司徒凌志皱起来眉头,语重心长的说道,“旭儿,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赵可然的身份并不高,她配不上你。别说她的父亲现在就只是一个小小的太师,即使她的父亲将来继承了爵位,那也是配不上你的。你要知道,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对于你将来争皇位,是没有任何帮助的。”

  司徒凌志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在为司徒旭打算着的。大家都以为,他看中的是太子或者寒王,对于司徒旭即使是疼爱,却想从来没有过让他继承大统的意愿。但是,其实,在司徒凌志心里,能够继承皇位的就只有司徒旭这个儿子了。不管是为了他最爱的女人,还是为了大历皇朝的未来,他都要这样做。但是,司徒旭却从来不会体恤他的苦心。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属意于司徒旭。

  听到了司徒凌志的话以后,司徒旭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微笑,“我不需要女人为我铺路,即使将来我真的要争皇位,那也绝对是靠我自己的本事。”

  “可是,你——”司徒凌志刚想开口劝说,但是马上就发现似乎有什么不对劲了,平常的时候,自己要是一说起这个话题的话,旭儿总是会生气的,他坚决不要这个皇位,但是刚刚听他的语气,似乎也有意要争这个皇位。难道他开窍了。

  为了确定自己刚刚并没有听错,司徒凌志再次开口问道,“你是要凭你自己的实力去争皇位,是吗?”

  司徒旭并没有回答,但是脸上那股坚定的表情,却是在说明着他的决心。

  看到这一幕,司徒凌志十分激动,但是同时也尽力劝说道,“既然你有这样的决心,那就更应该娶一个对你有帮助的女子啊!至于那个赵可然,要是你真的喜欢她的话,那就娶她为侧妃就好了,不就是名分上的差别吗?要是她真的喜欢你的话,那就更不会计较了。再说,凭着她的身份能当上侧妃就已经很不错了。”

  听到司徒凌志的话以后,司徒旭嘴角的那一抹讽笑就更加明显了,“就像你一样,是吗?为了皇位,牺牲了我的母妃。要不是你为了这个皇位的话,现在我的母妃,应该还会活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吗?”

  “旭儿,你——”司徒凌志笑了笑,但是笑容中却是充满了苦涩,“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怪我害死你的母妃?”

  “我不怪你。”司徒旭开口道,“你不过就是做了最有利于你的选择而已,母妃选择了你,既然她都不后悔,那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你呢?”

  其实,司徒旭说的都是真的,他真的不怪司徒凌志。说白了,其实他对自己的母妃并没有太多的印象,就只是大概知道她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而已。在他的心中,其实母妃不过就是一个名词而已。不是他冷情,而是他所有的情都已经倾注在一个人身上了。不管是父皇也好,母妃也罢,在他心中,最重要的只有赵可然一个人而已。要是说真的还有别的重视的人的话,那大概就是赤渊这个好友了。但是,即使是已经陪在他身边多年的好友,也绝对比不上赵可然的分量的。

  再说,当初,是母妃自己选择的道路,那就应该自己承担后果。既然她选择了父皇,那就说明她是默认父皇的做法的,那就谁也怨不得了。所以,他并没有说谎,他真的不怪眼前的这个男人。。

  可是,司徒凌志听到司徒旭的话以后,脸上却是变得更加哀戚,他想起了那个他一生中最爱的,但也是最对不起的女子,“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的话,其实筱筱(司徒旭的母妃萧贵妃本名就叫做萧筱筱)不会死的那么早的。”

  “我绝对不会重蹈你的覆车的,”司徒旭十分坚定的说道,“我爱的女人,我就绝对不会让她受委屈的,我要用我自己的能力去保护她。要是连一个名分都无法给她的话,那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说爱她呢!”

  听完了司徒旭的话以后,司徒凌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好吧!你要是喜欢的话,那就自己决定吧!你要我怎么帮你,赐婚,是吗?”

  司徒凌志还是退让了,因为司徒旭提起了他心疼最痛的那一部分,是啊,要是自己当初也有旭儿这样的觉悟的话,那筱筱是不是还是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呢?当初要是自己不是为了这个皇位而负了筱筱的话,那么即使现在自己没有登上皇位,但是有筱筱陪在身边,是不是会更加快乐呢?登上了最高位,可是最爱的人已经不在身边,这样的苦,自己尝过就好了,要是也让旭儿尝到这种滋味的话,筱筱在天之灵,是不是会责怪自己呢?无论如何都好,只要旭儿幸福就好。既然旭儿这样有信心,不靠任何人都能得偿所愿的话,那自己又何必再强求呢!

  司徒旭摇了摇头,“不是,现在还不需要赐婚,我现在就只想要让她的身份提高而已!”

  司徒旭自然也想要现在就能和赵可然定下婚约,但是他还是明白,事情还是得一步步进行的。现在,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提高赵可然的身份,这样的话,对于将来的赐婚是十分有帮助的。

  “什么?”司徒凌志不解,“那你要怎么做呢?要为她再找一对父母吗?”

  再找一对父母这样的事情在权贵这中是十分常见的,要是有谁喜欢上一个低贱身份的人的话,就会把那个人记在和自己相熟的权贵之家的名下,然后再把人纳进门,但是,因为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所以那人即使被记在权贵之家名下,也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司徒旭摇了摇头,他是不会用这种方法的。他把手伸进衣襟里面,掏出一张纸,递给司徒凌志。

  司徒凌志一看,顿时大吃一惊,“你是想要——”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