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望月楼用膳

   就在赵可然还在四楼里面开始用膳的时候,刚刚领着她上来的掌柜在离开了包厢以后,并没有回到楼下去,而是径直走上了五楼。

  五楼就只有一件房间,掌柜来到了这间房间前,敲了一下门以后,恭敬的站在那里等着。

  “进来。”

  直到房间内传出这样一句话,掌柜才推开门,走了进去,向着里面的一名白衣男子汇报着刚刚赵可然的一举一动,甚至她点了什么菜都一五一十的全都说出来了。

  “可以了,你先下去吧!”白衣男子司徒旭在听完掌柜的汇报以后,开口道,“还有,以后要是她来的话,就直接让她到四楼的包厢用餐。对了,她今天坐的那间包厢,以后就是她专用的了,以后就不要再让别的人进去了。”

  “是的,殿主。”掌柜心里十分恭敬的弯着身体,回道。

  很快,掌柜便已经离开了房间。掌柜心里十分惊讶,他不知道究竟这名女子是谁,为什么会得到这样的待遇。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本分,对于一些不该问的事情,他还是不会过问的。

  在掌柜离开以后,司徒旭继续悠闲地喝着茶,一旁的赤渊看到了他这般悠闲的样子,十分不解,

  “旭,你说,你的小东西不是就在楼下了吗?你怎么就不去和她相会啊!干嘛还这么悠闲地喝着茶啊!你不是好几天都没有见到她了吗?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想她吗?”

  司徒旭冷冷的开口,“不要随便叫她小东西,那不是你可以叫的。”

  听到司徒旭冰冷的话语以后,赤渊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还真是小气,不过就是一个名字而已,需要这样大惊小怪吗?还有——”

  赤渊还没有说完,就被司徒旭冷冷的看了一眼后,自动消音了。司徒旭的性格,他是十分了解的,要是自己一直坚持的话,司徒旭说不定还真的会对自己出手呢!他可是十分爱惜自己的生命的,所以绝对不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的。既然司徒旭不喜欢他这样叫那个赵小姐,他还是不要这样叫好了。自己这个样子,绝对不是屈服,而是为了保持好两个人之间的友谊而已。赤渊自顾自地点了点头,似乎是在坚定自己的想法。

  赤渊怎么样都不会承认自己是怕了司徒旭的,自己只是不屑于和司徒旭计较而已。没错,就是这样。赤渊十分乐观的想着。

  不管赤渊是怎么样想的,总之司徒旭的心思现在完全没有放在他的身上,现在他的全副心思都已经全部落在了正在四楼用午膳的赵可然身上了。

  其实,刚刚赵可然一进望月楼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也是他吩咐掌柜带她到四楼去的,本来,他是想要她到五楼来直接见面的,但是,她的身边还有一个丫鬟——珑儿,所以不是十分方便。再加上,她还没有用午膳,还是等她用完午膳以后,再见面吧!

  “旭,你真的就不想要去见一下,你的那位赵小姐吗?”看到司徒旭一直都是默默无语的,赤渊开口问道。

  司徒旭没有理会他,还是静静的喝着茶。

  “旭,不要这个样子嘛!”赤渊继续开口道,“难得她来到了望月楼,你怎么样也要介绍我们认识一下嘛!”

  赤渊本来就长得比女人还有娇媚,再加上这样刻意的类似于撒娇的口气说着话,不仅不会显得娘娘腔,反而带着一种特有的魅力,无论是男女,都很难不被迷惑。

  不过,司徒旭是谁啊,绝对就不是普通人,对于赤渊的话,他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就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唉,怎么就是要见一下你的小情人都这么难啊!”看见似乎没戏了,赤渊也不敢再强求了,要是真的惹怒了司徒旭的话,那就真的不好了。

  “等一下,她用完午膳以后,你们就可以见到了。”

  “什么?”就在赤渊准备放弃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道轻轻地声音,他呆呆的看向司徒旭,“旭,刚才是你在说话吗?”

  对于赤渊的问话,司徒旭照样不理不睬的仿佛刚刚的那一句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可是,赤渊还是十分兴奋,“我刚刚都已经听到了,你说的,别想抵赖。”

  出来柜站。对于赤渊的兴奋,司徒旭不禁皱了皱眉,自己这样安排小东西和赤渊见面真的好吗?赤渊这个样子会不会吓到她啊!想到这,司徒旭有些后悔了。

  而在四楼的包厢里面——

  赵可然坐下来以后,看见诗香和珑儿还站在一旁,连忙开口道,“珑儿,诗香,你们也一起坐下来吧!”

  “小姐,这样好吗?”珑儿有点为难。“要是别人看到的话,会说闲话的。“

  听到珑儿的话以后,赵可然笑了笑,“有什么不好的,你看这个包厢里就只有我们三个人而已,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再说,你们又都不是外人了,而且,我们都已经点了那么多菜了,难道你们要我一个人把它吃掉啊!”

  听到赵可然的话以后,珑儿和诗香也不再推辞了,也一起坐了下来。没过多久,菜就已经端上来了。一盘盘的菜放在了桌子上面。

  看着一盘盘精致的菜肴,赵可然不禁感叹,“还真的不愧是京城第一酒楼啊,上菜的速度就是快,不过才一会儿而已,就已经上菜了。”

  “还不止呢!”珑儿看着这些菜,赞叹道,“你们看,每一盘菜都好精致哦!就连镇北侯府的菜都没有这样精致。看着还真是舍不得下口呢!”

  在一旁的诗香看到以后,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心里默默感叹,也只有小姐才有这样的待遇而已。谁不知道,望月楼一坐难求啊!很多时候都是需要预定的。还有,这种上菜速度,明显就是优先为小姐服务嘛!换了谁,都不会有这样的的待遇的。

  看到珑儿的样子,赵可然不禁失笑,“好了啦,菜肴本来就是要给人吃的,而且逛了那么久了,你都不饿吗?”

  大概是巧合吧!赵可然话音刚落,就传来一直“咕咕咕”的声音,大家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珑儿脸蛋全红了,十分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实在是太饿了,所以肚子开始抗议了。”

  看到珑儿的样子,赵可然好笑的摇了摇头,“好了,都别说了,赶快吃饭吧!”

  很快,三人就开始用午膳了。

  过了大半个时辰,三人终于用完午膳了。珑儿站起来,想要去买单,可是一打开门,就有一个娇俏的女子正端着一盅东西走了进来,直接来到赵可然面前,把手中的东西放下,恭敬地行了一个礼以后,才开口道,“小姐,只是椰汁炖血燕,对身体很好的。”

  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女子走进来的时候,诗香的眼底快速闪过一丝诧异,画香。没错,诗香认出来了,眼前的女子就是画香。既然画香都已经进来了,难道殿主也在。其实刚刚的时候,她就已经猜测殿主是不是也在望月楼了。但是一直都没看到殿主露面,她还以为自己猜错了呢!现在看到画香,那就说明自己真的没有猜错,殿主也在。

  看着进门的这个女子奇怪的举动,赵可然十分不解,“我们并没有点这个,你们是不是上错了啊!”

  女子十分恭敬的回道,“没有错,这是我们的老板送给小姐的甜品,请小姐品尝。”

  赵可然打开眼前的炖盅,只见里面的燕窝十分浓稠,一看就是上等的血燕,而且燕窝的分量还不少呢!这样贵重的甜品竟然是赠送的,这怎么可能啊!

  赵可然盖上盖子以后,微微一笑,“我不认识你们的老板。再说,无功不受禄,你还是把这盅甜品端下去吧!”

  听到赵可然的话以后,女子的眼中闪过一丝为难,“小姐,这是我们老板亲自吩咐的,你还是喝下去吧!”

  赵可然微微一笑,“我凭什么相信你们的老板啊!我又不认识她,怎么能随便吃下他送的东西呢?要我吃也可以,你得先告诉我,你们的老板究竟是谁?”

  赵可然大概也能猜的出来,自己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大概就是和这个老板有关的。但是这个老板究竟是谁呢?她究竟是什么时候认识这里的老板的呢?而且,这个老板为什么会给自己这样特殊的待遇呢?赵可然怎么想都想不出来,所以,她才想要见一见这个神秘的老板。。

  听了赵可然的话以后,画香好像松了一口气,毕恭毕敬的说道,“小姐放心,等你用完甜品以后,我们的老板请你到楼上一聚。”

  赵可然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只是轻轻地掀开盖子,拿起瓷羹,准备开始吃了。

  在一旁的珑儿看到赵可然的举动以后,连忙拉住赵可然的手,“小姐,你真的要喝啊!”

  珑儿现在十分后悔来到望月楼了,虽然刚刚是吃的十分尽兴,但是吃完以后,似乎一切都脱离了控制,尤其是现在,那个老板竟然送来了这样一盅燕窝,谁知道有没有问题啊!尤其是看到小姐的样子,竟然还真的准备吃下去,于是她连忙开口制止。

  看到珑儿着急的样子,赵可然微微一笑,拨开珑儿的手,“是啊,为什么不吃呢?这个可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啊!再说,这个燕窝可是好东西啊!美容养颜,这样好的东西,既然送上门来,为什么就不能吃呢!”

  “小姐。”珑儿十分着急。

  赵可然摇了摇头,开始吃了起来。其实赵可然之所以敢这样大胆地吃下去,就是因为知道燕窝里面没有下任何东西。现在诗香就在自己的身边,诗香的医术绝对是一流的。要是燕窝里面真的有什么的话,诗香早就提醒自己了,现在诗香没有任何动作,那就说明燕窝还是十分安全的,她可以放心吃。

  于是赵可然开始慢慢地品尝着眼前的这一盅燕窝。在吃的时候,赵可然都不禁感叹,这一盅燕窝可还真是好东西啊!这样上等的燕窝,再加上出色的烹调,还真是入口即化,甜而不腻啊!

  很快,赵可然就已经把一盅燕窝都吃完了。

  赵可然一放下瓷羹,在一旁的女子马上就送上了湿毛巾,赵可然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接过湿毛巾以后,擦了一下手和嘴巴后,才把毛巾放了下来,

  “好了,现在已经吃完了,你可以带我去见老板了吗?”

  女子十分恭敬的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小姐,请跟我来。”

  赵可然跟着女子往门外走去,珑儿连忙想要跟上,可是却被制止了,“老板只想要见小姐一个人,你们都在这里等吧!”

  “那怎么行啊!”珑儿连忙开口道,“我一定要跟着我们家小姐的,谁知道你们老板是谁啊!到底是有什么企图,为什么就只要我们小姐一个人去?”

  面对着珑儿连珠炮弹般的问题,女子却一句话也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赵可然。

  赵可然看来一眼正一动不动的诗香和明显十分激动的珑儿以后,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后,突然开口道,“珑儿,你和诗香都在这里等着吧!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好了。”

  “小姐,这怎么行啊!”珑儿十分激动地说道。

  赵可然神秘一笑,“放心好了,这位老板我认识,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什么?”珑儿大吃一惊,“小姐,你真的认识这个老板吗?怎么没有听你说过啊!”

  不仅珑儿,就连诗香和女子也是一脸惊讶的看向赵可然,她们不知道赵可然是真的知道了,还是只是为了安抚珑儿而已。

  注意到了诗香和眼前陌生女子的神色以后,赵可然就更加坚定自己心里的想法了。

  “没错,我真的认识这个老板,不过我也只是刚刚才知道他究竟是谁而已。”赵可然笑着说道,“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什么事情的,你和诗香就在这里等我就好了。”

  听到赵可然的话以后,珑儿才放下心来,但是还是不断地叮嘱,“那好吧!奴婢就和诗香在这里等你好了,不过,你要小心一点啊!”

  赵可然没再说什么了,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后,随着女子离开了。

  很快,女子便已经带着赵可然来到了五楼,来到了唯一的一间房间前,敲了敲门以后,还没有等到回答就已经推开了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小姐,你请进吧!老板就在里面等着你呢!”

  赵可然微微一笑,整了整裙摆以后,从容的走了进去。一进门,她就已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正站在门口不远处,专注的看着她,眼中充满了熟悉的深情和宠溺。此人正是司徒旭。

  看到了司徒旭,赵可然嘴角勾起一抹笑,眼中却没有一丝诧异,“望月楼的老板,是吗?”

  看到赵可然,司徒旭走上前,拉起她的手,温柔的笑了,“看来你早就猜到了,是吗?要不然不会一点惊讶都没有的。”

  赵可然微微一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把我单独叫来,可是诗香却一点反抗也没有,那就只能说明,这个老板绝对是我认识的,不,该说她也认识,而且绝对是能让她乖乖听话的人,除了你,我还真的想不出第二个来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分析,司徒旭摸了摸她的头,“小东西,你还真是聪明啊!”

  对于司徒旭的动作,赵可然并没有抗拒,任由他亲密的举动。

  “喂喂喂,你们注意一下,好不好,这里还有人呢!”

  就在两个人还在亲热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响起。赵可然吓了一跳,一把推开司徒旭,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一身红衣的妖娆男子正坐在桌子旁边,单手托腮,看着他们。说是妖娆,一点也不为过,只见那男子一身白玉般的肌肤,五官精致得不像真人,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面如敷粉,唇若施脂,转盼多情,语言常笑。天然一段风韵,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

  赵可然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男子,眼睛都移不开了。她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比女子还要美上几分的男子。可以是,即使是京城里有名的四大美人,也绝对比不上眼前的男子。

  看到赵可然一直盯着赤渊看,司徒旭十分不爽,他把赵可然的头转向自己,霸道的开口,“不要看他,他没什么好看的。”

  注意到司徒旭的举动,赤渊嘴角勾起一抹慵懒的笑容,“唉,还真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啊!旭,你看,你的小情人就这样一直看着人家,人家多不好意思啊!”

  说完,赤渊还向赵可然抛了一个媚眼。当然,这一举动又惹来了司徒旭的不满。

  不过,就因为赤渊的开口,赵可然也从惊艳中清醒过来了,连忙结结巴巴的开口解释道,“我,我不是,我没有,哎呀,总之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看着赵可然语无伦次的样子,赤渊更乐了,“你还是不要再说了,要知道解释就是掩饰。说的越多,错的越多。”

  听到赤渊的话,司徒旭的脸都黑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无论什么时候,司徒旭都不会对赵可然发火的,所以,他就只好把火全部都发在赤渊身上。

  看到司徒旭的眼神,赤渊笑得十分得意,“又不是我想要吸引她的,你冲我发什么火啊!”

  可是,话音刚落,就被赵可然的一句话给打击的体无完肤了。

  听到赤渊的话以后,赵可然连忙定了定心神以后,开口解释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盯着你看的,我至死没有见过这么,额,这么妖艳的男人,所以比较好奇而已,你别见怪啊!”

  赵可然以为赤渊不高兴自己盯着他看,所以连忙开口解释着。但是,没想到,她话音刚落,她的耳边就传来一阵笑声。原来是听到她的话以后,司徒旭不自觉的就笑了,而且笑得十分开心。本来,看到赵可然一直都在盯着赤渊看,他是十分不爽的,可是听到了赵可然的解释以后,他原本郁闷的心情一下子就好多了。

  可是和司徒旭那变好的心情不同,赤渊的脸上一下子挂满了黑线,这算是什么解释啊!还不如不要开口呢!

  面对着司徒旭的高兴和赤渊的郁闷,赵可然十分茫然,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啊!为什么他们都是这样奇怪的表情啊!

  “我说错什么了吗?”赵可然问道。

  看着赵可然这样可爱的表现,司徒旭忍不住了,轻轻地亲了一下她的额头,笑着说道,“你什么都没有说错。”

  其实司徒旭比较想要亲的是赵可然的那张嫣红的小嘴,但是想到还有人在,所以只是轻轻地吻了一下赵可然的额头而已。可是,即使是这样轻轻地一吻,赵可然还是脸蛋全部都红了。

  “好了,你们都别再亲热了。”在一旁的赤渊连忙开口,“还是先介绍我和小嫂子认识吧!”

  赤渊自动自发的把赵可然叫为了小嫂子,也不管人家同不同意。而赵可然听到赤渊的称呼以后,脸上不可避免地更加红了。

  司徒旭放开赵可然以后,指着赤渊,开口介绍到,“这是我的好友,赤渊。”

  赤渊本来还在等着司徒旭好好地介绍一下自己,可是没想到,司徒旭就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而已,赤渊连忙自己就开口自我介绍了,“小嫂子,你好,我叫做赤渊,是旭最要好的朋友,最铁的哥们。还有,旭的很多产业都是我在帮着他在明面上打理的。要知道,能认识像我这样英俊潇洒,才高八斗……(省略自我称赞的词语一千字),总之,可以说,能认识我绝对是你们的荣幸。”

  听着赤渊滔滔不绝的话语,赵可然不得不感叹,成语还真是博大精深啊!她从来就没有见过谁能有这样多的成语来称赞自己的。

  可是对于赤渊的滔滔不绝,司徒旭已经到了可以完全无视的境界了。在赤渊终于停下来以后,司徒旭才拉过赵可然,直接介绍道,“这是赵可然,我未来的妻子。”

  听到司徒旭的介绍以后,赵可然感到十分羞涩,可是同时还有一股甜蜜从心头涌上来。她朝着赤渊点了点头,“你好,以后请多多指教。”

  看到赵可然的样子,赤渊的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和安心,他一直都十分担心司徒旭不过就是一厢情愿而已,十分担心司徒旭会因此受伤,可是,现在看来,他们应该是两心相悦才对,对于这样的发展,他是绝对乐见的。但是,这个赵可然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还是要好好再观察一段时间才能下定论。

  在介绍完以后,司徒旭拉着赵可然的手,来到了桌子边坐下。

  在赵可然落座以后,赤渊笑着问道,“怎么样,小嫂子,今天惊喜吗?”

  听到赤渊的问话以后,赵可然微微一笑,恢复了平常那股淡淡的气质,“说不上惊喜,但是的确是在意料之外。其实一进门的时候,我就已经感到奇怪了,怎么望月楼的掌柜会对我这样恭敬,现在看来,应该是你们安排的吧!”

  司徒旭淡淡一笑,“是啊,你一来,我就已经知道了,但是,你还没有用膳,再加上你的那个贴身丫鬟也不认识我,所以才没有出去见面而已。”

  “没关系。”赵可然笑着回道,“不过,那个丫鬟送来燕窝的时候,我还真的是大吃一惊呢!我又没有点,她竟然就送来了,而且还是这样贵的甜品。还真的是吓了我一跳呢!不过,我看到诗香并没有什么异动,所以也就别担心了。后来,你们叫我来的时候,诗香竟然没有阻止,我就知道可能是旭了。所以才会跟着上来的。”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以后,赤渊不禁赞叹道,“小嫂子,你还真是聪明,而且观察入微,佩服。”

  对于赤渊的称赞,赵可然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看到赵可然一直和赤渊在说话,司徒旭有点嫉妒,开口打断了他们之间的谈话,“对了,小东西,你这几天在侯府过得怎么样啊?”

  赵可然笑着回道,“还能怎么样啊!不就是换了一个地方居住而已,对我来说没有多大的差别。”

  “那就好。”听到赵可然的话以后,司徒旭放心不少,“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让诗香通知我好了,记住了吗?不要什么事情都一个人扛。”

  “喂喂喂,你们也注意一下我好吗?我还在呢!”听着两个人的情话绵绵,赤渊忍不住开口插话。

  听到赤渊的打断后,司徒旭瞪了他一眼,刚想要开口,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进来!”司徒旭淡淡的回了一声。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