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出门

   一晃三天过去了,大家也都已经陆陆续续地回到了镇北侯府。虽然中秋节还没有到,但是因为大家已经到齐了,所以,在这一天晚上,大家得一起用晚膳。

  一大早起来,诗香和珑儿就已经帮着赵可然梳洗好了,用完了早膳以后,赵可然没什么事情可做的,又准备开始看书了,这几天,在镇北侯府的时候,赵可然一有空闲的时候,都会看书的。

  可是,一看到赵可然拿起书,珑儿就开口道,“小姐,你这几天都在看书,你就一点也不会闷吗?”

  赵可然微微一笑,“不会啊,我觉得看书就挺好的,不近可以增长知识,还可以培养一下气质,这样很好,不是吗?”

  听到赵可然的话,珑儿撅着嘴巴,开口道,“可是,小姐,你这几天几乎都是在看书啊!其实无论你的学识还是气质,奴婢都觉得已经足够了,你要再这样看下去的话,大概就会成为书呆子的了。”

  听到了珑儿的话。赵可然只觉得好笑,她轻轻地把书放下,“好吧,珑儿,你也不要再拐弯抹角了,你要是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听到赵可然的话以后,珑儿马上就眉开眼笑的回道,“小姐,我看今天天气就挺不错的,不如我们出去走一走吧!出去逛一下,你不觉得这样比呆在侯府里面看书要好多了吗?”

  听到了珑儿的建议以后,赵可然微微一愣,“出去?”

  “对啊!”珑儿连忙说道,“小姐,我们就出去逛一下吧!你都呆着侯府看了三天的书了,再说,你不知道,其实这三天来,其他小姐都跑出去逛了,就只有你还是乖乖地呆在府里看书而已。”

  听到珑儿的话以后,赵可然觉得好笑,“为什么别人出去,我就一定得出去呢?还是说,珑儿,你已经闷坏了。看来这侯府的风水还真是不养人啊!你看我们家珑儿才呆了三天,就已经受不了了。”

  听到赵可然调侃的话,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诗香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小姐。”珑儿十分委屈的说道,“人家哪有啊!人家可都是为了你着想啊!你怎么能这样子冤枉人家呢!”

  听到咯珑儿就连“人家”都已经用上了,赵可然好笑的摇了摇头,“好了啦,我们就出去逛一下好了,不过,先说好啊!不会留太久的,也不能走太远,别忘了,今天晚上还得和大伙一起用晚膳呢!要是真的迟到了的话,那就真的是糟糕了。好了,你还是赶快去准备一下吧!要不然等会出去晚了,你就玩不了多久了。”

  一听到赵可然的话,珑儿马上就笑得十分灿烂,“好,奴婢知道了,奴婢马上去准备。”

  才说完,珑儿马上就匆匆忙忙的跑开了。

  “小姐,奴婢有事情要禀报。”等到珑儿离开了以后,诗香突然开口说话。

  听到诗香的话以后,赵可然微微一笑,“说吧!有什么事情,是不是府里琴香那边有什么消息传来。”

  诗香点了点头,“是的,小姐。琴香最近似乎查到了夏雨园里面有一些异常的举动。”

  听到了诗香的禀报,赵可然轻轻地皱起来眉头,“是不是那个青竹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了?她做了什么事情了吗?”

  一听到诗香说夏雨园,赵可然首先就是想到那个青竹。毕竟现在赵可人和自己一样,都呆在侯府里,在太师府里的话,就只有可能是那个青竹了。要是这个青竹真的做了什么危害到自己的事情的话,自己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不过,要是这个青竹安安分分的,不要闹出什么事情来的话,那看在已经去世的玲儿的份上,自己还是不会和她计较的。

  可是,没想到,诗香却是摇摇头,“小姐,不是那个青竹。琴香一直打偶在暗中盯着那个青竹,她并没有任何异常行为。而且,琴香查出来的,不是关于谋害小姐的,而是关于二小姐自身的一些事情。”

  听到诗香这样说,赵可然顿时来了兴致,“哦,那你说一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赵可人难道又在暗中策划什么事情吗?”

  诗香想了想以后,才开口道,“其实是关于二小姐和太子殿下的。”

  “什么?”诗香的话让赵可然大吃一惊,“和太子,难道可人已经和太子好上了,没那么快吧!”

  其实自从那次寿宴以后,赵可然就已经知道,太子似乎对赵可人十分感兴趣,但是,她没想到,他们之间竟然这么快就已经有了联系了。。

  听到赵可然的话以后,诗香连忙摇了摇头,“没有,小姐你想太多了。他们之间自从那次在秦国公府见面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那你的意思是——”

  诗香继续回道,“其实,在这一段时间,太子一直都在试图约二小姐出门游玩,但是二小姐一直都没有答应。”

  “哦,是吗?”听到诗香的回答以后,赵可然微微勾起了嘴角,“难道太子的邀约,赵可人就一点都没有动心吗?”

  诗香摇了摇头,回道,“其实二小姐已经动心了,但是碍于现在有婚约在身,所以才不敢轻举妄动而已。”

  听完了诗香的话以后,赵可然陷入了沉思当中,赵可人是怎么样的人,自己是十分清楚的。按照赵可人的性格,要是有了太子这个选择的话,她是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就把林溪染给抛弃的。在加上,之前在秦国公府时,秦依渺对于她的警告,大概会更加勾起她的争夺之心吧!之前的白玉观音像不就是这个样子吗?赵可人为了要赢秦依渺,竟然连祖父送的别院都敢变卖。之前秦依渺的一番话,大概就更加坚定了赵可人的心了吧!不过,赵可人还不算是太笨,知道自己现在还有婚约在身,不敢轻举妄动。不过,她现在大概会十分烦恼吧!当初,她为了和林溪染定亲,可是弄得人尽皆知的,现在要是想要解除婚约的话,大概也不容易吧!

  看到了赵可然在沉思,诗香开口问道,“小姐,需要奴婢们破坏这件事情吗?”

  赵可然摇了摇头,“不用,你们什么都不必做,只要好好地盯着夏雨园就行了,太子和赵可人之间的事情,你们也不要搀和进去,要是有这么异动的话,马上就通知我,知道了吗?”

  赵可然是知道的,无论如何,赵可人都是不可能当上太子妃的。太子妃这个宝座的人选,早就已经内定为秦依渺了。太子的确是对赵可人十分感兴趣,但是,这种兴趣,绝对比不上对皇位的渴望,对权力的**。所以,太子是绝对不会放弃秦依渺的,因为娶了秦依渺就等于是得到了舅舅的帮助,尤其是现在舅舅兼任兵部和吏部的尚书,在六部中就占了最重要的两个位子,这样的权势,自己家里是绝对比不上的。即使自己的父亲继承了爵位,也是绝对比不上的。如果用比喻的话,那么秦国公府现在就是正午的太阳,正高高挂在太空之上,散发出阵阵光和热。而镇北侯府则是黄昏时候的太阳,虽然还是散发着光和热,但是已经渐渐衰退了。

  现在赵可人大概开始做着太子妃的美梦了吧!这样很好,她陷得越深越好,只有这样,将来梦碎的时候,才会更加痛苦,不是吗?

  想到这,赵可然勾起了一抹笑。

  “小姐,你在笑什么啊!”珑儿一回来,就看到赵可然的微笑了,她十分好奇的问道。

  看到珑儿回来了,赵可然也没掩饰自己的笑容,“我在笑你啊!不是想要出去吗?怎么准备那么久啊,就不怕耽误你的逛街时间吗?”

  “小姐,人家哪有这么贪玩啊!”珑儿可怜兮兮的看向赵可然。

  看到珑儿的样子,赵可然轻轻地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呀,就是小孩子心性,长不大的。”

  “哪有?”珑儿连忙反驳,“我也是呆了三天太无聊了,才想要出去啊!再说,好几位小姐都已经出府去了,我刚刚就看到二小姐出府了啊!”

  听到珑儿的话,赵可然轻轻地皱起来眉头,“你说,可人出府了?”

  “是啊!”珑儿点了点头,“我刚刚有看到,二小姐出府了,就只是带着闲落而已,没带闲云。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

  听到珑儿的问话以后,赵可然连忙答道,“没,我们也走吧!要不然就真的晚了。”

  赵可然觉得好笑,看来自己现在真的是杯弓蛇影了,只要一听到赵可人就会想到阴谋诡计。其实赵可人不过就是出府了而已,再加上现在不是在太师府里,而是在镇北侯府,赵可人应该也不敢轻举妄动才对。

  很快,三人便出了镇北侯府。出府的时候,一点困难都没有,大历皇朝的民风还是挺开化的,对于闺阁中的小姐的出门,要求也不是十分高的。一般的闺阁小姐在出嫁以前,都十分喜欢出门逛街,因为要是嫁了人以后,就没有那么自由了。所以,她们出府的时候,还是十分顺利的。

  她们这一次出府并没有坐马车或者轿子,而是直接走了出去的。一出镇北侯府的大门,就已经是热闹的大街了。不过不得不说,镇北侯府不愧是四大公侯之一,就连府邸坐落的位置都是这样的好。要知道,四大公侯的府邸都是坐落在京城最繁华的地方的,而且离皇宫也是十分的近。这一点,无论如何,太师府都是比不上的。

  一出门,珑儿就像是出笼的小鸟一样,到处东张西望的,看到什么东西都感到新鲜。其实这也怪不得她,好像自从那次赵可然落水以后,她们就只出来过一次而已。因为后来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根本就没有时间出门。所以,今天难得出一次门,珑儿可是十分高兴的。

  看着珑儿的样子,赵可然好笑的摇了摇头,有时候,珑儿真的好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只要一点点事情,就可以让她很开心了。曾几何时,自己似乎也是这样的单纯快乐的,但是,好像自从自己重生以后,这样的单纯快乐似乎已经离自己十分遥远了。重生以后的自己,几乎每天都在谋算着,在防备着,好久都没有这样舒心的逛过街了。

  “小姐,你怎么了,在想什么啊!“看到赵可然似乎心不在焉的,在一旁的珑儿开口问道。

  听到了珑儿的问话,赵可然如梦初醒,连忙笑着掩饰道,“没有,就是太久没有逛街了,感觉有些陌生而已。”

  听到了赵可然的回答以后,珑儿笑着说道,“小姐,既然这样,那以后我们就经常出来逛一下,好不好?”

  听到了珑儿的话,赵可然失笑,“你啊,这次还没有逛完,就想着下一次了,是不是有点太贪心了啊!”

  珑儿笑着回道,“小姐,你不知道,我这叫未雨绸缪。”

  “好了,都别缪了,要是在不逛一下,就真的白白出来一趟了。”赵可然没好气的说道。

  很快,主仆三人便开始漫无目的地逛了起来。无论是看到什么新鲜的玩意儿,她们都会看个半天,然后不停的讨论着,嘻嘻哈哈的,即使不买,也是十分开心的。就这样走走停停的,很快,中午便已经到了。

  看到中午时分到了,赵可然本来准备打道回府的,可是,珑儿却建议道,“小姐,难得出来一趟,不如我们就去望月楼用午膳吧!好不好?听说望月楼的菜可是十分好吃的,我们就用完午膳再回去好了。”

  在一旁的诗香听到珑儿提到望月楼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怪异,但是赵可然和珑儿都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所以并没有发现。

  而赵可然听到珑儿的建议以后,想了想,“那好吧!听说望月楼可是京城里面最大的酒楼了,我们都还没有机会去看过,今天正好可以去见识一下。”

  “好啊,好啊!”珑儿连声附和。

  赵可然转过头来,看向诗香,“诗香,你呢?有什么意见吗?”

  诗香十分恭敬的答道,“一切都听小姐的。”

  一听到诗香的回答,珑儿就连忙开口,“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赶快走吧!要不然我怕会没有位子。”

  很快,主仆三人便朝着望月楼的方向走去。其实,望月楼也不是十分远,很快主仆三人便已经来到了望月楼。

  望月楼,是京城中最大的酒楼。望月楼有五层,一楼招待一般的有钱富商,二楼招呼在朝当官的,三楼就只招呼朝廷的一品大员和皇侯将相,而四楼就只招呼某些特定的客人,没有老板首肯,谁都不能擅闯,五楼,则是老板特地为自己留下的,任何人若在没有老板的同意之下,上去的话,那么就一定没有好下场。在京城里,望月楼就是身份的象征,在这里,等级划分是很明显的,而且大家都会自觉遵守。没有人知道望月楼的幕后老板是谁,是什么身份地位,但是大家都知道一点,那就是老板十分不好惹,要是得罪老板的话,那就会永远成为望月楼的拒绝来往户,那也意味着,你在京城中的地位一落千丈,严重的话,还有可能在京城呆不下去。所以,没有人敢在望月楼闹事。

  看着眼前这一栋五层高的酒楼,赵可然微微一笑,带着珑儿和诗香,走了进去。而她不知道的是,自从她一进入望月楼,就已经有双眼睛在密切的关注着她了。

  “小姐,你说,我们要去几楼用膳才对啊?”珑儿开口问道。

  望月楼的规矩大家都是知道的,但是,究竟小姐该是属于哪一类的才对呢?对于这一点,珑儿感到十分茫然。

  赵可然想了想以后,开口道,“我大概应该上三楼吧!”

  赵可然说得也不是十分确定,因为她也是第一次来而已,对于望月楼的规矩,她就只是听过而已,根本就一点也不了解。

  就在她们还在徘徊不定的时候,一个掌柜打扮的中年男子上前来,恭敬的向赵可然鞠了一躬,“这位小姐,你是要用膳吗?”

  看到掌柜这样恭敬的态度,赵可然感到疑惑不解,但是还是诚实地回道,“是啊!但是,我们该去几楼才对呢?还望掌柜指点。”

  听到赵可然的话以后,掌柜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后,才开口道,“这位小姐,在四楼有位子,你愿意上四楼用膳吗?”

  此言一出,在一楼用餐的人们全都惊呆额,谁不知道,在望月楼里,楼层越高,代表着你的地位越高啊。这位小姐年纪轻轻的,究竟是什么样的身份呢?怎么能到四楼去用膳呢?

  不仅大厅里面的人,赵可然听到掌柜的话以后,也是十分茫然的,“什么,你说,要我上四楼用膳?”

  赵可然虽然还没来过望月楼,但是对望月楼的规矩,她还是知道的,所以,对于掌柜要她到四楼去用膳,感到不可思议。在她看来,自己最多就是可以上到三楼而已。

  听到赵可然怀疑的话语以后,掌柜依旧面不改色,十分恭敬的回道,“是的,这位小姐,四楼刚好有位子,你可以上去用膳。”

  赵可然轻轻地皱起来眉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四楼的位置,自己真的能去坐吗?不是说,四楼的位子是老板留给某些特定的客人的吗?自己有不认识老板,怎么会有这些特定的位子呢?

  看到赵可然在那里犹豫不决,在一旁的诗香开口了,“小姐,既然已经来了,坐哪里不都是一样吗?再说,既然掌柜这样盛情邀请,我们又何必拒绝呢?”

  其实在刚刚掌柜走出来的时候,诗香就知道,看来殿主应该也在才对,要不然的话,掌柜是不会对小姐这样恭敬的才对。既然是殿主要安排小姐到四楼用膳的,那自己也该劝着小姐才对。不过,她还是有些不解,既然殿主已经来了,为什么就不出来相见呢?

  珑儿在听到诗香的话以后,也开口劝说道,“是啊,小姐,诗香说得对,再说,我们都已经走了那么久了,现在又已经是午膳时间了,又何必再跑一趟呢!”

  听到了诗香和珑儿的劝说,赵可然想了想,现在是大白天的,再加上诗香也在,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才对。既然如此,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

  想到这,赵可然勾起一抹笑,“既然掌柜如此盛情,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听到赵可然终于同意了,掌柜暗地里舒了一口气,其实,他也不是十分清楚眼前的这一名女子究竟是谁,但是,命令是上面传达下来的,自己就是只是执行命令而已。要是这位小姐一直拒绝的话,那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总不能押着人家上楼去用膳吧!不过,还好,最后,这位小姐还是同意了。

  “这位小姐,这边请。”在听到赵可然的同意以后,这个在前面亲自引路。带着赵可然她们往四楼走去。后虽中赵。

  看到掌柜的举动,赵可然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诧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自己不仅可以到四楼用膳,而且,掌柜还亲自引路,还有,她已经注意到了,从刚刚开始,掌柜对自己的态度就一直十分恭敬。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赵可然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很快,掌柜就已经带着赵可然来到了四楼的一个包厢里面,然后又亲自为赵可然点了菜以后,才离开的。

  掌柜离开以后,赵可然才有时间好好地看一下四周的环境。本来以为这样出名的酒楼,装修的应该是十分富丽堂皇的,可是并没有。反而是装修的十分优雅别致。在包厢里面摆放着一盆盆奇异的花草,墙上挂着一幅幅字画,显得优雅而又富有诗书气。

  看到这些以后,赵可然勾起一抹笑,感叹道,“看来这家酒楼的老板还真的是一个雅致的人啊!”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