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前往镇北侯府

   清晨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太师府里面就已经忙成一片。因为,今天,赵松得带着妻儿会镇北侯府去过中秋。但是,这里所说的妻儿,并不是所有的妻儿,就只是他的正妻还有他的两个嫡女才有资格跟着回去,其他的妾室和庶女们,都没有这个资格跟去,不过,也还是有一个例外的,那就是赵松现在唯一的儿子——赵可风。

  赵可风从小的时候,就十分的聪明,再加上他在九岁的时候,就成了解元。所以,赵老爷子对于赵可风还是十分喜欢的,每一次的家族聚会都会让赵松把赵可风带上。

  赵可然也是一大早就已经起床了,而且很快就已经梳洗完,用了早膳了。用完早膳以后,月姑、珑儿、琴香还有诗香都在等着赵可然的吩咐,看赵可然要带谁回去镇北侯府。

  赵可然看了一下她们四个人以后,开口吩咐道,“月姑,这次你就留着太师府里吧!我们都走了,春晖园里面还是需要一个人来主事的,月姑,你就留下来看好春晖园就好了。”

  听到赵可然的吩咐,月姑点了点头,“小姐放心好了,奴婢一定会好好地看着春晖园的,绝对不会出事的。”

  赵可然点了点头,“我知道,月姑,你办事,我有怎么会不放心呢!对了,琴香也留下来帮助你好了,琴香的本事,你是知道的,要是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话,你可以和琴香商量一下。”

  “奴婢知道了,小姐,你不用担心春晖园的事情,奴婢们会打理好一切的。”月姑笑着回道,“小姐回去以后,就好好地过中秋吧!你已经这么就没见过老夫人了,这次回去,就好好地陪陪老夫人吧!”

  赵可然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转过头来,看向诗香和珑儿,“诗香,珑儿,这次就由你们两个陪我回去,记住,这次回去一定要谨言慎行,规行矩步的,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知道了吗?”

  诗香和珑儿行了一个虚礼,“奴婢谨遵小姐吩咐。”

  赵可然点了点头,开口道,“你们先下去吧!琴香留下,我还有一些话要交代她的。”

  “是的,小姐。”

  很快,月姑三人便已经离开了房间,就只剩下琴香还站在那里了。

  等确定大家都已经走远了,赵可然才开口,“怎么样,刘姨娘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有什么古怪吗?”

  琴香点了点头,“是的,小姐,刘姨娘这一胎还真的很古怪呢!我已经打听到了,三个月以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刘姨娘就发了一顿脾气,还把她院里的好几个丫鬟都打伤了。后来,她就开始看大夫了,说是身子不适,可是,每来一个大夫,她就发一次脾气,还把大夫都赶走了呢!”

  “什么,都赶走了?”赵可然皱起来眉头,“那知道她究竟是哪里不舒服吗?”

  琴香摇了摇头,“暂时还查不出来,不过,这两天我就会出府一趟,去找一下那些为她看过病的大夫,打听一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赵可然点了点头,“好,就这么办。对了,你还查出什么没有。”

  琴香继续说道,“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半个多月,知道后来,有一位陈大夫的出现。不知道为什么,刘姨娘自从被这个陈大夫诊治以后,就不再会乱发脾气了,而且,似乎也开心多了。而且,刘姨娘大概就是在那段日子怀孕的。”

  听完了琴香的话,赵可然陷入沉思之中,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还有,这个陈大夫在整件事件中又在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还有,刘姨娘的身体应该跟孙姨娘一样,难以受孕了才对啊!怎么会突然怀孕呢?赵可然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层层迷雾之中一样,看不清周围的一切。

  赵可然想了想以后,开口道,“这几天,你就好好地查一下。还有,一定要密切注意解雨阁里面的一切。对了,还有夏雨园里面的那个青竹,你也要注意一下她,虽然她现在还没有任何行动,但是,也绝不能掉以轻心,知道吗?”

  听完了赵可然的吩咐,琴香福了福身子,“小姐放心好了,我会把事情都办好的。”

  赵可然点了点头,“好了,你现在就去把珑儿和诗香都叫进来吧!让她们先来收拾一下,再等一下就要出发了。”

  “好的,我马上就去。”

  ——分割线——

  大门处——

  赵松,秦香荷,还有赵可然,赵可人和赵可风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出发了。而赵松的妾室都来到了门口处送行,毕竟这一去就是好几天了。

  赵松看着孙姨娘,交代着,“倩儿(孙姨娘本名孙倩),这几天,家里的事情就都交给你了。还有,现在玲玲怀孕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知道吗?”

  其实,每一次一些比较重要的日子,他们要回镇北侯府过的时候,太师府里面的事情都会暂时交给孙姨娘来打理的。一则因为孙姨娘在所有妾室里面的地位比较高,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为秦香荷十分放心。孙姨娘是一个十分知情识趣的人,绝对不会贪恋权力,每一次只要他们一回来,孙姨娘就会以最快的速度,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交回到秦香荷手里,绝对不会留恋。所以,对于孙姨娘,秦香荷还是比较放心的,对于赵松把府里的事情交给孙姨娘的这一举动也就采取了默许。

  孙姨娘福了福身子,应道,“放心吧,老爷,我会把府里的一切都打理好的。”

  赵松点了点头,又转过头来,看向刘姨娘,“玲玲,这几天你要万事小心,你现在正怀着身孕呢,一定要注意好好休息,知道吗?”

  刘姨娘一脸感动的看向赵松,“老爷,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也会照顾好肚子里面的孩子的。”

  赵松又交代了刘姨娘很多话以后,才依依不舍的上了马车。而在一旁看着赵松和刘姨娘的依依惜别,秦香荷不禁怒火中烧,但是她还是强忍着怒火,十分大度的,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催促过赵松。

  这次和上次去秦国公府赴宴时不一样,这次是赵松和秦香荷一辆马车,赵可然、赵可人和赵可风,各自带着自己的丫鬟或者仆人,各坐一辆马车。

  珑儿和诗香把赵可然扶进马车以后,很快也跟着上了马车,没多久,马车就开始行驶了。

  在马车里,赵可然对着诗香和珑儿说道,“这次去镇北侯府,你们一定要记住我之前跟你们说过的话,知道吗?要知道,镇北侯府的这一摊水,可是比太师府要深多了,要是稍有不注意的话,可能就会迎来灭顶之灾了,知道吗?”

  诗香和珑儿都点了点头,“知道了,小姐,放心好了,奴婢知道该怎么做的。”

  听到了她们的回答,赵可然点了点头,转过头来,看向诗香,“诗香,镇北侯府的事情,你应该都已经知道了,是吗?”

  “是的,小姐。”诗香点了点头,“奴婢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弄清楚了,你放心好了,奴婢绝对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的。”

  在一旁听着的珑儿十分奇怪,“诗香,你是什么时候都知道清楚的,谁告诉你的,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听到珑儿的问话,诗香淡淡的开口,“没有,就是来以前,小姐都已经把镇北侯府的事情都已经想想告诉我了,因为怕我会出什么问题。”

  “究竟什么时候说的啊!”珑儿歪着脑袋在想着,“怎么我一点也不知道的呢?”

  赵可然好笑的看着珑儿,“你呀,一天到晚到处乱跑,都没个定性,能知道些什么啊!你要是有诗香一半的稳重就好了。”

  听到赵可然的话,珑儿抽了抽鼻子,装出一副委屈的模样,一把拉住诗香的胳膊,把头靠在诗香的肩上,“诗香,小姐现在嫌弃我了。你一定要好好地安慰我一下才行。”

  随着珑儿的动作,诗香一下僵了,但是很快就恢复正常了。她看向正靠在她肩上的珑儿,慢慢地勾起嘴角。一直以来,她都不习惯别人的靠近,但是,今天,她似乎觉得,这样和别人亲近,感觉似乎挺不错的。

  赵可然看到诗香和珑儿之间相处融洽,心里也是十分高兴的。其实,刚开始的时候,她还真的有点担心,怕琴香和诗香没办法融入到月姑和珑儿之中去,毕竟,她们之前生活的环境,和平常人不大一样。但是,琴香她活泼开朗,很快就已经和珑儿还有月姑都打成一片了。但是,诗香却不一样,诗香虽然成熟稳重,但是,好像和谁都会保持着距离。她很担心诗香没办法融入到这种生活当中去。但是,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根本就是多余的。尤其是看到珑儿和诗香的互动以后,她就更加放心了。

  这一边,大家又说有笑的,但是在赵可人的马车里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气氛了。

  自从一上马车,赵可人就板着一张脸,她最近的烦心事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即使是刚刚在门口,她都没有心思和赵可然周 旋了,只是静静地站着。可是,现在已经是在马车里了,这里面除了闲云和闲落以外,根本就没外人来,所以她也不需要在隐藏自己的情绪了。

  “小姐,你是在烦恼和林世子之间的婚事吗?”闲落一眼就看出了赵可人究竟在烦恼些什么。

  “没错。”赵可人点了点头。

  其实最近,太子已经约了她好几次了,可是她都不敢赴约。因为,无论怎么说都好,现在的她都已经是林溪染的未婚妻了,要是自己赴了太子的约的话,那要是别人知道了的话,自己的名声就都坏了。

  看到赵可人的样子,闲云试探性的开口,“小姐,你是不是想要和林世子解除婚约啊?”

  赵可人抬起头,看来闲云一眼,“没错,我现在已经后悔了。”

  “什么?”闲云大惊,“可是,小姐,你现在才刚好林世子订婚没多久而已,如果怕现在就解除婚约的话,那对于你的名声该有多大的影响啊!”

  “你说的,我都已经想过了,要不然,我现在怎么会犹豫不定呢!”赵可人十分烦躁的开口,“要是可以的话,我想要现在就和林溪染解除婚约呢!就是知道不行,我现在才会这样烦恼啊!”

  闲落想了一下后,才再次开口,“小姐,你是因为太子殿下,才想要和林世子解除婚约的,是不是?”

  赵可人一定也没有不好意思,直接就承认了,“没错,现在你们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太子殿下对我有意思,难道,你们就不觉得太子殿下绝对比林溪染要好吗?”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闲云十分为难,“可是,小姐,你不是喜欢林世子吗?所以,你才会千方百计地想要嫁给林世子啊!”。

  “你还真是笨啊!”听到闲云的话以后,闲落开口讥笑道,“林世子是谁啊?太子殿下又是谁?要是没有太子殿下的话,那么林世子的确是个十分不错的选择,可是,现在,我们都可以知道,太子殿下明显是对小姐有意思啊!你要知道,要是真的嫁给了太子殿下的话,那么将来,就十分有可能会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了。”

  “没错。”赵可人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在太子殿下还没有出现以前,林溪染的确是我最好的选择,但是,现在太子殿下也对我有意思。要是真的能嫁给太子的话,那就等于把天下的所有女子都踩在脚下了。”

  “小姐说的对。”闲落十分了解赵可人,“现在小姐已经有更好的选择了,为什么就不能选择更好的呢!不是都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吗?小姐选择对自己更好的,有什么错啊!”

  听到闲落的话,赵可人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没错,只要是人,都会选择对自己最好的。再说,现在太子殿下对我有意思,这个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绝对不能放弃。”

  在一旁的闲云听到赵可人的话以后,十分吃惊,“小姐,可是你不是十分喜欢林世子吗?你不是说他温柔体贴,学富五车吗?现在,你怎么这样说啊!”

  “是啊!”赵可人说得理直气壮,“没错,我是绝对林溪染很好,可是,你怎么知道太子就不好了呢?大家都知道,太子殿下学识渊博,长得也是英俊潇洒,比林溪染好太多了,不是吗?”

  “可是,小姐。”闲云开口想要劝赵可人打消这个念头。

  “闲云,难道你就这样不想小姐好吗?”闲落开口打断闲云的话,“小姐嫁给了太子殿下,才会幸福的。你难道就不想要小姐幸福吗?你安的是什么心啊!”

  听到闲落的指控,闲云连忙辩解,“没有,我没有,我怎么会不想小姐好呢!”

  闲落接口道,“既然你也想要小姐幸福的话,那就别再说了。”

  “我——”

  “好了,都别说了。”赵可人开口道,“你们在这里吵有什么用吗?现在,你们需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帮我把这桩婚事给推掉。”

  “小姐——”闲云惊呼。

  “你有什么意见吗?”赵可人瞪了闲云一眼。她只觉得最近闲云的做法越来越让她不满了。最主要的是,和闲云相比,闲落更加懂她的想法,还有,闲落绝对比闲云要聪明多了。

  赵可人越想就越觉得闲云没用,就只会说一些混话而已。明明知道,现在太子对自己有意思,这个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尤其是听到秦依渺那一天的警告以后,她就更加想要得到太子妃的宝座了。秦依渺不是在她面前炫耀她和太子殿下之间的事情吗?要是太子殿下真的娶了自己的话,那就可以狠狠地把秦依渺踩在脚下了。

  闲云也不是笨蛋,自然是知道最近赵可人对自己的不满了,尤其是闲落回来以后,小姐对她的不满就越加严重了。所以,一看到赵可人瞪向她,她就不敢再开口了,生怕会再惹赵可人生气。

  看到赵可人对闲云不满,最开心的人大概就是闲落了吧!虽然她和闲云都是一起陪着赵可人长大的。但是,她还是有自己的野心的。只有小姐越倚重自己,越离不开自己,自己的将来才会越有保障。尤其是现在,太子殿下看上了小姐,只要小姐嫁给了太子殿下,那么自己的将来才有可能过得越好。她也是一个也许十足的人,将来小姐嫁了以后,一定会要自己陪嫁的。要知道陪嫁丫鬟,其实就是给自己的丈夫准备的通房,她对于自己的外貌还是十分有自信的。虽然她比不上小姐的倾国倾城之貌,但是,她也是有自己的优势的。只要自己将来可以陪嫁的话,那么她就有自信一定会被太子看上的。所以,她一定会帮助小姐嫁给太子的。这不止是为了小姐,更是为了自己。

  赵可人看着闲云和闲落,开口道,“我已经决定了,这桩婚事我是一定要解决的,你们能帮我的,就只有帮我,而不是反对我,知道了吗?”

  室因今资。“是的,小姐。”闲云和闲落齐声回答。

  “对了。”赵可人突然想到了之前的青竹,开口问道,“最近那个青竹有什么动静吗?”

  “回小姐的话。”闲云回道,“青竹最近什么动静也没有,就连打听春晖园的举动都没有。”

  听到闲云的回答以后,赵可人皱起来眉头,“你们说,这个青竹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她不是很恨赵可然的话,怎么会一点行动都没有呢?难道她就不打算要为她的姐姐报仇了吗?”

  如果是和林溪染的婚约是赵可人最烦恼的事情的话,那么赵可然的事情就可以算是赵可人现在第二烦恼的事情了。尤其是上次和赵可然摊牌以后,她也知道了赵可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无能,她就更加坐不住了。本来她把青竹找进来,就是想要借刀杀人的,虽然她之前警告过那个青竹不要轻举妄动,但是,她一点行动也没有的话,自己也是心烦。

  听到赵可人的话,闲落马上就知道了赵可人的心思,开口问道,“小姐,你是不是想要对付大小姐啊!”

  赵可人点了点头,“现在我和赵可然都已经摊牌了,我们之间是注定没办法共存的,就算我不出手,赵可然也是绝对不会放过我的。我以前做的事情她都是一清二楚的,所以她也不会轻易罢休的。”

  听到赵可然的话以后,闲落想了想后,开口,“小姐,其实,你要是想要对付大小姐的话,我倒是有一个好办法。”

  “什么?”听到闲落的话,赵可人十分惊喜,“是什么办法,要是真的可以除掉赵可然的话,那我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闲落笑了笑,“小姐,你说,现在老爷最重视的是什么啊?”

  “爹最重视的东西吗?”赵可人想了一下以后,突然眼前一亮,“你是说刘姨娘肚子里的孩子?”

  闲落点了点头,“老爷老来得子,现在应该很高兴才对的,你说,要是这个时候,刘姨娘的孩子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老爷会不会放过那个害刘姨娘的人呢?”

  “你是说——”赵可人恍然大悟。

  闲落点了点头,“小姐,我们就先让大小姐多高兴几天好了,等回来以后,我们再好好计划一下。”

  “好。”赵可人点了点头,“反正最近我也看刘姨娘十分不顺眼,不就是怀孕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再说,她不就是一个歌姬吗?有什么资格生下我们赵家的血脉呢!”

  “小姐说得对。”闲落连忙附和道,“等过了中秋节以后,我们在好好计划一下,到时候,一定会让大小姐万劫不复的。”

  听到闲落的话以后,赵可人的心情好多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