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为孙姨娘把脉

   听到孙姨娘的疑惑,赵可然也不隐瞒了,“这件事情可是关系到刘姨娘的这一胎啊!”

  道系一问。“什么?”孙姨娘大惊。

  看到孙姨娘惊讶的样子,赵可然只是淡淡地开口,“孙姨娘,我说的都是实话,刘姨娘这一胎来的蹊跷,要不然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就这样刨根问底的。”

  听到赵可然话,孙姨娘想了一下以后,开口问道,“大小姐,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没错。”赵可然点了点头。

  “姨娘,大姐姐,你们究竟在说什么啊?”在一旁的赵可风连忙开口,“你们就理我一下吧!我都不知道你们究竟在聊什么,告诉我嘛!”

  孙姨娘转过头来,看向赵可风,“风儿,我和大小姐说的事情,你要记住,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去,知道吗?”

  赵可风点了点头,“我知道,可是我都不知道你们究竟在说什么?你们就告诉我吧!要不然我在这里听得一头雾水的,真的很没劲啊!”

  赵可然笑了笑,“其实我们是在说,这一次刘姨娘怀孕的事情。”

  听到赵可然的话,赵可风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你们一直都是在讨论刘姨娘的事情啊!刘姨娘不就是怀孕了吗?有什么好讨论的啊!”

  孙姨娘看向赵可风,“风儿,你现在还是什么都别再问了,我和大小姐现在有事情要谈,你先别开口,到时候,我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全部告诉你的。”

  在孙姨娘的注视下,赵可风点了点头。

  看到赵可风的动作,孙姨娘点了点头,转了过来,看向赵可然,“大小姐,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问题,才想要来问我的?”

  赵可然点了点头,“孙姨娘,我也不瞒你了,其实,这些年来,娘亲一直都在你们的膳食之中加入避孕的药物,这一点,我看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是吗?”

  孙姨娘点了点头,苦笑着开口道,“我知道,这件事情夫人做的虽然十分隐秘,我也是在无意中知道的。不过,大小姐,这样的事情夫人应该不会让你知道的才对啊。”

  “是啊,不过,有些事情,她虽然不说,不过,还是很容易可以猜的出来的。”赵可然笑了笑,“自从赵琳和赵玫出生以后,爹的妾室就再也没有怀孕的了。那么多的孩子都已经出生了,那就说明爹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娘亲是绝对不会做出伤害爹的事情的,所以,出问题的就只能是你们了。”

  “大小姐,你很聪明。”孙姨娘看着赵可然,眼神里面充满了平静,“其实,我知道这件事情,不过也是无意之中发现的而已。那次我不小心打翻了厨房送来的补汤,刚好,那天风儿不舒服,大夫也在,所以才会发现的。但是,发现以后,我还是着急把补汤给喝了下去。”

  赵可然不解,“孙姨娘,既然你都已经发现了,为什么还要继续喝呢?你就不怕这样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什么损害吗?”

  “没事。”孙姨娘笑着摇了摇头,“其实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即使没有喝下那些药,我也没办法在怀孕的了。其实那时候怀风儿的时候,我的身体还没有调养好,根本就不适合怀孕的。后来,风儿出生的时候,我的身子早就亏损了。所以再喝那些药,对我的身子来说,其实并没有太大差异的。”

  听到孙姨娘的话以后,赵可然开口问道,“你是怕要是不喝下那些药的话,会惹来娘亲的怀疑,是吗?”

  孙姨娘点了点头,“是啊!我什么都不求,只求我的风儿能够平安长大而已。”

  听到孙姨娘的话,赵可然勾起一抹笑,“孙姨娘,其实在爹的所以妻妾里面,最有智慧的人,就是你了。”

  “是吗?”孙姨娘淡淡一笑,“其实只要不要要求太多的话,那么就会变得容易满足。”

  赵可然笑了,“好了,孙姨娘,我们还是说正事吧!其实今天来,我是想要让一个人给你把一下脉的。我有些事情要搞清楚,所以,首先要了解一些事情。”

  一听到赵可然的请求,孙姨娘感到疑惑,“不是说是刘姨娘的胎有问题吗?怎么会想到要为我把脉呢?”

  赵可然并没有回答孙姨娘的问题,“孙姨娘,你就先把脉吧!等把完脉以后,我会和你细细说来的。”

  “好。不过,大小姐想要什么时候呢?”孙姨娘问道。

  “现在。”

  “什么。现在。”孙姨娘十分疑惑,“可是,大小姐,你究竟要谁为我把脉啊!这里又没有大夫。”。

  “姨娘,你现在就把手伸出来吧!”赵可然笑着说道。

  孙姨娘虽然不解,但是还是照赵可然的话来做,轻轻地把手伸了出来。赵可然看了一眼身旁的诗香,示意诗香去为孙姨娘把脉。诗香点了点头后,直接拉过孙姨娘的手,开始把脉。

  孙姨娘被诗香的举动吓了一跳,可是很快她就看冷静下来了,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让诗香把脉。不过,她的心里却是十分诧异的。大小姐和二小姐最近都挑了一些新丫鬟,这些事情,府里的人都是知道的,她当然也不例外。看来这个丫鬟就是大小姐的新丫鬟了,只是没想到,这个丫鬟竟然还会把脉。而且,这个丫鬟看起来就不像是普通的丫鬟。无论是模样还是气质,看起来都不像是一个丫鬟。这样的人,怎么会甘心为奴呢?

  就在孙姨娘还在乱想的时候,诗香已经把她的手给放了下来。

  一看到诗香的动作,赵可然就开口问道,“怎么样,诗香,能看得出来是用什么避孕的药物吗?”

  诗香摇了摇头,“回小姐,单从脉象上,根本就看不出究竟是用的什么避孕药物。但是有一定是可以肯定的,这种药物似乎不是普通的避孕药物。”

  听到诗香的话,赵可然皱起来眉头,“这样啊!”

  赵可然沉默了好一会,突然想起来刚刚孙姨娘的话,于是连忙追问道,“对了,孙姨娘,你刚刚不是说,你在和那些汤药的时候,有大夫在旁边才发现了,是吗?”

  孙姨娘点了点头,“是啊!大小姐为什么这样问呢?”

  听到孙姨娘的回答以后,赵可然急忙问道,“那孙姨娘,那究竟是什么药草,你知道吗?那大夫有没有告诉你?”

  在赵可然的注视下,孙姨娘摇了摇头,“没有,那大夫本来也不是这方面的能手,他就大概知道这类药物的作用而已,但是,他也不知道是什么药草。”

  听到孙姨娘的回答,赵可然失望的叹了口气,“看来,是很难知道了,总不能跑去问娘亲吧!”

  “对不起,小姐。”诗香认错,“都是奴婢没用,查不出什么东西来。”

  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不怪你,不过,你究竟都看出来什么,说出来吧!反正孙姨娘也在,她应该还是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的。”

  诗香想了想以后,才开口,“孙姨娘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应该是因为长期服用药物的关系,子宫似乎出了一些问题,这种状况并不严重。”

  说到这,诗香转过头来,问道,“姨娘,你特别畏寒,就算是春天的时候,都还是会感到骨子里透着阵阵凉意呢?”

  孙姨娘点了点头,“是啊,我特别畏冷,尤其是生了风儿以后。”

  诗香点了点头,“那就对了,那一个就是那药物导致的。但是,究竟是什么样的药草,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姨娘,你以后应该都很难怀孕了。即使真的怀孕,也绝对无法平安生下的。”

  虽然早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但是知道了和被下了定论是两回事。所以,听到诗香的话以后,孙姨娘的眼神还是不自觉的暗淡了下来。

  “孙姨娘!”看到孙姨娘的样子,赵可然不禁开口,想要安慰,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而且,孙姨娘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说到底,还是她的娘亲害的。

  看到赵可然欲言又止的样子,孙姨娘淡淡一笑,“大小姐什么都不必说了,其实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现在不过就是更加确定了而已。其实,现在,我已经有了风儿了,这样就已经足够了。只要风儿将来能有出息,我就心满意足了。”

  听到孙姨娘的话,赵可然开口道,“姨娘放心好了,只要有我一天,都绝对会好好保护着风儿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风儿永远都是我的弟弟。还有,你放心好了,即使这次刘姨娘生下一个男孩,他也绝对没有机会和风儿争的,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赵可然信心满满的保证道。要是以前的她,可能没有办法做这样的保证,但是现在的她,却是十分有自信,只要自己说出来,就一定会办到的。因为她知道,在她的身后,司徒旭会一直做她的靠山的。

  听到赵可然的保证,孙姨娘感到不可置信,但是,看到赵可然的神情,孙姨娘却又不自觉的想要相信她。而且,她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小姐似乎变了。不是模样,而是那由内而外的气息全都变了。而且,在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是那么的具有说服力,让人不自觉的相信她。

  “好,我相信大小姐。”孙姨娘开口道。

  赵可然微微一笑,“姨娘放心,只要有我一天,必会尽力为风儿铺路。所以,风儿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

  听到赵可然的话,孙姨娘笑着点了点头。赵可风在一旁虽然不是十分了解赵可然和孙姨娘究竟在讨论什么,但是,在后来的时候,他有听到自己的名字,还听到大姐姐说会一直保护自己,还有自己一直是她的弟弟。虽然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但是,赵可风还是笑得十分开心。

  但是,无论是孙姨娘还是赵可风,都不会知道,赵可然的话究竟是多么重的承诺。将来的他们,或许说赵可风吧!就因为这一句承诺,前路变得一片光明,将来的地位甚至比他的祖父,现任的镇北侯还要高。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分割线——

  晚上的时候,赵可然早早就把丫鬟都打发出去了,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窗边,看着窗外那月亮,想起了今天的事情。

  其实,在去以前,她就已经知道,孙姨娘的身体状况的了。自己娘亲的手段,自己还是知道几分的。但是,自己这样做是不是有些残忍呢?虽然孙姨娘是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的,但是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就是在她的伤口上撒盐呢?还有,刘姨娘的事情,自己真的要继续查下去吗?刘姨娘就是真的是做了什么,不都是为了自己的将来吗?在这个大宅门里面的女人,是不是都是那么悲哀的呢?就连自己的娘亲,秦国公府的大小姐,在嫁给爹以后,也要用着各种各样的手段来巩固自己的位子。将来自己也会变成这个样吗?一想到这个,赵可然不禁感到一丝冷意。

  “怎么了,要是冷的话,就不要一直站在床边,这样很容易受寒的。”

  随着一阵温和的声音,赵可然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赵可然没有回头,只是轻轻把背地靠在来人的胸膛,“你来了。”

  “是啊,你是在等我吗?”身后的人轻轻地问道。

  “司徒旭,你可以再自大一点。”赵可然依旧没有回过头,“我只是睡不着而已,谁知道你回来啊!每次都这样,来以前都不会说一声,有时候,我都在怀疑,这究竟是你的房间,还是我的房间了。每次都是这样来去自若的。”

  没错,来人正是司徒旭。自从那次他们之间的关系发生变化以后,司徒旭就经常过来了。而且,都是挑早一点的时间来,希望能和赵可然说一下话。而赵可然呢?也会早早就把丫鬟都打发出去,等待着司徒旭的到来。

  听到赵可然类似于埋怨的话,司徒旭轻轻一笑,“好吧!都是我的错,不过,我来这里,是因为你在啊!要不然的话,即使是请我,我都不会来呢!”

  听到司徒旭的回答,赵可然没好气的回道,“谁稀罕你来啊!”

  “好好好,你不稀罕。”司徒旭轻声哄道,“是我稀罕,我稀罕你,所以才会来的。”

  “好了,旭,别再闹了。”赵可然叹了一口气,“我今天心情不大好。”

  司徒旭感到不解,“怎么了?是不是因为你爹的其中一个妾室怀孕的事情啊!要是真的是的话,我会让那个还没出生的孩子消失的。”

  司徒旭说得云淡风轻,好像他说的不是一个还没出生的婴儿,而是拔掉一颗菜而已。不过,在司徒旭的心里,最重要的是赵可然,别人怎么样,跟他都没有任何关系。即使,那真的只是一个还没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生命,只要他让赵可然不开心,那他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听到司徒旭的话,赵可然用手肘轻轻一顶,“乱说什么呢?那可是一个生命啊!再说,他可是我的弟弟或者妹妹呢!”

  “无论他是谁,只要他让你心烦,那他就没有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必要。”司徒旭说得无情,但是,每一个字却都绝对是真真实实的。

  听到司徒旭的话,赵可然的心中涌出一阵阵感动,什么话也没说,就只是静静地靠在司徒旭的怀里。

  司徒旭轻轻地抱住赵可然,“说吧!刚刚你究竟是在想什么啊!想得那么入神,就连我进来了,都不知道。”

  听到司徒旭的问话,赵可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我今天带着诗香去给孙姨娘把脉了。孙姨娘,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在怀孕了。”

  司徒旭静静地听着,没有插口。

  赵可然继续说道,“你知道是问什么吗?是因为我的娘亲,其实我一直都是知道的,娘亲在给爹的那些妾室吃避孕的药草。但是,我从来就没有说过,任由事情发展。现在,孙姨娘已经不能再怀孕了,相信刘姨娘也是,但是刘姨娘却怀孕了。这一点,我感到很不解,我想要知道真相。但是,你说,我这样查下去真的对吗?要是真的在查出什么东西来,我是不是会毁了一个女人呢?”

  “你要是想要知道知道真相,那就查吧!”司徒旭说道,“如果你说的那个刘姨娘没有做什么坏事的话,那你又怎么会毁了她呢?如果她真的做了什么坏事的话,那就不是你的错了,不是吗?”

  听到司徒旭的话,赵可然茅塞顿开,对啊,自己一直在纠结,可是就像司徒旭说的那样,要是刘姨娘真的光明正大的话,那自己绝对没办法把她怎么了的。如果刘姨娘是在暗中使了什么坏心眼的话,那就怪不得自己了,不是吗?

  想到这,赵可然似乎心头的大石落地了,一下子感到轻松多了。

  看到赵可然似乎放松多了,司徒旭笑着说道,“你呀,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跟我说,我一定会帮你解决的。你看,现在不就是吗?”

  “你呀!”赵可然感到好笑,“怎么每一次都那么臭美啊!”

  看到赵可然笑了,司徒旭也微微一笑,“我这哪里是臭美啊!我是对自己有自信而已。我相信,自己可以给你最好的东西,我也可以为你解决所有的烦恼,只要你像现在这样,静静地呆在我的身边就好了。”

  虽然司徒旭说的轻松,但是,赵可然却能从他的话里面听出他的决心还有坚定。

  “旭,你会一直这个样子吗?”赵可然轻轻地问道,“一直都只有我一个,只宠我一个。”

  “我会。”虽然只是简单的两个字,但是司徒旭却是十分的坚定和虔诚的说了出口。

  “旭。”赵可然转过头来,把自己的头靠在司徒旭的胸膛上,“你知道吗?我看到娘亲这样对待爹的妾室,我就很担心,是不是将来的我也会变成这样呢?要是我真的变成这样了,是不是十分可悲啊!”

  “你不会变成这样。”司徒旭十分坚定地说道,“我只会有你一个而已,我们之间绝对不会有别人,所以,你也绝对不会变得跟你娘亲一样的。”

  “旭,我能相信你吗?”赵可然的声音从司徒旭的胸膛处传来。

  “能,你可以,无论什么时候,我都绝对不会伤害你的。”司徒旭的声音中充满坚定,“我绝对会做到的,一生一世一双人。”

  “好。”赵可然抬起头来,看向司徒旭,“旭,只要你能做到的你的承诺。那我也会做到的,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司徒旭深深地看向赵可然,“好,我们一定会在一起一辈子的。”

  赵可然点了点头。

  就这样,司徒旭紧紧地抱住赵可然,两个人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他们之间的气氛却显得那么融洽和温馨。

  “对了,”赵可然突然开口道,“从明天开始,晚上的时候,你就别过来了。”

  听到赵可然的话,司徒旭皱起来眉头,“为什么啊?”

  赵可然笑着回道,“从明天开始,我就不在家了。”

  “你要去哪里吗?”司徒旭问道,“要去多久啊?”

  “快八月十五,中秋节了。”赵可然解释道,“从明天开始,我就要会镇北侯府了。每一年的中秋节,我们都得回去过节。”

  “唉——”司徒旭叹了口气,“其实我还真是不了解镇北侯,年纪都已经这样大了,竟然还舍不得退下来。”

  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别叹气了,又不是以后都不再见面了,不过就是几天不见而已。”

  听到赵可然的话,司徒旭一下子把赵可然拥入怀中,“要是我们现在就是夫妻的话,那该多好啊!这样就不用每天偷偷摸摸的见面了。”

  “好了,别想太多了。”赵可然笑道,“不过就是分离几天而已。”

  “那好,今天我就好好地抱个够本才行。”

  “好,让你抱。”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抱在一起,在这个时候,什么似乎都是多余的,只有他们各自抱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