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秦依渺的提醒

   刚来到门口处就看到赵可人已经带着闲云和闲落等在哪里了。

  一看到赵可然到来,赵可人马上就迎上去了,笑着开口道,“姐姐,怎么来的这么晚啊!我还以为你今天不去了呢!”

  赵可然笑了笑,“我怎么可能不去呢?要知道金嬷嬷的刺绣可是数一数二的,有这个荣幸跟着金嬷嬷学习,我又怎么能缺席呢?”

  “姐姐,你的刺绣功夫这样好,其实哪里还需要学习呢!”

  对于赵可人的明朝暗讽,赵可然并没有反驳,只是笑了笑,直接上了马车。

  赵可人也随后进入了马车。一上马车,赵可人脸上的笑容就马上消失无踪了。而已经在马车上的赵可然,看到这样的情景,却一点也不讶异。其实,自从她们两姐妹撕破脸以后,赵可人对她都是这样,人前亲热,人后冷淡。不过,赵可然觉得这样的相处模式其实可能更适合她们吧!她们两个既然没办法和睦相处,那又何必再惺惺作态呢!在别人眼里,她们是一对感情甚笃的好姐妹。但是,就只有她们自己才知道,她们之间是没办法共处的。

  马车里就只有赵可然和赵可人两个人而已,她们的丫鬟是坐另外一辆马车的。她们坐的这一辆马车很宽敞,也很舒适,但是坐在马车里面的两个人却是相看两相厌。

  “赵可然,不是我说你,你既然刺绣都已经这样不错了,为什么还要每天都去呢?”赵可人已经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那股亲热劲了。

  听到赵可人的话,赵可然还是十分淡定,微微一笑,“为什么不去呢!跟金嬷嬷学习的机会可是很难得的,不是吗?”

  看到赵可然的样子,赵可人就觉得生气,她最讨厌的就是赵可然的这副样子,好像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了。

  “赵可然,你还真是虚伪啊!“赵可人开口讽刺道。

  听到赵可人的话,赵可然并没有生气,只是轻轻地回了一句,“彼此彼此。“

  很快,马车里便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马车就在两人的沉默中慢慢的向前行驶着。

  没多久,她们就来到了秦国公府,并且开始了学习。其实,今天就已经是她们的最后一课了。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学习,金嬷嬷该教的都已经教了,所以课程也该结束了。

  上完课以后,看着眼前的三位小姐,金嬷嬷十分欣慰,她教了那么多的学生,其实就是眼前的这三位是学得最好的了,尤其是赵大小姐,可以说是天分最高的了。在快要结束的时候,金嬷嬷开口道,

  “好了,今天就是最后一节课了。该教你们的我都已经教了,至于学得怎么样,那就只能看你们自己的领悟了。不过,在结束以前,我还有几句话要对你们说的。刺绣并不难学,喜好和兴趣是一个好的开始,关键是耐心和细心。爱好就是一个好的开始,再多一些耐心就成功大半了,剩下的事就是多加练习,静下心来一针一针绣了。毕竟没有人是天生就会苏绣的,都是从不会到会的一个过程-----熟能生巧。你们都是大家闺秀,相信你们一定能做好这一点的。”

  听到了金嬷嬷的话,秦依渺、赵可然和赵可人连忙行了个虚礼,“谢谢金嬷嬷的指导,我们都记在心上了。”

  看着她们三个人,金嬷嬷满意地点了点头。

  在刺绣课程结束以后,赵可然和赵可人就准备离开了,就在这时,秦依渺突然开口,“可然表妹,可人表妹,刺绣的学习已经结束了,以后就不能像这段时间一样,每天都见面了。”

  赵可然笑了笑,“依渺表姐说笑了,我们两家是亲戚,离得又近,要是想要见面的话,随时都可以,不是吗?”

  “是啊!”秦依渺笑了一下,“看我说的什么傻话。对了,两位表妹有没有时间呢?我们一起到花园里面坐一下,可好?”

  赵可然虽然不知道秦依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是,赵可人也在这里。秦依渺对赵可人的恨意可不小,有这样的一个仇人在身边,秦依渺应该不会对自己怎么样的。再说,琴香和诗香都在身边。

  想到这,赵可然笑了笑,“当然,依渺表姐的邀请,我们怎么能拒绝呢!”

  听到赵可然的回答,秦依渺笑了笑,转过头来,向赵可人,“那可人表妹呢?”

  赵可人一点也不想留下来,秦依渺对于她的敌意,她是十分清楚的。尤其是在寿宴以后,秦依渺大概已经恨死她了。都怪当初那尊白玉观音像,要不是那尊观音像的话,自己也不会和秦依渺结下梁子的。对了,白玉观音像,当初那尊白玉观音像是赵可然告诉自己的。

  赵可人突然看向赵可然,难道,赵可然是故意告诉自己的。是的,一定是这样的,赵可然就是想要害自己,要不然的话怎么会告诉自己那尊白玉观音像的存在呢?她就是想要自己和秦依渺抢那一尊白玉观音像。要是自己没有买下那尊白玉观音像的话,就不会招来秦依渺的嫉恨了。

  想到这,赵可人越加怨恨赵可然了。其实,赵可人猜的也没错,她却不想想,要是她当初不是因为想要和秦依渺争的话,那又怎么会买下白玉观音像呢?说到底,其实问题还是出在她的身上,但是,她却从来不会从自身找,只会一味的怨恨别人而已。

  看到赵可人对于自己的话没有任何的反应,秦依渺不禁懊恼,继续叫道,“可人表妹,可人表妹。”

  在一旁的闲落也注意到了赵可人的不对劲,连忙暗地里拉了赵可人的一角一下,赵可人才从沉思中惊醒过来,连忙笑道,“依渺表姐,有什么事情吗?”

  秦依渺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满,但是脸上依然挂着笑,“可人表妹刚刚是在想什么啊?想得这样入神,就连我叫了你那么多声都没有听到。”。

  “哪有想什么啊!”赵可人连忙笑道,“不过就是刺绣课程结束了,有点不舍而已。对了,依渺表姐,你刚刚不是说要到花园里面坐一下吗?我们现在就过去啊!”

  赵可人虽然不想留下来,但是,想到不是只有她一个人留下,所以也不怕秦依渺会玩什么花样。

  没过多久,三人便来到了花园的亭子处,这里正是上次寿宴时大家聚在一起作诗时,坐的那个亭子。

  三人坐下以后,很快,就有丫鬟把茶水还有糕点都摆放好了。摆好了糕点以后,秦依渺笑了笑,开口道,“说起来,我们姐妹三人似乎很久都没有这样坐在一起聊天了,是吗?”

  赵可然笑了笑,答道,“是啊,还真的很久了。”

  秦依渺接着说道,“既然这样,那不如我们姐妹三人今天就好好地聊一下吧!我们都让那些丫鬟先退下吧!”

  赵可然不知道秦依渺究竟要搞什么鬼,但是,她还是笑着按照秦依渺的话去做,让琴香和诗香都先下去。赵可人虽然不想要让闲落和闲云先离开,但是,看到赵可然已经照办,那么她也知道这个时候,她是没办法了,只好先让闲云和闲落下去。

  没过多久,亭子里面就只剩下她们三个人了。

  秦依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以后,才慢悠悠的开口,“记得上次寿宴的时候,我们也是这样坐在这座亭子里的。不过,那个时候,亭子里还有太子殿下、旭王和逸王。”

  听到秦依渺的话,赵可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所以索性就不回答了,只是笑着看向秦依渺而已。

  不过,赵可人可就没有赵可然那样好的兴致了,坐在那里忐忑不安的,深怕秦依渺想要暗算她。

  看到赵可然和赵可人都没有回答,秦依渺也没理她们,径直说下去,“那应该是你们第一次见太子殿下他们吧?”

  赵可然笑着点了点头,“依渺表姐说得对,那的确是我们第一次见太子他们。不过,想来表姐应该早就见过太子他们了吧!”

  秦依渺微微一笑,“可然表妹还真是聪明啊!一猜就知道。”

  听到了秦依渺的称赞,赵可然却没有任何高兴的感觉,到底秦依渺想要做什么呢?把她和赵可人都留下来,应该不会就只是为了要在这里诉说往事吧!她还真是看不透秦依渺,不过也是,秦依渺的心机可比赵可人要深得多。

  秦依渺其实也不需要她们回答,就自顾自地说起来,脸上还带着如梦如幻般的憧憬,“我记得我见到太子的那一年,不过就只有六岁而已。那是,是祖母带我进宫的,祖母要去看望太后,顺便就把我也给带上了。后来,太子来到了太后宫中,向太后请安,那时候,是我第一次见到太子。那时候太子虽然只有十二岁,但是却已经十分厉害了,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后来,太后让太子带着我出去外面玩,那也是我和太子的第一次单独相处。”

  说到这,秦依渺停了下来,看向赵可然和赵可人。

  赵可然微微皱了皱眉眉头,她不知道秦依渺跟她说这些话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让她们知道,她和太子以前就已经很要好的事情吗?

  赵可人却是坐立不安的,她不知道秦依渺究竟想要怎么样。

  “不过,自那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秦依渺继续说道,“可是,在那一次见面以后,我就已经决定我一定要努力,要成为能配得上太子的女人。我在心里给自己下了一个目标,我一定要成为太子妃。”

  听到这里,赵可然终于明白了秦依渺的用意了,看来,秦依渺是为了要敲打她们两个,才会说出这些话的,这是在告诉她们,别想要打太子的注意。尤其是赵可人吧!之前,太子把《寒梅图》送过来的时候,竟然还有一份礼物是送给赵可人的。不过,这件事情秦依渺到底知不知道,她还是不大清楚。

  想到这,赵可然笑了笑,“表姐,你这样出色,和太子绝对是绝配,要想成为太子妃绝对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赵可然是知道秦依渺将来一定会成为太子妃的,所以也不怕拍一下她的马屁。再说,秦依渺的手段可是很厉害的,自己可不想与她为敌。再说,自己也根本就看不上太子,所以这样奉承的话,她说得还是挺顺口的。

  果然,听到了赵可然的称赞,秦依渺脸上马上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可然表妹,你的嘴还真是甜啊!不过,还是承你贵言,要是真的实现了这个愿望的话,表姐也绝对不会忘了你的。”

  在一旁的赵可人在听到秦依渺的话以后,就知道秦依渺到底是想要说什么了。之前,在寿宴结束以后,太子把《寒梅图》送到太师府的时候,还送了一只簪子给她。难道秦依渺是知道了这件事情,所以才想要警告她,是吗?要自己不要打太子的主意。

  想到了太子,赵可人不禁感到一阵心跳加速。本来,她以为林溪染已经够出色了。可是,没想到,几位皇子却是比林溪染要出色的多。太子、旭王、逸王,他们每一个都是那么的出色,比起林溪染来绝对要强多了。尤其是旭王,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出色的男子。但是,太子也是绝对不逊色的,而且太子,将来还是十分有可能登上皇位的。最重要的是,太子对她,似乎有点意思,不然的话,太子不会送她礼物的。

  想到这,赵可人勾起一抹笑,开口道,“依渺表姐对太子还真是一往情深啊,就不知道太子对表姐是不是也是一样的了。姐姐,现在依渺表姐和太子还没有什么关系呢!你这样说,就不怕破坏表姐的名声吗?”

  知道了秦依渺的目的,赵可人就镇定多了,不再像之前那样忐忑了。

  听到赵可人的话,秦依渺的眼神一变,看向赵可人,“可人表妹这话是什么意思呢?你是讽刺我,说太子看不上我,是吗?”

  赵可人拿起茶杯,微微一笑,“表姐,你想多了,我不过就是为了你的闺誉着想而已,哪有讽刺地意思啊?”

  “你——”秦依渺气结,“那可人表妹究竟是什么意思呢?难道可人表妹是觉得我配不上太子吗?”

  赵可人笑着摇了摇头,“依渺表姐想太多了,我哪有这个意思啊!”

  听到赵可人的话,秦依渺气的火冒三丈,不过,很快,她就冷静下来了,微微一笑,“是啊,可人表妹或许觉得我配不上太子,不过,现在太子殿下还没有殿下婚约,而我也是一样,所以,我还是有机会的。说起来,我还真是羡慕表妹你啊,这样早就定下了亲事。”

  听到了秦依渺的话,赵可人心中闪过一丝懊恼,当初要是知道有机会可以遇到太子的,她才不会这样草率的定下婚约呢!不过,秦依渺说得也对,现在自己和林溪染有婚约,即使太子真的对自己有意思,那也没用。想到这,赵可人懊悔万分。

  看到赵可人的样子,秦依渺也没再说什么了,只是得意地看着赵可人而已。赵可人想要和她都斗,下辈子吧!别说现在赵可人有婚约在身,即使是她没有婚约,也是绝对比不过自己的。

  看到秦依渺和赵可人两个人在互掐,赵可然也没有插口,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们两个而已。她很清楚,要是自己开口了,难免会让两个人的战火蔓延到自己身上。其实,赵可然并不喜欢太子,但是,她现在觉得太子还是挺不错的,就看在他能够让秦依渺和赵可人互斗的份上,赵可然就已经觉得太子就是一个不错的存在了。

  花园里面的气氛十分奇怪,秦依渺和赵可人之间充满了火药味,而赵可然则在一旁悠闲地喝着茶,吃着糕点。

  赵可然和赵可人直到下午的时候,才回到太师府。一回到太师府,赵可人就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阴沉着脸,也不管赵可然了,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自顾自的往夏雨园的方向,快步走去了。

  和赵可人相反,赵可然下了车以后,慢慢地往春晖园的方向走去,不紧不慢的。而琴香和诗香就跟在她的身后。

  赵可人一回到夏雨院,径直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一进房间,赵可人就开始大发雷霆,顺手就拿起东西乱砸。只要是随手拿到的东西,赵可人都往地上摔去。

  赵可人的房间里传来一阵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在外面的丫鬟婆子听到了以后,又开始胆战心惊的了,做事情也变得更加小心翼翼了,深怕出错。

  而房间里,没多久,地上就一片狼藉了。在摔了不少东西以后,赵可人才终于平静了下来。看到赵可人已经恢复平静了,闲云才叫人来把地上的东西清扫干净。

  在房间被清扫干净以后,大家都退了出去,闲落才开口道,“小姐,刚刚在却秦国公府的时候,表小姐究竟和你说了什么,为什么你会这样的生气呢?”

  一听到闲落提起秦国公府的事情,赵可人就感觉气不打一处来,“秦依渺这个践人,竟然这样的奚落我,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看到赵可人这样生气,闲落再次开口问道,“小姐,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跟我们说吧!你要说出来,我们才能想办法来帮你解决啊!”

  荣里一绣。闲落的心思绝对比闲云要细多了,而且遇事冷静。所以,即使她看到赵可人在发脾气,也能十分镇定的问明原因。

  赵可人想了想后,开口问道,“闲落,你说,我之前是不是做错了,我不该这样急着和林溪染定下婚约的。”

  听到赵可人提起她和林溪染的婚约,闲落感到奇怪。其实当她回来的时候,她知道了小姐竟然用了这样的办法和林世子定下婚约的时候,她也是不同意的。可是都已经米已成炊了,她也没有办法了。可是,小姐应该还是一直都对这个决定很满意的才对,怎么会突然这样说呢?

  闲落不解地问道,“小姐,你是不是后悔了。”

  听到闲落的话,赵可人点了点头,“虽然林溪染是忠义侯府的世子,淡水,再怎么样他也不是什么皇亲国戚,尤其是比不上那些皇子们。我要是知道,我会有机会见到太子他们,我就绝对不会这样急着和林溪染定下婚约的。”

  “小姐的意思是——”

  赵可人开口道,“你也是知道的,太子在把《寒梅图》送来太师府的时候,还送了我一份礼物,这不就是说明,其实太子对对我有意思吗?最起码,太子对我是有好感的。”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闲落恍然大悟,“小姐的意思是——”

  赵可人什么都没有说,“秦依渺今天就跟我说起来,说她要当未来的太子妃,还在讽刺我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闲落连忙安慰道,“小姐不要想太多,表小姐不过就是因为太子对小姐有意思,所以才会嫉妒的。”

  赵可人点了点头,“我都知道,可是秦依渺也说的对,即使太子对我有意思也没有用,我现在又婚约在身。”

  闲落笑了笑,“小姐,现在我们还不宜有什么行动,毕竟,你和林世子才刚定亲不久而已。可是,小姐,对于太子,你也是绝对不能放手的。等到时候,要是太子真的喜欢你的话,那我们就想办法把这桩婚约解决掉。但是,如果太子对小姐没有意思的话,那起码还有林世子在。”

  听到了闲落的话,在一旁的闲云忍不住开口了,“这样真的好吗?”

  赵可人白了闲云一眼后,开口道,“我倒觉得闲落的话不错。”

  “可是——”闲云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却被赵可人打断了。

  “都别说了,”赵可人开口道,“就这么办吧!”

  闲云十分担心的看着赵可人,可是,闲落却是一脸的自信。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