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刘姨娘有孕

   我答应你。

  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可是却像是铁锤一样重重的敲击着赵可然的心。她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了,瞪大眼睛,看向司徒旭,“你,你刚刚说的是什么?”

  看到赵可然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司徒旭微微一笑,“你不是都已经听到了吗?我是说,你的要求,我都答应。”

  听到了司徒旭的话,赵可然却仍然不敢相信,“你究竟知不知道,你答应的到底是什么啊?你要知道,要是答应了我,你这一辈子就只能有我一个女人而已。”

  司徒旭笑了笑,轻轻地把赵可然拥入怀中,“我知道,我只要你一个就够了。”

  赵可然呆呆的,任由司徒旭把她搂入怀中,不可置信的说,“司徒旭,你到底有没有想清楚,别轻易回答我。”

  司徒旭轻轻地拍了拍赵可然的背,“我知道,我也十分清醒,我知道自己到底答应了什么。其实,即使你不说,这一辈子,我也不会再有别的女人了。我只要有你,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司徒旭,你说的都是真的吗?”赵可然抬起头来,看向司徒旭,“可是,为什么呢?男人不是都应该喜欢三妻四妾的吗?”

  听到赵可然的话,司徒旭的眼神突然暗淡了下来,“三妻四妾有什么好的,如果真的爱一个人,那就应该给他最完整的自己,而不是只是把其中一份心放在他身上。”

  看到司徒旭的样子,赵可然知道司徒旭是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但是看到司徒旭不开心,她心里也不好受,连忙开口安慰道,“别想太多了。”

  听到赵可然的安慰,司徒旭慢悠悠的开口了,“小东西,你知道我的母妃吗?她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但是这样的人不适合在后宫里面生活。”

  求击赵笑。听到司徒旭提起他的娘亲,赵可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能默默地呆在他的怀里,静静地听着而已。

  司徒旭嘴角勾起了一抹讽刺地微笑,“你应该知道吧!我的母妃是萧贵妃,大家对于她的来历都并不清楚。其实对于她的身世,我也不是很清楚,她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她出嫁以前的事情。但是,我记得,她是一个很温柔,很善良的女人。但是,这样的女人,其实并不适合在皇宫里面生活。她需要的是一个男人全心全意的爱,但是,这一点,父皇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所以我知道,其实她活得并不开心。”

  司徒旭顿了顿,嘴角的弧度更大了,“父皇曾经说过,母妃是他这一辈子唯一一个爱的女人。但是,你不知道吧!就是因为父皇,我的母妃才会去世的这么早。”

  “司徒旭!”赵可然轻轻地叫了一声。

  听到赵可然的声音,司徒旭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对着她笑了笑,“其实看到了我母妃的例子,我就已经决定,我绝对不会再步上父皇的后尘了。我不会像父皇那样,我只要爱上一个人就一定不会再有别的女人。我早就决定了,我只会和我爱的女人在一起,说都别想插入我们之间。”

  看到司徒旭的样子,赵可然就知道,司徒旭不想再继续说下去了,所以她也没有穷追猛打,而是点了点头,“好,我相信你!”

  好,我相信你。

  就这轻飘飘的五个字,但是足以让司徒旭知道赵可然的决定了。而得到了回答以后,司徒旭高兴得不得了,紧紧地抱住赵可然,

  “小东西,我一定会对你很好的,你什么都不必要担心。我一定会把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的,你只需要好好地陪在我的身边就好了。”

  靠在司徒旭的怀里,赵可然轻轻地点了点头,“好,我会好好地呆在你的身边的。只要你能遵守约定,那么我也会试着去相信你,去喜欢你。”

  听着赵可然的话,司徒旭心里还是有点失落的,因为赵可然还没有完全爱上他。但是,他已经知足了。如果他们之间的距离有百步之遥,那么赵可然只要愿意踏出第一步,那么剩下的九十九步就让他走完吧!

  这是一个平静的夜,却也是一个不平凡的夜。在这一夜里,赵可然和司徒旭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萌芽了,而赵可然的心也开始向司徒旭敞开了。

  清晨时分,都已经快到辰时了,可是赵可然还没有清晨,月姑她们已经等不及了,所以只好自己推门进去了。月姑带着珑儿、琴香和诗香一起进入了房间,可是没想到,她们看到赵可然竟然还在睡觉。

  月姑连忙上前去,轻轻地叫唤道,“小姐,赶快起床了,时间不早了,你要是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

  “迟到,什么迟到啊?”赵可然睡得迷迷糊糊的,根本不知道月姑在说什么。

  其实也怪不得赵可然,昨天晚上司徒旭表白了以后,两人又聊了许久以后,司徒旭才离开的。而司徒旭离开了以后,赵可然有因为太过兴奋了,所以一直都睡不着,指导天蒙蒙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所以,今天月姑他们来的时候,她还爬不起来。

  看到赵可然迷迷糊糊的样子,月姑不知道好气还是好笑,“小姐,你别忘了,你今天还要去秦国公府呢?你现在可是每天都得去跟金嬷嬷学习刺绣啊!”

  “对了,刺绣!”赵可然一听到月姑的话,连忙就起床了。月姑的珑儿连忙帮着赵可然洗漱还有梳头。而另一边,琴香和诗香也已经摆好了早膳。

  赵可然一洗漱好,马上就开始用膳,而且吃的十分急,因为每天早上她都是和赵可人一起过去的,要是真的迟到了,她可不相信赵可人会愿意等她。一想到这,赵可然吃得就更加急了。就因为这样,赵可然差点就呛到了。

  看着赵可然急急匆匆的样子,月姑连忙劝道,“小姐,不用那么急,还有时间呢!”

  “知道了。”赵可然嘴上虽然是这样说,但是速度却一点也没减。

  看到赵可然的样子,月姑无奈。同时也好笑的摇了摇头,小姐现在这个样子还真像个小孩子,但是,似乎很久都没有看到过小姐这个样子了。不知道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姐似乎变得成熟,变得开始谋划算计,变得有点冷漠了。不是说那样不好,因为那样的小姐似乎更加适合在这个大家族里面生存。但是,看到那样的小姐,她是十分心疼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她好像总觉得小姐似乎有了什么变化一样,好像和之前不同了,可是好像又没有变。但是,她总觉得小姐眉宇间,似乎带着一丝欢悦一样。

  想到这,月姑笑着开口,“小姐,你是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吗?”

  “咳咳咳——”一听到月姑的问话,赵可然马上就呛到了。

  “哎呀,小姐,你到底是怎么了?”月姑一看到赵可然呛到了,马上就倒了一杯水,伺候着赵可然喝下去,“小姐,你是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啊!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吃饭都会呛到啊!”

  听着月姑的碎碎念,赵可然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她总不能回答说,是月姑刚刚的话吓到自己了吧!赵可然稳了稳心神,镇定下来,想来月姑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和司徒旭之间的事情的。月姑之所以这样问,不过就是关心自己而已。看来是自己想太多了,

  看到赵可然终于慢慢的停止了咳嗽,月姑才停止了碎碎念,但是不得不说,月姑还真是一个记性十分好的人,。

  “小姐,刚刚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什么?”赵可然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

  “小姐,刚刚奴婢问你,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开心的事情。”月姑笑着说道,“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老是这个样子?”

  听到月姑的问话,赵可然不自觉的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脸上慢慢的红了,她不自觉的躲开月姑关怀的目光,“月姑,你想太多了,最近哪有发生什么事情啊?你不是每天都在我的身边吗?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又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大概就是昨天睡得太好了,就连早上都爬不起来了。所以现在还是迷迷糊糊的。”

  听到赵可然的话,月姑想想也觉得有道理。她每一天都在小姐身边伺候着,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那自己应该会知道的。

  看到赵可然和月姑的对话,在一旁的琴香忍不住偷笑。她知道,昨天晚上殿主来过了,看到小姐今天早上那么愉快的心情,就知道他们昨天晚上肯定会相处愉快的。尤其是小姐今天早上那眉眼间的娇媚,看得人心神荡漾的。看来昨天晚上,他们两个人肯定是有了不晓得进展啊!看来自己还是挺适合当媒人的啊!

  珑儿就站在琴香旁边,看到琴香笑得那么古怪,十分疑惑。经过了这一阵子的相处,珑儿和琴香、诗香她们早就已经打成一片了,尤其是琴香这样活泼开朗的性格,和珑儿相处起来就更加融洽了。

  所以,珑儿也没什么顾忌的,直接就开口问道,“琴香,你在笑什么啊?”

  “没有,没有。”琴香连忙摆手,“我哪有笑什么啊!”

  “胡说,”珑儿说道,“我刚刚明明就有看到你笑,快说,你究竟在笑什么?”

  说完,珑儿还一把抱住了琴香的手臂,好像她要是不说就绝对不会放开的样子。而两个人这样大的举动,自然是被大家注意到了。

  看到两个人在打打闹闹的,月姑看了她们一眼,“一大早的,你们在脑什么啊?你们啊,就是欺负小姐心软,舍不得惩罚你们。”

  听到月姑的训斥,两人也不敢再闹了,对看了一下,朝着对方吐了吐舌头。而看到两个人这样幼稚的举动,月姑的脸也板不起来了,噗嗤一声,笑了。

  赵可然若有所思地看向琴香,她大概知道昨天晚上司徒旭为什么会来的。应该就是琴香搞得鬼吧!再加上昨天晚上琴香那奇怪的举动,她大概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不过,说起来,她和司徒旭之间之所以能有这样大的进展,也得要谢谢琴香的帮忙才对。所以对于琴香和珑儿之间的打打闹闹,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房间里一片和乐融融的,就在这时,突然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谁啊,怎么这么早?”珑儿连忙过去开门,刚好,赵可然也已经吃饱了,正在清洗着,准备出门。

  没过一会,珑儿就脸色十分古怪的回来了。看到珑儿的样子,赵可然感到疑惑,“珑儿,究竟是谁啊?怎么你这幅样子的?”

  珑儿抬起头来,脸色依旧十分奇怪,“小姐,刚刚来的是晓姝,她有事情禀报。”

  听到珑儿的回答,赵可然笑了笑,“怎么了呢?看你的样子,肯定是大事了,究竟是什么事情,说出来吧!你们家小姐我的承受能力可是十分强的。”

  既然是晓姝来禀报的,再加上珑儿的表情虽然古怪,但是却没有任何着急的情绪,那就说明这件事情和自己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既然和自己没有关系,那么自己就不用担心了。即使真的和自己有关,现在的自己也是绝对有能力解决的。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傻乎乎的赵可然了。

  珑儿沉淀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以后,才开口说道,“刚刚晓姝来报,说今天早上刘姨娘起床的时候,就反胃恶心,还吐了一场。后来请大夫过来一瞧,说是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

  “什么?”赵可然还没有开口,月姑就已经大吃一惊了,“你是说,刘姨娘怀孕了。”

  珑儿点了点头,“是啊,晓姝是这样禀报的。而且不是说已经找大夫来瞧过了吗?那就应该假不了了。”

  听到珑儿的话,月姑看向赵可然,“小姐,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赵可然的确是大吃一惊,但是很快她就平静下来了,勾起嘴角,微微一笑,“我能怎么看。刘姨娘怀孕可是喜事啊!不是吗?”

  看到赵可然的样子,月姑感到奇怪,“小姐,你会为这件事情高兴吗?”

  “高兴,当然高兴。”赵可然笑了笑,“这可是一件好事啊!太师府都已经许多年都没有听到过小孩的哭声了,这次我该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了,月姑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吗?”

  想了想后,赵可然又问道,“这件事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吗?还有,爹知道以后是什么反应啊?”

  珑儿回道,“是啊,大家都已经知道了,都很高兴。。尤其是老爷,一大早就感到了刘姨娘的解雨阁了。”

  “哦,是吗?”听到了珑儿的回答,赵可然笑了笑,什么也没再说了。

  看到赵可然的样子,月姑也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她知道小姐现在已经长大了,很多事情都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所以她也不会再盲目地担心了。

  “小姐高兴就好。”月姑慈祥的看着赵可然。

  赵可然朝着月姑笑了笑,“好了,我也该走了,月姑,你等一下就帮我去挑几件礼物。等我回来以后,我再送去刘姨娘那里。还有,月姑,你和珑儿等一下要记得,帮我敲打一下春晖园里的下人,这件事情,说都不许嚼舌根,知道吗?”

  “是的,小姐。”月姑应道,随后吩咐道,“琴香,诗香,你们要好好照顾好小姐,知道了吗?”

  “放心吧,月姑,我们会好好看着小姐的。”琴香笑着答道。

  诗香也笑了笑,可是并没有回答。可是,看到诗香的笑容,月姑就放心了。不是说琴香让人不放心,而是相比较之下,诗香更加沉稳。不过,月姑还是十分庆幸的,这次小姐挑的这两个丫鬟虽然长得出挑,但是确实是真心实意办事的,而且两个人虽然性格差天共地的,但是,去也是难得的忠心。

  “好了,月姑,我先走了。要是再不走的话,大概就真的赶不上。”赵可然带着琴香的诗香离开了。

  现在,每天早上,都是琴香和诗香陪着赵可然一起去秦国公府的,而月姑和珑儿则留在府里。自己上一次在外祖母的寿宴上出了风头,或多或少都会得罪了秦依渺,再加上每天都是和赵可人一起去的,现在自己已经和赵可人撕破脸了,所以,为了防止有什么意外发生,赵可然就只好把琴香和诗香带上。虽然她不知道琴香和诗香以前是做什么的,但是,她们的本事自己确实十分清楚的。不得不说,司徒旭把琴香和诗香送过来,的确是帮了自己不少忙。

  赵可然带着琴香和诗香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小姐,对于刘姨娘怀孕的事情,你怎么看?”诗香开口问道。

  听到了诗香的问话,琴香感到奇怪,“诗香,刚刚小姐不是说了吗?她很高兴自己快要有个弟弟或者妹妹啊!”

  虽然她也不大相信小姐刚刚的话,但是,小姐还有别的什么看法吗?琴香歪着脑袋想了想,还是什么也想不出来。

  诗香没好气的看来琴香一眼,“刚刚小姐这样说,不过就是为了安抚月姑而已。”

  赵可然笑了笑,“诗香,还是观察入微啊!虽说怀孕不是一件什么稀奇事,但是,我还是感到十分奇怪的,而且心中还是有着一个疑影。”

  看到赵可然的样子,琴香感到奇怪,“有什么疑影啊!刘姨娘怀孕不是很正常吗?老爷的年纪又不是十分大,要想让刘姨娘怀孕的话也不是什么难事,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听到了琴香的话,诗香都忍不住了,顾不得形象,白了她一眼后,开口道,“你呀,你自己就是搞情报的,怎么会连这里面的曲折都看不透呢?怀孕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刘姨娘在这个时候怀孕,就绝对是稀奇事,知道了吗?”

  琴香越听就越糊涂了,“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琴香,你不就是搞情报的吗?那些大家族里面的肮脏事情,你应该见过不少吧!你看,我爹就只有五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其实这样在我们这的家族里,已经算是少的了。尤其是,我就只有一个弟弟,你应该知道是为什么吧!”

  琴香恍然大悟,“小姐,你说的是——”

  “没错,就是你想得那样。”赵可然点了点头,“这些孩子之所以能够生下来,不过就是因为我娘亲的默许之下进行的。我和可人出生以后,赵莹才出生的,那是因为张姨娘是祖母的侄女,再加上赵莹是女孩子,她才能平安长大的的。而赵玫,还有赵琳,是李姨娘所生的。你们都应该知道吧!李姨娘是娘亲的陪嫁丫鬟。本来娘亲膝下无子,在生了我和可人以后,因为伤了身子,大概也没办法再怀孕了,所以才想要让李姨娘生下男孩的话,就抱养到自己的名下的。可惜,李姨娘连生两胎,都是女孩。”

  “可是,那为什么大少爷能出生呢?”琴香不解。

  赵可然笑了笑,“那不过就是意外。”

  “意外?”

  “是啊!”赵可然解释道,“那时候可人的喘症发作,娘亲根本就管不了后院的事情。再后来,风儿出生以后,李姨娘连生两胎都是女孩,在加上孙姨娘安分守己的,所以娘也就对于风儿的存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所以,小姐的意思是说,”琴香终于明白了,“夫人现在根本就不会让后院的那些女人怀孕的,可是刘姨娘却怀了,所以才觉得奇怪,是吗?”

  赵可然点了点头,“没错,其实,每一次爹要是在那个姨娘那里过夜的话,第二天,娘亲就一定会在那个姨娘的膳食里面下避孕的药草的。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姨娘能怀孕。刘姨娘不过就是一个青楼歌姬,哪能在娘亲的这样布控之下都能怀孕呢!”

  “那小姐的意思是——”诗香开口问道。

  赵可然小声说道,“琴香,你有空的时候就帮我查一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琴香点了点头,“知道了,小姐。”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