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赵可然失控

   和赵可然争吵了一场以后,赵可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看到赵可人回来,闲云马上上前问道,“小姐,你刚刚跑哪里去了,怎么我一打水回来,你就不见了。”

  赵可人并没有理会闲云的话,而是吩咐道,“闲云,一回太师府,马上就传信给闲落,要她尽快赶回来。”

  闲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赵可人的脸色这样严肃,也不好再继续追问,只好答应道,“是的,小姐,我会照办的。”

  “那就好。”赵可人挥了挥手,“闲云,你先下去休息吧!”

  看到赵可人的样子似乎不大对劲,闲云十分不放心,“小姐,还是我先伺候你休息吧!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大好,还是早点休息吧!”

  “不用。”听到闲云的话,赵可人十分不耐烦,“我都说了,你先下去。”

  看到赵可人似乎要发火了,闲云也不敢久留,马上离开了房间。

  赵可人静静地坐在房间里,虽然她表面上十分平静,但是内心深处却是波涛不断的,她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错,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尤其是赵可然的转变,更是让她措手不及。一直以来,在她的眼里,赵可然都只是一个懦弱的人,但是没想到,赵可然原来一直都只是在演戏而已。赵可然竟然藏得这样深。

  想到这,赵可人眯起来眼睛,眼中闪过一丝狠光,无论怎么样,赵可然都是赢不了她的,她是绝对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赵可然的,今天的仇,她一定会报的,走着瞧好了。

  ——分割线——

  距离秦老夫人的寿宴过去已经好几天了,而寿宴上发生的事情,几乎也在整个京城上流社会中流传开来。大家对于太师府的这对双生姐妹,也是充满了好奇。各种各样的猜测,在悄悄地传开。但是无论大家怎样的猜测,都并没有影响到赵可然的生活,赵可然依旧十分平静的生活着。

  时间一天天过去,夏天也在渐渐地过去了,秋天也终于来了,天气也开始变得凉爽多了。

  而赵可然还有赵可人,也开始了跟金嬷嬷学习刺绣了。金嬷嬷家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所以她们的刺绣课程也要开始了。现在,她们每一天的早上都要去秦国公府,和秦依渺一起,跟着金嬷嬷学习。本来刺绣就不是一件难事,几乎所有的女孩子都会,赵可然上辈子的时候就已经学习过了,所以这辈子学起来的时候,一点也不费力。而且进步神速,这一点让金嬷嬷都觉得刮目相看。

  就这样,赵可然的生活十分平静的进行着,不过这一份平静却没有让赵可然失去警觉心。这一段时间里,赵可人并没有任何行动,就只是闲落回来了而已。但是,就只是这一点,就已经足够赵可然提起急警醒了。

  闲落也是赵可人的贴身丫鬟,提起这个闲落,可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如果说赵可人是一只老虎的话,那么闲落就一定是老虎身边那个出谋划策的狐狸。虽然闲云和闲落都是和赵可人一起长大的,但是,可以说,闲落的道行一定比闲云要高的多。

  现在。赵可人连闲落都已经叫了回来,赵可然就知道,赵可人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她一点也不敢放松。

  这一天午后,赵可然十分悠闲地在春晖园里面弹着琴。而她用的琴,正是司徒旭之前送给她的那一把流月琴。自从得到这把流月琴以后,赵可然还只是第一次用而已,因为这把琴实在是太珍贵了,而且引人注目,所以一般情况下,赵可然并不敢贸贸然就拿出来用。

  赵可然兴致勃勃的弹着琴,而月姑、珑儿还有琴香、诗香她们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琴香看着正在弹琴的赵可然,再想到平常赵可然的事情,她似乎明白了,为什么殿主会喜欢上小姐了。小姐聪明灵动,但是却一点也不会骄傲自满。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都能安然应对。尤其是经过寿宴的那一次,她就更加清楚小姐的才华了。她觉得其实,小姐要比她的那个妹妹——赵可人要好多了。

  要云上师。一曲终了,大家都还没有从那悦耳的琴音中回过神来。赵可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琴,什么也没有说。

  其实,赵可然是想起了司徒旭。这一把琴是司徒旭送给她的。她刚刚弹琴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想起了司徒旭。自从寿宴过后,她就没有见过司徒旭了。她心里有很多的问题,但是又不敢要司徒旭来相见。她心里清楚,只要她想见司徒旭,只要和琴香她们说一声就可以了。但是,她却没有勇气,她已经知道了司徒旭是旭王了。现在的自己就只是太师府的千金而已,别说自己现在的身份根本就配不上他,即使是自己的父亲继承了爵位,自己也不一定配得上,何况现在自己的父亲都还不知道能不能继承爵位。

  这一段时间里,在琴香的帮助下,赵可然已经把一些该了解的事情都了解了。随说现在皇上的身体还算是硬朗,但是,皇位之争却是从来没有停息过。现在,争得最厉害的就是太子和寒王了。

  太子司徒天是皇后所生,是当今皇上的嫡长子,一出生就已经被封为了太子。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朝中不少人是站在他的那一边的。

  而寒王——司徒寒是皇上的第二个皇子,是云贵妃随生的。云贵妃是当今丞相云重的亲妹妹。因为有了云相的支持,所以在朝廷上,和太子有着分庭抗衡的势力。

  四皇子——逸王,就是赵可然赵可然之前在寿宴上看到的,他的生母是丽妃。说起丽妃,还真是不得不让人佩服,她本来就只是一个小官的女儿,可是进宫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是盛宠不衰的。逸王和寒王一直都走得很近,是支持寒王的。

  还有八皇子——司徒云,云王。他说起来,和赵可然还算是近亲呢!云王是有淑妃所生的。淑妃说起来还算是赵可然的亲姑姑呢!没错,淑妃,原名赵媚,是赵可然的祖父,现在的镇北侯——赵霖的平妻李菲儿所生的。凭借着镇北侯,淑妃这么多年以来,在后宫之中,还是稳稳地占据着一席之地的。司徒云一直都是支持太子的,帮着太子做了不少事。

  而司徒旭呢,是皇上的第三子。他的事情,大家都不是十分清楚。只知道司徒旭的生母是已逝的萧贵妃。可是对于萧贵妃的来历,身份,却没有一个人清楚。但是,听说,当年皇上对萧贵妃的宠爱却是史无前例的,可以说是三千宠爱在一身。但是,也许真的是帝皇的过分宠爱就是致命的毒药吧!萧贵妃在她盛宠的时候,就去世了。至于是什么原因,大家都不知道。不过,萧贵妃过世以后,司徒旭不仅没有被冷落,反而深受皇恩。本来这样的皇子,一定会成为大家的攻击对象的。但是,皇上对于司徒旭虽然是有求必应,但是,却完全没有要他继承大统的举动,而且,司徒旭也完全无心于朝政中事,所以,大家不仅没有敌视他,反而都千方百计地想要把他拉入自己的阵营之中。不过,司徒旭却是一直都保持着中立的位置,谁都不帮。

  一想到司徒旭的身份,赵可然就叹了口气,自己的身份根本就不可能成为司徒旭的正妃的。而自己也不想成为司徒旭众多女人之中的一个,那样的生活,自己过不了。

  还有,重生一次以后,她的很多看法都已经变得不一样了。上辈子的时候,她一直都认为,自己嫁给林溪染以后,只要能成为林溪染的正妻就好了,无论将来林溪染有多少的女人,都不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那就已经足够了。

  可是,现在的自己,十分羡慕外祖父和外祖母他们之间的那样的爱情,那样的婚姻。现在的她,渴望有一份独属于她自己一个人的丈夫,独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婚姻。而以司徒旭的地位,是绝对不可能就只有自己一个女人的。这一点她很清楚。

  想到这,赵可然呆呆的看着流月琴,默默地叹着气。

  在一旁的琴香看到赵可然的举动,就知道小姐现在一定是在想殿主了。今天就是她去取的琴,一看到流月琴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这是殿主送给小姐的。要知道,这把流月琴可是殿主的生母留给他的。所以当知道这把流月琴在小姐这里的时候,她还真的是大吃一惊。不过,她很快就释然了。殿主对小姐的心意,她是十分明白的,所以,对于这把琴,她还是十分理解的。

  而现在她看见小姐在看着琴发呆,就知道,小姐现在一定是在想殿主了。其实,小姐和殿主除了在秦老夫人的寿宴上见面以后,就再也没有单独见过面了。所以现在小姐想殿主也是人之常情的。看来等一下,自己还是给殿主传句话,让殿主来和小姐见一面好了。

  琴香不禁为自己的聪明而得意。但是,就是因为琴香的自作聪明,也让司徒旭和赵可然之间有了飞跃性的进展,让他们之间的感情有了质的变化。要是没有琴香的自作聪明,说不定,赵可然就一直钻牛角尖出不来了。

  晚上用完晚膳以后,赵可然便呆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了。本来月姑,珑儿、琴香和诗香都在房间里伺候着的。可是没过多久,琴香就找了借口,把大家一个个都赶出了房间。听到琴香各种各样的借口,赵可然却没有开口阻止,今天一整天,她都觉得琴香怪怪的,不过,她并没有在意,因为她知道无论如何,琴香都不会害她的。

  过了这一段日子,赵可然对于琴香和诗香还是有了一定了解的。不过说起来也怪,琴香看起来就是一个冷静的女孩,可是事实上,琴香却是一个古灵精怪的人。而诗香呢?长得这样可爱,让人一看就是一个活泼开朗的人,但是,事实上,诗香却是一个十分冷静的人,她可以时刻看清楚周围发生的一切,冷静的做出判断。看到她们这样与长相完全相反的性格,赵可然还是怎么样也弄不明白,但是,不得不说,她们都是十分出色的,帮了她不少的忙。看来为了给她挑这两个丫鬟,司徒旭好真的是费了不少的心思。

  赵可然皱了皱眉,她怎么会突然又想到了司徒旭的呢?这样不好,自己不该想起他的。赵可然摇了摇头,希望能把司徒旭的身影甩出脑海。

  房间里就只剩下赵可然一个人。她认真的看着书,希望能借此忘记司徒旭。但是,似乎不是很成功,她总会在不知不觉间想起司徒旭,甚至好像还出现了幻听。

  “小东西,我来看你了。”

  司徒旭今天接到琴香的飞鸽传书的时候,乐得都忘形了。他一听到赵可然想自己了,就按耐不住了,差点马上就想要来看她了。要不是赤渊拉住他的话,他今天白天的时候就已经想要赶过来的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晚上,他马上就赶了过来,一进门就看到赵可然正在看书,于是忍不住开口叫道。可是,他都开口了,赵可然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依旧在自顾自的看着书。

  赵可然的确是听到了司徒旭叫她的声音,但是,她以为那不过就是自己的幻听而已,所以没有理会,还一直在心里不断地催眠着自己,不要再想司徒旭了,不要再想司徒旭了。

  看到赵可然没有理会自己,司徒旭皱了皱眉,走了过去,突然抽走了赵可然手上的书。

  赵可然被这一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这时她才发现,原来刚刚不是自己的幻听,司徒旭真的来了。

  看到司徒旭的到来,赵可然大吃一惊,“司徒旭,你怎么来了?”

  看到赵可然的表现,司徒旭感到奇怪,明明就是琴香飞鸽传书告诉自己,小东西想自己了,自己才会赶过来的,怎么小东西看到自己,似乎不是很高兴。

  司徒旭笑了笑,“我很想你了,所以就来看看你啊!”

  听到了司徒旭的话,赵可然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一个火气往上冒,要是他真的想自己的话,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来过,于是,她不自觉的开口道,

  “你想我,你要是想我的话,怎么会一直都没来?”

  话一出口,赵可然就后悔了,直想抽自己嘴巴。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怎么看都是一个深闺怨妇的话。还有,自己不是才决定要和司徒旭划清界限的吗?怎么会脱口而出这样的话的呢?

  相较于赵可然的后悔不已,司徒旭却是欣喜若狂,从赵可然的话里,他听出了赵可然对自己的想念,还有在意。一直以来,都只是他在付出,可是没想到,原来在小东西心里,自己已经有了位置的了。看来自己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想到这,司徒旭不禁笑了。

  看到司徒旭的笑容,赵可然恼羞成怒了,“笑什么笑,牙齿白啊?”

  听到赵可然赌气的话语,司徒旭笑得更欢了,“没有,我只是高兴而已。小东西,没想到,你竟然想我了。”

  看到司徒旭的样子,赵可然生气的说道,“谁想你了,别自作多情了。”

  看到赵可然似乎真的生气了,司徒旭也没敢太放肆,连忙哄道,“好了,好了,你没有想我,都是我想你了,我很想你,所以才会来看你的。”

  看到司徒旭的样子,赵可然不禁心跳加速,为了掩饰自己的异常,她连忙开口问道,“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听到了赵可然的问话,司徒旭笑了笑,双手搭在赵可然的肩上,让赵可然面向自己,然后,深情的看向她,“我刚刚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想你了,自从寿宴以后,我们就没有再见过面了,我真的很想你。这一段时间,我忍住不来看你,不过就是想要给你时间去适应一下而已。”

  看到司徒旭眼中自己的倒影,听着司徒旭口中说出来的话,赵可然的心跳越来越快,脸蛋也越来越红了,“你…….你……你先…….先放手。”。

  赵可然挣扎着要要脱离司徒旭的控制,她在心慌,她怕,她怕自己就这样沦陷在司徒旭的温柔深情之中,这样的话,自己就会变得万劫不复的。自己和司徒旭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大了,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所以自己不能沦陷,要不然,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看着赵可然的挣扎,司徒旭也慌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次自己要是放手的话,那就一定会后悔的。他有一种预感,要是自己这次放手的话,那自己和赵可然就绝对不会再有未来了。

  一想到这个,司徒旭也失去了冷静,他一把抱住赵可然,抱得紧紧的,就好像生怕赵可然会从他怀中消失不见一样。

  司徒旭突如其来的举动,赵可然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不过,待她一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第一个举动就是想要离开司徒旭的怀抱。

  可是司徒旭又怎么可能放手呢,他突然低喝一声,“别动!”

  赵可然被司徒旭的低喝声吓了一跳,竟然停止了挣扎。注意到了赵可然平静下来了,司徒旭开口低声问道,“小东西,我能感觉到,你对我也是有好感的,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承认呢?承认喜欢上我真的就那么难吗?”

  司徒旭说完以后,赵可然迟迟都没有回答,就在司徒旭打算再开口的时候,他的怀里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司徒旭,我们不合适,我们真的不合适。”

  听到了赵可然的回答,司徒旭皱起来眉头,“为什么呢?我们有哪里不合适了?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这样就不是就已经足够了吗?还有哪里不合适的。”

  听到了司徒旭的话,赵可然突然一把推开司徒旭,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道,“你不懂,你什么都不懂。我们哪里都不合适,我们从头到脚都不合适,好不好?你就放手吧!我们之间没有未来的。”

  看到了赵可然的样子,司徒旭十分担心,但是他还是不愿意放弃,“你究竟再说什么,我们之间,为什么会没有未来呢?我们之间唯一的障碍,就是你不断地退缩而已。”

  听到司徒旭的话,赵可然突然哭了,“司徒旭,你怎么就不懂呢?我们之间的障碍实在是太多了。我们的身份就已经是最大的障碍了。还有,我要的东西,你给不了。”

  看到赵可然哭的这样伤心,司徒旭十分心疼,连忙走了过去,用衣袖轻轻地擦着赵可然脸上的泪珠,“你要什么,只要你说出来,我就一定会办到的。你不说,我又怎么会知道呢?”

  司徒旭温柔的举动,让赵可然的眼泪掉得更急了。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不断地摇着头。

  看着赵可然可怜兮兮的在掉眼泪,司徒旭心疼不已,但是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好静静地陪在赵可然身边,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为她擦着眼泪。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但是他们之间还是没有任何举动,就只是这样静静地,一个人在哭,一个人在擦眼泪。

  作者小语:O(∩_∩)O哈哈哈~,可然和司徒旭又见面了。大家觉得怎么样,接下来,他们就会交心了哦!在下面的剧情里,粉末觉得还是该多写他们之间的事情才对,大家说是不是!还有,这个闲落可不是个简单的角色,接下来,大家就会知道了。大家一定要继续支持啊!还有,大家也不要吝啬手中的推荐票啊!都拿了砸粉末吧!粉末不怕痛的。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