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姐妹决裂

   不得不说,今天赵可然给大家带来的冲击还是十分大的。本来听了秦依渺和赵可人的诗以后,大家都在纠结着,她们到底谁的诗比较好。但是没想到,赵可然的诗无论是诗句本身,还是她想要表达的意境,都绝对要比秦依渺和赵可人的诗要好的太多了。

  这样的对比让大家一下子都反应不过来了。

  “啪啪啪——”一阵声音传来,也把众人从震惊中叫醒了过来,大家转过头来一看,原来是逸王在鼓掌。

  “好诗!”一直都没怎么开过口的逸王一边拍掌一边称赞道,“好文采啊!竟然能做出这样的诗,赵大小姐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听到了逸王的话,太子也十分赞同,“没想到赵大小姐还真是深藏不露啊!这样的诗,不仅意境高,而且在诗中没有一个梅字,却能更好的突出梅花的美。还真的是一首好诗啊!”

  对于太子和逸王的称赞,赵可然并没有得意自满,而是淡淡一笑,“太子殿下过奖了,臣女才疏学浅,不过就是小诗一首而已。”

  看到赵可然这一副荣辱不惊的样子,无论如何,大家都没有办法把她和传言中那个赵家大小姐联系起来。

  不过,在今天大家也终于知道传言是多么不可信的,你看眼前的赵家大小姐不就知道了吗?是谁说赵家大小姐胆小怯弱,诗书不精的。看看眼前的人儿,虽然长得不是绝美,但是长得也是清秀可人,而且浑身上下都都散发出一股淡然的气质,这样一个玲珑剔透的人儿,还真是难得啊!

  而秦依渺和赵可人则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她们不相信,赵可然竟然可以做出这样的好诗。尤其是赵可人,她从小就和赵可然一起长大,她一直以为自己是最了解赵可然的人。可是,没想到,其实自己一点也不了解赵可然。一直以来,她都不知道赵可然那么有才华,之前的双面绣,就已经让她震惊了,可是,那毕竟只是女工方面的问题,赵可然即使做得再好,自己也完全不在意。可是,现在不同了,赵可然的这一首诗,就已经把她的才华显露无遗了。到底赵可然还隐藏了多少东西啊!

  就在这是,赵可人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性,之前赵可然送出的《春歌踏雪图》会不会也不是一个凑巧呢?难道赵可然是故意要设计陷害自己的。要不然,自己明明已经换走了真迹,可是为什么真迹在今天还会出现呢?

  想到这,赵可人用惊疑不定的眼神看向赵可然。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赵可然变成这个样子了。

  赵可然自然也注意到了赵可人的眼神,但是她却不在意,虽然一直以来和赵可人都保持着面上的和睦,但是,要是真的撕破脸的话,自己也是一点也不介意的。

  看到赵可然的出色表现,司徒旭在心里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好一会了,他才开口问道,“太子殿下,你说这次作诗比赛,赢的人是谁呢?”

  太子笑着说道,“三弟,你说呢?”

  司徒旭微微一笑,“胜负不是已经十分明显了吗?”

  “是啊!”太子点了点头,看向赵可然,“赵大小姐还真是深藏不露啊!这样才华横溢,还真是一个才女啊!”

  赵可然福了福身子,“太子殿下过誉了,不过就是一时凑巧而已,要论才华的话,依渺表姐可是胜过我千万倍。今天臣女不过就是一时灵感乍现。才会做出这样一首小诗的。”

  太子还没开口,逸王便插话进来了,“看来赵大小姐除了才华高而已,为人也是听谦虚的啊!”

  说完,逸王还若有所思的看向赵可然。

  看到逸王对自己的注视,赵可然皱了皱眉,这人到底是谁啊!看起来好眼熟哦!其实刚刚赵可然就一直觉得逸王看起来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但是就是想不起来。不过,赵可然可不是个会为难自己的人,既然想不起来,她也就不想了。

  太子看向大家,开口问道,“看来今天《寒梅图》的得主应该是赵大小姐了,大家有没有意见?”

  众家小姐虽然心有不甘,但是还是不得不承认,赵可然的是的确是做的十分好,根本就没有哪一首诗能比的上她的,所以,大家都没有开口。再说,赵可然虽然诗是做的很好,但是长得做多就算是清秀可人而已,比起秦依渺和赵可人,她的威胁性小多了,就算她这次赢了,也没法得到几位皇子的亲睐,不是吗?所以大家都没有说话。

  而秦依渺呢,也是一反常态的,看向赵可然的眼神里没有一丝恨意。除了一开始的震惊以外,后来虽有一些不满,但是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平静的。虽然赵可然的诗比她好,但是,就只是那么一次而已。即使赵可然作诗好,但是琴棋书画还是比不上自己的,所以她一点也不担心赵可然会成为她的威胁。反倒是赵可人,才是她应该注意的。

  看到大家都没有开口,太子看向赵可然,笑道,“赵大小姐,本殿说话算数,《寒梅图》我会派人送到太师府上的。”

  赵可然笑着回道,“那臣女就谢谢太子殿下的赏赐了。”

  没过多久,便有人过来请三位殿下和各家小姐了,说是寿宴已经开始了。很快大家便已经离开了花园,到正厅去参加寿宴了。

  寿宴十分热闹,但是美中不足的是,秦耀志和张嫚儿的大儿子,秦依渺的大哥,亲国公府的世子——秦礼贤没有参加寿宴。秦礼贤被派到外地办事,没办法赶回来。

  不过,在这一场寿宴了,赵可然的名字和她所做的那一首诗也被传开了。大家对于赵可然也有了新的认识。原来赵家大小姐赵可然,也是个才华横溢的才女。当然,还有在大厅时真假《春歌踏雪图》的事情也自然传开了。虽然秦老夫人已经警告过大家了。但是这样的事情,有怎么能瞒得住呢!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寿宴结束以后,因为时间已经太晚了,所以,赵松和秦香荷决定在秦国公府过一晚,等到第二天的时候才回去,也免得奔波。对于这个决定,秦老夫人自然是很高兴的,一直拉着赵可然还有赵可人说话,直到差不多亥时的时候,才放她们回去休息。

  毕竟不是自己的家里,秦香荷和赵松到了秦香荷出嫁以前住的小院里去休息了。而赵可然和赵可人则被安排到隔壁的一个小院里休息。

  因为一整天几乎都没有停过,所以赵可然还是挺累的,一回到房间,梳洗完以后,就准备休息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赵可然皱了皱眉,这个时候到底会是谁呢?还让不让人休息啊!可是尽管心里十分不悦,赵可然还是披了一件外衣后,示意琴香去开门。

  没过一会,赵可然便看见赵可人走了进来,而且,她就只有一个人,连个丫鬟都没有带。

  看到赵可人到了,赵可然连忙站起来,强撑着笑容,开口道,“可人,怎么这个时候来啊?有什么事情吗?”

  赵可人笑了笑,“呵呵,就是睡不着,所以才想来找姐姐聊天,姐姐不介意吧?”

  其实,赵可人自从回到房间以后,就一直在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从开始送寿礼,到后来的花园作诗,还有赵可然的才华显现,这一切一切都已经脱离了她的控制范围之内,她也不知道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但是,她真的很想弄明白,赵可然一直以来,到底是不是做戏,是不是赵可然一直在找机会来陷害她。总之,赵可人越想越纠结,所以,她决定要来找赵可然问个明白。

  看到赵可人强颜欢笑的样子,赵可然的心里升起了防备,她不知道赵可人有想要玩什么花招,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今天白天,她才让赵可人丢这样大的脸,赵可人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但是她一定不会让赵可人有机会害到自己的。

  于是,赵可然笑着说道,“怎么会介意呢?我们都是姐妹,不是吗?有机会一起聊聊天,也不错啊!”

  赵可人看了看还在一旁伺候的琴香、诗香,还有珑儿以后,开口道,“姐姐,我想和你两个人一起说说悄悄话,你说好吗?”

  赵可人特意指出是两个人,意思就是说她们谈话的内容她不想别人知道。

  赵可然虽然不知道赵可人想要跟她说什么,但是现在是在秦国公府,再加上现在时间已经这么晚了,赵可人应该不会对自己怎么样的。所以,赵可然也没说什么,只是转过头来,看向自己的贴身丫鬟,

  “琴香、诗香,还有珑儿,你们都先回去休息好了,我想要和可人好好地聊一下天。等一下,我会自己就寝的,你们都不用担心。”

  珑儿有些担心地看向赵可然,她一点也不行放任自家小姐和二小姐在一起,但是因为小姐已经吩咐了,她也不敢违抗。所以就只好离开了。

  相当于珑儿的担心,琴香和诗香就淡定多了,慢慢地退了出去。其实不是她们不关心赵可然,而是知道壹一直都躲在暗处保护着小姐,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壹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很快,房间里就只剩下赵可然和赵可人两姐妹了。两人一起坐到了桌子边了。

  赵可然为赵可人倒了一杯茶以后,开口道,“可人,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就说吧!我都在听着呢!”

  赵可人看了赵可人一眼后,开口问道,“那副《春歌踏雪图》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了赵可人的问话,赵可然只觉得好笑,反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妹妹不是很清楚吗?不是该有姐姐我来问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

  看到赵可然这样一副镇定的样子,赵可人就不淡定了,看向赵可然,“你是故意的。你是故意在今天把《春歌踏雪图》送给外祖母的,你就是存心要我出丑的,是吗?”

  赵可人一字一句的问道,虽然是在问赵可然,但是她语气却是十分肯定的。“

  看到赵可人的样子,赵可然微微一笑,“是!”

  “你别想狡辩了,我知道你是故意的。等等,你说什么?”赵可人以为赵可然要反驳,所以十分生气,可是却没想到,赵可然的回答竟然是肯定的。

  所以,一听清楚赵可然的回答,赵可人就瞪大了眼,惊讶地看向赵可然,“你说是,那就是说,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是不是?”

  看到赵可人惊讶的样子,赵可然只觉得好笑,“是啊,都是我故意做的的,怎么样,妹妹玩得可开心?”

  样了依境。赵可然已经不想再和赵可人虚伪下去了。既然她们的心里都不喜欢对方,那又为什么还需要维持着脸上的和睦呢!而且,今天赵可人来到这里本来就是兴师问罪的,那自己又何必再顾忌呢?

  赵可人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我就知道,赵可然,果然是你设计的。你为什么要拿一副假画来骗我?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你想要毁了我,是吗?”

  与赵可人的激动情绪不同,赵可然十分平静的笑了笑,“妹妹,你想得太多了,这件事情说到底,不都是你开的头吗?现在又怎么能怪我呢?”

  这个时候,赵可人听到赵可然口中“妹妹”两个字,就只觉得讽刺,她恶狠狠的看向赵可然,“赵可然,你是什么意思啊!什么我开的头,那明明就是你设计我的。”

  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你忘了吗?是你亲口跟我说的,你想要借《春歌踏雪图》来临摹一副送给林老夫人作为寿礼,不是吗?竟然是临摹的,那就肯定不是真迹啊!”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赵可人瞪大了眼睛,“你都知道,所以,一开始你就已经设计好了,只等我往下跳而已,是吗?”

  赵可然摇了摇头,“一开始的时候我是不知道你想要换画了,不过,我还是多了一个心眼,在你之前借画的时候,就已经在画上做了一个记号而已。所以珑儿才能把真画拿回来啊!”

  “赵可然,你还真是狠毒。”赵可人开口骂道,“你明明知道的,还在今天把《春歌踏雪图》的真迹拿出来,你就是想要害我出丑,你就是想要毁了我,是不是?”

  面对着赵可人的谩骂,赵可然依旧十分淡定,她轻轻地喝了一口茶后,才回道,“没有谁想要毁了你,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而已,怨不得别人。”

  看到赵可然淡定的样子,赵可人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抬起手来,就想把赵可然。

  看到了赵可人的举动,赵可然反应还是十分快的,一把抓住赵可人的手,轻轻一推,冷笑道,“赵可人,你还想要打我啊!你凭什么啊?”

  看到赵可然的样子,赵可人火气就更大了,“为什么我就不能打你啊?赵可然,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居然这样陷害我!”

  “我狠毒?”赵可然冷冷一笑,“赵可人,说起狠毒,我怎么比得上你呢?从小到大,你究竟陷害了我多少次,怕是数也数不清了吧!上次我落水的事,不是也就是你推的吗?你都要害死我了,还不让我反击吗?”

  “你,你怎么会知道的?”赵可人大吃一惊,“是不是赵莹告诉你的?”

  赵可然笑道,“就是不用赵莹告诉我,我也知道。那时候,亭子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我落水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有人推了我一把。如果不是你,难道还是别人吗?”

  赵可人想起了之前自己陷害赵莹时落水的事情,顿时茅塞顿开,“所以,之前我落水的时候,你才会偏帮着赵莹的额,是吗?”

  赵可然摇了摇头,“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你那样狠毒的,那件事情,我绝对没有偏帮任何人,我只是把看到的事情都说出来而已。”

  “赵可然,你——”

  看到赵可人情绪失控的样子,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其实,你也不用那么生气啊!虽然那次的事情,你没有陷害得了赵莹,但是,你的另一个目的不是也已经成功了吗?”

  听到赵可然的话,赵可人突然抬起头来,“赵可然,你,你都知道!”

  “我该知道什么啊!”赵可然歪着脑袋,笑着问道,“我该知道,其实你一直都和林溪染暗通款曲吗?还是我该知道,其实你想要借落水的事情来逼我退婚呢?”

  赵可人吓了一跳,“原来你一直都知道,竟然还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赵可然,你太可怕了。”

  “我可怕。”赵可然讽刺一笑,“说道可怕,妹妹,你才是该当仁不让,不是吗?一直以来,你都在对着我演戏,不是吗?表面上对我照顾有加,暗地里却在不断地陷害我,不断地在外面诋毁我的名声。赵家大小姐胆小怯弱,软弱无能,还有琴棋书画样样不精。这些话都是你传出去的,不是吗?”

  “就是我传出去的,那又怎么样?”反正已经撕破脸了,赵可人也不再隐瞒了,“我说的都是实话,不是吗?只是没想到,原来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都在装而已。”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赵可然在心里冷笑,自己在装吗?以前自己一直都没有隐藏过什么,不过,重生以后,自己的确是变了。

  想到这,赵可然冷冷一笑,“赵可人,这都是拜你所赐,不是吗?如果没有你,哪来现在的赵可然啊!说起来,我还真是该感激你,要不是你的一再陷害,我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赵可然,你——”赵可人恶狠狠的看向赵可然,“你是在向我宣战吗?”

  赵可然笑了笑,“妹妹,你想太多了,我可没有这个时间和你宣战。我从来都不喜欢主动挑起事端,但是我也从来不怕事。”

  看到赵可然如此强硬的一面,赵可人顿时有了一个猜测,“赵可然,你是不是因为我抢了你的婚约,所以你才要对付我?你就是嫉妒我。你知不知道,其实,溪染一直以来,喜欢的都是我,赵可然你以为,你今天这样一闹,溪染就会放弃我,回到你身边了吗?我告诉你,你别做梦了。”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赵可然只觉得好笑,“妹妹放心好了,我对林溪染一点兴趣也没有。说起来还得感谢妹妹你呢!要不是因为你这样一闹的话,我就算是想要和他解除婚约也没有借口啊!”

  看到赵可然的样子,赵可人却认为赵可然只是在维护自己的自尊而已,她十分骄傲的说道,“赵可然,我知道,你不过就是死鸭子嘴硬而已。不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和溪染都是不会分开的,你一点机会也没有。”

  看到赵可人的样子,赵可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所以就只是静静地看着赵可人,没再开口。

  赵可然的沉默,就让赵可人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想了。

  赵可人抬起头,自信的说道,“赵可然,你这辈子都不可能赢过我的。我们走着瞧吧!”

  说完,赵可人往外走去。

  就在赵可人快要离开的时候,她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可人,你究竟为什么这样恨我呢?”

  赵可人什么也没说,只是径直离开了赵可然的房间。

  赵可然,你竟然不知道我为什么恨你。还真是讽刺啊!我都恨你这么多年了,你居然不知道原因。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们之间都注定是不能共存的了,至于我们谁输谁赢,就各凭本事吧!

  而留在房间里的赵可然虽然已经很累了,但是却是一点睡意也没了。这大概又是一个不眠的夜了。

  O(∩_∩)O哈哈~赵可然和赵可人已经彻底决裂了,大家已经摊牌了。接下来的剧情肯定会越来越精彩的,而且粉末还会多写可然和司徒旭的发展哦!大家一定要继续支持哦!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