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这幅画是假的

   而当赵可然看到白衣男子的时候,却是十分震惊的,不是因为男子的出色,而是因为,眼前的男子她认识。这名白衣男子正是——司徒旭。

  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赵可然大概也猜出来了,看来司徒旭应该就是刚刚小厮口中的旭王吧!其实,她早就猜到司徒旭大概就是皇族中人了,只是想不到他原来竟是旭王而已。

  其实,上辈子的时候,赵可然一直都是深居简出的,对于周围的一切事情都不是十分了解,尤其是皇族中事,就更加不清楚了。所以,她才会一直都不知道原来司徒旭竟是旭王。不过,她虽然知道了司徒旭就是旭王,但是对于旭王,她的了解还是不多的。她只是知道,太子、旭王和逸王都是当今圣上的儿子,但是,他们究竟是皇上的第几子,还有,他们是哪一位妃子生的,他们的地位之类的,还是一点也不了解。

  随着三位皇子的到来,秦老夫人带领着在场的所有女眷一起向三位王子请安。

  “臣妇(臣女)见过太子殿下,见过旭王殿下,见过逸王殿下。”

  太子连忙上前,扶起秦老夫人,笑着说道,“秦老夫人不必多礼。”

  秦老夫人起来后,开口道,“不知太子殿下和两位王爷要来,有失远迎,实在是老身的不对。”

  听到秦老夫人的话,太子笑了笑,回道,“秦老夫人,你说的是哪里的话,你可是我们的长辈啊,该是我们来拜见你才是啊!再说,今天本太子,还有三皇弟、四皇弟都只是奉太后之命,来给你送寿礼哦而已,不需要那么多虚礼。”

  “多谢太子殿下了。”秦老夫人连忙招呼道,“太子殿下,还有两位王爷,都清进去吧,不要站在这里说话了。”

  很快,大家便往屋内走去。

  看着秦老夫人和太子之间的互动,赵可然大概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虽然自己上辈子的确是深居简出,但是对于一些大事还是有了解的。当今太子是皇后娘娘所生的嫡子,又是长子,所以早早的就被立为太子。但是,现在,皇上膝下的皇子不少,而且大多数已经被封王了。而且,现在皇上还是十分硬朗的,所以将来的皇位花落谁家,还是十分难预测的。

  皇上侍母至孝,而外祖母又是太后的好友,所以,对于外祖母,太子还是十分看重的。最起码明面上的尊敬是绝对少不了的。不过,自己上辈子的时候,好像没怎么听说过司徒旭这位旭王,不然的话,自己听到司徒旭这个名字的时候,应该会有记忆才对的。

  想到这,赵可然看向司徒旭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正好司徒旭也回头在偷偷的看她,两人的目光相撞。

  其实,司徒旭早就知道在这里会遇到赵可然的了,也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来的。自从上次赵可然有事找他帮忙那次以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不过,他也还有一直偷偷的在赵可然睡着以后去看过她,也一直让壹在暗处保护着她。再加上还有琴香和诗香在她的身边,所以自己还是挺放心的。可是即便如此,自己还是十分想念她,所以才会借着今天这个送寿礼的机会,光明正大的和她见面。

  当自己看到赵可然的那一刹那,他才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想念这个小东西。尤其是看到她看到自己第一眼时那惊讶的表情时,他就觉得十分可爱了。不过,小东西不愧是他看中的另一半,在短暂的惊讶过后,竟然很快就恢复平静了。

  现在,看到赵可然投过来的眼神,司徒旭挑了挑眉,似乎在问,想我吗?

  看到司徒旭的动作,赵可然感到讶异,自己竟然懂他的意思。不过,虽然懂了,但是赵可然还是十分任性的撇过头去,谁会想你啊!

  想为色实。看到了赵可然的回应,司徒旭感到十分高兴,他没想到赵可然竟然会看懂他的意思,看来两人还真是心有灵犀啊!想到这,司徒旭笑得更加开心了。

  看到司徒旭大的笑容,赵可然皱了皱眉头,任性的撇着嘴,不再看她了。

  其实在赵可然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她就已经在司徒旭的面前卸下了心防,要不然,她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的。这种类似于撒娇的举动,她竟然可以在司徒旭面前做的出来,就已经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但是赵可然还没有注意到。

  但是赵可然没有注意到,不代表司徒旭没有注意到。司徒旭自从知道了赵可然所经历过的一切以后,就已经知道,赵可然绝对是一个防备心很重的人。现在,看到赵可然在他面前的举动,他就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没有白费,赵可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在接受自己了。他相信,只要自己继续努力,赵可然一定会爱上自己的。想到这,司徒旭笑得就更加灿烂了。

  两个人就这样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眉目传情的,但是,还好,因为他们都走得比较后,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们。就只有琴香和诗香看到了这一幕,不过,她们都十分默契的装作看不见。只是,她们眼底里的那些高兴是隐藏不了的。

  很快,大家便已经来到了大厅内,一一落座了,本来应该坐主位的秦老夫人因为太子的到来,已经坐到下面去了,二旭王和逸王分别坐到了太子的左右两边了。

  其实,在这样的场合里,太子还有另外两位王爷本不该出现的。即便他们来了,也应该在前厅和秦耀志他们呆在一起才算是合礼仪,不过,因为他们三位是代替太后来送寿礼的,所以才会出现在这里。

  刚一落座,太子就接下了随从递过来的锦盒,对着秦老夫人开口道,“秦老夫人,这是太后拖我们给你带来的寿礼。”

  说完,便又把锦盒递给身边的随从,由随从把锦盒交给秦老夫人。

  秦老夫人接过那名随从手中的锦盒,打开一看,顿时只觉得眼前一亮,盒子里正静静地躺着两颗大概婴儿拳头般大小的珠子,珠子圆润而有光泽,这两颗晶莹剔透的珠子,就像黑夜里的星星,散发出莹莹的光,又像人的眼睛,那样地充满生机与力量。

  看到这样流光溢彩的两颗珠子,大家都在感叹,不愧是皇家的东西,还真是珍贵啊,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价值不菲了。

  随着秦老夫人打开锦盒的动作,太子笑着说道,“秦老夫人,这两颗可不是普通的珍珠。这两颗可是十分珍贵的夜明珠。

  “什么,夜明珠?”一听到太子的话,大家都感到十分惊讶,没想到这竟然是传说中的夜明珠。

  要知道,夜明珠可不是普通的珍珠啊!“夜明珠”是在黑暗中,人眼能明视的,天然的、能自行发光的珠宝。夜明珠是一种稀有的宝物,还被称为“随珠”、“悬珠”、“垂棘”、“明月珠”等。即使是在夜晚,夜明珠发出的光芒也可以让你觉得亮如白昼。总之,这夜明珠可是稀世珍宝啊!就算是在大历王朝,应该也很难找出几颗来的了。可是,没想到,竟然会在秦老夫人的寿宴上能看到这样的稀世珍宝。

  看到大家这样的诧异,太子笑着解释道,“之前我们大历王朝的一个附属小国——南艺王国的使者来的时候,进贡了两颗夜明珠,后来父皇把这两颗夜明珠都给了太后。太后特地把这两颗夜明珠送给秦老夫人的,太后说,虽然她没办法亲自来,但是还是希望可以送上她的一份祝福。”

  听到了太子的话,秦老夫人笑得十分高兴,“还真是有劳太后娘娘记挂了。”

  在场的贵夫人听到太子的话以后,都是惊叹不已,怪不得这两颗夜明珠这样的珍贵,原来是南艺王国进贡的。不过,由此可见,秦老夫人到底是有多么的深受皇恩了。这样珍贵的两颗夜明珠,太后说送就送。看来太后和秦老夫人的关系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过了好一会,秦老夫人才把盒子盖上,放到一旁的周嬷嬷手上。周嬷嬷是秦老夫人的陪嫁丫鬟,终生未嫁,一直侍奉在秦老夫人身边。

  大概是因为一下子来了三位皇子的缘故吧,本来各家的小姐都是到了后院或者花园,就只有秦老夫人的三个孙女还留在这里而已,而现在呢,各家夫人都不着痕迹的差人把自家的女儿叫了进来。毕竟这样一下子来了三位王子,可不是常见的事,要是,自家的女儿被其中一名看上了,那可就要嫁入皇家了。还有,如果能被太子看中的话,那么将来就有可能可以成为母仪天下的皇后了。即使不能成为皇后,成为一名皇妃也是很不错的。

  基于这样的理由,大厅里的大家小姐越来越多了。不过,还好,秦国公府的大厅够大,所以一下子来了那么多小 姐,还是一点也不显得拥挤。

  就在大家聊了一会儿以后,太子看到在一旁的架子上似乎有一副画卷,开口就叫身边的随从拿了过来,打开一看,不由得惊叹,“原来是吴舟子的《春歌踏雪图》啊,本殿还很是有眼福啊,竟然会在这里看到吴舟子的画。”

  没错,这一副画就是刚才大家还在争辩着真假的画,后来突然听到太子,还有旭王、逸王来了的时候,大家忙着出去接驾,后来拿着画的丫鬟走得急,随手一放就放到了架子上。可是没想到,竟然会被太子看到了,还拿了过去。当大家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所以,当太子开始看画以后,刚刚在场的人们都一副十分尴尬的表情。

  大家感到不知所措,但是太子似乎十分有兴致,拿着画一直在欣赏,“还真是一副好画啊,吴舟子的画技还真的是名不虚传啊!”

  就在太子这样有兴致的情况下,大家都不敢开口说话,尤其是刚刚还在争执的内容就更没有人敢说出口了。你说,现在太子在欣赏画的时候,你总不能说,太子,你还是别看了,现在都不知道这幅画到底是真是假。在场没有一个人敢这样说的,毕竟大家都不想无缘无故就得罪太子。要是真的这样说的话,那不就是明摆着说太子没有眼光,就连画的真假都分不清吗。

  不过,这个世界上,却总有那么一些看不清情况的人,她们就是喜欢在不恰当的时间,做出一些不恰当的举动。

  就在太子兴致正浓的时候,赵可人突然就开口道,“太子,你别被骗了,这幅画是假的。”

  赵可人在看到太子在欣赏画作的时候,就已经十分着急了,要是太子都开口说这一副画是真的,那自己送出去的那一副就会成了假的,那到时候自己的面子该往哪里搁啊!到时候,这样太子的有机会,自己的那一副真迹就一定会成了假的,因为没有哪一个人敢去质疑太子的话。所以,赵可人决定先下手为强,在太子说出这幅画是真迹以前先开口,要不然的话,自己就一定会成为全京城的笑柄的。尤其是林伯母,一定会恨死她的。

  赵可人想的十分好,但是,她没有注意到,其实在太子说出一声“好画“的时候,在他的心里就已经觉得那幅画是真的了。而她现在开口,就已经是在质疑太子的话了。要不然,为什么在场没有一个人会开口,那是因为大家都已经十分了解情况了,不敢贸贸然开口,生怕得罪太子。

  要是平常的时候,赵可人应该也不会那样的失去理智的,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突然了。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赵可然竟然会把《春歌踏雪图》拿出来送给外祖母的,而且是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再加上,她才刚刚和林溪染定亲,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得罪林老夫人。所以,赵可人突然开口了。

  赵可人的话就像是把一颗石子投进了平静的湖面一样,激起的可不是什么小水花了,而是一股大波澜了。听到了赵可人的话,大厅里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大家都不敢开口,而是小心翼翼的看向太子。

  赵可然看到赵可人的举动,差一点就笑出来了。看来赵可人是真的急了,要不然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的。其实,她还是十分了解赵可人的心情的,她一直都认为自己送给林老夫人的那一副画才是真的,要是太子一句话下来,她的画就成了假的,这样的亏她是绝对不肯吃的。不过,她这样开口也好,现在,太子即使是为了面子,也一定会好好地评鉴这幅画的。不知道赵可人要是知道自己送出去的那一副是假的,而自己这一副才是真的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呢?还真是期待啊!

  司徒旭一直都在暗地里注意着赵可然,所以当他看到赵可然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兴味的时候,他就猜到,赵可然一定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而且绝对跟眼前的事情有关的。看来,又会有一场好戏啊!

  太子本来还在兴味十足的欣赏着画作的,但是赵可人的一句话就打断了他的兴致。听到有人开口的时候,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谁说的?”

  太子皱着眉头,十分不满的抬起头来,但是,当他注意到市赵可人开的口的时候,脸上的不满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眼神中闪过一丝兴趣,就像是猎人看到喜欢的猎物一样。

  “你是谁啊?刚刚是你说的话吗?”太子笑着问道。

  对于太子的变化,大家都感到不解。刚刚太子明明就是一副不满的表情,可是现在为什么会是这样温和的问话呢?

  秦依渺自然也是注意到了这一幕,她看向赵可人的眼神里,带着满满的恨意。没错,就是恨意。秦依渺是个女人,而且绝对是个敏感的女人。刚刚太子看赵可人的时候,眼神中的那掠夺的光芒,她还是看得懂的。

  秦依渺绝对是个聪明的女子,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也是个女人,几乎每一个女人都想要登上那个母仪天下的宝座,她也不例外。而且,她有着最好的先天条件。显赫的出身,姣好的容貌。出色的才华,这一切都比旁人要强多了。再加上张嫚儿一直都在她的耳边不断地说着,所以从小到大,秦依渺就一直以皇后的宝座为奋斗目标。再加上太子长得英俊不凡,秦依渺早就爱上他了,所以,这也更坚定了她要嫁给太子的决心了。

  而现在呢,看到太子对赵可人产生了兴趣,秦依渺就觉得是赵可人在故意吸引太子的注意力而已。要不然的话,她为什么要看开口呢?再加上刚刚白玉观音像的事情,就让秦依渺更加坚定的相信,其实赵可人就是想要抢走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

  一想到这,秦依渺就更加憎恨赵可人了,虽然她知道赵可人已经定下婚约了,但是还是十分不放心,因为之前和林溪染有婚约的可是赵可然啊!赵可人就连自己姐姐的未婚夫都要抢,要是有机会的话,她又怎么会放过太子这课大树呢?

  总之,秦依渺越想就越觉得赵可人的心机重,就越加讨厌赵可人。

  且不管秦依渺是怎么想的,赵可人却是十分的受宠若惊,其实刚刚一开口的时候,她就已经后悔了,可是没想到太子竟然一点也不生气,还这样温和地和她说话,这让她被吊到半空中的心一下子落地了,

  “回太子殿下的话,臣女赵可人,是太师府的嫡出二小姐,刚刚就是我开的口。”

  “赵可人,是吗?”听到赵可人的回答,太子笑了笑,“还真是一个好名字,和你真的很配,还真是一个可人儿。本殿好像听过你的名字,京城‘四大美人’之一,是吗?”

  听到了太子的赞赏,赵可人十分高兴,“太子殿下谬赞了。”

  看到这里,赵可然似乎看明白了,原来太子对赵可人产生兴趣了啊!不过,她好像记得,在上辈子的时候,秦依渺喜欢的就是太子,好像还被赐婚了呢!不过,这件事情好像还没有发生。想到这,赵可然看向秦依渺,果然看见秦依渺那嫉妒的眼神。还真是有趣啊!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不知道赵可人是不是看出了太子对她的有意了没?要是知道的话,赵可人是会选择林溪染,还是太子呢?还真是期待接下来的发展啊!

  赵可然在一旁看着好戏,而司徒旭则在一旁偷偷的看着赵可然。尤其是当看到赵可然那灵动的表情的时候,司徒旭更是喜欢的不得了。

  太子笑了笑,接着问刚才的话题,“那刚刚就是你说的,这幅《春歌踏雪图》是假的,是吗?”

  看到太子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赵可人也就不再怕了,站了出来,福了福身子,说道,“是的,刚刚是臣女说的,这幅《春歌踏雪图》一定不会是真的。”

  “哦,为什么呢?”太子兴味十足的问道,“你有为什么能这么肯定呢?”。

  赵可人解释道,“因为,《春歌踏雪图》的真迹,我早就送给了林伯母作为寿礼了,所以,这一副绝对不会是真的。”

  赵可人话音刚落,林老夫人就站了出来,“回太子殿下,可人说的都是真的,那副《春歌踏雪图》的真迹在老身这里,所以眼前这一副绝对不可能是真迹。”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太子十分不解的问道。

  一听到太子的问话,秦依渺马上就站了出来,把刚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听到了秦依渺的描述,赵可然不禁佩服。就在她这样憎恨赵可人的时候,说出来的话竟然还可以这样的公正,不偏不倚。看来秦依渺的聪明才智,还有修养方面,都绝对是一等一的好啊!

  听完了秦依渺的叙述以后,太子兴味十足的,他摸了摸下巴,考虑着,“究竟找谁来验画好呢?”

  “不如就由我来吧!”司徒旭突然开口。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