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再遇司徒旭

   看到大家投来的疑惑的目光,赵可人心里就更急了。明明平常的时候,她只要这样做的话,赵可然都会妥协的,怎么今天会这样呢?

  看到赵可然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赵可人也没办法,只好一口咬定,“那副画真的是姐姐转赠给我的。”

  在一旁的林老夫人也是站在赵可人的那一边的,“没错,我手上的那一幅画才是真的。”

  林老夫人知道在这个时候,她必须坚定地相信赵可人送给她的那一幅才是真迹,要不然她之前的所有举动在别人眼里都会成了笑话一场。

  双方就这样僵持着,大家都不肯承认自己手中的画是假的。

  秦老夫人看着林老夫人,心里十分不满。虽然,在场的人都称忠义侯老夫人一声林老夫人,但是,怎么说都好,林老夫人都只是她的晚辈。不过就是因为老侯爷已经去世,她的丈夫继承了爵位,大家给她一声面子,才会尊称她一声林老夫人而已,难道她还真的以为就凭她就可以和自己相提并论了吗?竟然在自己的寿宴上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还把不把秦国公府放在眼里啊!

  还有,秦老夫人把不满的目光投向赵可人,可人也真是的,竟然会跟着林老夫人起哄。要知道,她现在的婚约都是因为可然的退让才会这样顺利的。可是,她又是怎样对待可然的,竟然会在这样的场合里做出这样的事情,她还把自己当做外祖母,还把可然当做她的姐姐吗?

  赵可人自然是没有注意到秦老夫人对自己的不满了,她现在自己都是焦头烂额的,哪里还有心情理会秦老夫人对她的不满呢!现在,她就只是想要赶快解决眼前的困境而已。

  现在的秦香荷也是十分不满的,不过,她不满的对象却是赵可然。在她看来,赵可然身为姐姐,竟然会在这种场合让自己的妹妹下不了台,还真是不懂事。想到这,秦香荷皱着眉头看向赵可然。

  赵可然自然是注意到了秦香荷那不满的目光了。看到这种情景,赵可然在心中冷笑,看,这就是她的好娘亲,无论什么时候都只知道维护她的小女儿。就算是像今天这样的情景,想到的也只是她的可人而已。她现在大概就是想要自己承认自己送给外祖母的那幅画是假的,好让她的可人好下台,是吗?难道,她不知道,如果自己承认自己的那幅画才是假的,那么现在被别人看笑话的就是自己了。还有,自己也会成为大家眼中的骗子和不孝子孙的。看来娘亲是一点都没有为她着想了,在她的眼里,心里都只有一个赵可人而已。

  赵可然想想都为自己感到可悲,不过,自己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了,不会再为娘亲对自己的忽视而感到难过了。现在,在自己眼里,娘亲不过就是一个名词而已,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了。

  而现场感到最开心的应该就是张嫚儿了,无论是赵可然出丑,还是赵可人出丑,对于她来说,都是好事。在今天里,赵可人送的白玉观音像明显就压了依渺一头,还有赵可然送的礼物,她的婆婆竟然说那是最好的礼物,这样高的评价,也让她心里很不舒服。不过,相比较之下,她还是比较希望赵可人出丑,因为对于依渺来说,赵可人才是对手。而赵可然,嘛,她没有那一点能真的成为依渺的对手。所以赵可人才是威胁,而赵可然不是。

  秦依渺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她在心里不断地算计着。今天这样的情景无论是哪一副画是假的,对于她来说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但是,在她的私心里,还是希望赵可人出丑的,不为别的,就仅仅是赵可人明明知道那尊白玉观音像是自己想要的,竟然还敢跟自己抢这一点来看,她就不想要轻易放过她了。

  想了想后,秦依渺站了出来,对着大家福了一下身子以后,对着林老夫人,开口道,“林伯母,我想,你可能真的搞错了,这一副《春歌踏雪图》可是我的祖父留给可然表妹的,真迹一直都是在可然表妹那里,可人表妹又怎么可能把《春歌踏雪图》送给你呢?”

  听到了秦依渺的话,在场的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向林老夫人和赵可人,的确,赵可人应该不会有《春歌踏雪图》才对,那么就是说,林老夫人手上的那副画是假的了。

  对于秦依渺开口帮着自己说话,赵可然感到诧异,不过,很快,她就已经明白是为什么了。刚刚赵可人的白玉观音像应该是已经彻底把秦依渺给得罪了,难怪她会站在自己这一边。果然,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是吗?

  对于秦依渺的开口,赵可人心里就更慌了,她知道秦依渺是在记恨白玉观音像的事情,可是没想到她竟然会在这样的场合里落井下石,不过,自己是不会输的,而且在这样的场合里,自己也绝对输不起。再说,自己送给林伯母的那一副的确是真迹,现在赵可然拿出来的这一副才是自己临摹的。只要自己咬定赵可然已经把真迹转送给自己就好了。虽然这样会让赵可然对自己不满。不过,赵可然这个笨蛋,到时候自己只要哭两声,她就会原谅自己的了。

  想到这,赵可人变得理直气壮,笑了笑,开口道,“依渺表姐还真是健忘啊!刚刚我不是已经说了吗?姐姐已经将《春歌踏雪图》的真迹转送给我了,那么我再把那幅画送给林伯母,那也没什么不妥,不是吗?”

  听到赵可人的回答,秦依渺皱了皱眉头,她没想到赵可人竟然会这样回答。

  不过,秦依渺笑了笑,转过身去,笑着问道,“可然表妹,你怎么说呢?你是不是已经把《春歌踏雪图》送给了可人表妹了呢?”

  赵可然的眼神闪了闪,笑着回道,“可人大概搞错了,我从来就没有把《春歌踏雪图》送给她,再说,我不是也说过了吗?要是我真的已经把《春歌踏雪图》转赠给可人了,今天有怎么会把它拿来送给外祖母呢?那不是在开外祖母的玩笑吗?这样不孝之事,我又怎么敢做呢?”

  听到了赵可然的回答,大家都觉得似乎很有道理。就这样,双方都觉得自己的画是真的,但是真迹就只有一份,大家这样争执不下,也不是办法。

  秦老夫人作为今天寿宴的主角,看到这样的景象,心里的不满可想而知。尤其是这一次,还是牵涉到她已故的丈夫的一副珍贵的藏画,这就更加让她不满了。可是,看到这样的情景,她也没办法分辨到底谁是谁非了。

  但是,刚刚她已经看到了可然送给了她的画,那明明就是《春歌踏雪图》的真迹。这一副画是她已故丈夫最喜欢的一副藏画,她不知看了多少次了,不会认错的。可是,李老夫人却说,可人有送给了她一副,还坚称那一副才是真迹。那么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就在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一开始提议看礼物的礼部尚书夫人——刘夫人站了出来,开口道,“其实我们这样争执也没有什么用,只要验一下眼前这一副《春歌踏雪图》究竟是不是真迹,不就可以把所有的事情的弄清楚了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听到了刘夫人的建议,大家才如梦初醒,对啊,只要验一下画,不就知道姐妹俩到底谁是谁非了吗?哪里还需要在这里争执呢?

  听到了刘夫人的建议秦老夫人并没有马上表态,而是看着赵可然,问道,“可然,你觉得呢?”

  说到底秦老夫人还是十分疼爱赵可然的,她就怕要是有什么万一的话,会害到赵可然,所以就先问一下赵可然的意见。只要赵可然不同意,她一定会马上就制止的。而且,她相信以她的影响力,想要完全盖下这件事情是不难的。

  看到外祖母对自己的疼爱,赵可然的心里是十分感动的,不管她的父母是如何偏爱妹妹的,最起码外祖母是真的真心疼爱自己的,那样就足够了。

  赵可然自信地笑了笑,“我也觉得刘夫人的建议十分好。与其我们在这里争论不休,还不如直接验画来的快。再说,今天可是外祖母的寿辰,我们在这里这样争论也不是好事,不如还是尽快解决吧!可人,你说呢?”

  看到秦老夫人对赵可然的偏爱,赵可人眼中充满了嫉恨,凭什么,赵可然明明没有什么是比自己强的,为什么外祖母要这样疼爱她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外祖母一点也不关心自己,反而是处处为赵可然着想,她有什么好的,长得没有自己漂亮,才学没有自己高,就连嘴巴都没有自己甜。

  再看看赵可然现在一副自信地样子,赵可人只觉得更加讨厌。看来赵可然还真的以为自己的那一副画是真的啊!她大概不知道,那一副真迹早就被自己给掉包了吧!本来她今天是不用出丑的。可是,天堂有路她不走,地狱无门她偏要闯。她不是想要那这一副《春歌踏雪图》来讨好外祖母吗?那好,她今天就要让赵可然颜面扫地。她就要看看,到时候,外祖母还会不会那样疼爱赵可然。

  想到这,赵可人笑着回道,“刘夫人的话很对,不过,姐姐,你真的不用在考虑一下吗?要是验出眼前的这幅画是假的,那姐姐你又该怎么办才好呢?”

  听到赵可人恶意提醒的话语,赵可然淡然一笑,“我相信我的画是真的,那可是外祖父留给我的,我怎么可能会认错呢?”

  看到眼前的一幕,林老夫人的心里是十分忐忑不安的,之前可人明明就说,那画是她外祖父留给她的,可是,现在为什么又成了赵可然转送给她的呢?还有,如果赵可然真的已经把画转送给了可人的话,那么她今天应该就不会再把画拿来送给秦老夫人的才对。赵可然就算再蠢,也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可是,赵可人应该也没有胆子拿一副假画来欺骗自己,那样的话,她也讨不了什么好。。

  要是眼前的画是假的话,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画是可人偷偷拿假画换过来的。看来,可人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单纯美好。不过,现在自己已经骑虎难下了,要是今天的画是真的话,那自己就真的颜面扫地了。想到这,她就觉得十分后悔,早知道自己就不要开口好了。

  不过,看到可人自信地表情,她的心还是定了一下。不过,看来,自己还是得对可人从新评估才行了。

  而在一旁的秦香荷心里却是很复杂的。不管今天的这幅画是真是假,出丑的都是她的女儿。不过,在她的私心里,还是希望眼前的画是假的,因为在她心里,还是赵可人占的分量比较重。不过,她还是十分恼恨林老夫人的,要不是她的一句话,今天的局面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不过,她还是只能把这种恼恨藏在心里,因为毕竟现在可人已经和林世子定亲了,林老夫人怎么说都好,还是可人的未来婆婆,自己是绝对不会做出任何对可人将来不利的事情的。

  现在建议是有了,不过要谁来验画呢?这也是个问题。

  “不如就让秦大小姐来验画吧!”在场的一位夫人提出来说,“秦大小姐可是我们京城第一才女啊!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相信她应该能验出画的真假。”

  听到大家对于秦依渺的称赞,张嫚儿是十分骄傲的,“大家过奖了,承蒙大家看得起。依渺一定会好好验画的。”

  可是,秦依渺还没有开口,赵可人就已经开口拒绝了。

  因为,一听到秦依渺要验画,赵可人马上就反对,“不行,不能由依渺表姐来验画。”

  赵可人十分清楚,刚刚自己送出的那尊白玉观音像已经彻底把秦依渺给得罪了,要是现在让秦依渺来验画的话,那么秦依渺一定会借这个机会来报复自己的,那么就算这幅画是假的,秦依渺也一定会说是真的,那样对自己来说,实在是太不利了。尤其是刚刚秦依渺还帮着赵可然说话,那就说明,秦依渺是站在赵可然那一边的,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秦依渺来验画。

  其实,赵可人真的想太多了,对于秦依渺来说,她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名声,所以她是不会用这个机会来报复赵可人的。对于任何有可能损害她名声的事情,她都是绝对不会做的,因为那不值得。尤其是今天有那么多人在场,她就更不会轻举妄动了。所以,如果是由秦依渺来验画的话,她一定会实话实说的。由此可见,赵可人的顾虑纯是多余的。

  对于赵可人脱口而出的拒绝,秦依渺感到的是一股难堪,赵可人究竟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就不能由自己来验画呢?难道她的意思是自己会作假吗?还是说自己的自己还不够格来验画啊?无论是哪一种,都是对自己的侮辱。看来赵可人还真的是要和自己过不去啊!竟然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自己难堪。

  想到这,秦依渺的脸色十分难看,“可人表妹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难道你还信不过表姐我吗?”

  听到了秦依渺的话,赵可人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又说错话了,连忙开口道,“表姐多虑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还是找一个局外人来验画,这样比较公正,不是吗?”

  听到赵可人的回答,秦依渺的脸色更难看了,赵可人的意思是,自己不公正,是吗?想到这,秦依渺对赵可人的恨意越来越深了,今天赵可人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落她的面子,先是那尊白玉观音像,现在有是在暗示自己做事不公,今天的事情,她全都记在心上了,将来,她一定会把所有的一切都全部还给赵可人的。

  看到秦依渺那更加难看的表情,赵可人意识到自己越描越黑了,但是,话已经说出口了,就收不回来了。再说,今天自己已经得罪了秦依渺了,那么多一点,或是少一点,又有什么差别呢?而且,看秦依渺的样子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那就更不能让她来验画了。就算是秦依渺将来要报复自己,自己也不怕,再怎么说,自己也是镇北侯府的嫡亲孙小姐,虽然自己的爹还没有继承爵位,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自己的父亲继承爵位的可能性最大了。所以,她一点也不怕秦依渺,但是,眼前是绝对不能让秦依渺来验画的。

  就这样,事情似乎有陷入了僵局。

  不过,看着赵可人的表现,赵可然心里就只觉得好笑,看来这次赵可人是彻底把秦依渺给得罪了。看来,赵可人还是不大了解秦依渺啊!其实,要是秦依渺验画的话,那也是绝对不会作假的。她太了解秦依渺这个人了,对于秦依渺来说,什么东西都没她的好名声重要,所以她是绝对不会作假的。但是,赵可人这样说的,不仅是在暗示秦依渺不公,还在暗示她的水平不够。对于这一点,秦依渺是绝对不会轻易就放过的。

  就现在这样的情况看来,这辈子,秦依渺和赵可人要交好的可能性,看来是微乎其微的了。赵可然暗想,看来命运之神还是挺眷顾自己的。不仅给了自己再一次的生命,还改变了不少对于自己不利的情况啊!相信这里面除了自己的努力以外,应该还是有一点运气的吧!

  就这样,赵可人不同意由秦依渺验画,可是一时之间也找不出可以验画的人来。事情似乎又一次陷入了僵局。

  就在这时,一名小厮走了进来,报告道,“老夫人,太子爷、旭王,还有逸王都来了,说是太后有礼物要送给你。”

  姐常候咬。“什么,太子爷,旭王和逸王都来了。”

  在场的夫人都是十分惊讶的,可是想一想,很快又平静下来了。太后和秦老夫人一直以来关系亲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只是没想到,这次的寿宴竟然会一下子来了三位皇子,其中一位还是太子呢!由此可见,秦老夫人和太后的关系可真的不一般。因为刚刚那名小厮说的是太后有礼物送给秦老夫人,而不是赏赐。照这样看来,太后对于秦老夫人的重视可是绝对不一般的。

  而赵可然在听到旭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想起了司徒旭,大概是因为大家都有一个旭字吧!

  听到了小厮的话,大家都顾不得刚刚还在争执不下的《春歌踏雪图》了,连忙都站起来,准备接驾了。

  没多久,就只看到三个男子由远处走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穿着杏黄色四龙纹服饰的男子。这个男子还真是风姿卓越啊,五官出色,身材挺拔,绝对是一名英俊的男子。而由他的服饰可以判断出,这应该就是太子了。不过,他的眼神中似乎在闪烁着阴冷的光芒,深生生的破坏了他的英俊。

  在太子的左边是一名穿着紫袍的男子,俊逸的五官,飞扬的长发,合身的紫袍把他的高贵气质表露无疑。

  而在太子的右侧,则是一名穿着月白色衣服的男子。可以说,这名男子绝对是三个之中最出色的。男子身躯高大,足有八尺,天庭饱满,棱角分明。一双迷人的眼眸深邃的就像一汪深潭,正泛着迷人的光彩,如同一个漩涡,不止息的转动着。精致如同雕琢的鼻梁傲然挺立,细薄的嘴唇完美到极点,完美的倒三角身材裹在一袭白色的长袍内,袍角软软地拖落在地上。宽大的白袍,如血一般白的无暇,没有半点杂质,三千墨发随风扬起,黑与白对比强烈,却又让人感到和谐。

  而当赵可然看到白衣男子的时候,却是十分震惊的,不是因为男子的出色,而是因为,眼前的男子她认识。这名白衣男子正是——司徒旭。

  O(∩_∩)O哈哈哈~,男主又现身了,想知道接下来男主和女主会有什么互动吗?还有,大家觉得谁来验画比较好呢?还有,接下来又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大家不要急,看下去就知道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