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参加寿宴

   终于,秦国公府老夫人的寿辰到了。这一天,很早的时候,大家就已经用完早膳了。一用完早膳,赵松和秦香荷就带着赵可然和赵可人从太师府出发了。这次他们去的时候分坐为三辆马车。最前面的那一辆,坐着赵松和秦香荷。中间那一辆,坐着赵可然和赵可人两姐妹。二最后一辆则坐着他们所带的随从和丫鬟。在这样的日子里,赵松他们四人都是必须到场的。而其他的人都会到门口去送他们。看着渐渐远去的马车,赵莹、赵枚和赵琳三人心里都是十分羡慕嫉妒恨的,虽然她们和赵可然、赵可人一样都是赵松的女儿,是太师府的小姐,但是嫡庶之别还是十分分明的,就像秦国公府老夫人寿宴的这种大日子,她们这些庶出的女儿是绝对没有资格参加的。

  看着马车远去的影子,她们的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尤其是在这种时候,她们特别能感受到嫡庶的差别,庶女是没有资格参加一些大的场合的。可是,就只有在这种场合里,才有机会能遇见一些达官贵人家的子弟,这样她们才能找个好人家。可是这种场合,却没有她们的分。所以,将来她们要不然就会成为别的达官贵人子弟的妾室,要不就只能嫁给一些小官,才有机会成为正室,这就是她们的命运。可是,她们心里还是十分不甘的,就因为母亲的不同,造就了她们和赵可然、赵可人之间那天差地别的命运。不过,即使心里再不满,也阻止不了马车前进的步伐。

  中间的那辆马车上,赵可然和赵可人正坐在里面。马车里面布置得还是挺舒适的,毕竟是两位小姐坐的马车。在马车里,早就已经铺上了一层软垫,马车中间放着一张小桌子,桌子的中央摆放着一个香炉。随着一缕缕烟雾的升起,马车里面充满了幽香,让人心情舒爽。在香炉的四周还摆放着茶水和一些糕点,让她们可以随时品尝。赵可然就在马车里静静地坐着,不时还喝上一口茶,显得十分自在。

  看着赵可然怡然自得的样子,赵可人开口道,“姐姐,你真的就准备送那一副屏风,是吗?”

  赵可然笑着点了点头,“对啊,不过我还准备了另外一份呢!”

  “什么?还有一份?”赵可人皱着眉头,她一直都以为赵可然只是送那一副屏风而已,可是没想到还有另外一份,要是她的另外一份礼物更珍贵,自己的白玉观音像不就没办法独领风骚了吗?

  想到这,赵可人连忙开口问道,“姐姐,你的另外一份礼物是什么啊?”

  赵可然看着赵可人那想要知道又在极力掩饰的样子,笑了笑,回道,“可人,你怎么这么关心我送什么啊?说起来,你这次究竟要送什么给外祖母做寿礼,我还不知道呢!”

  听到赵可然开口提起她的寿礼,赵可人的脸上十分不自然,“姐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赵可然笑了笑,也不再追问,“我的另一份礼物,其实也不是什么用钱买的,不过是我自己准备的,觉得外祖母应该会喜欢的。”

  听到赵可然的话,赵可人松了一口气,还好赵可然的寿礼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那就好,看来自己今天的礼物,绝对会夺得大家的称赞的。

  看到赵可人还在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赵可然在心里冷笑,赵可人,你就尽管笑吧!要不然,等一下你大概就笑不出来了。

  就这样,马车平缓的行驶着,很快就来到了秦国公府的大门处了。

  现任的秦国公,是秦香荷的嫡亲兄长,名唤秦耀志,现在是大历皇朝的兵部尚书,还有兼任吏部尚书,管理着官员的升迁考核。这样的殊荣,在整个大历皇朝里,几乎找不出第二个了。由此可以看出圣上对秦国公府的看重。

  尤其是现在的太后和秦国公府秦老夫人关系十分亲密,当今圣上又是侍母至孝之人,所以,这也为秦国公府更添一层辉煌了。当初,赵松能娶到秦香荷这个秦国公府的嫡亲大小姐,其实说白了,的确是高攀了。

  到了秦国公府门口处,大家相继下了马车。赵可然一下马车就看到秦国公府外面车水马龙的,前来祝寿之人络绎不绝,尤其可见秦国公府在京城里面的位置究竟有多重了。

  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赵可然恍如隔世,上辈子的时候,其实最疼自己的人就是外祖父和外祖母了。虽然外祖父已经去世,但是还是十分疼爱自己的。还有,舅舅,对她也是很不错的,要是当时他们在的话,那自己也许就不会死的这么惨了。

  “姐姐,你是怎么了?”看着赵可然看着大门口恍然所思的样子,赵可人开口问道。

  赵可人的话打断了赵可然的思绪,她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看见赵可人在看着自己,连忙笑着回道,“没什么,就是看见那么多人,一下子有点不适应而已。”

  听到赵可然的回答,赵可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耸耸肩,就自顾自的向着赵松和秦香荷那边走去。赵可然静静地跟在她的身后,也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很快,她们就已经来到了赵松和秦香荷的身边了。然后,他们一家人一起往大门的方向走去了。一来到大门处,就看见现任的秦国公夫人,秦香荷的大嫂,也就是秦耀志的正室——张嫚儿。

  张嫚儿一看到秦香荷,马上就迎了上去,热情地开口道,“哎呀,姑爷,小姑,你可算来了,娘都盼你好久了。”

  赵松看到了张嫚儿,连忙双手抱拳,微微弯腰,“大嫂。”

  秦香荷也笑着打招呼,“大嫂,好久不见了。”

  赵可然和赵可人也连忙福了福身子,向着张嫚儿行礼,“可然(可人)见过舅母。”

  “哎呀,那里还需要行那么多的虚礼,大家都是一家人,自在点就行了。姑爷,你就先去前厅处找我家老爷好了。”

  说着,就招来一个小厮,赵松跟着小厮就走了。赵松在以为小厮的带领下,先去前厅处和他的大舅子,也就是现任的秦国公——秦耀志处了。

  接着,张嫚儿上前亲热的挽着秦香荷,拉着她就往里走,“小姑你好久都没有来过了。之前本来想着到了可然、可人和依渺一起向金嬷嬷学习的时候,就可以好好聚一聚了,可是,没想到金嬷嬷竟然临时有事,改时间了。”

  “是啊。”秦香荷也开口道,“还真的是太不凑巧了。”

  就这样,张嫚儿和秦香荷两个人亲亲热热地往里走去。赵可然和赵可人就跟在她们的身后。

  看着前头看似亲密无间的姑嫂两,赵可然只觉得好笑。其实,娘亲和舅母两个人并没有表面上那样的亲密。也是,世界上有哪一对姑嫂真的能做到亲密无间呢!赵可然心里十分清楚,她的舅母,虽然看起来十分热情开朗,但是,其实在她的内心却是十分狭隘的。

  其实,张嫚儿和秦香荷一直以来的关系,大概就像是现在的秦依渺和赵可人吧!两个人当初都是京城里出了名的美女,所以两个人就一直被大家拿来作比较。因此,两个人其实在心底里还是把对方视为敌人的。后来两个人什么都比,比家世,比样貌,比才学。后来还比夫婿。不过,很显然,张嫚儿比秦香荷要嫁得好。秦香荷就只是嫁给了镇北侯的嫡长子而已。可是这个嫡长子能不能继承爵位还是未知之数,可是现在的张嫚儿就已经是高高在上的秦国公夫人了。对于这一点,秦香荷是十分不服气的。可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对于这一点,秦香荷还是十分清楚的、所以两人就就一直维持着面子上的亲密。

  其实,这一切外人都是不知道的,不过赵可然在上辈子的时候,曾经无意中得了这件事情。也知道了舅母对她的好不过都是虚伪的而已。

  很快,她们便来到了偏厅。一进去,就看到里面已经聚了不少大官贵族家的夫人了。就连赵可人未来的婆婆,忠义侯林老夫人也已经到了,正陪着秦老夫人在说着话。

  一看到她们进来了,秦老夫人连忙招手,“你们来了。来,可然,可人,都过来,让外祖母好好地看看你们。”

  赵可然和赵可人听到以后,连忙上前,跪了下来,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

  “可然向外祖母请安。”

  “可人向外祖母请安。”

  “好好好。”看着赵可然和赵可人,秦老夫人笑得眉开眼笑的,“都快起来吧!过来,到外祖母身边来。”

  赵可然和赵可人依言来到了秦老夫人的身边。秦老夫人看着赵可然和赵可人,笑得十分灿烂,“可然,可人,你们两个好久都没有来国公府了。对了,我听说前一阵子,你们都落水了,是吗?”

  听到秦老夫人提起落水的事情,赵可人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不过很快就消失了,快的在场的人之中除了赵可然,没有谁是捕捉到的。

  “是啊!外祖母。”赵可人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上前就抱住秦老夫人的手臂,紧贴着她坐下了,“我家的荷花池大概不大喜欢我们,我和姐姐都相继落水了。”

  看着赵可人的样子,秦老夫人笑得更加开心了,点了点她的鼻头,笑骂道,“你呀,真就是个小调皮啊!”

  赵可人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外祖母,你怎么能这样说人家呢!人家可是个大家闺秀啊!”

  看着赵可人的样子,秦老夫人笑得更加开心了。在场的人也都被赵可人的样子都笑了。

  站在一旁的赵可然虽然脸上一副笑得十分开心的样子,但是心里却是在冷笑,赵可人,希望等一下以后,你还能笑得这么开心。

  看着大家笑得开怀的样子,张嫚儿虽然脸上挂着笑,但是只要仔细看,就可以看出她的眼底那一丝不满。在她看来,赵可人现在坐的位子,应该是她的女儿才有资格坐的。

  而在下面看着赵可人一举一动的秦香荷则是十分满意。看来可人还真的是很聪明,不用她教也知道该怎么做。可是,秦香荷又看了看在一旁的赵可然,眼中闪过一丝失望。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可然竟然都不知道珍惜,还真是的。

  而一直在看着一切的林老夫人,心里是十分骄傲的,看她未来的儿媳妇,多么会做人啊!只要一来就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住了。还好,现在染儿的未来的妻子是可人,而不是那个赵可然。

  想到这,林老夫人看来一眼就这样呆站在一旁的赵可然,心里不禁在庆幸,还好现在她的未来儿媳妇已经换人了,要不然自己还真的是替自己的儿子可惜啊!你看,可人一来就已经把大家都哄得那么开心了,可是那个赵可然呢?什么都不会,就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看来还是可人好啊!也只有可人这样的贤内助,对于染儿将来的前途才有好处的。

  林老夫人看着赵可然和赵可人之间的差别,不禁为自己的决定感到满意。当初,她就比较看好可人,而不是赵可然的了。一直以来,她都希望她的未来儿媳妇是可人,而不是赵可然。可是,当初的那桩婚事是已经过世的老太爷亲自定下的,所以,她也没办法擅自改变。后来,染儿和可人传出谣言的时候,她其实就想要将计就计,取消染儿和赵可然的婚事了。可是,她家老爷不肯。不过,还好后来镇北侯府的人亲自上门来想要把联姻对象换人。一听到这个好消息,她马上就答应了。她家老爷也被她说服了。而且,很快,染儿和可人很快就定亲了。现在整个京城的人都已经知道可人是她未来的儿媳妇了。

  一想到这个,林老夫人就眉开眼笑的,尤其是看着可人那出色的表现的时候,她的心里就更加高兴了。

  赵可然也注意到了林老夫人看向赵可人时那满意的眼神,还有看着自己时那庆幸的神色。看了看林老夫人,赵可然在心就觉得好笑,看来赵可人还真的是她心里的好儿媳啊!在这种场合里,竟然这样的那自己和赵可人作对比,看来她还真的对自己很不满啊!不过,其实,自己也并不喜欢她的儿子。在自己的眼里,林溪染不过就是个虚伪的小人而已。那个林老夫人还真以为所有的人都稀罕她家儿子不成他看着自己的眼神还真是讨厌,看来自己的决定还是很不错的。希望等一下她看了自己的礼物以后,还能笑得出来吧!

  虽然,赵可人把秦老夫人哄得十分高兴,但是,其实在秦老夫人心里最疼爱的却是自己另外一个外孙女——赵可然。没过一会,秦老夫人便看向一旁的赵可然,

  “来,可然别一个人站在那边,来外祖母这边,让外祖母好好看看我们的可然。”

  姐家已前。听到了秦老夫人的话,大家都是反应不一的。秦香荷的眼里闪过一丝得意,张嫚儿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懊恼。赵可人一听到这话,脸上快速闪过一丝嫉妒愤恨的神色,不过因为太快了,所以就只有赵可然有捕抓到她那一刹那的神色而已。

  赵可人温柔的笑着,从秦老夫人的身边离开,静静地站到一旁去,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任何怨言。大家看到了,不禁都在夸奖赵可人很有大家风范。听到大家的夸奖,秦香荷心里十分得意,林老夫人也与有荣焉地看向赵可人,眼底的满意让大家都能轻易看出来。

  赵可然并没有理会大家的各种眼神,只是安静的地来到秦老夫人的身边,“外祖母。”

  看着赵可然,秦老夫人仔细地打量了她一番,然后开口道,“可然,你怎么好像瘦了,是不是因为之前曾经病过一次的缘故啊?还有,你的身体好一点了吗?”。

  听到秦老夫人的问话,赵可然笑了笑,“外祖母,我哪有这么娇贵啊!不过就是一场小风寒而已,没什么大碍的。”

  听到了赵可然的回答,秦老夫人用怜惜的目光看向赵可然,“那就好。”

  其实在秦老夫人的心里,最疼爱的孙女就是赵可然了,即使是自己的嫡亲孙女,在自己心中的位置,也是比不上赵可然这个外孙女的。其实,在她的所有正经孙女里,赵可然是最不出色的那一个。无论是依渺,还是可人,都在京城里有着不小的名声。还有,她们两个人的才貌,在京城的大家闺秀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可是唯独可然,唉。

  其实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可然是和自己年轻时候最像的,尤其是可然在国公府住过一段日子。在那是,因为可人的喘症发作,女儿照顾不来两个孩子,所以就把可然送了过来。可然过来以后,就是一直跟着她和她那已经过时的老爷子一起生活的。那时候的可然年纪虽小,但是身上那淡然的气质却是和自己很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可然越长大就越胆小内向了。但是,即使是这样,自己最疼爱的还是这个外孙女。

  赵可然看向秦老夫人,笑着说道,“外祖母,不用担心我,我很好的。”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秦老夫人疑惑的看向眼前的外孙女,她好像总觉得眼前的外孙女似乎有什么变化了一样。

  眼前的人儿,说不上是拥有倾国倾城之貌,但是长得却也是清秀可人。还有她浑身上下散发出一个淡然自信的气质,再加上她那举止大方的动作,举手投足间都带有一份自己独有的气质。可以说,眼前的人儿虽然不是外貌出众,但是却比谁都能吸引住别人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似乎已经截然不同的外孙女,秦老夫人不禁感到疑惑。

  看着秦老夫人投来的疑惑的目光,赵可然什么都没有说,就只是静静地让秦老夫人细细地打量着。

  看着和乐融融的祖孙俩,张嫚儿眼中闪过一丝不甘,不过很快就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笑着开口,“哎呀,对了,可人,听说你最近定亲了,还真的是恭喜啊!”

  张嫚儿的话,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听到了她的话,大家不禁想起,的确是,在前一阵子的时候,忠义侯府的林世子和太师府嫡亲二小姐的谣言满天飞的时候,两家人就已经高调定亲了。

  听到了张嫚儿的话,秦香荷、林老夫人和赵可人的脸上同时闪过一丝尴尬。当初的婚事是怎么样定下的,她们的心里都很清楚,所以面对着张嫚儿的问题,她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尤其是现在赵可然还在场的情况下。

  而秦老夫人一听到张嫚儿的话以后,脸上的笑容马上就消失了,锐利的眼神投向她。因为当初的事情她是十分清楚的,本来和忠义侯府有婚约的人是客人,而不是可人。现在在这种场合里,自己的儿媳妇看来还真的很不会做人啊,竟然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她知道,张嫚儿不过就是嫉妒而已,但是作为一个长辈,还是今天的主人家,竟然会在这种场合说出这话,看来她还真的是不大懂事啊!看来是该找一个人为她分忧了。

  看向秦老夫人投来的不满的目光,张嫚儿其实马上就后悔了。她不过就是嫉妒秦老夫人对赵可然的偏爱,所以才会这样说而已,为的就是希望能让赵可然难堪而已,可是,她却忘了像现在这种场合,说出这种话,自己的婆婆对自己一定会很不满的。

  都是赵可然害的。想到这,张嫚儿狠狠地盯了赵可然一样。而赵可然也注意到了舅母看自己是那恶狠狠的眼神,在心里不禁好笑,自己怎么躺着也中枪啊!

  看着张嫚儿话音一出,当事人的表现,大家都觉得十分奇怪,不是定亲了吗?那是好事啊!怎么当事人的表情都是怪怪的。

  看着大家各种猜测的眼神,赵可然笑了笑,回道,“舅母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啊!是啊,可人已经和忠义侯府林世子定亲了,不过就是前一阵子的事情而已。”

  赵可然的话让现场那种尴尬的气氛一扫而光了。大家马上又开始热烈的讨论起来了赵可人的婚事,而赵可然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秦老夫人用满意的目光看向赵可然,看来自己这个外孙女好像真的变了不少啊!在这样的场合里,一句话就能化解矛盾了。

  不过,秦老夫人用怜惜的目光看向赵可然,自己的这个外孙女还真的是可怜啊!为了自己的妹妹,竟然要让出自己的婚约。不过,自己是不会让可然委屈的。将来,自己一定会给可然找一门更好的婚事的。

  看着外祖母投来的眼神,赵可然在心里觉得好笑,看来外祖母也觉得自己委屈了,可是事实上,自己一点也不委屈,可是这样的话,她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就在大家讨论的高兴的时候,一个小厮进来通报,“大小姐来了。”

  各位亲爱的粉丝们,其实这一章粉末早就写好了,可是因为台风,昨天上不了网,所以粉末上传不了。所以到了现在才上传,大家多多包涵啊!O(∩_∩)O哈哈哈~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