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寿宴前夕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这几天,赵可人的心情十分不错,因为,她最后还是把郊外那栋别院给卖了,而且还卖了一个好价钱,。那座别院,她足足卖了四万两白银的好价格,现在除去那白玉观音像的五万两白银以外,她还能留下一万两白银应急。这次,她对闲云的办事能力还是挺满意的。现在的她,一点也不怕到时候会被发现,总想着到时候再凑钱买回来就好了。

  赵可然这几天都没有见到过司徒旭,不过在某一天早上,她起床的时候,就发现在她床头的地方放了一张地契,那就是赵可人郊外那座别院的地契。可是,她不知道司徒旭究竟花了多少钱,也不知道该怎么把钱还给他。而且,无论她怎么问琴香和诗香,她们都不肯回答。最后,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时间过得很快,明天就是秦老夫人的寿宴了。

  夏雨院里——

  赵可人正手捧着那尊白玉观音像,在细细的欣赏着,嘴里还不禁发出赞叹,“还真是难得的珍品,怪不得要这么多的银子。不过,不得不说,这五万两银子,花的还是挺值得的。”

  闲云在一旁看着赵可人的动作,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小姐,这尊白玉观音像还是真是好东西啊!虽然是贵了一点,但还是挺值的。”

  听到了闲云的话,赵可人笑着说道,“是啊,还好我下手够快的,要不然,要是被依渺表姐抢先一步下手的话,我一定会后悔的。看来我的决定还是没有错的。”

  “不过,”闲云还是十分担心,“小姐,要是被别人发现了,你已经把郊外的别院卖掉了,那到时候该怎么办啊?”

  听到闲云的话,赵可人瞪了闲云一眼,“你再说什么呢?大家怎么会知道呢!这座别院在我的名下都那么多年了,你看有谁去查过吗?再说,那是我的别院,我想要把它卖出去,难道还不行吗?我又没偷,又没抢的,有什么好怕的。”

  “可是,小姐,那别院可是太老爷亲赏的,要是被发现了的话——”闲云还是十分担心。

  赵可人笑了笑,自信地说道,“怕什么,只有我们再尽快凑够钱,再把别院买回来,不就好了吗?”

  闲云无奈的点了点头,“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在闲云没看到的地方,赵可人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满。看来闲云是越来越不中用了,最近,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藏头缩尾的,什么小事在她眼里都会变成大事,看来还是闲落比较好。

  想到这,赵可开口问道,“闲云,闲落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闲云不知道赵可人为什么会突然问起闲落,不过,她还是十分恭敬地回道,“回小姐,大概还有几天,闲落就会回来了。”

  听到闲云的话,赵可人点了点头,“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还有,把这尊白玉观音像放好。”

  说完,赵可人便把白玉观音像放回了锦盒之中,递给了闲云。闲云接过白玉观音像后,马上放好,才离开了房间。

  而在另一边的春晖园里——

  月姑正在帮赵可然把头发梳理好,准备就寝呢!

  “月姑,明天的寿礼都已经准备还了吗?”赵可然开口问道。

  月姑一边帮着赵可然拆着头上的发饰,一边笑着回道,“小姐放心好了,那屏风我已经装好了,就放在柜子里。还有,另外一件礼物,也已经装好了,和那屏风放在一起了,小姐放心好了。”

  说起来另一件礼物,月姑皱着眉头问道,“可是,小姐,你这样做真的好吗?要是惹怒了二小姐的话,她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啊?”

  看到月姑担心的样子,赵可然笑了笑,说道,“月姑,你就放心好了,赵可人可是十分注重她的外在形象的。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外人面前,她都绝对不会自毁形象的。还有,这件事情,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的,那关我什么事啊!”

  说完,赵可然还娇笑着,吐了吐舌头,一副小女孩调皮的摸样。

  看着赵可然娇俏的样子,月姑忍不住笑了,“小姐,你还真是的,这样的事情都能拿来开玩笑。”

  赵可然看到月姑笑了,还是挺高兴的,“月姑,我可不是在开玩笑啊!放心好了,我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有能力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好的。”

  看到赵可然自信地样子,月姑点了点头,“无论什么时候,我都绝对相信小姐的。”

  赵可然想了想后,开口道,“月姑,明天你就不用陪我去秦国公府,有珑儿、琴香和诗香她们陪我就好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吩咐,月姑十分着急,“为什么啊!小姐,明天奴婢也想要跟着去啊!你放心好了,奴婢是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看到月姑着急的样子,赵可然连忙解释道,“月姑,你先别着急,我不是怕你惹麻烦。”

  “那是为什么啊?”月姑问道,“为什么不让奴婢跟着去呢?”

  赵可然笑了笑,开口道,“月姑,你的小孙子最近病了,你很担心,不是吗?”

  “小姐,你是怎么知道的?”听到赵可然的话,月姑吓了一跳。其实,她的小孙子最近的确是病倒了,她一直都想要找机会回去看一下她的小孙子,可是因为秦老夫人的寿宴快要到了,所以,她一直都没有提出来。但是,他没想到小姐竟然会知道这件事。

  “月姑,我知道,这些天因为事情比较多,你都不肯在这个时候请假回家。”赵可然说道,“可是,明天就是寿宴了,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你都不用担心了。明天你就回家去看一下你的小孙子吧!要不然,心里一直牵挂着,又怎么会有精力做好其他事情呢!”

  “小姐。”听到赵可然的话,月姑心里十分感动,她从来都没想到小姐竟然一直在默默地关心着她,可是她还是不大放心,“要不,小姐,等过了明天寿宴以后,我再回家吧!”

  赵可然笑着摇了摇头,“月姑,真的不用。明天的寿宴,我会跟娘亲,还有可人一起出发的。而且,还有珑儿、琴香和诗香她们三个人呢!你就不用担心了。明天你就要回去,好好照顾你的小孙子就好了。”

  听到赵可然这样说,月姑也不再拒绝了,“那好吧!明天奴婢就不陪你去了,你一定要万事小心啊!还有,一点要小心二小姐啊!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吩咐珑儿她们去做,知道吗?”

  “好!”听到月姑的嘱咐,赵可然连连点头,“月姑,你放心吧!不过就是去祝寿而已,再加上,那里可是我的外祖家啊,能出什么事情啊!倒是你,好像好久都没有回去了。这次回家,你就好好在家休息几天,陪陪你的家人,不用急着回来的,知道吗?”

  “好的。”月姑也听从了赵可然的劝说,点了点头。

  看到月姑两鬓那花白的头发,赵可然开口问道,“月姑,其实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有没有想过要回家去颐养天年呢?”

  听到赵可然的话,月姑慌张的问道,“小姐,是不是奴婢年龄大了,不中用了,所以你不想要奴婢在你身边伺候了。”

  听到月姑的话,赵可然连忙解释,“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月姑,我怎么会嫌弃你呢!”

  赵可然捉住月姑的寿,握紧,“月姑,我从小就是你带大的,在我心目中,其实你就跟我的娘亲没什么两样。可是月姑,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你就这样一直陪在我的身边,那你的家人呢?你是不是很想他们啊?还有,就因为你在我的身边,所以就连你的小孙子生病,你都不能在她的身边照顾着。还有,你的儿子,你的媳妇,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想他们吗?别的人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早就在家里颐养天年,含饴弄孙了。可是你呢?还是一直在我身边伺候着,几乎都没什么时间回家去看一下你的家人。月姑,难道,你就真的一点也没有后悔过吗?你看。可人的奶娘在她五岁的时候就已经请辞,回去陪伴家人了,你就一点也不羡慕吗?”

  挺着赵可然的话,月姑心里感到十分欣慰,“小姐,你真的长大了。”

  月姑伸出手来,摸了摸赵可然的头发,“小姐,你这样为我着想,我很高兴,可是,我还是想要留在小姐身边。”

  听到月姑的话,赵可然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被月姑制止了,“小姐,你先听我说完。其实,从我第一眼看到小姐的时候,我就已经很喜欢的小姐了。小姐,你不知道,你小时候真的好可爱。其实,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都把小姐你当做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了。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一直陪在小姐身边的。”

  “那月姑,你的家人呢?你就一点也不想她们吗?”赵可然问道。

  月姑笑着摇了摇头,“如果我跟你说不想,那就一定是骗你的。可是,都那么多年了,其实我的儿子,还有儿媳他们,也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了。就算现在我回家去,和他们一起住,也不一定会习惯的。其实这样的生活也挺好的,等我放假的时候,就回家住一阵子。这样,我们之间的感情,也许才会更加好吧!要是真的回家和他们一起住的话,说不定就很容易会产生矛盾了。”

  “月姑。”赵可然知道月姑这么说都是为了她着想,其实有哪一个娘亲是不想要跟自己的儿子、儿媳住在一起的呢!不过,月姑既然已经这么说了,那就说明,她是绝对不会离开自己的。看着这样的月姑,赵可然不禁想起了上辈子,月姑就是为了护着自己才会死的,而且,就连她死后,尸体都没被送回家中,而是被丢去了乱葬岗。如果不是自己的话,那上辈子的时候,其实月姑是可以好好地活着的。

  想到这,赵可然在心里暗下决心,她将来一定会好好照顾月姑的。

  “对了,月姑,你的儿子现在在做什么啊?”赵可然开口问道,她发现自己好像从来都不知道月姑家里的事情一样。。

  月姑笑着回道,“我儿子啊!他没读过多少书,所以也找不到什么像样的工作,就只能在一家小茶楼里面当伙计,勉强能养家糊口而已。不过还好,平常的时候,还有我的月钱可以帮补一下,家里生活过的还是挺不错的。”

  听到月姑的话以后,赵可然想了想后,开口道,“月姑,前一阵子,你不是跟我说过可人想要把那郊外的别院卖掉,你还记得吗?”

  听到赵可然的话,月姑虽然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我记得,可是,小姐,你不是说过,我们不要管那件事情吗?”

  赵可然神秘一笑,“月姑,可人的那座别院已经卖出去了,而且买家就是我。”

  “什么?”听到赵可然的话,月姑大吃一惊,“小姐,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怎么会又怎么会多的钱啊?还有,这事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那小姐,你也会被拖累的。”

  看到月姑紧张的样子,赵可然笑了笑,安抚道,“月姑,你不用担心,不会有人知道的。还有,这座别院的钱,绝对是正正经经的,你不用担心。还有,我买下这座别院的时候,是让别人出面的,而且那个人大家都不认识的,所以就更不会有人知道了。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听到赵可然的话,月姑的心才定了一下,“那小姐,帮你出面的那个人是谁啊?他到底可不可靠啊?”

  赵可然点了点头,肯定的答道,“月姑,你就放心好了,他是我的一个朋友,你不认识的。不过,他是十分可靠的,所以,你绝对不用担心。”

  “不过,小姐,你买下那座别院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月姑感到疑惑,小姐在那座别院的旁边,明明就有还有另外一座,为什么小姐还要买下二小姐的那座呢?

  赵可然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其实,一开始她要买下别院的时候就是看出赵可人急着想要脱手,肯定会低价转让的,所以才想要占这个便宜。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的。当初祖父送这两座别院给她和赵可人的时候,是任由她们自己挑选的。她其实是更喜欢赵可人的那座的。不过,当时的自己因为是姐姐,所以就先让可人挑了。可是,可人一下子就把自己喜欢的那座别院挑走了。

  其实,那座别院并不是比自己的那一座更值钱,当初为了表示公平,祖父挑的这两座别院不仅相连的,就连大小还有价值都是差不多的。可是,就在可人挑选的那一座别院里,就有一个珍贵的梅花园,那个梅花园了种植着各种品种的梅花,一到了冬天,天下起了雪,那满园的梅花盛开,在雪景的衬托下,显得越发的美丽。自己是十分喜欢那个梅花园的,可是,既然已经被可人挑走了,自己也没办法。

  可是,没想到,赵可人为了要买那尊白玉观音像,居然会把那座别院给卖掉。既然有这样一个机会,那赵可然又怎么会放过呢?所以,当她一听到赵可人想要把别院卖掉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要把它买下。而现在,自己也的确如愿买下了别院,拥有了那座梅园。不过,现在,自己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去照看那座别院。

  想到这,赵可然笑了笑,开口问道,“月姑,如果我说,想要让你的儿子帮我去照看那座别院,你说他会愿意吗?”

  “什么?”听到赵可然的话,月姑十分惊喜,“小姐,你的意思是想要奴婢儿子去你刚买下的那座别院工作吗?”

  赵可然点了点头,“是啊,就让他去那里当个管事的。不过,你放心吧!我是不会亏待他的。”

  赵可然已经想过了,其实月姑的儿子会是最好的人选。自己其实是见过几次月姑的儿子的,是个憨厚老实的人。而且,并没有多少人认识他,就算他在那座别院工作,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再加上,他还是月姑的儿子,月姑为自己奉献了一辈子,自己是该为月姑做一点事的了。

  “不是,小姐,你说的是真的吗?”听到赵可然想要她的儿子去别院里当管事的,月姑大喜过望。当个管事的,无论怎么样都会比当个茶楼伙计要有前途多了。而且,不仅收入增加了,就算是说出去,当个管事的,也比当个小二要体面多了。

  看到月姑惊喜的样子,赵可然笑着点了点头,“你放心好了,我会给他相应的报酬的,一个月会有十两银子,还有年节的奖赏之类的,都是绝对不会少的。她所有的待遇都会和太师府别的别院的管事的一样的。”

  “什么,十两银子?”月姑不敢置信,现在自己的儿子每个月才二两银子而已,现在不仅工作轻松了,而且收入一下子就涨了五倍。

  “是啊,月姑,你的儿子愿意吗?”赵可然问道。

  “当然愿意。”月姑连连答应,不过,转念一想,“小姐,你是不是因为奴婢,才会想到要让奴婢儿子到别院去当管事的啊?”

  赵可然笑了笑后,回道,“月姑,你想太多了,其实我的那座别院的确是需要一个管事的。而你的儿子的确是很好的人选。不过,我不是因为你才会想要找上你儿子的,而是因为你儿子的确是适合。我有见过你的儿子几次,他的确是个老实人,而且他在茶楼里面已经工作了这么久了,相信会有一定经验的,肯定能帮我打理好别院的,难道,月姑,你不相信你的儿子吗?还是说,你不相信我的眼光。”

  “没有,没有,”月姑连忙摇了摇头,“小姐,奴婢怎么会不相信你呢!”

  “那就好。”赵可然笑着说道,“那就这么决定了。月姑,这次回家,你就和你的儿子说一下,还有,再找个机会,让我们见一面。”

  “好的。”月姑十分感激的回道,“小姐,真的谢谢你,能给奴婢儿子这样一个机会。”

  赵可然笑了笑,“月姑,该是我谢谢你们才对,你一直偶读陪在我的身边,现在你的儿子又来帮我照看别院,该是我对你们说谢谢才对。”

  听了赵可然的话,月姑连连摇头,“小姐,我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奴婢着想,你这样为奴婢,将来即使是要奴婢上刀山下火海,奴婢都不会眨一下眼睛的。”

  看到月姑那副严肃的样子,赵可然好笑的摇了摇头,“月姑。没有那样严重啦!我不会叫你去上刀山下火海的,你只要好好地陪在我的身边就好了。”

  “好的,奴婢会一直陪在小姐身边的,”月姑坚定地点了点头。

  赵可然想了想后,说道,“月姑,你也难得休假,这次回去就多留几天吧!不用急着回来,我身边有珑儿她们就够了。”

  月姑皱了皱眉,“可是——”

  “月姑,你就不用担心了。”赵可然劝说道,“你看,现在我身边不仅有珑儿,还有琴香和诗香呢!你就不要担心了。”

  月姑还是不大放心,“可是琴香和诗香才刚来而已,都没什么经验。”

  赵可然笑了笑,“月姑,虽然琴香和诗香是刚来的,但是她们的能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你不也曾经称赞过她们能干的吗?”下她后音。

  “这倒是。”月姑点了点头,“还别说,琴香和诗香两人还真的是很能干,无论什么事情都能出色的完成。虽然看起来娇滴滴的,可是做起事情来,却比谁都厉害。还真的不知道她们以前是在哪里当差的,她们本来的主子怎么肯把她们放出来。”

  “是啊!”听到月姑提起琴香和诗香以前的主子,赵可然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连忙转移话题,“月姑,你还是赶紧给我梳头吧!我要睡了。”

  “好。”看到赵可然累了,月姑连忙加快手上的动作。

  作者小语:各位亲爱的粉丝们,明天开始就会写寿宴的事情啰!大家想知道赵可然的另外一份礼物是什么吗?赵可人看到以后又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呢!还有,在这里,粉末就小小剧透一下吧!在接下去的寿宴里,可然和司徒旭会遇见哦!还有,大家好不好奇司徒旭的身份呢?在寿宴上,司徒旭的另一重身份回揭晓哦!还有,粉末决定在寿宴上会让我们的女主小秀一下哦!更多精彩内容,大家好好期待吧!还有,又到了一号,大家要是喜欢这部小说的话,就那月票来砸粉末吧!努力砸!粉末不怕痛的。还有,如果没有月票的话,就动一下你们的手指,给粉末投一张推荐票也好。在这里谢谢大家啰!O(∩_∩)O哈哈哈~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