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越来越疏远的母女

   就在这时,珑儿就已经端着茶水和糕点回来了。珑儿十分利索的把茶杯还有糕点都摆放好了,

  虽然面前摆放着自己喜欢吃的糕点,但是赵可人却一点食欲也没有。因为她自从听到了那白玉观音的事情以后,就一直心不在焉的了。赵可人在自己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买的那个白玉观音。但是,那个观音像到底要多少银子呢?赵可人心里其实也没底。但是她又不敢轻易开口询问,因为赵可然一直都在劝说着她,要她不要买那个白玉观音。

  赵可人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后,看了赵可然几眼以后,终于她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姐姐,那个白玉观音像到底要多少银子啊?”

  赵可然奇怪的看了赵可人一眼,“可人,怎么我觉得好像你对那个观音像那么感兴趣啊?”

  听到赵可然的话,赵可人连忙否认,“姐姐,我没有,不过就是听到你那么说,我觉有点好奇了而已。刚刚你不是说,你买不起吗?我就是觉得奇怪,那尊白玉观音到底有多贵。”

  赵可然笑着回道,“我之前也曾经派人去打听过了,听说差不多要五万两白银吧!“

  “什么,五万两白银?”赵可人大吃一惊,她终于知道赵可然刚刚的话并不是在唬人的了,五万两白银,那还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啊!

  看到赵可人吃惊的样子,赵可然笑了笑,“是啊!要不是这么贵的话,我早就买了。不过,依渺表姐应该能拿得出这些银子的。”

  “是啊!”赵可人笑得十分勉强。的确,秦依渺可是国公府的嫡亲大小姐,那五万两银子对于她来说,应该不是问题。但是,自己要是要凑出这五万两银子,那可是十分困难的。但是,要自己就这样放弃,又觉得不甘心。

  “可人,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好像不大好啊!”看着赵可人那难看的脸色,赵可然心里在冷笑,但是脸上却还是一副关心的神情。

  “我好像头有点痛了。”赵可人虚弱一笑,“姐姐,我还是先回去了。”

  赵可人不想再在这里和赵可然虚与委蛇了,于是连忙找借口,想要离开。现在她就要回去想办法凑钱了,她可不想输给秦依渺啊!

  看到赵可人的样子,赵可然连忙问道,“可人,你的脸色不大好,要不要请大夫啊?”

  赵可人连忙拒绝,“不用了,我只是头有点痛而已,不是什么大事。应该就是因为昨天晚上睡不好而已。我只要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好吧!”赵可然也不挽留了,“我找人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

  说完以后,赵可人便自己离开了。

  看着赵可人的背影,赵可然脸上勾起一抹笑。看来赵可人还真的很想要买到这个白玉观音啊!要不然的话,又怎么会走的那么急呢!没错,刚刚她是故意把白玉观音的事情说出来的。她是十分了解赵可人的,赵可人骄傲自大。尤其是现在,她刚刚和林溪染定亲,挂上了忠义侯未来世子夫人的头衔,那她就更想把一切做到尽善尽美了。只要在她面前稍稍提一下那个白玉观音,她就一定会心动的。可是,那五万两白银绝对不是小数目,她又会怎么样凑出来呢?还真是期待啊!

  不过,为了让赵可人对这尊白玉观音更加志在必得,她还特意提到了依渺表姐呢!要知道,和赵可人相比,依渺表姐的依渺并不逊色,而且,在家世和才华方面更是胜过赵可人,所以赵可人对此心中一直十分不满。现在知道了依渺表姐也喜欢这尊白玉观音的话,那赵可人就更加不愿意放手了。

  不过,她说依渺表姐也想要,那绝对不是骗人的。不过自己是从来没有想过要买就是了。到时候,赵可人破了财,得罪了依渺表姐,还没办法在众人面前得到面子,那时,她的脸色会是怎么样呢?还真是值得期待啊!

  想到这,赵可然笑得十分高兴。

  “小姐,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在一旁的珑儿问道,“你笑得还真是灿烂。”

  赵可然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空,“我只是觉得今天的天气挺不错的而已。”

  “是吗?”珑儿看了看外面,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赵可然笑着说道,“珑儿,你是看不懂的了。”

  听到赵可然调侃自己的话,珑儿撅起了嘴巴。

  就这样,赵可然又开始继续绣她的屏风了。可是,没过一会儿,清荷阁的一等丫鬟来到了春晖园。

  秦香荷的丫鬟——娅儿一来到,就马上给赵可然行礼,“奴婢娅儿,见过大小姐。”

  这个娅儿可是秦香荷身边的得力丫鬟,除了秦嬷嬷以外,秦香荷最信任的就是这个娅儿了。在这个府里,娅儿的地位不低,就算是其他的姨娘还有庶女们,见了娅儿都是恭恭敬敬的。赵可然和赵可人处于尊重,也得叫这个娅儿一声姐姐。不过这个娅儿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在府里做事都是八面玲珑的,从来不会轻易得罪人。不得不说,这个丫头的确是有他的过人之处。

  看到娅儿的到来,赵可然十分奇怪,“娅儿姐姐,娘亲有什么事情吩咐吗?还要你亲自来这一趟!”

  娅儿起身后,笑着回道,“会大小姐的话,夫人有令,说要请大小姐到清荷阁一聚。”

  赵可然放下手中的绣品,叹了口气,看来今天是别想静静地绣屏风了。之后,赵可然又唤来一个小丫鬟把绣品拿回房里。

  准备好一切以后,赵可然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娅儿姐姐,我们走吧!”

  娅儿在前面带路,赵可然带着珑儿在身后静静地跟着。

  半路上——

  “娅儿姐姐,你可知道,娘亲找我,是有什么事吗?”赵可然打听道。

  其实在她心里早就隐隐约约有了答案了,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看来娘亲好像不大满意啊!尤其是听说昨天晚上爹还宿在了随风园里。看来娘亲是想要兴师问罪啊!不过,即使是猜到,赵可然还是想要证实一下。

  听到了赵可然的问话,娅儿笑着回道,“大小姐说笑了,奴婢就只是一个丫鬟而已,那里能猜到夫人的心思啊!”

  赵可然笑了笑后,从自己的荷包里拿出一枚戒指,塞给了娅儿,“娅儿姐姐,你可是娘亲身边的得力助手啊!娘亲的心思你总能猜到几分吧!”

  每个人都有弱点,这个娅儿虽然做事八面玲珑的,但是为人喜欢贪小便宜,还有点爱财。不过这也并不是什么太大的缺点,毕竟,人哪有不贪财的。再说,娅儿虽然贪财,但是从来不会坏事,而且也够忠心的,所以对于她这个小缺点,秦香荷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没有过多地责怪。

  现在,赵可然塞给娅儿的戒指虽然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但是那也是用纯金打造的,值不少钱呢!不过,赵可然并不是特别喜欢这个戒指,一直觉得这个戒指太俗气了,从来就没有带过。现在正好拿来贿赂娅儿了。

  娅儿看了看自己手中额戒指后,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大小姐,我真的不知道夫人找你到底是什么事情,她没有告诉过我。”

  说完以后,娅儿又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什么人以后,才又在赵可然耳边,小声地说道,“不过,夫人对于大小姐和大少爷之间似乎过于亲近的事情很不满。”

  果然,赵可然在心中暗想,自己和风儿最近的亲近,似乎惹来了娘的不满了。一直以来,娘都不喜欢自己和其他妾室或者庶子女来往,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娘看来还真的十分不满了,不然不会特地把自己叫过去的,看来是想要好好教训自己了吧!

  “大小姐,你小心就是了。”娅儿在一旁提醒,“无论怎么说,大小姐你都是夫人的亲生女儿,夫人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大不了就是责骂一顿而已。”

  娅儿可是十分懂得知恩图报的,拿了赵可然的东西,自然就会给点提示了。

  听到了娅儿的话,赵可然笑着说道,“谢谢娅儿姐姐的指点,可然感激不尽。”

  “大小姐客气了。”娅儿连忙回道,“我什么都帮不了,还望大小姐不会见怪。”

  赵可然笑着回道,“娅儿姐姐这样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

  没过多久。她们便已经进了清荷阁的大厅里了。赵可然一进门就看见秦香荷正坐在大厅的主位上,脸色不是很好。

  赵可然自然是知道秦香荷是为什么脸色不好,但是她还是装作不知道,一进门就恭恭敬敬的向秦香荷行礼,

  “可然向娘亲请安,娘亲安好。”

  看着进门的赵可然,秦香荷的脸色十分不好,就连赵可然向她行礼,她都只是装作不知道,就让赵可然站在那里,也不回答。

  赵可然自然知道娘这次叫她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对于这些刁难,她早就有心理准备了,所以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议,娘既然不回答,那她就这样站着好了。

  看着秦香荷在刁难赵可然,秦嬷嬷看不下去了,出声道,“夫人,大小姐来了,在向你行礼呢!”

  赵可然听到有人开口了,抬头一看,原来是秦嬷嬷。赵可然感激的看向秦嬷嬷。赵可然是记得秦嬷嬷的。秦嬷嬷是娘的奶娘,从小看着娘长大,她以前还曾经在外祖母身边伺候过,所以不管是在太师府还是在秦国公府,秦嬷嬷都是有一定地位的。虽然这样,但是,秦嬷嬷却从来不恃宠而骄,做事严谨公正,因此赢得不少人的尊重。

  听到秦嬷嬷的话,秦香荷面子上虽然不好看,但是也没有斥责秦嬷嬷,毕竟在她心里,秦嬷嬷的存在就跟长辈没什么两样,她是不会跟秦嬷嬷顶嘴的。不过秦嬷嬷既然已经开口了,自己也不能再无视可然了。

  于是,秦香荷看了一眼赵可然以后,说道,“既然来了,那就坐下吧!”

  听到了秦香荷的话,赵可然依言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很快,就有丫鬟把茶杯放在了赵可然椅子旁边的小茶几上了。

  上好茶以后,秦香荷吩咐道,“除了秦嬷嬷以外,你们都先下去吧!我和大小姐有话要说。”

  很快,所有的丫鬟都鱼贯地离开了大厅。没过一会,大厅里就只剩下秦香荷,赵可然和秦嬷嬷三个人了。

  赵可然看着这个阵仗,心里不禁冷笑,这次和上次到春晖园里劝她退婚的时候的情景还真是像啊!上次去劝她退婚的时候,也是屏退了所有人,看来这次也没什么好事了。

  不过,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赵可然的面上还是十分平静,悠闲地喝着茶,就像秦香荷叫她过来就是为了品茶一样,自在得不得了。

  看到赵可然这个样子,秦香荷肚子里的火气不打一处来,她用力地打茶杯摔在了茶几上,发出“砰——”的一声,打破了大厅里的平静。

  赵可然淡淡的看了秦香荷一眼,开口道,“娘亲,你今天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你是不是不舒服啊,看起来你的脸色不大好。”

  听到赵可然的话,秦香荷冷笑一声,“我的脸色能好吗?有你这么一个‘好女儿’,我就是想要好过也不行啊!”。

  赵可然装出一副不解的表情,“娘亲,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啊!我做了什么事情惹你生气了吗?”

  秦香荷讽刺地笑了下,“难道,你觉得你自己没做错什么事情吗?”

  看着秦香荷的样子,赵可然一副无辜的表情,“娘亲,你要是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女儿要是真的做错了什么,娘亲就直接说出来好了,女儿一定改正。”

  “那好,我问你,”秦香荷开口道,“上次可人落水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帮着赵莹脱罪,要不是你,赵莹一定会受罚的。可人可是你的亲妹妹啊,她被赵莹害的落水,你不仅不帮她,还害得她被罚禁足。你觉得你这样做,对吗?”

  听完秦香荷的话,赵可然在心里冷笑,可人落水的事情就要追究到底,而自己落水的事情却可以不了了之,还特地找来自己兴师问罪,还真是自己的好娘亲啊!偏心偏得还真是离谱啊!

  “娘,你这样说,就真的冤枉女儿了。”赵可然不慌不忙的开口道,“当初,看到这件事情的,除了我,还有林世子。我们的确是没有看到赵莹推可人下水的。我只是说出我看到的一切,并没有任何隐瞒,也没有添油加醋的,娘亲,你说,我究竟是哪里错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辩解,秦香荷无语反驳,但还是十分坚持,“可是,要不是你的话,可人又怎么会被罚禁足呢?”

  听到秦香荷的强词夺理,赵可然已经无所谓了,就算她对秦香荷还有孺慕之思,那都已经被她的所作所为一点一点地消耗光了。现在的自己已经不会再为娘亲的偏心感到难过了。

  于是,赵可然笑了笑,问道,“娘亲,这怎么会是我害的呢?下这个命令的可是爹啊!我可从来没有说过什么话啊!我就是把自己所见所闻都说出来而已,难道娘亲,你觉得我应该编出一些谎言来欺骗爹,好让爹狠狠地处罚赵莹呢?”

  听到赵可然的话,秦香荷居然赞同地点了点头,“你就应该这样做,只有这样才能为可人讨回公道,不是吗?”

  听到秦香荷的回答,赵可然失笑,“娘亲,你要我撒谎,可是你就不怕爹要是识破的话,会连我一同处罚吗?再说,那时候,不止我一个人在场,别人也会说出真相的啊!”音的杯听。

  赵可然的话让秦香荷一愣,但是,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总之,你害了可人就是不对。”

  听到秦香荷的话,赵可然只觉得好笑,她的娘亲真的是秦国公府的大小姐吗?怎么像一个耍赖的泼妇一样,还真是是非不分啊!

  不仅赵可然觉得不可思议,就连在一旁的秦嬷嬷都听不下去了,连忙开口道,“夫人,你今天找大小姐来,好像不是为了这件事情吧!”

  听到秦嬷嬷的话,秦香荷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但是要她说出什么解释或者道歉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再说——

  “可然,你最近和随风园那边的关系好像还不错,是吗?”秦香荷开口问道。

  听到秦香荷的问话,赵可然眼里闪过一道暗光,看来是要开始入正题了。

  “是啊!”赵可然笑着点了点头,“之前我落水生病的时候,孙姨娘和风儿来过春晖园看望我好几次了,可是都没有见到。后来,我好了以后,就特地抽时间去了一趟随风园,想要亲自道谢。后来,和他们一聊以后,发现还挺投缘的,所以,就有了一些来往。”

  “你觉得和他们之间投缘?”秦香荷高声说道,“你和他们之间有什么投缘的?”

  看到秦香荷那副一惊一乍的表情,赵可然已经十分淡定,“娘亲,孙姨娘是我的长辈,风儿又是我的弟弟,我们之间有来往,不是很平常的事吗?”

  看着赵可然的表情,听到赵可然的回答,秦香荷的心里十分不满,但她还是尽力压下自己的火气,做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劝说道,“可然,你年纪还小,,不明白人心险恶。随风园那对母子绝对没有那么简单的,你不要被他们的外表骗了。你要知道,他们完全就没有对你好的理由啊!”

  秦香荷的话,让赵可然心里冷笑,为什么别人就没有对自己好的理由呢?自己就真的有那么差吗?为什么别人就不能对自己好呢?难道她以外这个世上的每一个人都应该像她那样,就只对赵可人一个人好,那才是正常的吗?

  看到赵可然不言不语的样子,秦香荷因为赵可然已经听进去她的话了,连忙继续劝说道,“可然啊,以后,你还是不要和他们这样亲近了,谁知道他们到底在打什么坏主意啊!你还小,什么都不懂。我是你的娘亲,我是绝对不会害你的。”

  赵可然笑了笑,说道,“娘亲,你想太多了,我觉得孙姨娘他们不是坏人,他们不会害我的。”

  要是说起来,真的想要害自己的人,应该是自己那个好妹妹吧!

  听到赵可然的回答,秦香荷十分不满的皱起来眉头,“你知道些什么东西,总之,你听我的话就行了。”

  赵可然一副苦恼的样子,“娘亲,你不喜欢我和孙姨娘他们亲近,可是爹却希望我们姐弟之间常来常往,那我到底听谁的才好?”

  听到赵可然的话,秦香荷一时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她总不能说,赵松说的是错的吧!要是被自己的丈夫知道了,自己对于他的话产生质疑的话,那肯定会惹他不高兴的。

  秦香荷深深地看了赵可然一眼后,突然开口问道,“可然,你是不是还在埋怨娘亲逼你和林世子退婚的事情啊?”

  对于赵可然的句句反驳,秦香荷就只能想到这种可能性。

  听到秦香荷的问话,赵可然的眼里快速闪过一道讽刺,自己就算埋怨有能怎么样呢?难道这个时候,她还能让赵可人再退婚吗?

  “女儿没有。”赵可然摇了摇头,“女儿知道,自己和林世子没有缘分,不会埋怨的。再说,可人是我的妹妹,她幸福的话,我也会高兴的。”

  秦香荷死死地盯着赵可然,希望能从她脸上看出一些蛛丝马迹,但是她就只看到一脸的坦然。

  秦香荷叹了口气,“唉,还是算了,你先回去吧!不过,我还是得说,我不喜欢你和随风园的那对母子那么亲近,你自己看着办吧!还有,今天的对话,不要让你爹知道。”

  赵可然点了点头,“女儿知道该怎么做的了。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那女儿就先告退了。”

  秦香荷无力的挥了挥手,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总觉得可然这个女儿好像离她越来越远了。

  看着赵可然的背影,秦嬷嬷不禁叹了一口气,看来夫人的偏心是把大小姐越推越远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