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寿礼

   清晨,赵可然从梦中醒来。昨天晚上一夜无梦,赵可然睡得十分安慰。醒来以后,赵可然模模糊糊的,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处。过了好一会,赵可然才慢慢地清醒过来。一想起昨天晚上的事,赵可然就觉得脸上一阵阵的滚烫。

  想到了自己昨天晚上在司徒旭的怀里哭泣,还有向司徒旭诉说了她内心的委屈,一想到这,赵可然一阵羞赧,直接把头埋进了被窝里,心里不断地在申银,天呐,丢死人了。自己还只是个笨蛋,那个司徒旭,自己都还没有了解清楚他到底是什么人,就这样向他倾诉了,还真是缺心眼啊!还有,自己似乎还答应了什么,可是,到底是什么呢?赵可然一下子怎么也想不起来。赵可然抬起头来,努力的回想着。

  昨天晚上,自己心情很不好,后来司徒旭就来了,还向她告白了。一想到这,赵可然的脸更加红了。接着,自己就向司徒旭诉说着自己的心情,再后来自己好像就哭倒在他怀里了。好像还有什么,自己到底漏掉了什么。

  对了,丫鬟。赵可然终于想起来了,原来,司徒旭昨天晚上临走以前,说要给自己送来几个丫鬟的,而且,自己已经答应了。赵可然想到这,不禁又骂了自己一声笨蛋。自己连那个司徒旭是什么身份都还搞不清楚,竟然就已经答应了要收下人家送的丫鬟了。不过,赵可然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心里还是相信司徒旭不会伤害自己的。虽然自己嘴上说着不愿意相信他,可是,自己的心,还是不由自主地向他靠近的。不但愿意向他坦露自己的心声,甚至还愿意在他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赵可然也搞不懂,为什么自己就会这么相信司徒旭呢?还真是奇怪。

  不过,既然想不通,赵可然也不会白白浪费自己的脑力来想这个问题。不过,她还是会收下司徒旭送来的丫鬟的,因为自己身边的确是缺人。珑儿年龄太小,而且不够沉稳,做不了大事,月姑虽然精明,但是年纪毕竟大了,很多事都已经力不从心了。而自己在这个家里,的确除了她们以外,就没有别的心腹了。现在赵可人步步紧逼,自己的确是十分需要人手。再加上,看来司徒旭也不是什么普通人,他找来的丫鬟应该会比一般的丫鬟强些。再说,她相信司徒旭是不会害她的。

  想到这,赵可然也放心多了。要是现在司徒旭能听到赵可然的心声的话,不知该有多高兴了。

  没过多久,月姑和珑儿变进门来为赵可然梳洗打扮了。

  赵可然用完早膳以后,又来到了 春晖园的亭子里,继续完成着自己的刺绣。现在离秦老夫人的寿辰就只有差不多十天时间了。赵可然打算绣一副绣一副屏风送给外祖母作为寿礼。因为上辈子的学习,现在赵可然的刺绣功夫可是不一般。这次她不是只是单纯的绣一幅屏风而已,她绣的可是双面绣呢!

  所谓双面绣也叫两面绣,就是在同一块底料上,在同一绣制过程中,绣出正反两面图像,轮廓完全一样,图案同样精美,都可供人仔细欣赏的绣品。

  其实,说白了,双面绣是在一块底料上,一针同时绣出正反色彩一样的图案的一种绣法。它和单面绣不同:单面的绣法只求正面的工致,反面的针脚线路如何则可以不管;而两面绣则要求正反两面一样整齐匀密。

  双面三异绣是在双面异色的基础上发明而成的,同时又是对双面异色绣的发展。其特点是:绣品正反两面异样、异针、异色。即正反两面对应部位图样不同,针法不同,色彩不同。它能使观赏者能在一幅绣品上欣赏到不同图案、不同针法、不同色彩的刺绣艺术形象。

  双面绣刺绣时有几个要点,一、绣时将线尾剪齐,从上刺下,再在离针二三丝处起针,将线抽剩少许线尾,下针时将线尾压住,连线几次短针,将线尾藏没,使正反两面都不露线头。二、绣时把针垂直,不刺破反面的绣线。三、掌握住排针:按次序非常均匀地排列针脚,不能疏密不当,才可使两面相等。四、藏头,是将线尾隐藏在最后的针脚中,不能露出线头。

  这四个要点说起来很简单,但是真正做到却是十分困难的。每一步都必须掌握好,要是哪一步错了的话,那么绣出来的双面绣就会变得十分难看,连单面绣都比不上。而尤其是双面绣里面收线尾的功夫尤为重要。想当初,赵可然整整学了一个月才勉强学会的。后来,赵可然更是经常练习。所以,现在的赵可然已经充分掌握了双面绣的绣法了,所以绣起来也不是十分困难。再加上,赵可然早就一个月以前就已经开始绣了,所以应该能在外祖母寿辰以前绣好的。

  这个屏风,其中一面是仙鹤贺寿的图样。在道教中,鹤是长寿的象征,因此有仙鹤的说法,而道教的先人大都是以仙鹤或者神鹿为座骥。而这里说的仙鹤,其实就是丹顶鹤。丹顶鹤性情高雅,形态美丽,素以喙、颈、腿“三长”著称,直立时可达一米多高,看起来仙风道骨,被称为“一品鸟”,地位仅次于凤凰。除此之外,鹤在中国的文化中占着很重要的地位,它跟仙道和人的精神品格有密切的关系。 外祖母现在已经将近六十岁了,所以这个图样是十分合适的。

  而屏风的另外一面,则是蟠桃献寿图,上面是一个胖乎乎的小孩子,手捧着一个蟠桃的花样。传说,西王母是中国西方昆仑山居住的仙女,每年农历七月十八日为瑶池的西金母圣诞。王母娘娘的蟠桃园有三千六百株桃树。前面一千二百株,花果微小,三千年一熟,人吃了成仙得道。中间一千二百株,六千年一熟,人吃了霞举飞升,长生不老。后面一千二百株,紫纹细核,九千年一熟,人吃了与天地齐寿,日月同庚。而这幅《蟠桃献寿图》,寄寓延年益寿。

  这两面的图样,赵可然都是经过深思熟虑以后才决定的。其实,外祖母和已故的外祖父对自己都是很好的。尤其是已故的外祖父,自己小的时候,其实长得很像外祖母的,不过,后来在赵可人的常年打压下,自己变得自卑怯弱,所以看起来才会和外祖母越来越不相像了。不U郭,外祖父依旧十分疼爱自己。外祖父生前最喜欢的就是收集一些古董字画了。后来外祖父去世了,大部分的古董字画都留给了自己。

  之前被赵可人借去的《春歌踏雪图》就是其中一幅。那幅图就是已故的当代名家——吴舟子所画。画上描绘的是冬末春初时,游人踏着初融的雪,在郊外游玩的景象。这幅图可是十分珍贵的,上辈子被赵可人骗走了,还好自己这次留了个心眼。她还记得上辈子,赵可人自从骗走了那副《春歌踏雪图》以后,又从自己这里骗走了不少好东西。上辈子是自己傻,才会被骗的,这辈子的自己绝对会守好外祖父留给自己的所有东西的。。

  其实,除了这个屏风以外,赵可然还特意准备了另外一份礼物要送给外祖母的。不过,那一份礼物在面世的那一天以前,她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想到那份礼物,赵可然不禁笑了。

  就在赵可然认真地绣着屏风的时候,珑儿走进亭子,行了一个礼后,向赵可然说道,

  “大小姐,二小姐来了,,就在外面等着呢!”

  赵可人来了!赵可然听到这个消息后,不禁皱起了眉头,赵可人这个时候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去请她进来吧!”

  说话间,赵可然把刺绣放在了石桌上面。

  很快,赵可人便走了进来。赵可然抬头一看,赵可人今天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薄纱裙,裙摆飘逸,管袖飞舞,一举一动间只见飘逸。肌肤如雪,娥眉如黛,眼如星子,鼻子高蜓,嘴如樱桃,脸上略施薄黛。那身鹅黄色的衣裳更为其添加了几分娇俏。

  看着款款而来的赵可人,赵可然即使不喜欢她,也不得不承认,赵可人的确是天生丽质,不怪能成为京城“四大美女”之一,就连自己也不得不折服于她的美丽。

  想到这,赵可然不禁自嘲一笑,上辈子的自己就是这样,不是吗?就因为赵可人长得倾国倾城,而且对自己又好。那时候的她缺乏父母的关爱,所以只要赵可人一对自己示好,自己就无条件的相信她,还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对于她的请求从来没有拒绝过。到最后,甚至连自己的命都给丢了。不过,这辈子的自己绝对不会在这样傻了。上辈子自己经历过的一切,这辈子她都要全部回报到赵可人身上。赵可然的眼中闪过一道坚定的光芒。

  “姐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还没进来,赵可人就已经注意到了赵可然的脸色似乎不大好,连忙假装关心地开口问道,“是不是不舒服啊!要不要请大夫来看一下?”

  赵可然连忙甩掉自己心中的想法,然后站了起来,扬起一抹笑,“我没事,不过就是没睡好而已,所以脸色才不大好看。”

  “姐姐,你还是先坐下吧!”赵可人上亲扶着赵可然坐下后,才在赵可然的对面落座,

  “珑儿,去再沏一杯茶来,还有,去厨房拿点鸡蛋酥,二小姐喜欢吃呢!”赵可然吩咐道。

  珑儿领命以后,很快就离开了。亭子里就只剩下赵可然和赵可人两姐妹了。

  赵可然看了看赵可人后,奇怪地问道,“可人,今天怎么没看见闲云啊?她不是每天都陪在你身边的吗?”

  赵可人笑了笑,回道,“我有事情要她去办,所以没在。”

  “原来是这样啊!”赵可然看似不经意地,又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啊,竟然还有劳动你的贴身丫鬟亲自去办,看来还真的不是小事呢!”

  赵可人的眉头皱了皱,眼中快速闪过一道暗光,“哪有什么大事啊!不过就是想吃望月楼的糕点了而已,才叫了闲云去买而已。”

  赵可人眼中的暗光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赵可然还是注意到了。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自己还得再留个心眼。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可是赵可然的脸上还是挂满了笑容,看不出一丝异样。

  “对了,姐姐,刚刚你在想什么啊!”赵可人连忙转移话题,“我看到你刚刚似乎在为什么事情烦恼,是吗?”

  赵可然想了想后,说道,“妹妹还真是观察入微啊!其实,我刚刚是想起了玲儿。”

  听到玲儿的名字,赵可人的脸上显现出一丝不自然,“是吗?”

  赵可然就好像没有注意到赵可人的不自然一样,继续说道,“唉,怎么说都好,玲儿都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不过,还真是没想到,玲儿竟然这么大胆,竟然连那御赐之物都敢偷,而且还拿去变卖了。我即使是有意要放过她,那也是没有办法啊!”

  赵可人连忙附和道,“是啊!玲儿就是死有余辜的,姐姐,你也不要想太多了。”

  赵可然又叹了一口气,“是啊,那都是她的命啊!谁叫她那么贪心呢?”

  “对啊,姐姐,你就别再想了。”赵可人想了想后,试探性的问道,“姐姐,我问你啊,玲儿之前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奇怪的话啊?”

  听到赵可然提起玲儿,赵可人连忙抓紧机会,追问着。她怕玲儿在生前会把她的事情说出来。

  赵可然自然知道赵可人想要问的是什么,她心里冷笑了一下,可是脸上却装出一副疑惑的表情,“妹妹说的是什么啊!难道妹妹觉得玲儿有什么事情应该是要跟我说的?”

  “没有,哪有什么事情啊!”赵可人连忙否认,“我和玲儿又不熟,怎么可能知道呢!”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赵可然状似失望地说道,“我还以为,妹妹你是知道了什么,才特意来告诉我的呢!”

  赵可人连忙笑道,“这哪能啊!其实,今天我来,不过是有事情想要询问姐姐而已。”

  听到赵可人的话,赵可然知道赵可人要进入正题了,于是笑着说道,“妹妹,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姐姐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赵可人笑着摇了摇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问下,姐姐,外祖母的寿辰快到了,你准备送什么寿礼给外祖母啊?”

  “原来是这件事啊!”赵可然笑着回道,“其实也没什么,我也没什么好送的,就打算绣一副屏风送个外祖母而已。”

  “屏风,是吗?”

  赵可人看到了石桌上面的绣品,“就是这一副吗?”

  于是,赵可人拿起绣品看了下,“姐姐,你绣的是仙鹤贺寿,是吗?”

  哭慰后到。赵可人只看到向上的那一面的图样,她根本就不知道在另一面还有图样。现在,她们还没有跟金嬷嬷学过刺绣,所以赵可人也没有想到,赵可然竟然会双面绣这种绣法,所以也没有注意到另一面。

  看 着赵可然精心准备的礼物,赵可人不禁在心里嘲笑,还真是小家子气。不过,她脸上却是一副赞赏的表情,“姐姐,你还真是有心啊!”

  赵可然自然是注意到了赵可人脸上那一闪而过的鄙夷之情了,看来赵可人是十看不起自己的礼物啊!不过,自己可不会提醒她,这是一幅双面绣品。这幅绣品,她是可以告诉赵可人的,但是另外一份礼物,那就要等到外祖母寿辰的那一天才会揭晓了,到时候希望赵可人不会太吃惊。

  “那,妹妹,你准备送什么寿礼啊?”赵可然问道。

  赵可人笑着摇了摇头,“我还没有想到呢!也不知道送什么才好,外祖母什么都不缺,还真是难想啊!”

  赵可人也在考虑着要送什么礼物。毕竟,现在自己已经是溪染的未婚妻了。自己以这个身份第一次出席宴会,决不能马虎了事。只有这次做得更好才行,一定要让溪染,还有忠义侯府的人都知道,自己绝对要比赵可然强太多了。

  赵可然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狡诈的光芒,“妹妹不用担心。上次在林老夫人的寿宴上,妹妹送的礼物不是很受老夫人的喜爱吗?相信这一次,妹妹送的礼物,一定也会让外祖母很喜欢的。”

  听到赵可然提起上次林老夫人的事,赵可人脸色变得十分不自然。她当然知道,上次的礼物林伯母是多么的喜欢了。要不是有那副《春歌踏雪图》的话,自己还诶有那么快博得林伯母的欢心呢!不过,想想还真是不甘心,明明自己和赵可然都是外祖父的孙女,可是外祖父却把那么多的古董字画都留给了赵可然,自己一点也没有。就像上次那样,要是那《春歌踏雪图》是自己的,那么上次,自己就不用这样费心从赵可然那里骗来了。现在还得每天担心会被赵可然发现。

  不过,她已经想好了,赵可然要是发现的话,自己就一口咬定是当初玲儿拿错的。反正现在画已经送给了林伯母了。赵可然总不至于跑去找林伯母要回来吧!

  “妹妹,妹妹。”赵可然看到赵可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了,连忙开口叫唤着。

  “哦,姐姐,怎么了?”听到赵可然的呼叫声,赵可人如梦初醒。

  赵可然好笑的摇了摇头,宠溺的看向赵可人,“还问我呢!我才要问你呢!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入神。”

  虽然赵可然脸上的表情宠溺,但是只要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在赵可然眼眸的深处,正泛着和表情不一样的冷光呢!

  赵可人连忙掩饰好自己内心的想法,“姐姐,你在说什么呢!我哪里想得入神了。我不过就是在考虑着要送什么寿礼给外祖母而已。”

  赵可然想了想后,状似不经意地说道,“其实,我有考虑过另一样东西的,可惜太贵了,所以我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了,绣一副屏风送给外祖母好了。”

  赵可人听到赵可然的话以后,眼前一亮,连忙催促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快告诉我吧!”

  赵可然摇了摇头,十分为难的说道,“妹妹,你该不会是想要买吧!那个东西实在是太贵了。”

  赵可人依旧缠着赵可然,要她说出来,“姐姐,你就告诉我吧!我会好好考虑的,绝不会胡来的,要是太贵了的话,那我也只是去看看就好了。”

  赵可然一副为难的样子,“那好吧!其实,珍宝斋里面新来了一尊白玉观音像,通体雪白无暇,而且观音像雕刻的栩栩如生。是难得的珍品。不过,价格很高就是了。“

  听完了赵可然的话,赵可人眼睛都亮了。

  “可人,你不会是想要去买吧!”赵可然连忙劝道,“那太贵了,还有就是——”

  赵可然没有说下去了。看到赵可然欲言又止的表情,赵可人连忙问道,“还有什么啊!”

  赵可然想了想后,说道,“我听说依渺表姐也准备买这个作为寿礼呢!”

  “什么,依渺表姐准备买这个!”赵可人的眼睛更亮了。“

  “对啊!”赵可然点了点头,“所以,你还是别想了。

  听到赵可然的话以后,赵可人不仅没有打消买白玉观音的念头,反而更加坚定了。既然依渺表姐都想买的话,那就说明那真的是难得的珍品了,还有,一直以来,依渺表姐都压在自己头上。秦依渺,是国公府的大小姐,在家世上就已经高过自己一头了。而且,同样的也是京城“四大美女“之一,但是最主要的是,她还是京城第一才女。这次,自己一定要买的这尊观音像。一定要赢秦依渺一次。想到这,赵可人暗下决心。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