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赵可人算计,秦香荷的怨气

   夏雨院里,闲云正帮着赵可人梳理着头发,以方便等一下上床睡觉。而此时的梳妆台上正放着一支不起眼的木簪子。这支簪子只是用普通的木头雕成的,而且雕工粗糙,一看就是地摊货。这支木簪子就这样静静地躺在赵可人的梳妆台上,和梳妆台上的精致的首饰,还有那价值不菲的胭脂水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姐,今天还真的是好险啊!”正在帮赵可人梳理头发的闲云说道,“要不是我们早有准备的话,那今天可就糟糕了。”

  赵可人笑得十分自信,“我从来都不会打没把握的战。玲儿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都和她打来那么久的交道了,我可是十分清楚她的性子的。她这个人,只要有好处的话,就连原来的主子都可以出卖,还真是下贱。”

  闲云在一旁附和道,“没错,她这样的人就是下贱。”

  “所以她才该死,不是吗?”赵可人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木簪子,“还好我聪明,早就做好了准备,要不然的话,今天她要是都说出来的话,就算爹娘不相信都好,也或多或少会引起他们的一些怀疑。还有,今天,赵可然也在,要是她知道了以后,就不会再像现在这样信任我了。那将来我们办事就没有那么方便了。”

  “那小姐,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呢?”闲云问道,“我是说。玲儿的家人,你准备怎么办?”

  其实,今天李婆子走了以后,赵可人就已经找了人去玲儿家里,偷拿来了玲儿娘亲的木簪子来。去大厅以前,赵可人特意把木簪子戴在了头上,就是为了在关键时刻,可以要挟玲儿。没想到,今天玲儿还真的想把二小姐做的那些事供出来。可是,还好,赵可人早有准备,玲儿在开口之后又闭口不言,就是因为她看到了赵可人发间的木簪子。那支木簪子是玲儿买给她的娘亲的,还是她亲手挑的。玲儿一眼就认出来了,她以为她的娘亲在赵可人手上,所以才不敢再乱说话。

  赵可人想了想后,说道,“你明天就给她家送去一百两银子吧!不管怎么说,她生前还是帮我做了不少事的。”

  听到赵可人的话,闲云开口称赞道,“小姐你还真是菩萨心肠啊!玲儿之前害你的计划失败,还害得你被禁足,你还这么为她的家人着想。”

  赵可人笑着说道,“我还是十分赏罚分明的,她上次的确是害了我,可是,她以前还是为我办了不少事的。再说,她现在已经死了,就算是我尽的最后一点心意吧!”

  “放心吧,小姐,我明天会亲自送去的。”闲云回答。

  赵可人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静静地让闲云为她梳理头发。可是,没过一会,赵可人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闲云,你记得玲儿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吗?”

  闲云努力地回想了一下后,回道,“如果奴婢没有记错的话,玲儿家里应该还有一个体弱多病的老母亲,一个弟弟,还有一个妹妹。她的爹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因病去世了,是她娘亲把他们姐弟三人拉扯大的。现在,她的娘亲常年卧病在床,弟妹有还小,所以,家里就她一个人在赚钱养家而已。”

  “是吗?”听到了闲云的回答,赵可人的脸色变得诡异,然后接着问道,“那她和她的弟弟、妹妹之间感情怎么样?”

  闲云回道,“在她小的时候,她的娘亲要出去赚钱,所以她得照顾弟妹。现在她的妹妹才十一岁,弟弟更小,只有九岁。两人几乎都是玲儿带大的,所以他们之间的感情很好。”

  说道这里闲云不禁叹了一口气,“其实想想,她也还是挺可怜的。现在,她家里失去了顶梁柱,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听完了闲云的话以后,赵可人的表情变得高深莫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还一会,赵可人示意闲云俯下身子后,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道,

  “你明天去玲儿家里送银子的时候,就这样说,就说……,然后这样……,就这样……,还有……”

  闲云越听眼睛挣得越大,然后不住的点头。

  赵可人说完以后,闲云才再次站了起来。

  赵可人看先闲云,“那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小姐放心,奴婢会办好这件事的。”闲云点了点头,不过却不是十分赞同赵可人的做法,“可是,小姐这样做真的好吗?玲儿都已经死了,我们还这样做,是不是不大好啊!”

  “有什么不好的。”赵可人笑着问道,但是语气却是不满的,“还是说,闲云,你觉得我这样做太毒辣了?”

  赵可人是一个骄傲的人,再加上从小到大,无论是在才貌方面,还是在家世内涵方面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这也让她养成了这种骄傲的习惯。她从来都容不得别人对她的话提出质疑,即使是从小就在一起长大的闲云也好。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闲云吓了一跳,连忙跪了下来,“奴婢不敢。”

  闲云是从小到大都陪在赵可人身边的,自然十分了解赵可人。刚刚她的话已经在不经意间得罪二小姐了,这个让她十分清楚。闲云在心里忍不住骂了自己一句,叫你多嘴。

  闲云十分了解赵可人,她是一个刚愎自用的人,绝对容不下别人对她的决定提出异议,刚刚自己的话明显已经让二小姐十分不悦了。要是自己不马上认错的话,那接下来好长一段日子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看到了闲云的认错,赵可人的脸色也好多了,“那就好,明天记得把我交代的事情办好。”

  “奴婢遵命。”闲云连忙应道。

  “好了,起来吧!”

  闲云连忙站起来,继续为赵可人梳发。

  “对了,小姐,国公府秦老夫人的寿辰就要到了,你准备送什么礼物啊?”闲云一边梳发,一边问道,想要转移赵可人的注意力。

  赵可人想了想后,皱着眉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要送什么好。还有,也不知道赵可然会送些什么礼物。我是绝对不能被她给比下去的。”

  闲云笑着说道,“小姐,你送的礼物一定会比大小姐的好的,就像上次一样,在林老夫人的寿宴上,你送的礼物都引起了大家的一致赞叹呢!就连林老夫人也是赞不绝口的。”

  想起来上次在林老夫人寿宴上大出风头的场景,赵可人就忍不住感到高兴。就在上次寿宴以前,她就已经打听好了,林老夫人喜欢古董字画,所以她才会特意投其所好的。就在寿宴以前,她就把赵可然推下水,让赵可然没办法参加寿宴。再从赵可然那里把《春歌踏雪图》骗来掉包以后,把赝品送了回去,再把真迹送给林老夫人。后来,自从那次以后,林老夫人就经常邀她过府相聚,还经常对她说,要是自己是她未来的儿媳妇,那该多好啊!

  想到这,赵可人更是暗下决心,这一次,她送给外祖母的礼物也一定要是最好的,现在自己已经成为了溪染的未婚妻了。这一次的宴会,是自己第一次以忠义侯世子未婚妻的身份出席宴会。而且,溪染和林伯母也会去,自己就更不能丢脸了。

  想到这,赵可人开口道,“看来明天,我还是得去春晖园一趟啊!”

  “小姐,你要去大小姐那里,为什么啊?”闲云疑惑地问道。

  赵可人笑了一下,“当然是去打听一下,赵可然到底要送些什么啊!”

  “小姐英明。”

  说起要去春晖园,赵可人忽然皱起来眉头,“闲云,你有没有觉得今天,赵可然的态度很奇怪啊?”

  “奇怪。”闲云感到疑惑,“大小姐的态度有什么奇怪的,我觉得还挺正常的,没有任何怪异的举动啊!”

  赵可人想了想后,说道,“不是,我就是感觉她今天的表现和态度都很奇怪。你说,今天,她到底为什么还要叫上我呢?这件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根本就不必叫上我,爹娘就完全可以做主了。还有,今天爹宣判了玲儿杖毙的时候,她竟然还问我有没有话要说,还有她看向我的眼神,就好像是知道了什么一样。”

  赵可人越想越心惊,“闲云,你说,她会不会已经知道了我之前做的事情了?”

  听了赵可人的话以后,闲云却笑着摇了摇头,“二小姐,你放心好了,如果大小姐已经知道了你做的事,怎么可能还坐得那么定啊,还不闹翻天了。再说,玲儿又不是笨蛋,要不是今天被逼急了,她也不会想要说出一切,还好我们及时制止了。这就说明,其实,玲儿根本就来不及说出一切。我们平常做得那么隐蔽,大小姐怎么可能知道呢!”

  听完了闲云的分析,赵可人觉得心定了一些,可是,“那你说,今天的事情,她为什么还要叫上我呢?那明明就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闲云笑着说道,“那不就正好说明,其实大小姐还没有知道这一切,不是吗?”

  “此话怎讲?”

  “二小姐,你想啊!”闲云分析道,“要是大小姐已经知道了我们做的事情,今天根本就不需要把我们叫上了不是吗?直接告诉老爷和夫人就好了。大小姐叫上你,不就是对你的重视吗?因为二小姐你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叫上你,那不是应该的吗?要是不叫上你,你才该担心呢!”。

  听完了闲云的话,赵可人点了点头,“那就好。不过,以后我们做事还是得小心一点,现在玲儿已经没了,我们要打听消息可能就没那么容易了。”

  “小姐,奴婢有一个办法。”闲云笑着说道。

  赵可人一听,眼睛都亮了,现在她正愁少了一个探子呢。

  “快说。”赵可人催促道。

  闲云笑着说道,“小姐,现在玲儿已经死了,那大小姐这边不是少了一个人伺候吗?小姐,你这么善良,为什么不去求一下夫人,再找几个人给大小姐呢?招了人以后,再收买好了。就连和大小姐一起长大的玲儿我们都可以收买,那些刚进来的,和大小姐没有一点情谊的要收买,不是更加容易吗?”

  听完了闲云的话,赵可人不禁点了点头,“没错,收买了一个,就有办法再收买一个。只要是人,总会有弱点的,不是吗?不过,我该怎么和娘亲说呢?要是贸贸然说,那不是太奇怪了吗?”

  闲云笑了笑,“小姐,闲落还有好一段日子都不能回来,你就去和夫人说,你想再招几个人来夏雨园帮忙,到时候顺带提大小姐的事不就好了吗?”

  闲落是赵可人的另外一个贴身丫鬟,不过因为家乡有事,所以告了一段时间的假,所以才会一直都不在的。

  赵可人称赞道,“闲云,你的这个主意出得不错。等招到人以后,就放你几天假,你也回去好好陪陪家人吧!”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闲云喜出望外,“谢谢小姐,谢谢小姐。”

  “好了,不用谢了。”赵可人说道,“只要你明天去玲儿家里的时候,把事情办好,就行了。”

  闲云连忙应道,“奴婢一定会办好的,小姐放心好了。”

  “那就好。”

  这边的赵可人在算计着,那边的秦香荷也是难以入眠。

  今天赵松并没有宿在清荷阁里,而是去了随风园。赵松大概就是说,这次牡丹步摇丢失的事,多亏了赵可风,才没有酿成大祸,所以今天才会特地去了随风园的。

  只要一想到这,秦香荷就满肚子火,翻来覆去地,就是睡不着。而在一旁的守夜的秦嬷嬷也注意到了。秦嬷嬷是秦香荷的奶娘,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了,终身未嫁,一直都陪在秦香荷身边,早就已经把秦香荷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再加上,秦香荷几乎是由她带大的,所以两人感情一直都很深厚。即使秦香荷嫁人了,秦嬷嬷也跟着陪嫁过来了,一直都照顾着秦香荷,平常的时候为她出谋划策。秦香荷一直都十分依赖秦嬷嬷。

  不过,秦嬷嬷却和那些只会搬弄口舌是非的嬷嬷不一样,她为人严谨公正,做事也从不会偏袒,是个刚正不阿的人。但是,即使是这样,秦香荷还是十分敬重,依赖秦嬷嬷这个人。

  其实秦嬷嬷因为年纪大了,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不用守夜的。但是,她今天注意到了秦香荷心里似乎有什么事情一样,所以,今天才会特意来守夜的。

  看着秦香荷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样子,秦嬷嬷开口了,“夫人,你心里有气,所以才会睡不着的,是吗?”

  和上睡摊。秦嬷嬷从小看着秦香荷长大,自然是十分了解秦香荷的。

  听到了秦嬷嬷的话,秦香荷也不睡了,索性坐了起来,“秦嬷嬷,你说,可然她究竟是不是我的女儿呀!怎么胳膊肘往外的,竟然跑去和那些庶子来往。”

  “夫人,你说的是什么胡话啊?”秦嬷嬷叹了口气,“大小姐怎么可能不是你亲生的呢?就算生气,那些话也是不能随便说的。”

  说起赵可然,秦香荷就一肚子火了,开口讽刺地说道,“要不是我这个好女儿,今天老爷怎么会宿在随风园呢?”

  秦嬷嬷劝慰道,“夫人,你就消消气吧!大小姐她也不是故意的,毕竟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大小姐一时之间,找不到人帮忙,才会找上大少爷的,她也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秦香荷冷哼一声,“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次可人的事也是这样,别以为我没看到,那天,她就是和随风园的那对母子一起进门的。还有,那天她也不帮一下可人,要不然赵莹这一次是绝对逃不掉的。”

  秦嬷嬷在一旁说道,“其实大小姐不过就是太单纯了,只是把自己看到的一切说出来而已,其实说白了,她也并没有做错什么事啊!不是吗?”

  “可是,要不是她,赵莹怎么会逃得掉,张氏又怎么可能这么幸运。”秦香荷一想到那次的事,就更火了,“她明明是我的女儿,怎么尽是帮着一些外人呢?”

  秦嬷嬷说道,“夫人,你也别怪大小姐了,大小姐不过也是实话实说而已,其实他并没有做错什么。”

  秦香荷继续诉说,“就算那一次她不是故意的好了。那为什么她有和随风园的那对母子交好呢!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几天我都去了春晖园好几次了,她都称病不见,可是今天那个赵可风一去他就就见了,那不是打我的嘴巴吗?”

  “唉——”秦嬷嬷叹了口气,“夫人,其实这就是也怪不得大小姐。你要知道,大小姐一出生就和林世子定下了婚约,可是你和老爷,你们为了二小姐,硬要把这门婚事退了,然后又马上就让二小姐和林世子定亲。这样,大小姐自然是不高兴了,那她当然就会拒绝见你了。”

  听到秦嬷嬷提起来上次婚约的事情,秦香荷的心里还是有点心虚的,“其实,我也是为了可人啊!那时候,谣言已经满天飞了,要是我们不采取行动的话,那可人这一辈子就真的完了。可人是我的女儿,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的闺誉就这么被毁了。要是真的这样的话,那她的下半辈子就真的完了。”

  听完了秦香荷那几乎是强词夺理的话,秦嬷嬷摇了摇头,“夫人,二小姐是你的女儿,大小姐何尝又不是你的女儿呢?其实,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你太偏爱二小姐了。其实,这样对大小姐是十分不公平的。你就知道为二小姐打算,可是,你怎么就不为大小姐打算一下呢?”

  看着秦嬷嬷那无奈的眼神,秦香荷把头转过另一边,“我没有不管可然,可然也是我的女儿,我怎么可能不管她呢?这次的事情,对于可然是不会造成任何影响的。在京城里,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可然和林世子有过婚约,可然即使退婚了,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的,可是,可人却不一样。要是,可人不和林世子定亲的话,那她的闺誉就没了。至于可然,我会补偿她的。”

  “夫人,你怎么这样糊涂啊!”秦嬷嬷皱着眉头说道,“是啊,大小姐和林世子有婚约的事的确没什么人知道,但是,大小姐从小就已经把林世子当成了自己未来的丈夫。可是,现在未来丈夫一下子就变成了未来妹夫,这样的结果,她怎么能轻易接受呢?”

  秦香荷依旧坚持自己的看法,“我做的没有错,我这样是为了挽救我的女儿。再说,现在不是很好嘛!”

  “夫人。”秦嬷嬷无奈地摇了摇头,也没有再劝说了,因为她十分了解秦香荷的为人,即使她说得再多,秦香荷也未必能听得入耳。

  “总之,无论怎样,她和随风园的那对母子交好,那就是和我过不去。”秦香荷依旧十分执着于这一点,“我可是她的娘亲,她竟然还这样帮着外人,我还真的是白养她这么多年了。”

  “夫人,你还是别想太多了。”秦嬷嬷劝道。

  “嬷嬷,不是我想太多,而是事实的确如此,不是吗?”秦香荷说道,“我怀胎十月,又含辛茹苦地把她带大,可是结果呢?她竟然就想着外人。还好可人不像她,要不然我非被气死不可。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她究竟是不是我的女儿。”

  “夫人,别乱说话。”秦嬷嬷责备道,“大小姐怎么可能不是你的女儿呢?要知道,大小姐和老夫人年轻的时候,长得可是一模一样的。就连小时候的性子也十分相像呢!不过,可惜,大小姐越长大,就和老夫人越不像了。”

  这里,秦嬷嬷所说的老夫人,不是指赵松的母亲,而是指秦国公府的老夫人,赵可然的外祖母。其实,小的时候,赵可然那淡然的性子,和秦老夫人是很像的。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赵可然变得自卑内向,也越来越不像秦老夫人了。

  “好了,都别再说了。”秦香荷挥了挥手,“总而言之,可然她现在就是在怪我了,是吗?”

  秦嬷嬷说道,“夫人,其实,你只需要在大小姐身上多花一些时间,大小姐肯定就会释怀得了。”

  “我为什么还要去撞板子啊!”秦香荷十分不满的说道,“她是我的女儿,再加上这次的事本来就是她的错,明天我就把她叫来,好好地教训一顿才行。”

  听到了秦香荷的话,秦嬷嬷皱着眉头,“夫人这样不好吧!之前的事,就已经惹得大小姐很不高兴了,何必再去——”

  “别说了。”秦香荷制止道,“我已经决定了。再说,上次退婚的事情早就已经过去了,她要是还是想不开,我也,没有办法。还有,我是她的娘亲,我要教训她,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说完,秦香荷不再理会秦嬷嬷了,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作者小语:各位亲爱的粉丝们,今天还有一更,会晚点上哦!到时候大家记得看啊!还有,不要吝啬你们手中的票票啊,投吧!不知道为什么,《嫡长女》这本书的讨论区似乎很安静,大家活跃一点吧!还有,求订阅,求打赏,求花花,求钻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