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暗生情愫

   想到这,司徒旭咧嘴一笑,“能让你记住,是我的荣幸。”

  看到司徒旭这个样子,赵可然好笑的摇了摇头,“难道,你觉得我这说的是好话不成?”

  司徒旭启唇一笑,“不管是不是好话,那都表示你已经记住我了。那看来,深更半夜来探访这个办法还是挺好的。”

  看着眼前英俊的男子,赵可然十分不解的问道,“司徒旭,你究竟是什么人啊?还有,我们之间认识吗?为什么你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我这里呢?”

  “旭,叫我旭。”

  “啊!”赵可然呆呆的看向司徒旭,似乎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司徒旭笑着说道,“我说,叫我旭,不要连名带姓地叫我。”

  听到司徒旭的话,赵可然只觉得好笑,“这位公子,我们之间不熟吧!”

  司徒旭眨了眨眼睛,十分无辜的说道,“你不觉得其实我们已经很熟了吗?很多夫妻都是新婚之夜才见第一面的。我们比较幸运,不是吗?怎么说,我们之前就已经见过了。再说,我们以后见面的机会还多着呢!现在先熟悉一下,不好吗?”

  一个长相如此英俊的男子,做出这样一副这样无辜的表情,相信天底下没有几个女人可以抵挡住这样的you惑,赵可然自然也不例外。

  看到司徒旭的样子,赵可然的心跳加速,脸蛋也开始慢慢地变红了。还真是一个妖孽,赵可然在心里暗骂。

  看到赵可然的样子,司徒旭就像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一样,笑着调侃道,“小东西,你的脸红了。”

  听到司徒旭的话,赵可然恼羞成怒了,瞪了司徒旭一眼,“你看错了。”

  司徒旭也知道该见好就收,要不然真的把赵可然惹火了,那就得不偿失了。于是很快,司徒旭便收起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看着司徒旭的样子,赵可然也不再那么生气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司徒旭笑着回答,“你不是知道的吗?我一开始就告诉你了,我叫司徒旭。”

  “我知道,你叫司徒旭。”赵可然说道,“可是,你到底是什么人呢?你又有什么目的呢?”

  司徒旭扬起一抹笑,“我的身份,现在就不告诉你了,不过,很快,你就应该知道的了。至于我的目的嘛!我什么都不想要,除了你的心。”

  “什么?”赵可然皱起了眉头,“司徒旭,我是在很认真地和你说话的,不要在捉弄我了,好吗?”

  看着赵可然明显不相信的样子,司徒旭十分坚定地看向赵可然,“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看着司徒旭认真的样子,赵可然的心里一阵悸动,忍不住想要相信眼前这个男子的话。但是,只是忍不住,而不是已经。经历了两辈子的赵可然。看得比谁都开,心比谁都硬。因为她十分清楚,心软的人在这个家里面是没有办法生存的,上辈子的自己不就是这个样子吗?上辈子的自己,就是因为心太软,太容易相信别人了,所以才会连自己的命都赔上了。这辈子的自己,不会在那么容易就相信别人了。

  赵可然并没有相信司徒旭的话,毕竟没有人会就这么容易相信一个人是真的喜欢自己的。不过虽然赵可然的心里是在抗拒着对于司徒旭的信任,可是,在不知不觉中,其实,她对于司徒旭还是少了有一份防备的。她没有注意到,对于夜闯她闺房的司徒旭,她不仅没有半分防备,而且,和司徒旭之间的相处,就像是和朋友一样自在,没有半点拘谨。

  司徒旭依旧十分坚定的看向赵可然,赵可然在司徒旭的注视中,十分不好意思地看向别处了。

  “我没办法相信你。”赵可然的声音幽幽地传入司徒旭的耳朵里,“我们就只是第二次见面而已,我无法对你产生信任。”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司徒旭心里感到受伤,可是他还是十分了解赵可然的想法的,相信没有哪一个女孩子会就这么容易就相信一个几乎称得为陌生人的男子产生信任的,不过——

  “我会等的。”司徒旭坚定地说道,“你还记得我上次说过的话吗?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说绝对不会伤害你的,你可以相信我。”

  赵可然摇了摇头,说道,“司徒旭,不要喜欢我,好吗?”

  听到赵可然的话,司徒旭皱起了眉头,“小东西,你现在可以不喜欢我,我可以用时间来向你证明我对你的心。可是,你不能阻止我喜欢你。”

  赵可然转过头来,看向司徒旭,“不要喜欢我,你会受伤的。”

  听到了司徒旭的告白,赵可然是心动的,可是,她却一直在遏制着这种心动。上辈子,在自己临死之际,赵可人在自己耳边说过的话,她到现在还依旧记得。林溪染一直喜欢的都是可人,他对于自己的不过就是虚情假意而已。可是,她真的一直以为林溪染是喜欢她的。经历了未婚夫和亲妹妹的背叛以后,赵可然不知道自己现在还有没有能力再爱一个人了。尤其是眼前的男子,且不说他那完美的外表,就是从他的言行举止,还有那举手投足间不经意散发出来的贵气,就可以知道眼前的人一直都是天之骄子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这样一个平凡的人呢!现在的赵可然虽然十分自信,不会妄自菲薄。但是,同时她也是十分有自知之明的,不会妄想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听了赵可然的话,司徒旭开口就问,“为什么,你是不是还忘不了你的那个前人未婚夫呢?”

  “你怎么知道的?”赵可然皱着眉头问道。

  她感到十分奇怪,这件事应该没有什么外人知道才对啊!毕竟当初的指腹为婚不过就是两家人之间的承诺而已,完全没有举行过任何仪式,应该不会有人知道的才对啊!想当初,爹娘就是用这个作为借口要自己退婚的。可是,他怎么会知道了。

  司徒旭才开口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可是他没有理会赵可然的询问。一想到赵可然到现在还想着她那个花心的前任未婚夫,司徒旭就感到一股酸气直涌上来。

  “我就是知道。”司徒旭既然已经说了,就决定继续说道,“你还是不要想他了,他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不值得你这样想着他。”

  听到了司徒旭意有所值的话,赵可然皱起了眉头,“你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

  司徒旭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继续说道,“你不知道,其实就在和你解除婚约以前,他就已经和你的妹妹勾搭在一起的了,所以你还是不要再想着他了,他有什么好的。”

  司徒旭觉得还是告诉赵可然真相会比较好,既可以让她忘了那个前任未婚夫,又可以让她小心提防一下她的妹妹。他看得出来,她那个妹妹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怎么知道的?”听到司徒旭的话,赵可然脱口而出。

  赵可然感到更加疑惑了,为什么司徒旭会知道的呢?这件事,林溪染和可人都是十分小心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有了上辈子的经历的话,自己都不一定能知道,可是眼前的人,为什么什么都知道得那么清楚呢?

  看到赵可然的神情,司徒旭感到疑惑,一般人知道了自己的妹妹和自己的未婚夫在暗中来往的话,不是应该感到愤怒才对的吗?为什么在她身上看不到一丝怒意,只有惊讶而已。而且,她惊讶的并不是自己的妹妹和未婚夫的事,而是他知道这件事的这个事实,到底为什么呢?难道——

  “你早就已经知道了。”司徒旭看待地说道。

  赵可然微微的点了点头,“没错,我早就知道了,而且,解除婚约的事正合我意。不过,我比较好奇的是,你为什么会知道呢?”

  “解除婚约的事正合我意”,司徒旭只抓住这个重点。

  听完了赵可然的话,司徒旭的心情一下子就好多了,刚刚的那一股子酸气也消失不见了。原来她早就想要和她的那个前任未婚夫解除婚约了,那不就是说明,她其实并没有那么喜欢那个男人吗?想到这,司徒旭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你到底又没有听到我说话啊?”看到司徒旭神游太虚的模样,赵可然出声。

  “我怎么知道的,这个,我可不会告诉你。”司徒旭用炽热的目光看向赵可然,笑着说道,“不过,听到你这么说,我很高兴,那就是说,你根本就不喜欢你的未婚夫。这个让我很高兴。”

  看着司徒旭的眼神,赵可然的心里在挣扎。她的理智告诉她,眼前的这个男子就是在骗她的,因为没有一个人会这么轻易地喜欢上另一个人,尤其是,他们不过就是第二次见面而已。不过,只要一看到司徒旭的眼神,赵可然就不禁想要相信他,因为在他的眼底深处,似乎能看到若有似无的情愫。

  赵可然觉得无法直视司徒旭的眼光,只能转过头来,转移话题,“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今天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司徒旭也知道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要是真的逼得太紧了,出现反效果的话,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所以,司徒旭也不再纠结于之前的话题了,反正他已经知道了,小东西并不喜欢她的那个前任未婚夫,那就够了。

  “我来就是为了看一下你而已,”司徒旭看向赵可然,“今天发生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你的心里也不好受吧!”

  听到了司徒旭的问话,赵可然也不再追问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了,毕竟刚刚自己就已经问过了,他并没有回答,那就说明,他是不会回答自己的,既然这样,那为什么还要追问呢?

  “我应该还好吧!”赵可然笑了一下,可是十分勉强,“其实,司徒旭,今天的事情可以不用发生到这种地步的,可是,我是有意要把事情往这个方向引的。”

  现在的赵可然只想找一个听众而已。玲儿的死,其实她心里并没有预期中的高兴,或者松一口气的。今天,听到玲儿断气的时侯,自己心里沉甸甸的,就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可是,这样的心情却不能对别人说。可是就因为这样,她的心里就跟价不好受了,所以,即使现在夜已经深了,可是她依旧无法入眠。她现在就想找一个人倾诉。再说,司徒旭不是说喜欢自己吗?要是她知道自己其实是个狠毒的女人了,应该就会放弃了吧!

  前样赵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想到司徒旭会因此放弃自己,赵可然心里还是感到一阵疼痛。但是,她没有理会这样的感觉,径直说下去,

  “其实,一开始的时侯,我就已经知道牡丹步摇丢了的。就在发现梅花簪子的那一天早上。”

  说到这,赵可转过头来,问道,“那支簪子,是你送的,是吗?就在发现簪子的前一天夜里,我似乎看到了一个白色身影,那应该就是你吧!”

  司徒旭点了点头。

  看到了司徒旭的承认,赵可然继续说下去,“在我把那支簪子放好的时侯,我就已经发现了牡丹步摇丢失的这件事了。可是我一直都没有声张,只是叫了风儿,就是我那异母的弟弟来帮我找回而已。找回来以后,其实,玲儿是不用死的,可是,我把这件事告诉了爹娘,因为我知道,只有这样,我才能彻底地除掉她。看吧!我就是这样一个狠毒的女人,你现在还喜欢我吗?要知道我可是就连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贴身丫鬟都能害死的人。”

  看着赵可然的样子,司徒旭并没有任何退缩,反而用怜惜的目光看向赵可然。就在赵可然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司徒旭上前一步,坐到床边,一下子把赵可然搂进自己的怀里。他的举动引来了赵可然的挣扎。

  “别动。”司徒旭低喝一声。

  赵可然吓了一跳,马上就停止了挣扎。

  司徒旭轻轻地抚摸着赵可然的被,柔声说道,“无论你是什么样的人,我都已经喜欢上你了,那是不会改变的。还有,想哭就哭吧!一直忍着对身体不好。”

  不知道是因为司徒旭的怀里太温暖了,还是赵可然的心里实在是积压了太多,很快,赵可然的眼泪就已经掉了下来。在司徒旭的怀里,赵可然无声的哭泣着,仿佛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全部宣泄出来。

  过了好久,赵可然才止住了眼泪,这时她才注意到自己和司徒旭之间暧昧的动作,于是,她连忙推开司徒旭。

  看到赵可然哭了一场以后,似乎平静多了,司徒旭也放心多了,站了起来。

  赵可然就这样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双膝,继续说道,“玲儿,她从小就和我一起长大的,小的时侯,我们之间真的十分要好的。一直以来,我都把她当作自己的妹妹一样看待的,可是,没想到,她还是背叛了我。当我知道玲儿背叛了我的时侯,我真的是很伤心的,可是,我真的从来都没想过要她的命。后来,我也一而再再而三地给过她机会,只要她愿意向我坦白的话,那我还是愿意原谅她的。就算没法把她留在身边,我也会为她安排一个好去处的。可是,她的眼里还是只有利益。就是因为可人答应了,将来要让她成为林溪染的妾侍,她就可以背叛我了。不过就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而已,竟然就可以让她背叛我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感情了。看来,我做人还是挺失败的,不是吗?”

  说完,赵可然自嘲一笑,继续诉说着,“就在最后一刻。玲儿还以为赵可人会救她,还真是痴心妄想。今天,我是特意叫上赵可人的。我就是为了让她彻底绝望,我才会叫上她的,既然她已经背叛我了,那我也不会再顾念多年的主仆情分了,我就是要她在绝望中死去。我就是要让她知道,她究竟是多么的愚蠢。”

  说着,说着,赵可然的脸上不知不觉中,有爬满了泪水。

  “好了,别再说了。”司徒旭制止道,他看得出来,赵可然的心里是充满了矛盾的,她既恨那个玲儿背叛她,却又忘不了她们之间多年的情分。这样矛盾的心情,让她透不过气来了,所以她才会这么痛苦。

  在这一刻,司徒旭是十分恨那个叫做玲儿的人的,如果不是她的背叛,小东西是不会这样伤心的,她就应该庆幸,死得那么早,不然的话,他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的。

  赵可然好不容易才停住了眼泪,继续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我应该是恨她的,毕竟她背叛了我们之间多年的情谊,可是在听到她死讯的时候,我却一点也不高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回事?看来,我还真的有够傻的,竟然还会为了这样背叛自己的一个人伤心。。

  司徒旭轻轻地擦掉赵可然脸上的泪珠。随着司徒旭的举动,赵可然僵住了,现在司徒旭对她做得事情是十分亲密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不想去拒绝。是因为眼前这个男子知道了自己心里所有的感受,所以自己才不想拒绝的吗?

  司徒旭为赵可然擦干了眼泪后,笑着说道,“我的傻女孩,你就是因为太善良了,才会这么痛苦的。不要再想太多了。那个玲儿既然已经背叛了你,那你就不要再留恋你们那些情分了。因为在她觉得背叛你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丢掉了你们之间的情分的了。你要是一直记住的话,那就只会让自己痛苦而已。不要再想了,好吗?”

  听完了司徒旭的轻声宽慰以后,赵可然心里好受多了,轻轻地点了点头,“好,我会忘记的。”

  “那就好。”

  一股暧昧的气息在两个人之间流动着。一时之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

  “你——”

  “你——”

  两个人同时开口。可是,却又同时停住了。

  又过了一会,两人突然相视一笑。

  “你说,我们只是怎么了,不就是一句话吗!”赵可然笑着说道,刚刚那低落的情绪已经一扫而空了。而且,就在她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她和司徒旭之间的相处竟然变的十分融洽。

  “你先说吧!”司徒旭笑着说道。

  赵可然开口道,“你还有什么事吗?要是没有的话,还是先离开吧!毕竟现在已经不早了。”

  司徒旭点了点头,“我是要离开了,可是,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啊?”赵可然奇怪地问道。

  司徒旭看向赵可然,“你的那个丫鬟今天不是已经死了吗?我给你再挑两个丫鬟吧!毕竟你在这里,也需要两个能干的丫头,不是吗?”

  赵可然皱起了眉头。“不用了,我身边有月姑和珑儿就好了。”

  司徒旭继续游说,“你身边的那个珑儿还太年轻了,没什么历练和心机。而那个月姑虽然精明,但是年纪太大了做事还是十分不方便的。就像这次的事情一样,你根本就没办法自己动手去查,不是吗?”

  赵可然知道司徒旭分析得都很对,但是要她收下司徒旭送的丫鬟,她还是不大乐意的。

  司徒旭看到了赵可然有松动的迹象,继续说道,“我给你送的丫鬟绝不是一般的丫鬟,你要是有了她们以后,将来行事就更加方便了。再说,你在这里,还是要有一个能干的丫鬟才行,不然的话,很容易吃亏的。”

  “那好吧!”赵可然最后还是同意了,因为司徒旭说得对,她身边能用的人太少了。

  听到了赵可然的回答,司徒旭十分高兴,因为这样就表示,在赵可然心里还是愿意相信自己的不然不会答应的。

  “我给你挑好了以后,就会送来的。”

  说完了以后,司徒旭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看着司徒旭离开的背影,赵可然的心里似乎也安定多了。很快,赵可然便睡着了,并且一夜好眠。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