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谁是谁非(首更求订阅)

   很快,赵可然便来到了大厅里。还没进入大厅,赵可然就感觉到一股凝重的气氛。一踏进大厅,赵可然就看到了赵松坐在大厅的主位上,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在赵松另一边的位置上,秦香荷也是一脸的气愤。在秦香荷的一边上,还摆着一张椅子,赵可人一脸虚弱地坐在那里,脸上还带有未干的泪痕。看来赵可人已经向娘亲告状了,不然的话,娘亲是不会这样生气的。

  赵可然不着痕迹的环视了一下四周,除了赵松和秦香荷、赵可人以外,李氏和她的两个女儿——赵琳和赵玫也来了。刘氏当然也到了,不过,在她的脸上带着一丝幸灾乐祸。就只有张氏,还有这次事件的另一位主角——赵莹还没到而已。看来还真的是挺齐人的嘛!赵可然在心中暗叹,看来这次的事情闹得挺大的。不过,从这次也可以看出,爹娘对于她和可人之间的差别了。之前她落水的时侯,都是轻描淡写地就过去了,可是这次可人落水却是那么兴师动众的,就连林溪染都请过来了。

  在赵松的下首位置上,林溪染正坐在那里,喝着茶。他的目光不时地扫向赵可人,眼中的担忧和情意是怎么都遮掩不住的。注意到林溪染的目光,赵可人温柔的看向林溪染,眼中带有丝丝柔情。两人就这样明目张胆地在大家眼皮子底下眉来眼去的。可是,在大厅里的每一个人都没有注意到,因为气愤实在是太压抑了,大家都不敢乱瞄,生怕惹祸上身。

  不过,这两个人的一举一动却全部落入了赵可然的眼中。看到两人就这样眉来眼去的,赵可然在心中冷冷一笑,这两个人还真是大胆啊!竟然在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都感这样。这两个就是她的未婚夫和妹妹啊!她以前还真是瞎了眼了,怎么会觉得这两个人都是真心对自己好的呢?他们的确是真心的,不过却是真心利用她的而已。

  “爹,有什么事情吗?”赵可然好像没有感觉到那凝重的气氛一样,一进门就笑着轻问道。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赵松挥了挥手,“你先站到一边去。”

  赵可然也没再说什么,径直走到赵可人的下首,林溪染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跟着赵可然进门的孙倩和赵可风也很快在赵可然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秦香荷看着赵可然,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可然什么时侯和孙氏这么要好了,竟然一起进门,还坐得这么近。她一向都不喜欢赵松的妾室,因为那些女人的存在就是在提醒着她,她丈夫的心并不完全在他身上。可然作为她的女儿,怎么能和那些女人来往呢?那不是在打她的嘴巴吗?

  想到这,秦香荷更加不悦了。不过,她也知道今天这里是什么场合。今天最重要的事事为可人讨回公道。至于其他的,等以后有时间的时侯,她会再找时间和可然说一下的。

  赵可然自然也注意到了秦香荷的不悦之情,不过,她就当作没看到一样。以前的自己就是太在乎了,才会一直想要讨好她,可是结果呢?在自己危急的时侯,她这个生身母亲又做了什么呢,冷眼旁观,还是该说落井下石呢?

  现在的她重活一辈子了,她才不要在像上辈子那样傻了。

  一落座,赵可然便十分担忧地看向赵可人,“可人,你怎么也出来了,你才刚刚落水,不留在房间里好好休息,出来做什么啊!要是病情加重了,那可怎么办才好啊!”

  听到赵可然的问话,赵可人便十分得意地在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勾起了嘴角。她已经从玲儿那里知道了赵可然的态度了。看来就和她预计的一样,赵可然一定也以为是赵莹把她推下水里的。而且,赵可然一大早就遣人送来了人参,再加上现在她这么关心的话语,那就说明,她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想到这,赵可人就信心满满的了。

  赵可人一副楚楚可人的样子,“谢谢姐姐的关心,不过,我想要为自己讨一个公道而已。”

  “那妹妹可要保重好自己啊!”赵可然十分关心地说道,脸上的神色是那么的关切,可是眼中却快速闪过一道暗讽的光芒。不过,因为太快了,所以没有人看到。

  “姐姐放心吧!”赵可人一脸感动地说道,“我一定会好好保重的,一定不会让姐姐和爹娘担心的。”

  “那就好。”赵可然欣慰地说道。

  看着赵可然和赵可人那相亲相爱的表现,在一旁的秦香荷满意的点了点头。的确,作为一个母亲,看到自己的孩子们相亲相爱的,那是值得高兴的。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表面上相处融洽的姐妹,其实都在说着违心的话语而已。

  又过了好一会,张氏才带着赵莹款款而来。看着走进来的张氏和赵莹,秦香荷的眼中充满了愤恨。

  其实,在所有的妾室了,秦香荷最不喜欢的就是张氏了。本来张氏就只是老夫人的一个远房亲戚而已。当年张氏家道中落,前来投靠老夫人,幸得老夫人庇佑,被当作小姐一样养着。可是当年在侯府的时侯,张氏就仗着自己是老夫人的亲戚这个身份,一点自觉都没有,真当自己是什么大家闺秀。后来,老夫人怜悯,就让赵松纳了她为妾。那时,赵松和秦香荷才成亲半年而已。可是所谓“长者赐,不可辞”,赵松也不愿违背自己母亲的意思,所以就纳了张氏为妾。

  那时候,赵松还没有搬出侯府。在侯府的时候,张氏就仗着老夫人做靠山,经常不讲规矩。不过,还好,后来赵松成为了太师,搬到了太师府。在太师府里,秦香荷可是当家主母。再加上,赵松并不是十分宠爱她。后来,秦香荷就把陪嫁丫鬟给赵松开了脸,也抬为了妾室,那就是李氏。在吃过几次亏以后,张氏终于学乖了,不敢再惹事生非了。所以,即使是知道赵松其实并不喜欢张氏,可是在秦香荷的心里却始终有一根刺扎在那里。

  想当初,秦香荷可是国公府的大小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加上家人的宠爱,就更是春风得意了。向她提亲的男子多不胜数,可是她偏偏爱上了赵松。其实赵松虽然是镇北侯的嫡长子,可是在所有求亲的人当中并不是最拔尖的。不过,因为她喜欢赵松,所以选择了他。但是没想到,新婚才半年,婆婆就给赵松塞了一个人。这让她一帆风顺的人生里出现了挫败。她知道她是无法独占丈夫的,可是,没有哪一个女人是喜欢新婚燕尔的时候,多了那么一个人的。对于这个,她不能埋怨婆婆,因为那是不孝。她也不能埋怨赵松,因为她知道丈夫也是身不由己。所以,她就只能把满腔的怒火都对准了张氏。

  其实就算张氏没做什么事情,秦香荷都会挑她的刺。更何况这一次张氏的女儿竟然把她最宠爱的女儿——可人推下水,这绝对不能放过她们。想到这,秦香荷狠狠地看向张氏母女。

  不同于秦香荷和赵可人那仇恨的目光。看着张氏和赵莹进门,赵可然只是用玩味的目光看着一切。她注意到了,赵莹进门的时候,脸上是围了一条纱巾的,完全看不清她的容貌。

  注意到这一细节,赵可然嘴角勾起一抹笑。看来赵莹是听进去自己的话了,那接下去就有好戏看了。。

  一进门,张氏就马上跪了下来,哭的梨花带雨的,“妾身带着莹儿来请罪了。”

  看到张氏跪了下来,随后进门的赵莹也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声音里带着哭腔,“这次的事都是女儿的错,请爹责罚。”

  看到两人都跪在了地上,赵松还没开口,秦香荷就已经发难了,“当然是你的错了,要是这次我的可人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张氏和赵莹不敢回嘴,只是头更低了。

  看着张氏和赵莹的表现,赵可然不得不在心里感叹,看来张氏和赵莹也不笨嘛!如果她们一进门就喊冤的话,那反而会让人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可是,无论对错,首先低头,这样,刚好和娘亲的态度作为对比,让人不自觉的同情怜惜。

  这次的事情,赵可人可是信心满满的,不知道等一下她会怎么反击呢?还真是期待啊!赵可然完全把自己当做一个看客,在兴致勃勃地看着戏。

  赵松看着眼前的一切,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你们先起来吧。”

  “谢谢老爷。”

  “谢谢爹”

  张氏和赵莹都站了起来,乖乖地站在大厅中间,温驯的低着头,什么话也不说。

  赵松环视了一下四周,大家连忙坐好,深怕出了什么差错,又惹他生气。

  赵松扳起了脸,眉头紧皱,“今天把大家全部叫来,相信大家都能猜出是什么事了吧!昨天下午可人掉进了荷花池了,差点就淹死了,还好林世子看到,及时把可人救了起来,可人才能幸免于难。这次的事情,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的,绝不会放过把可人推下水的人。”

  说完,赵松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赵莹。看来,他也是认为是赵莹把赵可人推下水的。

  “没错,这次的事绝对不能轻率了事。”秦香荷附和道,“我是绝对不会放过这次的凶手的。到时候查清楚以后,我一定会用家法来惩治这个凶手的。”

  说完,秦香荷狠狠地瞪了赵莹一眼。

  “可人,你来说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赵松看向赵可人,慈爱地问道,那语气和刚刚的完全不一样。

  在赵松心里,赵可人占的地位是十分重要的。赵可人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生得一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在京城里更是赫赫有名。几乎所有京城的人都知道他赵松有这样一个好女儿。这让她感到骄傲。而且,他相信将来可人的婚姻绝对是对他的仕途大有助益的。所以,这次的事如果真的是赵莹做的,那即使是他的女儿,他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看着赵松那明显偏袒的话语和语气,赵可人不禁在心底冷笑。这次的事还没搞清楚,在他的心里就已经偏袒了。不过也是,可人可是他的掌上明珠,不仅如此,可人还是国公府的外孙小姐,还是他将来的助力,他是无论如何都会偏袒可人的。不知道赵莹是不是会意识到这一点呢?

  想到这,赵可然往赵莹的方向看去。虽然赵莹戴上了面纱,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了,可是从她紧握的双手上,可以看出她现在心里绝对不平静。也是,同样是女儿,却这样偏袒。

  赵可人虚弱地站了起来,福了一下身子后,才开口娓娓道来,“昨天下午,听说林世子过府来了,女儿就想着,天气那么热,不如我就在荷花亭那里设宴,请姐姐和林世子过来一聚好了。于是,我就让闲云去请姐姐和林世子了。可是,他们还没来的时候,三妹妹就不请自来了。之前,娘亲说过,让我和姐姐一起去跟金嬷嬷学习刺绣的。三妹妹也想去,她就要我去帮她跟娘亲说,我不肯。结果,三妹妹很生气,和我拉扯了起来,后来甚至还把我推下水了。”

  说到这,赵可人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在一旁的秦香荷连忙安慰道,“可人,你不用担心,爹娘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看着赵可人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在一旁的林溪染差点坐不住了,想要过去把可人抱进怀里,好好安慰一番。不过碍于在大庭广众之下,再加上他是可人的未来姐夫,所以他不敢,也不能这么做。在这一刻,他恨极了自己和赵可然的这个婚约。

  听完了赵可人的叙述,赵松勃然大怒,一下子就把茶杯扫到了地上,大声对着赵莹呵斥道,“你这个孽女,还有什么话好说的。你竟然敢谋害嫡姐,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赵莹连忙跪了下来,“爹,都是女儿的错,女儿愿意领罚。不过,事情并不是像二姐姐说的那样的。女儿绝对不是故意要推二姐姐下水的。请爹明察。”

  “是啊,老爷,不能只听二小姐的一面之词啊!”张氏连忙开口帮腔,“就算是审犯人也要给犯人辩白的机会啊!”

  “大胆,你们还想狡辩。”秦香荷生气地呵斥道,“你的意思就是说,我的可人会说假话来冤枉你吗?”

  “夫人,既然二小姐占理,那就让三小姐也说一下啊!”在一旁的刘氏开口道,“反正要是二小姐说的是真的话,那也不怕三小姐狡辩啊!”

  刘氏开口,其实也不是为了帮助赵莹的,不过,她平常就不喜欢秦香荷了。虽然老爷宠爱她,可是她的出身始终是不好的。平日里。秦香荷没少拿她的出身说事儿。难得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还击,她又怎么会放过呢/?

  “刘氏,这里有你什么事啊?注意你自己的身份,这件事,你有开口的资格吗?”秦香荷开口呵斥道。

  听到刘氏的话,秦香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刘氏不过就是一个妾室而已,甚至以前不过就是一个青楼歌姬而已,既然还敢在这里出口顶嘴。

  “你——”刘氏气结。

  “好了,别闹了。”赵松开口制止,顺带用警告的目光看了一眼刘氏。

  赵松的确是宠爱刘氏,不过那并不表示他就可以纵容她了。无论怎么说,秦香荷都是他的结发妻子,而且还是国公府的大小姐,他是绝对不会为了刘氏而去得罪国公府的。毕竟,将来,他要是想要继承爵位的话,那就绝对少不来国公府的支持的。其实说白了,在赵松心里,没有什么比他的未来更重要了。刘氏对于他来说不过就是一个听话的玩物而已,他随时都可以抛弃。

  刘氏接收到了赵松的警告,十分不情愿地低下了头。秦香荷看到赵松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得意地看了刘氏一眼。

  为了显示自己的公正,赵松开口示意,“那莹儿,你也说一下,那天的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赵莹弱弱的开口娓娓道来,“昨天下午,天气挺热的,所以我就想去荷花亭那里坐一下,因为那里是府里最凉爽的地方了。可是我到了那里的时侯,碰巧看到二姐姐也在那里,所以,我就想去和二姐姐打个招呼而已。可是没想到,二姐姐看到我就十分生气,还开口辱骂我,接着,还甩了我巴掌。后来,我气不过,才和她拉扯起来。拉扯的时候,二姐姐不小心才掉下水的,绝对不是我故意推的。”

  说完,赵莹一把扯下脸上的面纱。大家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赵莹的脸蛋都红肿了起来,肿得都有一个拳头大了,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掌印的痕迹。大家在心里不禁感叹,看来二小姐还真的下了狠手了,到底是多大的力气才能打得这么肿啊!一时之间,大家都用怪异的目光看向赵可人。就连林溪染也不自觉地看向赵可人。

  赵可人看到赵莹脸上的伤,也是十分吃惊的,因此没注意到大家的目光。她明明就没有用多大力气的,赵莹的脸怎么会这么肿呢?难道是赵莹后来又自己打的,看来赵莹这下是有备而来的。不过,不得不说,赵莹学乖了。这次,她竟然能想到这样的办法。不过,她可别高兴得这么早。就算赵莹把自己打成猪头都没有用。这次事情的目击者可都是站在她这一边的,赵莹别想翻身。

  赵松看到了赵莹脸上的伤,脸上的表情犹豫不定的,他不知道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

  而秦香荷听到赵莹的话以后,更是火冒三丈,破口大骂,“赵莹,你这个贱胚子,不仅把我的可人推下水,还想要诬陷她,你是不是不要命了?”

  “爹,母亲,我绝对没有说假话,”赵莹哭喊着说道,“我可以发誓,要是我是故意推二姐姐下水的,那我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爹,你要罚我,我绝对不会反抗。可是,今天的这件事,绝对不是我故意做的。”

  看到赵莹那决绝的模样,赵松不禁动容,心里惊疑不定,难道莹儿说的是真的。可是,可人一向以来都是娴雅大方的,怎么会这样对待庶妹呢?可是莹儿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假话啊?

  一时之间,赵松也不知道谁是谁非了。泪重气弱。

  看着赵松犹豫不定的样子,赵可人当机立断,马上站了出来,跪在了地上,“爹,女儿的为人您是清楚的,女儿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说完,便转过头来,双眼满是泪水地看向赵莹,“三妹妹,你推我下水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是,你不能这样诬赖我啊!”

  赵可人说完便小声地哭了起来,不是抽泣一下,让人忍不住怜惜。就连刚刚还在怀疑的林溪染也受到了感染,不禁责怪自己,昨天下午自己明明就看到赵莹推可人下水的,自己怎么能因为赵莹的几句话就怀疑可人呢?想到这,林溪染心中对赵可人的怜惜之意就更深了。

  看着林溪染含情脉脉地看向赵可人的模样,赵可然端起茶杯,借着喝茶的动作,掩饰住了眼中的冷意。看来林溪染不过也是墙头草而已嘛!刚刚他听了赵莹的话以后,明明就怀疑赵可人的了,可是转瞬之间,却又对赵可人深信不疑了,还真是“深刻”的感情啊!自己以前怎么会那么有眼无珠呢?竟然会喜欢这么一个人。

  现在赵可人和赵莹两个人都跪在地上,两个人都哭得梨花带泪的,赵松一下子也不知道该相信谁好了。

  就在赵松都完全没有主意的时侯,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孙氏却开口了。无论什么时侯,孙氏都可以十分冷静的直接看出事情的重点。

  “老爷,这件事情发生的时侯除了二小姐和三小姐以外,就没有别的人在场了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赵松连忙转过头来,看向林溪染和赵可然。当时事情发生的时侯,他们两个都在场,问他们两个是最清楚的了。

  看到赵松的眼神落到了自己身上,赵可然也站了起来,走到大厅的中间来。同时,林溪染也来到了赵可然的旁边。

  赵松开口问道,“贤侄,可然,当时你们两个也在场的,你们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赵可然还没开口,林溪染就已经抢着开口了,“伯父,当时,我和可然到了那里的时侯,刚好看到三小姐把可人推下水,可人还在挣扎着呢!”

  林溪染才刚说完,秦香荷就抢着开口,“老爷,您也听到了吧!那就说明是赵莹把我们可人推下水的,她就是故意的。老爷,您一定要狠狠地成惩罚赵莹啊,她竟然敢谋害嫡姐,就算是把她剔出族谱,也是应该的。”

  一听到林溪染的话,张氏就觉得大事不好了,紧接着就听到秦香荷的话,她更是怕了,要是剔出族谱的话,那莹儿就再也不是太师府的小姐了,将来还有什么好人家会要她啊!想到这,张氏急了。

  同时着急的还有赵莹,但是她很快就冷静下来了,开口说道,“爹,还有大姐姐还没有说呢!”

  听到赵莹的话,张氏用希冀的眼光看向赵可然。现在的她可是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了赵可然身上。她知道昨天晚上赵可然对赵莹的教导,所以她觉得赵可然应该会帮助赵莹的。

  “还有什么好说的。”秦香荷恶狠狠地看向张氏和赵莹,“刚刚世子不是说了吗?可然是和世子一起到的,那他们看到的自然就是一样的了。再说,可然也没有开口反驳世子的话,那就说明,她也是想要这样说的。”

  “夫人何必急着开口呢?”在一旁的刘氏也耐不住寂寞了,开口说道,“昨天下午的证人可不止林世子一个人啊!再怎么说,大小姐也是证人之一啊!”

  听到刘氏的反驳,秦香荷正想发作,张氏却先一步开口了,“可然,你说,昨天下午的事,是不是就是世子说的那样?”

  赵可人一点也不急,因为她知道赵可然也是觉得是赵莹把她推下水的,她一点也不担心赵可然会说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出来。

  看着赵可人自信满满的样子,赵可然在心里冷笑,希望等一下她说完以后,赵可人还能这样自信就好了。

  赵可然把昨天下午的事情缓缓道出,“昨天下午的时候,下人告诉我,世子来了,于是我就出来迎接世子了。可是,我和世子还没坐下,闲云就进门了,说可人在荷花亭设了宴,请我和世子过去。可是,就在我们到了回廊处的时侯就看见可人和三妹妹似乎在拉扯着。然后,我们就听到可人喊了一声‘三妹妹,不要啊!不要推我’,接着。我们就看到可人掉下水了。然后,世子就跳下水去救可人了。”

  说完以后,赵可然还转过头来看向林溪染,“世子,我说的对吗?”

  赵可然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出来,不得不说,她说得真的十分有技巧,既没有说自己看到赵莹把赵可人推下水,又没说看到赵可人打赵莹,完全就是站在中立的角度说出自己看到的。

  听到赵可然的问话,林溪染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说对嘛,那就是说自己也没看到赵莹把可人推下水,可是说不对嘛,事情的经过好像又都没有叙述错。一时之间,林溪染进退维谷,心中不禁后悔,刚才就不应该先开口的。

  而在一旁的赵可人却诧异不已,早上的时侯,玲儿明明就说,赵可然认为是赵莹把她推下去的,怎么赵可然会这么说。一时之间,赵可人只希望林溪染坚持他自己刚才的说法了。

  “世子,我说得对吗?”赵可然追问。

  逼不得已,林溪染只好回道,“事情的经过应该是这样的。”

  听到了林溪染的回答,张氏连忙开口,“老爷,你看,大小姐和世子根本就没有看到是我的莹儿把二小姐推下水的,他们就只是看到二小姐和莹儿之间的冲突而已。她们之间之所以会发生冲突,那都是因为二小姐打了莹儿而已,请老爷明察啊!”

  秦香荷听到赵可然的话以后,不禁瞪了赵可然一眼,可然这个孩子怎么这样笨啊!直接说,她看到赵莹把可人推下水不就好了吗?

  不过,秦香荷也顾不上埋怨赵可然了,现在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绝对不能放过赵莹。于是,她连忙开口说道,“你说可人打了赵莹,那有人看到吗?可是可人被推下水,却是有人看到的。刚刚可然不是会说了吗?可人明明就叫赵莹不要推她。要是赵莹没有推可人的话,那可人为什么要这么说,还有亭子里就赵莹和可人两个人而已,不是她推的,难道是可人自己跳下去的吗?”

  “那也不能说就是莹儿故意把二小姐推下水的啊!”张氏反驳。

  秦香荷不再理会张氏,而是对着赵松说道,“老爷,你是知道的,可人是有喘症的,她又不是不要命了,怎么会自己跳下去呢?一定是赵莹故意推她下去的。”

  “老爷,冤枉啊!”张氏连忙喊冤。

  “老爷。”

  “都别吵了。”赵松不耐烦了,大喝一声。现在这样的情况,赵松已经够烦了,还要听着秦香荷和张氏两个人在吵,心里就更加烦躁了。

  秦香荷和张氏都被吓了一跳,顿时安静了下来。看到赵松生气了,两人也不敢再吵了,生怕惹怒了赵松会对自己这边的情况不利。

  看到秦香荷和张氏终于住嘴了,赵松才有精力看向跪在地上的两个女儿。莹儿脸上的伤真的是可人打的吗?如果真的是可人打的,那就是说莹儿说的是真的,那拉扯之间可人不小心落水也是可能的。再说,莹儿刚刚一进门就认错了,而不是狡辩。

  可是,可人又不像这样的人啊!平常可人这么温柔,怎么会动手打人呢?可是,如果不是可人打的,那莹儿脸上的伤怎么一回事呢?

  一时之间,赵松也拿不到主意了,不知道该相信谁才好。

  而跪在地上的赵可人和赵莹心里也是忐忑不安的。

  赵可人本来以为赵可然会站在她这一边的,可是赵可然却是保持着中立。再加上,赵莹脸上带着伤,怎么看都比自己要可怜多了,要是大家相信她的话,那自己就麻烦了,不仅无法陷害赵莹,还会惹祸上身。玲儿这个死丫头,到底是怎么打听消息的啊!要不是她,自己怎么会陷入这样的境地呢?不知不觉间,赵可人开始埋怨玲儿了。

  同样的,现在的赵莹心中也是不安的,虽然赵可然没有落井下石,可是却也像她昨天晚上说的那样,只把事实说出来。现在虽然自己脸上带伤,可是,毕竟没有人看到赵可人打自己。要是爹不相信自己的话,那不仅白挨了两巴掌,还会被剔出族谱,那到时候,自己就真的完了。

  在一旁冷眼旁观的赵可然不禁觉得好笑,看来这件事难办了。现在,赵可人和赵莹各执一词,本来她和林溪染是证人的,可是他们却什么都没有看到,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看来要是这样一直下去的话,那不知还得呆到什么时侯才完。

  想到这,赵可然站了出来,“爹,女儿有一句话,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

  现在的赵松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看到了赵可然开口,虽然不抱什么希望,但还是示意,“你说吧!”

  赵可然福了一下身子后,说道,“其实,现在这件事,可人和三妹妹都各执一词,再加上又没有证人,无论是谁都无法分清谁是谁非了。不过,不管怎么说都好,大家都是一家人,又何必把事情弄得那么僵呢?”

  本来赵松对赵可然是不抱希望的,毕竟平常的时侯,可然这个人的存在感都是十分低的,再加上她平常十分怯弱。可是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可然竟然能看得这么透彻,而且听她这样说,似乎是已经有想法了。

  “那你说该怎么办?”赵松开口问道。

  赵可然笑了一下,“这件事既然都弄不清楚了,那不如就算了吧!”

  “算了?”赵松不解。

  “对啊,算了。”赵可然继续说道,“大家都是一家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何必把关系弄得那么差呢?而且,这件事无论谁对谁错,她们两个人都已经受到惩罚了,可人落水了,三妹妹的脸蛋都肿得那么厉害了。在这样追究下去,又能怎么样呢?难道还有惩罚她们吗?不如就这样算了吧!”

  听到赵可然分析得条条是道,赵松也被说服了。毕竟现在事情的经过已经搞不清楚了,要是再纠缠下去的话,不过就是伤了大家的感情而已,再说,她们都已经受伤了。虽然他是比较偏爱可人,可是莹儿同样也是他的女儿,他也不能冤枉了莹儿。

  想到这,赵松开口道,“可然说得对,这次的事就这么算了,不过,这次的事情可人和莹儿,你们两个都有错,要是不罚的话,那也不好。那就罚你们两个都禁足半个月吧!”

  听到赵松的话,张氏松了一口气。可是,秦香荷却十分不服。

  “老爷,这件事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呢?”秦香荷不愤,“这件事,明明就是赵莹的错,怎么能罚可人呢?”

  赵松看来秦香荷一眼,说道,“你说是莹儿的错,那你看到事情的经过吗?”

  “我——”

  “要是没看到就不要随意开口。”

  说完,赵松一甩袖子,离开了。不过,在离开以前,赵松赞赏地看了赵可然一眼。不难看出,他对于赵可然的表现是十分满意的。

  赵松离开后,秦香荷连忙走过来把跪在地上的赵可人扶了起来,却看都没看赵可然一眼。看得出,这次的事情,她对赵可然是十分不满的,它认为赵可然就是胳膊肘往外拐。

  秦香荷带着赵可人离开了大厅。在离开以前,赵可人在大家都没有主意到的情况下,充满恨意地看了赵可然一眼。这次的事情要不是有赵可然的阻碍,一定会十分顺利的。可是,现在呢?不仅没有陷害到赵莹,还连自己都要被禁足了。

  难道赵可然已经知道是上次是自己把她推下水的了吗?想到这,赵可人一惊,可是却很快就冷静下来了。要是赵可然知道了的话,以她的性格,刚刚进门的时候是不可能对她这么关心的。难道就只是巧合吗?

  不过,无论如何,这次的事都是赵可然害她的,她是不会就这么算了的。这次的计谋可是一石二鸟的,不过,经过赵可然这样一搅和,赵莹这只鸟是打不下来的了。不过,另一只鸟,自己是绝对不会放过的。想到这,赵可人暗下决心,这件事的另一个目的一定要实现。

  看着慢慢走远的秦香荷和赵可人,赵可然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一直以来,她都想要像可人一样,得到父母的关注,可是已经经历一辈子的她,是不会再去奢望这样的东西了。现在的她只想为自己而活。不过,虽然是这样想,可是赵可然还是感到一丝的难过。

  看着陷入了沉思之中的赵可然,赵可风十分担心地走过去,叫了一声,“大姐姐,您没事吧!”

  赵可然一转过头就看到了赵可风关心的目光。是啊,就算没有娘亲和妹妹的关心,自己还有风儿这个弟弟,不是吗?而且,风儿是真的对自己好的,只有有一个人对自己真心的好那就足够了,不是吗?

  想到这,赵可然扬起一抹笑,“我能有什么事啊!瞎担心。”

  说完,还揉了揉赵可风的头发,差点就把他的头发都弄乱了。赵可风本来是想抗议的,可是,他一看到赵可然的笑容就呆住了,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能呆呆的看着赵可然傻笑。

  看到赵可风这样可爱的一面,赵可然忍不住,笑得更加灿烂了。一旁的孙氏看着姐弟俩的互动,在一旁笑得温柔。

  作者小语:各位亲爱的粉丝们,这是上架后的第一章,一万字了,大家看得爽吧!不过,不要着急,粉末说过的,最少会有两万字的,一定不会就只有这一章。先上一章,接下来还有两章会在下午或者晚上的时侯上的,到时候大家一定要继续支持哦!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