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玲儿的结局(下)

   李婆子依照玲儿的话,来到了夏雨院像赵可人求救。赵可人静静地听着李婆子把春晖园刚刚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都说了一遍。

  其实刚刚就有人来过了,说了等爹回来以后,要请她到大厅里。她还在疑惑到底是什么事情呢!现在终于知道了。

  听完了李婆子的叙述以后,赵可人皱起了眉头,挥了挥手,“好了,我都已经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小心点,可别让人生疑。”

  李婆子离开以后,刚刚在一旁听着的闲云马上上前,问道,“小姐,我们要怎么做,要不要把玲儿救出来?”

  “哼,救她?”赵可人冷冷一笑,“你觉得我应该救她吗?”

  “那小姐的意思是——”闲云低声问道。

  赵可人勾起嘴角,“上次的事情我都还没有找她算账呢!要不是她给我的假消息,让我以为赵可然是站在我这边的,我又怎么会一点防备也没有呢?要是不是她,上次的事情怎么会失败呢?还害得我被禁足了,现在还想我救她,做梦!”

  闲云想了想后,问道,“可是,小姐,你不是说玲儿还有利用价值吗?要是这次她被除掉了,那要再安插一个眼线可不是易事。”

  赵可人笑着摇了摇头,“怕什么,就算没有了玲儿,不是还有这个李婆子吗?再说,现在赵可然已经和溪染解除了婚约,现在溪染的未婚妻可是我,我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那就不管玲儿了吗?”闲云问道。

  “那当然。我怎么可能去救她呢。你忘了,她还真的等着成为溪染的妾室呢,我怎么可能放过她。”赵可人眼中快速闪过一道狠光,“我本来就想除掉她的了,现在更好,都不用自己动手。”

  闲云问道,“小姐,你的意思是想要借刀杀人。”

  赵可人摇了摇头,“这把刀可不是借的,而是那个玲儿自己自找的。你说,她的胆子也真够大的,那牡丹步摇可是太后御赐的,她竟然还敢偷了去当,还真的是不要命了。”

  闲云在一旁附和道,“没错,就是她自找的,与人无尤。”

  “那是——”赵可人笑道,“活该!”

  闲云想了想后,又问道,“那小姐,今天下午我们就不出席了,是吗?”

  本以为会得到赵可人的同意,可是没想到赵可人却摇了摇头,“不,我们一定得去。”

  “可是,小姐,你不是说,不管玲儿了吗?”闲云不解。

  赵可人笑了一下,“是啊!我是不管她了。可是,我们还是得去。要是到时候。玲儿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的时候,我们还能及时制止啊!”

  闲云恍然大悟,“小姐英明。”

  “那当然。”赵可然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一边,玲儿在等待着赵可人她,这一边,赵可人却在商量着要放弃玲儿。还真是鲜明的对比啊!

  晌午过后没多久,赵松就已经从外面回来了。可是,一进门,他就被请到了大厅。就在他莫名其妙之际,发现大厅里除了自己以外,自己的原配妻子秦香荷,还有自己的二女儿赵可人都已经在大厅里了。赵松在主位上落座了。

  看到这种情形,赵松皱起眉头,问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一旁的月姑恭敬地回答,“回老爷的话,大小姐有事要禀明老爷和夫人,想要老爷非夫人做主。”

  底地着厅。秦香荷也是莫名其妙的,“究竟是什么事情啊!这么大的阵仗!”

  月姑回道,“夫人,大小姐很快就到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秦香荷转过头来,询问道,“可人,你和你姐姐最要好了,你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为什么,你姐姐会把我们都叫来的呢?”

  赵可人心知肚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她却不能说出口,只能装作疑惑的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不过应该是比较要紧的事情吧!要不姐姐也不可能把我们全都叫过来啊!等一下姐姐来了,不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吗!”

  看到这样的情形,赵松和秦香荷也不再追问,只能继续等着。没过多久,他们就看见赵可然进门了,赵可风就跟在她的身边,而他们的身后,几个粗使婆子正押着被捆得严严实实的玲儿。

  进门后,赵可然和赵可风率先向坐在大厅中间的赵松和秦香荷行礼问安。

  “可然见过爹娘,爹娘安好。”

  “风儿给父亲、母亲请安,父亲、母亲安好。”

  看到赵可然和赵可风两个人,赵松是十分高兴的,毕竟赵可风虽是庶子,但却是他唯一的儿子,赵可然作为他的嫡长女,和赵可风这个长子亲近,他是乐见其成的。

  赵松笑着点了点头,“你们起来吧!”

  从话语中,可以看出他是十分高兴的。

  可是,秦香荷看到这种情形却是十分不高兴的。之前处理可人的事情的时候,她看到赵可然和孙氏还有赵可风在一起就已经十分不高兴的了。没想到可然不仅不知悔改,竟然还变本加厉了。现在竟然又和赵可风这个庶子走在一起了,她到底还有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啊!

  赵可人看到秦香荷的样子,就知道赵可然又激怒了她了。看到这种情形,赵可人的心里却是在幸灾乐祸的。没想到赵可然竟然会这么愚蠢,就这样光明正大的和一个庶子来往,还惹得娘亲这么不高兴。不过,越是这样越好,赵可然越是和赵可风亲近,娘亲就会越讨厌她。之前为了退婚的事情,在娘亲的心里或多或少会对赵可然怀着一丝歉意。但是,只要赵可然继续和赵可风亲近,那么,那样的歉疚,很快就会消失不见的了。到时候,娘亲就会完全向自己这一边靠拢的了。赵可然啊,赵可然,无论如何,你都是斗不过我的。

  想到这,赵可人的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

  赵可然自然也注意到了秦香荷的不悦和赵可人的幸灾乐祸了,但是她却一点也不为所动。因为,她心底里明白,就算自己不和赵可风亲近,娘也不见得会高看自己一点。在娘的心里就只有赵可人而已。只有在赵可人不需要的时候,娘才会有时间来施舍一些关爱给自己。既然这样,自己又何必在意那一点施舍的关爱呢?在她的心里就只有她那个好女儿赵可人而已。

  “可然。你这次把我们都叫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赵松这个一家之主首先开口,问出了在场人的疑惑。

  赵可然示意人把玲儿押了上来,然后,让玲儿跪了下来。玲儿一上前,看到赵可人也在,心里安心多了。

  赵可然自然也注意到了,不过她并没有理会,因为现在玲儿的希望越大,等一下的失望就越大。

  因此,赵可然上前,福了福身子后,说道,“爹,娘,其实,这次女儿也不想打扰你们的,不过这件事情太大了,女儿处理不了,就只好禀明你们,让你们处理。”

  “到底是什么事啊?”赵松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玲儿,“是和玲儿有关的,她不是你的贴身丫鬟吗?”

  秦香荷皱起来眉头,“既然是你的丫鬟犯了错,那你自己处理就好了,把我们做什么?”

  赵可然继续说道,“爹、娘,的确是玲儿犯了错,不过,这次的错误实在是太大了,女儿不敢擅作主张,只好请爹娘做主。”

  看到赵可然说得这么严重的样子,赵松的脸色也开始变得严肃了,“你说,到底是什么事?”

  赵可然想了想后,开口道,“玲儿把我的牡丹步摇偷走以后,变卖了。”

  “什么!”

  “什么!”

  赵松和秦香荷大吃一惊,他们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严重,要知道,变卖御赐物品可是大罪,要是被人知道了,那太师府就完了。这下子,他们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赵松连忙追问,“那牡丹步摇现在在何处,知道吗?”

  看到赵松的样子,在一旁的赵可风马上上前,“爹,你不用担心,牡丹步摇已经找回来了。”

  赵可然也连忙说道,“是啊,风儿已经把步摇找回来了,现在那步摇正在我这里呢,爹娘不用担心。“

  听完赵可然的话,赵松和秦香荷都松了一口气。

  平稳了一下心情后,赵松开始追究责任了,他看向玲儿,怒气冲冲的喝道,“玲儿,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偷东西,而且还是太后御赐的,你不要命了,是吗?”

  听到赵松的呵斥声,玲儿连忙用力的磕头,一边磕头,一边求饶,“老爷,奴婢知道错了,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根本就不知道那是御赐之物,要是知道的话,那就算给奴婢一百个胆子,奴婢也不敢动啊!”

  玲儿的头都磕破了,鲜血直流,再加上那一脸的泪水,看起来十分可怜。但是在场却没有一个人同情她。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玲儿平常做人是有多失败了。

  秦香荷听完玲儿的话以后,不仅不觉得她可怜,反而心里更气了。刚才看到赵可然和赵可风一起进来的时候,他心里就已经积了一肚子的火,可是老爷就在这里,自己要是发火的话,那就会显得太没有容人之量了,这样的话,可能就会惹来老爷的不悦了。现在,玲儿就撞在了枪口上,让她有了一个出气的借口。

  秦香荷开口大喝道,“那你的意思就是,如果那不是御赐之物,你就可以偷了,是吗?你的胆子还真是不小啊!竟然连主子的东西都敢偷。”

  说完以后,秦香荷转过头来,看向赵松,“老爷,我看玲儿是绝对不能留的了。现在她就敢偷牡丹步摇了,要是将来她又偷了什么别的御赐之物的话,到时候可能就没有这次这么好运,能找回来的了。”

  赵松点了点头,“那夫人的意思是——”

  秦香荷看了跪在地上的玲儿一眼,“不如就杖毙玲儿吧!也好给下面的人一个警醒,让他们以后好自为之。”听完了秦香荷的建议,赵松点了点头,“那就照你的意思去办吧!”

  听到了老爷对自己的处置,玲儿吓坏了,她连忙求饶,“老爷,夫人,饶了奴婢吧!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赵松和秦香荷不为所动。玲儿又连忙看向赵可人,希望赵可人能看在自己往日的功劳上,为自己求一句情。

  从一开始到现在,赵可人始终都像一个局外人一样,看着事情哦发展,没有任何的话,也没发表过任何意见。就连现在,玲儿满怀希望地看向她时,她也没有任何动作。

  赵可然看着玲儿那满怀希望的样子就觉得好笑,看来玲儿到现在为止,似乎还搞不清楚状况吧!赵可人的样子是要帮助她吗?要是想要帮她的话,那早就开口了。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没有任何行动呢!谁不知道,只要爹下了命令,那就是谁也没办法要他更改的啊!不过,看来还打破玲儿的幻想啊!

  想到这,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的赵可然开口了,“可人,你不说些什么吗?”

  赵可人不知道赵可然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不过无论如何,她都不会鲁莽行事的。

  于是,赵可人笑着开口了,“姐姐,你在说什么呢?这件事自有爹娘做主,我们这些小辈哪能插嘴啊!”

  “是啊,妹妹还真是懂事。”赵可然笑着回道,“那就是妹妹也同意爹的处置啰!”

  赵可人依旧微笑,轻声细语地回答,“那是当然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当然得听爹的话了。再说,玲儿竟然敢把御赐之物拿去当掉,那就是那我们整个太师府的人的安危来开玩笑,爹这样处置没有什么不妥的。”

  玲儿不敢置信地看向赵可人,“二小姐!”

  赵可人用怜惜的目光看向玲儿,“玲儿,我不是不想帮你求情,只是这一次的事你实在是做得太过分了。”

  听到赵可人的话,玲儿的眼睛里散发出愤怒的目光。她心里十分不甘,自己为二小姐做了这么多事,还为了她背叛了大小姐,可是,现在呢?二小姐竟然见死不救,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玲儿咬了咬牙后,突然面向赵可然,“大小姐,我有一些事情要告诉你。”

  面对着玲儿突如其来的话语,大厅里的人都愣了一下。赵可然看了一眼玲儿,刚才玲儿看着赵可人的眼光,她可是看得十分清楚的,看来,她是想要出卖赵可人了。

  “那你就说吧!”赵可然微微一笑,她心里清楚玲儿想要说什么,所以才要玲儿在大家面前说出来,也让她亲爱的父母看一下他们的宝贝女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可是,没想到,赵可人却是不慌不忙的,慢慢地喝了一口茶后,整了整头发以后,才悠悠地开口,“是啊,玲儿,你要是有什么想说的,那就说吧,让大家都听一下啊!”

  玲儿刚想开口,可是抬头一看赵可人的举动,马上就住口了。

  “怎么了,不是有话要告诉姐姐吗!”赵可人笑着问道,“那就说啊!要不然,以后恐怕没机会了。”

  玲儿狠狠地看向赵可人,可是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开口道,“奴婢,没有什么要说的。”

  看到玲儿前后的变化,赵可然感到奇怪,刚刚玲儿明明就想把赵可人做得那些事供出来的,可是怎么突然就不肯说了呢?

  赵可然顺着玲儿的目光的方向看去,只见玲儿正盯着赵可人发间的一支木簪子。赵可然皱起了眉头,不知道玲儿到底在想什么。等等,木簪子。赵可然瞳孔一张,脑中灵光一闪,木簪子,赵可人怎么可能会戴木簪子呢!要知道,她和可人的首饰可都是由珍宝斋打造的,她怎么可能会有木簪子呢?而且玲儿看向木簪子的眼神不对。看来,应该是赵可人捉住了玲儿的什么软肋了。

  赵可然叹了一口气,看来今天玲儿是什么话都不会说的了。不过,也是,赵可人这么聪明,怎么可能坐以待毙呢!

  赵松看着玲儿的样子,皱起了眉头,吩咐道,“好了,既然你没有什么话好说了,那来人啊!把这个丫头押下去,乱棍打死。”

  很快,几个婆子就把玲儿押了下去。玲儿就像没有了灵魂的木偶一样,不再做任何反抗了。没多久,只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阵板子的声音,还夹杂着玲儿的哭喊声。可是,没过多久,玲儿的声音就越来越小了,后来就只听到板子的声音了。

  大约半刻钟以后,一名奴仆进来禀报,“老爷,那个丫头已经断气了。”

  赵松挥了挥手,“那就把尸首送回给她家人吧!”

  “是的,老爷。”

  很快大家就散了。毕竟,那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就是打死一个丫鬟而已。

  赵可然静静地站在大厅里,其实,刚刚听到玲儿的死讯的时侯,自己的心里却没有一丝痛快,反而有一股惆怅的感觉。她想起了以前和玲儿在一起相处的时光。是啊,玲儿是背叛了她,可是,曾经在她们之间还是有着快乐的记忆的。如果,玲儿没有背叛自己,那该多好啊!

  想到这,赵可然叹了一口气后,吩咐道,“珑儿,你去给玲儿家里送一百两银子吧!”

  “好的,小姐。”珑儿连忙答应。其实她的心里也是十分不好受的,毕竟玲儿和自己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其实,小时候,玲儿也是十分单纯的,一心以小姐为重,到底是从什么时侯开始,玲儿变了呢?珑儿不知道这个答案,也永远都不可能在知道这个答案了。

  “好了,大姐姐,别想了,那都是玲儿咎由自取的,你别想太多了。”在一旁的赵可风看到赵可然的样子,连忙开口安慰道。

  赵可然笑了笑,“我没事,不过就是一时感概而已,好了,我们也回去吧!”

  ————分割线————

  亥时一刻,赵可然躺在床上却是怎么样也睡不着,今天,玲儿死了,这本来就在预计之中的,可是自己却一点也不开心。她一下子想起以前和玲儿在一起的时侯发生的那些快乐的事,一下子又想起了上辈子的时侯,玲儿背叛自己,和可人一起陷害自己的事,脑袋一刻也停不下来。就这样,赵可然很累了,但是却怎么样也睡不着。

  就在赵可然还在胡思乱想之际,她突然听到有一个细微的声音。难道有贼,赵可然在心里闪过这个念头,可是很快又否定了。突然,她的脑海中闪过一道白色的身影。难道是——

  一想到这,赵可然马上睁开眼睛,刚好对上一双深邃的大眼。

  “司徒旭!”赵可然惊呼出声。

  其实司徒旭一直以来都派壹在暗地里保护着赵可然的。今天他听了壹的汇报,知道发生了不少事情,所以才想来看看她而已。可是,没想到,才一进来就被抓包了。

  不过,相对于赵可然的惊讶,司徒旭在经过一刹那的慌乱以后,很快就冷静下来了,静静地看向赵可然,笑着说道,“没想到,你还记得我的名字。”

  听到司徒旭的话,赵可然差点就要翻白眼了,“我相信没有几个人能忘记三更半夜会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里的陌生人吧!毕竟,这种事情可不是常有的。”

  其实,赵可然没有注意到,从刚刚一开始的吃惊以后,她就已经和司徒旭十分自然的相处着了,就连说话的时候,都少了一些防备,多了一些熟稔。

  不过,赵可然没有注意到,不代表司徒旭没有发现。司徒旭心里十分高兴,能这样和赵可然相处,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的。

  想到这,司徒旭咧嘴一笑,“能让你记住,是我的荣幸。”

  作者小语:呵呵呵,男主和女主终于再次见面了,其实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个人之间的互动还是很多的,大家好好期待吧!大家一定要继续支持哦!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