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牡丹步摇的来历

   赵可风看着赵可然的样子,好像一点也不吃惊一样,于是,感到十分奇怪,“大姐姐,你怎么一点也不惊讶,难道你早就知道是玲儿把牡丹步摇偷走的吗?”

  赵可风此言一出,月姑和珑儿都十分诧异的看向赵可然。原来小姐早就怀疑玲儿了。面对着大家投来的目光,赵可然什么都没有说,淡然一笑。

  “哦,所以小姐你才叫我注意一下玲儿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异常的举动。”珑儿突然想起了之前赵可然的吩咐,现在她终于了解小姐这么做的原因了。

  “不过,大姐姐,你是怎么猜到是玲儿把步摇偷走的啊?”赵可风问出了在场所有人心中的疑惑。

  赵可然微微一笑,回答道,“其实很简单,能进我房间的人并不多,除了月姑和珑儿以外,就只有玲儿能进去了。我相信月姑和珑儿,她们是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所以,就只剩下玲儿有嫌疑了。再加上,珑儿已经打听到了,玲儿最近出手大方,她的支出远远高于她的能力范围之内了,那时候,我就几乎可以确定是她把步摇偷走的。”

  听到赵可然话里对自己的肯定,月姑和珑儿都十分感动,同时也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保护小姐。

  “可是,也有可能是别人进去偷的。”赵可风继续问道,“就算玲儿最近出手大方,也不一定就说明是她偷的,你就没有怀疑过是小偷吗?”

  “那不可能。”赵可然分析道,“如果是小偷的话,那就绝对不会只偷这支步摇,肯定会把所以值钱的首饰都偷走。”

  赵可风又问道,“那你为什么就不怀疑是其他的人呢?这支步摇也挺好看的,说不定其他姐妹喜欢,才偷偷拿走的。”

  赵可风觉得一般人都会猜测这种可能性,因为没有哪一个丫鬟会大胆地偷主子的东西的。

  赵可然还没有回答,月姑便在一旁摇了摇头,“大少爷,你有所不知了。府里的主子们,应该没有哪一个敢来偷这支牡丹步摇的,因为她们都很清楚这支牡丹步摇的来历,所以,她们是绝对不敢动这支牡丹步摇的。”

  赵可风皱起了眉头,之前大姐姐找她帮忙的时侯,他就觉得奇怪了。月姑和姨娘似乎都知道这支牡丹步摇,而且也十分重视,可是,他还是觉得没什么特别的,不过就是一支步摇。的确是很贵重,可是却也没什么特别的。

  赵可风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大姐姐,这支牡丹步摇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而且好像没见你怎么戴过。可是我觉得,你们好像都十分重视这支步摇。可是,我无论怎么看,都不觉得它有多特别。”

  “大少爷,你说男孩子,大概是不知道这支步摇的来历了。”月姑感叹一声,“不仅是你,珑儿和玲儿,她们两个大概也不清楚这支步摇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吧!要是玲儿知道了,大概无论如何,都不敢动这支步摇吧!”

  “月姑,你也知道?”赵可风奇怪地问道,语气中还有点赌气,为什么大家好像都知道,救他一个人不清楚而已,这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真的不怎么好。不过,还好,珑儿好像也不知道一样。一想到这,赵可风心里好像好受一点了。

  月姑点了点头,“府里的老人儿,还有各位主子应该都是知道的。”

  “那为什么我就不知道呢?”赵可风鼓着腮帮子问道。

  “大少爷,你还小,再加上学业为重,所以不知道也不奇怪。”月姑笑着解释道。

  “那月姑,你快告诉我们这支步摇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吧!”珑儿催促道。

  月姑想了想后,才开口说道,“其实这支牡丹步摇不是单一的,这本来是一对的。”

  “那另外一支呢?”赵可风追问。

  月姑继续说道,“另外一支步摇现在应该是在二小姐手里。这对牡丹步摇是国公府老夫人给夫人陪嫁的。后来夫人生下了大小姐和二小姐这对双生子。就在她们三岁生辰的时侯,夫人就已经把这对步摇给了她们。”

  “哦!”珑儿似乎明白了,“原来是夫人所赠啊!怪不得大家都这么重视这支步摇呢!”

  珑儿以为自己已经了解了,可是没想到月姑却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其实,这步摇最珍贵之处,不是因为它是夫人送的,而是,因为这对牡丹步摇是当今太后御赐的,所以大家才格外珍惜的。”

  “什么,御赐的?”

  “什么,御赐的?”

  赵可风和珑儿同时惊呼出声,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原来这支步摇这么珍贵,竟然会是御赐的。

  可是,赵可风不解的问道,“那不是国公府老夫人给母亲的陪嫁吗?怎么成了御赐的。”

  月姑回答道,“其实个中的原委我也不大清楚,不过,这是御赐的,这一点却是假不了的。”

  此时,赵可然开口解释道,“其实,当年在太后还是一名未嫁闺女的时侯,她和我的外祖母,也就是国公府老夫人,她们两个人是十分友好的闺蜜。后来,太后入宫了,被先皇封为了皇后。可是,即使是成了皇后,两人感情却一直都没断。太后,也就是当年的皇后,一有时间还是会传外祖母进宫叙旧的。后来,外祖母就嫁给了外祖父,成了国公府夫人。这对牡丹步摇就是当年外祖母成婚的时侯,当年的皇后娘娘特意赐下的,据说是太后娘娘当初特地吩咐能工巧匠制造的。因为太后娘娘和外祖母同爱牡丹,所以才会想了要用牡丹作为主题,而一对则是表示了太后娘娘和外祖母之间的感情就像一对姐妹花一样。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了,国公府依旧深受皇恩的主要原因。在娘出嫁的时侯,外祖母把这对牡丹步摇给了娘作为陪嫁,一是因为娘是外祖母唯一的女儿,二则娘亲在娘家的时侯就已经是娇宠着养大的,这也是为了给娘亲在婆家能有一个依仗。后来,娘亲生了我和可人以后,其实就已经伤了身子的,将来已经没办法再受孕了。所以,娘亲这辈子就只有我和可人两个孩子了。再加上我们是双生子,所以,娘亲决定把这对牡丹步摇分别赠给我和可人。其实,也是希望我和可人之间的感情,能像外祖母和太后娘娘之间一样深厚而已。”。

  不过,十分可惜的是,她和赵可人之间永远都不可能有这样的情谊。可人是绝对不会让她好过的,而自己虽然不想害人,但是也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娘亲如果知道,在她心里感情深厚的姐妹两竟然各怀心思的,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呢?

  听了赵可然的话,在场的人都感到十分震惊,没想到这支牡丹步摇竟然有这样的故事。不过,月姑感到十分疑惑,大小姐才十三岁,怎么可能知道得这么清楚呢?

  面对月姑疑惑的眼光,赵可然装作没有注意到。

  其实,这件事她之所以知道得那么清楚,不过是因为,其实在上辈子的时侯,牡丹步摇其实也丢过,不过却不是她弄丢的,而是赵可人弄丢的。那时候,为了宴会上能大放异彩,所以特意戴上的,可是却在宴会的时侯不小心弄丢了。后来,赵可人因为怕娘亲责骂,竟然来求她,说要把她的那支牡丹步摇拿走。上辈子的自己也是傻乎乎的,竟然答应了,后来,不知道怎么搞得,娘亲竟然听说丢了一支牡丹步摇,马上找来姐妹两询问。结果呢?赵可人竟然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她身上。娘亲以为自己把牡丹步摇弄丢了,大发雷霆,在盛怒之下说出了牡丹步摇的详细来历。因为这件事,自己被打了十板子,伤的十分重,卧床休息了差不多半个月。

  可是,事情却还没有完结。后来,那举办宴会的主人竟然发现了牡丹步摇。那主人家知道这牡丹步摇的来历,也不敢耽误,很快就送回来了。可是讽刺的是,真相大白以后,娘亲不过就是轻描淡写的责备了可人几句而已。后来,为了补偿,娘亲那段时间,没少来陪自己。那时候的自己还在暗自庆幸,自己是因祸得福呢!

  因为那时候的自己实在是太渴望娘亲的关注和爱了,所以在娘亲来陪了自己几次以后,自己的委屈就已经烟消云散了。不过,后来,可人发病了,娘亲为了照顾可人,就没在来过了。之后,赵可人竟然带病来请求她的原谅,说自己不过是因为一时惊慌才会这么做的,事后马上就后悔了。当时的她看到可人的样子,马上就原谅她了,而且还是像以前一样信任她,包容她。

  其实,一直以来,赵可人没少陷害自己,只是自己一直把可人当成善良的,温柔的。所以,每一次赵可人犯错的时侯,自己都在为她找借口。而且,事后也和赵可人很快就恢复了亲密。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还真是笨啊!都这么多次了,却一直学不乖,到了最后,还被赵可人设计陷害,悲惨离世。

  不过,现在呃自己可不会这么笨了,人傻一次是情有可原,要是傻两次的话,那就是活该了。这辈子,自己绝对不要再像上辈子那样傻了。

  “大姐姐,大姐姐。”赵可风连续叫了赵可然好几声。

  “怎么了?”听到赵可风的叫唤,赵可然才从回忆中清醒过来。

  “大姐姐你也真是的,我都叫你好几声了,你怎么都不应我啊!”赵可风十分不满,“你到底在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

  赵可然笑了笑,“没想什么,不过就是想着该怎么处置玲儿而已。”

  “对了,玲儿。”赵可风附和道,“大姐姐,你一定要好好惩罚玲儿,不然的话,大家都会有样学样的。”

  赵可然点了点头,然后吩咐道,“月姑,你现在去找几个干粗活的婆子过来,玲儿现在在厨房,你带人去把她押回来。”

  “是的,小姐。”

  月姑离开以后,赵可然和赵可风依旧在亭子里喝着茶,聊着天,十分惬意。赵可风一边和赵可然聊着天,一边在偷偷地看着赵可然。他现在心里十分高兴,能和大姐姐这样相处。

  “风儿,你这样看着我干嘛啊?”注意到赵可风的目光,赵可然笑着问道。

  “没,没什么!”偷看被逮个正着,赵可风脸上刷的一下全红了,他连忙低下头来掩饰自己的困窘。

  看到赵可风的举动,赵可然忍不住笑了。不知道为什么,在赵可然这样笑的时侯,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迷人的光芒。这样的赵可然是十分惹人注目的。

  看着赵可然的笑脸,赵可风一下子呆了。他从来都没有看过赵可然笑得这么开心。而这样的赵可然,让人忍不住被她吸引住了。不止是赵可风,就连一旁的珑儿也被赵可然的效率吸引住了,呆呆的站在那里。

  “喂,喂,风儿。”注意到赵可风的不对劲,赵可然用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你是怎么了?”

  赵可风一下子惊醒过来,但是想到自己都看到赵可然笑脸的时侯,竟然会发呆。一想到这,赵可风更加不好意思了。所以头越来越低,脸越来越红,就连耳根子都是红通通的,都快滴出血来了。

  “风儿,你没事吧?”看着赵可风越来越红的脸,赵可然有点担心。

  看到赵可然关心的眼神,赵可风忍不住赞叹道,“大姐姐,你笑起来的时侯真漂亮。”

  听到了赵可风的赞美,赵可然不禁失笑,“你呀,嘴巴还真甜,平常没少哄女孩子吧!”

  疑分怪异。“没有,我没有。”赵可风生怕赵可然以为他跟那些纨绔子弟一样,连忙一边摇头,一边解释,“大姐姐,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看到赵可风着急的样子,赵可然好笑地摇了摇头,“你别着急,我不过就是开玩笑而已,你不用那么急。”

  “大姐姐。”赵可风感到十分委屈。

  “好了。”赵可然笑着说,“我知道了,你说的都是真的,行了吧?”

  赵可然虽然这样说,但是她还是不大相信赵可风对自己的赞美,毕竟自己长得怎么样自己是十分清楚的。自己或许长得还算清秀吧!但是和漂亮是绝对沾不上边的。毕竟,就长相来看,自己和可人却是是差太多了。平常见惯了可人的美丽,没有哪一个人会觉得自己是漂亮的。不过,赵可然也并不在意,毕竟长相那是天注定的。

  看到赵可然明显不相信自己的样子,赵可风更加急了,连忙说道,“大姐姐,我说的是真的,你不信的话就问珑儿,她也看到了。”

  “对啊!”在一旁的珑儿也开口附和到,“真的,大小姐,你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美,奴婢刚才都看呆了。”

  其实,赵可风和珑儿说的都是真的。事实上,赵可然长得不差,不过,一直以来在赵可人的衬托之下,才会显得那么平凡而已。其实,赵可然也有属于自己的特别,赵可然长得面容清秀,但是却有着一副独属于自己的神韵。以前的时侯,赵可然在赵可人的刻意打压下,显得胆小怯弱,所以才会那样默默无闻的。但是,现在的赵可然自信十足,再加上身上那股与生俱来的贵气,淡然的神色,这无一不吸引着旁人的注意。尤其是她笑起来的时侯,嘴角挂着两个梨涡,显得更加娇俏可人了。

  可以说,如果赵可人是那高高在上的香水百合的话,拿赵可然应该就是那坚强大方的剑兰了。以前的赵可然在自卑的包裹下,无法绽放出自己的光彩。可是,现在的赵可然却是完全脱胎换骨了,在绽放着独属于自己的美丽。

  赵可然却只当赵可风和珑儿是在哄自己开心而已,并不十分在意。

  就在他们说着话的时侯,月姑已经带着人,押着玲儿正在往亭子的方向走去。玲儿感到莫名其妙,她刚刚就一直在厨房里做糕点。可是,月姑却带着人,一进厨房就马上叫人押着她,然后就往春晖园亭子的方向走去。

  玲儿自觉这几天自己没有做过什么错事,就连二小姐交代要她是她大小姐,她也还没有机会执行呢!所以,玲儿心里十分不服,一边被押着走,还一边在叫喊着,“你们在干什么,你们凭什么押着我,我做错什么了?”

  月姑和那几个婆子却什么都不说,真是押着玲儿一直往前走而已。

  看到她们的样子,玲儿心里就更加着急了,仗着自己尽得赵可然的宠信,她不禁破口大骂,“你们究竟为什么要押着我,我可是大小姐的贴身丫鬟,你们不想在府里混下去了吗?竟然敢对我这么不敬。”

  玲儿一边大叫着,还一边挣扎着想要逃脱。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阵仗,玲儿心里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是,一想到自己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心里却又实了。

  就这样,很快,几个人就押着玲儿来到了赵可然面前。

  一来到赵可然面前,月姑就一把扯过玲儿,用力一踢玲儿的膝盖处,玲儿只觉膝盖处一痛,就跪了下来。

  玲儿抬起头来一看,赵可然和赵可风正在亭子的石桌那里喝着茶,聊着天。玲儿顿时懵了,她不知道,到底什么时侯,赵可然就和赵可风这么要好了。她明明记得,赵可然并不喜欢她的那些同母异父的姐弟,还有府里的那些妾侍的,可是,现在他们怎么会走得这么近呢?到底是什么时侯开始的,还有。玲儿看了一眼月姑和珑儿,她们对于这样的事情都十分镇定,那就是说,她们早就知道的了。就只有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想到这,玲儿不禁心里发虚。看来大小姐是早就防着自己的了。自己还一直在洋洋得意,以为尽得大小姐的宠信。可是,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是——

  玲儿心里一惊,难道大小姐已经知道自己和二小姐之间的事了。可是,自己每一次都做的那么隐蔽,大小姐不应该知道才对啊!不过,即使知道了,大小姐应该也不会对自己怎样才对的。毕竟,自己虽然照二小姐的吩咐做了不少事,可是,到现在为止,大小姐和二小姐还是这么要好,那大小姐应该不会对自己怎样的。大不了就是赶出春晖园而已。不过,这样更好,反正二小姐现在已经和林世子订亲了。自己刚好可以到二小姐那边伺候,将来好跟着二小姐出嫁。

  玲儿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哦自己已经大祸临头了,依旧在做着自己的白日梦。

  看到玲儿这样神游太虚的样子,赵可然不知该气好,还是该笑好。不过,看来。玲儿是真的留不得了。

  于是,赵可然拿起桌上的茶杯,往玲儿的方向一把摔了下去。茶杯一下子就摔到了玲儿身上。赵可然的这杯茶是刚刚才新沏好的,茶水还是滚烫的。茶杯砸在了玲儿身上,虽然有衣服的阻挡,但是滚烫的茶水还是烫的玲儿十分痛的。不过也是因为这样的疼痛,让玲儿从自己的白日梦中清醒过来了。

  “哎呀。”玲儿发出一声痛呼,抬起头来一看,刚好对上赵可然那冰冷的视线。

  “怎么样,清醒了吗?”赵可然凉凉地问道。“玲儿,看来,你还是挺大胆的,虽然现在人是在这里,但是明显心不在焉的。不知道平常你做事的时侯是不是也是这样敷衍的。看来是我太纵容你了,才会让你分不清主仆。这样无视主子的奴婢,还真是少见啊!”

  玲儿现在只感觉到被茶水泼到的地方一阵火辣辣的痛,连忙说道,“奴婢不敢。”

  “你有什么不敢的,你在大胆的事情都敢做,何况只是无视主子而已。”赵可然开口讽刺道。

  听到赵可然的话,玲儿心里个“咯噔”一下,更加紧张了,因为她不知道赵可然到底是捉住了自己什么错误。看来这么大的阵仗,事情应该不小。玲儿连忙在心里回想了一下自己最近做过的事,可是却一点头绪也没有。此时的她早就已经忘记了自己之前偷赵可然的首饰这件事情了。毕竟,那支步摇她没见过赵可然这么戴过,所以她一直认为那支步摇无足轻重。赵可然即使发现了,也不会在意的。

  看到玲儿的样子,赵可然忽然大喝一声,“玲儿,你可知罪?”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