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找回牡丹步摇(求订阅)

   很快,赵可然和林溪染的婚事经过双方的同意以后,很快就解除了。不过,其实也没有什么仪式要办的,其实就像是秦香荷说的,赵可然和林溪染虽然是指腹为婚,但是,他们之间却没有任何凭证。所谓的指腹为婚,不过就是两个家族的大家长的一句话而已,所以,即使真的解除了婚约,也没有什么人知道。

  对于解除婚约的这件事,婚约的双方当事人都没有说些什么。赵可然本来就想解除婚约的了。但是,为了不引起别人怀疑,赵可然还是装出一副失落的样子。尤其是自己的身边还有赵可人安插的的眼线——玲儿。最近玲儿一直在有意无意地打听着自己的想法,赵可然就知道,应该是可人想要知道自己的看法和现状吧!所以,只要是在玲儿的面前,赵可然都会装出一副难过的样子。同时,她也一直在等着赵可风帮她查的事情结果。

  而林溪染呢,在他的心里本来就是喜欢赵可人的,这次也算是得偿夙愿了,因此心里还是十分高兴的。但是,为了怕惹赵可然不高兴,所以他一直都没有表现出来。

  而且不知道是为了尽快消除谣言,还是怕夜长梦多。这一次。赵可人和林溪染的婚事并不像上次的那样随便了。自从双方决定订亲以后,忠义侯府很快就找了媒人上门来提亲了。然后两家就交换了庚帖,合了八字。紧接着,双方就交换了聘书,也送了半礼。总之,不到半个月时间,两家便已经定下了婚约。这次的婚约的步骤十分周全。接下去,双方已经约好了,只要再过两年,等到赵可人及屏以后,忠义侯府便会来迎娶赵可人过门了。

  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的赵可然就像在看戏一样,看着两家人就只有匆匆忙忙地定下了亲事。赵可人最近显得春风得意的,因为,她和林溪染定了亲了,心里也踏实多了。赵可然看着赵可人那高兴的模样,心里却在冷笑,可人啊,可人,要高兴的话也就只有这个时侯了,只有爬得越高,摔得才会越重。现在你越得意,将来你就会越惨。

  不过,不管怎么说都好,赵可人的婚事是已经定下来了,外面的流言也在渐渐的平息下来了。不过,在所有事情发生的这段时间里,赵可然都没有出过春晖园。看到这个情景,大家的心里都在猜测,赵可然是不是因为解除了婚约,心里难过,才不愿意出来见人的。起码,在夏雨院里的赵可人就是这么想的。

  夏雨院里——

  最近这段时间,赵可人一扫此前落水和禁足事件的不愉快,无论什么时侯都是一副眉开眼笑的表情。现在,她正坐在房间里窗户便的躺椅上,在听着闲云报告着最近外面发生的一切,还有从玲儿那里打听到关于赵可然最近的举动。

  “听说,大小姐最近这几日都是奄奄的,没这么精神劲。”闲云把赵可人感兴趣的事情都说给她听,“尤其是小姐你订亲的这段时间,大小姐一直都没有出过春晖园的大门呢!”

  听到了闲云的汇报,赵可人打心底里感到高兴,“赵可然,她也有这一天,想当初,她不过就是比我早出生那么一刻钟,竟然就能定下一门这么好的亲事。可是,不是她的,却终究不是她的。就算是指腹为婚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得解除婚约。”

  看到赵可人那么高兴的样子,闲云附和到,“小姐,你说得没错。你看大小姐,以前的时侯是多么的春风得意啊!现在,不也是都不敢出门了吗?”

  赵可人笑得更加灿烂了,“那是,从小就指腹为婚那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败给我了。要不是为了保持我在她心目中那好妹妹的形象,我还长相去告诉她,其实我早就和她的未婚夫两情相悦了,不知道,要是听到这句话时,她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听到了赵可人话语中的蠢蠢欲动后,闲云小心地问道,“小姐,你该不会打算那么做吧?”

  看着闲云的样子,赵可人只觉好笑,“闲云,你想太多了,我不过就是想一想而已,绝对不会那样做的。现在的我,还不能和赵可然撕破脸呢!”

  听到了赵可人的话,闲云才终于放下心来了。

  赵可人吩咐道,“闲云,你交代玲儿,让她一定要好好地盯着赵可然,要是有什么特殊状况的话,一定要及时通知我。”

  “小姐,你放心吧!”闲云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办了。不过,小姐,将来,你真的要带着玲儿嫁过去吗?我看那玲儿也不是什么好人,她和大小姐一起长大的,却还是会出卖大小姐。难保将来有一天她不会出卖你。”

  听到了闲云的话,赵可人其实心里也是十分赞同的,“我知道。不过现在还用得着她。如果现在就除掉她的话,那就很难再在赵可然的身边安插眼线了。那个月姑可是赵可然的奶娘,一直把赵可然当作自己的女儿,是绝对不会出卖赵可然的。至于那个珑儿,是个耿直忠心的,也绝对收买不了。就只有那个玲儿,生性贪婪,容易收买而已。”

  听到赵可人的分析,闲云也明白其中的道理,不过,“小姐,玲儿这样的人,真的有用吗?”

  赵可人娇笑着,说道,“当然,这种小人,只要给她一点利益,她会毫不犹豫地出卖主子的。这样的人有用,却也不能重用。不过,她也还真是好傻好天真啊!我连赵可然都容不下,怎么可能会容得下她在溪染身边呢!”

  “那小姐你的意思是?”

  赵可人嘴角勾起一抹笑,“现在她还有用,就留着她吧,等将来,再找机会除掉她。不过就是一个丫鬟而已。”

  不过,赵可人没想到的是,她还没决定除掉玲儿的时侯,赵可然却已经在想办法除掉眼前的这根钉子了。

  ——————分割线——————

  自从那一天赵可然来找过赵可风以后,赵可然就一直都没有出过春晖园了。紧接着又出了退婚事件,赵可然就更加没有出来闲逛的心情了。因为猜测赵可然心里现在应该不好受,赵可风也不敢贸贸然去打搅赵可然。他就只能努力的在外面打听,希望能尽快办好之前赵可然交代的事情。

  这一天,赵可风捧着一个木盒子,从外面回来了。一进随风园,赵可风便立马朝孙氏所在的地方走去。

  孙氏此时就一个人在随风园花园的亭子里品茶赏花呢!远远地就看见赵可风急匆匆地走了过来。看着赵可风那匆忙的样子,孙氏不禁开口责备,“风儿,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的,一点大人样都没有。”

  赵可风进入了花园的亭子以后,先把手中的盒子放在了桌面上以后,还没开口,就先倒了一杯茶,牛饮了起来。

  “你啊!”孙氏看到赵可风那个样子,只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你到底干了什么事啊!一回来就这个样子,还真是糟蹋了我的好茶叶。”

  赵可风放下茶杯,顺利顺气以后,才开口求饶,“姨娘,你就别再说我了。我绝对不是故意的。我都在外面跑了一整天了,才刚回来,累着呢!”

  孙氏皱了皱眉头,“你最近都在忙什么事啊?怎么整天都不见人影呢?”

  赵可风拿起盒子,扬了扬以后,说道,“就是为了它啊!”

  孙氏拿过盒子打开一看顿时就明白了,“你说为了大小姐的事情在忙啊!”

  孙氏看到了静静地躺在木盒子里的牡丹步摇以后,马上就认出了那是赵可然托风儿寻找的,顿时恍然大悟,看来的确是件大事。

  “对啊!”赵可风十分佩服地说道,“姨娘,你还真厉害,一眼就看出那是大姐姐的步摇了。可是,我怎么看都觉得这支步摇没什么特别的,为什么大姐姐那么紧张呢?还嘱托我,无论花多少钱都得把它赎回来。”

  孙氏没有回答赵可风的疑问,而是问道,“风儿,你是在哪里找到的?”

  赵可风老实回道,“大姐姐说让我到悦来当铺找,可是我在那里根本就找不到,后来,我又找了许多家当铺,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在一家很小的当铺里面找到了。不过,还好,那个把步摇拿去当的人是死当的,所以我才能把它买回来的。”

  “那就好。”孙氏听到赵可风的话以后,不禁感到庆幸,还好找回来了,要不就麻烦了。

  赵可风神秘兮兮的看了看周围以后,才开口说道,“姨娘,你绝对想不到是谁把它拿去当的。”

  族除不证。看到赵可风那个样子,孙氏也起了好奇心,“那你说吧,究竟是谁拿去当的呢?”

  赵可风开口道,“是玲儿。”

  “什么?”孙氏大吃一惊,“怎么会是她呢?她可是大小姐的贴身丫鬟啊!”

  赵可风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你不知道,那个当铺虽然小,可是那里的掌柜的,却是一名老秀才,他一直没考上科举,为了养家糊口才会在当铺里面当掌柜的。那个掌柜的,画的一手好的丹青。当初,玲儿拿着步摇去当的时侯,因为步摇很贵重,所以,那个掌柜就觉得奇怪,一个丫鬟打扮的姑娘,竟然会有这么贵重的步摇,所以要特别留意,因此,记住了玲儿的模样。今天,我找到步摇的时侯,又给了那掌柜的十两银子,让他把那个当步摇的人的画像给我画出来。结果,我一看啊,就吓了一跳,竟然是玲儿。”

  说完,赵可风从怀里掏出一帐纸,递给了孙氏。孙氏接过来打开一看,还真的是玲儿。

  “姨娘,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啊?”赵可风十分苦恼地问道,“我现在该不该去找大姐姐呢?”

  “当然。”孙氏肯定地说道,“你现在就拿着步摇和画像去春晖园,交给你大姐姐。”

  “可是,”赵可风十分犹豫,“大姐姐这段时间都闭门谢客,我现在去,她会见我吗?

  其实赵可风这段时间一直想找机会去看赵可然的,可是,因为赵可然才刚和忠义侯府解除了婚约而已,所以,赵可风也不敢去打扰她。生怕要是这样的话,赵可然会讨厌他,那到时候,他们之间好不容易才缓和的关系又会恶化。所以,其实他心里也是十分矛盾的。因此,这几天,他一直都很努力地想要办好赵可然交代的事情。

  孙氏看到赵可风犹豫的模样后,开口道,“你现在就去,你大姐姐应该会见你的。你不清楚,这件事非同小可。你大姐姐早一天知道找回这支步摇,就会早一天安心。”

  “这支步摇很重要吗?”赵可风仔细地看了看,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不过就是比一般的首饰更贵重精致一些而已。

  孙氏看着赵可风的样子,只觉好笑,“你也别再看了,就算你看出一个洞来,你也看不到它的特别之处。你要是真的想知道的话等一下就问你的大姐姐吧!”

  “那好吧!”赵可风答道,不过很快他又加了一句,“姨娘,你说,大姐姐真的会见我吗?”

  “一定会的!”孙氏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

  “可是——”赵可风还是十分犹豫。

  看到赵可风犹豫的模样,孙氏继续说道,“你不是说,当这支步摇的人是玲儿吗?你现在要是不去告诉大小姐的话,要是玲儿又做出了什么事情,或者又偷了大小姐别的什么东西的话,那就不好了。”

  听到了孙氏的话,赵可风想了想后,觉得十分有道理,于是,连忙拿去盒子,兴高采烈的往春晖园的方向走去了。

  看着赵可风的背影,孙氏好笑地摇了摇头。

  此时,春晖园里——

  赵可然正在绣着一架屏风。国公府的老夫人,也就是赵可然的外祖母的寿辰快要到了,赵可然打算送她一架屏风。本来赵可然是打算跟金嬷嬷学习了以后再绣的,可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一直都还没开始学习。不过,上辈子的时侯,其实赵可然就已经跟金嬷嬷学习过的了,虽然时间久了一点,不过,许多东西她还是急得的。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本来是说好再过几天,就要去国公府,和表姐一起跟金嬷嬷学习的了。可是,却突然接到消息说,金嬷嬷的儿子在乡下发生了意外,金嬷嬷要赶回去照顾儿子,要好一段时间才能回来。所以学习的时间也就推迟了。

  不过,赵可然却感到奇怪。其实上辈子的时侯,她也又跟金嬷嬷学习过,可是上辈子的时侯,是十分准时的。而且,上辈子的时侯,也没听说过金嬷嬷的儿子出意外。难道这是自己重生以后,因为改变了一些事,所以才会引起一系列的变故的吗?赵可然感到不解,但是也没有去深究。毕竟重生一次,那可是老天爷在给她活得更好的机会,她是感恩的。

  在一旁看着赵可然在安静刺绣的月姑和珑儿看到赵可然的样子,也放心多了。毕竟解除婚约的事情已经没法改变了,那就只能接受。只要小姐感到开心,她们怎么样都无所谓的。想到这,她们也感到安心多了。

  此时的玲儿并不在房间里,她又被赵可然打发出府去买糕点了。这几天,玲儿一直在有意无意地试探着赵可然,赵可然对此感到十分不耐烦,但是有没有什么办法,每天都把她打发出去,免得烦心。

  现在的赵可然只想赶紧把玲儿除掉,因为玲儿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行为,已经碰触到她的底线了。她现在已经是忍无可忍了,就只是在等待赵可风的查探结果,就可以除掉玲儿了。

  就在赵可然静静地刺绣着的时候,春晖园的小丫鬟——小梅进来通报说赵可风来了。

  一听到赵可风来了,赵可然马上就想到了之前她托赵可风帮忙的事情,难道是已经有结果了。

  一想到这,赵可然马上吩咐道,“小梅,你先把大少爷带到花园的亭子里,我随后就到。”

  小梅听到赵可然的吩咐以后,很快就离开了房间。。

  月姑和珑儿听到赵可然愿意见人了,都感觉很高兴。自从解除了婚约以后,赵可然就没有出过春晖园了,而且,就连前来探望的老爷和夫人都避而不见了。她们都感到很担心,可是又没有办法可以劝服她,所以也就只能干着急了。现在好不容易大小姐终于愿意见人了,她们自然是觉得十分高兴的。

  其实,她们不知道的是,赵可然不见人,不是因为伤心,而是不想要去看着他们那虚伪的嘴脸和那些装模作样的关心而已。现在的赵可然已经不是上辈子那个傻傻的,呆呆的,一直渴望父母亲情的傻女孩了。要是眼前的她,一听到父母来看她,肯定会十分高兴的。可是,现在一看到他们虚伪的嘴脸,她就只会更加愤概而已。所以才会闭门谢客的。并不是月姑和珑儿所认为的是因为难过才不想见人的。

  在春晖园的亭子里,赵可风正坐在那里喝茶,现在,他的心里十分高兴,没想到还真被姨娘说中了,大姐姐真的愿意见自己。此时的赵可风高兴得都有些飘飘然了。

  很快,赵可然便来到了亭子里,还没进入亭子,赵可然就看见赵可风正在拿着茶杯傻笑着呢?

  看到赵可风那副傻兮兮的样子,赵可然出声调侃到,“风儿,我春晖园的茶就这么好喝吗?看你一边喝一边傻笑,看来我们这里的茶似乎很和你的胃口啊!”

  听到赵可然调侃的话,身后的月姑和珑儿都忍不住笑了。

  突然听到赵可然的声音,赵可风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就看到赵可然正站在那里看着他,眼神里还带着笑意。看到赵可然这样的状况,赵可风放心了,他十分高兴地站起来,叫了一声,“大姐姐,你来了。”

  “是啊!”赵可然走过去,在赵可风的对面落座后,连忙说道,“你也别站了,赶快先坐下吧!”

  赵可风十分听话地坐了下来。

  落座以后,赵可然也不罗嗦了,直接就问道,“风儿,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赵可风听到赵可然的问话以后,点了点头,然后连忙把刚刚的盒子,还有画像都交给了赵可然,然后说道,“对啊,大姐姐,你之前要我调查的事情已经有结果了,你看,盒子里的那是你的步摇,而这张纸上则是画着那个把步摇拿去当的人的画像。”

  赵可然接过盒子和画像,不过,她并没有急着看画像,而是打开了木盒子。赵可然一打开盒子,就看到自己的牡丹步摇正静静地躺在盒子了,那步摇上的宝石在阳光下散发出迷人的光芒,相信没有哪一个女人能抵挡得住它的you惑。

  看到了牡丹步摇完好无损的回到自己手上,赵可然终于放心了。要知道,其实牡丹步摇丢了的时候,她还是感到十分担心的,毕竟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首饰。要是真的不见了,那可不是小事。虽然之前自己表现得十分镇定,但是其实在心底里还是不安的。现在终于找到了,赵可然只觉得好像胸口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感到轻松。

  看到赵可然那高兴的样子,赵可风心里也十分高兴,觉得自己今天还真是来对了。

  确认好了牡丹步摇的完好以后,赵可然才终于放心了,这才拿起纸张,准备看一下画像。不过,其实赵可然的心里已经大概知道是谁拿去当的了,不过是为了确认一下而已。

  赵可然打开画像一看,果然,画像上的人是玲儿。

  看到画像上的人以后,赵可然一点也不吃惊,倒是身后的月姑和珑儿都瞪大了嘴巴,看着赵可然手中的画像。她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把步摇拿去当的人,竟然会是玲儿。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