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解除婚约(三更求首订)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流言不仅没有遏制,反而愈演愈烈了。面对着外面的流言,赵可人却是十分高兴的,不过这几天里,对于流言,爹娘却没有任何表示,难道流言传得还不够厉害吗?

  夏雨院里——

  赵可人的身体已经好很多了,可是,因为还在禁足期间,所以赵可人也没有什么机会可以出去,所有一切的消息赵可人都是从闲云的口中知道的。都已经好几天了,为什么爹娘一点事情都不做呢?赵可人越想越着急。

  “闲云,你说,这次的计划能成功吗?”赵可人十分担心的问道。

  其实都已经这么多天了,老爷夫人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而且,林世子也从来没有来过,也没给小姐带来过什么消息,闲云看着这一切,心里的着急之意一点都不比赵可人少,但是看到赵可人的样子,闲云只能宽慰着赵可人,“小姐不用着急,这次的计划这么顺利,怎么会不成功呢?”

  听到闲云的话,赵可人的心似乎定了一点,但是却还是无法放心,“可是都过了那么多天了,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会不会——?”

  “不会的,小姐放心好了。”闲云连忙打断赵可人的话,“小姐,你想一下啊,老爷和夫人那么疼爱你,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真的吗?”赵可人小声地说道,就像是在自言自语一样。

  “当然,”闲云十分自信地说道。

  其实,虽然闲云说得那么肯定,但是她的心里却不是那么有底,毕竟这门婚事当初是由老太爷和老忠义侯之间定下的,要解除,恐怕没那么容易。小姐就是知道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想要利用流言的力量来打到自己的目的,比老太爷他们改变当初的决定。这步棋下得十分险,要是不成功的话,那小姐的闺誉就损害了,将来就很难找到好的亲事了。当初,她就劝过小姐的,可是她却一意孤行。不过,现在也没有任何退路了,不成功便成仁了。

  看着闲云的样子,赵可人似乎也有信心了。

  “对了,春晖园那边有什么消息吗?”赵可人问道。

  闲云摇了摇头,“我已经让玲儿去打听了,可是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就在正是,平儿走了进来,“二小姐,夫人来了。”

  “什么,娘来了?”赵可人感到十分惊讶,自从她被禁足以后,爹就不许任何人来看她了,就算是娘亲也不行,可是为什么今天娘亲回来的呢?还有,爹允许吗?

  “是的,”平儿恭谨地回道,“夫人已经进入夏雨院了,正往小姐你的房间来呢!”

  赵可人感到不解,娘亲为什么会来呢?赵可人和闲云对视了一下,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疑惑。

  “好了,你先下去吧!”赵可人挥了挥手,打发了平儿下去。

  平儿离开以后,赵可人连忙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后,带着闲云,来到门口,准备迎接秦香荷。

  “闲云,你说,娘亲现在这个时侯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呢?”趁着秦香荷还没有到,赵可人讯问着站在一旁的闲云。

  闲云摇了摇头,“奴婢也不大清楚,不过,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不然夫人是不会来的,而且,夫人这样正大光明地来,那就说明,是老爷允许的。不然的话,夫人就算要来,也是偷偷来的。”

  赵可人赞同地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不过,到底是什么事呢?”

  “难道是——”闲云突然灵光一闪。

  “什么事?”赵可人连忙追问。

  闲云一想到那个可能就十分高兴,甚至忍不住笑了。看到闲云的表现,赵可人更加着急了,

  “闲云,你快说啊!”赵可人催促道。

  闲云在赵可人的耳边偷偷说道,“小姐,夫人这个时侯来,十分有可能是为了这几天那些满天飞的流言的。应该是已经有什么想法了,所以才想来和小姐说一下的。”

  听到闲云的话,赵可人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眼中迸射出惊喜的光芒,“你是说——”

  赵可人还没有说话,闲云就已经点了点头。

  赵可人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整个人似乎都变的精神起来了。

  很快,秦香荷就已经来到了赵可人的房门口了。远远的看到赵可人在门口站着,秦香荷连忙走上前去。

  “可人,你怎么出来了,之前不是说过,让你一定要好好休息的吗?”秦香荷瞪了站着一旁的闲云一眼,责怪道,“闲云,你是这么照顾小姐的,怎么能让小姐站在门口呢?她的身体还没有好呢!”

  赵可人娇笑着挽住秦香荷的胳膊,撒娇道,“娘,别怪闲云了,都是女儿的错,是女儿想要到门口来已经娘亲的。娘亲,你都不知道,你这几天都没有来看我,我好想你哦!”

  看着赵可人撒娇的样子,秦香荷的心都要融化了,只能轻轻地拍了一下赵可人的脸蛋,笑着说,“就你的小嘴甜,那么会说话。”

  “娘,我说的可都是真心话呢!”赵可人娇笑着强调。“娘,你怎么能不相信女儿的真心呢?”

  “好了,好了,娘亲相信你。”秦香荷笑着说道,“我们先进去再说吧!”

  “好。”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赵可人的闺房之中。闲云连忙帮她们倒好了茶以后,便退到了一边伺候着。

  秦香荷看了周围一眼后,对着那些丫鬟说道,“你们都先下去吧!我有些话要对二小姐说,你们都不用在这里伺候了。”

  “是,奴婢遵命。”

  很快,所有的丫鬟、婆子都退了出去,房间里就只剩下秦香荷和赵可人两个人了。。

  看着这样的阵仗,赵可人大概知道秦香荷想要和她说些什么了。不过,她还是十分担心,要是事情不像她计划的那样发展,到时候该怎么办才好。

  看着所有的人都离开了房间,秦香荷拉起赵可人的手,深吸了一口气后,才开口说道,“可人,我问你,你这几天有听到一些什么事情吗?”

  “听说什么事情啊?”赵可人心里明白秦香荷说的是什么事情,但是仍装出一副不解的样子。

  秦香荷想了一下后,试探性地问道,“可人,你觉得忠义侯林世子的为人怎么样啊?”

  听到秦香荷的问话,赵可人的眼中闪过一丝暗喜,看来她的计划应该是成功的了。娘亲这样问,一定是爹示意的,爹从来都没有违反过祖父的意思,看来这件事祖父已经同意了。想到这,赵可人心中的甜蜜都满得快溢出来了。

  “可人,可人。”秦香荷看着可人在发呆的样子,连忙开口叫道。

  “啊!什么?”赵可人如梦初醒般吓了一跳。

  秦香荷以为赵可人没听到她刚刚说了什么,于是再说了一遍,“我是问你,你觉得林世子这个人怎么样?”

  赵可人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林世子人很好啊!娘亲,你怎么这么问啊?”

  秦香荷有开口问道,“那可人,你喜不喜欢林世子啊?”

  果然,赵可人当然想马上开口答应,可是为了计划,赵可人装出一副害羞的样子,“娘,你怎么问这样的问题啊?”

  看到赵可人那幅害羞的样子,秦香荷爱怜地摸了摸赵可人的头,“可人,不要害羞,实话告诉娘亲,你究竟喜不喜欢林世子啊?”

  赵可人羞红脸,“娘,林世子可是姐姐的未婚夫啊!你怎么问我这样的问题,这样多不合适啊!”

  秦香荷笑着劝导,“可人,你看,现在这里就只有我们母女两人而已,又没有外人在,你也不要不好意思了,告诉娘,你究竟喜不喜欢林世子。”

  好对外雨。在秦香荷鼓励的目光中,赵可人轻轻地点了一下头。不过,很快,赵可人娇羞的模样就已经被悲切取代了,“就算我喜欢林世子又怎么样,他注定会成为我姐夫的。”

  说完,赵可人便低声地哭了起来。

  看到赵可人的模样,秦香荷十分心疼,她不知道,原来可人一直喜欢着林世子。唉,平常的时候,可人看到林世子和可然在一起的时侯该是有多伤心啊!可人也还真是命苦啊!就因为比可然晚出生了一刻钟,就只能看着姐姐的自己喜欢的男子定下婚约。她的心里该有多苦啊!

  在这一刻,秦香荷更加确定,她做的那个决定是正确的。可人这么喜欢林世子,将来一定会过得好的,至于可然,她会为她再找一门好亲事的。

  秦香荷把赵可人抱进怀了,轻拍着赵可人的背,“我可怜的女儿啊!你过得该有多哭啊!”

  赵可人在秦香荷的怀里低声的抽泣着,可是,在秦香荷没看到的地方,赵可人的嘴角却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过了好一会,赵可人才停止哭泣,用手帕擦拭着自己的泪痕。

  秦香荷用慈爱呃目光看向赵可人,“可人,娘亲现在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听了以后,一定也会高兴的。”

  “娘,你说吧!”赵可人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了。

  秦香荷笑着说道,“可人,你爹和我决定,要让你和林世子订亲了。”

  赵可人心中一喜,可是脸上仍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娘,你是什么意思啊!林世子可是姐姐的未婚夫啊,怎么可能和我订亲呢?”

  说完,赵可人又低下了头,“娘,你不用哄我了,我知道你是想要逗我开心,可是这样的玩笑开不得。”

  秦香荷笑了笑,说道,“娘没有骗你,娘说的都是真的。我们已经商量过了,决定让可然和林世子解除婚约,然后,让你和林世子订亲。”

  “什么?”赵可人一下子抬起头来,惊喜的问道,“娘,你说的是真的吗?可是,姐姐和林世子之间的婚约可是祖父和老忠义侯决定的,我们怎么能改变呢?”

  “你放心好了。”秦香荷摸了摸赵可人的头,“这件事你爹已经和你祖父商量过了,也和忠义侯府那边说过了,他们都已经同意了。”

  “可是为什么呢?”赵可人一脸茫然地问道,“这桩婚约,可是指腹为婚的,怎么会改变的呢?”

  “唉,你还在禁足,所以外面的事情你可能不大清楚吧!”秦香荷说道,“这件事他们就算不想同意也没办法了。”

  赵可人不解地问道。“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秦香荷解释道,“你知道你掉下水的时侯,是林世子救你的吧!”

  赵可人点了点头。

  秦香荷继续解释道,“那天林世子救了你以后,就抱着你会夏雨院了。在途中,不少下人都看到了。于是,大家都在传着那件事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传到外面去了。现在整个京城的人都在讨论着这件事,大家都说你和林世子已经订亲了,才会有这么亲密的举动的。现在,如果,不让你和林世子订亲的话,你的闺誉就会一塌糊涂的,将来就不可能再找到好亲事了。所以我和你爹就商量了一下,决定让你和林世子订亲,才能解决这次的流言。”

  “那姐姐怎么办啊?”赵可人十分关心的问道,“那不就要伤害姐姐了吗?”

  其实赵可人一点都不关心赵可然会怎么样,但是,她知道,要是她问了,娘亲就一定会觉得她识大体,心地善良的。

  果然,看着赵可人这么懂事的样子,秦香荷欣慰的笑了笑,可人还真是个好孩子啊!以前的时侯,即使是喜欢林世子,可是知道林世子是可然的未婚夫,一直在忍着心里的痛苦,看着他们。现在到了这个时侯,可人首先关心的不是自己,而是可然。秦香荷不禁在心底感叹,可人这个孩子就是太善良了。

  秦香荷说道,“可人,你不用担心,可然那边我们会好好劝解的,再说,可然和林世子之间的婚约当初不过就是两家人的一句话而已,什么仪式都没有进行过,对她的名声不会有任何损害的,将来我们也会再为可然另寻一门好亲事的。你放心好了。等一下,我就回去跟可人说一下的。她这么疼你,一定会同意的。”

  听完了秦香荷的话,赵可人乖巧的点了点头。

  在另一边的春晖园里,赵可然依旧在悠闲地看着书。但是,在一旁的月姑和玲儿却一点也不悠闲。

  这几天,流言越演越烈,完全没有遏制的迹象。月姑十分担心,生怕赵可然的婚事会出什么意外。而且,她打听到了,昨天老爷就回了一趟本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月姑越想越急,但是有没什么办法,就只能干着急而已。

  而在一旁的玲儿也是十分着急的。二小姐要她试探一下大小姐,可是,她却什么都试探不出来。之前的那一次,她就给错了消息,害得二小姐被禁足了。要是她再不好好表现一下的话,那二小姐恐怕就要放弃自己了。不过,她还是感到十分不解,上次大小姐明明就说,她是觉得是三小姐把二小姐推下水的,可是为什么大小姐在老爷和夫人面前又会这么说呢?虽然不解,可是,玲儿也不敢追问,因为要是被大小姐知道了自己背叛了她,一直帮助二小姐,为二小姐暗传消息的话,大小姐也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相对于月姑和玲儿的着急,赵可然就显得更加悠闲了。不过,很快,这种悠闲就能被打破了。

  珑儿急急地进门来了,“小姐,夫人来了。”

  听到了珑儿的话,赵可然皱起了眉头,“娘来了?”

  赵可然觉得十分奇怪,自从那一天自己没有说是赵莹把可人推下水以后,娘似乎就恼了自己,这几天都没有看过自己,能连早上的请安都免了。可是,现在有怎么会想到来春晖园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呢?

  赵可然问道,“珑儿,夫人是直接从清荷阁来的吗?”

  珑儿不知道赵可然为什么这样问,但是她还是十分老实的摇了摇头,“不是。我看到了,夫人是从夏雨院的方向过来的,而且刚才奴婢打听过了,早上的时侯,夫人就去了夏雨院,应该是刚刚看望了二小姐以后,才过来的。”

  听到珑儿的回答,赵可然陷入了沉思之中,之前爹就已经给赵可人和赵莹都下了禁足令了。而且也说过了,没有他的允许,谁都不能擅自看望她们的。今天娘去了夏雨院,而且这么大的动静,就来连珑儿都能轻易打听出来,那就说明,娘去夏雨院是有爹的允许的。但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呢?既和自己有关,有和可人有关的。

  突然,赵可然灵光一闪,难道是为了这几天外面满天飞的流言吗?赵可然的心里隐隐猜测着。

  不过还没来得及多想,秦香荷就已经进门了。秦香荷还没进门就已经皱起了眉头。刚刚她去夏雨院的时候,可人身子就算不适,也来到门口处迎接自己,可是可然呢?一点表示都没有。前几天的事情,她就已经很不高兴了,难道可然不知道吗?就连这几天,自己都已经免了她的请安了,难道她看不出自己在生气吗?难得今天自己来看她,也不知道迎接一下,还真是不懂事。

  想到这,秦香荷更加不悦了。但是,她还是没有忘记自己今天来的目的,再加上,心中也的确有着一丝对可然的歉意,因此秦香荷也不在计较赵可然的不作为了。

  一看到秦香荷进门,赵可然连忙迎上去,行了一个礼,“女儿给娘亲请安,娘亲安好。”

  看到了赵可然行礼,秦香荷的脸色也好一点了,拉着赵可然便坐了下来。

  “娘亲,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吗?”落座后,赵可然就开口问道。

  秦香荷点了点头,“的确是有有些事情想要和你商量的。”

  说完,就像刚才在夏雨院的时侯一样,秦香荷屏退了所有的下人以后,才开口说道,“可然,我问你,这几天,你有听到什么话吗?”

  一听到秦香荷的问话,赵可然就几乎可以确定了,秦香荷来,看来真的是为了这几天那些流言的事了,不过,就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觉得而已。要是这次能顺利解除和林溪染的婚事就好了。

  赵可然试探性地开口问道,“娘亲说的,是不是这几天外面那些关于林世子和妹妹之间的流言啊?”

  秦香荷点了点头,“对,就是那些。可然,你有什么看法吗?”

  赵可然淡然一笑,“娘亲放心,我不会相信外面的流言的,那天发生事情的时侯,我就在一旁,我相信林世子和妹妹之间是清白的。”

  听到了赵可然的回答,秦香荷差点就呛到了,因为赵可然这样说,她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看到秦香荷的样子,赵可然只觉得好笑,看来自己是堵住了娘接下去要说的花了,不然,她是不会一副这样的表情的。不过,她还是十分期待的,接下来娘又会说些什么呢?不知道会不会如自己心中所愿呢?

  秦香荷停了一下,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以后,才开口道,“可然啊,那个,你也知道,这次的事情,让可人的闺誉受到了不小的损害了。”

  “我知道。”赵可然点了点头,“娘的意思是想要我出面澄清一下那个流言吗?”

  澄清有个屁用——

  听到了赵可然的话,秦香荷差点就破口大骂了。不过,她还是很快就冷静下来了,“可然,你要知道,现在在整个京城里都在传着这件事,就算我们出面澄清的话,也不会又用的,而且这样还会让可人的名誉受损得更加厉害。”

  “那,娘,你说有什么办法呢?”赵可然顺着秦香荷的话问道。

  秦香荷就是在等着赵可然说这句话。所以赵可然才一说完,秦香荷连忙就开口,“其实娘这里倒是有一个办法。”

  说完就停下来,等着赵可然来表示会配合。可是赵可然却一声不吭的,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秦香荷无奈,只好开口道,“不过,这件事需要可然你的配合。”

  一听完秦香荷的话,赵可然眼中就一道精光闪过,不过因为速度太快了,秦香荷完全没有注意到,或许说,秦香荷根本就没有心思注意赵可然。

  “那娘,你说吧!要我怎么配合,”赵可然如秦香荷所愿地回答,“娘,你说吧,我一定会好好配合的,毕竟可人是我的亲妹妹,要是可以帮助到她的话,我一定会义不容辞的。”

  得到了赵可然的保证以后,秦香荷才开口说道,“其实,你也不用特意做什么,你只要答应和林世子解除婚约就好了。”

  “什么?”赵可然大叫出声,“娘,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我要和林世子解除婚约啊?”

  虽然赵可然脸上一副惊讶和不能接收的表情,可是,在她的心里早已乐翻了,没想到自己还没出手,就已经可以解除和忠义侯府的婚约了,还真是好消息啊!不过,可不能让娘看出她心中的想法,不然的话就一定会引起怀疑的。所以,她才会装出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没错,可然,这次就只有呢可以帮助可人了。”秦香荷继续说道。

  赵可然激动得都说不出话来了。不过是因为高兴,只是为了骗过秦香荷,赵可然脸上还是一副愤概的表情。

  看到赵可然这么激动的表情,秦香荷的心里也不好受,但是为了可人就只能委屈可然了。

  “可然,我知道这样对你来说不公平,可是,为了可人,就只能委屈你了。”秦香荷不忍地说道,“再说,你不是也十分疼爱可人吗?你就为可人牺牲这一次吧!爹娘会补偿你的。”

  听到了秦香荷那冠冕堂皇的话,赵可然不禁在心里冷笑,还真是她的好母亲啊!竟然为了可人,就要她牺牲,而且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从小到大,她就知道父母偏心,可是,没想到,竟然偏成这样,为了可人,竟然就这样要自己另外一个女儿和从小就指腹为婚的未婚夫解除婚约。要知道,要是是上辈子的自己的话,肯定会接受不了这个打击的。要是自己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他们的良心过意得去吗?

  看着赵可然不言不语的样子,秦香荷心里也是十分着急的。其实,这件事情早就已经决定的了,就算可然不同意也没有办法。但是,无论怎么说,可然都是她的女儿,她还是希望可然能接收这个提议的,要不然把事情搞僵了,也不好收拾。

  于是,秦香荷也不敢催促赵可然,只能等她自己慢慢想通。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赵可然才开口,“真的必须这样做吗?”

  听到赵可然开口了,秦香荷也松了一口气,她拉过赵可然的手,“可然,对不起啊!可是就只有这个办法了,委屈你了。”

  “可是,这桩婚事是祖父定下来的,我们这样做可以吗?”

  赵可然感觉十分奇怪,这桩婚事可是她的祖父,现在的镇北侯亲自定下的,怎么能随便解除呢?其实,她也在一直想办法,希望能解除这么婚约的,可是,一想到祖父,她就没办法了。

  祖父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了,可是身体依旧十分硬朗,而且,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选出继承人。在家族了,祖父的话是谁都不能违背的。这桩婚约是祖父亲自定下的,他们怎么敢擅自解除呢?难道,他们已经说服祖父了。

  秦香荷看到了赵可然的态度开始松动了,连忙说道,“这个事情,你就放心好了,你爹已经和老太爷商量过了,他已经同意的。”

  果然,赵可然在心里冷笑,看来他们已经决定好的了,就算自己不同意也不行了。这次,娘来这里,应该就只是为了支会她一声而已。他们的意思大概就是,要是自己同意的话,那就一切好办,可是即使不同意的话,他们也会这样做的。

  赵可然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十分委屈地点了点头,“那好吧!”

  看到赵可然的样子,秦香荷心里也是十分不忍的,她劝解道,“可然,这次的事情也是迫不得已的,你也别怪爹和娘了。不过,你可以放心,你和林世子指腹为婚的事情,没有几个人知道。将来,爹和娘会为你找一门更好的亲事的。这次,你就让给可人吧!“

  听完了秦香荷的劝解,赵可然的心却更冷了。就是因为没有人知道这桩婚事,所以解除起来也十分方便,是吗?还说要为她找一门更好的亲事呢?在京城里,能找到更好的亲事吗?要知道,她可不是可人,在京城里是赫赫有名的美人和才女。要找一门更好的亲事应该也不容易吧!

  不过,赵可然心里其实也并不在乎。在这一辈子里,她就只想为自己而活而已。对于将来,她也不需要他们的插手。不过,赵可然当然不可能这么说了。

  “既然你们都已经决定了,那也只能这么办了。”赵可然低着头,委屈的说道。“看来我和林世子是有缘无分的了。缘分的事,看来还是不能强求啊!”

  “可然,你能这么想就好了。”秦香荷松了一口气,“你也别想太多了。林世子不是你的良人。不过,你也放心好了,你也是我们的女儿,我们不会不管你的,将来,我们一定会为你择一门好亲事的。”

  赵可然点了点头,可是在秦香荷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她的眼中却快速闪过一道讽刺的光芒。

  秦香荷有劝慰了赵可然好一阵子以后,才离开。

  秦香荷离开以后,月姑,珑儿,玲儿也都进来了,在这个时侯,赵可然一点都不想看到玲儿,所以,她把玲儿打发到了厨房去做点心。

  玲儿离开以后,赵可然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其实解除了这么婚事,她心里一点不舍都没有,反而有一种解脱了的感觉。但是,父母对于她的态度的确是让她感到悲哀。是的,不是伤心,而是悲哀。明明自己和可人都是他们的女儿,可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是首先为可人考虑的。在照顾好可人以后,他们要是还有多于的精力,才会想到自己这个女儿吧!

  看到赵可然的样子,月姑忍不住问道,“小姐,刚才夫人到底和你说了什么事啊?”

  赵可然微微一笑,“没什么,就是希望我和林世子解除婚约而已。”

  “什么?”

  “什么?”

  月姑和珑儿都大吃一惊,她们对视了一下以后,同时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向赵可然。

  “小姐,为什么啊?”珑儿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和林世子可是指腹为婚的,怎么能轻易解除婚约呢?”

  “对啊!”月姑也不明白,“那亲事可是老太爷亲自定下的,怎么能说解除就解除呢?”

  赵可然淡淡的开口,“这件事祖父已经同意了。”

  “什么?”

  看着月姑惊讶的表情,赵可然说道,“要是祖父没有同意,爹娘是绝对不敢轻举妄动的,因为那有可能会影响到将来选继承人的事情。”

  “那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月姑忍不住问道,“是不是因为这几天外面传得那么热闹的谣言啊?”

  赵可然点了点头,“没错,所以,爹娘想要林世子和可人订亲,这样不仅可以挽救可人的闺誉,还可以辟谣。”

  “可是,凭什么啊?”珑儿气极败坏的说道,“小姐,你绝对不能同意这么荒谬的事啊!”

  赵可然看着珑儿的样子感到好笑,“我同不同意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他们已经决定了,而且祖父也已经同意了,我就算不同意,事情也不会变的。那我又何必呢?那不过就是徒添讨厌而已。”

  听完了赵可然的话,月姑和珑儿都十分担心地看向赵可然。她们都觉得,小姐现在一定十分伤心了。

  看到了月姑和珑儿这么担心自己,赵可然不禁心里一暖,开口道,“你们不用这样看着我,我没事。”

  “小姐,我可怜的小姐。”看到赵可然若无其事的样子,月姑更加担心了,她认为赵可然是在强颜欢笑。

  看着月姑那副好像天塌下来一样的模样,赵可然不禁觉得好笑,“月姑,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

  看到了赵可然“故作坚强”的样子,月姑十分心疼,连忙走过去,搂住赵可然,“小姐,你要是想哭就哭吧!奶娘在这里,你不用强撑着。”

  赵可然无奈地看向月姑,“月姑,你不用担心,我真的不难过。”

  月姑并不相信赵可然的话,只是一味地安慰着她。

  的确,赵可然现在一点都不会觉得难过,因为,那婚事,她早就不想要了。林溪染那样的男人就算送她都不要。以前和自己有婚约的时候就已经和赵可人纠缠不清了。现在更是直接用流言来逼自己就范。

  赵可然现在心里除了感到解脱以外,还有一丝的愤怒。因为赵可人竟然用这样的法子来逼自己就范。看来还是被她算计了。不过,虽然现在赵可人是如愿以偿,能和林溪染订亲了。可是,赵可人现在才十三岁而已,离及屏还有两年的时间。要知道,两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的。

  林老夫人不是很喜欢她吗?上次赵可人送去的《春歌踏雪图》,林老夫人应该还不知道那是假的吧?看来自己要找个机会透露给她知道才行。她倒要看看,林老夫人知道了那是一副赝品以后,是不是还能一如既往的喜欢赵可人。

  想到这赵可然不禁露出一抹笑,而此时正沉浸在喜悦中的赵可人似乎感到一股冷意,但是她却没有在乎。现在的她如愿以偿了,高兴还来不及呢?那有什么心思想别的。

  作者小语:第三更了,大家看得怎么样,爽不爽,要是觉得好看的话,一定要继续支持粉末哦!还有,明天早上9点以前,粉末就会更新的了,大家一定要捧场哦!还有,要是送花,送钻,送笔,或者打赏的话,粉末就更加高兴啰。还有,一定要继续支持粉末哦!粉末也会努力更新的,一定会让大家都看得高兴的。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648章 还不快滚!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5-16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