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流言四起(二更求订阅)

   赵可人和赵莹都被罚禁足了,太师府里似乎也安静多了。赵可然怡然自得地过着自己的生活,不过,日子真的平静了吗?在那平静的表象下,又暗埋了多少的波涛汹涌呢?这个谁也不知道。

  自从那次的落水事件以后,一股流言也在这种平静之下,静静地蔓延开了。

  那天林溪染救赵可人的时候,的确是没有什么人看到,不过,他急切地把赵可人抱回夏雨院的事情,却被太多的人看到了。因此,这几天里关于林溪染和赵可人的流言四起。太师府里,大家都在议论纷纷的。

  “喂,你们知道吗?听说二小姐落水的那天,是忠义侯林世子把二小姐抱回夏雨院的。”

  “听说林世子和二小姐关系很亲密啊!”

  “林世子不是和大小姐有婚约的吗?怎么会和二小姐那么亲密的呢?”

  “哎呀,我听说,其实,原来二小姐和林世子才是一对的,我们以前都搞错了。”

  “哇,不过还别说,二小姐长得这么漂亮,才学又好,林世子英俊潇洒,学富五车,家世显赫,他们俩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

  太师府里,各种各样的流言四起,都是关于林溪染、赵可人、还有赵可然的。大家都在讨论着,到底谁才是林世子的未婚妻。不过大家似乎都没有理会这些流言,不过,在有心人的散播下,这些流言不仅没有任何遏制的迹象,反而愈演愈烈了。甚至,这些流言已经在京城蔓延开了。大家都说,忠义侯府林世子和太师府的二小姐,也就是京城“四大美人”之一的赵可人订亲了。

  对于愈演愈烈的流言,最高兴的人莫过于赵可人了,一切似乎都在按照她的计划进行着。

  此时,在夏雨院了,虽是禁足,但因为之前落水,赵可人刚好也要卧床休息,因此,她也没觉得有多不满意的。

  午后,闲云端着一碗要走了进来。

  “小姐,该喝药了。”闲云轻轻地叫着赵可人。

  看到闲云进门,赵可人也坐了起来,接过闲云手中的药,慢慢地喝了下去。喝完药以后,闲云端着药碗,刚想离开,却被赵可人叫住了。

  “闲云,你回来,我有话要问你。”

  听到了赵可人的吩咐,闲云把药碗放在桌子上以后,又回到了床边,静静地等候着赵可人的吩咐。

  “闲云,我问你,现在事情进行地怎么样?”赵可人急切的问道,因为她现在没办法离开夏雨院,所以不知道外面的流言传得怎么样了,是不是像她预期的那个样子呢?之前陷害赵莹已经不成功了,要是这次的事情还不成功的话,那这次就会功亏一篑,白费力气了,那自己拼着性命换来的机会也白费了。更何况,这次的事可是关系到她的未来的,要是这次的机会错过了,那她就可能很难再找机会了。

  “二小姐不必担心。”看到赵可人着急的模样,闲云连忙向她报告着外面的事情,“现在大家都以为林世子和你已经是订亲的了,还说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不仅如此,本来在太师府里传的谣言还有提到大小姐的,可是传到外面的时候,大家题都没提大小姐呢!”

  “那就好。”赵可人松了一口气,看来事情的进展还算顺利,“对了,你去找玲儿,让她打听一下赵可然现在的反应。”

  “好的,小姐。”闲云领命。

  “好了,你可以走了,别忘了我的吩咐,”赵可人挥了挥手,让闲云先下去了。

  很快,房间里就只剩下赵可人一个人了。坐在床上的赵可人突然笑了,笑得得意。她似乎已经看到事情的结果了。赵可然,你虽然比我早出生,得到了这么好的一门亲事,但是,我赵可人是绝对不会输给你的,别以为你可以赢过我。这辈子都不可能。

  而在另一边的春晖园里,却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没有任何波澜。尤其是作为流言其中一位主角的赵可然却十分淡定,更是每天足不出户的,对于外面的流言并不发表任何评价。

  在夏日里,每一天都是酷热的,难得有下大雨的时侯。而这个时侯正是下雨的时候,大概是因为雨水的滋润吧!现在的温度不是特别高,不时还有一阵风吹来,带着雨水的滋润,显得格外舒适。而在这个这么舒适的时侯,赵可然就躺在房间的梨花木躺椅上,专心致志地看着书,月姑在一旁伺候着,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舒适安详。但是,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破坏了这一切。

  随着脚步声,门一下子被打开了。珑儿急急忙忙地冲了进来。

  “小姐,小姐,出大事了。”珑儿急急忙忙的来到赵可然面前气喘吁吁地说道。

  赵可然还没开口,月姑就已经皱起了眉头,呵斥道,“你干什么呢?这么没大没小的,还懂不懂规矩啊!”

  “哎呀,月姑,我不是故意的,那是因为出大事了,我才会这么急的。”珑儿急忙解释道。

  看着珑儿着急的模样,赵可然觉得好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看你急成这个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赶着去投胎呢!”

  事怡得知。“小姐,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啊!”珑儿急得不得了,“你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要是你知道了,肯定没办法这么淡定了。”

  “哦!”赵可然微微一笑,“那你现在就跟我说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小姐,你不知道,现在外面的人都在传着二小姐和林世子的谣言,他们都说,林世子和二小姐订亲了,还说,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佳人。”珑儿噼哩啪啦地把刚刚在外面听到的流言都说给了赵可然听。

  “什么?林世子和二小姐?”这下子。就连月姑也都不淡定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我也不知道。”珑儿回道,“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就是突然之间发生的一样,流言一下子就漫天飞舞了,现在根本就不知道是谁把流言散播出去的。”

  听到珑儿的话,赵可然的眉头都皱起来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因为最近赵可人被禁足了,所以她也放松了许多,可是没想到,还没多久呢,就又出事了。

  “珑儿,那我问你,你知道这个流言是怎么产生的吗?”赵可然追问道。

  珑儿想了想后,回道,“听说好像是从府里传出去的,应该是因为之前林世子救了二小姐以后,就把二小姐送回夏雨院的时候,大家都看到了,所以才会议论纷纷的。”

  之前可人落水的事情吗?赵可然把所有事情都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后,突然灵光一闪,难道这些流言是赵可人散播出去的。看来在之前落水的时候,赵可人就已经想好了要这么做的。当初自己还在疑惑,赵可人为什么会选择自己和林溪染作为证人呢?看来她除了想要陷害赵莹以外,还有另外的目的的。

  现在外面的流言传得这么厉害,看来自己和忠义侯府的婚事怕是没办法继续下去了。不过这样也好,反正自己也在想办法解除和忠义侯府的婚事,不如就借助这次的事情吧!

  想到这,赵可然不禁下定决心,一定要趁这一次解除这桩婚约。不过,还真是没有想到,赵可人为了让自己和林溪染解除婚约,竟然会用这样的方法。上辈子的时侯,她就是损害了自己的名声,在害死自己来谋得婚约的,可是没想到这辈子,她竟然会用这样的办法。这样的办法要是不成功的话,那害苦的可是她自己啊!看来是上次爹娘为她找亲事的那件事刺激了她,才会让她做出这样的决定的。

  不过,不得不说,她还真是冒险啊!要知道要是这次的事情不成功的话,那这辈子都没有人敢娶赵可人这个人的了,她还真不怕吗?

  看到赵可然一声不响的样子,月姑以为她在伤心呢!小姐还真是可怜啊!虽然和二小姐是双生子,但是待遇却完全不一样。老爷和夫人都比较看着二小姐。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小姐该怎么办啊!

  想到这,月姑不禁开口劝慰道,“小姐,不用担心,不会有什么意外的,不过就是流言而已,绝对不会影响你和林世子的婚事的。”

  看到月姑安慰着自己,赵可然苦笑不得,自己根本就没有伤心。像林溪染这样的男人,就是送给自己也不要,有什么好的。不过,赵可然当然不能就这样说出口了,

  “月姑,我没事,你不用担心。”赵可然微微一笑,轻轻回道。

  看到赵可然强颜欢笑(完全是月姑自己的想象),月姑心里感到更难过了,可是,她又不敢在赵可然面前表现出来,因为那会惹得赵可然更加伤心。因此,月姑借口要去帮赵可然准备糕点,匆匆地离开了房间。

  看着月姑为自己难过的样子,赵可然心里也不好受,可是她却没办法把心里的话告诉月姑。

  在一旁看来好久的珑儿却似乎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她十分疑惑地开口,“小姐,我怎么感觉你好像不是很伤心一样?”

  赵可然没想到珑儿这么敏感,连忙开口道,“伤心有用吗?再说,现在不过就是一些流言而已,那有什么,我难道就该为了这些子虚乌有的流言伤心吗?”

  珑儿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觉得赵可然说的似乎也不错,现在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干嘛要浪费力气去伤心呢?

  “对了,珑儿,我让你注意一下玲儿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你有发现什么吗?”

  赵可然连忙转移话题。

  “对了,小姐你不问的话,我都差点忘了呢!”珑儿连忙答道,“小姐,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玲儿变得好大方哦!她不仅往家里寄了一百两银子,而且她还添置了很多新的衣服首饰呢!”

  “哦,是吗?”

  听到珑儿的回答,赵可然眯起了双眼,看来玲儿还真是大胆啊,真的已经把她的牡丹步摇给变卖了。不知道可风现在查得怎么样了。一定要尽快想办法把牡丹步摇拿回来才行。

  ——————分割线——————

  夜幕降临,一切万籁俱寂,按理说这个时侯大家都该休息了,可是因为外面的流言纷飞,在这样的夜里,很多人都难以入眠,其中就包括赵松和秦香荷。

  此时的清荷阁里面,虽然已经夜深了,但是赵松和秦香荷却依旧没有歇息,两个人正坐在床上,皆是一脸的愁苦。

  “老爷,你说,这次的事情该怎么办才好呢?”秦香荷听到了外面的流言了,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两个都是她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

  对于外面的流言,赵松也是知道的,今天还有同僚来问他,到底是什么时候他的二女儿和忠义侯府订亲的,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当时的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难道他要跟大家说,和忠义侯府订亲的事情是真的,但是订亲的却不是他的二女儿,而是大女儿吗?这样的脸她丢不起。

  “唉,”赵松叹了一口气,“这件事,难办啊!”

  “老爷,这件事一定要处理好啊!”秦香荷说道,“要是处理不好的话,那我们的两个女儿可都要毁了啊!”

  “这个我也知道,但是不得不说,这件事的确很难解决。”赵松也十分无奈,“林世子和可然的婚事那是指腹为婚的,可是,现在却闹出这样的事,把可人也拉下水了。”

  “唉,林世子就可人本来就是一片好意,我们也不能责怪人家,再加上,那个时侯要不是林世子的话,可人早就淹死了。”秦香荷也十分无奈,“但是,竟然这么多人都看到林世子抱着可人了,还传出了那么多的谣言,这下该怎么办才好呢?”

  “这件事看来不好解决了。”赵松感叹道,“现在谣言已经传得满天飞了,要是不尽早想出办法来解决的话,那可人的将来就堪忧了!”

  赵松心里也是十分恼火的,可人可是他一手栽培出来的,不仅美丽大方,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绝对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大家闺秀,绝对不能就那么毁了。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秦香荷不禁埋怨,“要不是赵莹把可人推下水的话,那这次的事情就都不会发生了。当初我就说嘛,一定是赵莹这个践人故意推可人下水的,说不定这次的事情也是她捅出去的。”

  秦香荷现在一想起赵莹就气得牙根痒痒的,要不是当初赵莹把可人推下水的话,那现在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都是那个小践人的错,和她的母亲一样,就只会和她作对。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放过那对母女的。秦香荷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

  听到秦香荷抱怨的话,赵松十分不耐地说道,“当初的事情根本就不知道是谁是谁非,你还在这里抱怨什么,你是看到莹儿把可人推下水了吗?要是没有看到的话,那就不要在这里抱怨。要是真的那么有时间的话,不如想一想该怎么解决这次的事情更好了。”

  其实说白了,赵松心里对于赵莹还是有埋怨的,他其实也认为要不是赵莹的话,事情不会变的那么糟糕的,但是他是绝对不会对于自己当初的决定后悔的。说到底,他就是一个刚愎自用的人,所以他才会这么反感秦香荷提起之前的事的。

  听到赵松的责骂,秦香荷虽然十分不甘,但是也没有再在那件事情上纠结了,毕竟赵松是她的丈夫,她是不会为了这么一件事和赵松闹翻的。再加上,现在最要紧的是可人的事,其他的都可以先缓一缓。

  “老爷,你说,我们让可人和林世子定亲,怎么样?”秦香荷突然提议道,“这样的话,既可以保住可人的名誉,还可以为可人找一门这么好的亲事,一举两得。”

  “你疯了。”赵松不可思议的看向秦香荷,“林世子可是可然的未婚夫啊!你现在让可人和林世子定亲的话,那可然怎么办啊?”

  赵松觉得十分不敢置信,秦香荷怎么会想出这样的馊主意的,要自己的女儿和未来姐夫定亲,亏她想得出来。

  不过,秦香荷却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可行,“老爷,你先别急着反对,你听我说一下嘛!”

  赵松皱着眉头,看向秦香荷,看她能说出个什么道理来。

  秦香荷分析道,“老爷,你想啊!虽然可然和林世子是指腹为婚的,但是这件事情除了我们两家人以外,还有谁知道呢?而且,虽然是指腹为婚,但是说白了,那不过就是两家人口头的承诺而已,又没有举办过什么仪式,甚至还没有说媒呢!现在为止,也只是有父母之命而已,还没有媒妁之言呢?”

  要知道,婚嫁的仪式可是十分繁琐的,一共分为说媒、交换庚帖、下聘、送礼、迎亲、拜堂和闹洞房这七个步骤。

  一、说媒“天上无云不下雨,地上无媒不成亲”。在传统的婚姻中,男女双方必须经过媒人的说合才能喜结连理。媒人可以主动的揽活,为男女双方牵线搭桥,也可以是受人之托,成人之美。还有一句话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二、交换庚帖,也就是批八字与推生肖古人十分讲究婚配,若男家要娶媳妇,先向女家取得女子的八字,然后便交给算命先生推算,看与儿子合不合,俗称“夹吾夹”。如果女命克夫或与儿子的八字相冲,两家便不能结成姻亲了。也可以将写有女子生辰八字的帖子置于男方家的神前暨祖先案上,卜吉。三日内,如家中平安无事,男女双方能成为亲家。

  三、定聘,也就是交换聘书。聘书一般都由男家备办。定聘之前一切礼金都已定列成礼单。男家只纳礼金的一小半,俗称上半礼。定聘时也可以以金戒指为定聘礼的。定聘的那一天男女两家皆设宴席,宴请亲朋好友,参加者只凑热闹,并不送礼。

  四、送礼送礼大约在婚娶前二十日或一两个月内进行,送礼最重要的是送礼金。由于定聘时已拿上半礼,这时全部纳完俗称下半礼。其他的礼物列成礼单,夹在礼书之内。礼单上面必须有布帛、绸缎、纱罗之类,这些布料是为新婚缝制衣服的。女家也要回些礼物,缮好礼书交来人带回。送礼之后,距婚期已经不是太远了。

  五、迎亲迎娶的当日,男家鸣炮奏乐,发轿迎亲。媒人先导,接着新郎、伴娘、花轿、乐队、盒队,浩浩荡荡、鱼贯而至。花轿一到,女家奏乐鸣炮相迎。迎亲的队伍进入女家堂屋后,花轿落地,新郎叩拜岳父岳母大人。并在媒人的引导下向新娘的祖宗牌位和长辈们行过礼后,伴娘就挽着新娘上花轿了。上轿时,新娘一般要“哭嫁”,表示对父母的依恋。娶亲的归路,必须走另一条路,也叫不走回头路。

  六、拜堂迎娶之日,新郎新娘举行拜堂仪式。傧相二人分别以“引赞”和“通赞”的身份出现。拜堂意识程序如下:引赞:新郎伫立于轿前。通赞:启轿,新人起。引赞:新郎搭躬(拱手延请新娘)引赞:新郎新娘直花堂前。引赞:新郎新娘就位。通赞:新郎新娘进香。引赞:跪,献香。通赞:跪,叩首,再叩首,三叩首,三拜: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最后才进洞房。

  七、闹洞房闹洞房主要是由于古代婚姻都是父母亲包办的婚姻,男女双方在结婚前都没有任何的接触,有的连个面都没有见过,更谈不上了解和熟悉了。现在一下子成为了夫妻,肯定十分的陌生,有了这么一个闹洞房的过程,就可以改变那种出现冷漠的气氛,使新人尽可能的减少生涩之感,尽快地使小夫妻进入亲热的状态。

  只有上面的所有步骤都完成了,一对男女才能成为真正的夫妻。而赵可然和林溪染之间,虽然是指腹为婚,但是却连婚前需要完成的说媒、交换庚帖、下聘这三件事都没有做过,所以两人虽说是未婚夫妻,可是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而已。

  听到了秦香荷的话,赵松的态度似乎也有所松动了,连眉头都没皱的那么紧了。

  “这样真的行吗?”赵松问道。

  秦香荷看到赵松的态度已经有所松动了,连忙在继续劝道,“现在其实大家都不知道可然和林世子是有婚约的,不是吗?就算是解除了婚约,那外面的人也都不会知道啊!这样对于可然的名誉都是不会有什么损害的。将来的话,要是你当上了镇北侯以后,在给可然找一门更好的亲事不就行了吗?如果这次的事解决不好的话,那可人的名誉都毁了,将来可怎么办才好啊!”。

  赵松还是十分犹豫,“这样做对可然是不是太残忍了?她会同意吗?”

  “老爷,可然也是我的女儿,我又怎么舍得伤害她呢?”秦香荷也十分无奈,“但是,这次的事,就只能这么解决了。再加上,你看,可然那么疼爱妹妹,一定会同意的。”

  赵松还是不能决定。

  看到赵松的样子,秦香荷继续说道,“你看,可然生性胆小怯弱,即使她真的嫁给了林世子,到底能不能得宠还说不定。可是可人就不同了,你是知道的,可人不仅长得漂亮,而且生性聪颖,要是她嫁给了林世子的话,那将来就一定能稳坐忠义侯夫人的位子的,这样对于老爷你将来的发展也好啊!”

  “唉,”赵松叹了一口气,“看来就只能这么办了。”

  不得不说,秦香荷真的十分了解赵松,他知道赵松的软肋在哪里。赵松最在乎的就是他的前程。

  听到赵松同意了,秦香荷终于松了一口气。其实,他的心里很清楚,这次的事情,对于可然的伤害是很大的,但是,没有办法,她必须保住可人。对于两个女儿,她的确是偏爱可人的。所以这次的事情,就只能对不起可然了。不过,可然也是她的女儿,将来,她一定会给可然再找一门好亲事的。

  “那明天我会回一趟本家,和父亲商量一下的。”赵松说道,“你明天就找时间和可然好好地聊一下,开解一下她吧!”

  “好,我会的,你放心吧!”

  解决了这件事以后,两个人才终于有心情睡觉了。

  就在赵松和秦香荷睡着以后,他们没有注意到,一道白色身影从他们的屋顶处飞跃而下,消失在夜色之中。

  大概一盏茶之后,那道白色的身影来到了春晖园了,熟门熟路的撬开了窗户,一跃而进。不过,和上一次不同的是,赵可人已经睡着了,没有看到白色身影的到来。

  司徒旭就像往常一样,来到了赵可然的床前,静静地看着赵可然的睡颜,不知不觉中,眼神流露出一丝丝的怜惜之情。

  其实,认识赵可然没多久以后,司徒旭就已经派人查清楚了赵可然的所有事情。所以,他知道,外面的谣言都是假的。赵可人并不是林溪染的未婚妻,她才是。不过,这也让他十分不悦,感觉好像有一股无名火在心中燃烧一样,感到莫名的愤怒。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他知道,自己是喜欢上这个女子了。不,不仅是喜欢,甚至可以说是爱上了她。或许自从听了她的琴音以后,就已经开始对她有好感的了吧!尤其是上一次和她面对面聊了天以后,他就更加确定了,这个女子就是那个他一直寻寻觅觅的,可以陪他一辈子的人。

  司徒旭绝对是那种想做就做的人。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以后,他就绝不会退缩的,即使是她已经有未婚夫了,自己也是绝对不会放弃的。而且,他已经查过了,她的未婚夫林溪染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虽然和她有着婚约,但是却是在私底下一直和她的妹妹暗中来往。那样的男子根本就配不上她这么淡然超脱的女子。

  于是,他决定,一定要想办法破坏她的婚约。司徒旭一点都不觉得这是什么卑鄙的事。毕竟她的未婚夫可不是什么好人。不过,他还没有出手,流言就已经满天飞了。

  听到这些流言以后,他怕她会伤心,于是今天晚上特地来是为了想要看一下她,要是她不开心的话顺便再安慰一下她。当然,还可以增加一下他们之间的感情,那就更好了。

  不过,没想到,还没来到她这儿,在经过她父母卧房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她的名字,所以才想偷听一下,顺便可以多了解一下她。可是,没想到,越听,他就越觉得她的父母还真的是烂,没错,就是烂。

  他也不想这样评价她的父母的,可是她的父母的行为真的是太过分了。从他们的话里面可以听出,在他们心里就只有那个赵可人,甚至为了赵可人,他们可以牺牲他们的另外一个女儿。

  怪不得她的琴音会这样的悲切,怪不得她的防备心会这么重。原来,在这个家里,她过得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好。妹妹勾搭上她的未婚夫,父母一味的偏爱妹妹,甚至要牺牲她来保住她的妹妹。这到底是什么父母啊!

  这让他感到十分愤怒,她的父母完全都没有站在她的角度去考虑过,要知道,在这个时代里,一个女子要和自己指腹为婚的未婚夫接触婚约,那是一个多么大的打击。他们就只会偏袒那个赵可人。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就会装腔作势,还暗地里和自己的未来姐夫勾搭在一起。

  这个时候的司徒旭完全没有想到,即使这次赵可然没有解除婚约的话,他也会想办法的。现在的他,满心里就只有对赵可人的怜惜了。

  看着赵可然沉静的睡颜,司徒旭在心里发誓,他一定会对赵可然好的。他会用一生的时间来证明的。

  赵可然并不知道,就在她睡觉的时候,有一名男子在暗自下决心,许诺她一辈子。这也注定了她会过上和上辈子完全不一样的人生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其实命运的转轮已经偏离了上辈子的轨道了,或许这也是上天决定再给赵可然一次重生的意义所在吧!

  作者小语:各位粉丝们,还有一章,粉末会在晚上的时候再上传的,大家一定要继续支持哦!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