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番外(一)

   春天,万物争荣夺彩。言鍆溲覔鳪滹

  各处繁花似锦,蝴蝶游走花丛,流连最美丽的色彩。

  这个清晨,阳光耀眼夺目……

  佣人开心快乐地走出来,手提着无数大红灯笼,纷纷经过小桥,到各树上挂了起来,按韩家的风俗习惯,韩家长媳进门前,韩家必须高挂长明灯笼七天,这段時间,庄月明都忙疯了,为了韩文昊与夏雪的婚礼,亲自出了俩个亿,打造了史无前例的奢华钻饰,然后再花了好漫长的時间,收罗世界各国的婚纱大师的婚纱,款款美丽的婚纱,按夏雪的尺寸,都已经打造成功,纷纷放入保险箱,就在今日中国時间十二点,抵达新娘阁。

  庄月明一大早,就为七天后的婚礼而起床,穿着月牙色的旗袍,配带着翡翠珠链,就要起身往外走,韩致忠倒躺在床上,刚也迷糊间醒来,淡淡地看着妻子问:“怎么起身这么早?”

  庄月明微笑地转过头,看着韩致忠说:“我们挑选的伴娘,各名闺阁的小姐们,今天正午十二点就要来试穿伴娘服了,她们可是我千挑万选出来的千金大小姐,送我们夏雪进门的,我肯定就要早点起来张罗,她们个个都身娇玉贵,喜好不一,要按她们的规矩侍候,今天打造的钻饰都出来了,我还要去检收。爸妈哥哥他们多年来,都没有参予过我们家的事,今次都下令要人亲自为夏雪打造钻饰……”

  韩致忠冷静地穿着睡衣,坐在床上,看着妻子一脸喜悦地说完话,便要走出去,他便微叫:“等等……回来……”

  庄月明走到门边,稍一愣地转过头,看着韩致忠不解地问:“怎么了?”

  韩致忠只是平静地看着她。

  庄月明奇怪地轻握着一方手帕,来到他的面前,柔声地问:“怎么了?”

  韩致忠不作声,只是轻握着庄月明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才缓声地说:“这段時间,为了张罗文昊的婚礼,你累了。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不要太操劳了,有什么事,该交给佣人的,就交给佣人吧……”。

  庄月明微笑地说:“难得儿子结婚,还是这么幸福,我肯定想为他们做多点事”

  韩致忠也缓缓地一笑,才感叹了一口气地说:“想我们当年结婚的時候,也是轰动一時,只是那个時候,你并不快乐。”

  “你也没有很快乐……”庄月明低下头,多年后,与丈夫交心地笑说……韩致忠的眸光一闪,回忆一些当年,双眼流露一点深沉笑意地说:“你怎么知道我当年不快乐?”

  庄月明的心里一跳,转过头,脸上溢过一点红晕地看着韩致忠。

  韩致忠也转过头,看着妻子那点温柔与优雅,生平第一次伸出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小脸说:“如果真没有感情,不会和你相处三十年……”

  庄月明的心莫名地一酸,没敢说话,连忙低下头。

  韩致忠心疼地伸出手,轻挽着妻子的肩膀,靠在自己的肩膀,微笑地不作声。

  庄月明靠在丈夫的身份,腑下头,用那白手帕,轻擦去脸上的温热泪水。

  敲门声响了起来,李婶在外头笑着说:“夫人,各闺阁的千金小姐们来了,要试穿伴娘服……”

  “哦。好好好,我马上就来。”庄月明立即站起身来,对着韩致忠微笑地说:“你再休息一会儿,我下去了”

  “小心一点,不要太累了”韩致忠微笑地说。

  “好……”庄月明快步地走出房间,边往下走边问李婶:“大少爷和夏雪呢?”

  “大少爷一大早就回公司开一个重要的会议,夏小姐还有最后一场戏要赶拍。可能会在黄昏時候,到新娘阁试婚纱。”李婶连忙说。

  “好……”庄月明说完话,便快速地下楼梯,招呼正在客厅忙忙碌碌的佣人说:“你们快把各闺阁小姐爱喝的茶点,全奉上来。”

  “是。”佣人听完,便立即捧起漂亮的琉璃杯子,纷纷上好花茶,摆上样样精致的点心,正忙碌着,她们就听到了一阵阵汽车声,便抬起头,好奇地往外走……

  白花花的阳光下,闪过了八辆银光闪闪的轿车,纷纷停在了韩家大门前,保镖身着黑色西服,戴着白色手套,为其打开车门,车内走出了傅家的千金,傅夕媛,只见她身着白色的抹胸及膝短裙,束起高高的马尾,头顶左侧戴着英国時下正流行白色的小圆帽,戴着白色的手套,挽着白色的小包包,精灵水杏眼,一脸娇俏,她性格爽朗清脆地笑说:“刚才车子进门,我居然看到各相思树上都挂满了红灯笼,这等排场也只有韩家才能展示。”

  第二车门打开来,便看到欧家小姐,欧蓉,身着蓝色鱼骨刺复古短裙,束起高高的马尾,手持着珍珠包包,对着大家优雅地微笑说:“听说韩家坐拥全城最美风景,今天一看,果然不同凡响,后倚山林,左面是湖畔,右侧圆林,附院众多,真羡慕夏小姐能嫁入这传奇的豪门。”

  金芸,一向洋装打扮的她,今天穿着中式风格的白色抹胸小礼裙,裙罢中刺绣霸气中章显非凡的牡丹图案,束起马尾,用七彩钻环住前额,美艳而又不失庄重,只见她的双眸,在看到韩家大门,一脸的暧昧笑容,傅夕媛站在那头,对着金芸说:“哟?我们金大小姐,今天的打扮,好迎合韩家啊。”

  金芸微微一笑,没理她,径直想走进韩家大门,谁知道傅夕媛偏不给她走,偏是与她挤一条道,金芸立即瞪着她,欧蓉走上前,一手挟一个,好脾气地说:“你们从小斗到大,还斗?我们走吧……”

  八辆车门各自打开,里面走出了王家小姐王静,航空局的张家三胞胎,乐怡,小琼,敏儿,李家千金葵葵,她们个个娇俏可人,明眸利齿,气氛一片热烈地走进韩家。

  庄月明一脸喜悦地走出大门,微笑地对着她们说:“欢迎你们,辛苦了……”

  “庄夫人好。”各千金小姐们纷纷微笑地点头。

  “请进……伴娘服和珠宝首饰已经在红娘阁,我们稍后就可以出发了……”庄月明微笑地说。

  “好。”各小姐们纷纷微笑地应声,然后一起走了进去。

  楼下一片热闹腾腾,楼上也热闹腾腾。韩文杰俩夫妻已经醒了,梦涵在和韩文杰生气地说:“当時我们结婚的時候,你连蜜月也没有時间陪我去。你看看大哥?定了三个月和夏雪环游全世界。还包飞机一起去。你就不爱我。”

  韩文杰听了,便一脸无奈地轻扶着妻子,哄着说:“我不是没有時间吗?当時我们的婚礼也办得很盛大啊……”

  “我不要……”梦涵有点伤心地说:“我总觉得我爱你,多过你爱我……”

  “没有的事……我爱你……”韩文杰微笑地轻拥着妻子说。

  “哼。”梦涵转过头,伤心了。

  另一个房间。

  韩文宇突然阴阴地一笑,展开了手中的扑克牌,看着曦文说:“宝贝……跟二叔说,打扑克牌有什么技巧?叔叔已经给你爸爸杀得片甲不留无数次了,帮叔叔一把。come-on-baby/data/m7/909d.pngi–love-you/data/m7/909d.png”

  曦文穿着粉红色的毛线小裙子,扎着高高的马尾,抱着肩,有点可怜地看着二叔,清清脆脆地说:“二叔,我来中国这么久,学了很多中国话,可有一句话我觉得特别有意思。”

  韩文宇抓起一颗水晶果,边瞅着这个人,边嚼。

  “那句话就是……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状元。可能需要太费脑力的活,真不是二叔干的。您就消停一会儿吧,你是斗不赢我爸的。”曦文直接说。

  “有你这么说话的嘛?”韩文宇伤心地对着曦文说:“我只是想赢他一把嘛。你天天晚上,还是我抱着你来睡,给你讲故事。你这样对我,算了……”

  他一个帅气地转身,头撑前额……

  曦文为难地看着这个不成熟的人,想了想,便只得为难地说:“好吧……我帮你……不过我不知道会不会赢啊……”

  “好孩子。叔疼你……”韩文宇立即开心地拍着小侄女说:“果然是我生的。”

  “我不是你生的。”曦文直接抱肩,瞪眼来句。

  “都是那点血缘关系嘛。”韩文宇朝着曦文抱媚眼。

  敲门声响了起来,韩文宇边和曦文玩着扑克牌,说了一声:“进来。”

  李婶微笑地领着俩名佣人捧着一个金色的托盘走进来,微笑地说:“孙小姐,您花童的裙子来了。”

  “嗯。”曦文边打开扑克牌,边斜眼看了那托盘上的裙子一眼,不看还好,一看她的脸色一收,倒抽一口气,又看到了托盘中一对白色的天使翅膀,她立即捏紧手上的扑克牌,使尽涌泉xue大叫:“啊————————”

  这声音,就像可怕的电流,穿透至每个地方,所有人全都紧张地走进来问:“怎么了?”

  小曦文对着爷爷奶奶跺着脚,脸红红地指着托盘中那双翅膀裙子,大叫:“为什么又是这条裙子?上次三叔结婚,我穿了它俩个小時,怎么弄也弄不对……后来脱也脱了俩个小時。我们家这么有钱,为什么要俩次婚礼穿同一条裙子。如果没有鸟,没有天鹅,买多几只就好了……靠。”

  “不能说粗口。”韩致忠立即喝制孙女。

  “二叔教我的。”曦文顺利脱身。

  韩文宇冤枉地叫起来:“怎么又关我的事?”

  韩致忠一脸愤怒地看着二儿子说:“怎么就不关你的事?你这段時间天天回来赖吃赖喝作什么?你不是要自力更生吗?抱着好好的别墅你不住,回来作什么?教坏曦文。让她连粗口都说出来。”

  “我……我冤枉啊……”韩文宇也跳起来说:“可是凭什么靠是粗口。我靠在墙上,我靠在窗户上,我靠在床边。我靠你……”

  他一愣,看着爸。

  韩致忠也怒瞪着他大叫:“你靠我什么?”

  “我靠你肩膀上。”韩文宇哭着脸说。

  “蓄生……”韩致忠骂完儿子,便立即来到曦文的面前,蹲下来好好疼地说:“曦文啊,你为什么不喜欢这条裙子啊?这可是你妈要给你挑的。”

  “什么?”曦文一团火气从后背给熊熊燃烧起来。

  夏雪提前赶完了《茶花女》最后的一场,也没有参加收工庆祝,就已经开着跑车,往着桐油路上飞驰而过,边开着快车,边听着女儿的电话,便微笑地轻叫:“喂。宝贝。”

  “妈妈————”曦文拿着手机,对着沙发上的一条天使小裙子,生气地叫:“你没钱吗?我借钱给你好不好?你要多少钱?”

  “哟?”夏雪边开着车,边笑说:“你别以为你钱比我多,你就敢叫嚣我啊,小心我把你塞回肚子里面去。”

  “我多么希望重新回到你的肚子里,然后投胎到别的人家。为什么你和爸结婚,又要我穿那条该死的天使裙子?”曦文气愤愤地大叫起来。

  “宝贝,我觉得你三叔那天结婚的時候,你特别漂亮。”夏雪笑着说。

  “你的意思是我除了那天漂亮之外,其它的時间不漂亮?”曦文清脆地接话。

  “哎哟,是真的嘛。更何况,我都要忙着我的婚纱,那有時间管你的事啊。”夏雪边开着车,边说:“你等长大结婚后,我再给你挑裙子哈……”

  “呸。我不要————————”曦文愤声地拿着电话,大嚷起来……

  夏雪一下子觉得耳朵发麻,立即将电话给挂了,然后专心开车地说:“快点找块地,种一百斤大米。十八岁就把这个麻烦精给嫁出去。不要当电灯泡……”

  蓝博坚尼从路上飞驰而过,接着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了最市中心,然后急刹在韩氏大楼前,夏雪因为要在茶园赶戏,韩文昊要去英国一个月,俩个人已经有三十二天没见了,夏雪穿着白色的抹胸长裙,黑色的短西装,提着黑色的GUCCI包包,飞快地跳下车,往着韩氏大楼直冲进去。

  一号会议厅。

  韩文昊坐在会议厅前,听着来自世界各国高层的报告,正专心地听着,手持着钢笔,轻点着文件,缓声地叫:“安娜,给我英国的文件……”

  一份文件轻轻地放在他的面前。

  韩文昊接过文件,才抬起头,看着恩慧一脸理解的微笑,他的眸光一凝,便微笑地说:“抱歉,这么多年习惯了……”

  恩慧只是点点头,准备转身時,再回身和他说:“总裁,安娜现在很好,准备重新出发,开了一家小小的花店,过得挺好的,您有時间去看看她?”

  “嗯。先开会吧。”韩文昊腑下头,专心开会。

  “韩文昊……我回来了……”夏雪激动地推开会议厅的门,开心地叫着,却没有想到,会议厅居然有这么多人,她的脸一红,看着最为首的未婚夫正看着自己……

  韩文昊先是一脸沉默地看着一个月没见的夏雪,缓声地说:“回我办公室等我。”

  “哦。”夏雪连忙有点不好意思地关上门。

  “继续开会。”韩文昊说完这句话,便立即翻了翻桌上的文件,居然还有十二份,那要开到什么時候?他的眉心一皱,再提起手腕,看了看上面的時间,便继续凝神地开会,手机却在这个時候震动了起来,他拿起手机,看到夏雪对着镜头,暧昧地嘟嘴一吻,他突然一笑,心潮澎湃起来,轻喘了口气,再想专心地开会,却发觉那几十亿的文件,全是蚂蚁,他实在没有办法地抬起头,对着近千人说:“会议暂停半个小時。”

  他话一说完,便在众目睽睽的奇异目光下,快步地走了出去,恩慧连忙要在后面跟着,他都扬手作罢,一个人沿着长长的回,走向自己的办公室,眼看着大门就在面前,他激动地将门一推而开,立刻看到夏雪站在落地窗前,已经脱掉了小西装,穿着白色长裙,披着及腰的卷发,正热烈微笑地看着自己。

  韩文昊砰的一声关上门,便大步地来到夏雪的面前,将她整个人紧紧地拥在怀里,在她的唇上重重地一吻,才霸道又感性地说:“我想死你了。以后不能这样破坏我的会议。如果不是,我都要申请破产了。”

  夏雪立即甜甜地一笑,环抱着韩文昊的脖子,激动地笑说:“我也想死你了。一个月没见了,我都快要疯了……亲我。”。

  韩文昊马上拥紧她的腰间,在她的唇上重重地一吻,然后俩个人便好缠绵地热吻起来,越吻越甜蜜,越吻越难舍难分,夏雪撤娇地对着韩文昊说:“还要多久开完会啊?”

  “俩个小時。”韩文昊抱着夏雪,腑下头,点着她的前额,微微一笑,柔声地说……

  “要这么久啊?”夏雪深叹了一口气,好失落。

  韩文昊轻摩娑着夏雪的后腰,在她的唇上轻轻地一吻,才感性地说:“过了俩个小時,以后三个月的時间就是我们的了,我要好好陪你,加倍地补偿给你……今晚我要抱着你睡……”

  他话说完,就已经轻咬着她的耳垂,双手开始不规矩起来。

  夏雪一咬下唇,身子轻轻地酥软起来,任由他的热吻落在自己的脸上,脖子上,甚至要往下,她却轻推开他,甜笑着说:“你知道吗?我的婚纱都来了,正在新娘阁,你今天有時间陪我去吗?”

  “当然。我们的婚礼,我全要参予其中。要好好地陪着你度过婚礼的每一天。”韩文昊再轻吻着她的粉嫩红唇,只要一接触到她的身子,他的整个人就已经热血沸腾起来,二话不说就将她整个人抱起来,放那沙发上重重地一压,就要吻上她的唇,却被她轻轻地推开,微笑地问:“先等一下,我想起一件事……”

  “嗯?”韩文昊轻吻着她的脖子,嗅着她身体里好出奇的体香,缓声地应。

  “我们的婚礼……卓柏均会来吗?他可是你的弟弟啊……”夏雪说。

  韩文昊不作声,稍坐起身,仰脸想起了那件事过后,卓柏均一个人去了日本,后来才得知,按卓柏均与韩文昊俩人的生辰来算,卓柏均是韩致忠与文佳复合,准备结婚時而怀孕的,照这样看来,韩文昊还是哥哥……

  “听说他从日本回来了,依然还是住在原来的别墅里,仿佛在等谁……”这件事,夏雪是听文宇说的,因为文宇与卓柏向来交好,那件事过后,卓柏均已经性情改变了很多,只是沉默了,好沉默,唯有与韩文宇偶尔说俩句话,但依然很拒绝韩家人,尤其是韩致忠。

  “我也希望他来……可是怎么样,才能让他快点接受我们家?这一点,我暂時没有把握……”韩文昊说。

  夏雪听着这话,眸光猛地一亮。

  正午。阳光正猛。枝头上的嫩芽儿更绿了,偶有几只小鸟在吱吱地叫着。

  那栋白色的建筑物,座落在半山,仿佛埋藏在幽绿的山林中,那池闪着蓝光的泳池水,掠起了细微的波澜。

  一辆跑车,从山路的那头急刹而来,最后停在别墅旁。

  卓柏均穿着蓝色時尚衬衣,黑色的笑挺休闲裤,衬衣内束,腰间的皮带闪闪发光。他安静提起了从超市买回来的长条面包,水果,还有各小吃,关上车门,然后走到别墅的围栏前,准备推开门……

  “总监……”一阵轻轻柔柔的声音轻轻地从身后传来。

  卓柏均即刻双眸红润地转过头,看着道路一片青幽,毫无人烟,他的内心猛然地脆弱了一下,已经无数无数这样的夜晚,他能听到靖桐这样轻轻柔柔地叫着自己,叫得肝胆俱裂,揪心地疼,这种等待的感觉,快把自己折腾得要死了。他咬紧牙根,沉默地强忍眼泪,提着袋子,走进了围栏,却又听到有个人在身后叫着自己:“卓柏均。”

  他一愣。()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